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饮马黄河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英雄时势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九章 英雄时势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15
  韩真人见他这赤焰神功已炼到收发由心的上乘境界,大为惕凛,运剑封闭门户。他手中长剑乍动,已有一大片精芒涌出,封住敌人掌势。
  这两人一上来就各施绝艺,互逞神通,委实是武林罕见的一场拚斗,其间的凶险可怕,稍差一点的人,已无法看得出。
  朱宗潜心中叫一声:“天助我也!”定睛细看武瞻的武功家数,他对此人的“赤焰神功”,并不十分注意。
  因为他自问左手之剑,足可封闭门户,不致受到侵害,只须查明他那柄锁龙钩的招式路数,即可设想出破敌制胜之法。
  看了一阵,但觉这武瞻的钩法,奇特异常,有别辟蹊径之妙。不过若是用雷霆刀对付他,加上心中怨毒仇恨之气,形成一股坚凝强大的气势,当可得手取胜。
  这是因为他查看武瞻功力虽是深厚绝伦,看来更在自己之上,但他锁龙钩的奥妙,全是凭仗左掌的赤焰神功,硬是迫住了敌方的反击而成的。
  因此,假使他的雷霆刀一击之威,强过了对方的赤焰神功的话,自然可以立毙敌人,赢得胜利了。
  任何人看到这儿,定要暂时放开此事,把心思用在今晚整个局势上。可是朱宗潜以过人的才智,深心中感到好像有点不妥。
  这武瞻是何许人物,焉有如此就被容易击败的?是以他苦苦根究下去,毫不放松。
  但见战场中,双方已攻拆了五十招以上,韩真人一柄长剑虽是银光寒芒,满天飞洒,但还未曾占到上风。
  武瞻在这一战中,已充份的显示出他的成就,举世罕有匹俦。
  韩真人久攻不下,竟也不敢浮躁冒险进迫,仍然那么沉稳小心地出手。他们的一招一式,无不是功力十足。
  时间尺寸,俱拿捏得恰到好处,教人瞧了打心里头感到舒服流畅,既无阻滞,亦无丝毫空疏迂阔,正如初写黄庭,妙到毫巅。
  只瞧得双方上上下下之人,无不瞪眼如铃,难以分心旁顾。事实上,武功越高之人,就越是瞧得入迷。
  这两位绝代高手,看看又斗了五十招以上。武瞻突然间连攻三招,迫得韩真人退了两步,他却趁机跃出战圈。
  韩真人压剑不发,两道目光却凝注对方,毫不旁瞬。慎重之态,流露无遗,武瞻先向他抱拳为礼,接着转面望住霜夫人,大声道:“天地广大,宇宙无垠,武林门派再多,亦可以渊藏海纳,并存于世。贵宫诚然有独霸天下之威之势,但何必定要赶尽杀绝,使别人走投无路?如若霜夫人肯考虑此言,在下自然有所报答。”
  朱宗潜心头大震,忖道:“此人贵为皇亲,掌握着东厂这股力量,权倾天下。本身又是绝世高手,居然毫不骄悍,竟能见风转舵,当众求和,这等心机城府,历史上的无数枭雄,也是比不上他,唉!此人实在太可怕了。”
  那霜夫人并没有立刻拒绝,可见得武瞻出手之后,所炫示的功力,已使她观感改变,不敢不小心应付。
  北阵方面之人,无不焦灼地等候霜夫人的回答。要知这些人俱是东厂高手,正享有富贵尊荣。
  要他们脱离东厂,尚且不肯,何况对方那些穿了黑衣的高手们,个个似是不由自主,受制于冰宫,同时生活清苦,难有享受可言。因是之故,如若对方肯和,那是上上大吉。
  假如不肯言和,则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奋争到底,全力支持武瞻。
  他们单单是为个人着想,已决无投降归顺之心。
  换作朱宗潜这一方侠义道中的高手们,自然无不生出更进一步,击溃冰宫,设法解救那些武林前辈高手之心了。
  朱宗潜立时就察觉己方与武瞻这一派不同之处,并且明白武瞻求和之意,不但能保存实力,同时更加让己方先打头阵,他好从中取利,看情势行事。
  他剑眉一挑,仰天大笑道:“武瞻!你拥有无限权势,以及一身绝世艺业,竟然昧于大势,作此求和之举!须知时机稍纵即逝,目下咱们如若不能联为一气,同心合力击败冰宫的话,你纵然能求和于一时,但终不免于沦入冰宫之中,为奴作仆。”
  武瞻道:“朱大侠此言有何根据,可资证明?”
