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黄鹰全集 >> 吸血蛾 >> 正文  
第十四章 疑云层浪涌 诡秘迭连生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四章 疑云层浪涌 诡秘迭连生

作者:黄鹰    文章来源:黄鹰全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9/26

  杜笑天失声道:“郭璞?”
  他们现在才想起郭璞!
  杨迅第一个转身冲了出去,杜笑天是第二个。
  常护花比他们还快,他最后一个冲出牢房,却是最先一个落在对面牢房前面。
  可惜他并没有钥匙,所以他只有站在那里。他当然先探头内望。
  那间牢房之内同样没有人。
  郭璞人哪里去了?莫非他真的也是一个蛾精,已变回了原形,飞出了牢外?
  桌上没有刀,大牢内只有张大嘴、胡三杯两把刀,张大嘴的佩刀仍握在手中。
  桌上也没有吸血蛾,地上好像也没有。
  杨迅只比常护花慢了两步,他走到铁栅面前,随即用钥匙将门锁打开。
  三个人急不可待地冲了进去!

×      ×      ×

  杨迅虽然粗心一些,但到底也是一个有经验的捕头。
  杜笑天更精明,再加一个常护花,合他们三人之力搜查一个地方不彻底才怪。
  连床他们都倒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郭璞如果已死亡,也应该留下一具死尸。
  看来他的修为比易竹君更高强,非独扑杀了胡三杯、张大嘴,还可以离开。
  他们仍不死心,连同一众守卫,穷搜整个大牢,始终没有发现。

