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饮马黄河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古潭魅影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三章 古潭魅影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15
  走了一程,离那壑口大约是两箭之遥。朱宗潜领着他们转向左方,隐入一堆乱石之后,找地方藏好。
  他先把沈千机穴道点住,使他失去知觉。然后和佟长白两人移到可以窥见来路的一条石缝后面。
  佟长白低声道:“小朱,这刻若是有毒蛇恶虫来袭,你准知咱们罩得住么?”
  朱宗潜道:“你放心,不会有蛇虫出现的。”
  佟长白讶道:“你认为他只是恫吓咱们么?”
  朱宗潜道:“那倒不完全是恫吓之言。但宇宙之内,道理相同,大凡是蛇虫之类,总是喜热而畏冷。你在冬天几曾见过蚊虫毒蛇的?”
  佟长白道:“即使如此,也不见得这壑内就没有蛇虫出没啊,或者这壑内地气较热,因而蛇虫盛生,也不为奇。”
  朱宗潜道:“不错,但那山谷阴寒之极,连咱们也得运功抗冷,此处离谷口不远:所以我敢担保任何蛇虫都不会到这儿来,再往里面走时,可就说不定了。”
  佟长白舒一口气,道:“原来如此。”
  朱宗潜又道:“话虽如此,但那沈千机的药油咱们是如何一个使用法,也得细加考虑才行。”
  佟长白道:“你可是想冒个险,竟不使用那药油?”
  朱宗潜道:“我极怀疑他这瓶药油,另有意想不到的阴谋毒计在内,他口中虽说一切为了恢复自由,但事实上我坚信他是要哄咱们涂抹上药油,好让他施展手脚,我有一个很怪的念头,一直要设法证实之……”
  佟长白道:“什么念头?假如这药油有古怪,那些追踪之人用过了,咱们岂不是一看就知?只怕无人可供试验而已。”
  朱宗潜道:“你弄错了,若是这么容易就试验得出内情真相,沈千机就不足为虑了,我不妨告诉你,沈千机这刻比咱们更为迫切希望跟踪之人,取用药油,使这个试验成功,这样咱们就将会放心使用那药油了。”
  佟长白凶睛转动不停,过了一阵,道:“实不相瞒,咱向来极为佩服小朱你的才智计谋。但在这一回事之上,咱却认为你未免太多疑了,把一件很清楚简单之事,弄得十分复杂玄幻,你大概是想得太多了。”
  朱宗潜道:“实在难怪你会作如是想,这是因为沈千机有一着极是希奇不过的恶毒手段,莫说旁人一辈子也猜测不透,即使说了出来,你也未必能够相信。”
  佟长白见他说得郑重,心中又信了几成,问道:“那是什么手段?”
  朱宗潜正要回答,忽然闭口,下巴向前面一挑,示意佟长白望去。
  佟长白连忙转眼,但见来路上已出现了三条人影。
  他们一望之下,已认出来人乃是笑里藏刀安顺、白骨抓罗冈以及活骷髅宋炎这三个著名魔星。他们走得很快,但到了乱石堆附近后,安顺忽然停下脚步,其余两人,自然也都站定了,向他瞧望。
  佟长白用手肘顶了朱宗潜一下,意思是说他们大概发现了什么线索,或者会到这边来查看。
  朱宗潜向他微笑着摇头示意,要他安心。但见那笑里藏刀安顺转动那肥胖的头颅,向四下看了一会,说道:“他们已往前面去了。”
  白骨抓罗冈阴森森地道:“兄弟至此可就忍不住要请问宋兄一声,沈千机带领了朱宗潜,到这等荒凉阴湿的大壑中,有何用意?”
  宋炎道:“兄弟实是不知内情。”
  罗冈道:“既然如此,我们何以不一径现身,攻击朱宗潜和佟长白,以救出沈兄,谅那朱、佟两人本事虽然不弱,但我们人多势众,定能得手。”
  安顺笑嘻嘻的道:“罗兄不妨想想,以冰宫这一路人马,拥有两大异人,势力何等强大?却还没奈朱宗潜的何,咱们三人如何就能赢得了他?”