  朱宗潜道:“当然有啦,你不合显示出一身惊世造诣,竟可与两大异人争雄斗胜,年事又轻。因此冰宫除非是退出武林则已,如若不肯退出,不全力收你为奴仆才是怪事。换言之,你和我目前已成为冰宫必取之人。咱们合则可望反败为胜,分则必遭沦为奴仆之恨!你想想看,可是如此?”
  霜夫人接口道:“说不定我答应永不找他的麻烦,朱宗潜你这番话岂不是白说了。”
  朱宗潜冷笑一声道:“人家领袖群雄,纵横天下多年,又不是三岁小孩,焉有轻信一个小女子之言?况且即是有心相信,无如你还不是冰宫中地位最高之人,这等诺言,又岂能作准?”
  霜夫人怒道:“你敢小觑于我?”
  朱宗潜向她露齿一笑,摆手道:“别生气,我只是爱讲老实话而已,试看雪女为例,从她适才斥责两位异人前辈的口气态度看来,以前一定也大有权力,决计不在你之下,但她的权力到底是得之于别人,亦很容易失去。哼!说不定哪一天你做错了什么事,立刻贬为婢仆。那时候你就尝到真正痛苦的滋味了。”
  霜夫人被他说得一愣,怒容消失。事实上,朱宗潜那潇洒俊逸的笑容,以及尊贵威严的气度,实在使她很难继续对他生气。
  她忽然掠瞥了雪女一眼,深为了解她为何对朱宗潜另眼相看,全无办法对付于他之故了。
  韩真人突然微一振腕,长剑“嗡嗡”作响,涩声道:“武施主,你如若不敢与贫道决战,分出胜败,那就投降归顺,好换朱大侠上来。”
  武瞻被他这么一迫,不得不应道:“韩真人如此看得起在下,只好遵命再行请教。”
  心中却迅快想道:“这老道大有迫我不能罢手之意,这是十分可怪之事。”
  朱宗潜也想到这一点,忖道:“是了,韩真人目下神志清明,是以他深知除非迫得武瞻与我合力对抗冰宫,否则必将被冰宫逐个击败。啊!敢情他竟是暗中帮助我们,也希望冰宫被我们击败,这样说来,他和金罗尊者两位前辈,竟是时常有清明的时候了,例如那一天他出手帮助欧大先生,以玄功打通我的经脉穴道。其时他自然也在神志清明之时,一看众人之中,独有他武当派之人行将失败,便忍不住出手暗助,自然或者他也是有意保全我的性命,以便有人对抗冰宫,免得武当派马上就成为冰宫的对象。”
  他一下子想了许多,但见武瞻、韩真人已经再度动手拚斗,这一次如若霜夫人不出声阻止,定须分出胜败,方能罢手了。
  他们这回相搏,显得比早先还要小心,招数更加拿捏得紧密谨慎,乍看还不及早先那般精采刺激。
  霜夫人忽然说道:“朱宗潜,你刚才对武瞻所说的话,实在十分可笑。”
  朱宗潜不敢忽视她任何一句话,虎目含威,凝视着她,道:“有何可笑?”
  霜夫人道:“你以为冰宫须得分化你们,施以逐个击破之计,始能得胜,是也不是?但我告诉你,我们早已准备妥当,足以击溃你们连手之势,这才发动攻击。如若不然,早在你这数日全力疗伤之时,我们就大可以发动攻势了,对不对?”
  朱宗潜道:“不错,因此之故,我早先才会一上场就出了全力,击毙你们那个炼有奇功绝技之人,使你减却许多分胜算,你不是一直拿他来对付我的吗?现在既已丧命,你自然难有取胜之望了。”
  霜夫人冷冷一笑,道:“朱宗潜,你未免太自负了,我冰宫高手如云,即使没有更出奇的人物对付你,但以眼下这些人手,也足够击败你们有余了。”
  她的目光投向北阵,略一顾视,便收回眼光,又道:“武瞻手下之人,本来都相当杰出高明。但酒色繁华之为物,虽然不能毁去他们的功力,却足以使他们再无寸进。是以之故,这一群人当中,除了一个陆宣忠可堪出手之外,其余诸人,根本无须放在眼内。”
  朱宗潜道:“你别忘了我也有不少人手。”
  霜夫人道:“你的人手暂时不必顾虑,因为那些人当中,终究缺乏了一个出类拔萃,惊世骇俗的超级高手。在目前来说,我让金罗尊者对付你,我亲自对付春梦小姐,雪姊对付令狐老人,这等局面,已稳操了胜算。”
  朱宗潜放声一笑,道:“那么你就不妨试试看。”
  霜夫人斜睨他一眼,说道:“我都不急,你急什么?依你看来,武瞻还可以支持多久?”
