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楔子           ★★★ 双击滚屏阅读

楔子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旭日初升,九华山中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色。
  山中一片寂静,此时山中传出一阵轻微的马蹄声,林间小径中转出一匹白马,马身两旁挂着一张紫弓及一柄长剑,马背上坐着一个身着白色长衫的少年。
  白马缓缓的向前走着,突然那少年一手勒住那匹白马,扭头向左侧林中望去。
  半晌,林中响起了一阵轻微的沙沙之声,但见一个老道右手提着一柄长剑,踉跄的自林中走了出来。
  随着又是一阵沙沙声,林中追出一个金甲人,那人腰中挂着一柄宽大的金色长剑,全身除了双眼之外,全是金色铠甲。
  那老道似乎知道逃不脱了,他回身凝立着,右手长剑斜指着地面,等待着那金甲人。
  那金甲人毫无顾忌的向那道人扑去,对于在一旁的那少年好似根本没有看见。
  那老道一声不响右手一振,长剑向金甲人双目点去,那金甲人双掌翻起,啪!的一声就将那老道刺来的长剑震斜,跟着欺身直上,双掌拍向老道胸前。
  那老道身形微闪躲了过去,跟着又反手出剑,又点向那金甲人的双目。
  那金甲人怒哼了一声,右手横扫过去,啪!的一声,老道的长剑和那金甲人的右掌一接之下,当堂被震出去,那金甲人冷笑一声,身形微转,双掌又向老道胸前拍去。
  老道尽力向旁躲去,但已是力不从心,砰的一声,正好被那金甲人一掌击中,身形被震起落向一株大树之下,那金甲人身形不滞,如旋风般,一直向那老道逼去。
  那少年在一旁看着,此时再也无法忍下去,他立即一手拔出长剑,双脚一蹬马蹬,身形有如巨雁凌空,直向那金甲人扑去,右手长剑一带,一招“归云入岭”,势如长虹般的向那金甲人逼去。
  那金甲人哼了一声,右手挥出向那少年手中长剑拍去,掌势才出,他突然觉得不对连忙身形疾退,望着那少年手中长剑,那柄剑在薄雾中闪烁着淡紫色的光芒。
  他毫不犹豫的将右手伸向腰间,哗的一声,将腰间的长剑抽出,剑身发出黄金色的光芒,他右手一挥那柄宽大的金色长剑,带着一阵劲风向那少年砍去。
  那少年剑眉微扬,右手一翻,将手中长剑迎了上去。
  叮的一声,金甲人的长剑正好点中那少年手中的长剑的剑身,那少年只觉得那柄金剑剑身中似乎蕴有股难言的劲力,震得他手腕发麻。
  金甲人一言不发,右手连翻,一连两剑,又点在那少年手中长剑剑身之上,那少年不由一连退了两步,正好站在那老道身旁。
  那金甲人心中不由暗骂不已,这三剑虽然都是随手击出的,但在中原能够面不改色的硬接下他这三剑几乎是寥寥可数,而且那些都是知名之士,想不到今天被这不知名的少年一连硬接了三剑。
  他怒哼了一声,右手迅速的又翻起,那柄黄金色的长剑立即挟着一股凌厉的劲风又向那少年击去。
  那少年眼中突然闪过一股奇异的光芒,望着那瞬时即到的巨剑,他长剑微挑,他手中那柄长剑剑尖突幻起一道淡紫色弧形光芒,向那柄巨剑迎去。
  金甲人这一剑击下,剑尖刚一触到那道淡紫色弧形光芒,突然感觉剑身劲力投入无底大海毫无反应。
  他吃惊的退了两步,凝视着那少年,他认得这套剑法,他不相信当世除了那三个人之外,还有其他之人会这套剑法。
  此时,那老道也吃惊的望着那少年,他脑中闪过一连串的思虑,自忖道:“难道这少年就是他吗?”
