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饮马黄河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余情袅袅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六章 余情袅袅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15
  安顺不再多言,踊身跃上墙头,四下一望,道:“噫!果然没人拦阻。”
  话声未歇,人已闪电般奔跃而去。
  那沈千机本是呆立如木鸡,突然也跃上墙头,宛如奔雷掣电一般逃窜。
  朱宗潜才喝叱出声,他的人影已隐没不见了。
  霜、雪二女都为之失色,冰宫主人的表情无法窥测,是以不知她作何想法?
  要知这兔起鹘落千变万化的一幕,主要的关键是在安顺身上。
  他初时以沈千机的生命挟制对方,利用对方定要亲手杀死沈千机之心,使他们宁可放过了他。
  但当他逃遁之时,又暗中解开沈千机的禁制,因而沈千机得以出其不意的逃掉。然而霜、雪二女目光转到朱宗潜面上之时,忽然又是一怔。
  原来朱宗潜面上已泛起得意的笑容,似乎这等局势,也是在他算中。而他刚才的惊怒叱喝,只不过是虚张声势的伪装而已。
  霜夫人首先道:“你在外面已设下埋伏了,是也不是?”
  朱宗潜道:“这个自然,难道沈千机这等万恶之徒,也能泄漏网不成?但不瞒你们说,我的天罗地网虽已设下,但却不是马上就可以见效,或者还得费上十天八天的工夫,方能诛戮此獠。”
  冰宫主人和霜夫人显然觉得不能置信,都微微发出哼声,只有雪女不但没有半点不信之意,甚至情不自禁地道:“啊呀!这真太奇妙了。”
  冰宫主人冷哼一声,道:“阿雪!你敢情早把本宫禁规忘记了?”声音甚是严厉,雪女娇躯一颤,面色顿时更加苍白。
  朱宗潜举步走到厅中,康神农自己推动轮子,隐入房内。
  朱宗潜朗声笑道:“冰宫主人此言差矣,以贵宫擅长制心之法来说,假如有什么禁忌,也应以无上神通,使属下之人,打心里头不会犯禁才对,贵宫既然做不到这一步,徒然以生死毒刑威胁,未免太可笑了。”
  冰宫主人和霜、雪二女都怔了一下,朱宗潜道:“假如我猜得不错,你这禁条必与男人有关,对也不对?”
  冰宫主人点点头,朱宗潜接着便道:“那么目前的情况决计不可用常情而论,试想我朱宗潜出道以来,为时甚短,但所作所为,皆足以惊世骇俗。以你来说,也曾败在我刀下,可见得在下实有过人之处。”
  霜夫人软弱地驳斥道:“你是你,与她之事何干?”
  朱宗潜道:“当然大有关系,试想连冰宫主人也无法赢得我,则雪女对我钦佩岂是奇怪之事吗?假如冰宫主人胆敢承认的话,相信连她也十分佩服于我,因此之故,雪女说出含有信任我能力之言,岂可算得犯禁?”
  这一番话雄辩之极,而且立论有出奇制胜之妙。冰宫主人回心一想,果然自己亦很佩服朱宗潜,如何怪得门下?因此她避开这个话题,说道:“我毋须与你多说,今晚本宫原不是对付你而来的,不过既然碰上了,那就先行解决了你,也未尝不可。”
  朱宗潜身子微沉,坐马作势,手中的天王刀涌射出森寒强烈的刀气,遥指冰宫主人,道:“好极了!但在动手之前,在下只要再请教一个疑问,就再无话说了。”
  甄虚无衣袖轻拂,一阵阵冰寒阴风卷出,抵住他的刀气,口中道:“那就快点问吧!”
  朱宗潜道:“在下在四下布置了高手多人,皆有足以与你力拚数百招的实力。只不知你那一方面,还有些什么人手堪以助战?”
  霜夫人斥道:“废话!本宫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的,何须从头细说。”
  甄虚无冷冷道:“告诉你也不妨,我只带了两人前来。”
  朱宗潜仰天一笑,道:“那一定是金罗尊者和哑仙韩真人这两大高手了,假如我猜得不错,咱们这一仗也不必打了,你们赶紧回返冰宫去吧!”