  朱宗潜见她如此镇静从容,当真是一派胜算在握的样子,心下甚是狐疑,也就不肯鲁莽出手了。
  他道:“现在还看不出来,恐怕还须酣斗一两百招之后,方能测度。”
  霜夫人道:“错了,韩真人已渐渐加强攻势,武瞻能再支持二三十招,就很不错啦!”
  朱宗潜虎目一闪,迅快掠视战圈,但见武瞻的赤焰神功威力未减,右手锁龙钩吞吐自如,那有丝毫败象?
  他立刻意味到霜夫人分明是暗暗延宕时间,然而此举动机何在?莫非想等韩真人取胜之后,好腾出他来应付别的局势?
  这个想法马上就自行否定了,因为,一则照当前形势来看,冰宫人马只多不少,只强不弱,何须腾出人手,方敢发动攻势,况且韩真人取胜不易,得胜之后,势必大耗真元而不堪再战了,方转念间,霜夫人突然格格笑道:“朱宗潜,这武瞻的赤焰神功真不坏,以韩真人的造诣,居然也不易取胜。但我如一出手,他立时落败,你信不信?”
  朱宗潜微微笑道:“言多必失,我劝你还是少讲几句的好。”
  他这话大是含有深意,只不过对方一定不会明白而已。
  原来霜夫人之言一出,朱宗潜立时明白了两件事。第一件,是霜夫人在延宕时间,乃是无可置疑的事实。否则她不会连这等秘密之言都说出来。正因她为求一定能延宕时间,才会找出这种定必使对方动容的话来说。
  第二件,从她这话的内容中,朱宗潜可就知道这冰宫的主人,竟就是三天异人之一的白衣客甄虚无。这名字起得不错,因为本来就没有甄虚无这个人,实际上她就是冰宫圣母,是雪女、霜夫人她们的师父。
  朱宗潜记起春梦小姐说过,那三大异人中的白衣客甄虚无,恰能克制她的武功。她既是武瞻的师妹,则霜夫人夸称可以举手间击败武瞻,定是由于武功相克之故。由此便很自然地猜出白衣客甄虚无与冰宫之间的关系了。
  但这都不使他感到严重,反而是霜夫人延宕时间的用心,令他十分不安,甚至有点震惧。
  要知,假使霜夫人此举,不是含有绝大作用的话,焉会用尽心机来拖延时间?既然有莫大作用,则可知必是用来对付他朱宗潜无疑,这教他焉得不惕然而惊?
  他耳中忽然听到春梦小姐的千里传声道:“你须得当机立断,看来她必有绝大阴谋以对付你呢!”
  朱宗潜心中苦笑一声,忖道:“我何尝不知,但如何才能察破她的阴谋?却是大伤脑筋而又不易如愿之事。”
  他灵活的脑子拚命的工作,速度比平日加快了许多倍。但他前前后后想过,都找不到丝毫线索或迹象。
  这真是朱宗潜出道以来,所碰上的最苦恼最紧急的一大关头。他几乎想用千里传声之法,同雪女询问。但他终于忍住了,迅即决定改守为攻,希望能有所获。
  他淡淡一笑,似是一点也不知道危机紧迫,说道:“既然你有一举击败武瞻的力量,何故还不出手?”