  罗冈道:“我们人手尚多,倘若全都召来对付他们,朱宗潜纵然有三头六臂之能,也定必难逃败亡的命运。”
  宋炎那张青白色露骨的面孔上,这时似乎更加发白,说道:“不!这朱宗潜与别人大不相同,兄弟宁可与两大异人为敌,也胜过碰上他这种对头。”
  这活骷髅宋炎本是黑龙寨凶人集团的第二号人物,在江湖之上,名气以及一身本事,真不弱于安顺、罗冈他们。
  但他这刻的神情和口气,竟大有骇破了胆子之概,可见得朱宗潜的确已在他的心理上,建立了高度的权威,使他十分震惧害怕。
  罗冈从未与朱宗潜拚过,见宋炎这般神态,不由得眉头大皱,谁知一边的安顺也插口道:“宋兄的话大有道理,咱们真是倒霉不过,才遇上了这种敌手,假如是别人押送沈兄的话,那怕是两大异人,兄弟亦敢出手一试,但这朱宗潜可就不同了,他的任何言语行动,莫不诡谲阴毒之极,必有恶计在内。所以我们必须暗中查明他们的心意,方能动手。”
  这安顺的话,一听而知,也是给朱宗潜吓怕了。
  白骨抓罗冈忖道:“他们皆是以智计奸狡著名的人物,居然这么害怕那朱宗潜,可想而知那小伙子一定厉害万分,我还是听从他们的主张,少说话为妙。”
  安顺见他不反对了,这才又说道:“宋兄当必已见到沈兄以荧光粉留下的这一处暗记,比以前所见的都巨大得多,是以兄弟认为有探究其中道理的必要。”
  这回朱宗潜碰了佟长白一下,打个手势,竟是要他准备出手之意。
  佟长白咧开大嘴,悍然一笑,伸手遥指安顺,那意思是由他来对付这个齐名的对手。
  朱宗潜摇摇头,以手势表示安顺是他,其余两人才是佟长白的。
  佟长白晓得他有杀死安顺的决心,所以如此安排,当下也只好点头同意。
  这两人暗暗运聚功力,准备剧战一场。
  外面安顺等三人仍然全无所知。
  宋炎回答安顺之言道:“不错,这一处暗记特别的大,只怕必有隐情,值得推敲一番。”
  安顺沉吟一下,道:“宋兄对此有何高见?”
  宋炎道:“大概是敌方已发觉了我们,所以我那沈大哥设法示警。”
  安顺微微一笑,道:“很有道理,不过沈兄尚未知道跟踪之人是谁,况且我们既敢跟踪,定有一拚之力,他将不会过于担心,对也不对?”
  这话分明是暗示沈千机的心肠不会那么好,宋炎狠狠的瞪他一眼,安顺却一点也不在乎,接着又道:“依兄弟愚见,沈兄一定发觉自己的荧光粉所余无几,是以索性一次用完,这一来往后咱们就再也见不到暗记了。”
  宋炎恍然地霎霎眼睛,敢情沈千机靴底所藏的荧光粉,存量果然无多,这一路上用下来,实在应该用完了。
  由于安顺的理由很对,因而他也就不至于感情用事,冷静地一想,那安顺暗示之言,果然很有道理。
  沈千机为人冷酷残忍,假如是敌人已发觉有人跟踪,他不但不会示警,反而会设法让双方斗上一场,其时他逃生之望,自然大得多了。
  他颔首道:“安兄的猜测很有道理,咱们再往前走,便见分晓了。”
  安顺道:“那么咱们须得加急趋行,如若敌人受毒物侵害,沈兄的处境亦必危迫万分,或者要咱们现身缠住敌人们,方能使他们毒发不支。”
  佟长白听到这儿,用手肘轻碰朱宗潜一下,伸伸舌头,表示很佩服这安顺的心机智计。那安顺等三魔说走就走,如飞而去,眨眼之间,已隐没在壑内的雾气中。
  朱宗潜仍然坐着不动,默然忖想。
  佟长白道:“咱们要不要随后跟去?”
