|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饮马黄河 >> 正文  
第六章 红粉知己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章 红粉知己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那白衣人乃是个少年,长得甚是白皙俊美。他一眼见到有人,而且是占坐在太师椅上,登时泛起怒色。
  正当此时,灵堂突然静寂无声,只剩下女眷的哀泣。但此刻间这些正在哭泣的人也感情形有异,先后停止嚎哭。于是整座灵堂内寂然无声,由极噪而变为极静,使人泛生出紧张之感。
  白衣少年马上探头向外面望去,只见素幔外的和尚道士们以及许多客人都噤口退开两边,灵堂大门口出现四个黑衣大汉,个个手提刀剑,满面凶光。此外,在他们身后还有不少黑衣大汉,无不亮出兵刃,有些已扑入两边厢房。
  他们的凶杀栗悍之气使得在场人人心惊胆寒,没有一个人敢透一口大气。屏风内的白衣少年疑惑的目光转回朱宗潜面上,似是已有所悟。
  朱宗潜一瞧而知对方已晓得自己乃是被人追捕的对象,要知朱宗潜虽然不曾见到闯入灵堂内之黑衣大汉,但从一切声音突然停寂的情形亦可以猜出其故。
  他心中惊凛交集,忖道:“此人只要说一句话,我就没命了。”
  灵堂内外所有的人全被这一群杀气腾腾的凶悍大汉震住,个个口噤身软,动弹不得。
  此时内外十余名黑衣劲装大汉一一查看在场之人,其中两个大步走到素幔之后,跪伏在灵柩两侧的披孝子孙见他们进来,都纷纷低下头去。
  一个大汉长刀挥处,风声霍霍,光华耀眼,增添了几分凶杀之气,他狞声喝道:“都给我抬起头来。”
  带孝的男女们被他凶威所慑,人人抬头。
  他们一望之下,露出失望之色。但紧接着四道目光在女眷群中转来扫去。女眷之中有三四个少女长得很是美丽,他们故意向少女们挤挤眼睛。
  但他们并没有作更进一步的调戏,其中一个大汉移步走到屏风旁边,挺刀护身,探头窥视。
  目光到处,但见屏风内有两个人一个伏在桌上,白袍披身,好像是悲恸过度不能支持的样子。
  旁边有个带孝少年,似是服侍那伏桌之人,手捧茗碗。这少年睁眼瞪视那黑衣大汉,目光锐利,只有忿怒而无惧意。
  黑衣大汉怒哼一声,心想:“今日若不是奉命办事的话,凭你这小子瞪眼睛之举,就须取索你性命。”
  这些黑衣恶汉们终于都回到灵堂大门口集合,没有一个查出朱宗潜的下落。正当此时,廊上响起一阵长笑,声音甚是清越强劲。
  一个黑衣大汉向发出声音之处望去,只见一个青衣老者屹立廊间,长得高高瘦瘦,左颊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因此在右方之人见到他时,觉得他神宇高峻。但在左方见他的人,都感到此老长相狰狞可怕。
  黑衣大汉群中有人喝道:“你是谁?”
  青衣老者举步向他们走去,口中冷冷应道:“听说最近的两三年来黑龙寨越发猖獗,果然不假。老夫今日非破戒出手不可,好教你们知道武林中还有敢惹黑龙寨之人。”
  这个黑衣大汉急急仰身闪避,左右两方各有一人挥刀拱剑迅急夹击老者,迫他不能继续进犯同伴。谁知青衣老者动作如电,双手齐出,加大鹰展翅,错眼间已夺过那一刀一剑。而那正面已被袭的黑衣大汉虽是不曾受对方手指碰着,却被对方指尖发出的劲道袭中五官要穴,顿时咕咚跌倒。
  他一举手之间就伤了一人,夺取了两般兵刃,身手之强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十余名黑衣大汉都呆住了,此时一个高大胖子打外面走前来,他恰好见到刚才的一幕,口中不禁轻噫一声,喝道:“通通给我退下!”