  他只停歇了一下,又道:“我可不相信世间有人能轻易赢得了他,因此之故,你如若上前出手,我担保没有旁人敢出手打扰。”
  霜夫人冷冷道:“我才不会往陷阱里跳呢,武瞻他明明博识许多家派的秘艺绝招,却不施展,苦苦以赤焰神功支撑局面,哼!哼!他就是希望我亲自出手。”
  朱宗潜道:“实不相瞒,我也是这样猜想,所以想把你骗得出手,你既然不肯与他动手,那么只好我找你麻烦了。”
  他们说话之时,越移越近,这刻相距不过一丈左右。朱宗潜话声甫落,刀剑上的森寒之气,已潮涌而去,笼罩住对方身形。
  这刻只要她稍有动作,朱宗潜立时生出感应,刀剑随之发出,有电掣雷击之威。霜夫人当然懂得,是以真不敢轻举妄动。
  金罗尊者洪声道:“朱大侠若要出手,老衲当得奉陪。”
  朱宗潜道:“尊者如若认为霜夫人足以当得晚辈全力一击的话,不妨过来插手,使晚辈不得不出全力向她施以一击。”
  他虽然在说话,但气势有增无灭,刀剑上森寒凌厉之气,也越见强大。
  霜夫人惊道:“尊者不要动。”
  金罗尊者道:“霜夫人不可心慌意乱,以你的功力造诣,定可抵挡得住他一击之势,决计不会有送命之虞。”
  春梦小姐提高声音道:“虽然不致送了性命,但受伤却是免不了的啦!朱宗潜,你放心出手奋击,此女一除,天下可有一阵子的太平,别的人有我和师叔两人接着。”
  她和令狐老人已移挪上去,押住阵脚。
  霜夫人面色发青,显然心中甚是惊骇。但见她玉腕一振,玉镯相碰,发出一连串戛玉腕响,甚是好听。
  朱宗潜也长啸一声,高亢入云,激烈昂扬,凭空增了无限气势。
  此时,南阵中突然奔出一个蒙面黑衣人,动作迅快无比,逾于鬼魅,霎时已到了霜夫人身后,“锵”一声,长剑业已出鞘。
  此人的出阵,事前毫无朕兆,复又迅逾闪电。因此之故,春梦小姐和令狐老人都来不及上前阻截。
  但这都无关重要,问题是朱宗潜察觉敌阵有人奔出,自应立即出手,发动那全力的一击才对。
  这样来援之人,纵然武功能强胜朱宗潜十倍,也只好眼睁睁的瞧着霜夫人捱过这一击,方始有法子插手。
  故此朱宗潜这刻竟没有发动攻势,使春梦小姐不但大感惊讶,且也大为惋惜时机已逝,不易再有这等机会。
  那蒙面黑衣人这一亮剑,已见出他功力深厚,剑术高绝一时,朱宗潜只淡淡望他一眼,随即向霜夫人道:“你不必着急,假如我有心伤你,相信当时任何人都来不及驰援,你可要听听我为何不愿伤你之故吗?”
  霜夫人面色一变,道:“谅你也讲不出什么好听的话。”
  虽是这样说法,但她并不下令出手,可见得她还是想听一听的。
  朱宗潜忖道:“早先是你使用延宕手法,现在轮到我要拖延时间了。”
  他虎目一转,但见雪女和春梦小姐都相距甚近,实是不便说出轻佻挑逗之言,当下回头向春梦小姐道:“请你过来一下。”
  春梦小姐移步上来之时,他已趁机以传声之法,向她说道:“有烦你转请令师叔出手,对付这个蒙面之人。”
  春梦小姐何等精乖,一听而知,朱宗潜竟是不敢与那蒙面人动手,连忙奔到他身边,这样假使对方出手的话,她还可以代他抵挡一阵。
  她占到了位置之后,面色一沉,冷冷道:“朱宗潜,我先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咱们两人之间,虽是认识,却说不上是朋友。其次,在今晚的形势下,我们固然是并肩作战,但我却不必听你的命令。”
  霜夫人大感兴趣地听着,雪女也不例外,都向朱宗潜面上望去,瞧他会有什么表情?又如何作答?
  那知这一来,已堕入了春梦小姐的彀中。她一只手放在背后,向令狐老人作个手势,表达出要他出战之意。
  令狐老人一顿血拐,放声大笑道:“老夫适才虽是略有不利,但以金罗尊者的名望身份,也不算奇怪和丢人之事。”
  朱宗潜本待说话,听他开口,便暂时吞回肚中。
  令狐老人又道:“老夫想那冰宫之中,果然藏龙卧虎,异人甚多,这一位老兄气势汹汹,好像不把别人放在眼中,老夫甚愿出手一试,瞧瞧他到底可有玩艺儿?”
  说到末后,已移步上前,向蒙面人行去。
  霜夫人眉头一皱,道:“老鬼,你想找死,还不容易吗?”
