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奇情异功
 
作者:杨润东  来源:杨润东作品集  更新时间:2019-06-12 10:54:58  评论:0 点击:

  仇香芹点了点头,两人加快了步伐。过了一条小河,登上一个山崖,一阵悦耳的笑声传来,寻声望去,见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正与一个年龄相仿的少女游戏着。他们俩人正争什么,少女得到了向空中抛扔,小男孩一下子抢了去,拔腿便跑。
  少女急了,叫道:“你跑什么,我们一块玩嘛!”
  小男孩头也不回,眨眼功夫便没了踪影。少女冷冷一笑,弹身便追。
  好高明的轻功,这一试令仇香芹觉得无地自容。这小丫头的本领都比自己强过数倍,自己是怎么学的呢?龙扬也感到少女不凡,她的师父是个了不起的奇人。他说:“我们不妨前去看看,也许会有收获。”
  两人追了一阵,在一个山泉旁边看到一个小院子,一个青瘦的蓝衫老者正背手而立,面对广大天地。
  龙扬走到他近前,笑问:“老先生,你见过两个小孩从这里跑过去了吗?”
  老者慈眉善目一笑,反问道:“你怎么知我是先生?”
  龙扬一怔,忙道:“先生都穿蓝衣服。”
  他的这种答话,连仇香芹都忍不住笑起来,老者更是忍俊不禁:“好聪明的人。”
  龙扬并不感到有什么不对,这回答不是很妙吗?若他以为我蠢。那就蠢好了。仇香芹道:“前辈,我们别无它意,不过是好奇而已。”
  老者和善地问:“好奇什么?”
  仇香芹红着脸说:“那小妹的轻功实在太高了。”
  老者哈哈大笑:“你若拜我为师,六个时辰保你强她几倍。”
  仇香芹吃惊地瞪大眼睛。那少女的轻功就够好了,比她再强过几倍,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她嗫嚅道:“那小妹也是你的弟子吗?”
  老者道:“是的”。”
  仇香芹又问:“她跟你多长时间了?”
  “十年”
  “那我为什么六个时辰能超过她十年呢?”
  “这是因为我的这种功夫需要‘悟’,非聪明人纵学一辈子也只能起到延年祛病的作用,发挥不出功夫的神奇效能。你比我那徒儿的资质强,眉心处有团灵气,这是你的造化。我相信若不是我造就你,天下没有第一个人能使你为武林大放异彩。”
  龙扬暗乐,这老东西也挺能吹,看来天下不光我一个个会吹。
  仇香芹激动不已,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喜悦地说:“您愿意收我为徒?”
  老者点头道:“你将是一个很好的徒儿。”
  仇香芹连忙下拜,口称师父。
  老者哈哈笑了起来,他把仇香芹领到院里的一个蒲团前说:“你盘腿坐。”
  仇香芹依言而行。老者让她服下一粒丹药,出手如电,点了她三处穴道,然后传她心法。
  仇香芹按照老者所教之法,虔诚地修行起来,两个时辰后,她感到自己犹如跋涉了千里沙漠,经历了千难曲折,便进入了坦途。
  龙扬欲走不能,在一旁又无事可做,只好闭目养神。
  长夜漫漫,龙扬感到无聊,但对仇香芹来说,福莫大焉。到了第二天早晨,仇香芹才功德园满,比预计要长两个时辰。
  此时她感觉到周身灵空,好像只有思想,没有身子一般,进入了难以言传出的佳境。她站起身子又向老者施了一礼,说:“请师父吩咐弟子做些什么。”
  老者点头微笑道:“也没什么,你去帮助一下‘双死兄弟’铲除逆乱。”
  仇香芹大惊失声,这不是开玩笑吗?她忙问:“师父如何称呼?”
  老者道:“‘纯灵牧人’朱方是也。”
  仇香芹半响无语。这真是巧到了极点,竟认了朱方为师。
  龙扬听老者提起“双死兄弟”便问:“你怎么会认识范氏兄弟?”
  朱方笑道:“他们是我的仆人,我是他们的主子,明白了吧。”
  龙扬嘻嘻笑道:“你又骗人了,你连他们兄弟俩怕也斗不过,怎可能是他们的主人呢?”
  朱方摇头道:“你何以知道我斗不过他们?”
  龙扬笑道:“就你这干瘦巴巴的,怎么成呢?”
