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雌雄杀手 真情流露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更新时间:2019-06-05 15:54:00  评论:0 点击:

  漫长的黑夜,终于过去。海面上已微微亮,这时候,徐晋阶方发现海上原来漂浮着许多大小不一的冰块,再回头,哪里还有那艘船的踪影!举目四望,四周不见有陆地,亦无船只,徐晋阶不由暗叹一声:天亡我也!
  他发了一阵怔,才打量自己所处之冰块!其实说是冰块,尚不甚恰当,因为面积极大,且中间高高突起,如同一座小丘,不如称为冰山尚较为恰当。
  太阳终于爬出来,投下微弱的光线,气温没有夜间那么冰寒,可是冰山上没有食物,如何能够生存?
  日间水流较缓,冰山移动慢了许多,许多较小的冰块,不断自后赶上,抢越前面去了,由于有太阳,徐晋阶又发现冰块移动的方向,似是向南。流速慢了,冰山亦稳定了许多,徐晋阶抽出刀来,用刀尖抵冰,慢慢向上爬动。当他爬上“冰山”上,方看得见山背的情景,那边比前面更陡直,如同峭壁,根本不能攀登。
  阳光越来越猛,气温又更和暖了,但这只是相对而言,实际上依然十分冰寒,也因此甚为消耗体力,徐晋阶肚子咕咕乱叫,奈何除了冰之外,什么也没有。
  阳光照在冰上,刺得他双眼发痛,反正前路茫茫,徐晋阶索性盘膝坐在冰上,闭眼运气调息,以免冻僵了手足。
  真气流遍体内经脉,果然舒畅了许多,徐晋阶一口气运行了七个大周天,四肢方恢复知觉和柔软。忽然耳际似乎听到一个叫声,他心头一跳,忙慢慢将真气纳入丹田,缓缓散功,耳边又不断听到有人呼叫,叫声越来越近。
  徐晋阶连忙转头望去,只见后面有块冰,向“冰山”漂流过来,由于体积不及“冰山”四分之一,是故速度亦快了许多,那上面有个黑衣人,正挥手向自己叫着。
  他定睛一望,可不正是段东华?不由喜极,大声叫道:“段东华!”
  段东华这时候亦认出他来了,喜极而泣道:“徐晋阶,你……你没有死?”
  “你也没有死?啊,小心,撞上了!”
  话音未落,两块冰已撞上了,撞力虽不太大,但冰上滑不溜手,两人同时失却重心,都滚落海去。
  徐晋阶有了上次的经验,很快便浮上海面,伸手扶住“冰山”,只见段东华猛地冒出水面,又沉了下去,双手露出水面乱挥。
  徐晋阶知道他不善泳,急忙游过去,猛吸一口气,一头扎进水里,绕到段东华的背后,一手箍住他的脖子,将他拖上水面,然后道:“放松四肢,憋住气,我才放手!”
  段东华挣扎了几下,便逐渐放松,徐晋阶松了手,轻轻托住他的后腰,双脚猛跬,费了好大的气力,方追上那“冰山”,段东华忙不迭爬上去,再将徐晋阶拉上去。徐晋阶坐在冰上不断喘着气。
  段东华背着他,道:“徐兄,真多谢你救了小……救命之恩……”他身子被海水一浸,冷得牙齿格格乱响。
  徐晋阶脱下棉衣,用力拧干水份,披在他身上,段东华又转头谢了一声。
  徐晋阶叹息道:“造物弄人,天教咱们再相会,难道我还计较……算啦!你不是说咱们在上岸之前是朋友么?”
  他边说边将内外衣裤全脱下,用力拧水,边问:“那船也沉了?”
  “是的,你摔落海之后,过了一阵,一块更大的浮冰撞来,便将船拦腰撞断,幸好我一早已捉住了一块木板,落海之后,不敢放松,天亮后,见到那块浮冰,便爬上去了。你呢?你怎会……”段东华边说边转过头去,见徐晋阶脱得赤裸裸的,声音突变:“你干什么?”