  令狐老人大怒道:“凭他也能赢得老夫吗?”
  霜夫人冷冷道:“我虽然不是说他,但既然你把话缠在他身上,我不妨告诉你,他也有取你性命的本事。”
  令狐老人厉声道:“既然如此,何不命他上来一试?”
  他那种咄咄迫人,傲气冲天之态,实在使人受不了,霜夫人双眉一挑,眼露煞气,冷冷道:“好!就让你试一试。”
  但见霜夫人玉腕一举,腕上的玉镯脆响一声,那个蒙面黑衣人长剑一挥,直向令狐老人扑去。此人剑法之奇诡,气势之凌厉,在场之人,几乎都是平生仅见。
  令狐老人虽是性烈自傲之人,此时也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举拐疾架,一面侧跃数步。
  那蒙面人迅即跟踪扑到,令狐老人挥拐猛扫,口中喝道:“你报上姓名来!”
  他这一拐,威猛之极,即使是高如金罗尊者这等人物,亦不敢硬挡,非略略后退不可,但那蒙面人竟是有进无退,身形贴着拐圈之内,采取近身肉搏的打法。
  令狐老人被他迫得面上沁出汗珠,运拐如风,一面连连后退,以便腾出地方,发挥血拐的威力。
  要知,他手中的血拐乃是长兵器,擅于远攻。如若被敌人欺入拐圈之中,他便有力难使,非得弃拐不可。
  他虽是尚有“地后剑”在背上,但这敌手剑术如此精妙,武功绝不下于金罗尊者之流,这教他如何改使宝剑?那岂不是等如班门弄斧,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吗?
  这刻他突然恨起朱宗潜来,只因他原是宝刀,宝剑,双手施为,仗着刀剑的锋快,补修为之不足。
  但眼下“天王刀”已落在朱宗潜手中,这小子居然毫无交还之意。这都还不要紧,最要命的是,目下他的血拐大有失效之可能,如是落到这等地步,有宝刀在手,尚可继续拚上一场。现在宝刀已失。连带的也失去再拚下去的机会了。
  不管他心中发生什么情绪,他都不敢稍有怠慢,一支血拐,舞出千重血红耀眼的拐影,苦苦支撑,不让敌人攻入拐圈之内。
  春梦小姐倒抽一口冷气,忖道:“此人剑术卓绝一代,细论起来,竟不下于两大异人,朱宗潜真是精乖,竟把如此强大难当的敌手,让给师叔应付。”
  但她终是聪颖之极的人,心念一转,又想道:“不对,朱宗潜是什么人物,他既敢面对金罗尊者,又焉有不敢对付与金罗尊者功力相符之人,这一定是另有原因,才使他向我求援。啊!必定是他很忌惮这个蒙面人,并非由于武功,而是由于别的原因。”
  霎时之间,她已猜出一个大概,不禁吃了一惊,忖道:“冰宫神通如此广大,竟能将这等人物,也收在麾下。朱宗潜纵是与我们合作无间,只怕也是败多胜少了。”
  方转念间,那边的武瞻已支持不住,连退三步之后,猛然间挥出一钩,神奇无比,竟把韩真人迫得侧跃开去。
  紧接着武瞻使出无数神妙招数。如长江大河,滚滚而来。每一招一式,俱是各家各派的绝招。
  以他们这等盖世高手,识得别的家派的绝招,不足为奇,但每一家派的心法不同,各有奥妙,是以外人纵然学去了形式,却无从发挥神髓威力。
  武瞻惊人之处,就在于每一招出手,都是形神俱妙,皆臻上乘。即使是各家派的高手来施展,也未必能达到这等神奇精妙的地步。
  以哑仙韩昌这等人物,见了武瞻这般惊人造诣,每当他出手发招之时,也禁不住连连涩声喝采。
  可见得武瞻施展这些各门派心法绝艺之时,何等精采高明了!