  朱宗潜道:“以那三人的目力脚程,搜索此壑,亦须一两个时辰之久。我正在想,当他们找不到我们之时,将有什么打算?会不会仍从原路退出?”
  佟长白道:“这一点只有天知道了,假如另有别路出壑,他们当然是打另边出壑无疑。”
  朱宗潜道:“这就是了,以沈千机这等凶狡之人,一定不会在任何绝地之内,布置他的秘巢。所以此壑另有别路可走,那是绝无疑问之事。”
  他停歇了一下,又道:“我在这一路上,想了很久,本来也找不到答案,但其后听他提及药油,忽然联想到春梦小姐的万里香,顿时恍然大悟,你当也知道,以咱们的身手功力,纵然沈千机狡计百出,也不易得手,除非有出人意表的手段。”
  佟长白道:“话说得不错,但老佟可想不透这药油跟春梦小姐的万里香有何关连?”
  朱宗潜道:“你可记得那万里香的妙处,就是让那头雪狸可以追踪咱们么?这药油除了拒御毒物之外,定必又另含这等妙用在内。”
  佟长白犹自未悟,道:“咱们也不怕什么雪狸,他的心机岂不是白用了?”
  朱宗潜道:“自然不会是像雪狸这等小兽,必是十分厉害恶毒之物,我甚至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必是一种人力难以抗拒的毒物,纵然不是鬼魅,却也差不多了。”
  佟长白道:“咱从未听说沈千机炼过邪法,不过这小子鬼门道甚多,你这话真教咱听了有点毛骨悚然。”
  朱宗潜道:“宇宙之大,无奇不有,江湖上的排教、殭尸党。辰州祝由科等,都是以法术符咒著名于世的家派。沈千机手段高强,从这些家派之中,学去了一些秘传心法,也不足为奇。再加以他本身精通药物之学,在这种符咒之中,增益以药物之力,那就更为可怕了,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佟长白道:“越是明白,心里就越是嘀咕啦,依咱看来,不如一直让他失去知觉,咱们自行前赴黑龙潭取宝。”
  朱宗潜眉宇间泛起英风豪气,慨然道:“假如咱们竟不瞧过他的手段,焉能使他心服?”
  佟长白无奈地叹口气,道:“好吧!只要你有这等信心,咱老佟也只好硬着头皮奉陪了,那邪法妖术弄出来的鬼魅,既非人力所能抗御,咱真不知你有什么法子可以保住这条小命?”
  朱宗潜道:“你放心好了,一切都有我呢!”
  其实他根本想象不出未来的情况变化,实是毫无把握。但为了使佟长白不要张皇失措起见,只好把话说得硬些。
  他想了一想,又道:“你且看守着沈千机,我到外面瞧瞧。”
  佟长白道:“你快去快来啊!”