  徐晋阶仍自顾自拧衣服,道:“若不把水扭出来,很快便会结成冰,你也脱下来拧吧!”猛一抬头,见他背向着自己,又道:“你听不到我的话?”说着将衣裤穿上。
  段东华声音颤得甚是厉害:“你穿好了衣服没有?”
  “就快好了,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所谓?”
  “你说错了!”段东华肩上的棉衣滑了下来,慢慢转过身去,双眼紧紧闭着。
  徐晋阶忍不住仔细打量着他,由于衣裤全为海水所湿,都贴在肉上,这时候,徐晋阶才发现段东华的体态跟男人有点不同,似是个女人。
  女人虽然可以乔装男人,但衣裤为水湿透,终会露出原形,胸部虽然可以用布扎实,但再瘦的男人也不可能纤腰盈盈。
  半晌,徐晋阶才结结巴巴地道:“你……你是女人?”话说出口之后,慌忙转过身去,把外衣穿上。
  “是的。”段东华的声音几乎听不到。
  徐晋阶虽然常到靑楼流连,但那种可以出卖肉体的女人,到底不同,他虽是个杀手,却是男人,剎那之间,也恨不得钻进地洞里去,结结巴巴地道:“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是……女人……你怎不早说?”
  “没有必要何必说?我……我绝不怪你……要不是你,刚才我已死在海里了。”
  徐晋阶又急道:“我真的不知道,刚才叫你脱衣拧干海水,可没有别的目的。”
  “我现在已相信你……你虽然风流,却不下流,我也知道你是为我好,现在我就听你的话……”
  徐晋阶又紧张起来,心头怦怦乱跳,段东华要宽衣拧水?大海之中,冰山之上,有一美女赤裸迎风而立,那是多么引人遐思的一幅图画啊!徐晋阶只需一回头,便可将美景尽收眼内,可是他却极力忍住内心冲动,挺立如旧,似一尊石像。
  光阴似乎被留住,时光停滞,像过了十年八载似的,方听见段东华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可以转过身来了。”
  徐晋阶暗中嘘了口气,慢慢转身,只转了一下便停住了,眼光望着前方,又缓缓坐在冰上。
  良久,又闻段东华问道:“你生我的气?”
  “不,我……我生我的气……其实在船上你不肯与我一齐……咳咳!那时我就该猜到。”
  段东华亦甚窘,一时找不到其他的话题,只好道:“我其实不叫段东华,我叫秋华,东华是我大哥的名,因为女扮男装,所以借了他的名用!武林之中,似乎还没有听过女杀手吧?”
  “好像没有。”
  “其实……你不用自责,我都不怪你了……你这样以后咱们如何相处?你救了我一命,我是绝对不会再杀你的,最多回去之后,我将订金双倍奉回雇主。”
  徐晋阶又干咳了一声,然后方转过头来,一瞥之下,又将目光收回,心情又乱了。身旁坐的那个人,根本不是段东华!
  段东华虽然算得是个美男人,但绝不像女人,身旁这人却活脱脱是个大美人,她手上把握着一条白绫带,大概是束胸用的吧?没了这块东西,除了瞎子,谁都看得出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而且许多女人都不如她,包括寻芳院的莲花。
  半晌,他才爆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你……你的易容术真是神乎其技,要不是那声音,我实难相信这是你。”
  “多谢你夸奖,相信你现在这副面孔,也不是真面目吧?”不知为何,两人之间似乎多了一重隔膜。
  良久,段秋华又道:“还是在船上好,大家可以无拘无束!徐兄,你在船上的英雄气概去了哪里?你又不是未曾接触过女人,为何与我在一起,便变了另一副面孔?”
  徐晋阶想起在寻芳院那一幕来,心又跳了,不知她何时匿在承尘之下的?帐里的旖旎情景,又是否在其眼底?他徐晋阶当然不会“害怕”女人,只是刚才在她面前赤身露体,把气氛弄坏了,难以自若。
  段秋华虽然极欲改变这种尴尬的场面,可惜她到底是个黄花闺女,要有其矜持之一面,许多话不宜宣之于口。良久,她才想到一个话题,问道:“徐兄,你说这冰块会不会溶化?”
