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大宝真灵
 
作者:杨润东  来源:杨润东作品集  更新时间:2019-06-08 21:27:11  评论:0 点击:

  愁如云,泪似雨点,步更乱,频频回首,愈走愈远,在眼前,是天边,呼不应,憔悴添,今生今世还能不能相见?
  吴凤纹每走一走,离愁増浓一分。她虽为武林儿女,此时也不敢提出和仇戈相伴,两家人天涯命,弄不好断根绝种,她怎能为父母再添麻烦呢?相思之苦只能埋在心底。
  此时她能做的只有暗中祈求苍天保佑。这虽然有些荒唐,可它能安慰一下受困的心灵。上帝不是保祐好人吗?她自信是个善良的人,上苍怎能弃她不问呢?
  吴飞垂头丧气,对仇香芹弃他而去,由爱生恨,他不认为仇香芹临危不惧是奇女人的行为,而是觉得她趁此甩开他。为什么会这样呢?他说不清楚。总之,往日的爱成了今日的恨,每走一步,他的恨也加深了一层。
  吴玉涛见妻子女儿都提不起精神来,也只好默默无语,低头走路。
  他们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忽见前面有一伙人向这里奔来。
  吴玉涛一惊,想躲来不及了。到了近前,他才知这是洪家帮的人。副帮主卫和争“嘿嘿”笑道:“吴玉涛,我们又见面了,这次你插翅难逃。”
  洪相峰的儿子洪元笑嘻嘻地走到吴凤纹近前道:“这小美人真白嫩,定会销魂。”
  吴玉涛羞怒如狂,大骂一声:“畜生,看剑!”
  他一式“金鸡啄米”,长剑点向洪元的眼睛。
  这一招他恨而出手,威势非同小可。洪元骇然失色,急快闪跳,动作迟了一点,胸前的衣眼被划开,人却没有受伤。他一边庆幸,一边怒火大盛。他从一个手下人那里接过一把刀,向吴玉涛狂劈乱砍,犹如疯子。
  吴玉涛连连闪躲,十几招都没有得手,这才知对方使的是“疯魔刀法”。吴玉涛把内力提聚充沛,一招“飞虹在天”,划向洪元,对方急忙用刀外磕。吴玉涛长剑一摆,洪元的刀走空,吴玉涛顺隙刺去。洪元欲跃不及,小腹被扎了寸深。他大叫一声,退出丈外。
  洪相峰见儿子受伤,老脸顿时铁青,双目放着毒光:“姓吴的,老夫陪你走几招。”
  他暴喝一声,右掌劈向吴玉涛。他掌力浑厚,又是怒极出手,不可小瞧。吴玉涛小心翼翼,施展灵巧身法,脚走小圈,侧身进剑。
  洪相峰身子向左一跨,躲过剑峰,一掌捣向吴玉涛的太阳穴。这一招又狠又快,若被击中,立时会脑浆迸裂。
  吴玉涛不敢怠慢,头向后一晃,剑划了过去。洪相峰见招已过,竟没有得手,恨不得拳头握得“啪啪”响,看准机会,一招“黑虎掏心”击过去。吴玉涛身形立转,可是慢了,被拳头击在后腰正中。他一个踉跄,扑出丈外,吴家人大惊。
  吴飞抢过去,扶起父亲。
  卫和争道:“小子,上次的帐还没有算呢,这次一块清吧。”
  吴飞没言语,举剑便刺。
  卫和争冷笑两声,身子侧转过去,随手扔出一样东西。
  吴飞用剑一挑,顿时粉雾四散,吴飞见机快,极力飞射。
  卫和争见“迷魂粉”失灵,怒火万丈,大骂:“小子敢逃?让你生死两难。”
  他向前一纵,伸手抓击,吴飞并不示弱,挥剑迎上,他见对手身法奇巧,吃了一惊,向后退了几步,一甩手,六根毒针飞射而出。
  按理讲,用毒针打人,是江湖正派人所不耻为的。但眼下形势危机,吴飞已考虑不了那么多了。
  卫和争大惊失色,极力闪避,仍然有两根射在身上,顿觉一麻,整个心凉了半透。这针有毒!他双眼几乎喷出火来,大叫一声,欲纵身而上,真气一动,身子已不灵了。
  吴飞嘿嘿一笑:“龟儿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
  卫和争脸色死灰,把乞求的目光投向洪相峰。
  双合堂主王九力挺身而出,叫道:“副帮主,你慢着点死,我替你收拾这小子。”
  卫和争几乎气晕。这王八蛋不是趁火打劫吗?王九力早就觊觎副帮主的位子,他以为卫和争远不如他,故而现在非常高兴,说出句不中听的话,气一气卫和争。王九力走到人群前面冷笑两声,轻蔑地说:“小子,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有种跟大爷动真的。”
  吴飞嘲弄说:“连你们帮主都狗屁不如,你这小鱼还能翻大浪?”王九力怒极,大刀一亮,斜劈过去。
