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火并萧十一郎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月圆之约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一章 月圆之约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30
  轻舟在水上飘荡,全都远远的停下,四条狗的形状毛色完全一模一样,四个人的装束打扮也完全一模一样。
  白纸灯笼下,四个人的脸全都在闪闪的发光,看来实在是说不出的诡秘恐怖。
  风四娘已怔住。
  她回头去看连城璧,连城璧的表情也差不多,显然也觉得很惊讶。
  船首上的小狗已跳回黑衣人的怀里,提灯的青衣童子忽然高呼:“连公子在那里?请过来相见。”
  四个人同时开口,同时闭口,说的话也完全一字不差。
  风四娘声音更低,道:“你过不过去?”
  连城璧摇摇头。
  风四娘道:“为什么?”
  连城璧道:“我一去就必死无疑。”
  风四娘不懂。
  连城璧道:“这四人中只有一个是真的天宗主人。”
  风四娘道:“你也分不出他们的真假?”
  连城璧摇摇头,道:“所以我不能过去,我根本不知道应该上哪条船。”
  风四娘道:“难道你上错了船就非死不可?”
  连城璧道:“这约会是花如玉订的,他们之间一定已约好了见面的法子。”
  风四娘道:“花如玉没有告诉你?”
  连城璧道:“没有。”
  风四娘轻轻叹息,道:“难怪他临死前还说,你若杀了他,必定会后悔。”
  忽然间,四条小舟中居然有一条向水月楼这边摇了过来。
  风四娘精神一振,道:“世上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你若坚持不肯过去,他就只好过来了。”
  连城璧道:“你知道来的人是真是假?”
  风四娘道:“不管他是真是假,我们都不妨先到灯下去等着他。”
  轻舟慢慢的摇了过来,终于停在水月楼船的栏杆下。
  黑衣人刚站起来,他怀里的小狗已跳上船头,“汪、汪、汪”的叫着,奔入了船舱。
  船舱里一片黑暗,这条狗一奔进来,就窜到花如玉的尸体上,叫的声音忽然变得凄厉而悲伤。
  他活着时从未给人快乐,所以他死了后,为他伤心的也只有这条狗。
  风四娘忽然又觉得要呕吐。
  她勉强忍住,舱外的脚步声已渐渐近了,就像是风吹过落叶。
  忽然间,门外出现了一张发光的脸。
  风四娘正想扑过去,已有两条人影同时从她身后窜出。
  就连她都从来也没有见过动作这么快的人,她忽然发现连城璧身手之矫健,反应之快,竟似已不在萧十一郎之下。
  刚走入船舱的黑衣人显然也吃了一惊,刚想退出去,肋骨下的软骨上已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打得他满嘴苦水。
  他想放声大叫,另一只拳头已迎上了他的脸。
  他眼前立刻出现了满天金星,身子斜斜的冲出两步,终于倒了下去,倒在风四娘脚下。
  风四娘刚才憋住的一口气才吐出来,这人就已倒下。
  他的脚步很轻,轻功显然不弱,动作和反应也很快,事实上,他的确也是武林中的一等高手。
  只可惜他遇见了天下最可怕的对手。
  天下绝没有任何人能挡得住连城璧和萧十一郎的联手一击。
  何况,他们这一击势在必得,两个人都已使出了全力。
  两个人在黑暗中对望了一眼,眼睛里都带着种很奇怪的表情,也不知是在互相警惕,还是惺惺相惜。
  连城璧轻轻吐出口气,道:“这人绝不是天孙。”
  萧十一郎道:“哦?”
