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饮马黄河 >> 正文  
第八章 分尸大阵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章 分尸大阵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宋炎作个请他喝茶的手势,自己也举杯而饮,朱宗潜却动也不动那杯茶。宋炎格格笑道:“茶里头不会有毒,放心喝吧!”
  朱宗潜道:“兄弟还是小心些为妙,再说兄弟也不是为了喝茶而到此地来。”他忽然间跳起身,转头向门外望去,但门外却杳然无人。
  宋炎嘲笑道:“朱兄不要过于紧张。”
  朱宗潜满面皆是惊奇之容,但他并非为了门外有其它动静而惊讶,却是因为他忽然悟出对方有什么阴谋,自知一定无法掩饰得住惊惶之色,所以装作听到什么动静而跳起身,顺势躲过对方的眼睛。
  他脑子里迅速地转动想道:“听说黑龙寨已劫走李思翔和褚玉钏姑娘,这宋炎今日竟然邀我前来,庄外道路上又留有车辙,这种种迹象联起来,可知他乃是想利用李、褚两位的生命来对付我。现在必须想出对方利用他们来威胁我干什么?要我束手就擒?抑是逼我加入黑龙寨?又或是想证实我是否曾经躲在李府之内?”一时心头思潮泛涌,竟无法理出一个头绪来。
  宋炎含着嘲意的声音又响起来,道:“朱兄请坐下好说话。”
  朱宗潜这才坐好,但此时已可以抑制心中的骚乱而恢复了平静的态度。他道:“听说黑龙寨手段阴险毒辣无比,我多方戒备可算不得大惊小怪。”
  宋炎极是机智多疑,哪里会轻信他几句鬼话,要知朱宗潜给他的印象极是沉稳坚强,决不是轻易惊跳之人。不过他一时之间还窥不破其中的原因。
  他那张枯瘦的面上冷冰冰的全无表情,道:“昨日你与那些老头子盘桓了不少时间,想必已商谈过不少事情,朱兄肯不肯透露一点?”
  朱宗潜摇摇头道:“我跟他们都不认识,有什么好商谈的?”
  宋炎道:“这话未必尽然,试问欧阳谦很喜爱的芙蓉剑为何会到了你的手中?或者你会说他拿此剑换回金刀,但这话只可骗骗三岁小孩吧!”
  朱宗潜想不到对方神通如此广大,连这口剑的名字都晓得,自然不能硬赖是在城里新买的。他真不知道对方肚中还知道多少事,索性来个拒不作答。当下霍地起身道:“够了,兄弟今日要见识见识你黑龙寨的阵法,废话少说。”反手掣出了长剑,顿时划出一道淡红色的光华,寒气逼人,果然是一口上佳的利器。
  那些黑衣大汉几乎在同时之间一齐刀剑出鞘,往当中一合,使得宋炎挡在后面。
  朱宗潜纵声大笑道:“姓宋的你这不是变成缩头乌龟了么?”
  宋炎冷冷道:“你先收起兵刃,我有点东西让你瞧瞧。”
  朱宗潜心想:“那话儿终于来了。”当即收起长剑,而且坐下。那些黑衣大汉们顿时都向两边退开,回复早先的形势。
  一阵辚辚之声传入耳中,朱宗潜转眼望去,但见一架囚车推了出来,笼内站着一人,头颅突出木板上,双手也分别枷在板上。
  这囚车上的人正是杏眼桃腮的褚玉钏,一身素服已甚是肮脏,头发也很蓬乱,却反而另有一种动人的风韵。
  朱宗潜心理上已有准备,故意吃惊的望着褚玉钏,面上露出茫然的神情,却不开口喝问,要知他如果是毫不相识,定要沉得住气等候对方解释。假如是装作不认识的人,反而会故意询问。这一来便欲盖弥彰,适足被人察破真象。
  褚玉钏叫道:“先生救命,这些人都是坏蛋恶徒。”
  囚车后面的四个黑衣大汉有两个以长刀抵住她的脑后和背心要害。因此若要救她,须一举手就同时杀害这两人,接着极迅速的击破囚车放她出来,否则敌方之人一拥而上,武功再高之人亦无法一面应敌,一面保护囚车中的人。朱宗潜一望之下,已知道不能用强,所以迅即改动别的脑筋。
  活骷髅宋炎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朱、褚两人,但他们表情都使他暗感失望,因为照情形看来他们分明以前不曾相识。
  这宋炎认定朱宗潜昨日若从李府逃出来的话,一定是夹带在褚玉钏的小轿中,所以朱宗潜没有得李府帮助则已,若有的话,褚玉钏一定有份,故此眼下特地利用褚玉钏而不利用李思翔,来试探他们之间的关系。
  朱宗潜抱歉的向褚玉钏道:“在下亦是这些恶徒们欲得而甘心的人,正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恐怕无法帮忙姑娘了。”
  活骷髅宋炎冷冷道:“你们既非相识,这妞儿已无利用价值,采花蜂何在?”