  吴飞见对方刀重力大,不敢去接,剑一反向外拨了过去,同时向前滑扎。
  王九力确实比卫和争要强,他见吴飞长剑刺来,向右一跃,刀一带,划了过去,削向吴飞腰部。
  这一刀果然有些名堂,吴飞无奈,只好跃身躲闪。
  王九力“哈哈”一笑,刀一翻转,刀刃朝上,一式“海底捞月”划向吴飞。
  这一刀大出众人意料,吴飞身在空中不能借力,马上要被刀挑分为两半,在这千钧一发之间,不料王九力的刀忽地斜向了一边,吴飞安然落地。
  吴家的人心松了一下,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王九力却大骂开了:“哪个王八羔子狗杂种,趁此机会来充能?”
  他知道自己的刀走斜是有人捣鬼所致。话刚出口,见白影一闪,“啪”地一声,王九力重重地挨了一个嘴巴,被打倒在地,脸肿了老高,嘴角滴血。
  来人是个白衣如雪的佳公子,他神情明朗,飘飘不群,似雪中冷梅,透明傲霜。双目清澈如水,人见人爱,连自诩为佳公子的吴飞见了此人自愧不如。
  吴飞连忙上前施一礼:“多谢兄台相救。”
  少年人哈哈一笑:“不必客气,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份内之事。”
  他面如冷霜,语如春雨,令人心折。
  洪相峰大怒,敢有人插管我的事,不想活了。
  他大骂道:“哪来的小杂种,竟敢坏我的大事?”
  他话音未落,人已扑了上来。突然剑光一闪,惨嚎骤起,人们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儿,洪相峰就被拦腰断为两截,血雨飞溅。
  少年公子从拔剑、杀人,到剑归入鞘,一气呵成。在场之人没有一个看清楚的,这种速度实在不可思议。
  洪元见其父身死,恼怒万分,纵身击去。少年公子身如飘雪,轻轻一转,一掌击在他的后背上,洪元嚎叫一声,死尸被震飞五、六丈开外。
  王九力知道大事不妙,转身欲走,少年嘿嘿两声冷笑,一剑把他劈为两片。
  洪家帮众人骇然欲死,四下逃散。少年人笑道:“逃得了吗?”
  甩手射出许多黑色暗器,使的是天女散花手法。顿时,惨号迭起,一个人也没有逃掉,都中了少年公子的剧毒暗器。片刻时光,尸体一片。
  卫和争这时也奄奄一息,活不到半个时辰了。
  吴玉涛见少年人出手歹绝,不留活口,心中骇然,这与他的相貌是多么不相吻合!但是人家为了救他们一家,也不好说什么了。
  少年人见吴玉涛面带忧容,便笑道:“你们以为我下手太狠是不是?哈哈,你们也太糊涂了,对敌手能手软吗?若是他们抓住你们,女的被奸死,男的被杀光,岂不更惨?我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他的话不中听,却句句实话。
  吴玉涛也无话可说:忙问:“公子贵姓大名?”
  少年道:“文天刚。”
  吴玉涛想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江湖中何时出了这么个罕见的少年高手,只好说:“文公子,此情此义,吴家永不相忘,吴某有礼。”
  文天刚还了一礼道:“吴大侠客气了,江湖侠士岂能盼人回报?”
  吴玉涛说:“我们还有要事,后会有期。”
  文天刚摇头道:“茫茫天地怕无归处吧?大侠若不嫌弃,不如到我家暂住,不会有人敢威胁你们,等过了这阵子再去别处不迟。”
  吴玉涛本无什么地方可去,听了他的话,心有所动,问:“那样岂不连累公子吗?”
  此时他认为文天刚已知道了一切,便心照不宣。文天刚哈哈大笑:“大丈夫顶天立地,何惧是非?”
  吴玉涛见他豪气凌云,点头道:“那吴某谢谢公子厚意。”
  傍晚时分,他们来到一座城内。’
  文天刚领着他们过了两条大街,向南一指,进了一家大院。
  吴玉涛心中虽狐疑,但事到如今,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下去。

相关热词搜索:十地神功

上一篇:第十七章 独臂灭绝
下一篇:第十九章 凌波九烟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