  此言一出,霜夫人可就噤怖于心。不敢作声。
  只因这朱宗潜实有神出鬼没的手段,定然不是虚声恫吓。
  甄虚无道:“你这话很有意思。”
  说话之时,暗暗施展心灵秘功,召唤那两大异人。若在往时,这两大异人瞬息之间,即会现身,但这刻却音影杳然,毫无反应。
  甄虚无这一惊非同小可,右手一举,灯光之下,闪耀出千百点寒光,原来手中拏着一柄十分短小的剑。
  霎时间,整座大厅之内,寒气侵肤,阴风拂体。如是寻常之人,准保马上冻僵,连性命也保不住,更莫说出手反抗了。
  朱宗潜虽然不致冻僵,可是也感觉到这股寒气异于平时。
  他晓得甄虚无手中之剑,乃是冰宫三宝之一,名为“冷剑”,剑上发出的酷寒之气,能削弱敌手功力于不知不觉中。
  他以前在雪女那儿见过,可是这冷剑在甄虚无手中,威力迥异于雪女手中,可知此剑的威力与持用者功力有关。
  朱宗潜淡淡笑道:“你穷毕生之力,才算是制伏了两大异人。但目下连他们也得到了解脱,不再受制于你,可见得其余之人亦当已恢复了自由,在这等情形之下,贵宫人手已所剩无几,能出手一拚的,也就只有你们师徒三位,胜负之数,难道还须试过方肯相信吗?”
  甄虚无厉声道:“就算只剩我师徒三人,也未必不能击溃中原武林。”
  房内转出一人,星冠羽服,相貌清峻中又甚有飘逸之致,手提长剑,正是武当派毕玄通长老。他打个稽首,道:“冰宫主人不信中原尚有数百合之将,贫道斗胆出来向她请教。”
  朱宗潜道:“毕真人愿意出战,自是佳事。”
  毕玄通长剑一挥,剑气潮涌而出,整座大厅之内,温度陡然回升了不少。
  甄虚无心中凛然想道:“这个牛鼻子野道的三阳功已经大具火候,无怪见猎心喜,踊跃出战。”
  她尚不死心,迅即移步迫上去,冷剑一划,复又寒气大盛。
  毕玄通全心全意对付面前的强敌,手中长剑使出一招“三阳开泰”,但见剑光如电光打闪,首先抢攻。
  甄虚无自恃武功通玄,深信即使冷剑威力被敌方的玄门奇功抵消,但单凭武功招数,亦可制胜。当下亦出剑反击,但见她身法蹁跹灵动之极,迅快之时,竟能幻化出六七道白衣人影。
  反观那毕玄通一招一式的攻拆,显然太过呆滞迟缓,难以匹敌。
  然而不觉已是数十招过去了,甄虚无不但未曾得占上风。反而似是被敌方平淡无奇的剑法所牵制,往往有力难施。
  朱宗潜泛起满意而又十分自信的笑容,心想:“一任你冰宫圣母如何了得,但在我朱宗潜妙计安排之下,终归有输无赢,除了铩羽败退,狼狈返宫之外,别无他途。”
  朱宗潜的确不是自己往脸上贴金,单论当前的局势,这名不见经传的毕玄通,竟在力拚之下,隐隐已掌握了制胜之机。
  甄虚无虽然是三大异人之一,竟也有力难施。
  双方又攻拆了五十招,甄虚无突然跃出圈外,忽然道:“住手!”
  毕玄通闻声即退,稽首道:“假如冰宫主人使剑的话,敝派忝为中原剑派之一,自是义不容辞,非全力周旋不可,目前冰宫主人似是想另施绝艺,既然如此,那就看朱大侠你的了。”
  甄虚无收起冷剑,双袖一拂,抛出数圈白光,先后落在双手之中,原来是十二枚玉镯,每只手掌托着六枚。
  这两组玉镯都各有链索贯连,因此实是等如两条软鞭。当这两组玉镯落在她双掌之时,交迭相碰,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
  厅门外一条人影飞入,落地现身,却是扛着禅杖的少林高手法音大师。
  他朗朗诵一声佛号,道:“朱大侠,这一阵让贫僧领教高明如何?”
  朱宗潜微微一笑,道:“这敢情好,大师法号是法音二字,当于‘声闻’功夫有特别的成就,冰宫主人的十二枚玉镯,暗蕴魔音妙用,正须大师出手。”
  甄虚无冷冷道:“我这十二玉镯蕴含九天妙籁,岂是一般邪魔外道的淫邪之声可比?”