×      ×      ×

  一番搜索下来,杨迅已累得不住在喘气。
  他扶着旁边铁栅,喘着气,道:“铁门已经锁上,这小子如何能够离开?”
  杜笑天仰望着墙壁上的透气天窗,道:“如果他真的变成了一只吸血蛾,并不难从上面的天窗飞出牢外。”
  杨迅一言惊醒,仰首上望,大叫道:“不错,那些天窗!”
  常护花的目光却落在张大嘴卧尸的那滩血之上,忽然道:“我们疏忽了一个地方。”
  杨迅霍地回头,道:“什么地方?”
  常护花道:“尸体之下!”话还未完,杜笑天那边已将胡三杯的尸体翻转。
  胡三杯的尸体之下什么东西都没有。
  常护花随即亦翻转张大嘴的尸体。
  张大嘴的尸体之下赫然压着一只蛾──吸血蛾!
  蛾身已被压扁,一只膀子折断。
  常护花似乎想不到自己的说话竟变成事实,怔在当场。
  杜笑天、杨迅双双抢上。
  杨迅吁了一口气,道:“原来在这里!”
  杜笑天却沉吟道:“看来似乎就是它在扑杀胡三杯之后,亦伤在张大嘴的刀下,它虽然再将张大嘴重创,在张大嘴倒下、倒向它之时,也许因为负伤转动不灵,又或者一时大意,闪避不及,给张大嘴倒下的身子压在下面,生生压死了。”
  杨迅道:“我也是这个意思。”
  常护花立时问道:“你们莫非认为易竹君、郭璞真的是两个蛾精?”
  杨迅第一个点头。
  杜笑天没有表示意见,他虽然那么说话,心里仍然在怀疑。
  常护花看着他们,又看看地上的两具尸体,不禁苦笑,道:“世间难道真的有妖魔鬼怪的存在?”
  杨迅道:“否则,这件事应该怎样解释?”
  常护花无法解释。
  杜笑天叹了一口气,道:“现在我也不敢肯定没有了。”他一顿,又道:“不过有一件事情实在奇怪。”
  杨迅道:“是什么事情?”
  杜笑天道:“以崔北海的本领,尚且对付不了那两个蛾精,他们两人竟能将那两只蛾精杀死,未免太难以令人置信。”
  杨迅道:“你似乎忘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杜笑天道:“我没有忘记,这又有什么关系?”
  杨迅道:“大牢是囚禁重犯的地方,你说煞气重不重?”
  杜笑天点头,道:“重。”
  杨迅道:“除了煞气之外,大牢内还有正气。”
  杜笑天道:“哦?”
  杨迅道:“大牢所囚禁的是有罪的人,也就是代表法律,代表正义的地方。”
  杜笑天不能不点头。
  杨迅道:“邪魔外道自然避忌这种地方,被关入这种地方之内,自然就无所施其技的了。”他摸摸下巴,又道:“不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两只吸血蛾的修为到底还未够,是以虽然一到了夜间,又可以变回人形,本领已打折扣,张大嘴、胡三杯能够与他们拼一个同归于尽,并不是一件值得奇怪的事情。”
  他说得倒有道理。
  杜笑天连连点头,常护花却在苦笑。
  杨迅继续道:“至于郭璞、易竹君两人的本来面目,我以为是不必再怀疑的。”
  他的目光旋即落在张大嘴的尸体之上,道:“张大嘴的身上丝毫酒气也没有,眼瞳中同样也没有丝毫醉酒的迹象,这是说,他的神智一直都保持清醒,这你说,他的说话是否值得相信?”
  杜笑天只有点头。
  ──血红的蛾酒!
  ──面庞不停在剥落的蛾精!
  ──吸血蛾!
  这是张大嘴临终的说话,一个人临终的说话大都真实。
  临终仍然要说谎、开玩笑的人,毕竟是绝无仅有,张大嘴并不是这种人。
  如果他没有喝酒,神智一直都保持清醒,他的说话当然是值得相信。
  他的说话如果是事实,郭璞、易竹君两人当然也就是两个蛾精了。
  世间难道真的有妖魔鬼怪?
  常护花目光一闪,亦向张大嘴尸体之下落下,沉吟道:“说到他的话,倒令我想起了一件事。”
  杨迅道:“什么事?”
  常护花道:“方才他不是曾经提及蛾酒?”
  杨迅补充道:“血红的蛾酒。”
  常护花道:“这当然是一种酒。”
  杨迅道:“当然。”
  常护花道:“他临终仍然记着这种酒,说出这种酒,这种酒给他的印象无疑非常深刻,与他的死亡也许亦大有关系。”
  杨迅道:“也许是那两个蛾精知道胡三杯都喜欢喝酒,所以将酒变出来──这当然就是一种好酒,令他们无法抗拒,而两个蛾精就在他们拿酒来喝之际,突然发难,他们既然是因此招至死亡,对于这种酒,如何不印象深刻?”
  常护花对于这番话没有表示意见。
  高天禄一旁听着,一直都没有开口,现在突然道:“然则杨捕头肯定易竹君、郭璞是蛾精的了?”
  杨迅不假思索道:“是。”
  高天禄转首,问道:“杜捕头呢?”
  杜笑天沉吟道:“我虽然从来都不相信有所谓妖魔鬼怪的存在,但事实放在面前,却又不能不相信,不过我……”
  高天禄截口道:“不过你对于这件事仍然有怀疑?”
  杜笑天颔首。
  高天禄道:“你在怀疑什么?”
  杜笑天说道:“也就是妖魔鬼怪的存在。”
  高天禄道:“没有了?”
  杜笑天道:“那些守卫的突然昏迷也是一个问题。”
  高天禄点头,道:“我们都忘记了这一点。”他目注杨迅。
  杨迅对于这一点居然也有一番解释:“这个其实也简单,郭璞、易竹君的被捕,蛾王势必亦知悉,只是光天化日之下,蛾王虽然道行高深,亦无所施其技,惟有到夜间再作打算。可是到夜间,蛾王来到了牢外,就发觉牢外警卫森严,而牢内煞气正浓,不能用法术闯进牢内,于是只好先将牢外的守卫迷倒,再来想办法打开牢门──当然,如果那些守卫横七竖八地倒在门墙之外,除非没有人经过,否则一定会引起骚动,所以它就将他们完全集中在门口附近,弄成好像在聊天、在休息的样子,那么即使值夜的更夫看见,也不会怀疑,它也就有足够的时间将门弄开了。”
  高天禄道:“它却没有将门弄开。”
  杨迅道:“如果它真的不能使用法术,要将门弄开谈何容易,而且我们很快就来了。”
  这番解释也一样大有道理。
  高天禄微微颔首,转顾常护花,道:“常兄对于这些事,又是怎样意思?”
  常护花道:“我个人从来没有见过妖魔鬼怪,也从来不信有所谓妖魔鬼怪的存在。”
  高天禄道:“从来没有过的东西未必就一定不会存在……”
  常护花笑接道:“从来不信也不就等于永远不信。”
  高天禄道:“你要亲自看见妖魔鬼怪在面前出现,才相信这些事是妖魔鬼怪的作为?”
  常护花道:“高兄难道没有这个意思?”
  高天禄笑道:“知我者常兄。”
  他随即问道:“常兄是准备继续调查下去,一直到妖魔鬼怪出现或者找到妖魔鬼怪为止?”
  常护花道:“正是!”
  高天禄点头,道:“很好!”
  他霍地转身,吩咐杨迅道:“立即派人去,给我将衙门所有仵作全都找来。”
  杨迅道:“大人要仵作验尸?”
  高天禄道:“非验不可。”
  杨迅道:“只怕仵作也不能找到他们的死因!”
  高天禄道:“只怕并不等于一定。”
  杨迅道:“是。”
  高天禄道:“如果仵作仔细检查之下,仍然无法找到死因,妖魔鬼怪作祟这个可能性岂非更大?”
  杨迅道:“是。”
  高天禄再顾常护花,忽然微笑,道:“果真是妖魔鬼怪作祟,事情现在就简单的了。”
  常护花明白高天禄的说话,不禁亦一笑。
  法律不外要杀人者死。
  杀人者如果真是易竹君、郭璞,他们两个如果真是两个蛾精,现在已经死亡,事情现在根本就已经解决!
  事情是不是就这样简单?