  这个躯体虽胖但形貌凶恶的人,正是黑龙寨四当家胖人屠嵇桀,他自然深知手下人武功之深浅强弱,是以由此推测得出那青衣老者的高下。
  他晓得自己万万不能在一照面之间伤一败二,可见得对方武功比自己只强不弱。虽然己方人数尚多,有结阵之术可为凭恃,但到底非是稳赢之局,当即大声喝退部众,上前拱手道:“想不到冯老师驾临此地,兄弟嵇桀,久仰冯老师威名,今日一见之下,果然足以使人惊服不已。”
  姓冯的老者沉声道:“既然知道老夫来历,何故还敢饶舌?”
  这话说得不客气极了,胖人屠嵇桀向来桀骜不驯,好勇狠斗,当下气往上冲,怒笑一声,道:“冯天保你虽然被誉为武林老一辈的十大高手之一,仗以成名的阴阳手也当真很不错,但若是光露这一手就想把黑龙寨骇退,可没有这么容易。”
  说话之时,已从腰间掣出一口缅刀,迎风一抖,顿时挺硬,精光闪耀,使人目眩胆寒。
  他左手同时比一个手势,那些黑衣大汉们像潮水一般退至宽大平坦的天井中,霎时间已结成一个阵势。
  阴阳手冯天保冷笑一声,凝目向天井中的阵势望去,但见杀气蒸腾,自然而然使人泛起凶戾残暴之感。心想:“那黑龙寨凶名极盛,武林中等闲无人敢惹,看来果然有几下杀手锏,今日若是一个应付不善,数十载挣来的威名以及这一条老命说不定难以保存。”他可不是畏惧对方,而是警惕自己多多加以小心,不要因一时大意而招致败亡之厄。
  嵇桀又狂笑一声,道:“来吧!我先瞧瞧你的阴阳手有什么出奇的能耐,再请你尝一尝本寨连手结战的滋味。”
  冯天保虽是火气已消的老江湖,但对方如此之狂,也不由得暗暗嗔怒,泛起了满腔杀机他点点头,冷冷道:“好,你小心了!”进前两步,一掌劈去。
  此时四周的人全都退开,空出一片地方。
  嵇桀缅刀疾划,连消带打,出手便极尽毒辣之能事。
  冯天保心中冷笑一声,掌势化刚为柔,五指舒展,竟无睹对方锋快无比的缅刀的厉害,便向刀光探入,径夺敌刀。
  嵇桀横行了多年,从未碰上过一个胆敢徒手夺刀之人,是以为之一怔,几乎不晓得如何应付才好。要知他手中的缅刀乃是名品,能够斩毁寻常的刀剑,试想如此锋快的兵刃,肉掌焉能抗拒?
  说时迟,那时快,冯天保的五指已缠搭在缅刀之上。
  嵇桀心中又是一凛,原来他发觉对方并非掌上练有不畏缅刀的功夫,却是以极巧妙细致的手法,在最轻微的移动之间化卸刀上劲道,使刀刃无法发挥威力,同时也迫使他不敢硬来,否则此刀便有立刻被对方夺去的可能。
  那阴阳手冯天保虽是以绝妙的手法制住对方缅刀,但那嵇桀武功非同小可,一时无法夺取到手,两人顿时形成了僵持之势。
  片刻功夫,冯天保内力源源涌出,嵇桀大感不妙,一条手臂被对方内劲震得渐感酸麻无力。那柄缅刀好像掉在极黏极厚的浆糊中,简直无法运转。
  他不由得激起凶野之性,心想老子拚着被你的内力震伤,也要一刀把你戳倒。正要不顾一切运足全力吐出缅刀之际,后面远处传来一阵话声,使他煞住了吐刀拚命一举。
  后面那人语调冰冷而诡邪,他道:“冯前辈出头架梁,不知是为了本宅主人抑是特意与敝寨作对?”
