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黄鹰全集 虎穴 正文

第十一章 秉烛谈心事,无官一身轻
 
作者:黄鹰全集  来源:黄鹰全集作品集  更新时间:2019-06-09 23:12:02  评论:0 点击:

  铁虎这时侯果然是置身于禁宫。
  这是他第二次进来,已然驾轻就熟。
  禁宫的防卫虽然更加森严,可是他的身手也比前灵活了很多,一般人不能够藏身,不能够通过的地方,他轻易便藏进去,走过去。
  他要找朱元璋,这当然也是一件轻而易击的事情,在禁苑随便找一个内侍一问便知道朱元璋的所在。
  那个内侍随即被铁虎封住了穴道,将他放在不容易为人发觉的地万,然后他便迅速窜向御书房的方向。
  第一次他找到朱元璋的时侯也是在御书房。
  这一次,御书房外面的守卫当然更加森严。
  手掌灯笼的侍卫逡巡不绝。
  铁虎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用了七种方法才能够落在瓦面上,也全亏他那种迥异常人的身手才能够能人所不能。
  由瓦面而进入承尘内也花了他不少时间。
  从承尘的花眼他终于看到了朱元璋。
  御书房的灯光并不怎样亮,朱元璋呆坐在长案前显然有很多心事。
  是南宫望的死影响还是什么铁虎看不出,他也没有理会,只是仔细的找适当的机会角度准备那必杀的一击。
  朱元璋显然毫无所觉,一直到那面承尘碎裂,才被那碎裂的声响惊动,把头抬起来。
  铁虎那柄弯刀几乎同时削进了朱元璋的脖子,只一刀便将他的头颅割下来。
  刀并非好刀,与凤栖梧那一柄“惊鲵”不能相提并论,但拿来割人头已经够锋利的了。
  铁虎刀用得很快很好,朱元璋的反应也未免太迟钝,他甚至来不及呼叫头颅便已给割下。
  铁虎早已作好准备,探手将人头接住,随即在那具无头尸身倒下之前将一块龙袍割下,也正好将那颗人头裹起来,身子往后一翻便窜回承尘内,接从瓦面的缺口窜出去。
  承尘碎裂的声响当然经已将逡巡的侍卫惊动,御书房外的灯光一片大亮。
  瓦面亦被照亮,铁虎在惊呼声中飞索出手,凌空飞越,迅速准确而灵活。
  捉刺客的声响此起彼落,灯光刀光闪耀,那些侍卫纷纷追向铁虎逃走的方向。
  一个矮小的黑影这之前已经从御书房的一角窜出来,紧追在铁虎身后。
  灯光闪动,到处都黑影摇幌,这个矮小的黑影竟仿佛与墙壁瓦面以及各种东西的影子混起来,除非很小心,否则根本看不出。
  铁虎并不是那么小心的人,但那个矮小的黑影要追上铁虎也不容易。
  禁宫中这样矮小的只有一个山甲,能够支配山甲的只有朱元璋一人。
  朱元璋若是被杀,山甲是否还会再为他卖命?
  瓦面上风急,对山甲来说一些影响也没有,也没有发出丝毫声响,他的身上只有一条紧贴的短袴,头秃着,根本没有什么能够被风吹出声响来,他的轻功也很好,着地无声。
  以铁虎的耳目敏锐,也没有发觉这个人的追踪。
  山甲的神色非常兴奋,他终于有任务,而且是这么重要的任务,他发誓一定要完成,不负朱元璋所望,要别的人莫再因为他是一个侏儒就轻视。
  在铁虎一刀砍杀朱元璋的时候山甲已可以出手,可是他没有,他不能做没有把握的事,也绝对相信只要他追上去,有耐性,一定能够找到适当的机会,而且朱元璋也有命令,尽可能杀掉铁虎凤栖梧二人,以免后患。
  凤栖梧不在这里,山甲的追踪铁虎,还希望铁虎能够带他找到凤栖梧那儿去。
  他个子小,脑袋也是,并没有足够的智慧看透朱元璋的心意。
  朱元璋绝不以为他能够一口气杀掉凤栖梧铁虎二人,只希望他能够杀掉铁虎。
  凤栖梧是怎样的一个人朱元璋又怎会不明白,他绝不以为凤栖梧会动手,但铁虎这个人却是有如眼中之钉,不去不快。
  山甲能否杀掉铁虎,朱元璋却也不太在乎,所以派他去只是发觉这个人留在身旁其实没有多大用处。
  山甲若是明白朱元璋的心意,一定不会这样落力。