  一个大汉应声而出,躬背抱拳道:“属下在。”
  宋炎道:“这妞儿赐给你,但一个时辰之后须取她首级见我。”
  采花蜂恭声道:“属下敬遵严谕。”他转身向囚车走去,面上绽露淫笑之容。
  朱宗潜听得“采花蜂”这个外号,便知这必是色中恶鬼,专门摧残妇女,时涌起了满腔杀机。
  可是那采花蜂精乖得紧,竟绕道从宋炎身后走向囚车。一方面命押车之人把囚车推出厅,一面又大声下令道:“姓朱的若是向我袭击,你们先毙了这个妞儿方可上来帮我。”
  囚车的木轮辗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朱宗潜这刻真是作难之极,照宋炎的口气听起来,设若自己承认识得褚玉钏,她便暂时可以免去摧残之劫。但一旦承认之后,自己势必受她的牵制而落在敌人手中,这也是两败之局。
  时间已不容他多所犹豫,当即挺身而起,凛然喝道:“都给我站住!”这一喝声若霹雳,气势威猛异常,那几个推车的大汉不觉惊慑得依言停步。
  他的目光掠过宋炎,虽是迅快的一瞥,却已发觉他眼中露出喜色。顿时触动灵机,忖道:“原来此是逼我坦供之计,记得冯天保前辈说过,黑龙寨虽是凶手集团,但却从不奸淫妇女。现下却当我之面下此命令,益见其伪。”
  他本是长于机变之人,一旦想通对方心思,便有了应付之策,朗声道:“我实是识得这位姑娘,姓宋的你便待如何?”
  宋炎迅即接口道:“她姓什么名谁?”
  朱宗潜怔一下,道:“她姓王,名叫……”
  话未说完,已被宋炎刺耳的冷笑声打断,他道:“押下那妞儿,这厮如敢出手,你们先当场杀死那女子。”
  囚车又开始移动,朱宗潜又掣出芙蓉剑,厅中立时人影乱闪,十余名黑衣大汉都堵塞在宋炎前面。
  朱宗潜长长怒笑一声,屋瓦簌簌震响,宋炎一听便知对方已决心以死相拚,心下大惊。只因目前的情势等如他设法激起敌人的坚强斗志,岂不愚蠢?当下从丹田中逼出话声,以更高过他的笑声,说道:“朱宗潜,你想不想我释放这个女孩子?”
  这局势反来覆去,双方都用尽智谋,朱宗潜棋高一着,已使宋炎深信他与褚玉钏之间并无瓜葛,亦不相识。
  朱宗潜此时明知宋炎说出释放褚玉钏之言,用意是令他锐气消散,心中暗暗好笑,想道:“不怕你如何诡诈险恶,也须坠入本人圈套之中,你以为我当真以死相拚,那就大错特错了。”当下诈作尚有疑惑,道:“你当真释放她么?听起来没有什么道理。”
  宋炎道:“她身后尚有靠山,本寨虽是天不怕地不怕,但有等人还是要忌惮的,所以容她活着回去。”
  朱宗潜道:“原来如此。”轮声起处,褚玉钏与那囚车一同消失在门内。
  宋炎向厅外一指,道:“朱兄武功十分高明,本寨只好倚仗人多了,那是一个阵法,名为‘分尸’。这等小玩艺儿在朱兄眼中自是不值一哂。”
  朱宗潜向门外望去,但见那宽广的天井中错错落落站着不少黑衣大汉,暗中一数,共是二十名,人人都提着刀剑。
  他一瞥之下已瞧出这二十名黑衣大汉各有固定位置,并非胡乱站立,但其中似乎尚有空隙,极是容易攻破。当下道:“那就是分尸大阵么?果然是不值一哂的小技。”
  宋炎道:“虽是雕虫小技,但亦是从诸葛武侯秘传的‘心书’学得,莫说平常之人不懂其中奥妙,即使是高明如朱兄之流,到时身入其境,亦不易对付呢!”
