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饮马黄河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饮马黄河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八章 饮马黄河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15

  朱宗潜心中大吃一惊,想道:“这沈千机本是何等身份的人物,但当此穷途末路之时,竟也使用这种卑鄙撒赖的手段,这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
  但他面上仍然冷静如常,淡淡道:“我不得不承认你这一着,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他停顿一下,又道:“我心中已有了肯定的答复,但我却愿意让你猜上一猜。”
  沈千机道:“本人虽是无惧于一死,但康老鬼的毒刑却十分难熬,所以迫不得已,使用这等手段。以我想来,你身为当世大侠,自然以这附近数千人命为重,非答应我的要求不可。”
  朱宗潜颔首道:“你猜得不错,而我一向以为你不但弒师害友,甚至连朋友之妻也霸占了,焉知你万恶中仍有一善,居然保存了我师娘的贞节,又让我麟弟得以长大成人,家师因而不再坚持手刃于你。我亦可代康前辈作主,只取你性命,不以毒刑相加!现在你可以把毒药自行收回,当然我敢打赌此举必是靠这个酒肆掌柜传播毒力。假如我定要收拾你的话,那很简单,只要囚禁此人,同时火速把康前辈请来,不出七日,必定可以消弭此祸了。”
  沈千机一听之下,面色灰败,道:“算你厉害,你可把此人的外衣焚毁,此祸自解。”
  他深知朱宗潜尚有预防手段,所以不敢打诳,照实供出。例如朱宗潜可以在焚衣之后,暂不杀他,等过了十天,当真没有中毒之事发生,这才下手。假如他说的是假话,到时自然免不了无量毒刑了。
  朱宗潜向那掌柜道:“你听见了没有?快快脱下衣服,在门外焚毁,绝对不可留下一点布片。”
  那掌柜的赶快照做,朱宗潜迫近沈千机,冷峻的道:“今日如此一死,实是已便宜了你啦!”话声甫歇,挺刀疾劈,沈千机连人带椅应刀翻跌地上。
  朱宗潜凝目望了一会,但见这个一代恶魔,躺在血泊中,动也不动。
  他确定沈千机已经毙命,这才迅即离开,也不去管那还在焚衣的掌柜,一径奔回酒肆,取回马匹。
  乡人们俱都怕事,人人躲了起来。他也不管安顺的尸首,上马扬长而去。
  一路上那头雪狸再也不下地了,一味睡觉。不知内情之人,定必以为这是一只懒猫。

×      ×      ×

  回到洛阳,已是十二天以后的事。所有的人,都齐聚在康神农那儿,等他等得十分焦急,因为翌日就是中秋节,由于冰宫溃败之事,至今尚是高度机密,因此东厂方面,已在郊外备妥了地方,龙门队诸人,无不知道。
  朱宗潜这一回来,大家的兴奋欢慰,难以形容。
  这一夜朱宗潜只和褚玉钏讲了不到二十句话,便忙于准备明日对付东厂之事。
  他乃是故意拖延到今日才抵达洛阳,否则早在两三日以前就可以赶回来了。
  翌日早晨,郊外一座背山临水的庄园内,那春梦小姐率了四婢,到园子里巡视。
  只见那一大片碧油油的绿草地上,有些劲装大汉们正在摆设几椅以及兵器架等物。
  她方在瞧时,一群人从屋子里出来。
  春梦小姐转眼望去,但见当先一人,身披长袍,虽是朴实无华,但方面阔口,自然而然具有一种赫赫的威仪。
  这人自然就是她的师兄武瞻了,他在一群武林高手簇拥之下,到后园来巡视场地。然而眉宇之间,却透露出一丝寂寞。
  当他见到春梦小姐之后,这一丝寂寞不但没有消散,反而加浓。
  春梦小姐看在眼中,突然间觉得他十分可怜。她暗自忖道:“武师兄一世英雄惯了的人,权柄在手,已历多年。但他仍然抑郁失意,因为我已不属于他了,这是他心中很明白的事。或者正因我已不属于他,所以他才对我的去留,特别介意吧?”