  朱宗潜体味出他话中大有恐惧之意,不禁一笑,忖道:“以老佟这等凶人,居然也有害怕之时。”口中应道:“我去瞧瞧那瓶药油,马上就回来。”
  他迅即出壑去了,这儿只剩下佟长白一个人,四下静寂如死,连风声或虫声都没有,只是一片空白的死寂。
  佟长白初时还沉得住气,但等了一阵,脑子里可就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胆气也因而大见减弱。
  要知世间一切生物,在“求生”的大前提之下,有一种共同的本能,那就是“恐惧”。由于有恐惧,生命才得以保存,不易被外力所毁灭。
  因此,纵然是天下第一勇士,在他深心之中,亦有恐惧存在。
  佟长白虽是一代凶人,但这只是他心肠冷硬,没有慈悲怜悯之心,方能率意杀人,凶暴异常。而这却并不是说:不会恐惧害怕。
  佟长白晓得若然再胡思乱想下去,惧心增长,那时就更糟了。所以连忙停止了胡思乱想,游目四顾。
  忽然发觉本来还在数丈外的迷蒙雾气,竟然向这边移过来了不少,真像是有鬼魅兴云布雾一般。
  佟长白吃了一惊,想道:“乖乖隆的冬,这真不得了,只要那迷蒙雾气移了过来,使我视界不清,那时鬼魅掩到咱身边,才能发觉,岂不是定要归天么?不行,不行,咱决定无论如何那雾气一到,拔腿就跑,这叫做三十六着,走为上着。”
  但旋即又记起了自己的责任,就算是脚底揩油的开溜吧,也得带着了沈千机一道才行。
  于是转到石堆之后,沈千机兀自闭目昏迷未醒。
  他正要伸手挟起此人,巨石旁边突然传来一阵低微的沙沙之声,这阵声浪显然是在移动着的。
  佟长白蓦地中止了任何动作,但觉背脊骨冒起了凉气,身上也出了不少冷汗。他瞪大凶睛,倾耳而听。
  在这壑内,全无半点声响,因此刚才那阵沙沙之声,虽是低微,却异常的清晰,决不会弄错。
  他听了一阵,并没有别的异响,那种沙沙之声,也只不过是一晃即逝,似是有什么物事只移动了少许就停止不动。
  这才是使佟长白冷汗直冒的原因,只因这声浪在石后发出,距他不过丈许之遥,如是有生命之物,定会有别的声响如呼吸等。
  以佟长白他的听觉,又是在这等死寂之地,任何生物,也休想瞒得过他的耳目。然而这刻却全无声息。这教他焉能不向“鬼魅”之物上着想?他宛如石像一般,弯着腰,巨手半伸,就这样子动也不动,过了老大一会工夫,石后实是再无别的响动。
  佟长白口中念念有词,都是什么“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等安慰自己的话。
  然后他突然向石后窜去,快逾闪电。目光到处,竟空无所有,地上连蛇虫之类也完全没有。
  佟长白这一惊非同小可,但更惊人的是这阵沙沙之声,忽又响起,传入他耳中。
  佟长白听得明明白白竟是在数尺外另一块石头的后面发出,当下咬紧钢牙,横起心肠,暗念死就死吧,迈开长腿,一步就跨出寻丈,可就看得见石后的情形了。
  石后仍是空无一物,佟长白一面冒汗,一面转动凶睛查看,忽见地上有一块小小的卷起枯叶,霎时之间,已明白那骇人的沙沙之声,敢情是微风过处,把枯叶吹动,擦在石上而发出的声音。
  他顿时一颗心回到腔子里,一面伸手抹汗,一面恨恨的瞪着那片枯叶。他虽是凶暴异常,但对这一片全无生命的枯叶,却完全无法奈何得它。
  他走回沈千机身边,心想:“这片枯叶真把咱老佟骇个半死,幸好无人得见,不然的话,将来焉有颜面见人?”
