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萍水孽缘难自解 江湖侠骨恐无多
2022-07-22 16:16:07   作者:梁羽生   来源:梁羽生家园   评论:0   点击:

  蓝玉京为了对自己的身世起疑而感到怅惘,也为了失掉了东方亮这个“朋友”而感到伤心,心里想道:“师祖叫我到少林寺去找一个叫做慧可的大和尚,料非无因,说不定这个和尚就知道我的身世。”当下只好把烦恼暂且抛之脑后,独上少林。
  他可不知,还有一个人比他心情更加不好过的,这人就是刚刚被东方亮赶走的常五娘。她受东方亮所辱,不仅伤心而已,更加羞愧难当。
  她翻过一座山头,正想在密林深处换衣裳,忽听得有人斥道:“贱人,你干的好事!”
  常五娘大吃一惊,抬起头来,只见那个人已经出现在她的跟前了。
  常五娘一副急泪掉了下来,颤声道:“二爷,我还指望你给我报仇呢,你也不问情由,就来骂我。”
  原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情夫,天下第一暗器世家四川唐家的老二,在江湖上人家都尊称他为“唐二先生”,而不敢直呼其名的唐仲山。
  唐仲山哼了一声,说道:“报什么仇,你这个样子,把我的脸都掉光了。”此时她披的还是东方亮那件外衣,但外衣只能遮掩上半身,下半身衣裳的裂缝却遮盖不住。
  常五娘道:“我被人侮辱,你不替我出气,还来骂我!你知不知道是谁伤辱我?就是你的朋友向天明的徒弟东方亮这小子!”
  唐仲山道:“别说我惹不起他的师父,就是惹得起我也不会为你去找麻烦。”
  常五娘冷笑说道:“你是天下第一暗器高手,想不到也会给他师父‘剑圣’的名头吓怕了!”
  唐仲山冷笑道:“怕不怕剑圣是我的事,我问你,东方亮为什么要侮辱你,总有个原故吧!”常五娘道:“这、这个……说来话长……”
  唐仲山道:“说来话长,那我就先问你一件事,你跑去武当山做什么?”
  常五娘大惊道:“二爷,你不要听人家闲话,我只是偶然动了游兴,到武当山逛逛。”
  唐仲山道:“你若是没作出对不住我的事,我还没有问你,你怎么就知道我是听了人家的闲话?”
  常五娘道:“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发怒,我想,你一定是……”
  唐仲山喝道:“别管我想什么,你只说你自己做过的事!”
  常五娘颤声道:“我真的没做过什么呀!”
  唐仲山道:“你不说,我替你说吧,你是上武当山偷会情人!”
  常五娘叫起撞天屈来:“我哪来的什么情人?这许多年,我不是都跟着你吗,你莫听信……”
  唐仲山冷笑道:“这个人是你十八年前就勾搭上的,我什么都知道了,你还要瞒我?”
  常五娘道:“你哪里听来的谰言,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唐仲山冷冷说道:“你不知道?你一定要我说出来么?好,我就说出来吧!他本是两湖大侠何其武的大弟子,名叫戈振军,十六年前,做了无相真人的关门弟子,道号不岐,你千方百计想要抢到手中的那个孩子,就是你和他的私生子吧?”越说越气,啪地打了常五娘一记耳光。
  常五娘在地上打了个滚,披头散发地坐起来叫道:“唐仲山,你是我的什么人?”
  唐仲山喝道:“无耻贱人,你要不要脸?这样问我,是什么意思?”
  常五娘忽地狂笑起来:“我无耻?我不要脸?我问你,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吗?我求你收我为婢为妾,你都不肯让我入你家门!我只不过是你的玩物罢了!你凭什么要我替你守节?莫说我没有情人,就是有,你也管不着!你自己在外面玩女人……”
  唐仲山喝道:“住嘴,贱人!越说越不像话,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常五娘道:“你杀了我好了!我跟了你这许多年,你高兴就来看我,不高兴就把我抛在一旁。名份没有,气倒是受够了!可怜我还要逆来顺受,唯恐讨不了你的欢心。我受够了。好,你杀我吧!来呀,来呀!为什么不来杀我!”