×      ×      ×

  漫漫长夜终于消逝,晨星寥落,晨风萧索。
  常护花走在清晨的街道上,心头亦不免有些萧索之意,虽则已一夜未睡,他仍然精神奕奕。
  姚坤同样精神抖擞,一个人睡眠充足,精神不充沛才怪。
  昨日将易竹君押回衙门之后,便已没有他事,常护花、高天禄等人在研究案情的时候,他却在梦中。
  今天早上他如常回到衙门,杜笑天就交给他一项任务──协助常护花调查。
  私下当然还有话说,是以一离开衙门,他就亦步亦趋跟着常护花。
  杜笑天私底是吩咐他密切注意常护花的行动。
  所谓协助也就是等于监视。
  杜笑天这个人天生就是多疑的性格,在事情未获得证实之前,对于任何人,他都是心存怀疑。
  常护花在他心目中,一样也没有例外。

×      ×      ×

  街道上的行人并不多。
  常护花索性走在街道中心。
  他仍然在思索着那些事情,脚步一时慢,一时快。
  姚坤跟得实在不怎样舒服。
  转过了街角,常护花的脚步又慢了下来,忽然笑顾姚坤,道:“杜笑天派你来相信并非只是协助我调查。”
  姚坤一怔。他很想点头,但终于还是一笑,不作任何表示。
  常护花又笑道:“一个人如果疑心不重,根本不能成为一个出色的捕头,所以他在怀疑我,实在是意料中事,我当然也不会因此怪他。”
  姚坤惟有笑。
  常护花接道:“不过这一次,他却是怀疑错了。”
  姚坤“哦”一声,反问常护花:“然则应该怀疑哪一个才对?”
  常护花道:“我知道就好了。”
  姚坤忽然压低了嗓子道:“莫非这真的是妖魔鬼怪作祟?”
  常护花道:“在目前,谁也不敢肯定是不是。”
  姚坤道:“甚至连你也包括在内?”
  常护花无奈点头,道:“昨夜大牢之内发生的事情相信你都已清楚的了。”
  姚坤道:“值夜的兄弟已经对我说得非常清楚。”
  常护花道:“除了妖魔鬼怪作祟之外,你能否找到第二个更合理的解释?”
  姚坤摇头,道:“我不能。”他沉吟又道:“最奇怪就是好些仵作再三细心检查,竟然没有人能够找出张大嘴、胡三杯两个人的死因。”
  常护花颔首,道:“这件事的确最奇怪不过。”