  朱方哈哈大笑:“君子不以貌取人,你走眼了。”
  龙扬强辩道:“我是君子的老师,君子说过的话我可以给他改正。”
  朱方微笑着眯起眼睛,淡淡地说:“世上只有你才敢与我这么说话,若换了别人,早成鬼了。”
  龙扬不信地问:“你怎会好心不杀我呢?”
  朱方道:“不是我不杀你而是杀你不易。”
  龙扬笑道:“我以为你只会吹牛,原来也会说实话。”
  朱方冷然道:“年青人,你别得意,我仍有办法对付你。”
  龙扬戏道:“我知道你对付我的办法。”
  朱方吃惊不小:“你怎么知道?”
  龙扬轻轻地说:“那还不简单,你的办法是在我睡着以后才有用。”
  朱方啼笑皆非,他嘿嘿笑道:“很好!你看我有没有办法。”
  话音刚落,人如一股轻风吹向龙扬。朱方的这种混融了佛、道两家的“色影随性”身法确有奇特之处,他让你抓不住、击不准,他可随时击死你。表面上看他形如一阵风,似乎不快,其实不然,他的身体在风没吹到之前早到了你身边,快极无比。
  龙扬不傻,他虽不知这是什么功夫,但他知道这是所见到的有别于范氏兄弟身法的更高明之神功。来不得半点大意,否则就有横尸当场之祸。
  龙扬身形一晃,走弧形晃向一边。他的身法快似闪电,这一晃起来,四面八方都是他的影子。
  朱方大怒,可不管如何恨也没有什么用,他这才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毫无惧色,可称第一高手。
  他突然向后一退,又回到原来的位置。
  龙扬也站在刚才的地方,笑嘻嘻地问:“你怎么还不动手,刚才是不是一场梦?”
  朱方“哼”了一声说:“你别认为躲过了一次就没事了,你的弱点很多。”
  龙扬虽然认为他的话很对,可在口头上却不承让,笑道:“是的,我睡着后是有许多的弱点。”
  朱方气得要死,可又拿他无法,只好长叹一声,放松自己的身体,把一切忧愁烦恼除去,又回到刚才的恬淡无为的境界中去。
  龙扬知道再说什么俏皮话,他也无动于衷。便对仇香芹道:“我们走吧,再呆下去,非出事不可。”
  仇香芹看了朱方一眼,似在征询他的意见。朱方淡淡地说:“你还需要待一会,用不着跟这样的人一起走。”
  仇香芹也不好再说什么,自己既然受了他的恩惠,又拜其为师,就不能不听师父所言。
  龙扬这回火了,骂道:“你这条猪(朱),我就知你没长什么好心,把功夫传给美人,其心已昭。你为什么不传给我两手呢?现在又想留下她,可见用心险恶,我岂能容你?”
  朱方被他一骂,再也沉不住气,他两眼直视着龙扬,一言不发。
  龙扬“哼哼”两声:“朱方,你到底让她走不?若是把老子惹怒了,必没有你好。”
  朱方是目空一切的人,虽说刚才受了点挫折,岂肯低头,何况龙扬的话有明显的威胁成份。他咬咬牙,提起玄功。
  龙扬见状,也不客气,身子向前一扑,掌劈过来。
  朱方一闪,不退反进,寻隙而上。他的掌刚拍向龙扬,龙扬便失去踪影。朱方顿觉不妙,知道龙扬到了他身后,想极力反身再击。
  此射,龙扬已如幽灵似地伸出手,在他的后背上轻轻击了一掌,朱方的身子如弹丸般飞了出去,落在十几丈外的地方。
  朱方虽能“御空乘风”,仍然感到后背之痛入了骨髓。他静立在那儿片刻,一动未动。
  龙扬冷笑道:“朱方,我若再加几分力,你已和这里的泥土烂石称兄道弟,好山好水永远看不见了。”
  朱方心如刀绞,自己受这种人的气实在窝囊,可恨啊!
  龙扬却不理会他怎么想,对仇香芹说:“你别对他有感恩戴德的念头,他所以传给你功夫是贪馋你的美貌,是别有用心。我比你的能力强过不知多少倍,他如何不传给我呢?若说你身有灵气,现在你功成了,自信能胜过我吗?你仇家到了这步田地,还被这不起眼的小恩小惠所迷惑,你父亲在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快清醒些吧!”