  连城璧道:“我见过他出手,以他的武功,我们纵然全力而击,三十招内也胜不了他。”
  萧十一郎沉默了。
  他想不出世上有谁能挡得住他们三十招。
  风四娘已俯下身,伸出手在这人身上摸了摸,忽然失声道:“这人已死了。”
  连城璧道:“他怎么会死?我的出手并不太重。”
  萧十一郎道:“我也想留下他的活口。”
  风四娘道:“看来他……他好像是被吓死的。”
  一句话未说完,她又忍不住要呕吐。
  船舱里不知何时已充满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恶臭,臭气正是从这人身上发出来的。
  那条小狗又窜到他身上,不停的叫,突听舱外传来了两声惨呼,接着“噗通,噗通”,两声响。
  风四娘赶出去,轻舟上的梢公和童子都已不见,轻舟旁溅起的水花刚落下,一盏白纸灯笼还漂浮在水波上。
  水波中忽然冒出一缕鲜血。
  再看远处的三条小船,都已掉转船头,向湖岸边摇了过去。
  风四娘跺了跺脚,道:“他们一定已发现不对了,竟连这孩子一起杀了灭口。”
  连城璧也叹了口气,道:“他们这一走,要想再查出他们的行踪,只怕已难如登天。”
  萧十一郎道:“所以我们一定要追。”
  风四娘道:“怎么追?”
  萧十一郎道:“中间一条船走得很慢,你坐下面的这条船去盯住 他。”
  连城璧立刻道:“我追左边的一条。”
  萧十一郎道:“只要追出了他们的下落,就立刻回来,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风四娘道:“你……你会在这里等我?”
  萧十一郎道:“不管有没有消息,明天中午以前,我一定回来。”
  风四娘抬起头,看着他,仿佛还想说什么,忽又转身跳下了栏杆旁的小船,拿起长篙一点,一滴眼泪忽然落在手上。
  远远看过去,前面的三条轻舟,几乎都已消失在朦胧烟水中。
  烟水朦胧。
  夜已更深了,却不知距离天亮还有多久。
  湖上的水波安静而温柔,夜色也同样温柔安静,除了远方的摇船橹声以外,天地间就再也听不见别的声音了。
  前面的船也已看不见,左右两条船早已去得很远,中间的一条船也只剩下一点淡淡的影子。
  风四娘用力摇着船,眼泪不停的在流。
  她从来没有流过这么多眼泪,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流泪。
  她只觉得说不出的孤独,说不出的恐惧。
  这世界仿佛忽然就已变成空的,天地间仿佛已只剩下她一个人。
  虽然她明知萧十一郎一定会在水月楼上等她,萧十一郎答应过的事,从来也没有让人失望过。
  可是她心里却还是很,害怕,仿佛这一去就永远再也见不到他了。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又想起了沈璧君,想起了沈璧君在临去时说的那些话:“……只有你才是萧十一郎最好的伴侣,也只有你才能真正了解他……”
  现在她这番心意,显然已被人辜负了。
  她会不会怪他们?会不会生气?
  在这凄迷的月夜里,她的幽灵是不是还留在这美丽的湖山间?会不会出现在风四娘眼前?
  风四娘更用力去摇船,尽量不去想这些事,却又偏偏没法子不想。
  她倒真希望沈璧君的鬼魂出现,指点她一条明路。
  在人生的道路上,她几乎已完全迷失了方向。
  在这粼粼的水波上,她已迷失了方向。
  一阵风吹过来,她抬起头,才发现前面的小船,连那一点淡淡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风中隐约还有摇橹声传过来,她正想追过去,忽然发现船下的水波在旋转。
  漩涡中仿佛有股奇异的力量,在牵引着这条船,往另一个方向走。
  这条船竟已完全不受她控制。
  她本不是那种看见一只老鼠就会被吓得大叫起来的女人。
  可是现在她却已几乎忍不住要大叫起来,只可惜她就算真的叫出来,也没有人听得见。
  漩涡的力量,越来越大,又像是有只看不见的手,在拉着这条船。
  她只有眼睁睁的坐在那里,看着这条船被拉入不可知的黑暗中。
  她的手已软了。
  忽然间,“砰”的一声响,小船的船头,撞在一根柱子上。
  前面一座小楼,半面临水,用几根很粗的木柱支架在湖滨。
  小楼上三面有窗,窗子里灯火昏黄。
  既然有灯,就有人。
  是什么人?