  朱宗潜也不与她辩驳,后退丈许。
  法音大师提杖上前,单掌当胸打个问讯,道:“恕贫僧得罪了。”话声甫歇,手中禅杖已横扫出去,使的是少林秘艺“天王降魔杖法”,暗蕴无相神功。这一杖直有摧山撼岳之威,劲厉的杖风,几乎把屋顶掀起,霜、雪二女见了,都不禁失色惊凛。
  甄虚无双手飞出两道白光,发出一连串轻脆爆响,居然立时化解了敌杖之威,甚且乘机施以反击。
  这真是奇妙得难以置信之事,因为甄虚无单以那些玉镯的脆响,竟能消解了对方杖上的威力,令人感觉到这些声音,宛如有形的实物一般。
  法音大师杖不停挥,继续施展那天王降魔杖法,这路杖法一共有四招十六式,此时逐一施展,敌住甄虚无。
  大厅之内,但见杖影如山,劲风震耳。
  然而甄虚无却在敌杖中出没自如,白衣飘拂,双镯鞭纵横攻守,竟大有迫得法音透不过气来之感。
  然而霜、雪二女已经骇得惊魂难定,因为以甄虚无的武功造诣,对付这法音或早先的毕玄通之时,实在不应如此艰困。
  虽说法音和毕玄通炼成了本门奇功,跻身一流高手之列。但以火候及招数手法而论,自然仍非甄虚无敌手方是,可是事实上却大谬不然。
  早先毕玄通既已占了上风,目下这法音也大具威胁,简直亦有取胜的潜力。这教二女如何能不心惊胆战?
  法音大师的杖势被玉镯异音抵消了一大半,照理说他应该很快就败退才是。
  然而法音却有如神助,禅杖屡屡使出恰到好处的招数,抵住对方凌厉恶毒的反击。两人看看已激斗了七十招以上。
  忽见法音口中发出禅唱梵声,同时连攻三招,把甄虚无杀退四五步,使她骇得出了一身冷汗。
  霜、雪二女眼见师父情势危殆,方要出手支持,但见甄虚无唰地跃出战圈,大厅中立时静寂无声。
  法音大师横杖稽首,道:“贫僧最后的几招,乃是天王降魔杖中四大部份之一,称为‘多闻四式’,本身具有克制魔音之妙。因是之故,冰宫主人你的玉镯异音失去了妙效。”他的解释听起来很浅显明白,但厅内听得懂之人并不多。
  朱宗潜大声道:“何以称为多闻四式呢?”
  法音道:“佛家有四大天王,一是广目天王,二是持国天王,三是增长天王,四是多闻天王。因此这一路天王杖法,分作四部,每部四式,其中多闻四式天然有克制诸般异声魔音的神通大力。”他这么一解释,众人才恍然大悟。
  甄虚无仰天一叹,道:“朱宗潜,你果然是百世罕有的人才,想不到我数十载苦心孤诣,创出今日的局面,却完全被你破坏。”
  她话声一顿,目光回到朱宗潜面上,忽然又变得十分强硬地道:“但朱宗潜你以为我冰宫自这一役之后,就完全溃败,此一想法未免过于乐观了。”
  朱宗潜沉声道:“中原武林之中,门派虽多,但能起领导作用的,只有少林、武当两派,目下这两派英才辈出,加上金罗尊者和韩真人都已破去你的禁制,恢复自由。你想再动这两派。唯有自取灭亡,至于在下,则是一身之外,别无牵累,贵宫想找我的晦气,只怕比对付少林、武当更要困难些。况且阁下以为今日一役到此为止,其实却大大不然,还有一场硬仗尚未开始呢!”
  甄虚无听了他的分析,心中虽觉得有理,但口中却冷冷道:“本宫今后动向,决不是你朱宗潜猜得到的。你说还有一场硬仗,哼!哼!我却想不出还有些什么人物,能够与我一拚的?”