  “天寒地冻,不易溶化,就算溶化了,化为水,也在咱们饿死之后。”
  “这大概是个报应!”
  徐晋阶奇怪地转头望着她,问道:“你后悔当杀手?”
  “昨晚抱住木板,在海上挣扎时,的确十分后悔!不管谁,也不管那个人有没有本钱,是富是穷,都只能有一条生命,咱们与他无仇无怨,为了钱便将之杀死……咳!以前取人之禄,与人消灾,觉得心安理得,但昨晚却突然生了后悔之心!咱们被人杀死倒无所谓,但那些人有妻儿子女,他死了,你说他家人的感觉会怎样?”
  徐晋阶苦笑道:“我如今只想到自己!你不是说很喜欢钱么?有钱便能买到任何东西。”
  段秋华亦苦笑起来:“如今看来也有买不到的!你能给钱老天爷,叫他放过咱们么?”
  徐晋阶不由默然,段秋华幽幽一叹,道:“对不起!这时候我实在不该说这种话,影响你的心情!不过,我已决定以后不再吃这行饭!若老天爷可怜我,让我上岸,我便走遍天涯海角,去找寻父母。”
  徐晋阶哈哈大笑,道:“咱们为虎作伥,老天爷怎会可怜咱们?我当杀手接第一宗生意的时候,便已将一切想清楚,将来再干不干杀手,都绝不为以前的事而后悔。”
  两人又一阵沉默,忽然海面上又刮起风来,“冰山”南流之速度又加快起来。
  徐晋阶道:“你快披好棉衣吧!”
  段秋华一双媚眼望着徐晋阶:“你不冷么?”
  徐晋阶让她看得一阵心乱,忙将目光移开,道:“我不冷,你快穿上吧!”两人都饥寒交迫,段秋华披上棉衣,挪动娇躯,贴近徐晋阶。
  徐晋阶连忙盘膝运功调息,可是一颗心不知因何却不能平静下来。过了许久,才能做到天人合一的境界,真气便沿着八脉游行起来。
  段秋华比他更差,她一闭上眼,脑海里便涌上徐晋阶适才赤身露体的那一幕来,羞得她双颊染红,心房如小鹿乱撞,久久都没法进入忘我之境。
  海风虽大,幸而“冰山”体积甚大,加上中间那座冰丘可以挡风,是故“冰山”前进时,倒也甚为平稳。
  徐晋阶直让体内真气运行了十个大周天,才缓缓散功,一“醒”来,肚子也饿得“咕咕”乱响,他一咬牙,以掌震断一根小冰柱,捡了几块冰屑放进嘴巴里咀嚼。
  过了一阵,段秋华亦张开眼来,捡了点冰屑吃下。风越来越大,两人一散了功,不一会儿,又觉寒冷起来,禁不住坐贴冰丘,而两人之距离也越坐越近。
  徐晋阶见她娇躯不断地抖着,不由道:“你还不再运功?”
  “不行,冷得太厉害,恐真气会跑进岔道去!”段秋华忽然回过头来,看了他几眼,道:“徐兄,反正我是不行了,你杀了我吧,拿我的首级去换取那一千两银子。”
  徐晋阶哈哈笑道:“我现在虽然一贫如洗,但一千两银子也没放在某心上!何况你也未必会死……假如你死了,我还能活么?”
  段秋华娇躯猛地一震,徐晋阶那句话,若果是语带双关,另有含义的,那实在太令人心醉了!当然那也可以解释为,段秋华若因饥寒而死,他徐晋阶也活不了多久。
  徐晋阶那句话说出口之后,也有点窘,生怕段秋华误会自己的意思,正在不知该不该解释之际,忽然一双冰冷的柔荑落在自己的掌上,只听她轻颤着声道:“我……我好冷!”
  徐晋阶英雄感油然而生,双掌夹住她的一对玉掌轻轻搓动,未几两人的手掌都稍生暖意,两人心头齐有异样感觉,但都不发一言。
  徐晋阶觉得空气似要凝结,转头吸了一口气,目光一及,忽然叫道:“段……你看!咱们有救了!”
  段秋华转头望去,只见远处有一长条形的黑色物体,横在海面上,她有点不能相信地道:“那是岛峨么?”
