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通天老道
 
作者:鲈鱼脍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9-05-09 23:00:46  评论:0 点击:

  一听田马兰这么说,赵子安也是聪明人,一下子就明白田马兰的意思了,自己问错话了。话一出口,犹如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来,也无法解释,再解释只能是越描越黑,赵子安僵立在大门口,田马兰却转身又进院了。龙子龙仗着年龄小,嬉皮笑脸地迎上来,喊了一声“三奶奶!”
  也不知道田马兰是没听见,还是没往心里去,一声不响地直奔上房,谢长江的屋子。她没理会龙子龙叫她,赵子安可听见了龙子龙管田马兰叫三奶奶了,谢长江绰号谢老三,这他是知道的,于是长叹一声,落魄而去。
  赵子安满心欢喜而来,满腹悲愤而去,谢长江根本都没看他的褡裢,所以,赵子安把准备好的赎金一文不少原封不动背回来了。刚走到江田村边,一个老道闪了出来,把赵子安拦下了。赵子安一看,正是指点他找到青草驴子队的那个老道,通天老道。通天老道看见赵子安无精打采,心中喜出望外,暗忖道:果然不出所料,人性弱点又谁能没有呢?通天老道问赵子安情况如何,赵子安说了一句“一言难尽!”通天老道想了想,说:“明天再去一趟吧?”赵子安一愣,自语说:“还去?”通天老道说:“你跟我去!”
  赵子安心中还是很信服这个意外偶遇的老道,他连隐藏极深的青草驴子队的舵窑都知道,必然不是简单人物。他还真猜对了,但他绝没有想到以后会拜他为师,一生都在通天老道的影响之下,后来竟至弑师!通天老道帮助赵子安,是绝没有出于什么好心眼,相反还有一个卑劣的目的,只不过现在他还没有露出他的真实意图。他在萨尔浒附近转悠几个月了,凭他的经验和推断,他认为守陵人必有秘密,一定是有个什么陵,很可能是一个大辽国皇帝的陵,所以,所谓守陵,绝不是传说,他知道怎么能找到这个陵,但他自己却无法付诸实现,因为当年他的师父要弄瞎他的眼睛,他却狠不下心,而“空谷寻龙”的本事,只有瞎子才能掌握,要的就是瞎子的听觉远比正常人灵敏数倍。赵子安又哪里想到通天老道是想弄瞎他的眼睛呢?
  第二天一早,通天老道和赵子安就上路了。赵子安一夜未睡,眼睛熬得通红,一路走一路盘算,等见到田马兰怎么解释,怎么赔罪。等他俩来到青草驴子队的舵窑一看,却是一个人也没有,人去屋空。赵子安此时当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却早已在通天老道的预料当中。但凡土匪的老巢,那是绝对隐秘的,一旦泄露,为防止意外,基本是立刻撤离,昨天等赵子安走了,谢长江看见田马兰居然又回来了,也没顾得上问她怎么回事,但立刻想到了赵子安是怎么来的。能进舵窑,都是由外围警卫的崽子套上黑头套领进来的,这个赵子安的脑袋上却什么都没套,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过来了,肯定是舵窑泄露了!为防止砸窑(舵窑被破坏),必须马上撤离!所以,等通天老道和赵子安来到的时候,谢长江等人早已连夜走了,田马兰是不是也一起跟着走了,他俩并不知道。
  赵子安惨叫一声,直奔正房屋。通天老道却打量了一下,走进了关押田马兰的厢房。等到赵子安找到厢房的时候,看见通天老道正对着墙上砖头划的字迹出神。素灰墙面上,几个红字,抬头两个字“子安”,下面写着“相思相见知何日!你等着我来生再见!”落款是“马兰”二字。“来生再见”四个字尤其清晰,笔画更粗,明显加重了写的。赵子安怔怔地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就咕咚一声倒下了。通天老道露出了阴险的笑容,把一小块碎砖丢到屋角,拍了拍手,去扶赵子安。
 
×      ×      ×
 
  透过绿树浓荫,我和秦正山、老许看见鬼子坑一块平地上,大眼袋正和一个小四眼拿着大铁锨挖坑,难道他们找到田马兰的坟了?我心里一惊,却看见秦正山脸上颜色大变,嗖地一下窜出了树林,老许也不落后,铁锨一点头,竟然跃了出去,我诧异地以为老许是个练家子,尤俊达倒是没有忘记我,冲我喊了声“快点”,也跟了出去,我想不出去也不行,再藏着也没意思了,只好挥着锄头,拨拉树枝走了出去。
  等我走到坑边,老许已经和大眼袋对峙上了,小四眼则被秦正山控制了,四比二,咱们人多占上风,我心里踏实多了。坑已经挖了快有一米深了,露出一块棺材板,差不多快要完全挖出来了。秦正山示意尤俊达下去挖,尤俊达不敢怠慢,握着铁锨就跳进了坑里。大眼袋倒是很镇静,既没有反抗,也没有阻拦,好像个旁观者一样。我暗中喝彩一声,别看眼袋大,还真有大将风度,泰山崩于前,脸不变色心不跳。
  棺材盖上面的浮土很快被尤俊达清干净了,尤俊达喊了一声“打开不?”,秦正山望了望我,正要说话,突然听见树林中有人说话:“当然打开!挖开了不打开干什么!”大眼袋扭过头,喊了一声“大哥!”
  树林子沙沙响了几声,钻出四个人来,领头的是个瘦老头,拄个手杖,戴个墨镜,一路手杖点着地走了过来。我心里一惊:难道是个瞎子?跟在瘦老头后面的两个肌肉男身材高大,体格魁梧,一看就是保镖类型的,等到最后面那个人现出身来,我和老秦老许同时一愣,光头没毛短粗脖,赫然是田既望!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我一路遇到的这几个人竟然聚到一起了。
  局面有所转变,如果田既望也和瘦老头一伙的,那么人数就变成了六对四,他们那边还有俩保镖,我估计我连这个瘦老头也对付不了。老秦和老许也就放开了大眼袋和小四眼。瘦老头一路指点,却是走得飞快,直奔我而来,走到差点撞到鼻子尖才停住脚步,慢慢摘下墨镜,眼眶子两个黑洞,果然是个瞎子。
  瞎子像明眼人一样,上下打量我几眼,说:“你是王三伏外甥?”
  你都看不见还打量我干啥?我心里纳闷,反问他:“你是谁?”
  瘦老头又慢慢把墨镜戴好,说:“你先说。”
  残疾人优先,那我先回答他,我点了点头,马上想到他看不见,说:“是啊。”
  “哪个?”他又问。看来他对我老舅还知道一些,知道我老舅有两个外甥。
  “该你了。”
  “你应该猜到了,”他龇牙笑了一下,露出几颗不整齐的牙齿,“我是赵瞎子的徒弟!”
  我想大笑又忍住了,盯着他的墨镜看了十秒,才说:“胡说八道!赵瞎子没有徒弟!”

相关热词搜索:茶本诡话

上一篇:第十二章 谢长江
下一篇:第十四章 周家四天王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