  唐仲山被她这一顿又哭又叫的责骂,倒是不觉有点内疚于心,但面子是不能放下的,喝道:“你疯了,这样闹像什么样子?”
  常五娘道:“不错,我是疯了!你不杀我,我也不想活了!”突然拿出了一枚青蜂针,向着自己的咽喉就刺。
  唐仲山中指一弹,一股劲风疾射过去,把她手中的青锋针弹飞,喝道:“不许你寻死觅活!”
  常五娘趁势倒入他的怀中,哭道:“二爷,你也不念我对你的好处,我是黄花闺女就被你哄上手的,服侍你也服侍了二十年了。你只听了人家几句闲话,就来打我骂我,我还活得下去吗?”
  唐仲山道:“好,我不打你,也不骂你,你说真话!”
  常五娘道:“我死都不怕,也不怕对你说真话了。不错,我和戈振军是曾经相识的,他好像对我也有点意思,但我们也只是一相识就分手的,其实并没有什么私情。你想想,倘若他真的是我的情人,他在武当山十六年,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去找过他。这次我在武当山上根本也没有见过他。我知道你在武当山也有朋友,不信,你可以去问他们。”
  唐仲山当然不会相信她说的都是真话,但她是第一次上武当山,这却不假。而且唐仲山宠了她这许多年,也确实是舍不得杀她。只求面子过得去,把她的假话当作真话又有何妨?
  常五娘见他沉吟不语,又再说道:“至于那个孩子,不错,他的确是私生子,但却不是我的私生子。是戈振军师妹的私生子。你若是不信的话,可以去问牟沧浪。”
  唐仲山诧道:“你怎么知道牟沧浪知道?”
  常五娘道:“儿子知道,料想父亲也当知道。不过,据我所知,你好像只是和牟沧浪有交情,和他的儿子大概只是在很小的时候见过吧?”
  唐仲山道:“牟沧浪只有一个儿子,叫做一羽,我是知道的。你说的不错,我大约在二十年前见过他一次,那时他还是个穿开裆裤的小孩。但你又怎么知道牟一羽知道?”
  常五娘道:“就在我上武当山那天,恰好牟一羽下山,有个道士送他到半山的。我看见他们就躲起来了。他们没看见我。这件事情,我是无意中从他们的谈话中偷听到的。”她说的倒是实情,那天送牟一羽下山的是无量道人的大弟子不败。不过她以为牟一羽没发现她,这却错了。
  唐仲山听她说得有根有据,不觉又信了几分。
  常五娘七窍玲珑,鉴貌辨色,知他已是回心转意,便即趁势撒娇:“是谁造我的谣言,你不说给我知道,我可不依!”
  唐仲山道:“那也不全是谣言啊,你自己也承认和戈振军是旧相识的。”
  常五娘道:“但那谣言却说我和他生下了私生子,你不给我讨还清白,我还有何面目做人?”
  唐仲山心中烦乱,淡淡说道:“你没做过,那就可以问心无愧了,何必追查?”
  常五娘道:“你这样说,分明是对我尚有怀疑,我一定要你查个明白。”
  唐仲山道:“好啦,好啦,我相信你,不要吵了!”
  常五娘道:“你这是敷衍我的,不查明白,你始终还是不能释疑。”
  唐仲山道:“叫我向谁去查。”
  常五娘娇声道:“哟,你瞧你好没心肝!我刚说过的你就忘了。向你的老朋友牟沧浪去查呀。他的儿子都知道那个私生子的来历,说不定他知道得更多!”
  唐仲山有点奇怪:“她应该见好即收的,为何还要自寻烦恼?”苦笑说道:“你知不知道,中州大侠牟沧浪如今已经是变成了武当派的新任掌门无名真人啦!”
  常五娘道:“那不正好么,你可以一举两得,去给你的老朋友贺喜。”
  唐仲山正色道:“武当派要你的命,我避开他们还恐不及呢,你却要我去见武当派的掌门!”