  旋即又想到:“不对,不对,咱虽是有点疑神疑鬼,但此地笼罩着一股邪气,也是铁一般的事实。这片枯叶既然有微风吹动,则那壑内深处的雾气,随风移出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他睁眼向壑内望去,只这一会工夫,距他两丈许已是一片迷蒙,景物若隐若现。假如他再不走的话,很快就会被这些潮湿的雾气包围了。
  佟长白又弯腰伸手,要挟起沈千机,却突然想到一点,那就是这阵雾气,如若是因为沈千机之故,移到了这边来,则自己挟带着他的话,随便跑到哪儿,也终归无用,此念一生,便不由得又迟疑未决起来。
  在壑外的谷地中,朱宗潜并不知道佟长白的遭遇,他藏匿在一块砮石后面,从石块的缝隙中,可以见到那瓶药油,静静的躺在泥土上。
  他等了顷刻,一道人影,突然停在药油旁边。但见来人是个女子,面色甚是苍白,却呈现一种奇异的美丽。
  她的身材修长,相当丰满,左手提着一个显得很沉重的包袱,右手却以布带吊挂在胸前,似是臂骨已断。
  朱宗潜察看过她只是独个儿出现,别无他人,俊美的面上,便露出一丝冷笑,深深吸一口气,从石后转出去。
  此时那女子正在细心观看地上的字迹,朱宗潜故意在脚下发出一点声响。她就宛如弹簧一般,应声蹦开数尺。
  她转头一望,只见朱宗潜挺立在石边,虽然面含冷笑,可是那英挺俊逸的仪容,仍然能使任何女孩子动心。
  她松了一口气,道:“你可是朱宗潜?”
  朱宗潜点点头,口气冰冷地道:“姑娘定是鼎鼎大名的阴阳双尸之一了。在下尝闻钟姑娘利用法音大师的侠义之心,诱他入伏,此举使在下十分的瞧不起姑娘。”
  钟勿花怔一下,竟不知如何回答才好,要知她在殭尸党中,地位高得可与罗冈相埒,数年来横行湘赣一带,已是十分老练的江湖人物。对于这等利用诡计诱人入伏之事,根本全然不放在心上。
  谁知在这个仪容出众的美男子面前,一听他说很瞧不起自己,顿时芳心大乱,竟感到十分惭愧。
  朱宗潜又冷冷道:“听说阴阳双尸向例形影不离,姑娘快把令兄叫来,在下要会一会贵兄妹的独门武功,如若斩杀你们兄妹于刀剑之下,亦是为世除害之意。”
  钟勿花长眉轻轻一皱,道:“家兄不在此地。”声音中竟没有一点怒意。
  朱宗潜哼了一声,道:“姑娘除了面色略呈苍白之外,别无可异之处。如若不知底细之人,见了像姑娘这等好女子,定必生出艳羡爱慕之心。”
  钟勿花不知他这番话有何用意、但这话的内容却很是受用,不觉展眉微笑,露出编贝似的皓齿。
  朱宗潜又道:“但以姑娘心肠之狠毒,手段之辛辣,纵然是爱慕于你的人,说出了游冶之词。亦将被姑娘加害。像你这等心肠,竟变成了世间可憎的女子了。”
  钟勿花被他忽捧忽贬,弄得啼笑皆非,狠狠的咬着下唇,瞪他一眼。然而却不知如何,竟说不出一句狠话。她久已听说朱宗潜是天下杰出之士,一切行事,奇妙变幻,无人能测。
  现下她第一次碰上,不必动手搏斗,单是这一番说话,已大是令她感到莫测高深,既不明白他的意向,亦不能测知他到底对自己是怎样的印象。
  朱宗潜望了她肩头一眼,但见衣服鼓起,分明是敷药包扎,此是扑天雕范逊判官笔击中之伤,骨头碎裂,是以至今尚未痊愈。
  他改以关心的口气,问道:“姑娘肩上的伤势还未痊愈么?既然如此,实是不该出门劳动。”
  钟勿花叹一口气,道:“你不会当真关心我的伤势的,你到底有什么打算,何不早点告诉我?”
