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巧取豪夺,全凭私欲;风云际会,各逞奇谋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更新时间:2019-05-13 07:27:32  评论:0 点击:

  月黑星稀,夜阑人静。
  从天池之旁一座插天高峰绝顶,断续传来一片清越的银铃之声。
  峰下数十条黑影四面八方,齐向峰脚扑到。
  看他们奔行的速度,无一不是武林高手,而他们的意思,显然是想掠上峰顶,查明铜铃震响的原因,但他们甫一掠近峰脚,突然发现峰下阴影中,安详异常地站着一个青衣女子,不由立时止步。
  那青衣女子明眸一转,向众人身上一扫,素手斜斜一指,缓缓地说道:“此刻距离活神农孔老前辈公开售药的时间尚有半个时辰,诸位可去前面庙中少憩,到时小女子自会前来接引诸位。”语毕,转身向黑影深处缓步而去。
  人丛中闪出一人,略感疑惑地向那青衣女子溜了一眼,怪声怪气地道:“这位姑娘请留芳步,老夫有一事相询。”
  那人语音虽然不高,可是青衣女子此刻仅只走出二丈多远,足可听清。不知那青衣女子当真未曾听见,或是明明听见而故意装做未曾听见,仍然继续向前走去。
  这人冷哼一声,肩头微晃,身子倏然前移二丈,拦在青衣女子前面,略带怒意地道:“哼!你好大的架子,老夫向你问话,竟敢装聋作哑!”
  青衣女子去路被阻,丝毫不感惊慌,首先回过头去,向那些仍然立在原处未动的人望了一眼,然后始转向身前那人道:“他们都比你听话,就你一个人不安份。”
  那人怪笑一声,怒极骂道:“不知你这没有家教的野丫头,一张小嘴可还真刁,待老夫先来教训教训你。”
  一言未了,右掌已缓缓举起,虚虚向青衣女子颊上拂去。
  这人动作甚慢,双方又隔着一段距离。而且也看不出他有施展劈空掌力的迹象,可是居然随着他掌势的轻轻一拂,传来一声清脆的掌掴之声。
  青衣女子举手掩颊,惊诧地望着那人。
  那人右掌一翻,向回待掣,看样子分明是想在青衣女子另一颊上再来上一掌。
  青衣女子业已尝到厉害,这回可不敢再大模大样,身形一闪,急向后纵。她这里才一用劲,足尖犹未离地,那人突然欺近,掌背猛然掴在青衣女子面颊之上。
  这一掌着实掴得不轻,青衣女子一声痛呼,人也跟着踉跄连退数步,几乎站立不稳。
  接连掴了青衣女子两掌,那人仍然怒气未消,哼道:“念你是个娇滴滴的美人儿,老夫手下留情,仅让你受点皮肉之苦,现在你可肯乖乖地回答老夫的问话?”
  青衣女子连吃两次苦头,尤其是第二掌,直打得她玉颊绽血,牙根松动。她知道如果拒不答复,必然又得吃苦头。
  正在为难之际,对面突然有人说道:“倩儿,别害怕,有我在这里,这笔帐迟早要连本带利算将回来。”
  青衣女子闻言,胆气陡壮,双手掩颊,绕过那人,继续向林中走去。
  那人似乎略有顾忌,眼看青衣女子从他身后数尺之处绕过,也不伸手阻拦,直待青衣女子走人林中一闪不见,这才向适才有人发话之处扬声说道:“林中是哪位朋友,请出来一见如何?”