  冯天保突然松手退开,眼光上上下下的打量来人一会,才道:“阁下想来就是黑龙寨二当家宋炎兄了,老夫只要问问你们何故到此处生事侵扰?”他身份有殊一般武林之人,是以不能直接答复对方的问话。
  要知宋炎的话说得极是厉害,暗示今日容或败走,但本宅内外人口不少,正是日后报复的对象。冯天保那得不知此意,果然大为忌惮,但身份攸关,不能示弱回答,当即反问一声,巧妙地答复对方的责问,意思便说你黑龙寨若非到此生事,我冯天保怎会出头架梁?
  宋炎皮笑肉不笑的咧咧嘴,道:“敝寨向来有不扰良民的戒条,此次扰及贵友,实是情非得已。”他转眼向嵇桀道:“你们已查明敌人下落了没有?可有在此宅之内?”
  嵇桀道:“那厮不知去向,甚是出奇,恐怕是此宅之人加以掩护。”
  宋炎沉吟道:“这个恐怕倒不至于,我已查明本宅主人一向是世家显宦,除了像冯前辈这等高人偶或有机会认识之外,决计不会跟武林人物往还。”
  冯天保道:“不错,老夫虽是与逝世不久的本宅主人甚有交情,但其余之人俱不知老夫来历。”
  这话不啻表示本宅之人不会帮他们的敌人掩饰踪迹,宋炎那骷髅似的面上泛起一丝笑容,道:“若然如此,敝寨实是太以鲁莽,还望前辈宥恕滋扰之罪。”
  他自是巴不得不得罪这等武功深不可测的高手,免得连自己也说不定哪一天会莫名其妙的被人仇杀。
  冯天保为了本宅之人着想,亦不敢得罪这个凶手集团,当下道:“宋兄好说了,若然只是误会,彼此便一笔勾销。”
  宋炎拱手说声得罪,便带了嵇桀以及一众手下离开这李府。
  冯天保透一口大气,吩咐本宅管事之人设法使吊客们如常进行祭吊,铙钹诵经之声再起,不久便恢复正常。
  其时冯天保已坐在屏风内的一张椅上,面上神色极为不悦,瞪视着那带孝在身的俊美少年。
  那带孝在身的美少年神情甚是恭敬严肃,但却没有畏惧之色。他离座而起,躬身道:“师父敢是嗔怪弟子胆大妄为吗?”
  冯天保仍然不悦地注视着他,沉声道:“当然啦!你全然不知黑龙寨的底细,胡乱与他们作对。”
  那美少年虽是不敢出言顶撞师父,但显然并不服气。
  冯天保又道:“为师纵横天下数十载,从未试过像今日这般感到窝囊气的。你可知道是何缘故?不,你自然不知道,那就是因为对方乃是残酷恶毒的凶手集团,为师怕只怕祸延你李家,才极力忍住这口气,不敢得罪他们。”
  那少年这才明白师父的不悦有一半是因环境所迫,以致不能出手而已,倒不是完全怪他胆大妄为。当下心头一宽,道:“弟子诚然是年少无知,险险揽结大祸。但当时弟子一瞧那些黑衣大汉的神情来势,便晓得他们都不是善类,其时但觉义不容辞,须得帮助这位仁兄躲过那些恶汉。当此之时,弟子心中极是坦然,毫不畏惧,是故方知孟夫子说的‘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这话定是亲身体认过的道理工夫。”
  孟子此语出于公孙丑篇中,意思说:凡事自问若是合于义理,则敌人虽然多达千万之众,我亦勇往直前。这少年在此时此地引证孟子,毫无迂腐意味,反倒显得出他是崇尚真理之士。
  而他既知其理,便当真实行,真正是个知行合一,践履笃实之士,绝非世间一般空谈仁义之辈。
  冯天保泛起了微笑,道:“你父亲也有这股傻劲,此所以我会瞧得起他,与他八拜结盟,但是……”
  他的神情变得非常严肃,接着道:“但是你可曾想到,假使此举被对方侦知,以致满门数十丁口尽皆被杀,那时你如何自处?”
  少年疑道:“对方虽是凶恶,也不至于下这等毒手吧?”