×       ×       ×

  山甲追出去之后,朱元璋才从暗门走出来,看着那具无头的尸体,不由捏了一把冷汗,若非他早有准备,挨那一刀的就是他。
  凤栖梧铁虎在飞鸟帮总坛扑杀南宫望的消息传到,他便已作好准备,虽然没有消息凤栖梧铁虎向这边走来他还是将替身搬出来。
  也许他亦像某一种人,每当危险迫近的时候就会察觉,与之同时也在御书房外布下了所谓天罗地网。
  设计这天罗地网的人告诉他万无一失,但听到“一失”二字他还是浑身不自在。这天罗地网果然还是有失。
  在外面逡巡的侍卫统领闻讯赶来慌不迭拍门,听到朱元璋的回答才放下心头大石,也连忙进去请罪。
  朱元璋没有下罪,只是笑了笑,那个侍卫统领看见那具身穿龙袍的无头尸身,当然亦是大感诧异,他并不知道这个秘密。
  朱元璋这才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回事?”
  那个侍卫统领一呆道:“微臣不知道,微臣救驾来迟,罪该万死。”
  朱元璋道:“来人若是你们能够对付,朕也不用安排这个替身。”
  “替身?”
  朱元璋道:“一个实在太少,可惜再没有人替朕再制造第二个。”
  “皇上洪福……”
  朱元璋笑截:“这如何称得洪福,你立即替朕秘密毁掉这具无头尸身,除了你之外,朕不要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那个侍卫统领一面应一面叩头,朱元璋接吩咐:“先将衣服剑下来烧掉。”
  侍卫统领又叩头回答,朱元璋叹息道:“若是凤栖梧就不会这样,可惜这个人不为朕所用。”
  “微臣立即下令到处去搜捕……”
  朱元璋挥手截道:“不用多此一击,他若是还能够进来一定会进来。”
  “那微臣加紧防卫,除非他不出现,否则……”
  朱元璋摇头道:“算了,连一个铁虎你们也无计可施,何况凤栖梧?”
  “那……那……”侍卫统领垂着头,不知道如何说话才好。
  朱元璋接道:“凤栖梧的事你们不必紧张,当然,抓得他最好,否则——”一顿才接道:“无论御书房发生什么事,你们都无须理会。”
  “微臣一定会尽全力阻止……”
  “阻止得住固然是好,若是他进来了御书房,你们也进来,只有将事情弄得更糟。”
  朱元璋有些无可奈何的。