  常五娘说道:“就因为我上了一次武当山?那你更应该替我去走这一趟,向他们解释误会。”
  唐仲山道:“误会?我也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如何解释?你不要不识趣了,我告诉你一个确实的消息,武当派的无色长老正要找你算帐呢!而且,听说他如果找不到你,就要来找我,要着落在我的身上,把你交出来!”
  常五娘道:“你怕了无色这个牛鼻子臭道士?”
  唐仲山道:“不是怕他,但我们唐家的确也是斗不过整个武当派!”
  常五娘道:“听你刚才的口气,你似乎不以为这是他们的误会,你毕竟是相信了他们的那一些鬼话!”
  唐仲山道:“我还没有听到他们的指控,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否鬼话,但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你总应该自己知道!”
  常五娘道:“我就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件事情得罪了武当派?听你的口气,你虽然没有听到他们的指控,总有点风闻了吧?”
  唐仲山道:“这个……”常五娘和武当派结的是什么梁子,他确实是虽未完全知道,却亦已知道一些的。
  常五娘道:“二爷,你是还在怀疑我吧?为何不说下去?”
  唐仲山突然大喝道:“我岂仅只是怀疑你,你这贱人,竟敢借我的名头招摇,我岂能饶你!”
  常五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本以为已经把唐仲山哄得服服帖帖了的,怎知又突然变卦了!
  她刚刚发觉唐仲山的眼色似乎有点特别,唐仲山“卜”的一掌就打下来了。
  就在此时,只听得有人大叫:“唐二先生,手下留人!”
  常五娘已经在这个人的大叫声中倒了下去。
  这人声到人到,原来是武当派排名第二的长老——无色道人。
  无色大吃一惊,失声叫道:“可惜,可惜!”
  唐仲山板起脸孔说道:“无色道兄,我杀这个妖妇,为何你叫可惜?难道你和她也有一手?”
  无色道:“唐二先生,你怎能和贫道开这种玩笑,谁不知道她是你的外宠。”
  唐仲山叹道:“咱们是老朋友,我也不必瞒你。二十年前,我受这妖妇迷惑,是,是曾经和她相好过一个时期。想不到直到如今,她还在外面借我的名义胡作非为,听说还曾经私上武当山用青蜂针打伤了贵派的不悔师太,有这事么?”
  无色道:“有。但,不过……”
  唐仲山早已截断他的话道:“她这样胆大妄为,你说我怎能饶她?所以我特地找来,把她一掌打杀了!但我不懂,你怎的还要替她求情?”
  无色摇头道:“唐二先生,你忒也鲁莽了。为何不等我来到才处置她?”
  唐仲山翻起双眼道:“哦,你这是怪我擅杀你们的仇人吗?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脾气,好歹她曾经是我的人,要处死她也只能由我处死,我可不想经过你们的手?”这等于“清理门户”不容外人插手一样,江湖确是有这条规矩的。
  无色道:“贫道并无越俎代庖之意,只不过……”
  “不过什么,爽快说吧!”
  “实不相瞒,我们找常五娘,并非只为她用青蜂针打伤了不悔一事。”
  “还有何事?”
  “这十多年来,敝派接连发生了几宗莫名其妙的惨案,我们怀疑与常五娘有关。”
  “哪些惨案?”
  “敝派以前的首席长老无极道长,俗家弟子两湖大侠何其武,敝师兄丁云鹤,敝师侄不戒等人,都是死于非命的。”无色他只是提几个头面人物。其他人等,如耿京士、何玉燕、何家的老家人等等都不提了。
  唐仲山心里暗暗吃惊:“原来这些传说都是真的。”说道:“这就令人似乎有点不敢置信了,你说的这些人都是贵派有数的高手,常五娘本领再大,恐也伤不了他们吧。”
  无色道:“我说的只是‘有关’,并非指控这些案件都是她一手所为,但最近敝师侄不戒的死于非命,却已确实查明,是在受了掌力所伤之外,还中了一枚青蜂针的。因此我们希望从她的口中,问出其他的主犯或同犯。”
  唐仲山这才装出恍然大悟的神气,“哦,原来你们是要留下活口查询,怪只怪我不知道还有这么多复杂的案子。”
  无色道:“是呀,那些案子,或者与她有关,或者与她无关,但总得问她一问,只盼找到一点线索也是好的。”
  唐仲山道:“可惜你来迟一步,我一怒之下,已是将她毙了。”
  无色忽然向倒在地上的常五娘走去。
  唐仲山道:“你干什么?”
