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一章 真假难卜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一章 真假难卜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白剑翎走进了一个小镇,他向前望去,见前面有一个小茶楼,心想自己连到黄山去的路怎么走都不知道,何不去问一问呢?
  到了茶楼前,他下了马,一眼望见茶楼门上钉着一只铁燕,他仅瞥了一眼,当是店家的标志也不在意,就一直向内走去,他一进门,只见店内坐着二三十个彪形大汉,腰上都挂着刀,一个个都用眼瞪着他。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见里面坐着一个面貌和蔼的老者,他向那人走去,向那人一抱拳问道:“请问老丈自此地到黄山应如何走法?”
  那老者一抬眼,打量了他一眼道:“去黄山?”
  白剑翎点了点头,看着那老者,等待着他回答。
  那老者又道:“少年人,你去黄山有什么事吗?”
  白剑翎道:“在下只是去找一个人罢了!”
  那老者微微一笑道:“去找断碑手朱华吗?”
  白剑翎一楞,不知道那老者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还没有等他否认,那老者哈哈大笑道:“少年人,先坐下来喝一杯茶慢慢的谈!”
  说着就将一杯茶推向白剑翎这边。
  白剑翎见这老者邀他坐下,他口也有些渴了,他坐了下来,才轻轻呷了一口茶,他立刻觉得不对,只觉得脑中一阵天旋地转,那老者微笑着望着他,他无法再支持下去,只见眼前一片昏暗就不省人事了。
  慢慢的他清醒了过来,他只觉得他躺在一张床上,他模糊的记起了刚才之事,他是被那老头用迷药迷晕了过去,他刚一想到就自床上跳了起来。
  他一跳起来,只见刚才那老者坐在床边一张椅子上,微笑的望着他,他微微提了提气,只觉得身上毫无异状,他诧异的望着那老者。
  那老者站起来笑着向他道:“白少侠,刚才有失礼的地方尚请多多原谅。”
  白剑翎吃惊的望着那老者,心想怎么他也知道自己姓白呢?而且他迷倒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呢?他不由自主的脱口向那老者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白?”
  那老者大笑道:“紫弓紫剑白马,有这三样东西不姓白还姓什么?”
  白剑翎一呆,愣愣道:“什么?”
  那老者笑道:“我叫蓝云,人称圣手神医,令尊令堂隐居将近二十年了,他们二位一向可好?”
  白剑翎呆呆的望着蓝云道:“家父母早已去世了。”
  蓝云一呆道:“什么!令尊令堂竟已去世,他们生什么病去世的?”
  白剑翎黯然道:“都不是的,是死在仇家手中的!”
  蓝云一惊道:“死在仇家手中,当世之中有谁能胜过令尊令堂的?即使是迷谷三怪也无法胜过令尊令堂!”
  白剑翎摇头道:“在下不知道,我去黄山找人就是要知道仇家是谁。”
  蓝云又吃了一惊道:“你去黄山不是为了奇正剑诀?”
  白剑翎听了比蓝云更要吃惊,奇正剑诀不是在怀中吗?难道……他摸了摸怀中,剑诀还在,并没有丢,那么蓝云说的是什么呢?他不禁念道:“奇正剑诀?”
  蓝云又道:“少侠还不知道吗?奇正剑诀在三天前突然出现在黄山附近,消息传出,这本剑诀落在断碑手朱华手中,他本身武功虽不低,但亦无特奇之处,但他女儿朱翠凤却是峨嵋静心老尼的亲传弟子,静心老尼更是不好惹,但仍然有无数江湖中人前去想夺取奇正剑诀。”说罢不由叹了一口气。
  白剑翎听了心中暗道:“原来如此,但奇正剑诀明明在自己身上,怎么又出来一本奇正剑诀?”但苍松子告诉他不要轻示于人,他又怎么能说出他身上也有一本呢?