  朱宗潜闻言暗暗窃笑,忖道:“自宋以来兵家之书多附托于诸葛亮,这部心书计有五十篇,多是窃取孙子十三篇,而又附以迂陋之说,其实乃是伪书。他们分尸大阵既是来自心书,无怪如此疏漏。”
  不过他还记得第一次碰上黑龙寨之时,那十余名凶手结阵环攻,极为吻合无间,攻守之际法度严密之至。如何这刻在宋炎亲自指挥之下,反而纰漏百出?他转身向门口走去,一面说道:“宋兄想用此阵围住兄弟,无疑是痴心妄想。”
  宋炎在大批手下簇拥中跟着走出厅门,道:“原来朱兄当真懂得奇门遁甲阵法变化之道。不错,此阵目下正是群龙无首,破绽甚多。但略加变化之后,此阵的威力便将有天渊之别了。”
  朱宗潜道:“这话暂且不提,我先问你,贵寨对付兄弟要到何时才能罢手?抑是继续纠缠不休?”
  宋炎道:“敝寨没有办不到之事,朱兄大可放心!”
  朱宗潜点点头,向在场之人一一望去,但见这些黑衣大汉个个面相凶恶,眉笼煞气,不问而知都是心性残酷之辈,顿时感到心坎中充满了杀机,而这森冷严酷的杀机,却是从除暴安良为世除害的侠义心肠中激发出来的。这刻,他已晓得自己在敌我双方的气势上已占了优胜之机,当下朗声大笑道:“兄弟定要教贵寨碰上一件办不到的事,诸位请看!”
  但见剑光暴涨,直向人丛中射去,那淡红色的光华发散出慑人的森冷杀气,矫夭无比。这道矫夭如神龙的长虹迅即投入那座分尸大阵之中,霎时之间已有四把长刀被剑光斩断,断刃落地时发出清脆的声响。
  就在他冲入敌阵之时,一个高高胖胖之人也跟在他后面加入该阵,此人正是黑龙寨四当家的胖人屠嵇桀。因此朱宗潜面对之阵其实是二十一人而不是二十人。而正因这嵇桀加入之故,早先朱宗潜察看出的疏漏破绽顿时都消失无踪,变成另一个严密无比的阵法。
  这一着乃是活骷髅宋炎的得意杰作,他深知这个敌人具有一种超人的坚强意志,如若让他发挥出这惊人的天赋,不啻是自讨苦吃。即使摆设下“分尸大阵”来对付他,恐怕仍然会被他无坚不摧的意志所击破。所以他一再的设法打消对方的锐气斗志,一面又故意显示出阵法的疏漏。这等手法运用得如此高明精妙,实在不亚于任何一位兵法大家。
  那分尸大阵在嵇桀的统率之下,灵动无比,此上彼落,或攻或守,各有专责,嵇桀本人则一直不曾出手,却渐渐移转敌人,等到他出手一击之际,便即是朱宗潜溅血当场,黑龙寨大功告成之时。
  阵法转动得极是迅快,刀剑交织成一片光网。朱宗潜向前面出击的话,后面有敌人攻到,向左出击的话,右方敌人即至。因此片刻之后,他已成被动之势,手中的芙蓉剑一味忙着抵御从四方八面攻到的刀剑。
  宋炎泛起极罕见的笑容,向手下吩咐两件事,一是派出两人将那李思翔、褚玉钏送回陈留,二是派遣一人去向银衣帮坛主计多端报告交易已圆满完成。
  他很具自信的派出手下之后,自己则率十余名手下离开这座庄院,而此时事实上朱宗潜还在分尸大阵中抵拒冲突。
  朱宗潜果然感到压力随着时间加重,而且他总是如此的应付不暇,挡过一边的猛攻,又须得急急忙忙应付另一边恶毒攻到的刀剑,使他连寻思的时间都没有。
  他已陷入这等完全被动的局势中,无怪宋炎放心离开,认定他非覆亡不可了。
  然而百密必有一疏,朱宗潜敢情并不是一直没有可喘息的机会。每当其中四个人进攻他之时,他便可以抓住一丝空隙,不过他极力抑制自己不要轻易利用这一线机会。原来这四个敌人乃是他一入阵之时削断了兵器之人,他们的兵刃虽然只断去一尺左右的尖刃,其实尚能使用。而且在阵法施展开之后,他们亦无法缓下来换兵器上场。