  朱宗潜道:“在下素来很佩服巾帼英雄,若非迫不得已,决不愿意为敌作对,但姑娘既然走上与我作对之路,这也是各有因缘,无可奈何,假如你的伤势不碍事的话,在下这就要向姑娘请教了。”
  他那冠玉也似的面上,当真泛起怜惜不忍之色,同时那锐利含威的目光中,也蕴蓄着柔情。
  钟勿花一楞,但觉自己几乎溶化在他的目光之中。这等奇异的美妙的感受,竟然是平生第一遭。
  她自然不肯承认是忽然爱上了这个美男子,要知她年纪虽不大,但自幼就是在种种苦难当中,挣扎着活下来。
  因此她除了那个相依为命的胞兄之外,对任何人都不信任。
  而且她也在种种苦难中,炼出一副冷酷心肠,动辄就须得先下手为强,不然的话,就可能自己送了性命。
  因此之故,她从没想到过自己也会有爱情的。
  正因如此,她就更觉得这朱宗潜实是与众不同,能够使她步入一个从来未有过的境域中。
  朱宗潜很耐心地等她回答,过了一会,钟勿花道:“我肩伤未愈,但仍然可以动手。”
  朱宗潜摇摇头,道:“既然你未能出全力一搏,在下自信尚可多活一段时间,等到姑娘完全痊可,咱们再较量不迟。”
  钟勿花听在耳中,不但一点也不觉得他自高自大,反而感到他实是极有英雄气概之士,暗中更为倾倒。
  朱宗潜目光转到地上的药瓶,道:“姑娘已看清地上的留字了没有?那是在下命沈千机留下的,你信不信?”
  钟勿花道:“我晓得你奇计百出,行事无人能测,所以这话并不使我觉得难以置信,只不知这字迹在我之前,还有别人见到没有?”
  朱宗潜道:“我并不是为姑娘而设下此计,乃是为了宋炎、安顺以及罗冈他们。自然他们都搽涂过药油,深入壑中去了,至于姑娘,实是在下的意外收获。”
  钟勿花双眉微颦,故作薄嗔之态,道:“你说话客气点,我又不是货物,什么收获不收获的?”
  朱宗潜道:“抱歉得很,在下用字不当,但心中却没有丝毫把姑娘当作货物之意。”他的态度和语气,都极是温文尔雅,使人心醉。
  钟勿花盯着他看,目光中流露出痴痴之色。
  朱宗潜道:“在下很想知道贵党何以移师北上,全力帮助起那沈千机,此人天生豺狼之性,罔顾信义,这等样之人,难道是可以合作的伙伴吗?”
  钟勿花道:“你何必明知故问。”
  朱宗潜立刻恍然而悟,道:“哦!原来沈千机握有极有力的证据,使你们都深信龙门队诸人,将先后对付你们,是也不是?这样说来,雄踞江北的夜枭教当然也不会后人了?”
  钟勿花道:“这些夜枭们的行踪,我毫无所闻,大概是因为与我殭尸党夙怨甚深,所以沈千机安排不让我们碰头吧,哼!这些贩盐出身的私枭,我才瞧不起他们呢!”
  朱宗潜道:“该教虽是盐枭结集而成的帮派,但经过这几十年的时间,能人辈出,已经成为黑道上主流之一了。如若不是真有些杰出人物,焉能列入三凶之内,现在咱们不谈这些,姑娘紧蹑在罗冈之后,抵达此地,不知有何公干?”
  钟勿花沉吟一下,才道:“我本想追上罗大哥的。”
  朱宗潜虎目一转,微笑道:“让我猜一猜吧,敢是令兄已发生意外,所以你六神无主,只好赶紧找罗冈商议?”
  她吃惊地点点头。朱宗潜又道:“这下面就更好猜了,令兄一定是落在冰宫之人手中,当时由于你是女儿之身,才逃得掉,对也不对?”
  钟勿花道:“你到底是猜的呢?抑是已接到消息,如何能猜得这么准?”
  朱宗潜道:“当然是猜的。”他眼中透露出心中的欢喜之情,使钟勿花觉得十分奇怪。
  只听他又道:“冰宫方面的秘密,我知道得最多,我敢向你保证一件事,那就是纵然你投入冰宫效力,但令兄也难避免做奴隶的命运。”
  钟勿花惊道:“正是如此,不然的话,我就不会逃跑了。”
  朱宗潜道:“不是在下吹牛,老实说,现下放眼天下,能与冰宫相抗的,恐怕只有两路人马,一是以武瞻、春梦小姐为首的官方高手,一是以我朱宗潜为主的龙门队。再说到破去冰宫禁制心神秘法之人,则天下只有我可以办得到。说到罗冈,在冰宫之人眼中,只是个小脚色而已,钟姑娘信也不信?”