  龙扬的这几句话,如箭射中仇香芹柔弱的心。仇香芹虽然认为龙扬的话不无道理,但她也不愿再和龙扬在一起了。她觉得龙扬说细话太随便,毫无顾忌,而且心灵不净,根本不值得爱。她想到这里,一言不发,转身飞逝。
  龙扬虽知早晚有这么一天,但来之如此快,还是不免一阵伤感。仇香芹用不着他保护了,只要不遇上范氏兄弟,便不能有什么麻烦。
  朱方见龙扬丑化了自己,仇香芹又不辞而别,仇恨之火熊熊燃烧起来,他一步步走向龙扬,发誓非毁了他不可。
  龙扬意念一动,使出“推形移位”神功,他的虚形走到朱方面前,突然,朱方的手心喷出朱砂红雾,笼罩了龙扬。
  龙扬推向前去的虚形并不虚,是一种内气聚集而成,它与龙扬保持联系。朱砂毒雾浸染了虚形,他立感不益,这才逃开。
  朱方露出胜利者的欢笑:“小子,你已被朱砂神雾所伤,三天后便见阎王。”
  龙扬冷笑道:“你现在就去见阎王。”
  他不再留情,身子突如莲花盛开一般,到处都是他的影子,朱方知不是对手,急忙附风随形,如风儿似逃蹿。
  龙扬本想追他,突觉一阵眩晕,这才停下来。山也晃,地也摇,在龙扬眼里,一切都变了形状,他打了自己几巴掌,仍不管用,又跳到水里洗一阵,还眩晕,使出“金钟”之术,倒挂在树上,头下脚上,谁知这么一来,晕的更狠。几乎连山、石都看不清了。他心中一急,从树上掉下来,“嘭”地一声,差点把脖子折断,脑袋摔裂,眼前一片漆黑,难受之极。折腾了一阵子,他知道没办法了,只好找个石旮旮藏起来,再做打算。
  过了没有多久,他迷迷糊糊听见有人说话,似乎是小桃的声音:“小姐不是说龙扬手中的图是假的吗?干么还让我们来请朱前辈呢?”
  小梅说:“小姐这样做,自有她的道理。不妙,这里似乎有过人打斗。”
  声音渐渐隐去。
  龙扬实在晕坏了,他搬了一块石头挡在身前,又昏昏睡去。忽听有人讲话,啊,原来是小桃她们。
  小梅说:“朱前辈不是在亡灵谷吗?怎么会来到这里?”
  “也许他喜欢这里吧。小姐的消息真灵,一下子就找到了他的住处。”
  小桃接着说:“我们也别等了,走吧。”
  龙扬等两人离去,又跳到水里。这次一入水,便觉清凉,头也不太晕了。他暗高兴了一会,拧干衣服上的水,追小梅、小桃而去。
  他的身法不太快,追了一阵子,连个影也没见。他心里暗觉奇怪,四下观望了片刻,空空的。
  他无精打采地走到一个小村子,见一大户人家门口围了不少人,他凑上去,望里面一瞅,那家院里有两三个青壮汉子正摆弄如西瓜大小的红球。龙扬不知是什么东西,正要往里挤,这时从里面走出一个相貌凶恶的老者,他用眼扫了一下门口的人,用大手抓起一个球,慢慢走向门口,等到离门口十多丈远外,他狰狞凶恶地说:“给你们西瓜尝尝。”
  龙扬见对方球出手后一闪不见,顿觉不妙,就在这时,球击在一个看客的身上,一团火花立起,龙扬急忙弹身飞射。
  一声巨响,烟火飞腾,随着几声惨嚎,围着看热闹的人,除了龙扬毫发无损外,其他人血肉横飞,门被炸上天,墙倒了一大片,地上出现一个大坑。
  龙扬四下打量了一阵,刚才的那个投球人才从西北角走到院中,正在搬运球的汉子因受惊吓露出怒容,可他们不敢言语。那高大老者哈哈大笑:“好威力,该它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龙扬原想去问他为何杀害无辜,但觉事已发生,罚之亦晚,不如躲在暗中,看他还有什么鬼花招。
  原来这家大院有个后门,面向东北方向,几个青年壮汉搬过来的球都放进两个竹篓里,让一匹黑马驮着。老者检查了一下,翻身上了一匹黄骠马,对几个汉子说:“你们快滚吧。”
  他手牵驮着篓的马,向东北的路一溜小跑过去。

相关热词搜索:十地神功

上一篇:第十九章 凌波九烟
下一篇:第二十一章 麻衣相婆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