  这四人的兵刃只短了一尺之微,朱宗潜就已掌握住一线的机会,而他迟迟不肯利用这个机会之故,便是因为他本身谙晓兵法,于天文地理行军布阵之道无所不精,亦曾涉猎过奇门遁甲之学。是以他正竭尽所能观察敌人这个阵法的奇奥,并且想找出破阵之法。直到他认为已经观察得够了,当即暗暗提聚起十成功力,俟机出手反击。
  他一直等到敌方那四名折刀之人再度出手攻到之时,明明须得回剑封架,但他算准距离,蓦地转身出剑。光华电闪间,迎面两敌中剑倒地。而他把握住这一丝空隙,身形向前微倾,数缕劲锐刀风自颊背间拂过,都只差那么寸许而落了空。
  局外之人看来当真是险到毫巅,嵇桀面色方变。但见淡红色剑光电扫芒飞,眨眼间又连伤了三人,另外斩断了四把刀剑。
  这时阵中指挥的胖人屠嵇桀理合挥众撤退方是,谁知朱宗潜的剑光盘旋回荡,反而步步进迫,使这一群十六名恶汉团团疾转,竟没有一人跳得出圈外。
  嵇桀在这刹时间已有三度想奋身扑攻,使用伤残手法与敌人拚个两败俱伤,可是每一次扑去之时,朱宗潜总是巧妙的避开了,同时他的手下团转而到,使他不得不按大阵法度退开。
  原来朱宗潜于兵法之学甚为通晓,刚才已查看出这个“分尸大阵”,乃是从“虎铃经”中之“重复”阵法变化出来。
  这“虎铃经”乃是宋代中条山隐士许洞所著,在他的自序中曾说“孙子兵法奥而精,学者难以晓用。李荃太白阴符经,论心术则秘而不宣。谈阴阳又散而不备,乃演孙李之要,而撮天时人事之变,备举其占。”
  此经凡六壬遁甲星辰日月风云气候风角鸟情,以及宣文设奠医药之用,人马相法,莫不具载,积四年书成,凡二百十篇,分二十卷。这虎铃经第九卷中载有“飞鹗、长虹、重复、八卦”四阵,以及飞辕寨诸图,乃是许洞自创。他尝自称远胜李荃所撰,不过事实上其间仍多迂阔诞渺之说。
  朱宗潜既然晓得敌阵的来历,当然有破解之法,不过如若不是一入阵时就仗着绝强的内力辅以百炼佳剑斩断了敌人四刀的话,便恐怕没有这么容易就击破敌阵,而且立时反客为主,控制住全局。
  他的长剑每一闪动,就有一两人伤亡倒地,是以不久之后,敌方只剩下三个人,包括胖人屠嵇桀在内。
  嵇桀蓦地大喝一声,左手屠刀以及右手的钢拐一齐发出,竟把自家的两名手下一举击毙。
  朱宗潜反而跃退数尺,沉声道:“你此举大有壮士断腕的决断,令人佩服。但你毫不顾恤部属性命,如此狠毒心肠却又令人发指!”
  原来嵇桀晓得身边之人若不完全去掉的话,自家仍须陷身于敌方反驭阵法的禁制之中,故此为了速求解脱,自行下手击毙余下的两人。这虽是有过人的铁腕手段,可是当然不足取法。他桀桀狞笑道:“好小子,今日咱们好好的拚上一场。老子纵然输了性命,也是甘心。来吧,老子好久不曾有过痛快拚斗的机会了。”
  此人的残暴凶横见乎词色之间,果然是天生的恶汉凶手。朱宗潜面对这等敌手,战志熊熊上扬,难以抑遏,但表面却保持一贯的冷静。
  嵇桀又道:“咱们到那边动手,免得满地死尸妨碍施展。”说时,当先走去,右手的那柄两尺长的屠刀在钢拐上熟练地抽磨,发出刺耳的声音。
  此人一举一动都极是残暴凶恶,大概很少人能够不心寒畏怖。即使是武林高手碰上此等对头,若非迫不得已,谁肯与他以死相斗?