  林中半响未听有人回答,那人眉梢向上一撇,腾身而起直向适才有人发话之处扑去。
  人在空中,突又急折而回。
  大家都弄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在这时,原先有人发话之处有人再度说道:“哼,谅你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眼前黑影一闪,那人恍如惊飙一般,再度腾身而至,猛扑而至,人未掠近,已自劈出一股刚猛掌力。
  直到这时,大伙儿才弄明白,那人先前半途折回,是想试一下发话那人是否仍然掩在原处。
  五丈以外,一声冷笑自近而远,迅即消逝在数十丈外,显然那人已经离去。
  王一萍身穿黑袍,脸带面幕,随着大伙儿一并站在峰下。
  他这时觉得贺衔山的主意果真不错,自己有了这一衫一巾,当真是妙用无穷。并且想到如果贺衔山也混在这些蒙面人中间,彼此都认不出来,岂不十分有趣。
  不过这方法并非仅有贺衔山一人想到,因为眼前人物泰半都以蒙面姿态出现,而且尽量保持缄默,以免有人从口音中认出自己是谁。
  大伙儿在林前静立了片刻,一位蒙面男子率先向青衣女子指示过的破庙所在方向走去,其余诸人大约落后二丈光景,也缓步跟随而前。
  青衣女子未曾说错,前行不远,果然有着一间破庙,那间破庙依峰而建,庙前又有一排大树挡住,外面看去,不易发现。
  庙门敞着,众人无须敲门,即可长驱而人。
  及至进人庙中,方始发觉那间大殿方圆有二十丈以上,与外面看来所得的印象完全不同。
  王一萍略一扫视,又已看出这间大殿,仅前面一小半是用砖木砌成,后面这一大截,竟是挖空峰腹而成。
  进人破庙中的一伙人不久之后,均已察觉,不过谁也没有指出。
  突然,有人从右面石壁中发话道:“洁儿,你出去看看,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壁间“卡”的一声轻响,一道暗门启处,一条纤细的身形电射而出。
  王一萍一眼即已看清来人竟是神剑无敌崔仲宇的徒弟谷洁,那么复室中发话之人想必就是崔仲宇本人无疑。
  谷洁明眸流转,打自众人面上扫过,立即纵回复室。不过复室暗门并未随之关闭。
  另有一人说道:“崔大侠也过于谨慎,试想当今之世,南北双灵,极域二魔等一代高人或隐或死,能够有胆量和崔大侠全力一争的只怕不多吧!”
  这语音甚生,王一萍从未听过,不过他觉得此人消息太欠灵通,七心魔君洪炎明已来到关外,居然毫不知情。
  一人说道:“敢和老夫全力一争的人究有多少,此刻尚难估计,不过就老夫所知,眼前就有一人。”
  王一萍听出说话这人正是神剑无敌崔仲宇。
  另一人笑道:“崔大侠可是指我贺某人而言?”
  神剑无敌崔仲宇冷冷说道:“不敢!”
  那人笑声朗朗地道:“如果崔大侠真的如此想法,贺某人深感荣幸。”
  正当众人全神倾听复室中的人对答之际,身旁又响起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殿上已多了一名青衣女子。
  那青衣女子并不出声,仅向众人微一颔首,立向那间复室中走去。
  众人明白青衣女子的意思,跟随而人,复室中已有数人。王一萍看见果然神剑无敌崔仲宇早在室内,不过他的六位徒弟,此刻已只剩下两个,一个是适才一度掠入大殿的谷洁,另一个是壮如金刚的莽汉鲁直。
  此外尚有黑珠、查猛两人。
  使王一萍感到惊异的是抱石书生贺衔山竟然也在室中,那么适才与神剑无敌崔仲宇对话的显然就是贺衔山了。
  抱石书生贺衔山在众人之前来到复室,并未使王一萍感到惊奇,真正令王一萍感到难解的是贺衔山既然劝自己掩去本来面目,而他自己却仍以本来面目出现,而且神色之间,仿佛在此数日之内,功力又有了进境;;
  王一萍正在揣想其中原因,但闻身后一人大声道:“老夫一步来迟,先来的朋友倒真不少。”
  飒风息处,神剑无敌崔仲宇面前已多了一人。
  神剑无敌崔仲宇向那人望了一眼,平静地道:“原来是七心魔君洪炎兄驾到。”
  崔仲宇此语一出,室中数十道眼光齐都投注在这一位身高八尺,奇瘦见骨,两眼特大,威棱逼人的老人身上。七心魔君洪炎全未将室中诸人放在眼下,仅向众人轻蔑地扫视了一眼。
  青衣女子启开一道暗门,现出一条长长的甬道,众人随在青衣女子身后,鱼贯而行,足足前行了约有百丈光景,方始来到一间石室。
  石室中央一张巨大的石榻上坐着一个身裁瘦小,身着长袍,头戴九梁道冠的男子,从他花白的双鬓看来,年纪大约总在六旬左右。他那一双炯然有光的亮眼向分立室中的十余位武林高手一扫之后,朗声说道:“看来今夜,中原高手云集,生似一场英雄盛会,不过老夫今夜目的只在找买货的主儿。论钱发货,却不论来人武功深浅。”
  七心魔君洪炎踏前一步:“不知孔兄出售怎样的货色?要的是什么价钱?”
