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于东楼 侠者 正文

第五章 夜战
 
作者:于东楼  来源:于东楼作品集  更新时间:2019-05-06 17:32:45  评论:0 点击:

  郝老大的年纪并不太大,最多也不过三十出头,但现在他却老气横秋的盘腿坐在临门的一张板凳上,而且嘴上还叼着一杆旱烟袋,两眼瞧瞧房里,又瞟瞟门外,神情显得十分紧张。
  房里烟雾弥漫,人杂灯暗,所有的灯光都已被围在赌台旁的人头遮住,所有的目光都在紧盯着田三姐的玉手。
  田三姐是郝老大远自扬州重金礼聘来的压庄人,她长相虽然并不出色,但却有两样人所难及的长处,第一是嗓音又嗲又嘹亮,第二是那双手灵巧得实在令人可怕。
  但今天她的嗓子似乎出了毛病,竟然一边用那双灵巧的手把弄着两粒骰子,一边哑着嗓门儿喊道:“开了,开了,押金子赔金子,押银子赔银子,珍珠首饰也照收不误啊,押啊……”
  场边的人好像全都跟自己的银子过不去,片刻间已将一锭锭的银子毫不留恋的甩在台面上。
  田三姐飞快地把骰子掷了出去,骰子尚未停稳,她已吃吃的望着天门道:“阎三少,这两粒骰子似乎跟你有缘,又找上你了。”坐在天门的阎正保等那骰子停稳一瞧,果然是三点,只得把牌抓起,四张牌只看了三张,便已开始摇头叹气起来。只听田三姐又已哑着嗓子喊道:“上下门走,独吃天门呐!”
  阎正保忙道:“我的牌还没有看完,你急什么!”田三姐居然叹了口气,道:“甭看了,你配不出四点来的!我前面是板凳四,后面是蛾五,吃你吃定了。”
  阎正保把牌一摔道:“三姐,看在咱们都是行三的份上,你多少留点情怎么样?”
  田三姐满脸无奈道:“没法子,我想留情,怎奈牌也想留情,你没看到今天找你的都是三点么!”
  四周立刻响起了一阵闷笑,每个人都捂着嘴,好像唯恐笑声传出门外。
  田三姐又道:“阎三少,我看你今天的手气实在不行,还是换换手,让别人摸摸牌吧!”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有个大嗓门儿喊道:“我来,让开,让开!”
  所有的人好像都吓了一跳,站在阎正保边上的人急忙往一旁挪了挪。
  喊声正是从刚刚进门的林强嘴里发出来的,他人还没有沾到台子,“啪”的一声,两锭银子已押在天门上。阎正保没容他摸牌,便急忙将他拖到门口道:“他妈的,你怎么现在才来?”
  林强道:“还早得很嘛,我才吃过晚饭。”
  阎正保似乎已懒得跟他争辩,亟不可待道:“我有件很要紧的事要和你商量,咱们到外面去谈谈怎么样?”林强忙道:“那可不行,今天不赢他十两二十两的,我绝不离开。”说着,还朝一旁的郝老大瞄了一眼。郝老大吭也没吭一声,只“叭叭”的拼命的在抽烟。
  阎正保被呛得咳了两声,道:“好吧,你不愿意出去,咱们在这儿谈谈也行。”
  林强忙道:“有话快说,别耽搁我赢钱。”
  阎正保又把林强往旁边拖了拖,道:“你猜小艳红找我去干什么?”
  林强道:“我只听不猜,要说就快。”
  阎正保道:“她竟然哭着嚷着的非叫我替她赎身不可,你说糟糕不糟糕!”
  林强只哦了一声,道:“这是好事,有什么糟糕,我应该恭喜你才对。”
  阎正保唉声叹气道:“还说什么好事,五百两啊,我的老兄,你叫我到哪里去找?”
  林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道:“什么五百两?”阎正保道:“当然是小艳红的身价银子。”
  林强又哦了一声,道:“你嫌贵?”阎正保道:“怎么不贵?我一个月才十五两银子,不花不用也要三年才能凑到这个数目啊!”
  这时田三姐又在催大家下注,两粒骰子在手里搓得“嘎嘎”作响。
  林强忍不住踮脚朝赌台看了看,突然道:“你们家里那些驮东西的牲口,一头要多少钱?”
  阎正保即刻道:“总要个七八十两吧……”话说出口,才觉得有些不对,急忙道:“这种时候,你问牲口的价钱干什么?”
  林强道:“如果一边是八头牲口,一边是小艳红,你只能选一边,你选哪一样?”
  阎正保不假思索道:“我要牲口干什么,当然是选小艳红了。”
  林强双手一摊道:“你瞧,不贵吧!一头牲口就打七十两,八头也得五百六十两,小艳红才五百两,你怎么还嫌她贵?”
  阎正保气急败坏道:“林强,你怎么可以如此待我?我在这里等了你大半夜,只打算好好跟你商议一个对策,可是直到现在你还在跟我胡说八道,你这也算是我的好朋友么?”
