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天骄双龙
 
作者:杨润东  来源:本站首发  更新时间:2019-05-15 07:53:23  评论:0 点击:

  宋美春、仇香芹因祸得福,经龙扬相助,功夫比以前长进了一大步。她们走时,因龙扬不清醒,把两本小书也都带走。她们并不是贪心,凭她们这点德行,要行走江湖,实在是认为太需要了。
  她们向西奔行一阵,出了无边的大山林,长叹一口气,弹身向北飞掠。
  这一加速,连她们都吃了一惊,神功长进之大,竟出乎她们的意料。
  一阵急行下来,远远望见一座城池,宋美春说:“我们先到城里去,买些东西。”
  仇香芹道:“我们不是没钱吗?”
  宋美春笑道:“龙扬小子耍滑头,我搜了一下他的身子,找到几块金子,便顺手拿了两块,解燃眉之急,他一个人也用不了这么多。”
  仇香芹没有说话,她实在想不出该说什么,母亲这样做似乎也无可栺责,龙扬一个人实在用不了那么多金子。再说,自己和母亲分文皆无,吃饭住店都需要钱呀,她安慰了自己一番,心平和下来。
  宋美春走过江湖,知道该怎么做。娘俩先去买了身衣裳,打个小包裹,便找饭店吃饭。
  几天来,她们实在想吃些好东西,便进了一家富丽气派的饭店,要了几个好菜吃起来。她们神情专注吃着,一心无二用,可其他食客却大眼瞪小眼看着她们。仇香芹的美实在动人,她又没化装,招蜂引蝶的下流浪子,不须说要出些污言秽语,就连那些自命不凡的道学先生也要惊叹这上苍的杰作。仇香芹的每一处都举妙无双,一举一动都有一种令人心醉的美感。说不定连她们吃饭用的碟儿和碗儿也要仰起脸来呢。
  她们已经发现了许多怀有不同意味的目光,仇香芹蹙了一下眉,但还是继续吃她的饭。
  这时,一个五旬左右,身着花氅的富态绅士笑嘻嘻走过来,讪笑道:“两位远道而来,这菜味道不错吧?”
  宋美春最讨厌这样的脸,也知他不怀好意,所以恼怒之情,油然而生,抬手把一杯茶水泼向绅士的脸上,这下子不但绅士恼怒之极,连那些看客也大为失望,暗责宋美春不知礼仪。
  宋美春这做法有她的道理:家破亡命,她不愿容忍的绝不屈服。
  绅士尴尬之极,他掏出手巾擦擦脸,露出恶毒的狞笑:“臭女人,敢对老夫如此无理,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吗?”
  宋美春这时反而冷静下来。这人看来有些功夫,气度不凡。在围观的人中,一个小子说:“这两个娘们敢得罪文三爷,那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吗?”
  宋美春骇然一惊,心中想起一人来,难道他是人称“光明手”的文中青?也有叫他“圣手”文三爷的。这个名字在十几年前可谓响亮之极,只是无缘相见。他是天山广合大喇嘛上官钦廷得意的门生,武功是极为不俗呀!怎会碰上这样的人呢?看来仇家劫难到了。处处是敌,步步遇狼,你还能飞到天上去?她叹了一声,听天由命吧!内心充满悲凉之意。
  仇香芹却没有那样想,这有什么呢?不就泼了一杯水吗?道声歉不就行了?她刚要说什么,文中青阴阴地说:“快给我磕头求饶,不然,嘿嘿……”目光里闪动着淫意。
  仇香芹“哼”了一声,不与他搭理。
  文中青嘿嘿两声冷笑:“看来你非要老夫出手不可了。”
  他慢慢上前两步,出手抓向仇香芹。这一招不是很快,但实是很飘忽,让你分不清他的方位。而且,他的手上笼着一层似淡非淡的白濛濛劲气,不很亮。也许他的“光明手”称号便由此而来。若是仇香芹不得龙扬之助,气通千骸百窍,凭她那一点家学,这一着绝对接不下。可现在她却不慌,随手一推桌子上面的碗、杯、碟、菜、水一齐射向文中青。
  一个丫头有这么高的身手是文中青想不到的,他连忙一个“玉女十八旋”,身如飞盘,轻快地转到饭店的角,身法美妙,临危不慌,果有大家的风范。’
  他落地后冷哼一声:“以为这点微末技能便能抵挡三爷吗?做梦!”