  朱宗潜重重的咳了两声,立时一人走进了大厅。但见此人年约六旬,身量高瘦,面貌冷峻异常,背插长剑。
  此人一直严厉地凝视着甄虚无、目光如隼,一望而知,此人个性严冷,乃是十分不好相与之人。
  甄虚无冷冷道:“原来是冷面剑客卓蒙,朱宗潜,你把师父推出来应付我,倒不如你自己动手为妙。”这话隐隐表示卓蒙虽是师尊,但比不上徒弟。
  卓蒙毫无表情地道:“自古以来,徒胜于师的例子多得指不胜屈,这叫做冰生于水而寒于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做师父的能有胜过自己的传人,乃是大喜大乐之事。闲话休提,本人甚想见识甄兄这二十年后的武功,比从前有何精进之处?”
  甄虚无心头一凛,忖道:“我这二十余年光阴,都用在制伏金罗尊者和韩真人二人身上,本身武功,并无惊人精进,如今方知实是本末倒置,竟被后浪推前浪地追上了。”
  她探囊取出一支精钢短筒,轻轻一拉,便变成三尺余长的短棒。这才是她真正使用的兵器,称为通心棒。
  卓蒙抬手取剑,呛的一声,剑光打闪,顿时寒气侵肤,光华耀目。但事实上他手中之剑,只不过是百炼精钢打制而成,并非神物利器。目下有这等威势,完全是卓蒙超凡绝世的精湛功力所致。
  这位大剑客昔年崛起于武林,竟堪与比他成名早了多年的三大异人抗手,一身造诣,可想而知。
  近二十年来,他隐遁深山野岭之中,唯有究心于武功中,始能忘去本身的惨痛。似此心无旁骛的二十载修为,自是不比等闲。
  因此之故,他一旦得到康神农之助,从“狼人”惨事中解脱,恢复原有的灵性之后,便又与前次霜夫人擒他之时大不相同。
  他单单是拔剑出鞘这个动作,已有电掣雷轰之威,剑光剑气,逼得众人几乎不能正视。
  这当中要以毕玄通最是心服惊佩,忖道:“这位前辈才真正是剑道宗师,不似我须得藉本门三阳功贯注剑上,方具无上威力。”
  甄虚无持棒凝立如山,两道目光透过面纱射出来,宛如极锋快的刀剑一般。但见她手中的钢棒,已蒙上一层蒙蒙水气,变成白色的棒子。
  然后,几乎是在眨眼之间,这一层水气,已凝结为薄霜。
  众人一望而知,这是因为钢棒忽然剧冷,所以空气中的水份,碰到钢棒,立时附着其上,并且还凝结成霜。
  由此可知,她已运足了冰宫秘艺,这等功夫,一定是具有奇寒剧冷之威,是以她手中钢棒方有这种奇异的现象。
  此时大厅中寒冷殊甚,因为不但甄虚无的功夫是寒冷的路子,即使是卓蒙手中之剑,也有侵骨的森寒之气。
  如若换了常人处身此地,早就冻僵了。即使是朱宗潜他们这些高手们,也都得运功抗冷。
  厅中的两人对峙片刻,卓蒙的剑气越来越发强烈,加于对方的压力有增无减。他们虽然未曾放对相拚,但却已在功力修为方面斗得十分激烈了。
  卓蒙聚功蓄势,直到气势已压倒了对方,手中长剑突然光华更盛,大有飞跃化龙之概。
  众人皆知他马上就要出手进攻,而这一击之威,自然极为凌厉,难以当得。
  因此大家都很紧张,霜、雪二女当然也看出了卓蒙越来越强的气势,是以不禁花容失色,几乎不敢再瞧看了。
  甄虚无凝立如故,谁也测不透她心中作何打算?
  朱宗潜突然朗声说:“冰宫主人请听在下一言如何?”他的声音以内力迫出,每个字都强劲地钻入众人耳鼓中,纵是有人不想听,也没有法子不听。
  雪女马上愤然接口骂道:“朱宗潜,你竟用言语分散我师父心神,此举太以卑鄙可恨,我真没想到你竟是这样不择手段的小人!”
  朱宗潜哈哈一笑,道:“骂得好!要知我朱宗潜本是诡计百出之人,假如是必要的话,更卑鄙的手段都使得出来,不过你既然喝破了,我倒改变了主意,打算请家师和冰宫主人就此罢手言和如何?”