×      ×      ×

  那些仵作接到命令,昨夜赶回衙门,足足花了两个多时辰,终于将张大嘴、胡三杯两人的尸体再三彻底检查,却始终并无发现。
  常护花他们当时也在一旁,以他们丰富的经验,细密的心思,也一样找不到两人的死因。
  他们只有暂时同意两人的死亡是由于妖魔鬼怪的作祟。
  至于那两只蛾,他们也只有暂时认定就是易竹君、郭璞的本来面目。

×      ×      ×

  说话间,两人已来到聚宝斋的门前。
  姚坤叹了一口气,道:“也许他们的死真的是因为妖魔鬼怪的作祟。”
  常护花亦自叹气,道:“只可惜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妖魔鬼怪杀人,否则我说不定就同意你的说话。”
  姚坤道:“如果常大爷见过,当然知道妖魔鬼怪的杀人是否这样!”一顿,他又道:“不过妖魔鬼怪据讲有多种,杀人的方法并非完全一样。”
  常护花道:“据讲是的。”
  姚坤转问道:“常大爷是否准备重新搜一次聚宝斋?”
  常护花道:“我是有这个打算。”
  姚坤道:“聚宝斋地方很大,彻底搜一次我看最少要花几天时间。”
  常护花道:“不要紧,反正去找龙玉波、阮剑平、朱侠三人的官差也要好几天的时间才可以回来。”他缓缓接道:“到他们找到人回来,只怕又是一种局面。”
  姚坤道:“事情还有变化?”
  常护花道:“依我看一定有。”他回忆着道:“事情到现在为止,已经一变再变的了,再变一次,亦不算一回事。”
  姚坤道:“越变却是越奇怪。”
  常护花道:“这件事倘使是人为,这个人若不是一个天才,就是一个疯子。”
  姚坤道:“哦?”
  常护花微喟,道:“天才与疯子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分别,两个所做出的事情往往同样是吓死人没命赔。”
  姚坤道:“常大爷何以怀疑这件事可能是人为?”
  常护花道:“因为我从来就不相信有所谓妖魔鬼怪。”
  姚坤道:“我也是。”
  常护花道:“这正如二减一等于一,不是妖魔鬼怪作祟,当然就是人为的了。”
  姚坤道:“现在常大爷就是在想办法证明这件事是人为?”
  常护花道:“如果我有办法证明是妖魔鬼怪作祟,我也一样想办法,这并无分别。”
  姚坤道:“可惜你从来都没有与妖魔鬼怪打过交道。”
  常护花微笑,道:“这未尝不是一种幸运。”
  姚坤道:“嗯。”
  常护花一转话题道:“杜笑天是怎样吩咐你?”
  姚坤道:“尽力协助常大爷调查。”
  常护花道:“我知道你一定会尽力而为。”
  姚坤道:“上级既然是这样吩咐,不尽力怎成?”
  常护花道:“如果我的调查一直到晚上……”
  姚坤道:“我也只好逗留到晚上。”
  常护花道:“看来我得让崔义给你准备一个房间。”
  姚坤道:“好在聚宝斋内空的房间不少。”
  三日前,他已经随同杜笑天搜查过聚宝斋一次,聚宝斋的情形他当然清楚。