  蓝云又道:“敝师叔铁燕帮帮主、铁燕双飞于公明也立心要得这本剑诀,现在铁燕帮帮众已将黄山百里周围完全封锁了,所以我听你要去,便把你也当做要去夺剑诀之人,所以才将你用迷药迷了。”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在下此去黄山只是要去找千智禅师,问明仇家的名字,以便好报仇而已。”
  蓝云长叹了一声道:“想当年令尊令堂联剑走江湖,紫弓紫剑所向无敌,想不到竟已作古!”说罢又长叹了一声。
  白剑翎对自己身世一无所知,这下听了蓝云的话才知道紫弓紫剑和白马都是自己父母当年走江湖用的标帜,而自己也因为紫弓紫剑屡得自己父母余荫之庇,但父母之仇人是谁,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心中不由一阵悲戚。
  他想着不由抬头向蓝云道:“老丈,承蒙你照顾,晚辈就要告辞了。”
  蓝云一愣道:“怎么?你现在要去黄山?”
  白剑翎微微点了点头。
  蓝云皱了皱眉道:“如果白少侠不见怪,我以为少侠现在不宜去黄山。”
  白剑翎沉吟了一会摇了摇头道:“晚辈对别的倒无所谓,只是别人遇见千智禅师时已是月前,去迟了恐怕千智禅师已他去,那么就不好办了。”
  蓝云皱着眉点了点头,他沉思了一会道:“少侠顾虑的也对,但黄山周围杀机四伏,少侠此行可能也危机重重,敝师叔野心大,不得奇正剑诀是不肯罢休的,我在铁燕帮中所以能居巡察之位,全是赖我师叔的关系,其实以帮中高手之多,我至多也仅有中上的地位,我以前也受过令尊令堂好处,自然只有尽力图报,只恐力量微薄无法使少侠绝对安全。”
  白剑翎连忙向蓝云躬身道:“老丈如此照顾真使晚辈汗颜,晚辈只想找到千智禅师问明晚辈身世仇家即可,决不会去夺取奇正剑诀的。”
  蓝云沉吟了半晌说道:“少侠如不见怪,我想与少侠一同前去走一趟,不知少侠意下以为如何?”
  白剑翎忙道:“这哪好劳累老丈呢?”
  蓝云笑着摆了摆手道:“少侠千万不必客气了。”说着就立刻叫人备马与白剑翎一齐向黄山而去。
  行色匆匆,不数日蓝云及白剑翎已到了黄山附近,二人双马在山路中走着,两人转了一个弯,林中暗处突然发出一声:“停!”
  蓝云微笑道:“是我!”
  路旁探出一人向蓝云一拱手道:“原来是蓝巡察!”
  蓝云微微摆手,那人又缩身入林中。
  这时空中响起一阵笛声,蓝云微微抬头,右臂伸出,一只白鸽如陨星般的落在蓝云臂上,蓝云自鸽脚竹筒中抽出一张纸,他看了看,皱了皱眉头向白剑翎道:“家师叔有事找我,我恐怕不能再陪你了,前面全是坦途,少侠可以放心进入,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人冲进去。”
  白剑翎向蓝云一抱拳道:“那么老丈就请回,晚辈见过了千智禅师之后再回来拜见老丈,多谢老丈带路。”
  蓝云正想拉马要走,突然又回头向白剑翎附耳道:“万灯齐飞之时,千万避开,切记!切记!”说完他一带马,掉转马头绝尘而去。
  白剑翎呆立着,想着蓝云刚才所说的话。
  白剑翎一带马缰,缓缓向黄山山中走去,心中暗想着:黄山这么大,千智禅师不知道在哪里?自己该到哪里去找呢?
  走着走着,他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只见四外一片桃花林,看上去好像全是人工栽培的,心想既然有人栽桃花,附近就一定有人住,自己何不去找个对黄山熟的人问问呢?说不定也许他就知道千智禅师的住处!