  甄虚无冷冷道:“你想不到阿雪竟也不帮你了,对不对?”说话之时,卓蒙已趁势跃开了。她也就松懈下来,回头望了雪女一眼,心中对她的表现,十分欢喜。
  朱宗潜道:“假如阁下就此返回冰宫,我们这儿在场之人,全都答应决不向任何人提及今日之事。天下之大,谁也不晓得冰宫的人马,何以当初突然出现,而后来又神秘地消失了,阁下意下如何?”
  若在往时,甄虚无对罢战返宫之事,根本不会考虑。然而目下形势突生大变,她数十年的辛苦建树,竟已冰消瓦解于一旦。她性情虽是强悍骄傲,至此亦不能不觉着气馁,生出了急流勇退之心。
  当然她如若坚持下去,并非已乏再斗之力。如若她已不足为患,朱宗潜那须这般客气,好言求和?
  甄虚无寻思了片刻,突然道:“好吧!我们这就返回冰宫。但我不妨告诉你,我冰宫一脉,决不打消入窥中原之志,只要你朱宗潜不在人世,这中原的天下,我冰宫定将唾手可得。因此,朱宗潜你不妨多多爱惜自己,别太早死了。”
  朱宗潜豪迈地笑道:“冰宫主人太看得起我朱宗潜了,只不知阁下听过‘众志成城’这一句话没有?朱宗潜何德何能,岂敢居功?这完全是天下武林同道,激起了同仇敌忾之心,共御强敌外侮而已。”
  甄虚无心知这话也是实情,当下不再多说,举步向厅门走去,霜、雪二女紧紧随她前行。
  出得厅外,两厢的屋顶上,传来两个人的口音,其一清劲豪放,另一个则是干涩低沉。他们异口同声道:“女檀樾多多珍重,咱们数十载相聚共处,遽尔永别,竟不免有依依之情。”
  甄虚无一听而知是金罗尊者和韩真人,当下哼了一声,继续走去,但走到大门之时,突然停步,回头向两侧的屋顶望了一眼,说道:“你们说得不错,咱们都是近百岁之人,今夜一别,料无再见之期了,你们两位也多多保重,唉!”
  她深深叹息一声,这才缓缓走出大门。
  朱宗潜大步横过天井,追出大门外相送。那三人听到他的步伐声,只有雪女忽然停步,回头相视。
  朱宗潜拱拱手,道:“妹子,你这一去虽是远隔天涯,但小兄心中,将难有忘怀之日。”他掌心托着那面小小的铜镜,等她伸手取回。
  雪女微微一笑,眼波中透出了无限温柔,道:“早先我真不该那样地骂你。”
  朱宗潜道:“那倒是毋须再提之事,不过你心中可不会当真认为我是不择手段之人吧?”
  雪女道:“你当然不是那种人,你是古今罕有的大英雄大豪杰,小妹能够和你结交,实在深感荣幸。”
  他们底年青活跃的心中,都蕴藏着一种不寻常的感情,但形禁势格,竟不敢触及,只能如此淡淡的告别。
  雪女望了那面铜镜一眼,轻轻道:“此镜送给你留为纪念吧,也许数十年之后,有那么一天,你要我帮忙,于是你派遣你英俊的儿子,拿了此镜作为信物,到冰宫来找我……唉……”
  她也像甄虚无一般,深深叹息一声,便转身走去,加快脚步,追上了师父。
  朱宗潜体味出她话中的凄凉幽怨之意,心中大有感触,呆立当地,痴痴地目送着她们的背影,直到完全隐没在黑暗之中。
  眨眼间,四下出现了四五道人影,那是欧阳慎言和欧阳谦、杨元化、一影大师和佟长白等人。
  大家见了朱宗潜痴望之态,都转身走入屋内。只有佟长白大步走到他身边,沉声说道:“小朱,别难过,假如你实在舍不得她,咱替你说亲去。”
  朱宗潜收回目光,望望手中的铜镜,摇了摇头,转眼向佟长白望去,但见他那张古铜似的脸孔,已经有了表情,此是火熊胆的灵效,已把他暴戾之气化掉,面部肌肉也恢复了功能。
  他没有在这个粗野大汉面前隐藏起自己的感情,苦笑一下,道:“人生的历程,不妨灿烂绮丽,但归宿却是越平淡越好。我和她如此分手,乃是再好没有的了,将来我们一念及年青之事,想起了这一段感情,竟是何等凄怆美丽。”
  佟长白怔了一下,道:“咱虽然弄不懂,但心里也觉得很凄艳动人。好吧,你的决定总不会错,咱决不干涉。你现在要不要去见见那些刚恢复神智的武林高手们?他们对冰宫之事,竟都记不得了。”
  朱宗潜道:“这不是急切之事,钟姑娘尚未回来,我真耽心她会不会发生了意外?”