  冯天保道:“这一群凶手们毫无人性,当真会这么做,故此我也不敢招惹他们。”
  那少年顿时陷入困惑之中,苦苦寻思。
  冯天保伸手把朱宗潜身上的白袍揭开,又抬起他的头颅,瞧过他的形貌,发觉是个相貌堂堂的俊逸少年,当下甚为惊讶,忖道:“尝闻黑龙寨精擅诸般暗杀狙击手段,据我所知,这个凶手集团多年以来从事暗杀之道,没有一次失风,而且个中经过永远不为外人所知。今日他们公然闯入李家行事,一反常态。可见得他们是如何急于要取此子性命。更可推测出他们定必屡屡不曾得手,才会如此发急。”
  转念之时,又因感到朱宗潜肌肤炙热异常,特地多摸几下,便又寻思道:“此子分明病倒,那黑龙寨之人想是已经晓得,认为机不可失,才会闯宅搜查。如此说来,此子不病的话,那黑龙寨竟不敢正面对付他了?”
  他果然是阅历极丰的老江湖,霎时之间已想出许多道理。
  这一来对这朱宗潜大感兴趣,此时又发现他放置在一旁的长形包袱,取过抖开一瞧,乃是一把金刀,刻有“无私堂”三个字,顿时认出此是银衣帮的执法金刀。
  冯天保认出金刀来历之后,复又细察刃口。
  他的眼力岂同小可,顿时又查看出此刀刚刚杀死过不少人,血腥味犹在。
  他很快就把金刀重复包好,放回原处,皱眉寻思。不一会目光转到那少年面上,沉声道:“你救他之举是对是错,眼下我还不敢确定。”
  这个少年姓李名思翔,乃是刚刚故世的本宅主人的最小儿子,年甫弱冠。自幼便被冯天保看中,传以上乘武功,复又家学渊源究心于文章经史,是以英姿奋发,迥异凡俗。
  他听得师父这么一说,心头又是一震,暗暗想道:“我方才被那‘正义’与‘利害’的矛盾冲突弄得六神无主,现下又加上一重心事了,唉!”
  他忧心忡忡的向朱宗潜凝视,但见他的侧面也甚是挺秀俊逸,显然不是奸邪之辈。
  朱宗潜身子动弹一下,冯天保伸手一摸,发觉热度全消,不由大感诧异。
  转眼间朱宗潜已慢慢抬起头来,喘息数声,这才说道:“在下多蒙恩公袒庇,逃过杀身之劫,大德如山,难以言报。”
  冯天保眉头略舒,心想此子不但气度超迈,相貌不凡,而且谈吐不俗,好像不是邪恶之流。
  李思翔见朱宗潜的话乃是向自己而说的,连忙道:“兄台好说了,这等话暂且不提,在下李思翔,这一位是家师冯天保。敢问兄台贵姓大名?何以与黑龙寨结下仇怨?”
  朱宗潜摇摇晃晃的起身向冯天保行礼,报出姓名,然后道:“在下当真不明白黑龙寨之人何以找到我头上。这话不知冯前辈和恩兄信也不信?”
  冯天保感到这个少年语气恳挚,不觉信了大半,道:“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黑龙寨名列三凶两恶之内,本是一个组织严密的凶手集团,经常受雇杀人。你若是想除去仇家,只须银子充足,出得起价钱,他们一样替你出力。”
  朱宗潜欲知道的便是黑龙寨的底细,这是因为他曾经手刃了他们十余人,故此急于打听他们底细,若然皆是邪恶该杀之辈,才能够安心。现在从冯天保口中听到的一鳞半爪,已大略可知黑龙寨此一凶手集团中无一不是可杀之人,登时放心不少,长吁一声:“若是如此,在下还恨今晨被他们截击之时出手不够狠毒呢!在下又曾听说银衣帮乃是当今无双的大帮大派,主持武林公义,何以竟任得黑龙寨横行?”