×       ×       ×

  天终于亮了,凤栖梧喀丽丝等了一夜,终于等到了铁虎出现,看见铁虎手挽着那个包袱,凤栖梧一颗心不由沉下去。
  铁虎看见凤栖梧,脚步便缓下,神态很奇怪,喀丽丝也发觉,脱口问:“你到底哪里去了?”
  凤栖梧却道:“别告诉我你是走了一趟禁宫。”
  铁虎干笑了一声,道:“我没有说,但你也没有猜错,我的确走了一趟。”:
  喀丽丝追问:“干什么?”
  铁虎道:“教训了那个皇帝一顿。”
  喀丽丝再问:“还有这个必要?”
  铁虎道:“没有,但这样比较好。”
  喀丽丝道:“那他若是采取报复行动,我们的族人不难又面临一次大屠杀。”
  铁虎肯定的道:“绝对不会。”
  喀丽丝想想道:“应该不会的,你一再闯入禁宫,在他面前出现,来去自如,他也应该不敢再冒险。”
  她没有想到多远,铁虎看着她,欲言又止,喀丽丝接道:“我还担心你会杀他呢。”
  凤栖梧看看铁虎,道:“我也希望他只是教训。”
  铁虎目光一转,突然笑起来,笑对凤栖梧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呑呑吐吐的?”
  凤栖梧道:“也许就因为我仍然存着万一的希望,你不是也变成那样?”
  铁虎道:“是我心中有一份歉疚。”
  喀丽丝听着奇怪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铁虎正色道:“我这次进宫是要杀朱元璋。”
  喀丽丝道:“但你临时改变主意?”
  铁虎道:“我没有,朱元璋的头颅已给我割下来,喏,就在这里。”
  他接将那个包袱举起,喀丽丝不由花容失色,脱口道:“你不该这样做。”
  铁虎道:“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没有比这样更好的了。”
  喀丽丝道:“南宫望给你们杀了还不成?”
  “南宫望一般人眼中只是一个江湖人,他的死只是江湖仇杀,我绝对同意这个人的存在非独会为恶江湖,而且会危害到我们的族人,所以我完全同意将他杀掉,否则也不会苦练杀他的武功,可是中原能人辈出,朱元璋再要找一个这样的高手,应该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我们族人的安危也不会因为这个人的生死而得以解决,真正有影响的只有朱元璋一人!”
  喀丽丝目光转向凤栖梧,凤栖梧微喟道:“他说的也不无道理。”
  铁虎道:“最低限度站在我们族人的立场就是这样,朱元璋若是倒下,在未找到一个适当的继承人之前,明朝绝不会找我们麻烦,而除了朱元璋之外有号召力的人并不多,其间难免一番你争我夺,我们的族人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整顿一下,或者迁到更远的地方。”
  喀丽丝道:“我不怪你这样做,可是你这样做如何对凤大哥交代?”
  铁虎看着凤栖梧道:“我没有考虑这方面,但我绝对承认不是他,我绝对练不好这一身武功,也很难再闯入禁宫去。”
  凤栖梧道:“我这样做只是为了利用你除去南宫望,并无其他目的。”
  铁虎摇头道:“阁下是怎样一个人我完全明白,你若是要杀我现在可以动手,我绝不会抵抗,而事实我亦不是你的对手。”
  凤栖梧道:“我若是在禁宫之内,一定会因为要阻止你下手而跟你动手,现在再没有这样做的必要。”
  铁虎追问:“那你要怎样?”
  凤栖梧道:“天下之大难道还有我立足的地方?”
  铁虎说道:“我明白别人一定会将这个罪名推到你身上,明朝的人绝不会原谅你。”
  凤栖梧道:“也好,反正我要退隐山林。”
  铁虎道:“到关外?”
  凤栖梧道:“我是汉人,还是留在汉家江山。”
  “我明白。”铁虎转问喀丽丝:“公主当然也留在这里的了?”
  喀丽丝一怔:“我?我……”
  铁虎截道:“公主金枝玉叶,虽说是元人,到底生于中土,很难习惯关外的生活。”
  喀丽丝正要说什么,铁虎话又已接上:“再说在中土有凤大哥照料无论如何都令人放心。”