  那股神秘的力量,为什么要把风四娘带到这里来?
  风四娘连想都没有想,长篙在船头一点,用尽全身的力量,窜了上去。
  只要能离开这条见了鬼的船,她什么都不管了。
  就算这小楼上有更可怕的妖魔在等着,她也不管了。
  不管怎么样,能让两只脚平平稳稳的站在实地上,她就已心满意足。
  冷水从鼻子里灌进去的滋味,她已尝过一次,她忽然发现无论怎么样死法,都比做淹死鬼好。
  小楼后有个窄窄的阳台,栏杆上还摆着几盆盛开的菊花。
  灯光从窗子里照出来,窗子都是关着的。
  风四娘越过栏杆,跳上阳台,才算吐出口气。
  小船还在水里打着转,突然“哗啦啦”一声响,一个人头从水里冒出来,竟是太湖中的第一条好汉“水豹”章横:
  ——原来这小子也是他们一路的。
  风四娘咬了咬牙,忽然笑了:“我还以为是水鬼在找替身,想不到是你。”
  章横也笑了,双手扶了扶船舷,人已一跃而上,站在船头,仰着脸笑道:“我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风四娘居然还记得我。”
  风四娘嫣然道:“你知道我就是大名鼎鼎的风四娘?”
  章横道:“我当然知道。”
  风四娘眼珠子转了转,道:“这地方是你的家?”
  章横笑道:“这是西湖,不是太湖,我只不过临时找了这屋子住着。”
  风四娘道:“那么这就是你临时的家。”
  章横道:“可以这么样说。”
  风四娘道:“你把我带到你临时的家,是不是想要我做你临时的老婆?”
  章横怔了怔,嘴里结结巴巴的,竟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他实在想不到风四娘会问出这么样一句话来。
  风四娘却还在用眼角瞟着他,又问道:“你说是不是?”
  章横擦了擦脸上的水珠,终于说出了一句:“我不是这意思。”
  风四娘又笑了,笑得更甜:“不管你是什么意思,这地方总是你的家,你这做主人的为什么还不上来招呼客人?”
  章横赶紧道:“我就上来。”
  他先把小船系在柱子上,就壁虎般沿着柱子爬了上去。
  风四娘就站在栏杆后面等着他,脸上的笑容比盛开的菊花更美。
  看见了她这样的女人,这样的微笑,若有人还能不动心的,这个人就一定不是男人。
  章横是个男人。
  他不往上看,又忍不住要往上看。
  风四娘嫣然道:“想不到你不但水性高,壁虎功也这么高。”
  章横的人已有点晕了,仰起头笑道:“我只不过……”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忽然有样黑黝黝的东西从半空中砸下来,正砸在他的头顶上。
  这下子他真的晕了
  无论谁的脑袋,都不会有花盆硬的,何况风四娘手上已用了十分力。
  “噗通”一声,章横先掉了下去,又是“噗通”一声,花盆也掉了下去。
  风四娘拍了拍手上的土,冷笑道:“在水里我虽然是个旱鸭子,可是一到了岸上,我随时都能让你变成一个死鸭子。”
  窗户里的灯还亮着,却听不见人声。
  这地方既然是章横租来的,章横既然已经像是个死鸭子般掉在水里,小楼上当然就不会再有别的人。
  虽然一定不会有别人,却说不定会有很多线索——关于天宗的线索。
  章横当然也是天宗里的人,否则他为什么要在水下将风四娘船引开,不让她去追踪?
