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田马兰
 
作者:鲈鱼脍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9-05-09 22:55:58  评论:0 点击:

  前文说过的江田村和朱姜寨据传都是守陵人的村子,这样的村子还有两个,既然故事里还没有说到,就先不提那两个了。那么,守陵人,守谁的陵?
  一说到陵,那可是最高规格了,只有埋皇帝或皇后的地方,才能叫陵,不是这个级别的,再不愿意,也只能是在叫“墓”的地方里呆着了。沈阳就有两座陵,一个东陵,一个北陵;东陵又叫福陵,埋的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和他的皇后叶赫那拉氏;北陵又叫昭陵,埋的是清太宗皇太极和他的皇后博尔济吉特氏。这是两座坐落在沈阳的,在抚顺呢,也有一个陵,就是永陵,在抚顺的新宾县,满族的发源地赫图阿拉,也就是萨尔浒大战的遗址,虽然这个遗址现在还不是很确定在哪儿,永陵埋的人物,级别更高,是满族人的六位祖先,号称关外第一陵。永陵、福陵、昭陵合称关外三陵。出了山海关,只有这三座有资格叫“陵”的。那么,守陵人的村子恰好都在萨尔浒附近,是不是守的就是永陵呢?这事太久远了,没人知道。反正都知道这四个村子比较另类,只有知道内情的才知道是按百家姓排的,还有的说,还没有清朝的时候,这四个村子就有了,是和辽塔一起建的。这历史就复杂了。
  不管怎么说吧,这个事就口口相传流传下来了,别深究,深究谁也说不清。一个村子,处在同一种环境,正常情况下,应该是每家生活都差不多,但实际上,从来不是这样,每个村子最终都会有穷人和地主,江田村也是如此。到了民国的时候了,老田家就过成了地主,这要归功于田马兰她老爸。她老爸大名不知道,有个外号叫田朝奉,据说以前在奉天,当过朝奉,类似祝家庄的祝朝奉了。老田家能过得风生水起,全在于田朝奉的勤俭。一个勤快,一个节俭,这是过好日子的基础。具体人家是怎么过的,都是关起门来过日子,谁也没看见,只听说一件事,就能看出田朝奉是不是会过日子人了。
  田朝奉每人天不亮必然起来捡粪。话说这天田朝奉又起了个大早,夏天天亮得早,田朝奉都没顾得他老婆要生产,就叫他儿子田有林瞅着点,挎着粪筐就出门了。合着走运,刚走上大道,正好遇到一个人骑驴经过,看这驴肚子鼓鼓的,必是一肚子好粪啊,田朝奉就跟在驴屁股后头,一道儿走下来了。捡过粪的才知道,这工作必须有耐性。田朝奉这一跟,就跟了八里路,走过了三个村,骑驴的才在第四个村的杂货铺停住脚。驴拴在铺子外,骑驴的进屋歇脚。田朝奉眼看着驴屁股使劲,知道没白跟,这也叫苦心人天不负。就在田朝奉满心欢喜的时候,驴还真拉屎了!驴拉完了,田朝奉也傻眼了,没拉驴粪蛋,窜了一泡稀。这稀了吧唧的,捡也没法捡,不捡还白跟了,田朝奉进退两难,在得失之间崩溃了。无奈垂头丧气往回走,把驴的祖宗问候个遍,不料一脚踩到一簇马蔺草上,又摔了一跤,憋气窝火就别提了。
  田朝奉气急败坏地空手而归,家里的老婆正好生产了,生了一个女婴,就是以后的田马兰。生了孩子要起名,要报到乡公所。田朝奉一看是丫头,打心里就不喜欢,赔钱货还是没有的好,但既然来了,也不能塞回去啊,就让田有林去上报,就说叫马蔺。还没忘被马蔺草滑倒这点倒霉事。田有林到了乡公所一报名,赶巧了,那办事员想了半天,也不会写马蔺草的蔺字怎么写,就想写个林字算了,反正都是一个音儿,偏偏遇上田有林死心眼,说什么也不行,田有林就一句话:“我爹说了,马蔺草,就是蔺。”他更不会写,但发第四音没问题。办事员后来灵机一动,就写了个“蘭”字,还真和“蔺”字差不多,田有林当然认不出来。等过后知道了,木已成舟,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马兰就马兰吧。人名就那么回事,丽莹和利营实际也没什么区别。
  田马兰小时候没人在意,女大十八变之后,就轰动了十里八村,见过好看的,但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说媒的一多,田朝奉坐地起价。赔钱货变成了摇钱树,田朝奉可就舍不得撒手了。一来二去耽误两年没嫁出去,就赶上赵子安串亲戚来了。只要是有缘人,万水千山都会相见,谁也没料到田马兰和赵子安一见钟情。他俩还正好赶上了好时候,正是嚷嚷女性也要独立自主最热闹的时候,你看看民国那几个有名的女性,离家出走都在那个时候,冲破封建枷锁,争取婚姻和爱情。田朝奉已被乡人目为开明绅士了,总不能不顾晚节,一衡量赵子安,长相和家境也都配得上自己闺女,门当户对,就默许了。
  彩云易散琉璃碎,赵子安回家办聘礼的时候,谢长江谢老三带领的青草驴子队流窜到了江田村,一队驴子唿哨冲进村子,正碰上从菜地里回来的田马兰,一驴当先的谢长江一看见田马兰,先是吓得魂飞天外,怪叫一声,差点从驴背上掉下。田马兰遇见了土匪进村,也吓得呆住了。就在这一瞬间,谢长江手臂一伸,就把田马兰揽上了驴背,朝着一帮骑驴的驴友一使眼色,那意思是扯呼吧,那帮驴友也傻了,他们跟了谢长江一年多,从来只劫财没劫过色,这是老大谢长江定的死规矩!谁犯谁死!今个儿他怎么自己犯了?其中一个驴友喊了一声:“大当家的——”那意思是说你当老大的这是怎么了?谢长江喊了一声“回去再说!”,一鞭子抽到驴屁股上,一骑绝尘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茶本诡话

上一篇:第十章 九岗十八坡
下一篇:第十二章 谢长江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