  钟勿花呆了一呆,才道:“信又如何?莫非你竟肯帮我救出家兄么?”
  朱宗潜潇洒地一笑,道:“姑娘为何不试一试向在下求助?”
  钟勿花睁大俏眼,定睛望着这个美男子。
  她本是十分倔强而又不轻信别人的个性,但在这个美男子面前,她却发觉自己甘心情愿向他投降服输,愿意让他支配。
  她缓缓道:“那么我现在向你求救,朱大侠可肯帮忙?”
  朱宗潜道:“这一声大侠从你口中听到,当真是十分难得之事,我当然尽力帮助你,假如我等一会不死的话。”
  钟勿花大讶道:“怎么啦?你陷入危险中么?”
  朱宗潜道:“不错,在这大壑之内,有一个深潭。沈千机称为黑龙潭。在我猜想中,那儿比真的龙潭虎穴还要凶险,而我挟了沈千机,正要往龙潭里闯,因此假如我不曾抛骨于此地的话。我就尽力帮助你救出令兄。”
  钟勿花道:“若然你深知危险极大,何必定要前往?难道你非冒此奇险不可么?”
  朱宗潜道:“当然啦,在那黑龙潭中,有一宗药物,我非拏到手不可。”
  钟勿花道:“听说你内伤已痊愈,那知还是要冒险求药。”
  朱宗潜道:“此药不是为了我本人,而是为家师而求的。家师之事,钟姑娘想必听人说过了。”
  她点点头,道:“可是关于狼人的传说么?既然不是与你生死有关之物,你何必冒此奇险?没的丢掉了自家性命。”
  朱宗潜肃然道:“师徒之情,可比父子。在下纵然是送了性命,也不能放弃。”
  钟勿花微露惭色,道:“对不起,我一时忘了你是正派侠义之士,只不知那黑龙潭中有什么厉害之物,连你也觉得毫无制胜的把握?”
  朱宗潜道:“大概是鬼魅之类的异物,非是人力所能取胜,所以我才感到十分难以应付,如若是有生之物,那怕是世间至恶至毒之物,我也不怕。”
  钟勿花大吃一惊,道:“怎么会是鬼魅?”
  朱宗潜道:“贵党役尸之法,天下皆知,与辰州符咒以及排教异术,同是难以理解的秘术。鬼魅之物,何足为奇。”
  钟勿花道:“但赶尸之法,并非借重鬼魅之力,亦不是使尸体变成鬼魅,这个可不能混为一谈。”
  朱宗潜道:“反正是十分奇异邪门之事,我猜想沈千机学去了某种邪法,能驱使山魈木客,或者他制造出这鬼物,这一瓶药油,与此事大有关连。”
  钟勿花惊道:“然则罗大哥他们应已遭难啦?”
  朱宗潜道:“很难说,以我的推测,沈千机在昏迷之中,那鬼魅恶物大概也不会出现,所以安顺、罗冈他们应该没事才对。”
  钟勿花听到此处,仍然弄不明白,不过她却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朱宗潜有意邀她同行。这自然是与她精通役尸之法大有关系。
  她想起了胞兄,又迷醉于朱宗潜的风度仪容之中,竟然冲口说道:“好,我陪你闯一闯这黑龙潭吧!”
  朱宗潜使出混身解数,为的正是她这一句话。当下大喜道:“好,咱们走吧!”两人联袂奔去,到了大壑入口,放眼望去,但见烟雾迷蒙,景色难辨。
  朱宗潜吃一惊,道:“怎的变成这等样子?只怕把老佟骇死了。”
  钟勿花道:“可是佟长白?他那么凶横之人,也会有骇怕之时么?”
