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艰难霸业,非虞即诈;千金一诺,为情一字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更新时间:2019-05-13 07:19:55  评论:0 点击:

  只见身后不知何时已悄然立着一位白白胖胖,一脸和气,可是双目奇亮,令人不敢逼视的六旬老人。
  毒儒欧阳善初一见来人,就知决非等闲人物,当下满怀疑心地问道:“敢问尊驾何人?”
  那人冷然一笑,伸手一指自己左臂道:“你说老夫是谁?”欧阳善初顺着那人手指方向,一眼瞥见那人左边衣袖空空荡荡,分明左臂已失。蓦地想起一人,禁不住面色倏变,饶他是个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竟也有些沉不住气,紧张地问道:“敢问尊驾就是威震东海,与七心魔君并称两君的擎天神君单老前辈么?”
  那人微微一笑,道:“怎么只这片刻功夫,我这个老不死的又由独臂老怪,一变而为擎天神君了。”
  毒儒欧阳善初一听此言,暗中叫苦不迭。由他这一句话,证明擎天神君单异早就在场,只是未曾露面而已。可是欧阳善初已想不出应当如何解说,只好望着擎天神君单异尴尬地一笑。
  这人正是毒儒欧阳善初口中曾经提到过的独臂老怪单异。王一萍听师父说过,武林中能够和他一较长短的,仅有一个威震河朔魏灵飞,对于其他武林人物,可说十分陌生,因此听后并不觉得怎样。
  可是站在毒儒欧阳善初身后的其他四毒,以及查猛和黑珠等人,神色之间,都显得有点不太轻松。
  擎天神君单异洒然一笑,道:“江湖中人总喜将老夫和洪老儿相提并论。若仅就武功而言,洪老儿的确够这资格;不过我们两人作风不同。你既然心中还有我这一号人物,足见你我有缘。那么,你就给我留下,其余的人去留听便。”
  查猛巴不得和五毒等人分开,听擎天神君单异这样一说,立即转脸对黑珠道:“黑姑娘,既然没有咱们的事情,咱们走吧!”
  黑珠秀目扫过毒儒欧阳善初,道:“看来尊驾适才约定之事,必须有所更改才行。”
  毒儒欧阳善初此刻心中正在思索如何应付擎天神君单异,闻言,只随章点了点头,嘴里含混的唔了几声。
  五毒之中,毒儒欧阳善初被擎天神君单异指名留下,乖乖地站在原地,一点也不敢违背。
  其余四毒似乎因为他们为首之人有了麻烦,不便置身事外,因此而一并留下。
  黑珠向前走出数十步,瞥见王一萍居然也站在原地不动,不由奇道:“咦,你干吗站着不动呀?”
  王一萍向黑珠望望,又将头转向毒儒欧阳善初,却不出声回答。
  擎天神君单异道:“小哥儿,你去吧,这儿没有你的事情。”
  王一萍沉默了一下,突然说道:“敢问老前辈将欧阳善初留下,意欲为何?”
  王一萍这话问得十分顶撞。擎天神君居然毫不动怒,笑道:“那是老夫自己的事情,用不着小哥儿你替他操心。”
  王一萍碰了一个软钉子,并不感到难堪,再次问道:“老前辈此次来到关外,想来也是为了活神农孔方中所宣称的待价而沽的三味灵药了。”
  擎天神君点了点头,道:“你这完全是多此一问么!”
  王一萍慢条斯理地道:“老前辈斥得不错,晚辈这一问诚属多余。不过欧阳兄适才所说的话,老前辈想来不致未曾听见,如果老前辈为了欧阳兄的事,耽搁了时间,岂不——”
  擎天神君单异哈哈一笑,道:“你跟欧阳善初是什么交情?用得着你转弯抹角地为他解说。”
  毒儒欧阳善初一旁道:“王兄请上路吧,这档事可由我和神君自行了断。”
  王一萍本来也是碰碰运气,并无把握为欧阳善初减少一场麻烦,现听欧阳善初这样一说,拱了拱手,道:“这样也好。”
  王一萍转过身子,举步前行。黑珠远远站在路中,似是有意等待王一萍先走过去。
  王一萍仿佛一点也不着急,仍然慢吞吞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查猛显然沉不住气,道:“黑姑娘,你这样究竟要走到何年何月?,’
  黑珠道:“查老二,你可曾听说过‘欲速则不达’这句俗话。这阵子我已体会出来,我们此刻看来走得太慢,也许最后仍可抢在别人前面。”
  查猛闻言,大摇其头;可是黑珠不肯放快速度,他也无法单独一人向前赶路。
  一行三人,沿着那条似有若无的山径,不久来到一座密林之前。
  王一萍想起七心魔君洪炎曾经说过,在前途设有七道关卡的话,眼看这座密林,阴森可怖。微风过处,更飘来一股股刺鼻奇腥。不觉略感迟疑。
  查猛撒开大步,抢在王一萍前面,气凝双臂,当先掠入林中。
  黑珠曾向王一萍说过“离此一步,即成仇敌”的话,可是这一路上,从她的神态之中,看不出对王一萍有丝毫敌意。这时见查猛已当先抢入林中,立道:“我们也一齐进去吧!”