  顷刻间两人已移到没有尸体的空地,双方相对峙立,距离六七尺左右。朱宗潜双眼须臾不离对方,冷静得有如没有情感的铁人一般。
  嵇桀跟他对视了片刻,疑惑的道:“奇怪,从来没有人在咱家面前能够不变色的。”
  朱宗潜作声道:“这一仗咱们须得拚出生死,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我并无必胜的把握,说不定今日就是大限临头之时。因此,我很想在丧命之前知道是谁要我的命?到底是谁出钱雇你们的?”
  嵇桀怪笑数声,道:“被本寨杀死之人向例都是胡涂鬼,你亦不能例外,咱瞧在你胆量过人的份上,姑且略略透露一点儿,这些要取你性命的人都是你认识的。”
  朱宗潜心头一震,忖道:“原来不只一个人想取我的性命。”当下问道:“是不是计多端?”
  嵇桀点点头,朱宗潜已接着问道:“还有欧阳谦对不对?”
  那胖人屠泛起惊愕之色,旋即纵声怪笑道:“反正是你认识的,休得多言,动手吧!”
  朱宗潜测不透对方听到“欧阳谦”此名之时,所泛现的惊愕是什么意思?是认为他猜对了?抑是此人侠名已着,忽然扯到他身上而觉得奇怪?
  但他眼下已无暇多想,因为嵇桀刀拐虽未发招,但那股凶锐的杀气已压迫过来,当下收摄心神,重复燃起旺盛的斗志。也从剑上发出阵阵杀气反击敌人。
  双方静静的窥伺了好一会,嵇桀但觉对方杀气斗志越来越强大难当。
  他那知朱宗潜拚斗的意志力是出自为世除害的侠义心,加上他自卫求生的本能,是以强大无比。而他嵇桀则是邪不胜正,一旦不能凭仗天生的凶气使对方心悸意骇的话,便再也不能压倒对方了。
  朱宗潜把握时机,猛可出剑攻去,嵇桀也大吼一声,刀拐齐出,亡命奋击。但见剑气弥空,如飙卷轮转。而剑光中的长拐短刀也大有风翻电掣之势,两人展开一场猛恶的搏斗,双方没有一招不是煞手,任何一个挨上了都有立毙当场之祸。
  那朱宗潜虽是使剑,但轻灵翔动中又含蕴得有极是骁勇凶猛的招式手法。二十余招过去,嵇桀左手的钢拐有四次击中敌剑,竟不能把敌剑磕打出手,这一来钢拐的威力就减去大半,而右手的屠刀又太短了一点,往往够不上部位,虽是如此,这一场搏斗仍然极尽风云险恶之能事,那嵇桀似乎一点也不逊色。鏖战中朱宗潜猛可大喝一声,长剑电掣刺出,剑尖刺中敌人心窝,迅即收回。
  胖人屠嵇桀双眼瞪得像铜铃一般,胸口衣服霎时现出一块血渍,但他站得稳如山岳,毫不摇动。
  朱宗潜收剑归鞘,威风凛凛的跟这个敌人对望,他的眼神充足坚强之极,有如两柄利剑一般。
  嵇桀似是感到敌人意志胆气全然无法摇撼,因此他自家反而崩溃了,大大的喘息起来,当当两声,兵器掉落地上,这时他才举手掩住胸膛上的伤口,鲜血从他指缝间涔滴出来。
  他肥胖高大的身躯轻轻摇摆起来,慢慢摇晃得较为厉害。直到这刻,朱宗潜神情没有一丝儿变动,目光依然是那么锐利和坚定。
  嵇桀道:“你是我生平所见最冷酷的人了,你若是加入黑龙寨,成就一定远在我们之上了。”
  他意思是说朱宗潜杀了这许多人,当真连眼也不眨,比之他这些有凶手之称的人还要冷酷。
  朱宗潜仍然不做声,十分耐心的等待着,嵇桀呻吟一声,面色变得十分灰黯,眼中凶光已经消失了。
  他的眼神渐渐涣散而失去光彩,好像是陷身在沉思之中,身躯摇摆得很剧烈,终于“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他嘴唇还在掀动,发出声音,朱宗潜俯低身子倾听,但听嵇桀喃喃道:“咱是应该有这等下场,但朱宗潜你将来也难逃这种结局,到那时候,你后悔已来不及了。”
  这话不啻是表示他在这弥留的一刹那,已对平生杀孽感到忏悔。而在此之前,他却是一直以杀人为乐。
  朱宗潜摸他一下,得知他已经毙命,顿时收起刚才那种冰冷的态度,换上一副悲悯的神情道:“你乃是多行不义之人,赋性凶残,而择取了杀人为职业之途。哪里了解我的杀人与你完全不同?我岂是喜欢操刀杀人?但我却是迫不得已非这么做不可!”