  林强这才将目光从场边转到阎正保焦急的脸孔上,道:“奇怪,你跟那女人交往了两三年,她从来没表示要跟过你,怎么会突然叫你替她赎身?”
  阎正保沉吟着道:“是啊,我也觉得奇怪,她正在当红的时候,不该急着找人从良才对。”
  林强道:“你有没有追问过她原因?”阎正保道:“有是有,不过她也没有说得很仔细,据我猜想,可能是由于这几天出入的客人多,人头比较杂,不知从哪个客人那儿受了点闲气,人走红的时候,总是要比往常娇气得多 ”
  林强不待他说完,便将手掌在他肩膀上一拍,道:“正保,看样子这件事还挺复杂,好像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谈出结果来的,你说是不是?”
  阎正保点点头道:“也对,那咱们就干脆出去找个地方好好聊一聊,总得聊出点眉目来才行。”
  林强忙道:“等一等,老实说,今天是我包赢不输的好机会,你可不能挡了我的财路。”
  阎正保微微一怔,道:“包赢不输?”
  林强道:“是啊,要想赢钱就跟着我押,至于小艳红那码事儿,等离开这里再谈也不迟,如何?”
  阎正保马上头一点道:“也行,我正想把输出去的那几两银子捞回来,不过你走的时候一定要招呼一声,可不能单溜。”
  林强即刻答应,拉着阎正保就往场子里挤,刚刚挤到天门的位置上,顿时尖叫起来道:“咦!我的银子怎么不见了?”
  田三姐咧着嘴巴笑道:“被我吃掉了。”林强抬手一指道:“你的嘴巴也未免太大了,我人不在,你怎么可以把我的银子吃掉?”田三姐脸孔一绷,道:“林大爷,你也是经常出入场子的人,应该知道赌牌九的规矩,只要你的银子推出来,不论人在不在场,庄家都是照吃照赔,除非你有言在先,叫我等你,你方才有没有说过叫我等你?”林强讲不出话来了。
  就在这时,郝老大挤进来,将他手上的那杆烟袋往林强面前一拍,道:“当十两。”
  林强看看那杆烟袋,又看看郝老大,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郝老大道:“我的意思就是请你不要吵了,这杆烟袋顶十两银子,算我借给你的,你押吧,小点声音,莫惊动了外面那两个官差。”林强大喜过望,将烟袋往前一推,笑眯眯地望着田三姐,道:“你可听到了,这杆烟袋可是十两银子啊 ”谁知他话还没有说完,而且所有的赌客还都没有下注,田三姐的骰子已掷了出来。林强惊叫道:“喂,我还没有决定押多少,你怎么就开了!”田三姐冷冷道:“废话少说,看牌。”
  说着,帮庄的已将四张骨牌推到他的面前,一不小心,还跌落了一张天牌。
  林强充满无奈的抓起牌来一看,整个傻住了,原来竟是两张天牌和一对虎头,所有的大点全都到齐了。骨牌一摊,举座哗然。同时两个五两一锭的元宝已推到那杆烟袋旁。林强已很久没有见过如此大的元宝,刚刚拿起一锭想欣赏一番,骰子又已滚到了他的面前。他只好把那锭银子揣进怀里,小心翼翼的抓起了牌。虽然台面上等于只押着十五两,但这已经是他出入赌场以来最大的赌注了。四张牌又已摊开,在场的人几乎全看红了眼,两张地牌和一对人牌全都是红点,红的连一丝杂色都没有。三锭元宝又已推了过来,林强的嘴巴也已笑得像个元宝一样。
  田三姐的骰子再也不肯掷出来,只笑眯眯地瞧着他道:“林大爷,这两副牌的点子,您还满意吧?”
  林强连忙点头道:“很好,就照这样再来两把就行了。”
  田三姐嗲声嗲气道:“牌局变幻莫测,手风也随时会转的,我劝你还是见好就收吧。”
  郝老大也一把将烟袋抓回去,使劲地在林强大腿上顶了一下,道:“够了,走吧!”
  一旁的金火顺急忙叫道:“他的手气正旺,怎么能走?”
  挤在后面的刘半仙也嚷嚷道:“对,能抓出这种牌,手风一定下不去,至少也可以维持个三五庄。”
  紧靠在他旁边的冯一帖立刻道:“你算过?”
  刘半仙眼睛一翻,道:“这是赌出来的经验,哪里还要算。”
  阎正保反倒没有开口,只将怀里所有的银子使劲儿的掼在林强面前。
  其他的人一看有人下注,也都急忙跟进,片刻间天门大排长龙,合起来至少也有一百多两。
  郝老大瞧得脸色大变,恨恨地瞪着林强,道:“你银子已经赢到手了,还赖在这里干什么?你想把我拖垮是不是?”
  林强耸肩道:“没法子,这叫众命难违。好在这点银子在你郝老大说来也算不了什么,你索性就高抬贵手,让大家开心开心吧。”
  只气得郝老大闷哼一声,回头就走,临走还狠狠地瞪了林强一眼。

相关热词搜索:侠者

上一篇:第四章 惊艳
下一篇:第六章 柳金刀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