  武瞻听取了一些手下人的报告之后,突然间向春梦小姐道:“师妹,你在想什么事?如若是愚兄办得到的,不妨告诉我,我可为你作主。”
  他在此时忽然提出这个话题,显而易见的情势已到了摊牌的时候了。
  假如春梦小姐要嫁给朱宗潜,她在今日的集会中,自须有个切实的取舍态度。
  今日的约会,虽然是中原武林联合起来,对付冰宫,可是结局如是中原获胜,则外侮已除,便轮到内哄了。
  这时春梦小姐的去留,实是东厂方面成败的一大关键。
  武瞻有见及此,不得不设词先行探询明白。
  春梦小姐听了他的话,又是一阵感触,忖道:“师兄以往一向都受我敬仰,他的话我只有服从的份儿。但如今他却得看我的态度,以定决策。可见得天下之事,盛衰兴替,原是没有准则的。所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人生就是如此。”她因为生出了怜悯之心,这时不但不看小了武瞻,反而感到心软得很,但觉自己前些日子,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果然没有做错。
  她缓缓道:“我的心事你应该知道的,最主要的当然莫过于如何应付冰宫了!其次,我很为你和朱宗潜担心。”她说到后面这两句,已压低声音,别人无从听见。
  武瞻心中如受重击,但表面上仍然保持风度,微笑道:“假如我从此不找他们的麻烦,谅也可以相安无事。”
  春梦小姐摇头道:“只怕不然,朱宗潜的为人果敢决断,他如是信不过你,定必趁此机会,与你一拚,强弱存亡,就在当时决定,以我看来,你们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这真是使我最焦急痛苦之事?”
  武瞻道:“朱宗潜武功诚然高强,又复才智绝世,不易相与。不过如果我全力对付他,也未必不能收拾得了他。”
  春梦小姐素知这位师兄深沉多智,直到现在,连她也未能尽知东厂的真正实力。换言之,武瞻手下尚有些什么出奇人物,她还摸不清楚,只此一端,可概其余。
  她深深皱起柳眉,叹了一声,但觉此是她最束手无策之事,她在这夹缝之中,已堪堪被他们轧扁了。她暗暗想道:“纵然我对师兄毫无爱情,但单论这十多年来的关心照顾,传文授武之情,也不能让他死于朱宗潜,我自家坠入情网之中,才会对他关心。唉!这真是自作自受。假如我以前不坠入朱宗潜的情网之中,今日就不至于左右为难了。”
  她撇开了情感上的牵累不谈,冷静地考虑一下,那武瞻的话也没有夸大。事实上放眼当今之世,真真正正可与朱宗潜一拚之人,大概也只有武瞻而已。
  若论武功,这两人各有所长,皆是登峰造极的境界,毫无疑问可以一拚。若论才智识略,亦是各有所长。朱宗潜以机智应变之才,冠绝当代。武瞻则是深沉稳健,蓄养已久,根基牢固无比,同时他为人行事,辛辣狠毒之处,也是举世罕有其匹。无论如何,这两人简直就是当代两大英雄巨头。
  假如朱宗潜的出身,与武瞻全不相干,则这两大巨头,未始不能互容,在武林中产生一种制衡作用。
  然而春梦小姐知道得很清楚,朱宗潜乃是天潢贵胄,假如在六七年前朝廷中的一场政治风暴,没有把朱宗潜的父亲牵涉入内,则今日武林之中,绝对不会有朱宗潜这一号人物。他还是当他的千岁殿下,武瞻则照旧掌管他的东厂。
  她烦恼得长叹一声,突然间泛起了一个奇异的主意,忖道:“假如师兄肯抛弃了权力爵禄,娶我为妻,相偕隐遁,永远脱离武林和朝廷。则朱宗潜一定不能再找师兄他下手。反正六七年前的东厂,大权尚非在武师兄手中。若是细论起来,武师兄还不算得是朱宗潜的第一号仇人。”
  此念一生,心中但觉一切都似乎有了转机,假如武瞻真的深爱着她,则此举应该苦乐相抵才是。
  她猛可抬头,凝视着武瞻,忽然间打消了此念,因为武瞻正流露出一种傲岸不屈的神情,而她又何忍刺伤他的自尊心呢?
  武瞻微微一笑,道:“你还没有回答呢!”
  春梦小姐道:“若论武功才智,朱宗潜可以说是你的唯一敌手了,而他这个人也正如师兄你一样,使我猜测不透,因此之故,我可不愿意你们拚上。”
  武瞻道:“愚兄也知道你和朱宗潜颇有交情,因此,我决意做一件破例之事,那就是我不凭借任何其它力量,单以本身武功,与朱宗潜公平比斗一场。”
  春梦小姐讶道:“你平生还没有跟人家公平决斗过?”
