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于东楼 侠者 正文

第八章 疗伤的日子
 
作者:于东楼  来源:于东楼作品集  更新时间:2019-05-15 14:05:15  评论:0 点击:

  柳金刀沉默。过了许久,才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林强道:“这是昨天他亲口告诉我的,这把刀的生意,也是那个时候谈定的。”
  柳金刀又道:“他有没有谈起四维堂为什么要救那两个人?”林强道:“没有谈起,不过我想他们目的一定跟你一样。”
  柳金刀摇头道:“不一样,绝对不一样。”林强诧异道:“何以见得?”
  柳金刀恨恨道:“我救他是为了杀他,我曾经发过誓,非要亲手杀了他不可。”
  林强已从秦喜功口中得知她与盛大俠结怨的经过,本想劝导她几句,猛然想起厨事才只做到一半,再也没有闲情谈下去,匆匆忙忙的又走进了厨房。
  柳金刀也不再吭声,直到林强已将饭菜端到她面前,她仍然躺在那里动也不动,似乎连一点食欲都没有。
  林强也不理她,只顾自己吃喝,但愈吃愈觉得没有胃口,最后还是将碗筷放下,抹着嘴巴道:“柳金刀,有一件事我想应该让你知道。”
  柳金刀不但没有开口,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林强立刻解开上衣,露出受伤的右肩,道:“昨夜我坐在府里王师爷的软轿上,糊里糊涂的被刺客刺了一剑,差一点就做了那老家伙的替死鬼。”
  柳金刀这才勉强的朝他伤处瞄了一眼。
  林强只有继续道:“据说那些刺客全是黄国兴大人的手下,他们所以行刺王师爷的原因,是为了王师爷用计将他们即将到手的两名人犯给骗走了,而且好像还杀了他们几个人。”
  柳金刀终于开口道:“你告诉这些干什么?”
  林强道:“因为那两名人犯正是盛大侠夫妇,而王师爷运用的计策也极简单,只差了个人把你被捕的消息传给了盛大侠而已。”
  柳金刀一怔道:“我几时被捕过?”
  林强道:“你当然没有被捕,这只不过是王师爷以你为饵,诱捕盛大侠的一种手段罢了。”
  柳金刀愣住了,张口结舌的呆望了林强良久,才道:“你是说那姓盛的是为赶来救我才被捕的?”
  林强道:“不错。所以我认为你们之间的恩怨应该了结了,你过去虽曾救过他的性命,或许曾付出更多,但这次他等于已把那条命还给你,而且还搭上个盛夫人,算算也该够了,你说是不是?”
  柳金刀听得不断的摇着头道:“你骗我,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是不是那姓盛的叫你来的?”
  林强忙道:“我并不认识盛大侠,也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些事我都是从秦喜功那里听来的。”
  柳金刀依然不肯相信道:“你胡说,秦喜功是开封总捕,高高在上,你怎么可能接近他?怎么可能从他那里听来这么多话?”
  林强叹了一口气,道:“不瞒你说,我爹当年也是府衙的捕头,有一次在围捕盗匪的行动中,为了抢救重伤垂危的秦喜功而丧命当场,所以秦喜功爬得再高,他也还是欠我的,昨夜也是因为他派人用轿子来接我,才害我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剑!”
  他话还没有说完,柳金刀眼泪已夺眶而出,到后来索性将被子蒙在头上,竟在被中痛哭失声,好像想把抑制多年的委屈借着哭声一下子宣泄出来一般。