  这就是风四娘在刚才一瞬间所下的判断,她对自己的判断觉得很满意。
  门也很窄,外面并没有上锁。
  风四娘刚想过去推门,门却忽然从里面开了,一个人站在门口,看着她,美丽的眼睛显得既悲伤,又疲倦,乌黑的长发披散在双肩,看来就像是秋水中的仙子,月夜里的幽灵。
  “沈璧君。”风四娘叫了起来。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沈璧君。
  沈璧君既不是仙子,也不是幽灵。
  她还没有死,还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活生生的人。
  风四娘失声道:“你……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沈璧君没有回答这句话,转过身,走进屋子,屋里有床有椅,有桌有灯。
  她选了个灯光最暗的角落坐下来,她不愿让风四娘看见她哭红了的眼睛。
  风四娘也走了进来,盯着她的脸,好像还想再看清楚些,看看她究竟是人?还是冤魂未散的幽灵。
  沈璧君终于勉强笑了笑,道:“我没有死。”
  风四娘也勉强笑了笑,道:“我看得出。”
  沈璧君道:“你是不是很奇怪?”
  风四娘道:“我……我很高兴。”
  她真的很高兴,她本就在心里暗暗期望会有奇迹出现,希望萧十一郎和沈璧君还有再见的一天。
  现在奇迹果然出现了。
  这怎么会出现的?
  沈璧君轻轻叹了口气,道:“其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救了我。”
  风四娘道:“是谁救了你?”
  沈璧君道:“章横。”
  风四娘几乎又要叫了起来:“章横?”
  当然是章横,他在水底下的本事,就好像萧十一郎在陆地上一样,甚至有人说他随时都可以从水底下找到一根针。
  找人当然比找针容易得多。
  ——难怪我们找来找去都找不到你,原来你已被那水鬼拖走了。
  这句话风四娘并没有说出来,因为沈璧君已接着道:“我相信你一定也见过他的,昨天他也在水月楼上。”
  风四娘苦笑道:“我见过他,第一个青衣人忽然失踪的时候,叫得最起劲的就是他。”
  沈璧君道:“他的确是个很热心的人,先父在世的时候就认得他,还救过他一次,所以他一直都在找机会报恩。”
  风四娘道:“他救你真的是为了报恩?”
  沈璧君点点头,道:“他一直对那天发生在水月楼的事觉得怀疑,所以别人都走了后,他还想暗中回来查明究竟。”
  风四娘道:“他回来的时候,就是你跳下水的时候?”
  沈璧君道:“那时他已在水里呆了很久,后来我才知道,一天之中,他总有几个时辰是泡在水里的,他觉得在水里远比在岸上还舒服。”
  ——他当然宁愿泡在水里,因为一上了岸,他就随时都可能变成个死鸭子。
  这句话风四娘当然也没有说出来,她已发现沈璧君对这个人印象并不坏。
  但她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他救了你后,为什么不送你回去?”
  沈璧君笑了笑,笑得很辛酸:“回去?回到哪里去?水月楼又不是我的家。”
  风四娘道:“可是你……你难道真的不愿再见我们?”
  沈璧君垂下头,过了很久,才轻声道:“我知道你们一定在为我担心,我……我也在相信着你们,可是我却宁愿让你们认为我已死了,因为……”她悄悄的擦了擦眼泪:“因为这世界上若是少了我这么样一个人,你们反而会活得更好些。”
  风四娘也垂下了头,心里却不知是什么滋味。
  她不想跟沈璧君争辩,至少现在还不是争辩这问题的时候。
  沈璧君道:“可是章横还是怕你们担心,一定要去看看你们,他去了很久。”她叹息着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他实在是个很热心的人。”
  风四娘更没法子开口了,现在她当然已明白自己错怪了章横。
  沈璧君道:“我刚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下子,好像听见外面有很响的声音。”
  风四娘道:“嗯。”
  沈璧君道:“那是什么声音?”
  风四娘的脸居然也红了,正不知该怎么说才好,外面已有人带着笑道:“那是一只死鸭子被旱鸭子打得掉下水的声音。”
  风四娘一向很少脸红,可是现在她的脸绝不会比一只煮熟了的大虾更红。
  因为章横已湿淋淋的走进来,身上虽然并没有少了什么东西,却多了一样。
  多了个又红又肿的大包。
  沈璧君皱眉道:“你头上为什么会肿了一大块?”
