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在劫难逃
 
作者:杨润东  来源:本站首发  更新时间:2019-05-14 14:04:29  评论:0 点击:

  漫漫长夜之后,又是一个明丽的晴天。阳光照在龙扬的脸上,他在莽莽山林里转了二三天也没有走出去,正在恼火的时候,忽听南方有一阵怪笑,他立即寻声而去。
  在一个水潭边,他看到有人影晃动,便飞也似地赶去。他想找一个人问路,但当见到的是一个矮小怪人时,他有种说不出的厌恶。怎么专碰上这样的人呢?丑陋矮小且不表,一看那淫荡的样子,就令人恶心,再往水潭一看,他的眼睛立即瞪大了,心跳加速,那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仇香芹吗?她们母女如何掉在水里?
  此时,他突然有了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高声叫道:“小姐,我来救你!”
  仇香芹在困境中听到叫声,感到十分亲切,往常也许一下子辨不出龙扬的声音,可这时却听得真真切切,心中一喜,差点儿叫出声来。但想到龙扬无才无用,能帮什么忙呢?心又黯然,但转念又想,有个朋友总比没有强。
  “毒龙神君”孔大朋见有人要坏他的好事,阴阴地笑起来,看看来人是个傻气十足的乡野小子,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想找机会戏弄一番龙扬。
  龙扬顾不了许多,把她母女从水中拉上来,问这问那。
  仇香芹心中生出一股温热。
  孔大朋见她们母女和龙扬那么亲热,恨道:“小子,你是活腻了,惹到老夫的头上了!”
  龙扬在自己的意中人面前岂肯示弱:“老混蛋,你是什么东西,竟敢把我家小姐推到水里,快过来求饶赔罪,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
  孔大朋气笑了:“好个小子,在老夫面前如此猖狂,我要你生不如死。”
  他如一个蛤蟆似地一蹦几丈,冲到龙扬身边骈指便点他的穴道。龙扬忽地想起来自己的功夫来,左脚向外一滑,不退反进,举手一巴掌打得孔大朋一个跟头栽过去。
  龙扬轻易得手,信心倍增,以为天下无敌。仇香芹更是芳心大慰,终于可以摆脱这恶魔的控制了。
  孔大朋被打得如此狼狈,多半是他太大意之故。他以为,对付龙扬这样的小子,伸伸手便可,根本不去想会有意外。
  哪知,世上的事偏偏与没有根据的高傲过不去,专门出现那种不屑想的意外。
  孔大朋像条蛇吱吱直叫,但是他实在没有能力一下子清醒过来。龙扬一掌几乎把他的脑袋击裂,疼得他天旋地转,内心的怨毒之火,烧得烈烈,恨不得把龙扬化为烟气。
  龙扬此时还没有明显的敌对意识,以为教训对方一下就行,而仇香芹却比他更懂得孔大朋此刻的内心世界。
  她对龙扬说:“你打了他,这笔仇他是要报的,不如除恶务尽,以绝后患。”
  龙扬见仇香芹的目光十分柔和,似有甜蜜之意,马上接道:“小姐,你说杀了他?”
  仇香芹没有直接回答,气道:“这个人坏透了,我差点儿死在他手,若是他再追杀我,那如何是好呢?”
  龙扬明白了仇香芹的意图,顿时怒火填胸,大骂:“这王八蛋实在该死,待我宰了他!”
  龙扬为了在意中人面前显示神功,腰一拧,脚走外八字步。转身向前一扑,奔向孔大朋。
  他的这一招,样子十分难看,就如刚学武的稚儿,第一次表演给师长看一样,拘谨而呆板,一星儿点儿灵气也没有,让武林行家一看定会咧嘴大笑。
  孔大朋此时已清醒过来,也被龙扬的怪样子迷惑。他实在看不出龙扬的这种仿佛鸭形步的怪样子有什么奇妙,若不是刚才挨了一掌,知道龙扬的厉害,他定会冲上去。
  孔大朋号称“毒龙神君”,那是说他施毒之术神乎其神。而他以为自己的武功也不逊色,正是这种心理作怪,他才没有向龙扬施毒,他一定要证明自己的武功比龙扬高出许多。龙扬冲向他,速度并不快,这给了他一个短暂的选择余她。
  在他摆好招式,准备以“毒龙功”伤人时,龙扬的身形突然加快,快极无比,仿佛一道电闪划过夜空。
  毒龙神君暗叫不好,匆忙中发出一掌,正好和龙扬拍来的掌相撞,“嘭”地一声,孔大朋只觉得像击在一座冻山上,手臂麻木,人被一股无形的大力击出去,身子飞出有三丈远,五脏六腑像被火燃烧了一样,痛苦无比,但他此刻非常清醒,如果再打下去,恐怕命也难保,身子在地上一滚,弹身而逃。