  冯天保很有兴趣的望着他,道:“照你这样说法,老夫在武林之中也颇有地位声望,亦应负有相当的罪愆了,然而事实上这一群凶手武功既高,组织又极为严密,行踪飘忽不定,黄河流域以西安府起计,横越数省以至出海为止,都是他们的根据地,谁也查不出他们的老巢到底设在何处。是以诛灭黑龙寨之举可不是一帮一派之力能够办得到的。而且在无人查得明白他们的底蕴和实力以前,谁敢向他们动手?”
  朱宗潜慨然道:“在下一身之外,别无牵累,倒是敢斗一斗这群凶手!”说这话时,轩眉瞋目,自有一股凛然气概。
  冯天保心中一动,问道:“在你那柄金刀下丧生的十余性命,都是黑龙寨的吗?”
  朱宗潜讶然点头,道:“前辈何以得知有十余人的数目?”
  冯天保淡淡一笑,道:“大凡刀剑每杀一人,总要在锋刃留下些许痕迹,加上刀上的血腥味,便可知杀人的数目和时间上距今久暂。你那柄大刀算得上是佳品,是不是你的常用兵器?”
  朱宗潜摇摇头道:“不是在下的兵器,实不相瞒,此刀乃是从银衣帮之人手中取得,其时少帮主欧阳谦也在场。我们之间有点过节,只待我走出百里之外,我们还会碰头。”
  他不敢把计多端的罪行揭发,为的是怕计多端闻得风声,或是先向他师父康神农下毒手,或者是逃遁无踪。更会因而使计多端的两个不知姓名来历的师兄警戒和防范。总而言之,他暂时不能使计多端地位动摇,这样才不会打草惊蛇,免得康神农失去报仇的机会。再者康神农曾经透露过计多端的两个师兄在武林中甚有地位,因此他在不明这冯天保底细之前,绝不能泄漏丝毫口风。
  冯天保点头道:“你倒是很坦白,老夫早就认出此刀乃是银衣帮无私堂的执法金刀。银衣帮有两堂八坛,无私堂是两堂之一,专掌执法行刑。此堂的人选甚是严格,个个铁面无私,不讲人情,都是使用金刀。”
  他站了起身,又道:“老夫须得往四下查看,免得大意发生事端。”
  他那高瘦的身影走出屏风外面,突然又叫李思翔出去,低声嘱咐道:“你在闲谈之中可设法查明他的师门来历以及他的身世,若是正派出身,为师很想借用他的力量,让他参加一个由不少高手组织的队伍,共同办一件对天下武林十分重要之事。”
  这正是知徒莫若师,冯天保一来晓得李思翔崇尚正义,二则自己也正是这一类的人。倘若自己的师父嘱命打探别人的来历,用意不是为了正义公理的话,纵是师命难违,也不会全力进行,将心比己,便可明白,故此坦白把用意说出,使李思翔当真用心查探。
  李思翔回到屏风之内,关切的问道:“朱兄觉得怎么样了?你患的是什么病?小弟自当尽力帮助你延医疗治。”
  朱宗潜心中被友情温暖之流充满,感激地道:“我的病不要紧,过些日子就会痊愈,恩兄的盛情高义,没齿难忘。”
  李思翔道:“朱兄若不嫌弃小弟浅陋无知,当为朋友看待的话,便不要再用这等称呼。只不知朱兄仙乡何处,尊师是哪一位?”
  朱宗潜豪迈地道:“恭敬不如从命,兄弟便从此改变称呼便了。兄弟原籍京城,至于家师的姓名来历恕我不能奉答,方命之处,尚祈海量宥恕。”这等守秘之事在江湖上极是寻常,而且他坦率的态度更不会令人发生误会。
  李思翔道:“朱兄想必别有隐衷,所以不能道出尊师名讳……”
  他沉吟了一下,记得师父参加一个高手组成的集团中,亦有欧阳谦在内,当下又道:“小弟冒昧请问一声,假使家师出面的话,欧阳谦能不能暂时放下你们之间的过节,待日后才清理?”