  他正想着,突然一股劲风袭向他脑后,他一反身,食中二指一夹,不由一愣,原来竟是一粒小石子。
  他顺着来处望去,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站在一株桃树上,右手拿着一张小弓,又扣了一粒小石子向他射来。
  白剑翎一拉马缰,躲了过去,那小女孩见白剑翎已发现了她,她一纵身跳下桃树向白剑翎喝道:“你是谁?竟敢到我们桃花林来了。”
  白剑翎见那小女孩的神情,不由笑道:“小妹妹,别生气,我也是无意到这里的!”
  他话刚说完那小女孩喝道:“谁是你小妹妹,你不快走我就要赶你走了。”
  白剑翎见那小女孩凶巴巴的神情不由又笑道:“那么我马上走,只是我想向小姑娘打听一个人,不知道小姑娘能否告诉我?”
  那小女孩见白剑翎如此说,不由诧异道:“你不是铁燕帮的人?”
  白剑翎愣了一愣笑道:“我怎么会是铁燕帮之人呢?”
  那小姑娘眼珠转了一转,哼了一声道:“你是不是要找我爸爸?”
  白剑翎一愣,想千智禅师是和尚,哪会有什么女儿,但不知道小女孩为什么见自己要找人,就好像断定自己必定是找她爸爸似的。
  他还没有说话,那小女孩已是不高兴地道:“我爸爸就是断碑手朱华!”
  白剑翎一听这才恍然大悟,心想:原来她也把我当作是来夺他们奇正剑诀的人了,他笑着向那小女孩道:“原来令尊大人就是断碑手朱前辈!”
  白剑翎见那小女孩这副神态,知道她心中想些什么,不由笑道:“但我并不是来找令尊大人的,我想请问小姑娘知不知道一位千智禅师之人?”
  那小女孩一听白剑翎不是来找他父亲的,不由有些觉得意外,她睁圆着两只大眼,向白剑翎打量着,心想居然有人到黄山来并不是要找他爸爸,在她心目中凡是到黄山来,身上带剑佩刀的没有一个不去见她父亲的,这少年带剑至黄山,居然不去见他父亲。
  白剑翎不知道小女孩心中想些什么,见她老打量着自己,只好微笑着看着她。
  那小女孩过了好一会才道:“你要找千智禅师?”
  白剑翎听了连忙点头道:“正是,小姑娘你如果知道他老人家的下落是否可以告诉在下呢?”
  那小女孩又问道:“是不是个眉毛胡子都白了的那个老和尚?”
  白剑翎不由皱了皱眉,心想这种问法叫我怎么回答呢?不由苦笑道:“我也没有见过千智禅师,所以也说不出来是不是这个模样,但别人告诉我说他在黄山,所以我就来找了。”
  那小女孩似笑非笑的道:“你连他什么样子都不知道,那你怎么找呢?”
  白剑翎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那小女孩又道:“好吧!那我带你去找一找好了!”
  白剑翎听了不由大喜,刚要谢谢,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小霞!”
  他一回头,只见前后两三丈远处站了一个俏丽的少女,面貌和那小姑娘非常相似,只是面上冷冰冰的,毫无表情。
  那小姑娘一抬头看见了那个少女,不由笑着叫道:“姐姐!”
  那少女点了点头神态缓和了一些道:“小霞!跟我回去了。”
  小霞睁着大眼道:“姐姐,他不是坏人啊!”
  那少女身形微动,如风般的转至小霞的身旁,一手牵着她,哼了一声向白剑翎道:“尊驾既然入了黄山,我桃花村随时候教。”
  说着不等白剑翎答话,拖着小霞就走。
  朱小霞被她姐姐拖住没有办法,只好用手指了指地,意思叫白剑翎等她。
  白剑翎微微点了点头,心想那少女大概就是朱翠凤了,大概是为了奇正剑诀的缘故,否则她们不会如此不讲情理的。
  他正想着,自桃花林中转出一个身着黑色长衫的少年,面貌也颇为清秀,只是嘴角挂着一丝冷笑,使人看上去颇为不快。
  那人走至白剑翎身旁,向他打量了一下,冷冷的向他问道:“你是谁?居然敢到桃花村来了,你胆子倒也不小嘛!”