  林强没有阻止,也不加劝解,只闷声不响的吃完饭,点起了灯,在灯下以熟练的手法重新处理已经破裂的伤口,直到他包扎完毕,柳金刀才逐渐止住了哭声。只见她揭开被子,掏出块手帕,拭拭眼泪,又擤了把鼻涕,慢慢把身子往上坐了坐,然后一声不响的抓起碗筷,一口菜一口饭的吃了起来。
  这时房里已经很暗,林强赶忙把灯端过去,道:“这就对了,不论你想杀人还是救人,或是拍拍屁股走人,都得先把伤治好,你若想伤口复原得快,最大的诀窍就是多吃多睡少走动。”
  柳金刀也不言语,一口气把饭菜吃光,又拎着瓷壶喝了几口水,才道:“林强,你看我这个伤要多久可以治好?”
  林强沉吟着道:“我想至少也得个把月。”柳金刀叫道:“什么,要这么久?”
  林强道:“我说的是完全治好,如果调理得法,七八天后你就可以试着下炕了,到那个时候就舒服多了。”
  柳金刀愁眉苦脸道:“我每天躺在炕上又吃又喝又不能乱走动,到时候不胖死才怪。”
  林强道:“我早就想到了,所以我才把衣裳给你买得宽了点。”柳金刀忍不住又把那套衣服拿起来,仔细地看了一看,道:“这套衣服的工料都不错,一定花了你不少钱吧?”
  林强道:“花钱事小,我能把这套衣服买回来,可费了不少劲儿。这套衣服原本是人家西城刘大户的闺女订做的,幸亏徐老师傅是熟人,我连哄带骗的磨了大半个时辰,他才勉强让给我的……”说到这里,忽然往前凑了凑,低声接道:“你猜我为什么非要把这套衣裳买回来不可?”
  柳金刀怔怔道:“为什么?”
  林强皱眉道:“因为我总觉得这套衣裳穿在刘大户闺女身上有点可惜。”
  柳金刀道:“她长得是不是很丑?”林强忙道:“不丑,不丑,绝对不丑。”
  柳金刀也将脸往前凑了凑,道:“比我怎么样?”林强摇头道:“那可差远了……不过有一样你一定比不上她。”
  柳金刀道:“哪一样?”
  林强道:“她身上的肉比你多,而且保证都是上好的五花肉。”柳金刀听得愁眉尽扫,格格地笑了一会儿,突然道:“林强,你能不能再去替我买点东西?”
  林强道:“你还需要什么?你说!”
  柳金刀忸怩了一下,道:“你去替我买个马桶来好不好?”
  林强道:“你要那东西干什么?后院里不是有茅房么。”
  柳金刀道:“你那间茅房又脏又臭,我可不敢用,而且我身上带着伤,用起来也不方便。”林强摸着脸上的刀疤想了想,道:“你要的是不是南方人常用的那种朱漆马桶?”柳金刀连忙点头道:“对、对。”
  林强道:“那种东西在开封难找得很,纵然我找到也一定贵得要命,少说也得一两七八。”
  柳金刀忙道:“不要紧,我身上还有钱,我自己出。”林强把头一点,道:“你自己出就好办。”
  说着,翘起脚在阁楼上随手一捞,便拎下来一个几乎全新的朱漆马桶。柳金刀讶然道:“这么好的东西,你摆在上面干什么?”
  林强道:“我一男人家,要这东西何用,这原是我娘临终前用的,本来不该卖的,既然你非要不可,我只好让给你了。”
  柳金刀吃吃的笑了一阵,又道:“那你就去帮我买个木盆吧,要大点的。”
  林强道:“你的伤没好之前又不能洗澡,你要那东西有什么用?”
  柳金刀道:“我至少可以擦擦身子,偶尔也可以泡泡脚,我总不能用你的脸盆泡脚吧!”
  林强翻着眼睛想了想,道:“那种东西好像也不便宜……”
  柳金刀截口道:“一两够不够?”
  林强二话不说,立刻踩着炕沿儿将头探进阁楼,很快的又拉出了一个大木盆,那木盆虽已沾满了尘土,看起来也并不太旧。
  柳金刀两眼眨也不眨的朝上瞄着道:“这上面还藏着什么好东西,有没有大一点的被面儿?”
  林强道:“你说这话真外行,那种东西摆在上面不出三天就会被耗子咬掉……咦,我这床被还满不错,你又要被面儿干什么?”