  章横苦笑道:“也不为什么,只不过因为有人想比一比。”
  沈璧君道:“比什么?”
  章横道:“比一比是我的头硬?还是花盆硬?”
  沈璧君看着他头上的大包,再看看风四娘脸上的表情,眼睛里居然有了笑意。
  她实在已很久很久未曾笑过。
  风四娘忽然道:“你猜猜究竟是花盆硬?还是他的头硬?”
  沈璧君道:“是花盆硬。”
  风四娘道:“若是花盆硬,为什么花盆会被他撞得少了一个角,他头上反而多了一个角?”
  沈璧君终于笑了。
  风四娘本来就是想要她笑笑,看着她脸上的笑容,风四娘心里也有说不出的愉快。
  章横却忽然叹了口气,道:“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一件事。”
  风四娘道:“什么事?”
  章横苦笑道:“我现在总算才明白,江湖中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把你当做女妖怪。”
  风四娘道:“现在我却还有件事不明白。”
  章横道:“什么事?”
  风四娘沉下了脸,道:“你为什么不让我去追那条船?”
  章横道:“因为我不想看着你死在水里。”
  风四娘道:“难道我还应该谢谢你?”
  章横道:“你知不知道那船夫和那孩子是怎么死的?”
  风四娘道:“你知道。”
  章横道:“这暗器就是我从他们身上取出来的。”
  他说的暗器是根三角形的钉子,比普通的钉子长些,细些,颜色乌黑,看来并不出色。
  他刚从身上拿出来,风四娘就已失声道:“三棱透骨针?”
  章横道:“我知道你一定能认得出的。”
  风四娘道:“就算我没吃过猪肉,至少总还看见过猪走路。”
  江湖中不知道这种暗器的人实在不多。
  据说天下的暗器,一共有一百七十多种,最可怕的却只有七种。
  三棱透骨针就是最可怕的这七种暗器之一。
  章横道:“这种暗器通常都是用机簧发射,就算在水里,也能打出去三五丈远,我们在水底下最怕遇见的,就是这种暗器。”
  风四娘道:“我一向很少在水底下,我既不是水鬼,也不是鱼。”
  章横道:“若是在水面上,这种暗器远在七八丈外,也能取人的性命。”
  风四娘道:“身上带着这种暗器的人,就在我追的那条船上?”
  章横点点头。
  风四娘冷笑道:“难道你以为我就怕了这种暗器?若连这几根钉子都躲不过,我还算什么女妖怪?”
  她嘴里虽然一点都不领情,心里却也不禁在暗暗感激。
  她实在没有把握能躲过这种暗器。
  她也不想被这种暗器打下水里,再活活的淹死。
  无论对什么人来说,淹死一次就已够多了,尝过那种滋味的人,绝不会还想再试第二次。
  跳河也一样要有勇气的,跳一次河还活着的人,第二次就很难再鼓起勇气来。
  所以沈璧君还活着。
  她垂着头,坐在那幽暗的角落里,痴痴的看着自己的脚尖,也不知在想什么心事。
  刚才的笑容,就好像满天阴霾中的一缕阳光,现在早已消失。
  风四娘走过来,扶着她的肩,道:“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他在哪里?”
  沈璧君头垂得更低。
  风四娘又道:“这地方虽不错,你还是不能在这里呆一辈子的,该走的迟早总是要走,你难道忘了这是谁说的话?”
  沈璧君抬起头,看见了章横,又垂下头——女人的心里要说的话,总是不愿让男人听见的。
  幸好章横还不是不知趣的男人,忽然道:“你们饿不饿?”
  风四娘立刻道:“饿得要命。”
  章横道:“我去找点东西来给你们吃,随便换身衣服,来回一趟至少也得半个时辰。”
  风四娘道:“你慢慢的找,慢慢的换,我们一点也不急。”
  章横笑了,摸着脑袋走了出去,还顺手替她们关上了门。
  沈璧君这才抬起头,轻轻道:“他……他在哪里?为什么没有跟你在一起?”
