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疗伤的日子
 
作者:于东楼  来源:本站首发  更新时间:2019-05-15 14:05:15  评论:0 点击:

  林强兴高采烈的走进房中,蹑手蹑脚的关上房门,正想给柳金刀一个惊喜,突然,“叭嗒”一声,那口价值二百两银子的钢刀已落在他脚前。
  只听柳金刀在炕上嚷嚷道:“你这人是怎么搞的,买个针线一去就是大半天,你有没有想到家里还有个人等着吃饭!”
  林强怔了一下,道:“好,你要吃什么,你说!”柳金刀虽已张开嘴巴,却再也讲不出一句话来。原来站在相距她不远的林强,正左手拎着个小布包,右手提着个大菜篮,肋间夹着一包米,腰间挂着只新瓷壶,而且脖子上还吊着两只鸡,那两只鸡还在不停的挣动。
  柳金刀简直看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咽了口唾沫道:“你怎么一下子买这么多东西回来?”林强道:“家里有个没有东西吃就乱发脾气的女人,不多买一点,行么!”柳金刀“噗哧”一笑,道:“这些东西你还提着干吗?不累呀!”
  林强这才将东西一样样的放下,又从怀里掏出几只碗,一把筷子和一包热乎乎的羊杂碎。
  他把那包杂碎往柳金刀手上一抛,提着两只鸡就往厨房走,刚刚走近厨房,就忽然叫起来,道:“咦,锅里的粥呢?”
  柳金刀喊着答道:“我吃掉了。”
  林强道:“你吃了半锅粥,怎么还在乱发脾气!”柳金刀道:“什么半锅,最多也不过一大碗而已。”林强道:“那也应该够你吃了。”
  柳金刀道:“才不够呢,何况那粥又冷又淡又没味道,难吃死了。”林强冷哼一声,道:“你最好不要挑剔,这儿不是饭馆,也不是客栈,有的吃就已经不错了。”柳金刀没有吭声,只挑挑拣拣在吃那包羊杂碎,吃得津津有味。林强又开始磨刀,磨得霍霍有声。
  柳金刀含含糊糊叫道:“你磨刀干什么?”林强道:“杀鸡啊。”
  柳金刀怔道:“你这两只鸡准备怎么吃?”林强道:“还怎么吃,煮熟放点盐巴就好了。”
  柳金刀道:“那太可惜了,红烧怎么样?你会不会做?”
  林强立刻把刀往矮灶上一摆,走到炕前先抓了几块羊杂碎塞进嘴,边嚼边道:“你以前有没有受过伤?”柳金刀摇头。
  林强道:“你有没有听人说过受刀伤的人不能吃红烧的东西?”柳金刀道:“为什么?”林强道:“因为吃了红烧的东西,将来你那道疤的颜色就很深,很难看。”柳金刀道:“我不在乎。”林强道:“你不在乎,我在乎。”柳金刀登时叫起来,道:“疤在我身上,跟你有什么关系?”
  林强道:“谁说没关系,我曾经答应过你的,难道你忘了?”柳金刀一怔道:“你答应过我什么?”
  林强道:“我曾经答应过尽量不让你留下疤痕,就算非留疤痕不可,至少也要留得漂亮一点,就像我脸上的这道一样。”
  说完,马上把左脸凑到她的面前。
  柳金刀也撑起身子,看过他的左脸又看右脸,最后索性从头到脚仔细地打量他一遍,突然道:“林强,凭良心说,你不像个坏人嘛!”
  林强听得几乎把满口的羊杂碎都喷出来,急忙咽下去,又连咳了几声,才道:“谁说我是坏人,我只不过是穷一点而已,其实我心地善良得很,是个出了名的大好人,不信你改天到大相国寺一带去问问。”
  柳金刀连忙点头道:“我相信。不过有件事我实在想不通。”
  林强道:“什么事,你说!”柳金刀道:“以昨夜你闪避我突袭的那招看来,你的武功应该很有点根底才对!”林强道:“是学过几年。”柳金刀道:“那你为什么不去做镖师,你不是认识四海通镖局的阎二先生么?”
  林强摇头苦笑道:“你经常在江湖上走动,可曾见过脸上有疤的镖师?”
  柳金刀想了想,道:“有疤的强盗我倒见过一个,镖师好像还没有。”
  林强双手一摊,道:“你瞧如何?莫说是镖局,就连一般的店铺,也绝对不会雇用破了相的人。”
  柳金刀想了又想,道:“你可以自己做个小生意,日子过得总比现在要好得多。”
  林强道:“我现在也算是在做生意,而且我的日子过得也并不坏……起码还不至于挨饿。”柳金刀听得连连摇头,沉默片刻,突然指着仍旧在地上的那把秋水长天,道:“你不是说那口刀可以向阎二先生换取二百两银子么?”林强急忙把刀捡起来,朝里一扔,道:“是啊。”
  柳金刀道:“你为什么不赶快去换呢?有了那笔银子,至少可以把环境弄得好一点……而且也可以把我托你的那句话带给他。”
  林强笑笑道:“别开玩笑了,我再蠢,也不可能现在去找他。”
  柳金刀不解道:“为什么?”
  林强道:“你想想,万一阎二先生问起我在哪里遇到你,还有你究竟是什么人,长的什么样子,多大年纪,哪年哪月哪日什么时辰生人,我怎么说?”柳金刀吃吃笑道:“他哪里会问那么多,又不是合八字。”
  林强道:“那可难说,阎二先生心思细腻过人,就算他当时不问,心中也必定起疑,万一找到我这里来怎么办?”