  他抖露出他一身武功另一面的成就,固然足以惊世骇俗,另一方面也证明霜夫人之言不讹,那武瞻一直以本门武功苦斗,目的竟是想诱她入阱。
  朱宗潜放眼一瞧,这两对高手拚斗,胜负都得在三两百招之后,才分得出来,当即松了一口大气。
  适才波谲云诡般的变幻局势,的确险险使他无法应付,现在虽说总算是对付下来。但另一个极辣手而又万分重要的难题,突然涌现,极待他设法解决。
  他晓得,如若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则不必等到冰宫圣母亲自出手,他就先尝惨败的痛苦了。
  因此,他的脑筋动得十分迅快,突然间,他恍然大悟,心知若能解决这个蒙面人的困难,其实也就等于解决了冰宫中所有被禁制了心神的高手。
  他务必设法破解这等神奇隐秘的禁制,使冰宫所有高手,恢复自主的心灵意志,他的困难固然得以解决,冰宫的势力,也从此冰消瓦解,不能再遗害中原武林。
  此举尚有一个连带的好处,那就是冰宫麾下这些高手们,一旦破去心神的禁制,让他们回返中原安居,则武瞻领导下的东厂,莫说还有他朱宗潜在作梗,即使没有,亦将无法席卷天下,肆意横行。
  这真是一举数得之事,问题就出在如何方能破解冰宫方面对这些高手们的心神禁制罢了。
  他隐隐约约感到有一条可行之路,但一时之间,却无法细想。也似是全无头绪,不知从何想起。
  他念头之转动,不过是弹指工夫,霜夫人已冷冷道:“朱宗潜,依你看来,令狐烈可是我这名手下的对手?”
  朱宗潜眼睛并不转望,淡淡道:“纵然不是对手,我看也并非就此输定了。”
  霜夫人发出讽刺的笑声,道:“啊!你竟不敢转眼查看,这是什么缘故?莫非你早已知道此人是谁?知道你一看之下,就将因而失去了苦斗的勇气吗?想想看,以才智武功震动天下武林的彗星朱宗潜,居然也有生怕自己失去斗志,束手无策的一天!嘿……嘿……”
  朱宗潜虎目中陡然射出威棱,沉声道:“霜夫人,你莫要迫人太甚,须知我朱宗潜也有些神出鬼没的手段。假如我一心一意要取你性命的话,你不妨大胆猜猜看,看我须得多久时间,便可得手遂愿?”
  他话声十分自信有力,使人一听而知,并非虚声恫吓。
  霜夫人道:“多久呢?一年?抑是十年?”
  朱宗潜抬头望望天色,厉声道:“天色破晓之前,我敢以人头打赌,你信不信?”
  他那凌厉的气势,不仅是在刀剑上才能发出,连言语之间,亦大有森寒威煞之气,能使人心惊胆寒。
  霜夫人虽然认为自己稳操胜算,可是朱宗潜这么声势汹汹的一迫问,她竟然感到一阵惊惧。
  当真不敢立即回答“不信”二字,生怕迫得他马上施展最可怕的毒辣手段。
  但她也不能在众人面前,点头承认。然而朱宗潜仍然咄咄迫人地瞪视着她,又使她不能缄默不语。
  她皱一皱眉头,却由此而流露出她的软弱,只听她说道:“朱宗潜,就算你有这等本事吧,但你也不妨瞧瞧我的手段。”
  话声中,玉镯响了一声,金罗尊者一晃身,已插在他们当中。
  朱宗潜那股杀气,忽然消尽,向他微微一笑,道:“老前辈,咱们迟早也得拚上一场,这真是使晚辈感到十分不安之事。”
  金罗尊者并不动手,也不回答。
  朱宗潜心知对方发号施令之人,只有霜夫人一个而已,当下忖道:“我只要擒下了她,夺下她的玉镯,今日这一场大战即可结束。”
  这又是说时容易做时难之事,谁不知擒贼擒王的道理?
  朱宗潜似乎胸中另有妙计,当下向霜夫人道:“你麾下高手实力太强,我已费尽心力,才勉强保持得这等局面。”
  他停歇一下,突然间双眉一耸,冷冷道:“但现在我已有了转机啦!”
  霜夫人哼了一声,道:“你听到有人赶来的声音,是也不是?”
  朱宗潜道:“原来你和雪女一样,都有潜视远听之能,我还未听到援兵的声息呢!”