  风四娘也叹了口气,正想说她心里的话,却听“砰”的一响,刚关上的门又被撞开,一个人从外面飞了进来,“咚”的一声,跌在桌子上,桌子碎裂,这个人又从桌上掉下来,躺在地上,两眼发直,竟是刚出去的章横。
  非但还不到半个时辰,连半盏茶的功夫都不到,他居然就已回来了,他回来得倒真快。
  一个人刚才还四平八稳的走出去,怎么会忽然间就凌空翻着跟斗飞了回来?
  难道他竟是被人扔进来的?
  “水豹”章横并不是个麻袋,要把他扔进来并不是件容易事。
  风四娘忽然抢前两步,挡在沈璧君面前,其实她的武功并不比沈璧君高,可是她和沈璧君在一起时,总觉得自己是比较坚强的一个,总是要以保护者自居。
  章横直勾勾的看着她,脸上带着种无法形容的表情,嘴角突然有鲜血涌出。
  血竟不是红的,是黑的,黑也有很多种,有的黑得很美,有的黑得可怕。
  风四娘失声道:“你怎么样了?”
  章横嘴闭得更紧,牙齿咬得吱吱发响,鲜血却还是不停的涌出来。
  就连风四娘都从未见过一个人嘴里流出这么多血,死黑色的血。
  沈璧君忽然道:“你能不能张开嘴?”
  章横挣扎着,勉强摇了摇头。
  风四娘道:“为什么连嘴都张不开?”
  章横想说话,却说不出,突然大吼一声,一样东西弹出来,“叮”的落在地上,赫然竟是一枚三棱透骨针。
  风四娘的心沉了下去,慢慢的抬起头,就看见门外的黑夜中,果然有条黑黝黝的人影,一张脸都在月光下闪闪发着光。
  章横想必是一出去就看见了这个人,刚想叫出来,三棱透骨针已打入他嘴里,打在他舌头上。
  风四娘握紧双拳,只觉得嘴里又干又苦,章横的痛苦,竟似也感染到她。
  黑衣人忽然道:“你想不想救他的命?”
  风四娘只有点点头。
  黑衣人道:“好,先割下他的舌头,再迟就来不及了。”
  风四娘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她也知道要救章横的命,只有先割下他的舌头来,免得毒性蔓延。
  可是她实在下不了手。
  沈璧君忽然咬了咬牙,从章横腰边抽出柄尖刀,一抬手,卸下了他的下颚。
  章横惨呼一声,舌头伸出,就在这时,刀光一闪,半截乌黑的舌头随着刀锋落下,落在地上,发出了“笃”的一响,他的舌尖竟已僵硬,他的人已晕过去。
  沈璧君慢慢的站起来,慢慢的将手中尖刀抛下,冷汗已流满她苍白美丽的脸。
  风四娘吃惊的看着她,道:“你……你竟能下得了手。”
  沈璧君道:“我不能不下手,因为我不能看着他死。”
  风四娘沉默,她忽然发现她们两个人中真正比较软弱的一个人,也许并不是沈璧君。
  有些人的外表虽柔弱,可是到了紧要关头,却往往会做出令人意料不到的事。
  黑衣人一直在冷冷的看着她们,冷冷道:“现在你们已可跟我走了。”
  风四娘道:“跟你走?你是什么人?”
  黑衣人道:“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
  风四娘道:“你就是天孙?真的天孙?”
  黑衣人道:“无相天孙,身外化身,真即是假,假即是真。”
  风四娘眼珠子转了转,忽然笑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黑衣人道:“风四娘。”
  风四娘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又看过我的脸,至少也该让我看看你。”
  黑衣人道:“你迟早总看得到的。”
  风四娘道:“你先让我看看,我才跟你走。”
  黑衣人道:“否则呢?”
  风四娘道:“你不肯答应我的事,我当然也不肯答应你。”
  黑衣人道:“你真的不走?”
  风四娘笑道:“你要我走,我就偏偏要坐在这里,看你怎么样?”