  柳金刀道:“我想挂在炕前面,这炕正好对着房门,我睡不安稳。”
  林强痛痛快快道:“好,你要什么颜色的?”
  柳金刀道:“粉红的、翠绿的、淡蓝的都可以。”林强皱眉道:“那三种颜色脂粉气都太重,挂在这里太难看了,藏青的行不行?”
  柳金刀点头道:“行,行,你估计要多少钱?”林强走上去将压在柳金刀身下的垫被一揭,道:“你看着给吧。”
  柳金刀这才发现垫被下竟还铺着好几床被面儿,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四下张望着道:“你房里还有没有其它的好东西?”
  林强胸脯一挺道:“好东西还只剩下一样,就是我这个人,你要不要买?”
  柳金刀居然认真地咬着嘴唇瞟了他好一会儿,才道:“那就得看价钱了,如果不太贵的话,倒是还可以考虑考虑。”
  日子就在这种和谐宁静中一天天的过去了,到第七天,柳金刀已可以下炕走动,并开始试着做些轻微的家务事,对林强的防范也不像前些日子那般严谨,而且还不时探问他的身世,只对他脸上落疤的原因绝口不谈。
  林强的肩伤已渐复元,他每天仍然不断地往外跑,只是在家的时间愈来愈长,在外的时间一天比一天短。这种日子整整保持了十天,直到第十一天才起了变化。
  这天林强出外不久,就匆匆地跑回来,从阁楼上取下一柄剑就往外走。柳金刀急忙喊道:“你要到哪里去?”林强道:“我要到四维堂去一趟。”柳金刀立刻挡在门口,道:“你到四维堂去干什么?是不是打架?”林强忙道:“你别瞎疑心,我是四维堂出身,怎么会回去跟他们打架?”柳金刀愕然道:“什么!你是四维堂出身?”林强叹道:“不错,只不过十年前就已经被逐出师门了。”
  柳金刀失声尖叫道:“逐出师门?怎么会呢?”林强在唯一的椅上坐下来,道:“我一向不喜欢提起以前的事,既然你非问不可,我只好说个大概给你听听……我记得你曾问过我脸上这道疤的由来,是不是?”柳金刀点头。
  林强沉叹一声,道:“实不相瞒,这道疤是我师傅替我留下的。”
  柳金刀急声道:“为什么?为什么?”
  林强道:“因为十年之前,在我大师姐出嫁的前夕……我曾陪她一起逃跑,也就是所谓私奔,后来被我师傅捉到,就赏了我这一剑,同时也将我赶出了四维堂。”
  柳金刀愣了一会儿,才道:“十年前?私奔!你那个时候还小嘛!”
  林强又叹了口气,道:“我现在虽已不算是四维堂的弟子,但我跟他们的情感还在,我已得到府衙的王师爷要围剿他们的消息,我能不给他们送个信么?还有,我大姐为了营救盛大侠夫妇,独闯开封大牢而身负重伤,虽然被随后赶去的师弟们救了回来,只怕也活不了多久了,我能不去看看她么?”
  柳金刀骇然道:“一个人独闯大牢,那不等于是自杀么!”
  林强黯然道:“有很多人都这么说,如果她这次真的伤重不治的话,那也算死得其所了。”
  柳金刀道:“就算你非去不可,也用不着带剑啊!”林强道:“我已经好久没有正规练剑了,很想去跟他们切磋几招,万一有人为了我跟大师姐当年的事不太体谅的话,我也可以护身保命。”
  柳金刀脸上充满了关切之色,道:“我真想陪你去,又怕一露面会惹来大麻烦……”
  林强立刻道:“你放心好了,替我把晚饭留下,我会尽快赶回来。”
  柳金刀这才万般无奈地将身子让开,本想再叮咛几句,还没容她开口,林强早已到了门外。

相关热词搜索:侠者

上一篇:第七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下一篇:第九章 四维堂的危机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