  王一萍略一迟疑,黑珠已从王一萍身旁掠过。向查猛身后跟踪而去。两人身法奇快,眨眼间已没入密林深处。
  王一萍站在林外,迟迟不肯入内。足足等候了将近半个时辰,估计黑珠和查猛两人应当早已穿过密林,而且走出很远一段距离。这才起步向林中走去。
  才一入林,眼前光影立即为之一暗,那股奇腥之气,变得更为浓烈,直往鼻孔钻来。王一萍屏住呼吸,全神凝注,缓步而前。约莫走出数十丈光景,即已瞥见一条水桶粗细的红鱗巨蟒,赫然横阻途中。
  王一萍有生以来,从未见到此种凶物,当然更不谙巨蟒习性;可是他一眼就已看出,这条长达六丈以上的巨蟒,在密林中必然无法行动自如,心中早已打定了主意。同时暗笑七心魔君洪炎将这条红鱗巨蟒放置在密林之内,心思真拙劣得无以复加。
  王一萍借树杆稍稍掩挡住一些身形,蹑足而行。以王一萍的轻功造诣,即使不用提气,脚尖触地至多不过和枯叶落地一样,发出极轻微的“嚓”声。这时蹑足而行,当真是身如轻絮,着地无声。
  看看已走近红蟒腰前不足两丈,王一萍双足一纵,蓦地施出一式“龙飞九天”,身子恍如一条矫敏神龙,在密林中转折腾闪,从红鱗巨蟒身上一掠而过。
  半空中仿佛听得有人轻轻喊了声“好”。
  王一萍落地之后,心中暗觉诧异。只因这一声轻喝,语音虽低,但人耳十分清晰,绝对不致听错。
  这座密林藏有如此毒物,常人不可能在此久留。要说这声轻喝是查猛所发,事实上似不可能。因为此刻距离查猛人林之时足有半个时辰之久。查猛急欲赶路,没有理由停在密林中如此之久,而不离去。
  可是除了查猛而外,又会是谁?
  王一萍心中尽管如此揣想,足下可未曾停留,连续向前如飞掠纵。离开那条红鱗巨蟒已是甚远。
  想起适才那声轻喝,来得太以突然,他并不想急急赶往天池,因此决心查看一下,这位掩在一旁的神秘人物究竟是谁。
  王一萍从红鳞巨蟒身上掠过,而巨蟒毫无反应,证明这条巨蟒形状虽然可怖,但听觉不灵,并非没有办法对付。
  王一萍虽有这种想法,究竟不敢向蟒首过于接近。仅在距离蟒身稍远的地方,细细察看,未及顿饭时间,王一萍已大致在密林中查看了一遍,并未有任何发现。这时重又走回红癖身旁不远。
  这条始终僵卧不动的红鳞巨蟒身子突然一阵蠕动,一条长尾呼的一声倒卷过来。附近林树,经那条蟒尾一扫,纷纷折断,发出一片暴裂之声。
  王一萍早在红蟒长尾掣动之际,单足一点,已向蟒身另一侧纵去。
  红鳞巨蟒长尾威势惊人地一扫之后,重又停止下来。
  王一萍经这一来,更能肯定红鳞巨蟒在密林中行动不便。可是看了它适才长尾一扫,威势惊人。不要说是被它长尾扫中,就是被断裂的残枝断干打中一下,滋味也一定不十分好受。
  这时距离蟒身已越来越近,心中也不由多加了几分戒心,可是林中那人形迹隐蔽,一时仍然无法发现。
  王一萍也不想在林中久留,既然查看不出,心中已有了去意。那条红蟒突然身子向上一翻,疾扭而回。林间树干,立又被弄断偌大一片。
  王一萍发觉红鳞巨蟒扭动之际,显得异常费力,仿佛身体的某一部份受到束缚,无法自由转动一般,感到十分诧异。
  突然有人说道:“小哥儿,快点走吧!你再不走,我老头子可要吃不消了。” .