  武瞻道:“那倒不是,所谓破例,便是我平生行事,从来不为任何人的情面而改变。我本已详加布置,动用全力对付朱宗潜。但现在我看在你的情面上,改变此意,决定与他公平决斗,单凭本身武功,拚出一个结果。”
  春梦小姐素知他才略杰出,所作的布置,一定足以打击一流高手。因此,他这一改变主意,果然很够意思。
  况且他还须冒生命名誉之险,此情非同小可。
  她登时楞住了,过了一会,才道:“师兄,谢谢你啦,小妹必定有所报答于你。”
  武瞻豪迈地长笑一声,道:“别乱说啦,我们是自己人,愚兄纵然是为你做一些事,也是应该,如何谈得到报答?”
  他们一同巡视过场地布置,便回到屋子里休息。到了辰时,他们又出现在园中,在东首的一排椅上落坐,等候冰宫和朱宗潜这两批人马到达。
  春梦小姐回眸查看过手下诸人,这些人虽然皆是武林高手,声名甚盛。但前此碰上冰宫及朱宗潜之时,这些人都显得差了一截,全无用处。何况他们莫不露出惧色,在斗志方面,已比不上敌人。但目下他们全都安详冷静,连紧张的神色也不复见。
  这使得春梦小姐起先觉得很是奇怪,但转念一想,登时恍然大悟,忖道:“原来他们因为知道今日之局,乃是与朱宗潜这一路人马联合,共抗冰宫,所以都不怯惧。由此可见得朱宗潜实是有过人之处,连这些高手们都对他有着极大的信心。”
  突然间有一名劲装大汉飞奔入来,大声报告道:“朱宗潜等五人,已出了城门,正向这边走来,与他一道前来的,其中有两人戴着障面竹笠,身穿灰衣,一个带剑,一个带刀,小人们无法判断出是什么人。其余的两人一是朱宗潜的师父冷面剑客卓蒙,另一个是铜面凶神佟长白。不过佟长白的面色已大有改变,虽然比常人黄得多,但比起他以前,却显得又白又红润。”
  此人一口气报完,言词简洁明白,观察入微,一听而知乃是受过高度训练的干练人才,直到武瞻点点头,这名大汉才转身奔出,继续探查敌情。
  武瞻道:“很好,朱宗潜如是比冰宫之人先到一步,得以有时间略加讨论,咱们就更操必胜之券了,不过,照朱宗潜所率的人手看来,似乎发生了问题,诸位用点心思,猜测一下其中隐情。”
  紫金环戈远道:“朱宗潜既然已在数日前,独力杀死了沈千机和安顺,强仇大敌,俱已除去。因此之故,他带来之人,不应藏头露尾的蒙住面孔才对,武大人一口道破其中必有隐情,果然眼光独到超妙,不是常人可及。”
  他的话事实上没有什么内容,只不过拍了一番马屁而已。
  陆宣忠大人重重的咳了一声,道:“朱宗潜计谋百出,使人防不胜防。既然他有难测的用心,咱们猜得中猜不中都是其次,最要紧的莫过于急谋对策了。”
  他们对话中,仍然流露出对朱宗潜的敌意。
  武瞻颔首道:“陆大人此言甚是。”他沉吟了一下,又道:“咱们仓卒间别无良策,只好也给他来个莫测高深,本爵且隐起真面目,今日之事,由春梦师妹指挥。”
  他起身入屋,离去之前,指示众人另排坐位,空出陆宣忠右边的一张椅。他入屋一会,已换了一套乡下人的衣服,头戴竹笠,低低压到眉际。
  当他出来之时,已连连有手下飞报朱宗潜迫近的消息,却还未接到冰宫人马的行踪。
  不久,朱宗潜等一行五人,已在两名东厂好手引导之下,踏入园中。他那对炯炯发光的眼神,掠过众人,不见武瞻在场,顿时剑眉一皱,显然十分感到意外。
  春梦小姐道:“朱大侠诸位请到这边小坐,对面这一排坐位,乃是留给冰宫之人的。”
  朱宗潜向她抱拳行了一礼,道:“在下与贵方之人,都合不来,还是坐在对面的椅子吧!”说完,不等对方有所表示,又一径率着同来的四人,就坐于对面的一排椅上。
  目下如若是算是双方对垒,则朱宗潜这一边只有五人,东厂方面则有十余人之多,显然众寡甚为悬殊。
  他们坐定之后,春梦小姐才道:“朱大侠以动作代替言语,果然别具匠心。由此已可见得冰宫这一路人马,可能已被朱大侠解决了。因此诸位竟是存有敌对之心而来的了。”
  朱宗潜竖一竖大拇指,道:“春梦小姐才华绝世,语不轻发,发必有中。不错,在下幸得师友之助,已和冰宫达成协议,他们遄返冰宫,不再过问中原之事。而在下等亦不许前往骚扰她们。这等结局,殊属侥幸!不过在下也付出了不小代价。”
  他挥动一下左手,道:“这条手臂就曾经断折了一次,如无名医接续,只怕得终身残废呢!”