  喀丽丝一怔,俏脸陡然红起来,凤栖梧那边亦一怔,目光落在喀丽丝面上,心头突然间一跳,他一直都没有考虑到男女方面的问题,却是不能不承认对喀丽丝有一种特别的好感。
  铁虎看看他们随又道:“凤大哥当然绝不会有种族歧见。”
  凤栖梧终于开口:“铁兄,你说到那里去了?”
  铁虎说道:“凤大哥光明磊落,当然不会对朋友说谎,除非凤大哥不当我是朋友。”
  凤栖梧道:“铁兄言重。”
  铁虎道:“我这个人是心直口快,旁观者清,应该不会看错的,当然,凤大哥不肯承认,我也是没有办法。”
  凤栖梧无言,铁虎仰首叹息道:“我若是有你们这种福气,根本就不会再考虑什么。”
  凤栖梧道:“你也是一个有心人,应该尽力争取,所谓福气……”
  铁虎摇头道:“你说到哪里去了?”
  凤栖梧道:“我只知你非独看得清楚,而且还懂得指点我们应该怎样做。”
  铁虎看着凤栖梧:“虽然我是一个粗人,却也还懂得有缘无份,就是存有有非份之想,也不敢强求。”
  凤栖梧话方要出口,铁虎已接道:“一切还是顺其自然。”随又仰首道:“我的杀朱元璋也是强来,是福是祸,上天总会给我一个明白。”
  凤栖梧道:“这个——”
  铁虎道:“去之前我其实应该给你说清楚。”
  “那我一定会阻止。”
  “而结果必定刀兵相见,我也必定会死在你刀下,武功我到底不如你。”
  凤栖梧嘟喃道:“现在还说这些……”
  铁虎道:“大概因为我有一种感觉,能够死在你刀下,始终是一种荣耀。”
  凤栖梧皱眉,铁虎接道:“现在你当然不会动手的了,除非朱元璋就在你我之前,而我也正要杀他。”
  凤栖梧点头,铁虎又道:“现在你杀我非独毫无意思,也毫无作用。”
  凤栖梧道:“这些不必说了。”
  铁虎道:“这次一别也不知什么时候再见,可惜这里没有酒,否则我们还可以尽情一醉。”
  凤栖梧道:“附近应该有买酒的地方,反正我们也不打算留在这座古刹内。”
  铁虎道:“你们也没有考虑清楚到哪儿去的?”
  “没有。”凤栖梧目光落在喀丽丝面上,喀丽丝看着他,又垂下头没有作声。
  铁虎道:“那你们在这里好!商量一下,我却是已经有去的地方,而酒不一定要喝的。”接着大笑三声转身往外走。
  凤栖梧道:“一切安定之后,我们必定到关外跑一趟,到时再喝。”
  铁虎道:“好的,只要你们出关外,一定能够找到我。”头也不回,大踏步往外走。
  喀丽丝这才道:“看来他是有意做一番大事的了。”
  凤栖梧道:“以他的身手这并非一件难事,我们再见到他的时候,他是必已成为一方豪雄,应该不难找到他。”
  喀丽丝忽然道:“你好像还没有问过我是否……”
  她没有说下去,但凤栖梧已经明白,微笑道:“你若是不同意,应该不会等到现在才说的。”
  喀丽丝轻声接问:“我这样在你们汉人眼中是不是……”
  凤栖梧截道:“我们难道是为了别人生存?”
  喀丽丝道:“当然不是,可是,有时候又不由自主,我早就打算什么时候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了!”
  凤栖梧道:“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你也不例外?”
  “我亦不例外,这些年来我做的虽然不全都是别人要做的事情,也已经够多的了。”
  喀丽丝嘟喃着道:“我却是想不到你竟然……”
  凤栖梧又截道:“好像你这样既温柔又美丽的女孩子哪儿找?”
  喀丽丝偎进凤栖梧怀中,凤栖梧接道:“只是回到关外你仍然是公主身份,跟着我……”
  喀丽丝说道:“只要跟你在一起,以后怎样我都不管了,你若是怀疑我吃不得苦……”
  凤栖梧按住了她的嘴唇,道:“到这个时侯我们怎么还说这些?”
  喀丽丝将头埋得更深,凤栖梧拥着她,心头那片刻不由感慨万千。

相关热词搜索:虎穴

上一篇:第十章 攻破阴阳阵,奸徒阵上亡
下一篇:最后一页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