  她居然真的坐下去,就好像孩子们在跟大人撒娇似的。
  她用这法子对付过很多男人,每次都很有效,很少有男人会板起脸来对付一个正在撒娇的女孩子。
  黑衣人却是例外,冷笑道:“你要看看我能把你怎么样?”
  风四娘道:“嗯。”
  黑衣人道:“好,你看着吧。”
  他冷笑着走进来,一走进灯光中,他的脸亮得更可怕,一双手也亮得可怕。
  无论谁只要多看他两眼,眼睛都一定会发光,你若连看都没法子看他,又怎么能跟他交手?
  风四娘终于忍不住跳起来,大声道:“你敢对我无礼?”
  黑衣人冷冷道:“我不但要对你无礼,而且还要很无礼。”
  风四娘沉下了脸,道:“你们这四个真真假假的天孙中,刚才是不是有一个上了水月楼?”
  黑衣人道:“嗯。”
  风四娘道:“你知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黑衣人道:“死了。”
  风四娘道:“你知不知道他怎么死的?”
  黑衣人摇摇头。
  风四娘道:“他是吓死的。”她冷笑着又道:“你看见过被吓死的人没有?我可以保证;一个人无论怎么样死法,都没有吓死的可怕。”
  黑衣人道:“哦?”
  风四娘道:“你知不知道他是怎么样被吓死的?”
  黑衣人又摇摇头。
  风四娘道:“因为他做梦也想不到,竟连一招都招架不住,我们一出手,他就已倒下。”
  她说得活灵活现,令人无法不信——风四娘不但会撒娇,吓人的本事也是蛮不错的。
  只可惜她还是看不出黑衣人是不是已被她吓住,又问道:“你的武功比他怎么样?”
  黑衣人道:“差不多。”
  风四娘冷冷道:“这里虽不是水月楼,可是你只要再往前走一步,我就要你立毙掌下。”
  黑衣人道:“真的?”
  风四娘道:“当然是真的。”
  黑衣人道:“只要我再往前一步,我就必死无疑?”
  风四娘道:“不错。”
  黑衣人就向前走了一步。
  风四娘只觉得胃里又在收缩,她知道现在已到了非出手不可的时候,她回头看了沈璧君,沈璧君也在看着她,两个人突然一起出手,向黑衣人扑了过去,她们并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女人。
  事实上,她们的武功,在江湖中都可以算是一流的好手,这黑衣人的武功既然跟死在水月楼上的那个人差不多,那个人既然连萧十一郎和连城璧的一招都架不住,那么她们的机会也就不会太少。
  风四娘只希望能在半招之内,先抢得先机,十招之内,将这人击倒。
  她冲过去,双掌翻飞如蝴蝶,先以虚招诱出对方的破绽。
  她武功走的本是昔年南海观音一路,招式繁复,变化奇诡,姿态也很美妙。
  这一招“花雨嫔纷,蝴蝶双飞”,正是她武功中的精招,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虚实实,令人不可捉摸,谁知她一招刚出手,突然觉得自己眼前仿佛也有满天花雨缤纷,手腕忽然间已被捉住,一根冰冷坚硬的手指,已点在她后脑玉枕穴上。
  她并没有立刻晕过去,在这一瞬间,她又想起了萧十一郎。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的武功和萧十一郎距离有多么远。
  他们两个人现在距离得岂非也同样遥远?
  “萧十一郎,你在哪里?”她在大叫,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叫出来。
  满天缤纷的花雨已不见了,她的眼前已只有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西湖北岸有宝石山,宝石山巅有宝倜塔,宝倜塔下有来凤亭。
  萧十一郎就在这里。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央央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四章 真相大白
    第三十三章 侠义无双
    第三十二章 龙潭虎穴
    第三十章 一不做二不休
    第二十九章 春残梦断
    第二十八章 揭开面具
    第二十七章 死亡游戏
    第二十六章 迷情
    第二十五章 白衣客与悲歌
    第二十四章 水月楼之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