×      ×      ×

  聚宝斋的地方实在大。
  搜索了整整四天,常护花、姚坤两人才搜遍整个聚宝斋。
  他们并没有任何收获,甚至再也找不到崔北海的片言只字。
  也就在第四天的傍晚,他们方待离开聚宝斋,外面走走,便见傅标来了。
  傅标踏上门前的石阶之际,他们正好从内里出来。
  常护花眼利,一收脚步,道:“来的不是你的老搭档?”
  姚坤应声望去,脱口道:“傅兄,什么事情?”
  傅标收住了脚步,道:“奉命来请常大爷到衙门走一趟。”
  常护花一想,道:“是不是派去找龙玉波、朱侠、阮剑平的官差都已回来?”
  傅标点头,道:“先后都已经回来了,是以大人才着我来请常大侠你,到衙门一叙。”
  常护花道:“龙玉波、阮剑平、朱侠三人是否也来了?”
  傅标道:“只来了一个龙玉波。”
  常护花道:“朱侠、阮剑平两个怎样?找不到他们?”
  傅标道:“找虽然是找到,可惜他们都已经不能到来。”
  常护花道:“他们莫非有病?病得很重?”
  傅标道:“的确重,已无药可救。”
  姚坤不耐烦地道:“说话明白一点可以不可以?”
  傅标道:“你就是这个脾气。”
  姚坤道:“既然知道,你还不快说清楚?”
  傅标一正面容,说道:“他们都已经死了。”
  常护花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傅标道:“早在两、三年之前,朱侠已卧病在床,三个月不到,就病死了。”
  常护花道:“阮剑平也是病死?”
  傅标道:“不是。”
  常护花道:“那么他死亡的原因又是什么?”
  傅标道:“他是被仇家击杀。”
  常护花道:“这个人据讲一向嚣张,正所谓得罪人多,称赞的人少,仇家到处都是。”
  傅标道:“根据调查得来的消息,阮剑平的确是这样的一个人。”
  常护花道:“就不知他是被哪一个仇家下的手。”
  傅标道:“我们也不知。”
  常护花道:“查不出来?”
  傅标道:“我们只查出,他是死在回程途中?”
  常护花道:“当时的情形如何?”
  傅标道:“据讲当日傍晚他那匹马突然从城南冲入,才冲到街口,人便从鞍上倒下,附近的人前去一看,就发觉他后背鲜血淋漓,后颈一道血口有四五寸之深。”
  常护花道:“那么深,我看他的头差不多要断了。”
  傅标道:“据说已垂在胸膛之上,只差一点没有断。”
  常护花道:“这件事,官府有没有追究?”
  傅标道:“有,仵作检验的结果,确定是利剑弄出来的伤口。”
  常护花道:“杀他的无疑是一个用剑的高手。”
  傅标道:“我也是这样认为──以当时的情形来推断,对手必然是在他飞马入城之际,从背后一剑将他击杀,凶手可能骑马,亦有可能伪装路人,行走之间突然发难,凌空飞身一剑,无论怎样,那一剑的速度必定闪电一样,以至他中剑之后,动作仍然继续,直奔入城。”
  常护花道:“傍晚时分,入城的人相信不少。”
  傅标道:“城南之外是山野。”
  常护花道:“没有人目击他被杀?”
  傅标道:“没有。”
  常护花道:“有没有人知道他到城南干什么?”
  傅标道:“很多人知道。”
  常护花道:“哦?”
  傅标道:“城南有一间飞来寺,寺中有一个老和尚,与他是朋友,煮得一手好斋菜,除非他远行,否则每月的初一、十五都一定走一趟飞来寺吃斋,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常护花道:“这个人居然吃斋。”
  傅标道:“也许他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希望因此而得以减轻。”
  常护花道:“凶手大概是知道他那个习惯。”
  傅标道:“大概是,所以在城南门外伏击他。”
  常护花问道:“那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傅标道:“约莫是七八个月之前。”
  常护花沉吟一下,又问道:“朱侠、阮剑平两人有没有儿子?”
  傅标道:“根据调查所得,两人都没有,阮剑平死前甚至还是独身。”
  常护花喃喃自语道:“这是说,崔北海所有的财产都是龙玉波承受了。”
  他随即又问:“龙玉波现在在衙门之内?”
  傅标道:“是。”
  常护花道:“方到?”
  傅标点头,道:“方到不久。”
  常护花道:“见过你们大人没有?”
  傅标道:“没有,大人的意思,是等常大爷你到了之后才与他会面,我离开衙门的时候,只是总捕头在跟他说话。”
  常护花道:“他大概想从龙玉波的说话之中找线索。”
  傅标遇:“依我看总捕头是有这个打算。”
  常护花说道:“杜捕头又是怎样的意思?”
  傅标道:“杜捕头根本不在衙门。”
  常护花问道:“他不知道龙玉波的到来?”
  傅标道:“相信是不知道,整个下午他都不见人。”
  常护花道:“去了哪里?”
  傅标道:“不清楚,早上见到他的时候,也没有听到他提及要去什么地方?”
  常护花道:“哦?”
  傅标想想,道:“我猜大概是有事一时走开,我们到衙门,也许他亦已回去。”
  常护花道:“也许。”
  他抬眼望天,沉默了下去,天上正在下着雨。