  这一番说话,把东厂方面之人全都楞住了。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朱宗潜实在具有鬼神莫测的力量。不然的话,以冰宫实力之强,如何会垮呢?
  春梦小姐道:“这真是普天同庆之事,中原武林,从此可以恢复平静了。”
  朱宗潜道:“这话未免言之过早,在下今日前来,实有挑衅惹事的决心。除非令师兄武瞻答应我两件事。”
  春梦小姐道:“是那两件事?”
  朱宗潜道:“第一件,把曹洛交给我处置,不得干涉。”
  春梦小姐不置可否,问道:“第二件呢?”
  朱宗潜道:“第二件,我要斩下武瞻四肢,就容他活在世上。”他说出这话之时,咬牙切齿,流露出无比的愤怒。
  东厂之人无不大吃一惊,有人险险倒栽过去。
  春梦小姐道:“这样说来,敝师兄竟与朱大侠结得有深仇大恨了,但你提出的条件,未免太强人所难,也太不把天下之人放在眼中了。”
  令狐烈厉声道:“朱宗潜,你先赢了老夫手中之杖,再吹牛皮冒大气不迟。”
  朱宗潜厉声道:“若然是旁人干涉,我也有不少师友,足可以收拾任何人,令狐烈,你是武瞻师叔,出头干涉,倒也怪你不得,但在下也有师父在此,嘿!嘿!谅你也无能赢得家师手中之剑。”
  春梦小姐趁此机会,在口头上互较实力,当下说道:“家师叔与令师的实力,当在伯仲之间,难分轩轾。假如我出手助敝师兄应战,朱大侠便又如何?”
  朱宗潜仰天大笑,道:“如果你出手的话,我身边这些前辈好友,焉能坐视。这儿有两位前辈高人,任你挑选其一就是了。”他说的是那两个蒙面人,而他们气度虽是深沉,看似高手,但在未显露实力以前,谁也不能相信他们定可抵住春梦小姐。
  朱宗潜焉有不知此理,当下向左方佩剑的灰衣人道:“前辈略施小技如何?”那灰衣人点点头,呛一声掣出了长剑。
  众人的目光尽皆集中在这灰衣人手中的长剑上。
  但见他持剑不动,似是凝神运功,过了一会,突然伸出左手,捏住剑尖,然后缓慢地把长剑拗弯,变成一个圆圈。
  要知此剑乃是百炼纯钢打制,坚脆异常,能折而不能弯。但这位灰衣人居然拗弯了此剑,可见得他的三昧真火,已具登峰造极的火候了。
  他徐徐放手,长剑恢复原状。
  朱宗潜向佩刀的灰衣人道:“请前辈也露一手如何?”那灰衣人应了一声,起身走到兵器架前,随手拿了一刀一剑,迅即以刀削剑。但听“锵锵”之声不绝于耳,那口长剑已被削为许多截。
  他手中的一刀一剑,皆是从兵器架上拿的,自然不是神兵利器,那长剑亦非膺品。而这一手却是全凭深厚无比的功力,使手中的凡刀变得锋利万分,无坚不摧。
  这等功力,实足以震古烁今,难有比拟之人。
  东厂方面的高手,人人骇得斗志全消。
  朱宗潜厉声道:“春梦小姐,那罪该万死的曹洛何在?”