  他长叹一声,站起身转眼四顾,但见宽广的天井中纵横错落的摆着二十一具尸体。这使得他又摇摇头,忖道:“我虽是励行以杀止杀的主张,可是此举不知有没有做错了?”
  一阵轻微的声音使他恢复警觉,那是一个人的脚步声。虽是低微,他都听得十分清楚。
  步声是从厅后传来,朱宗潜留心聆听,发觉步伐轻灵,但甚是宽阔而稳定,可知来者必非等闲之辈。
  他心中泛起阵阵兴奋,想道:“来人最好是黑龙寨那个神秘莫测的龙头大哥,我将竭尽一身所学与他周旋到底,若是得手,便替世间除去一个大恶。”
  步声已进入大厅,因外面光亮,厅中较暗,所以朱宗潜只见到一灰色人影。
  这个灰衣人停住脚步,想是已瞧见了厅外天井中的景象,他竟没有做声,朱宗潜也不开口,双目炯炯的遥视厅内人影。
  此人既是从里面出来,又是武林高手,当然是黑龙寨中领头人物之一,所以朱宗潜全力备战,紧紧守住心神。
  大厅中那道灰色人影既不移步出来,朱宗潜便也屹立不动,竟不急于入厅去瞧瞧此人是谁。
  过了片刻,那灰衣人道:“这些人通通是你杀的?”声音苍劲低沉,应是年纪相当老的人。
  朱宗潜道:“不错,都是我杀死的。”
  那灰衣人道:“你不觉得手段太毒辣一点了么?”
  朱宗潜道:“欲成大事,焉能拘泥小节,我若能当真为世除害,扫荡妖氛,纵是背上嗜杀之名亦不足惜。”
  那灰衣人道:“说得好!但黑龙寨的分尸大阵乃是武林一绝,你孤身只剑就破得了此阵?且全部歼灭,一人不留?”
  朱宗潜道:“信不信只好由你了。”
  灰衣人道:“破阵之举不能单凭武功就能够达到的,你可是通晓这一门学问?”
  朱宗潜道:“略曾涉猎,谈不到通晓二字。”
  直到此时,他已感觉出对方毫无斗志,心中大感奇怪,忖道:“莫非他见我手段厉害,是以生出畏怯之心?”当下更不迟疑,大步升阶入厅。
  但他才走到厅门之际,已瞧出对方敢情是个身量高大的老和尚,身披灰色僧袍,左手提着一柄方便铲,双眉已略见灰白,但面色红润,眼中神光充足。
  朱宗潜一翻手中长剑入鞘,斜插背上,这才抱拳道:“在下万万没料到是位老禅师,敢问法号,俾便称呼。”
  灰袍老僧道:“老衲一影,檀樾想必是朱宗潜大侠了?”他把方便铲交于右手,铲口向外斜吐,突然间大步向朱宗潜走来。
  他步法坚稳,气势雄浑,虽然只是单身一人,但那势道令人感到好像有千军万马潮涌攻杀前来一般。
  朱宗潜立刻收摄心神,涌起抵敌的意志,微微矮身坐马,右手握住肩上的剑柄,作出拔剑出鞘的姿势。
  他完全是采取防守之势,所以不到最后关头剑刃绝不出鞘,这刻他必须从敌人步伐及来势之中,找出破拆化解以至反击的机会才行,而那一影老僧却须得迫使对方站不住脚,方始有可乘之机。
  那老僧宛如千军万马般攻到之势临头,离朱宗潜只有八尺左右之时,便煞住脚步,可是这一股无坚不摧的气势仍然紧紧压迫着对方。这时朱宗潜但要心胆微怯,老和尚便可长驱攻入,取他性命。
  老僧这股气势又与嵇桀残暴大不相同,他完全是修养积聚而成,是从武功锻链出来的,是故强大无比,久久不衰,此是武学中无上心法,是以他们这等高手上阵出手之时,往往一招未发就可以击败对方。
  两人相持了好一会功夫,一影老僧竟不曾把朱宗潜迫退半步,朱宗潜双目有如鹰隼一般凝视对方,眼光中渐渐射出惊人的杀气。
  原来他已想到这位老僧就是黑龙寨最神秘的龙头大哥,这一来激起他的斗志杀机,因而目射凶光,大有出剑一拚之意。
  一影老僧面上露出惊讶之色,向后便退,然而,朱宗潜的凶厉气势紧紧压到,老僧若是稍有破绽,便有中剑丧命之祸,因此他迫不得已挥铲划个圈子,内力从铲上潮涌而出,在两人当中布下一道无形的墙壁,这才当真退开。
  朱宗潜见他并无出手之意,于是收起备战的姿势,道:“大师乃是少林高僧,名满天下,不知怎会寻到此地?”