×      ×      ×

  细雨逐黄昏,虽然是细雨,走上一段路,只怕亦难免一身湿透。
  幸好在常护花他们离开聚宝斋之前,雨已经落下,崔义这个管家又岂会不知道应该怎样做。
  他拿来了雨伞,一顶雨伞姚坤便认为已经足够,他替常护花拿伞。
  经过四日的相处,他对常护花的武功已是佩服到五体投地。
  常护花在这四日之内,也实在指点了他不少练功的秘诀。
  傅标却不用崔义操心,他打着雨伞到来。
  走在街上,常护花也不知何故,突然生出了一种不祥的感觉。
  他知道杜笑天是一个非常尽责的捕头,在现在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事,应该是不会离开衙门。
  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
  他走着,忽然问道:“杜捕头平日没有事时,多数到什么地方?”
  傅标连想也不想道:“即使没有事,他也是留在衙门的多,否则大都在离开之前嘱咐一句,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他。”
  常护花又问道:“类似今日这种情形,以前有没有发生过?”
  傅标摇头,道:“绝无仅有。”
  常护花再问道:“这几天有没有其它的案件发生?”
  傅标道:“一件都没有。”
  常护花道:“有没有其它尚未解决的案件,必须尽快去调查解决?”
  傅标应道:“没有,就是吸血蛾这一件。”
  常护花沉吟道:“莫非就是这件案子,他发现了线索?”
  傅标道:“问他才知了。”
  常护花再次沉默了下去。
  杜笑天是否真的有所发现?
  这个发现是否有危险?现在他的人又在什么地方?
  除了杜笑天本人,有谁能够解答常护花心中这些疑问?