  声音方一人耳,王一萍立即急纵而起,直向声音来处掠去,正是蟒首所在之处,只见一个满脸毛发,衣衫褴褛的怪老头子,一个跨马桩,四平八稳地坐在蟒首上。上身微微向前倾侧,双手搭定蟒背。
  王一萍见这怪老头子以一人之力,竟能将一条长达数丈的巨蟒制住,暗中大为惊服。
  那怪老头子见王一萍呆呆站着,不肯离去,显得有点焦急。立又大声道:“你若是想要我老头子的好看,你就站着别走,不过这畜牲一旦放开,咱们俩说不定轮到谁倒霉。”
  那条红鱗巨蟒自王一萍掠近之后,挣动得十分厉害,因此那怪老头子想将红蟒压住,也必须多费一些力气。
  王一萍问道:“我可以帮你一点忙么?”
  那怪老头子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反问道:“你能帮老夫什么忙?”
  王一萍被这怪老头子问得不由一怔,心道:“是啊!这老头儿能以一人之力,硬将红蟒压住,功力之深,可以想见。我能帮得了他的忙么?”
  其实,王一萍此刻所具有的功力,较诸武林中一流高手,并不逊色。只因他连番遭遇到的人物,诸如阴山四煞,神剑无敌崔仲宇,鬼手燕南翔等人,除阴山四煞而外,若以崔仲宇和燕南翔两人而论,纵使南北双灵亲自出手,要想胜上一招半式,也须耗尽无穷心力不可。
  王一萍和这几人一比,自然觉得当年湘江一龙龙灵飞曾经向他所说十年之后,即可天下无敌的话,未免有点言过其实,因而怀疑到自己的功力究竟已练到何种程度?
  那怪老头子见王一萍既不离去,也不回答,似乎有点着恼,但他恼过一阵,又将目光注定跨下红蟒,道:“可惜出门时不知洪老儿竟弄了这么一条厚皮的家伙,要是我此刻手中有点破铜烂铁,先将它戳上几十个窟窿,看它又待如何?”
  王一萍听怪老头儿这样一说,心想自己正巧怀有一柄金剑,只不知自己手中这柄金剑是否能够刺穿蟒皮。
  王一萍想到此处,也未向那怪老头儿打声招呼,撤出金剑,运足腕力,手起剑落,照准蟒身刺去。
  红鱗巨蟒护痛,一声极难听的儿啼过后,长尾乱扫。只听得林间一片裂响,蟒身周围数丈以内,竟被夷成一片平地。那条油光闪闪的长尾,就自一下一下地,打得地面叭叭直响。
  怪老头子平跨蟒首,一面不停地高声怪叫,一面施尽毕生功力,硬将蟒首压得丝毫也动弹不得。
  王一萍既已试出金剑可以贯穿蟒皮,手腕连震,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之内,一连向蟒身刺割了十几剑。
  可是事情大为出人意外。王一萍起先一剑,毫无阻隔,即已刺入蟒身,可是此刻这十几剑,却一剑也没有刺入。
  怪老头子瞥了王一萍手中金剑一眼,道:“大约我也是老糊涂了,既然看见你所施身法,完全是龙兄家数,怎地却未想到这柄残金剑。”
  王一萍盯着手中金剑道:“你说我手中所持的剑名叫残金剑?”
  怪老头儿嘿然出声,原来红蟒又剧烈地挣动了一下。过了片刻,抬头道:“难道你师父竟没有告诉你剑名?唉,此刻哪里有时间谈这些,你既然有残金剑在手,倒真可帮我一点忙。”
  王一萍道:“这蟒皮委实太过坚韧,我第一下刺透了,以后却再也刺不进去。”
  怪老头儿道:“那你一定是刺错地方了,你可看清这畜牲身上长出逆鱗,你看准了刺下去,包准可以刺穿。”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书香

上一篇:第十八回 步步艰难,如赴鬼域;事事扑朔,恰似谜城
下一篇:第二十回 舍此而外,别无妙境;普天之下,唯此一关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