  金甲人疑惑的哼了一声,右手一翻,又一连击出三剑,向那少年击去。
  那少年右手又振,弧光益炽,他手中那柄剑在空中幻起了无数道的弧光。
  金甲人这三剑又如石沉大海,他身形微退,无疑的,这正是那套“弧光剑法”,但这少年从哪里学来的呢?
  他呆呆的站在那儿,突然一个念头闪入他脑际,难道是他吗?
  那少年见金甲人呆在那里,他心想此时不走还待何时,这套剑法耗真力,再等下去自己只有吃亏,他一手挟起了那老道,身形一闪,闪过那金甲人,身形一起落至马背上,双脚一夹马腹,那匹白马放开四蹄,绝尘而去。
  等那金甲人发觉,那少年及那匹白马早已消失在薄雾之中,他望着那少年消失的方向,呆呆的站在那儿。
  那少年夹着那老道纵马向前奔去,转眼就翻过了一个山头,他这才慢慢的停下马。
  他下了马,放下那个老道,见那道人已晕了过去,他正在焦急无策的时候,那老道却悠悠的醒了过来,他睁开了双眼,无神的看了那少年一眼就翻身爬了起来,跌坐瞑目调息。
  那少年站在一旁看着他,过了一会,老道叹了一声,睁开双眼,望着那少年端详了一会向他问道:“请问少侠可是姓白?”
  那少年一楞,他想不到这道人居然知道他姓什么,他躬身答道:“晚辈白剑翎,不知道长上下如何称呼?”
  那道人又端详了他一会,微微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声道:“贫道苍松子。”
  白剑翎茫然的点了点头,向苍松子问道:“晚辈不知那金甲人是谁?为什么适才紧追着道长?道长是否能以见告?”
  苍松子听了一楞,他自忖道:“自己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但自己在武林中仍然是一派掌门人,位列四剑之首,这少年的师父断断不会不把自己的名字不告诉他,怎么这少年听了自己的名字好像根本没有听过一般的呢?”
  他疑惑的望了白剑翎一眼,向他反问道:“贫道敢问少侠的师父可是名叫云飞?”
  白剑翎茫然的摇了摇头道:“不瞒道长说,家师从未将他老人家的名讳告诉晚辈,所以晚辈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究竟是不是叫云飞!”
  苍松子不解的望着白剑翎又向他问道:“那么,令师是不是身材矮胖,年纪大约五六十岁的呢?”
  白剑翎面上露出了喜色道:“道长说的正是家师的形貌,道长对晚辈及家师知道得那么清楚,想必是家师好友,晚辈还有许多不解之处想请教道长,不知道长是否愿意赐告?”
  苍松子一听心想果然是他,但他为何什么事都不肯告诉白剑翎呢?是……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呢?
  他犹豫了一下向白剑翎问道:“令师在命你下山之前曾经叫你去做什么事吗?”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答道:“做什么事倒没有,但家师在命晚辈下山前几天,晚辈可以看出他心神很乱,在晚辈下山时家师一再叮嘱晚辈去找千智禅师,说找到他之后,晚辈的身世以及父母的血仇都可以问他老人家,此后要做什么事千智禅师自会告诉晚辈的。”
  苍松子听了点了点头,心想原来云飞早已安排好了,但他想不通究竟还有什么力量竟然会使云飞心神不宁的?他沉吟了一下向白剑翎道:“照说以你父母当年对我所施的恩惠,我应该把所有的事告诉你,但是你师父既然已经早有安排,我现在说了出来恐怕对你只有害而无益,你见了千智禅师之后自然就会清楚了。”
  白剑翎听了不由心中微感失望,但他们这样做也必有使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只是自己已经十九岁了,除了自己的姓名之外,对自己的身世,想起来不由有些伤感。
  他在沉思着,苍松子又向他道:“少侠刚才不是问起贫道和那金甲人的事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他实在不知道那金甲人为什么一定要把苍松子置之于死地,据他看苍松子不会是个坏人,也不会有什么理由使那金甲人一定要将苍松子置于死地!