  朱宗潜讶道:“兄弟虽然不明白李兄话中深意,可是自当坦诚奉答,那就是兄弟与银衣帮之间的过节不易解开,但要他暂时押后却能办到。”
  李思翔心中大慰,想道:“若是如此,可见得他并非犯了邪恶不赦之罪了。”他哪里知道这其中的过节极为复杂,又牵涉到男女之情。其实欧阳谦肯不肯暂且押后,尚在未知之数。
  此时屏风外有人叫一声表哥,人随声现,却是个素服少女,长得杏眼桃腮,肤光如雪,甚是美貌。她忽见屏风内还有一个陌生年青男子,不禁一怔,随即落落大方的向朱宗潜点头微笑一下,便又道:“表哥,姨母找你呢!”
  李思翔连忙起身,向朱宗潜道:“家母有事召唤,小弟去一去就回来。”
  朱宗潜道:“李兄只管前往,兄弟自当恭候。”
  李思翔匆匆去了,把他的表妹撇在屏风门口,全无交代。
  朱宗潜可不敢胡乱向人家张望,却感到那美貌少女的目光落在自己面上。
  他纵是生性大方,而又毫无绮念,但这样地被一个年龄相匹的少女细细打量,也不由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他窘困地挺腰危坐了好一会,那少女说道:“朱先生在何处与我表兄相识的?”
  朱宗潜目不斜视,应道:“在下承蒙令表兄不弃,屈节下交,才相识不久。”
  那少女微微一笑,道:“朱先生必是个十分不凡的人,家表兄向来十分骄傲,谁也瞧不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谦虚客气的对待朋友呢!”
  朱宗潜发觉此女口气话语都很温柔,使人有亲切之感,心想到底是名门大家出身,硬是与一般的小家碧玉大不相同。当下道:“姑娘这么一说,倒使在下感到十分惶恐了。在下一介布衣,沦落天涯,浪迹于江湖之中,自家也不知令表兄何故屡加青睐。”
  他说到此处,第一次抬头向那少女望去,但见她神色之间透出敬重之意,心中顿时泛起感激之情,忖道:“我虽是很自负不凡,尤其是数年前遭遇大变之后,得遇老恩师,学成一身武功,深心中更是十分自负自傲。但以她的处世出身,又丝毫不知我的底细,居然具此葸眼,实在是罕有之遇……”当下道:“在下朱宗潜,不敢请问姑娘贵姓?”
  那少女道:“贱姓褚,小字玉钏,乃是洛阳人氏。朱先生到过洛阳没有?”
  朱宗潜自然到过,话题从地方名胜谈起,甚是款洽。
  洛阳自是中国名都胜地,由周朝以迄汉唐,俱是全国文化中心,从“纸贵洛阳”一语中即可推想得到盛况。
  朱宗潜和那褚玉钏从洛阳的龙门的造像石刻谈起,由龙门千品论到最著名的二十品,接着旁及“关林”,是处为曹操以王侯之礼葬关羽首级的古迹,接着谈到隋桥和中国第一所古刹白马寺等等,甚是津津有味。
  在谈论这些古迹胜地之时,褚玉钏处处显露出她胸中学识不凡,但却没有半点炫耀的意味。
  朱宗潜暗暗生出敬佩之心,因为一个闺阁女流竟然懂得这么多,实在大出他意料之外。他不由得暗暗把另一位少女与她作一比较,但觉那林盼秋如空谷的幽兰,孤芳自赏。而这褚玉钏却像是上品水仙,清贵妍雅,富贵之家不可或缺。这刻他虽谈不上爱慕之情,但印象极是深刻。
  两人至此已谈了好一阵工夫,褚玉钏恰到好处地施礼告退。这又使得朱宗潜泛生出留恋回思之情。
  屏风之内只剩下他一个人,独坐之际,思潮起伏。想起了最近数日之内的经过,一方面是刀剑叱咤,热血飞溅。一方面是美人如玉,旖旎温柔。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遭遇所引起的情绪在他胸中交织,而现出多采多姿的人生。
  他渐渐豪情勃发,站起来挺直身子,拿起金刀,正要出去。一条高颀的身影出现在屏风门口,正是那阴阳手冯天保,他恰好是用有刀疤的左颊对着朱宗潜显得甚是狰狞。
  冯天保冷冷地问道:“你想到何处去?”