  朱宗潜笑一笑,提高声音叫道:“老佟,老佟!”
  不远处传来佟长白咆哮之声,不久,他已从雾中出现,胁下仍然紧紧挟着昏迷的沈千机。他的凶睛中,闪动着惊惧不安的光芒,瞪了钟勿花一眼,道:“这雾气古怪不古怪?咱把这厮抓得紧紧的,万一有鬼怪出现,咱先弄死这厮再说。”
  朱宗潜道:“很对,现在我们回到那边去,涂抹药油,再往壑内查探。”
  他自家说过药油有问题,现在又要涂抹,使佟、钟二人甚觉不解。但他们不但依言走去,甚至连问都不问。
  朱宗潜拏起药油,先从囊中找出一块油布,撕为三块,一人分了一方,道:“这是用来垫底的,我们随便放在身上任何地方都行,但最重要的是不要被药油染污了身上衣服。”
  他另找一方布,也是撕作三方,每块布都点上了药油。
  他自己先把油布垫在小腿后面的裤管上,然后再把那方沾了药油之布绑上去。这样药油便不会透过布质,染在裤脚上。
  钟勿花道:“原来你打算在必要之时,可以把这块染有药油的碎布丢弃,是也不是?”
  朱宗潜道:“正是如此,在我的假想之中,那些鬼魅恶物,会向有药油气味之人攻击,但假如我们不弄上药油,又躲不过绝毒的蛇虫之类侵袭,唯有用这个两全之法了,你们小心点,别让药油沾在手指上,到时可就只好把手指割掉才行啦!”
  钟、佟二人听了这话,都极为小心地动手,甚至带着惶恐之容。
  朱宗潜另以一方油布,包起药瓶,捏在手中,道:“我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看他如何收拾这个局面,现在可以走了,我们先别让沈千机清醒。”
  当下由朱宗潜带领,佟长白扛着沈千机在中间,钟勿花殿后,一直向壑内奔走,霎眼之间,大家都陷入迷蒙雾气之中,大有相失之虞。
  但朱宗潜早就准备妥当,用一条长索,作为三人之间的联系,并且可以藉绳索的抖动以传达消息,不必开口。
  他们只走了一程,那阵阵雾气忽浓忽淡,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出四下近处的景色,但见荆棘草莽,遍地皆是,脚下更时时碰到霉湿的泥沼。间中偶尔听到一两声奇怪而刺耳的异响,在有经验的人耳中,一听而知必是绝毒之物。朱宗潜领先而行,刀剑尽皆出鞘,如临大敌。
  只因入壑后种种情况,都是他自家的猜想,到底那些精怪鬼魅是否要等沈千机醒转,方会出现一事,实在全无把握,因此,以他这么艺高胆大之人,这刻也有着惴惴然之感。
  他们虽非直线行走,但佟长白这个惯在深山大泽出没之人,却感觉得出朱宗潜的方向并无迷误,一直是向东而行。单凭他辨认方向如此高明这一点,佟长白的信心就增加了不少。
  三人在静寂中走了一程,连朱宗潜这等角色,也有好几次险险掉在泥沼之内。
  他猜想那些潮湿的雾气一定有点古怪,例如像瘴毒一般,能使人视线模糊,感觉迟钝等。同时气味霉臭,也使得鼻子很不好受。
  因此他更加打醒十二分精神,尽量减少呼吸,四周的景象时隐时现,总差不多是那种样子。
  佟长白挥动长索,前后两人都停下脚步。
  佟长白道:“小朱,你认得路么?”
  朱宗潜道:“那座黑龙潭一定是在壑中地势最低之处,咱们这一路行来,地势微微斜倾,可知一定就在前面。”
  佟长白道:“那就最好了。”
  于是三人再往前行,陡然间眼前一亮,原来是突然脱离雾气包围,但见前面真是一个水潭,占地达亩许,水色暗黑,目力难以穿透。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