  柳金刀下意识的朝四下扫了一眼,道:“你这里究竟安不安全?”
  林强道:“保证安全。这里是开封城里出了名的迷魂阵,一般人是绝对不会到这里来的。”
  柳金刀道:“可是你要知道,阎二先生并不是一般人啊!”
  林强道:“所以咱们一定得忍耐,在你的伤势复原之前,绝对不能出纰漏。”
  柳金刀没有吭声,但神态间仍然充满了担心的味道。
  林强指了指她手上那包羊杂碎道:“你只管安心吃你的东西,我经常跟他儿子混在一起,我想他在短期之内还不至于怀疑到我头上来的。”
  柳金刀果然安心了不少,拣起块羊杂碎刚想往嘴里放,忽然又停住道:“我有件事差点忘了问你。”
  林强道:“什么事?”
  柳金刀道:“你脸上这道疤是怎么来的?”
  林强眉头一皱,道:“你问这干什么!”说完,还横了她一眼,转身走进厨房。
  柳金刀被他冲得食欲大减,将那包羊杂碎往小几上一扔,重又平躺在炕上,两眼直直地瞪着矮矮的屋顶,再也不吭声。
  林强也一句话不说,埋首在里边忙活,热闹的房中登时静了下来,静得就像没有人一般。
  过了很久,炕上的柳金刀忽然大声叫道:“林强,你是怎么搞的!”
  林强马上紧紧张张的跑出来,道:“你小点声好不好,什么事,你说!”
  柳金刀气呼呼道:“你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把我摆在锅子上!”
  林强失笑道:“你明明躺在炕上,怎么说躺在锅子上?”
  柳金刀理直气壮道:“我躺在炕上,你在下面烧火,这不跟躺在锅子上一样!”
  林强道:“不烧火,咱们晚上吃什么!”
  柳金刀道:“我不管,我不知你昨天给我上的什么药,现在伤口又干又痛,痛得连动都不能动,你还在下面拼命烧火,你成心要烤死我是不是?”
  林强道:“你早晨不是还跑到厨房去吃东西,怎么说连动都不能动?”
  柳金刀道:“就是因为早晨下去的时候撑破了伤口,所以现在才痛得要命,总之都是你害的。”
  林强神色一紧,道:“你的伤口真的撑破了?”柳金刀道:“当然是真的,不信你看看!”
  她嘴上说着叫林强看看,手臂却将被沿儿压得很紧,连一点儿让他看的意思都没有。林强却依然凑过去,隔着被子朝伤口部位看了一眼,道:“糟了,伤口真的裂了,血都浸出来了,难怪你会痛得要命。”
  柳金刀大吃一惊,急忙揭开被子一瞧,包在伤口的那块雪白布虽已五色陈杂,却绝对不带一丝血色,不禁叫起来道:“林强,你骗我,你怎么可以骗我!”
  林强唉声叹气道:“你骗了我老半天,我都没说什么,我只骗了你一句,你就不依不饶,你的气量也未免太狭窄了。”
  柳金刀气得连被子也忘记盖上,依然杏眼圆睁的叫道:“我的气量窄又怎么样,你管得着么!”
  林强道:“我当然管不着,而且我也不想管,我只想问问你,你现在的感觉如何?是不是比方才凉爽多了?”
  柳金刀这才发觉自己一条雪白似玉的大腿整个露在外面,赶快将被子合起来,道:“我的伤口虽然没有裂,但又干又痛却是真的,而且身子也快被烤焦了,你说怎么办?”
  林强道:“我看这样吧,暂时把你抱到椅子上坐坐,等炕冷了你再上来,好不好?”
  柳金刀道:“本来是可以的,可是我的裤管全破了,你叫我怎么下得了炕?”
  她话才说完,忽然又道:“还有,我叫你买的针线,你究竟买回来没有?”
  林强急忙把那小布包递给她,道:“当然买回来了,你交代的事情,我敢不办么。”
  柳金刀身子往上挪了挪,嘴里嘟囔着道:“男人就是不会办事,买这许多针线干吗,我又不要开店铺。”
  说着,已将小包解开,她微微愣了一下,立刻眉开眼笑,怒气全消,双手拎起一件漂亮得耀眼的红缎子小祆,道:“这是买给我的?”
  林强耸肩道:“是打算自己穿的,你既然喜欢,就送给你吧。”
  柳金刀忍不住失声笑了起来,又开心地拎起那条裤子看了看,道:“你瞧这裤子穿起来会不会太宽?”
  林强道:“宽一点好跑路,万一再遇上阎二先生,也可以逃得快一点。”
  柳金刀忽然缓缓地放下双手,道:“我想起来了,你不去还他这把刀,我托你的那句话怎么传过去?”
  林强道:“不必传了,就算传给他也没有用。”柳金刀急道:“为什么?”
  林强道:“前天四维堂的人就曾找过他,想邀他合力把盛大侠夫妇搭救出来,已经被他断然回绝,他家大业大,而且京里还有一户人家,这种灭门之祸,他是绝对不会惹的,你手上不论抓着什么东西,总不会比他两家几十条人命还重要吧?”

相关热词搜索:侠者

上一篇:第七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下一篇:第九章 四维堂的危机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