  活神农孔方中淡然一笑道:“这位不是七心魔君洪炎洪兄么。想不到像洪兄这样一位武林人物,做起生意来倒也颇不离谱哩。我也知道,不让你们看看货色,你们也不肯先出甚高价钱。好吧,就先让你们瞧瞧。”
  一言甫毕,未待孔方中有甚表示,内室中已有三位羽衣少女鱼贯而出,手中分别捧着一只形式古雅的汉玉浅盂。
  三位羽衣女子站在活神农孔方中身后,将手中玉盂微微向前一倾。
  室中数十名武林高手儿无一人不是翘足而望,都想看看活神农孔方中昭告天下,待价而沽的究竟是什么稀世奇珍。
  那三名羽衣少女仿佛早已明白众人心理,仅将玉盂向前微微一倾,立又恢复原来姿态。
  活神农孔方中微微一笑,道:“老夫这次虽然是和诸位打点银钱上的交道,可是也想考较考较诸位的眼力和学力。所以三样药物的名目、功效,全凭诸位自行选择,恕老夫暂且卖上一个关子。”王一萍除了一柄残金剑而外,身无长物。何况师门恩赐,也不容许他拿去和别人交换他物。自觉这三味灵药落在他手中的机会不多,因此站在最后。如此一来,恰好可将室中情景全部收在眼中。
  红旗帮副帮主吕无畏越众而出,道:“吕无畏怀带赤金千斤,明珠百粒,不知能否购得前辈准备求售的三味药物中的任何一味?”吕无畏身裁高大,那件长衫也十分宽阔,可是任谁也可以看出他身上绝不可能携有千斤赤金。因此室中诸豪莫不用怀疑的眼光望着他,即使连端坐石榻之上的活神农孔方中也不例外。
  活神农孔方中根本未将千斤赤金和百粒明珠看在眼下,而并不回答。
  七心魔君洪炎鄙夷地望着吕无畏道:“你眼睛瞎了不成,难道看不出人家根本没有将你那点传家之宝看在眼里。”
  吕无畏并非不知七心魔君洪炎极不好惹,可是他今天似是有恃无恐,而且也不能当众忍气丢人,傲然反问道:“不知神君又凭什么来觊觎这几味灵药?”
  七心魔君洪炎冷笑一声,道:“银钱身外之物,老夫素来就不看在眼里。你要问我凭什么换这三味灵药,嘿嘿,老实告诉你,就凭这一双肉掌。”
  说时探臂一伸,虚虚向三位羽衣少女手中所捧的玉盂抓去。
  活神农孔方中手臂一抬,立加阻拦。同时厉声叱道:“你敢!”
  七心魔君这一举动,不但将活神农孔方中触怒,分立室中的数名武林高手也无不震怒,红旗帮副帮主吕无畏首先发难。双掌交切,施出生平最为得意的“天旋地转”,直取七心魔君洪炎左胁。
  七心魔君洪炎打得如意算盘,他心中何尝不明白,只要他一旦出手,定会激怒满室之人,如果以他一人之力,想要对付这数十名武林绝顶高手,自然毫无把握,不过他已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
  活神农孔方中的一掌,虽然将七心魔君洪炎凌空摄物的劲力化去,可是洪炎不容孔方中继续出掌,乘着吕无畏双掌击来之势,身子突向前掠,三位羽衣少女但觉手中一轻,三只玉盂全被洪炎抢去。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书香

上一篇:第二十二回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聚散偶然,无关风月
下一篇:第二十四回 石室风云,残金断玉;一念之转,戾气祥和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