  他身子前倾,飞滑冲上。手上的劲气忽然大盛,犹如无数根细细的冰晶在他手上长出,明晃晃闪光。
  仇香芹见对方动了真功,不敢大意,连忙使出钟奇“摇篮经”上的心法“静在动先”,长剑倏然出手。
  “摇篮经”本是钟奇的练功心得,也无多神奇之处,问题在于仇香芹不仅仅拘于此。她有自己的见识,可以说,千人学千个样,绝没有相同的,她的手法也不同于钟奇。所以说,学武的成就因各人的悟性高低而定。仇香芹天资聪明,悟透力极高,所以也极有机会不同凡响,这是她母亲可无法比拟的。
  文中青以为这招定能得手,料不到仇香芹性静似处女,动如脱兔,后发先至,一缕剑光直奔他眉心刺来。文中青以为遇上鬼了呢,这真是邪门。堂堂“光明手”文中青若斗不过一个黄毛丫头,那可让人笑掉大牙。他身子向左一闪,立收轻浮之态,把仇香芹看成一个对手,而不再看作一个女人。
  他双手上举,慢慢下落,成一抱球式,随之身一摇晃,手臂如灵蛇,无骨摆动而出,身子也有节奏颤动,极为协调优美。
  宋美春惊叫:“芹儿小心,这是文青中的绝学‘百灵迎光明’,万不可大意!”
  仇香芹暗中苦笑,可怜天下父母心,这是什么时候,我会大意?她急忙抱元守一,剑归本体,动非动,静不諍,动静之中浑无意,一派茫然说不清。这正是她从“摇篮经”上悟到的东西。
  文中青见仇香芹浑然无相,分不清意图,顿觉小丫头是个劲敌,提聚全部功力,双脚几乎离地,如影子似地扑向仇香芹。文中青孤注一掷。
  仇香芹见对方侵进,妙目放出两道毫光,身剑一体,转手点向对方右眼,这一招又快又轻,满以为,不能击中,也可把对手逼退。
  谁知竟不是那么回事,文中青整个如幻影一般,不退反进,他的双手竟发出一股巨大的柔劲,几乎控制了她。
  仇香芹大慌,这才明白自己功力不如对方深厚,盛名之下无虚士啊!若是她接受了龙扬发给的第一股真气,那么,今天功力浅的就不是她了,可这些都难以重复。
  文中青的手马上就要抓到她的身上,宋美春突然一阵风似地冲上来,她虽比不上女儿的身手,但她经验老道,练的也不是与女儿一样功,所以,她的招法是另一路风格。一剑刺向文中青太阳穴。
  这突然之变,打乱了文中青的如意算盘。宋美春也只比女儿稍逊一筹,这招自然非同小可。文中青若不及时闪开,那便有横尸当场的可能。他身法陡变,电射而退。
  仇香芹松了一口气,文中青几次都没有得手,心恨得痒痒的,若是不能擒下她们,那对自己的损失太大了。
  这时,他真希望他的手下来几个帮帮他,可瞅了下四周连个影子也没有,他瞥了一眼头伸长如鸭的看客,一条毒计升上心头,嘿嘿,这一招准管用。
  宋美春正要和女儿离去,文中青身子一晃,堵住了她们,随之向宋美春攻击一掌。她急忙举拳相迎。文中青身子急退,顺手抓起一个看客的脖子,整个人扔过去,“噗”地一声,正被宋美春刺透胸膛。宋美春一慌,急忙抽剑,血如喷泉射出。
  这空儿,文中青又抓住一个看客冲上去,身如幽灵,一点也不因抓着一个活人稍慢一点。宋美春无奈,只好剑斩过去,文中青一抛手中的人。身子一转,骈指点向她的欺门穴。这实在太快,她根本无法躲开,正被他点中。仇香芹却在此时,剑划一道练光削向文中青的腰部,这招也委实惊人,文中青也没逃掉,后射稍慢一点,左肋下被划出一道寸深尺长的大口子,血湿衣衫,疼得他“哼”了一声。
  宋美春刺死一人,刺伤一人,其它看客吓亡了魂,转眼之间,跑得干干净净。
  饭店成了屠宰场,鲜血流满地。
  宋美奏身上也溅了不少血迹,唯独仇香芹还一滴不染。文中青受了伤,再战下去自然不利,只好转身而去。仇香芹忙拍开娘被点的穴道逃出坡去,再也不敢稍停片刻。两人向西奔跑一阵,不见人来,才放慢速度,稍作调息。
  约有半个时辰,几匹快马飞奔而来,她们只好避开。到了近前,只听马上人道:“她们会不会上太原?”