  龙扬见他落荒而逃,便没追赶,仇香芹只轻叹一声,没有言语。
  宋美春见龙扬救了她母女,恍惚若梦,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纵是戈儿在此也斗不过孔大朋啊。难道龙扬这几天里受过高人点化?那也不能这么快呀?费解!但事实还是让她从心里感激龙扬。
  她笑道:“龙扬,多谢你救命大恩。”
  龙扬忙道:“夫人,你别这么说,救护你和小姐,是我喜欢做的。”
  宋美春说:“你的心意我知道了,你这一段受过什么人指点吗?”
  龙扬摇摇头。
  宋美春不信:“你一点奇遇也没有?”
  龙扬知道她问的什么意思,便大咧咧地说:“我拾到两本小册子,不是……我从他们身上拿的……也不是,他们死了送给我的。”
  宋美春微微一笑:“我们是一家人,相处这么多年,说话不要慌,死人怎会送你东西?”
  龙扬憨厚地一笑:“他们死了后,我从他身上拿的。我问行不,他们不说话,我就以为他们同意了。”
  说着,他掏出了两本小册子。
  宋美春接过去细看,几乎叫起来,这可都是练武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她有些爱不释手了。
  仇香芹从母亲手中要过“摇篮经”阅读,细嚼起来。仇香芹可是个冰雪聪明的才女,比之龙扬强得太多了。“摇篮经”上没有说的她也能发挥不少。
  她依法门练习,便大失所望,她和母亲都已失去武功,要想成为高手,只有从头做起,那可太艰难了。宋美春也遇到同样的问题,丹田空空,一丝内气也没有,还练什么功呢?她失望地长叹一声。
  龙扬在一旁见她们那么认真看书,心中快慰难止。小姐看自己弄来的东西,那说明已对自己有了意思。他想入非非,不由飘飘然起来。
  仇香芹无意中扫了他一眼,心中突有所悟。看他那眼光,分别是爱上了我,这多么可笑阿!我怎会嫁给一个什么也不懂得的武夫呢?
  但又一想,这也许是命,就该一生陪伴他。唉!想这些干什么,要紧是怎么恢复武功,以求生存,自己处于弱者地位,一切都免谈。
  她又细看龙扬一下,觉得也不难看,接受他并不是难事,便说:“这小册子上的武功果然不错,只是我内气泻了,无法练了。”
  龙扬大急,忙问:“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仇香芹沉默无语,自己要想让他帮助,就必须觉得他可爱而且要爱他,这实在令她为难。一个少女的身体怎能让一个对自己有邪念的人随便揉搓呢?可不这样,自己一生就别想再练功了,纵然练也不会有大的成就的,只有被人“鱼肉”的份儿。
  她却忘了一点,纵是高人,也难使她复原,对龙扬的功夫她一点也不清楚,先是想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了。
  宋美春看出了女儿的心事,也思忖起来。自己和女儿虽然内功被废,但练武之道却没有忘,如果龙扬真有浑厚的内气,也可不让他揉遍全身就能起到内气夺关通脉的作用,怕只怕龙扬没有那么厉害。
  她怕女儿不好开口,便说:“龙扬,我和小姐都被废去武功,现在只有靠你来恢复了。”
  龙扬大为高兴:“我怎么做呢?”
  宋美春一时语塞。她知道女儿先练乳,后练丹田。所以龙扬若帮助她,必须双掌劳宫穴对着她的乳中穴,可女儿的乳房怎好让他看见并受他抚弄。
  宋美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让他在女儿百会穴发功吧,这样效果虽然差些,可能令女儿不羞。她说:“你用右掌劳宫穴按在小姐的百会穴上,施功发气,助她练功。”
  龙扬点头答应,他以为能按小姐一下头,那已是了不起的殊荣了,若说让他抚摸小姐的玉乳,还未必敢呢!
  仇香芹见母亲已说出口,只好如此,但她却知道这是下策。龙扬不知其中奥妙,宋美春让他怎样便怎样,宋美春因不知龙扬功力如何,一些细节也没有告诉他。
  龙扬见仇香芹盘坐在地,便拿了“伏虎桩”式。右掌劳宫穴放在她百会穴上。龙扬心里激动万分,一运神功,他体内的浩然化育大气如江海泛滥,黄河决口,以不可阻挡之势,狂泻而下。
  仇香芹突觉沸水烫面,大叫一声,人事不省。

相关热词搜索:十地神功

上一篇:第九章 奇缘天成
下一篇:第十一章 天骄双龙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