  他先前听这老和尚自报法号是“一影”,还不敢遽信他就是少林高手一影大师,现下见了他的铲法和深厚内力,方敢确信不是假冒。
  一影大师微笑道:“老衲与欧大先生诸位分头行事,另有图谋,好不容易查出这一处地方,急急赶来,谁知已迟了一步。”
  朱宗潜道:“原来如此。”
  一影大师已接着又道:“老衲深知那分尸大阵的厉害,是以初时不敢相信檀樾的话,眼下试过檀樾气魄以及神功,方知丝毫不假,像檀樾这等年少英雄崛现于江湖,实是武林之幸。”
  这话推许殊甚,朱宗潜口中虽是谦辞,但心头却大感宽慰。当下说出遇见了欧大先生等人以至今日遭遇的情形,最后说道:“黑龙寨虽然有不得奸淫的禁条,但褚姑娘落在他们手中到底十分可虑,还有李思翔兄乃是冯前辈的高足,亦被卷入漩涡之中。凡此种种可怕的事故皆是由在下身上惹起,是以在下即使粉身碎骨也得救回。”
  一影大师沉吟道:“话虽如此,但这件事牵涉甚广,局势微妙,你若是让对方晓得你与李、褚二人真有关系,则陈留李家甚至于洛阳褚家的合家老小都将发生危险。因此你先前一直不曾泄露其中秘密,是极为明智之举,关于他们的安危只可由别人出面干涉,你碰上黑龙寨之人便万万不可扯上此事。现在你既是我们龙门队友,则老衲有句话不妨与你实说,那就是以后对付这黑龙寨务须特别小心,因为老衲很怀疑那领导黑龙寨的人物会不会就是‘狼人’,若然是他,则碰上了此人之时,最好别跟他动手。”
  朱宗潜惊道:“大师这话怎讲?”
  一影大师道:“我们很怀疑这‘狼人’就是昔年武林中的一等高手冷面剑客卓蒙,他原本是嫉恶如仇而又剑术绝世的大侠,不过从许多迹象推测竟好像就是他。他既是变为‘狼人’,则又化身为黑龙寨的领导人亦不稀奇。他的剑法天下无双,咱们的龙门队中恐怕找不出一个人能够与他单独放对搏斗的,所以老衲大胆提醒你一句,务须小心行事,最好能约齐全队之人一同围攻,那就万无一失了。”
  朱宗潜躬身道:“谢谢大师指教,只不知眼下大师法驾何往?”
  一影大师道:“老衲有意约小侠与你同走一程,或者可以赶上宋炎他们,顺便又与杜七姨会合。”
  朱宗潜点头应好,便随他奔出庄外。那一影大师提及杜七姨外号“十丈红”,乃是齐鲁间第一高手,前此欧阳谦曾向他提说过,是以不消多问。
  两人出得庄外,一影大师摇头叹道:“善哉,善哉,这黑龙寨近年越发猖狂凶残,杀人无数。若然那‘黑龙头’乃是狼人,而这狼人又是冷面剑客卓蒙的话,这一场生死之战定必惨烈无比。”
  他一径向东北方奔去,越阡度陌,竟不循大路而行。
  朱宗潜明明是听了他这番话而抑制不住惊色,但他却利用别事掩饰道:“大师怎的向东北方走?这岂不是越发远离陈留以至开封府了么?”
  一影大师道:“那宋炎诡计多端,行踪飘忽,极难捉摸。但现在我们龙门队诸人分作许多路,等如撒下一面大网一般,从各方面堵截他。但我们任何一人都不向他出手,直至跟踪到那黑龙头有了下落之后,才能向这几个黑龙寨著名的匪首下手。”
  朱宗潜完全明白他的意思,随即想起一事问道:“既然武林之中无人知道‘黑龙头’是谁,在下大胆假设这黑龙头就是龙门队中的一个,则我们一切心机手段全然被他所悉,如何查得出来?”