  苍松子微微叹了口气道:“他追我要想置我于死地因为我偷了他的东西!”
  白剑翎吃惊的望着苍松子,他不能相信苍松子所说的话!
  苍松子望着他微微一笑道:“你觉得奇怪吗?其实偷东西也不能全部算做坏事,我这样做也是为了要挽救武林劫运罢了,目前江湖中道消魔长,如果我能练成奇正十三剑……”
  说着他长叹了一口气道:“只可惜的是我恐怕连今天都挨不过去了!”
  白剑翎心中一惊,难道这是真的吗,苍松子会连今天都挨不过?
  苍松子又向白剑翎问道:“你以为那金甲人的武功很高吗?”
  白剑翎望着苍松子不解的点了点头,他知道那金甲人根本没有把他放在心中才让他逃出了手,以他揣度,那金甲人武功至少高他一倍以上。
  苍松子微微一笑,抬头望着天空道:“他是银城四武士中武功最弱的一个!”
  白剑翎吃了一惊,心想照这样算,所谓银城四武士中其他三人的武功一定更高了!
  苍松子接着又说道:“我千辛万苦的好容易才把奇正剑诀盗到手中,但可惜的竟又被发觉了,以致于落到这样的结果!”
  白剑翎听了也不由黯然,苍松子又笑了笑道:“但奇正剑诀终于还是被我带了出来,这样我也算了却一桩心愿了!”
  说着他自怀中摸出一本小册子送向白剑翎道:“我已不久人世,你父母当年曾经有恩于我武当派,今天你又救了我一命,这一册奇正剑诀就交给你,作为我的一点心意,只希望少侠以后能在江湖中主持正义即可!但切不可将它轻示于人。”
  白剑翎听了慌忙道:“道长这怎么可以,行侠仗义本来就是我辈人应为之事,而且这本剑诀是道长以性命换来的,我怎么能接受?”
  苍松子正颜道:“难道少侠嫌麻烦才不接受吗?而且你父母的仇人我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以你父母当年的武功不知比你高强多少,犹居然被害,你如果不能学会奇正十三剑谁能替他们报仇呢?”
  白剑翎听了犹豫了一下,上前一步双手接了过来道:“道长既然如此说,我白剑翎只好受下来了。我白剑翎别的不敢说,我决定尽己之力在江湖中行侠仗义。”
  他将奇正剑诀接至手中,只见那一册书全是用极细的银丝织成,面上用金丝缕成奇正剑诀四个字,他看了看就收入怀中藏好。
  苍松子见他收好了又向他道:“我自知不行,还有一件事要麻烦少侠的,不知少侠能否答应?”
  白剑翎躬身道:“有什么事道长请吩咐好了,白剑翎一定全力以赴!”
  苍松子叹了一口气道:“贫道忝为武当掌门,今将辞世,想请少侠将敝派掌门人的一件信物转交给敝师弟苍梧子,告诉他说我诸门徒中无一堪为掌门,今后掌门之职就交给他了。”
  说着又自怀中掏出一柄半尺长的玉剑交给白剑翎。
  白剑翎接了过来道:“道长请放心,这件事在下一定替道长办到。”
  苍松子点了点头就闭上了双目,白剑翎低着头,他知道苍松子不久就要羽化了。
  突然苍松子又睁开了双目,吃力的向白剑翎问道:“少侠可知千智禅师的行止吗?”
  白剑翎摇了摇头,苍松子道:“少侠可以到黄山去,月前千智禅师在那边。”说完他又闭上双眼。
  过了一段时间,白剑翎走上去探了探苍松子的鼻息,见他鼻息俱无,知他已羽化,心中不由一阵黯然。
  白剑翎用剑掘了一个土坑,将苍松子埋了起来,骑上马背向山下走去,想起苍松子在临死前还将千智禅师的行止告诉他,心中不由更是感激。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