×      ×      ×

  杜笑天现在正在云来客栈的围墙之外。
  雨水已湿透他的衣衫。
  在未下雨之前他已经来到这附近。
  午后他本来习惯在衙门附近转两圈,今天也没有例外。
  行走间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郭璞曾经将吸血蛾养在云来客栈,在他们找来云来客栈之时,群蛾不知何故一下子完全飞走。
  ──他们飞去了什么地方?
  事后有没有回云来客栈?他想知道,所以决定走一趟。
  如果郭璞真的是群蛾的主人,又或者郭璞真的是一个蛾精,是群蛾的主宰,他一死,群蛾自然就大乱。
  除非蛾王才是真正的主宰,还有蛾王来统帅群蛾,否则群蛾不难就飞回云来客栈。
  它们在云来客栈已经逗留了相当的时候,进进出出也已有好几次,对于云来客栈这个地方当然熟识得很。
  何况此前它们在云来客栈食物丰富,对于这个地方的印象应该就比较深刻。
  再从近日所发生的事情看来,那些吸血蛾显然比蜜蜂还胜一筹,它们如果真的想回云来客栈,绝对没有理由不认得路。
  杜笑天只希望找到云来客栈的时候,群蛾亦已在客栈之内。
  他无意将群蛾完全拘捕。
  因为他自知没有这种本领,也不懂得如何才能控制群蛾,要它们服从自己的命令。
  他却希望能够抓住其中一只。
  三月初二的那天,在城外湖边一株树之上,他已经抓住了一只,却给那只吸血蛾刺了一下,在他惊慌放手的时候飞走。
  这一次如果再抓住,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的了。
  只要抓住其中的一只,就可以设法证明这种吸血蛾是否真的会吃人的肉,吸人的血。
  他的目的就在这里。
  在未来到云来客栈之前,他已经遇上一只吸血蛾。
  只是一只吸血蛾,在路旁的野花之上飞过,一直向前飞去。
  杜笑天本来就想抓住这只吸血蛾作罢,可是伸手一连几次抓去都落空,他只好追着那只吸血蛾,结果就追到他一心要来的地方──云来客栈。
  这时候雨已经落下,那只吸血蛾飞得更快,雨水并没有将它打下。
  它飞过云来客栈后院的围墙,飞入一个窗户内。
  杜笑天认得那个窗户。
  那个窗户也正就是那间用来养蛾的厢房的窗户,群蛾当日也正就是从那窗户飞出。
  现在却只有一只吸血蛾回去,其它的吸血蛾在什么地方?
  是不是早已经回到那间厢房?如果是,现在它们又是以什么维持生命?是不是以史双河的血?
  杜笑天站在围墙外,目送那只吸血蛾飞入那个窗户,在想着这问题。
  他想着忽然打了一个冷颤。
  群蛾在饥饿之下,吸食史双河的血肉实在大有可能。
  史双河的血肉吸食干净之后,它们不难就打附近村人的主意。
  到其时……杜笑天不敢想象。
  他下意识左右望一眼。
  云来客栈的后面是一片野草,左右都是其它民房的后墙。
  没有人在附近走动,民房的屋顶却有炊烟升起。
  他总算松一口气,目光又回到那个窗户之上。
  那个窗户与当日一样大开,窗内异常的阴暗。
  群蛾会不会真的在那里头?
  他倏地一笑,这实在简单,只要他进去一看,就会有一个解答。
  云来客栈后院的围墙相当高。
  杜笑天站在三丈之外才可看见那个窗户。
  窗下是什么情形完全无法看见,整个后院都尽被围墙隔断。
  雨落在围墙之内,响起了一片虫蛾噬桑一样的声音。
  杜笑天并没有忘记整个后院都种满了那种奇怪的花树,可是那种声音入耳,仍不免寒心。
  那种声音简直就像是群蛾在吸噬人兽的血肉。
  围墙之内隐约有烟雾升起,也不知道是雨烟还是晚雾。
  整间客栈也就因此分外显得神秘。
  杜笑天本来准备绕到客栈的前面,叫门进去,现在也不知是否因为这种神秘的影响,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决定翻墙进去。
  对于这间云来客栈他已经大起疑心,他天性本就多疑。

×      ×      ×

  雨渐大,杜笑天深深吸了一口气,两三个箭步标前,“一鹤冲天”,纵身一跃。
  这一跃居然给他跃上了墙头。
  他双脚一落,双手亦落下,抓住了墙头的瓦脊,稳住了身形。
  他的轻功其实并不怎么好。
  墙内并没有任何改变,那一片奇怪的花树迎着雨水,“沙沙”作响。
  整个院子也就只有这种声音。
  鲜黄色的花朵雨中颤抖,那种奇怪的花香仍旧蕴斥整个院子。
  花径上,花丛中并没有人,走廊那边也没有。
  没有雨的日子史双河也躲在店堂内喝酒,下雨天难道反而就例外?
  杜笑天在围墙上再三张望,才翻身跃下。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责任编辑: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二十一章 智揭神秘幕 剑诛诡异人
    第二十章 坦荡英雄心 勇受牢狱灾
    第十九章 互扬身份秘 共闯机关室
    第十八章 案情更诡秘 珠宝不翼飞
    第十七章 血干魂离壳 毒发脸变形
    第十六章 孤身陷险境 独力抗魔王
    第十五章 怵目惊心地 诡奇神秘人
    第十三章 凄迷月色冷 心碎玉容憔
    第十二章 手无缚鸡力 身负杀虎嫌
    第十一章 虽尽西江水 难洗清白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