  朱宗潜道:“晚辈觉得多留在此处一刻,这李府的危险便多添一分,是以打算离开此地。”
  冯天保摇摇头,道:“不行,你这一露面,定被黑龙寨分布在本府四下的暗桩发觉。那时候这李家决难逃过灭门之祸!”说罢,伸手取过椅上的白袍,教他披上。然后带他迅快的从厅后侧门出走,转入后宅。
  这李府房舍极多,占地甚广。冯、朱二人穿过许多重房屋,最后停在一座偏院内。冯天保命他在房间内静候消息,自家又匆匆走了。
  他走到隔壁院落的一间上房中,但见李思翔和褚玉钏都在。
  李思翔道:“师父,钏妹反对把朱兄改易女装瞒过敌人眼目之计。她说朱兄乃是铁铮铮的英雄,此举对他太以屈辱。”
  冯天保霜眉一皱,不悦地哼了一声。
  李思翔道:“据钏妹观察所得,朱兄的身份可能很不寻常。因为她跟他谈到碑帖书画之道的时候,其中涉及一些古代名家之作。那位朱兄评得甚是精当高明,好像是亲眼见过一般。但这等旷代佳作都收藏在禁中,供皇上御览。他若是曾经目睹的话,这身份就很惊人的了。”
  冯天保这回露出诧愕之容,寻思片刻,才道:“不过他若是皇室近支,怎会流落在江湖?又怎会炼成一身武功?因此他的见闻或者是别有渊源而已,咱们还是研究一下如何把他秘密运出本府之事为要。”
  褚玉钏道:“我有一法,不知行得通行不通?”当下把办法说出。
  冯天保想了一下,点头道:“就这样办。”当即依计进行。
  不久,一顶密封的软轿从李府边门抬出,刚刚走到街口,突然间一辆装满了干草的大车辚辚转入来,恰好把去路挡住。
  轿帘忽然间无风自起,露出轿中之人,却是个极为美貌的素服少女。
  她正是褚玉钏,那对清澈的眼睛一转,瞧见了左方离轿四五尺远有个三旬左右的人,文士装束,背上斜插一柄长剑。
  双方目光一触,褚玉钏赶快低头,但已感到这人的目光强烈如电,隐隐有股使人害怕的凶气。此外,还瞧见他两眉之间的印堂上有一颗朱砂痣,乃是极好辨识的表征。
  轿帘自动垂下,谁也弄不懂这块帘子何以会掀起的。此时前面的大车已腾出道路,轿夫正要举步,褚玉钏拨开一条缝隙,道:“阿魏,我忘了一件物事,回府去取。”
  前头的轿夫阿魏应道:“小姐这件物事可是急用的?”
  褚玉钏道:“不急着用。”
  阿魏道:“若然不是急用之物,何不就此前往,反正小姐你半个时辰就得回来。”
  褚玉钏不悦道:“少出主意,回去。”
  阿魏只好转回去,这顶软轿片刻间就隐没在府墙之内。然后过了不久又从边门出来,走到街口之时,帘子打开了一点,露出褚玉钏大半边面孔,向外瞧看。
  她妙目一转,恰好与一对强烈如电的目光接触,原来那负剑文士便站在街边的墙下。
  软帘迅即遮没了她的面孔,轿子很快地转出街口,进入大街上熙攘的人潮中,其后折入一条僻静的巷子里,软帘突然开阖一下,在这刹那之间一道人影快如电光石火般从轿中飞出,落在围墙的那一边。
  后面的轿夫自语道:“奇怪,忽然间轻了许多。”
  前头的阿魏回头瞧着,帘子后出现了褚玉钏的面孔,她向阿魏点头示意。阿魏便从另一条巷中转出,到了一家府宅门口。
  且说那条人影正是朱宗潜,他依照事先指示的路径方向,一连越过几座花园与街巷,最后从一条横街转出时,已经是陈留县的北门。
  他午间正是打此门进城,这刻极自然是轻车熟路,手提那用布包住的金刀,向城外奔去,奔出里许,路旁有座茶棚,除了一个老头子外,别无他人。
  朱宗潜进去坐好,塞给那老头子一块银子,向他说了几句话,便悠悠然喝着茗茶,一面向大路两边张望。
  此刻他没有把别的事放在心中,脑中一直泛现出褚玉钏的美丽面容,又驱不散刚才她坐在自己膝上的那种奇异可恋的感觉。他默默的忖道:“她不是低三下四之人,今天是我连累得她为我奔波,为我冒险,又须得与我贴耳厮磨,此恩不比寻常。还有那位俊逸的李兄,曾经救我一命。唉!我如何能报答他们呢?”