  “到太原做什么?”
  那人不耐烦道:“没听说她丈夫,儿子都在太原吗?”
  宋美春心中大喜,终于听到他们的音信了。这可是不幸中的一件喜事,待马奔驰过后,娘俩转身掠向西北方向。
  她们不敢走大路,专走偏僻的荒山小路。这样既安全,速度也快。她们提聚神功,如飞鸟一般在凄凉的小路上点点缀缀,忽忽闪闪。第二天中午,她们来到离太原还有百里的小村子,实在有些饿了,便向村子走去,想找点吃的。
  小村很穷,房屋简陋,一条街道高高低低,不成样子,村头有两棵大树,参天入云,树身有碾盘那么粗,可能千年的岁月才长成这样。
  树东边有一座青石板桥,河有两丈多宽,水清澈而流急,哗哗水声给小村带来一点生机。
  要进村子,须先经过小桥。小桥石墩上坐着两个白发婆婆,正闲说着往事。宋美春见她们精神矍烁,目光炯炯,知非普通老妪,便想和女儿走过去,不与她们搭理。谁知,两位老太太好像专与她们为难,待她们要过桥时,两人同时拐仗出击,娘俩只好闪身后退。
  仇香芹道:“两位前辈,我们与你们无仇无怨,为何拦挡我们?”
  一个老妪说:“你们见了老人不行礼,遇了前辈不问好,可见不是什么好人。拦还不该吗?”
  仇香芹道:“我们有事,急于赶路,失礼之处,尚请前辈担待。”
  老妪说:“晚了,有我们在此,你们休想过桥去。”
  宋美春不想惹生事非,拽了一下女儿,想绕道而行。刚一动,老妪又说:“想走也晚了,我们‘冰河双太君’牛、王姐妹俩,何时放过来路不明之人?”
  宋美春大怒,好个刁钻古怪的老东西,纵然你们有通天的本领,我们也不愿屈服。她冷冷道:“‘冰河双太君可是成名人物,何时变成这无赖相了?”
  两老妪大火。王氏斥道:“好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对老身也敢妄自戏弄!”牛氏说:“妹妹,给两个小辈穷唠叨什么,干脆擒下算了。我看她们很像‘主人’所说之人。”
  王氏笑道:“看来要活动一下胳膊腿了。”
  仇香芹见她们是官府鹰犬,再也不说什么,专等一场恶战。她也不清楚“冰河双太君”二人的武功高低。宋美春知道,十几年前自己已曾想过能有一天达到她俩的境界,就算此生造化了,自己现在如何呢?自从龙扬帮助恢复了功力,一直不太清楚自己达到了什么境界,能否斗过双太君,尚没把握。
  正在她联想之际,牛氏一拍掌,颤巍巍站起身子向前一冲,一式“蚊龙出水”,杖击过来。仇香芹反手一剑,刺向对方喉咙。王氏一招“横扫千军”栏腰斩向宋美春,四人战在一处。
  “冰河双太君”是前辈高手,而宋美春母女是后起之秀,各有优势。牛氏舞动手杖如车轮飞转,劲气四溢;仇香芹长剑划过,如高天长虹,气象万千;王氏拐杖似金蛇寻隙;宋美春快剑若锄刀扫草。你来我往,乒乒乓乒,打斗得十分激烈。
  斗了一会儿,四个人难分轩轻,宋美春极为不耐。娘俩饥肠辘辘,这样下去于己不利。她向女儿使个眼色,猛攻一招,娘俩闪身后退,速向正北方向飞奔。牛氏、王氏随后便追。
  四个人奔跑一阵,宋美春与女儿走进树林,两个老妪稍一犹豫,仗着艺高人胆大,也跟了进来,她们却忘了对方与她们的身手不分高下,一但明暗有别,就极可能吃亏。宋美春与仇香芹以树为屏障,一动不动。好大的一片树林,牛王二氏也不能一棵不剩地搜查,即使那样,恐怕也找不到她母女俩。

相关热词搜索:十地神功

上一篇:第十章 在劫难逃
下一篇:第十二章 暴殄天物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