  霜夫人道:“纵然你的人通通赶到,但我却不把他们放在心上。”
  朱宗潜颔首道:“你麾下尚有高手多人,足可以抵住我的朋友们。”
  说话之间,六七条人影迅快奔来,当先的一个,便是赶去召援的铜面凶神佟长白。
  在他后面的是武当派欧大先生、毕玄通真人、一影大师、欧阳慎言、杨元化、冯天保、盛启、杜七姨等。
  他们极快的扑奔过来,佟长白手摇钉锤,狞声呼啸。
  对面阵中的人刚要移动,朱宗潜已大喝道:“诸位请留步,如无事情赐告,请勿过来。”
  佟长白猛可煞住脚步,双手一张,拦住身后诸人。
  毕玄通真人行前一步,拍拍他的臂膀,道:“贫道有要事向朱大侠说。”
  佟长白垂下长臂,道:“好!你快去。”
  毕玄通赶上前去,霎时已到了朱宗潜身边,稽首道:“恕贫道等来迟,有累朱大侠久等了。”
  朱宗潜道:“毕长老好说了,这一位就是少林寺前辈异人金罗尊者。在下把他交给你了。”
  毕玄通道:“朱大侠放心。”猛一抬手,呛啷啷长剑出鞘。
  当朱宗潜说出把金罗尊者交给他之时,霜夫人、雪女以及春梦小姐方自感到奇怪,忽见他抬手掣剑这一下动作,显示出深湛无比的功力,顿时都感一怔。
  毕玄通稽首作礼,道:“贫道请尊者不吝指教。”
  霜夫人突然接口道:“奇怪?这毕玄通虽是武当派长老身份,但以我所知,他们的武功造诣,都不过是平常而已,那知其中竟出得有像他这般高手?”
  人传毕玄通前此送药途中,被沈千机、安顺以及白骨抓罗冈等人拦截之事,武林中已是人尽皆知。
  也传说这毕玄通真人剑术精湛,甚是高强。但如若与哑仙韩昌相提并论,自然还差一筹。
  这霜夫人只瞧过他伸手掣剑这个动作,就如此的推崇高估他的造诣,这份眼力也实在十分惊人。
  朱宗潜笑道:“你如想开开眼界,何妨让金罗尊者出手,且看毕长老能抵挡几个回合?”
  他现在已发动攻势,但却使对方感觉不出来。
  霜夫人沉吟一下,道:“好吧!”
  金罗尊者禅杖一横,人人但觉他突然生出气吞河岳之势。因此与他敌对之人,根本不必动手,便已察知他实是神勇盖世,难以匹敌。
  朱宗潜挥手道:“咱们退开一旁观战如何?”
  这话自是向霜夫人、雪女二人而言,她们果然如言往旁闪开。
  朱宗潜举步行去,一面说道:“我们要不要赌上一赌?”
  霜夫人冷冷道:“朱宗潜,你敢是以为天下所有的女子,都得被你迷住吗?”
  朱宗潜耸耸肩,道:“假如你真心想知道答案,我才告诉你。”
  说话之时,金罗尊者已挥杖出击。但毕玄通亦在同时之间,运剑疾攻。他长剑一发,剑气潮涌而出,竟能抵消了对方杖上的如山劲力。
  这自然是他武当派无上心法“三阳功”的妙用,金罗尊者微微惊噫一声,抡杖再攻。
  毕玄通驭剑应战,显示出竟有一拚的实力,两位绝代高手,霎时斗在一起,情况激烈凶险异常。
  朱宗潜向霜夫人迫近一点,又道:“让我告诉你我心中的想法。”一言未毕,背后风声飒然,一条人影掠过,疾扑雪女。
  此人正是智慧绝世的春梦小姐,她一看而知,朱宗潜想向霜夫人动手,当即迅快向前缠住雪女。
  朱宗潜激赏地忖道:“有这末一个搭档,实在是太妙了。”
  当下又再迫两步,虎目含威,凝视着距他只有三四尺远的霜夫人,坚决地道:“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把你击败,不管是生擒也好,杀死也好。”
  此时他刀剑上的凌厉杀气已涌出去,霜夫人顿时晓得,自己已陷入极凶险的境地,只要一动,对方立时生出感应出手,在这等情况之下出的手,威力可比平时全力一击,更为强大得多。
  她如若想避免这一击的话,只有俯首投降之一途。
  饶她天性何等冷静,这刻也不由得心寒胆怯,面色大变。
  朱宗潜趁她心神震荡之时,突然间又迫近一点,右手“天王刀”闪耀出夺目的寒光,堪堪抵住她胸口的要害。
  这时,霜夫人纵想出手反抗,也全然无法可施了。
  要知,朱宗潜乃是利用自己特有的气势,抓住对方心神波荡的空隙,再加上“天王刀”天然有克制那些炼就禁制心灵功夫之人,几种难得又难得的条件凑在一起,方能一下子就把霜夫人制住。
  任谁也想不到形势突然变成如此,以霜夫人的地位,加上她一身冰宫绝艺,即使实在打不过朱宗潜,那也是一两百招以后之事,焉会在一个照面之间,便受制于他?