  无色道:“我想看一看还有没有得救?敝派的纯阳丹功效不在少林派的小还丹之下,只要能够延长她一口气也是好的。”
  唐仲山冷冷道:“你是不相信我已经打死了她吧?”
  无色道:“决无此意,贫道只是想尽人事而已。”
  唐仲山道:“我若阻止你,说不定你连我也会怀疑了。好,你这就去仔细察视吧。”
  无色哈哈一笑,说道:“唐二先生言重了,请恕贫道放肆。”
  他道号无色,确是已经勘破色空,眼中并无男女之别。他走过去把常五娘抱起来,只觉她的身体已经僵硬,一探她的鼻端,气息亦已毫无。
  但奇怪的是,他却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在武当派中,他虽然不以内功著名,但身为长老,内功的造诣当然还是不弱。闻到这股幽香,竟然也感呼吸不舒,头昏目眩。
  唐仲山冷冷说道:“小还丹也好,纯阳丹也好,只怕也未必能够解得我唐家独门秘制的断魂冷香散吧?”“断魂冷香散”是唐家七大剧毒之一,闻香断魂,无药可解。除非内功深湛的人,事先闭了呼吸,或可避免受害,但即使是内功深湛的人,若被这药散纳入口中,那也是决难抵御的。
  无色吃了一惊,说道:“你还迫她服了毒?”
  唐二先生板起脸孔道:“好歹她也曾经是我的人,我总得给她留个全尸。我若是用重手法击毙她,只怕她就难免脑浆涂地了。我想你也不愿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吧?”
  无色心想:“那你刚才又说是一掌打杀了她。”
  唐仲山好像知道他的心思,说道:“我这掌力是废了她的内功,这样她就死得更快了。无色道兄,可惜你出声之时,迟了片刻,否则我还可以让她多活半个时辰。”
  无色虽然还是有点怀疑,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常五娘的确早已气绝身亡了。他是江湖上的大行家,一个人是真死还是假死,那是决计骗不了他的。
  唐仲山冷冷说道:“现在你相信她已经死了么?”
  无色只好点了点头。
  唐仲山哼了一声道:“你有没有起死回生的本领?”
  无色苦笑道:“当然没有。”
  唐仲山道:“那你还抱着她干什么?”
  无色瞿然一省,不禁自己也觉得有点尴尬,只好把常五娘的“尸体”放下。
  唐仲山面挟寒霜,把常五娘接过来,冷冷说道:“无色道长,你请便吧!”
  唐仲山抱起常五娘的“尸体”,神情似是颓丧已极,茫然望着前方,喃喃道:“五娘,你别怨我心狠手辣,我会好好料理你的后事的。”常五娘曾是他的“外室”,他不愿常五娘暴尸野外,那也是情理之常。无色不敢再“刺激”他。心想:“虽然这条线索断了,但常五娘已死,总算是给不戒师侄报了仇。还是回山禀报掌门师兄去吧。”
  唐仲山走了,在树林深处把常五娘的“尸体”放下,登时换了一副脸色,好像一个捉弄了别人的顽童,心中大为得意,哈哈笑了起来:“想不到身为武当派长老的无色道人,居然也会给我骗过!”
  就在此时,忽地也有人笑道:“唐老前辈,小侄向你贺喜来了,这条计策当真是再妙不过!”
  唐仲山道:“小鬼,原来你早就在这里等候我了。你是不是想来领功?”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武当派新任掌门无名真人的儿子牟一羽。
  牟一羽笑道:“不敢,晚辈今后要倚仗老前辈的还多着呢。”
  唐仲山一皱眉头,说道:“你说得不错,无色道长果然是来找我要人的,但他来得这样快,恐怕也是得到你的‘指点’吧?”