  当他在茶棚落座不久,便先后有三两个路人走过,朱宗潜陷入自己的遐想之中,全没理会。
  但不久一阵蹄声把他惊醒,抬眼望去,却是四个劲装大汉各骑健马停在棚前。
  朱宗潜立即背转身子,不让对方瞧见自己的面貌。那四人虽然不是穿着黑衫,但神态慓悍,大异于一般的江湖道。
  其中一人掣出一把尺许长的尖刀,抵住卖茶老头子的肚子,低声道:“到外边去说句话。”
  那老头子焉敢不从,战战兢兢的跟他出去。
  那大汉眼露凶光,狞声道:“这棚子里的客人几时到的,从什么方向走来?”
  老头子一则以惊,一则以奇,心想那客官一进棚就塞了一块银子给我,嘱咐的正是这等话,敢情那客官早就晓得会有人追来查问了,当下应道:“那客官已在此坐了大半个时辰之久,他是从城那边走过来的。”
  其实朱宗潜才坐了一会儿,大半个时辰之前,则刚好是黑龙寨被冯天保逐出李府之时。
  那凶悍大汉浓眉一皱,却放开手,向伙伴们招招手,顿时都退出茶棚之外。他们低声说了几句话,便一齐跃上马背,忽喇一声,分头四散驰开,但他们却没有走远,只在附近兜转。
  朱宗潜微微一笑,起身走出茶棚,沿着大路向北而行。
  在北面本有一骑,这时并不停马拦截,亦是缓缓驰去,变成了朱宗潜的前驱一般,其余的三骑也在他后面十余丈处跟着。
  约莫走了三四里路,大路的一边是山坡,另一边则是树林,斜阳恰被山坡隔断,显得有点阴森黯淡。
  朱宗潜口中哼着小调,悠然向前走去,显然丝毫无视于险恶的地势以及当前的大敌。
  走了数丈,耳中听得前后蹄声都停歇了,当即暗加警惕,但脚下依然照旧走去。
  林内突然传出数声枭鸣般的冷笑,人影倏现。
  他转眼望去,不觉一怔,原来此人,枯瘦无比,面部只剩下一层皮,生似骷髅一般,但这个骷髅的双眼却射出阴恶的光芒。
  朱宗潜停步道:“你是人还是鬼?”
  那人道:“兄弟是活骷髅宋炎,在黑龙寨中行二,你若是从未听过此名,足见孤陋寡闻,愚昧无知。”
  朱宗潜道:“就算我愚昧无知吧!实是第一次听到阁下的大名。你现身得正好,我恰要找你。”
  宋炎面上绝无表情,冷冷道:“找我何事?”
  朱宗潜道:“我想来想去都不晓得哪儿得罪了你们黑龙寨,所以要找你问一问情由。”
  活骷髅宋炎道:“这话问得好笑之至,我黑龙寨杀人从来都没道理可言。”
  朱宗潜现下当面证实此事,而对方又是黑龙寨第二把交椅之人,这话自是可靠,顿时杀机盈胸,恨火焚肠,脸色一沉,喝道:“凭你这副样子就对付得了我么,笑话!”喝声中连跨数步,已迫近宋炎。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