  不过,此时激斗中之人,尚未发觉,朱宗潜胸中涌起强烈的杀机,唰一声,把左手芙蓉剑插在地上,腾出手来,疾然向她抓去。五指带着潜力劲气,锐利异常。
  他这一抓,随时随地可以变化为极毒辣的掌势,右手的天王刀更是轻轻一送,即可要了对方性命。
  霜夫人身在局中,自然感觉出他底强烈的杀机,因此之故,她连动也不敢动,生怕朱宗潜微有误会,立施杀手,登时当场毙命。
  朱宗潜五指如钩,闪电般拿住她右臂,劲道一发,霜夫人微吭一声,半边身子完全麻木,再也无法运劲出手了。
  朱宗潜这才收起宝刀,朗声大喝道:“冰宫之人速速住手,霜夫人已落在我手中,如若有违吾言,立时取她性命。”
  这几句话以内力迫出,响亮震耳,人人尽皆听见。
  金罗尊者和韩真人首先跃出圈外,只有那个使剑的蒙面人,仍然凶毒地迫攻令狐老人。
  此人剑法精妙无双,凶毒得使人难以置信。以令狐老人这等顽强暴戾之人,也泛起心胆俱寒之感。
  雪女也跃退数步,口中清叱数声,似是说话,又像是念咒。但总之她声音甫歇,那蒙面剑客才收剑跃退。
  令狐老人这时才舒一口气,面上泛现懊丧的表情。
  他本以为自己近年的修为大有精进,足可以凌驾于三大异人之上。谁知,眼下高手辈出,而那三大异人也有精进,仍然胜过了他。
  朱宗潜发出命令,要雪女率了金罗尊者和韩真人退回阵中,只留下那个蒙面黑衣剑客在场。
  这才向霜夫人道:“你仔细听着,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因此,我心中实是不忍杀害你。然而你手段高强而毒辣,又有异人前辈相助。迫得我几乎无法应付,况且你心肠冷硬,对杀死我们这些人之事,视为微不足道。”
  他一口气说到此处,故意停歇一下,让她有时间思索回味。
  毕玄通趁这个空隙,向那武瞻打量,武瞻也凝神查看武当派这位如此高明突出的人物。
  朱宗潜又道:“但纵然如此,我仍然不想加害于你。假如你想得到与我们再拚的机会,我只有一个条件,对你而言,损失甚微,但你却可以安然无事,继续领导你麾下高手,与我们相争。”
  他把食指放松,霜夫人顿时能够说话。她冷冷道:“你有什么条件?”
  朱宗潜压低了声音,只让她一个人听见,道:“我要你送那蒙面黑衣人和沈千机两人给我。”
  霜夫人一怔,道:“什么沈千机?”
  朱宗潜冷冷道:“就是黑龙头沈千机,他现下身上兀自负伤,就在你阵中,他虽是蒙起面孔,但却瞒不过我双目,你答应不答应?”
  霜夫人以为他真的认出,被他唬住,便不再抵赖,却迅即应道:“不错,你杀了我吧!”
  朱宗潜双眉一挑,杀机森寒迫人,冷冷道:“你以为我真不敢下手?”
  霜夫人见了他的威势,竟也不由得流露出畏怖之色,放软了声音,道:“我知道你敢下手,但我没有办法。”
  朱宗潜真没想到,她竟会现出如此软弱的神态,怔了一下,才道:“哦!我明白了,那厮真是厉害不过的脚色,大概是早已跟你谈好条件,不准你施术禁制他的心神,因此,他此刻是你冰宫阵中唯一神智清明如常之人。”
  说到此处,但见霜夫人又点头又摇头,立时又道:“啊!原来他的条件还包括得有别的人,这也就是说,你阵中竟不止他一个神智清明了,怪不得你没有法子答应我,因为他的同党可以助他逃走。”
  他说话的过程中,不时向那蒙面剑客投以一瞥。
  此举可以使旁人以为他正向霜夫人追问这蒙面人的事情。即使狡猾如沈千机,一时也难测破竟已牵涉到他身上。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