  一影大师道:“这话很有道理,故此我们组队之初虽然已有了铲除黑龙寨的想法,但大家都只知道狼人是我们的目标。这一次组队乃是欧大先生和老衲联合发起,这些人选亦都经过慎重选择……”
  他的慈眉善目中闪耀出智慧的光,又道:“原本有十一个人,加上你便是十二人了。但那三手殃神门逵老师想是因为昔年曾与冷面剑客卓蒙结盟之故,所以婉拒了我们的邀请。”
  他这短短的几句话当中自然含有很深的用意,朱宗潜机灵无比,早已觉察,便暗暗寻思。
  一影大师有意考究他的内功造诣以至脚程的快慢,是以奔行得十分迅快,朱宗潜紧紧跟随,毫不落后。
  但如此走了两个时辰之后,朱宗潜可就渐渐感到吃力了。原来这脚程的速度及耐久与内功造诣大有关系,若是内功不够深厚,则百里之后便立刻瞧得出来。
  他们一路上走的都是田野阡陌,不经大道,间中碰上一些深阔的沟堑或是树林荆棘,他们都一径闯越,若是功力稍差之士便不能这样走法了。
  一影大师忽然在一片树林旁边停住脚步,回头一望,但见朱宗潜已微微发喘,心想他的功力虽是十分精深,可是到底年龄所限,火候未足。方在转念之际,朱宗潜一口真气透过“秘锁玄关”,顿时恢复如常。
  一影大师见了大是惊讶,忖道:“这真是骇人听闻之事,老衲虽是博识天下各派的内功心法,但却找不出有这么一家可以如此的速成,他到底出身于何门何派?”
  不过这位阅历极丰智慧过人的老和尚,却敢断定朱宗潜乃是极为正派之士,大可以对他加以信任。至于他的师承来历却不难查出,只须等到他出手拚斗之时,自可从他的剑术招式上观测出来。
  老和尚指一指那片树林,道:“林内有一座废庙,甚是隐僻,我们分开进去查看一下,须得多加小心才好。”
  朱宗潜答应了,两人约定一炷香之后仍在此会面。假使那座废庙全无可疑,则他们自会在庙中会合,便不消多说了。

×      ×      ×

  一影大师绕到树林的另一面入探,这边厢朱宗潜在林中蹑足而行,甚是小心。只因一影大师既然带他到此地来,又如此的小心安排,当然有多少线索,决不会捕风捉影,无缘无故的疑神疑鬼。
  入林十余丈之后,突然发觉一根树枝齐腰被刀剑等利器削断。他暗自点头想道:“果然此中大有古怪,这根树枝高及人胸,横挡去路。一定是有两个以上的人经行过此处,前头的人推开树枝,走过之后这根树枝迅急弹扫回来,后面的人察觉风力袭胸,这处地势又不便闪避,是以本能地出刀封架,才会留下这一点遗迹……”
  他这个推论极是高明,等闲之人会以为是有人挥刀砍落树枝以开路,可是这么猜法就难解释为何别的地方全无砍削过的痕迹了。
  他继续前进,又走了六七丈之远,才见到一道已经残坍的山墙。
  目光越过残垣,但见一座大庙矗立其中,虽是只见到侧面,却仍可见得出极为古旧残破,久已无人料理。
  朱宗潜寻思一下,缓缓往横移动,不久已到了正面,但见山门塌破,门内的庭院中积满了枯叶和长满了蓬蒿。在那蓬蒿败叶当中,还散乱地抛弃着些灰白色的骷髅和骨骼。
  正面大殿内光线暗澹,阒无人迹,平添了无限荒凉可怖的气氛。
  朱宗潜心想既然有一影大师从暗中掩进,自己不如索性公开地长驱直入。如此一则较易引出潜伏的敌人,二则把敌人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一影大师的踪迹便不易暴露。这么一来若是一影大师有所作为的话,定能得手无疑。
  于是他放重脚步,走入山门。但听一阵急骤的扑翅之声起处,十余头乌鸦惊飞出寺。
  他升阶入殿一瞧,但见处处蛛网尘封,果然是久无人迹的光景,心中微感失望,忖道:“难道这座破庙乃是在许多年前有歹人使用过,留下外面庭院中枯骨,但至今尚无别人来过?”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