  屋内走出四个人,那是金罗尊者。韩真人、法音大师和毕玄通。他们见朱、佟二人正在说话,这才走了过来。
  金罗尊者首先道:“朱大侠才智绝世,略施手段,就把冰宫势力逐出中原,当真是使人难以置信之事。”
  朱宗潜连忙谦逊,毕玄通道:“贫道动手之时,有几次颇感惶惑,不知该使什么招数才好,幸而敝师祖传声指示,方能不失先手。”
  佟长白道:“原来如此,咱直在纳闷你如何竟能在招数剑法上胜过冰宫主人?法音你也是得尊者的指点,是也不是?”
  法音大师道:“不错,这是朱大侠妙计中的一环,不但可使对方生出凛骇之心,同时也借我们不同的武功家数,分头克制她冰宫三宝,直如初写黄庭,恰到好处。”
  朱宗潜道:“往后在下得靠诸位前辈的帮忙,对付东厂那一路人马。”
  佟长白道:“连冰宫也败退了,东厂之人何足道哉!”
  朱宗潜摇摇头,道:“东厂方面有官家势力支持,各大门派不能不有所顾忌。加之武瞻武功之强,实是不在冰宫主人之下。因此我觉得比冰宫更难对付呢!”
  他既是这样说法,佟长白可不敢反驳,黑暗中遥遥传来三声鸟鸣,佟长白立刻发出一声虎吼,声威震耳。
  转眼间一道人影奔到,却是个素面朱唇的美女,怀中抱着一只白色的小兽,形状如猫。
  朱宗潜向众人道:“这一位就是钟勿花姑娘。”
  法音大师道:“贫僧早就见过钟姑娘了。”
  钟勿花赧然微笑,向众人一一行过礼,便道:“春梦小姐几乎要改变主意呢,幸而你早有了安排。”
  朱宗潜似是受到打击般皱起双眉,叹息一声,这才向钟勿花道谢过,并且说道:“令兄和许多人都在那边的院中,你见到他之后,务必劝他暂时匿居大半个月,等我跟东厂方面拚过之后,方可离开。”
  钟勿花点头道:“这一点定能办到,你不必担心他会走漏了冰宫溃败的消息。”
  朱宗潜向众人道:“在下已到了换药的时候了。据康前辈说,一两天之内,这条左臂即可恢复如常。”说时,大伙儿向屋内走去。
  佟长白乘机向钟勿花问道:“春梦小姐怎么了?可是想变卦不帮小朱?”
  钟勿花点点头道:“她知道朱大侠如若借不到这头雪狸,就很难抓到沈千机。假如沈千机跑掉,卓老侠一定寝食不安,连带使得朱大侠为之心神不定,这样朱大侠就不能威胁到东厂的安危了,所以她几乎要改变主意。”
  佟长白道:“原来如此,小朱一听春梦小姐居然不肯帮他,所以顿时大受打击,因为春梦小姐很迷恋小朱,唉!小朱也真心狠,竟不肯留下雪女,要是咱的话,岂能忍心不要她?”
  钟勿花对朱宗潜的事,打听得十分清楚。因此当她再问明经过情形,顿时大有感触,忖道:“朱宗潜心中只有褚玉钏一人,连冰宫雪女那等绝世才貌的美女,竟都不要,我更是不必痴心梦想了。”
  她一直感到很悒郁不欢,自己也不知是何缘故。然而目下突然作如是想,顿时心头一阵轻松,如释重负。
  于是她知道自己为何而悒郁了,甚至知道自己本来就感到配不上朱宗潜,只不过由于她逃避着不去想它,所以心情十分沉重,表面上却找不到原因,现在生似是云消雾散,一切归于晴朗正常。
  她的步伐突然变得很轻松,转眸向佟长白一笑,道:“我猜朱宗潜是个没有感情的铁汉,像春梦小姐那等才貌,他大概仍然不会动心。”
  佟长白讶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钟勿花道:“没有什么,你陪我去瞧瞧家兄好吗?”