  春梦小姐道:“他在屋子里,但曹大人计谋百出,一听冰宫之事已经了结,定必暗暗逃走了。”
  朱宗潜道:“这一点我也想到了,欧阳帮主已调集属下,用了全力等候曹洛自投罗网。那么目下不谈这一件了,令师兄到底敢不敢现身出来,与我决一死战?”
  武瞻掀掉斗笠,豪放地大笑一声,起身上前,道:“武瞻在此。”
  朱宗潜也跃了起身,屹立如山,刀剑虽然皆未出鞘,但那两股凌厉森寒的杀气,如排空巨潮涌卷而去。
  局外之人,无不感到他这阵坚强强大的气势,人人都为之心寒胆落,竟没有一个敢动出手相助之念。
  这两雄对峙片刻,双方都是目光如隼,紧紧盯视对手,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场中弥漫着一股极紧张沉重的气氛。
  朱宗潜道:“武瞻,你武家掌管东厂多年,死在刀杖之下的冤魂不知有多少,因此之故,本人这一笔血账,大概是用不着细表的了。”
  武瞻冷冷道:“不错,用不着多费唇舌了。”
  朱宗潜仰天长啸,发出凄厉刺耳的狼嗥之声。此是他惯闻师父空山嗥啸,至今已不会改变了。
  这一声凄厉狼嗥声中,充满了仇恨杀机,任何人一听而知。在这等局面之下,实有先声夺人之妙。
  春梦小姐突然间跳了起身,向场中奔去,对面的两名灰衣人恍如闪电般已飞移到朱宗潜身边,随时可以代朱宗潜出手,拦击任何介入之人。
  春梦小姐直向朱宗潜奔来,朱宗潜怒喝道:“站住!”
  “呛”的一声,长刀出鞘,一股刀气凌厉射出。
  春梦小姐全无防御,被这股刀气射中,咕咚一声,摔开四五尺远,倒在地上。
  武瞻瞋目怒喝道:“朱宗潜,你怎能向她下毒手?”
  他侧身一跃,落在春梦小姐身边,但见她面色灰白,嘴角流出些许鲜血,一望而知她内伤极为严重。
  当此之时,全场敌我双方之人,无不感到朱宗潜果然手底太辣,尚在震惊之时。
  朱宗潜恍如全无感觉,迈开大步,也向春梦小姐那边走去。
  他哧哧哧连走了六七步,手中刀剑射出的那股森厉气势,已笼罩住武瞻。
  原来他竟是不放过任何机会,眼见武瞻心情激动,失了常态,便乘虚而入。
  令狐烈怒喝一声,纵身扑上,血拐挥处,猛恶无伦地拦腰扫去。
  这一拐直有横扫千军之势,但那两个灰衣人却都没有抢上去代朱宗潜抵挡。可见得这两位前辈异人的心中,都对朱宗潜乘隙进迫武瞻之举,很不赞成。
  佟长白的爱憎纯凭一己感情,他是唯一不受影响之人,不过由于相距得远,不能抢救。
  只好厉声大叫道:“朱宗潜,小心那老儿暗算。”
  但见朱宗潜头也不回,直等到血拐所化的红影,堪堪上身,这才突然一折腰,巧妙绝伦地避过了敌拐横扫之势。同时之间,左手长剑如春云乍展,寒光闪处,令狐烈哼了一声,通通通连退六七步,这才拿桩站稳。
  众人闪目看时,只见他胸腹之间,已露出血渍。显然朱宗潜的随手反击,已伤了这位一流高手。
  全场之人,无不骇然变色,但觉朱宗潜竟能一击制胜,伤了令烈狐,实在是使人无法置信之事。
  朱宗潜哧哧连踏两大步,刀尖已距武瞻不及两尺。在这等距离之内,莫说武瞻未曾亮出兵刃和架式。即使已亮出兵刃,也是尽居劣势,难有转败为胜之机。至于在目下的情况中,他能逃得一死,已经是天大幸事了。
  这是说假如他出手反抗的话。但武瞻却垂头望住地上的春梦小姐,眉宇间流露出深沉的悲哀。
  卓蒙突然大声道:“宗潜,你一剑杀伤了令狐烈,足见你实有真才实学,非是须倚仗诡计取胜之人。因此之故,你趁武瞻心神波荡之时,制住了他,殊非大丈夫磊落行径,只怕天下之人,俱难心服。”
  他乃是朱宗潜的师父,只有他可以当众提出异议,而使朱宗潜不得不作解释。