  牟一羽笑道:“事情迟了结不如早了结,我就是要让无色师叔亲眼看见五娘‘死了’,他才能放心回去。”
  唐仲山道:“你为什么要帮我这个忙?”
  牟一羽道:“实不相瞒,这是家父的主意。”
  唐仲山道:“令尊已经是武当派的掌门,五娘却是被你们武当派当作仇人的,因何他又授意你这样做呢?”
  牟一羽道:“家父说不看僧面看佛面,好歹常五娘也算得是半个唐家的人,那些疑案是否和她有关,家父也不想查究了。”
  唐仲山本来是个自大的人,听牟一羽这么说,正好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心想:“原来他是怕和我结怨。”当下说道:“如此说来,令尊卖给我的这个人情可真是太大了,我只怕报答不起。但我有个脾气,欠人家的债,总是想要尽快偿还的。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请快说!”
  牟一羽道:“晚辈怎敢望报,只有一件小事,前辈要是知道的话……”
  唐仲山道:“什么事,快说!”
  牟一羽道:“本派有个小弟子,名叫蓝玉京,不知前辈可知他的下落?”原来他是第一次和唐仲山会面之后,不久就碰上了无色的。见过了无色,他再绕道回来会唐仲山。无色巧遇蓝玉京这件事情,他却尚未知道。
  唐仲山怔了一怔,道:“连贵派‘不’字辈的大弟子我都未曾全部认识,怎的你以为我会知道你们一个小弟子的行踪?”
  牟一羽道:“这个小弟子有点与众不同。”
  唐仲山道:“怎样不同?”
  牟一羽似笑非笑地说道:“他是尊宠所要寻找的人。”
  唐仲山恍然大悟,说道:“原来你是要我帮你问她。不过……”
  牟一羽笑道:“你要尊宠活过来大概也不会怎样费事吧?”
  唐仲山其实是不想常五娘这么快就“活”过来的,但有话在先,却也不能不帮牟一羽这点“小忙”,便道:“好,我可以马上将她救活。不过你可得先答复我一个问题。”
  牟一羽道:“前辈请问。”
  唐仲山道:“你这个小师侄的父母是谁?”
  牟一羽道:“他的父亲名叫蓝靠山,是在武当山种菜的。他的母亲姓什么我可就不知道了。”
  唐仲山道:“我是问他的亲生父母是谁?”
  牟一羽一怔道:“前辈,你是怎样知道的?”
  唐仲山道:“你不必管。我要知道另外的一半。”
  牟一羽压低声音道:“听说他是以前两湖大侠何其武的女儿的私生子!”
  唐仲山道:“他的父亲是谁?”
  牟一羽道:“这我就不清楚了。恐怕只有问那位何姑娘才知道。”其实他是另有原因,不愿意说出耿京士的名字。
  唐仲山松了口气,心想:“只要不是常五娘的私生子就行。”说道:“这个小弟子因何私逃下山?”
  牟一羽道:“他不是私逃的,是前任掌门无相真人在羽化前一天叫他下山的。”
  唐仲山道:“为什么?”
  牟一羽道:“这我可不知道。不过,这位小弟子一向是很得师祖宠爱的。”
  唐仲山道:“原来如此。”心想:“这个办法虽然不算高明,但在她的处境,却也不失为一种自保之道。”原来他以为常五娘是因为和武当派结下仇怨,所以要把无相真人疼爱的小徒孙掳作人质,以便自保。他这样想,对常五娘的疑心倒是不觉又减了一些了。
  “好,我可以帮你问她。但你可不要告诉她我们见过面。”
  唐仲山说罢,便即取出一枝细长的银针,插入常五娘的太阳穴,过了片刻,只听得常五娘已经重新有了呼吸。唐仲山把藏在指甲缝中一撮药粉轻轻一弹,弹入常五娘的鼻孔,常五娘打了个乞嗤,“嘤”的一声,醒过来了。

相关热词搜索:武当一剑

下一篇:第八回 幽谷寄情收义女 金盆洗手斥强梁
上一篇:
第六回 密遣下山传秘笈 偶逢道左创新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