  佟长白耸耸宽厚的双肩,疑惑地与她向另一道侧门走入屋内。
  朱宗潜在厅侧的房间中,见到了康神农。他师父卓蒙在厅中与金罗尊者等人叙谈应酬,房中别无他人。
  康神农一见这个年青轩昂少年,顿时露出了喜色,道:“阿潜,我没有负你之托,果然及时把你师父治愈啦!现在你过来,待我瞧瞧那条手臂。”
  内间转出一人,却是高贵大方的褚玉钏,她深情款款地注视着朱宗潜,眼光中透露出她内心中的崇拜心情。
  她拏了许多药物刀针之类的用物,手法熟练地帮康神农进行换药的手术,很快就包扎起来,轻轻道:“行啦!”
  朱宗潜柔声道:“谢谢你了。”
  褚玉钏道:“这算得什么呢,你为了天下之人,劳心劳力,奔波负伤,我只自恨没有一点本领,完全没有法子可以帮助你。”
  朱宗潜道:“正因你不懂武功,才更加了不起,假如我不得你之助,早就死在黑龙寨凶手刀下了,焉能活到现在,还让你直替我耽心呢?现在局势已大致澄清了,我们只有两件事未办妥,最重要的一件,自然是擒拿沈千机这个万恶之人,处以应得之刑。第二则我私人之事,与东厂有关,也是非得趁机了断不可。”
  褚玉钏温柔地点点头,旋即发觉这房内的两个男人,似是有话要说,美丽的面靥上泛起了谅解体贴的笑容,道:“我到后面巡视一下,井温大概也该清醒啦!”
  她进去之后,康神农道:“阿潜,你真有眼光,玉钏才是男人们梦寐以求的妻子,聪明美丽,高贵大方,而最重要的,却是温柔体贴,晓得在什么时候不打扰男人,严守着女子的本份。换了别的女孩子,当真很难找到这种美德。例如雪女,她决不懂这些。”
  朱宗潜心中掠过怅惘之感,道:“是的,春梦小姐也不是这种女孩子,不过凭良心说,她们都对我很好。”
  康神农道:“你手中抱着的就是昆仑异兽雪狸么?这一回得靠它的本事,追上沈千机,你打算跟谁一道走?”
  朱宗潜道:“我和家师两人就行啦,沈千机狡计百出,人多了反而使我不容易照顾,康前辈以为如何?”
  康神农道:“一切都由你自家作主吧,听你的口气,似乎那沈千机尚有威胁之力,这倒是很惊人之事。”
  朱宗潜道:“因为他还有些部属,加上笑里藏刀安顺之助,都是凶狡异常的恶魔,自然得小心点应付。”他停歇一下,又道:“晚辈须得向金罗尊者他们研商一下。”
  康神农道:“你即管去吧,我正须要安静下来,研思一个医学上的难题。”
  朱宗潜已走到门边,康神农突然叫道:“阿潜。”
  朱宗潜回转身子,但见康神农露出关心的神情,说道:“你们此去追捕沈千机,如果有麻烦的话,就不必把他带回来了,你可懂得我的意思?”
  朱宗潜觉得很感动,这个老人说的话,完全是出自爱心,他为了深怕朱宗潜遭遇危险,所以自愿放弃了亲手报仇的心愿。
  别人不知道内情,也许不觉得怎样。但朱宗潜深知康神农内心中对沈千机的仇恨,而“报复”正是他所以活得下来的主要原因。现在为了他的安全,居然自动放弃此愿,当然是一种莫大的牺牲了。
  他严肃地道:“晚辈一定不会辜负前辈的好意,假如活捉之举,确有危险,晚辈绝不敢勉强,请您放心。”
  他带着勉强的心情,走到外面。厅堂内济济多士,见了朱宗潜,都以敬重和友善的态度跟他打招呼。
  卓蒙道:“宗潜,为师已跟金罗尊者、韩真人他们略略谈到今后的计划,因此大家都同意这次行动,让咱们师徒俩负责,他们将静匿此间,直到转瞬即届的中秋节。”
  朱宗潜感激地道:“此事幸蒙各位前辈谅解,实在太好了,既然如此,咱们这就去准备一下,随即便须动身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