  “不错!你着那岛面积甚大,必有食物食水。”
  段秋华道:“那也好,这里没有别人骚扰,咱们下半生可以安静渡过,徐兄,在这种地方,富有与贫穷根本没有分别吧?”
  徐晋阶响往地道:“说得是,如果岛上不乏食物,倒是个理想的居所!”说着话,冰山越来越接近那长岛,岛上的情景已大致可见。
  徐晋阶又道:“那里有树,大概也有水!”
  不管结果如何,现在却是唯一的希望,两人都有点兴奋,希望水流和风向不变。
  希望终于化为真实,“冰山”漂到长形岛之前,便被搁住了,两人忙不迭跳上岸。
  那岛有山,居然十分陡直,段秋华体力不支,爬了一半已气喘如牛。
  徐晋阶道:“你且坐在这里休息一下,待某翻过山岭看看!”
  段秋华居然十分温顺,依言坐在一棵树后。
  徐晋阶鼓起余勇,一口气爬上山顶,向下一望,不由傻了眼,原来山背下,有一块较平坦之地,平地之前是沙滩,一座长长的码头,远远伸落海中,旁边停泊着许多船只,有大有小。平地之上,还建了不少房舍,都是以大树干建成。
  他料不到这种地方有人居住,心头疑云阵阵,沉思了一下,便慢慢走下去,决定探个究竟。
  走了三分一程,忽闻旁边有人问道:“老许,是你么?你奶奶的,今天为什么这么早来接班?”
  徐晋阶出其不意,被吓了一跳,连忙闪到一棵大树后面,再回头探视。俄顷,见一个穿棉长袍的大汉自山腹中走了出来,四处张望,叽咕了一声,又钻进去了,估计那里有个山洞,是个峭岗!
  徐晋阶畧为思索一下,决定冒险,当下抽刀蹑手蹑脚向那里走过去,探头一望,果然有个山洞,当下小心翼翼走进去。
  山洞只深三丈,便拐了个弯,大概建造时是为了挡风,徐晋阶凝神听了一下,里面有个人在哼小调,看来只有一个人,他胆气陡增,猛地干咳一声。
  洞里有人道:“你奶奶的熊,老许,还不快进来!你不进来,我也要回营睡觉了!这种鬼天气,一个人窝在这里,可是活受罪!”
  声音越来越近,徐晋阶待他转身出来,猛地一指戳出,封住其晕穴,再回头一望,外面无人,他立即窜了进去。
  洞里生了堆火,比起外面,这里无疑是天堂,地上铺了层厚厚的干草,有半瓶子酒,还有些吃剩的干粮和肉脯,徐晋阶也不客气,抓起一个馒头,便往嘴里塞去,又吃了一块肉脯,再喝了一口酒,精神才恢复过来。
  这剎那,他才想起有个“老许”,可能就快来了,当下忙出去,将那大汉抱进来,再解开其穴道,那人一醒来,便道:“老许,你玩什么?”
  话未说毕,颈上一凉,已多了柄雪亮的刀,徐晋阶道:“相好的,识相的便乖乖坐下,要不老子便不客气了。”
  “你到底是谁?”
  徐晋阶手上微一用劲,那大汉一惊,忙不迭坐下,徐晋阶再度封住其穴道。恰在此时,外面传来一把尖细的声音:“老阮,你跟谁说话?”
  徐晋阶如箭一般射出,想重施故技,在转角处偷袭,可是已慢了一步,一个白皮尖腮的汉子已钻了进来,徐晋阶情急之下,乘势飞起一脚,那汉子犹在梦中,“叭”地一声,应声倒地。
  徐晋阶奔前,一刀架在他后颈,老许急道:“好汉饶命!”徐晋阶一指封了其晕穴,将他拉进洞里,再出洞,探视一下,天已将黑,四周一片灰茫茫,山上有人走动,却不见有人上来。徐晋阶一窜上山,他吃过东西,精力恢复了不少,走势比来时还快!

相关热词搜索:双龙闯关

上一篇:第二章 狭路相逢 同舟共济
下一篇:最后一页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