  朱宗潜道:“弟子此举也是为势所迫,不得不尔。只因弟子一向深信武瞻这等雄才大略之士,乃是只求成功,不择手段的人,谅他对任何人难有真情。倘是如此,弟子失手伤了春梦小姐,也还罢了。孰知他竟对春梦小姐情深爱挚,有不能自持之势。因此之故,假如弟子放过机会,容得武瞻他反噬,定必势不可当。”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言词清晰,析论透辟,人人一听就明,又不能不信。故此大家突然间都改变了观感,同意朱宗潜实在是不能不这样做。
  朱宗潜仰天长啸一声,朗朗喝道:“武瞻,有我朱宗潜在此,担保令师妹没有性命之虞。如若她伤重而死,朱宗潜以人头赔偿。”
  他有超凡绝俗的能力,这是天下皆知之事。因此他这么一说,人人皆信。连武瞻也不能例外。
  武瞻直至此时,才抬起头来,冷冷道:“那么你就快点动手施救。”
  朱宗潜道:“我的刀一拿开,武瞻你就有如出笼之鸟,脱锁之龙,再要制伏你,不知得花上多少心力。我岂肯如此轻易地放过了你?”
  武瞻道:“然则朱大侠有何打算?”
  朱宗潜厉声道:“武家只有你武瞻一人成材,其它皆是碌碌余子,不足为虑。我打算除去了你,便永无后患了。”
  武瞻昂然不惧,道:“那么你为何尚不下手?多言何益?”
  朱宗潜道:“但令师妹于我有恩,曾助我得以顺利追捕沈千机,今日我又失手伤了她,更是于心不安。因此之故,我摆两条路,任你选择其一。第一条路是我让你取出兵刃,当着众人眼前,公公平平的决斗,至死方休。第二条路,你答应从此退出江湖,但须交出一身武功。”
  全场静寂无声,武瞻迅快想道:“若要抛弃了一身武功,从此退出江湖,这等生涯,活着有何趣味?倒不如轰轰烈烈的决战而死。”但转念又想道:“朱宗潜一剑杀伤了师叔,这等武功实力,比我只强不弱,如是选择决战之途,定是有死无生的结果。”
  他的目光转到地上,忽见春梦小姐睁开双眼,虚弱无力地望着他,美眸中透露出痛苦,似是要他救援。
  武瞻心头大震,突然蹲了下去,低声道:“春梦,他的话你也听见了?”
  春梦小姐道:“听见了,假如你选第二条路,我不会认为你是贪生怕死,我知道你想活下来照顾我。”
  武瞻轻轻道:“是的,我并不怕死。但照顾你却只怕是有心无力了,唉!看来我只好认命了。”
  他感到背上有劲风拂到,但他却不躲避,但觉微微疼痛,一支银针已深深插入他背后的要穴内。
  朱宗潜连刺了九针,这才说道:“武瞻,咱们私怨已了,待我瞧瞧令师妹。”
  武瞻让开了身子,但觉全身发软乏力,心知全身武功已经开始消散,但因对方手法奥妙,竟不是马上就完全散尽,不至于受到极剧烈的痛苦。
  朱宗潜挥针连接刺了三穴,春梦小姐顿时精神一振,朱宗潜向她苦涩的一笑。这一笑之中,蕴含着无穷无尽而又形容不出的柔情,这情势是如此的混乱微妙,悲欢得失,都无从分辨了。
  朱宗潜心头泛起了“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感觉。怅怅地叹一口气,然后下了决心地站起来,头也不回,向前走去。
  卓蒙等人都跟他而去。
  春梦小姐勉力支起半身,目送着这个一代奇才,武林彗星的背影渐渐远去。心中但觉万缕柔情,交织如乱丝,果然是剪不断,理还乱。
  朱宗潜他们沿着黄河走了一程,卓蒙突然高声道:“宗潜,你的事迹和最后那一剑,已使你的声名,有如这黄河一般,永垂武林了。”
  余人都颔首称是,朱宗潜向黄河望去,只见浊浪激扬,波涛滔滔。那河水不停地奔流着,气象万千。他不由得激起了豪情壮志,抚剑高歌,步伐间显得更为坚定有力了。

  (全书完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