  白剑翎见那人口出恶言,问话也像审犯人似的,心中也大为不高兴,他哼了一声,一带马缰就想走。
  那人身形一动,拦在马前道:“你这就想走吗?你要知道桃花村不是任你要来就来,要去就去的地方!”
  说着他看了看白剑翎那匹白马道:“今天你要想走也成,但是要把这匹马留下,让给公子爷我!”
  白剑翎心想我存心让你还要欺人太甚,但他一向习惯和颜悦色,凶一点的话都说不出口,不由道:“在下只不过是打听一个人的下落,而偶然到这里罢了,兄台如此也不怕别人笑话桃花村气量太小吗?”
  那人听了冷笑了一声道:“你倒会说话,我告诉你,不是桃花村要你这么匹马,是我黑衣公子古扬要的。”
  白剑翎笑道:“在下和尊驾无怨无仇,尊驾为什么一定要使兄弟为难呢?”
  古扬心中以为不管你到底是谁的徒弟,听到我黑衣公子的名头也不得不把马给我,谁知白剑翎听了根本就毫无表示,更没有说久仰大名的话,他心中本就不高兴,听了不由冷笑道:“你不肯吗?”
  白剑翎坐下这匹白马是他师父费尽心力替他找来的千里驹,哪里肯因为一个陌不相识的人看上了就送人。
  古扬见白剑翎没有答话,他冷哼了一声,上前一步想一手就将白剑翎挥下马背。
  白剑翎想不到古扬这就来抢了,他一带马头,那匹白马长嘶一声,向旁跃去,刚好躲过了古扬这一挥之势。
  古扬一见,心中更是想要这匹白马,他大喝一声:“下来!”身形跟着而起,一把向白剑翎抓去。
  白剑翎剑眉微扬,双脚一扣马腹,那匹白马就向前奔去,他跟着身形一起,右手一挥,向古扬双手脉门拂去。
  古扬心中一惊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白剑翎身形落地,含怒的向古扬道:“尊驾如此也未免太欺人过甚了。”
  古扬冷冷的说道:“想不到你倒还有一手,如果刚才叫你就留下马走了倒未免太便宜你了。”
  说着他身形一动,双掌先后而起,一招“三潭印月”向白剑翎胸前拍去。
  白剑翎见古扬出招之势,心中也不自暗惊,想不到自己在这里又遇上了劲敌。
  他身形微闪,右手挥出将古扬掌势打偏。
  古扬心中也着实吃惊,心道:“江湖上从未传闻过有这么一个武功如此高的少年,自己总以为江湖上年青一辈的高手中唯我独尊,除了朱翠凤外无人能敌自己,想不到这名不见经传的少年竟然如此扎手。”
  他心中想着,身形闪电似的一旋,转至白剑翎身后,掌式不变,仍然一招“三潭印月”向白剑翎背心印去。
  白剑翎身才闪开,背后劲风又至,见古扬竟想将自己置于死地,心中不由大愤,他身形突然翻转,双掌一起,啪!的一声,和古扬硬接了一掌。
  古扬想不到白剑翎会翻身出掌和他硬接,双掌一接之下,他当堂被震退了三步。
  他抬头一看,白剑翎还站在原地,一动也没有动,他心中不由自主的涌入一股妒忌的念头,白剑翎武功比他高,但年龄看上去比他年青,长得也比他俊,比起来他几乎样样都不如白剑翎,但是如果……如果白剑翎死了,那他就真正的唯我独尊了,但是那就要白剑翎死!
  他想着,眼中不由射出一股杀气,心中算计着白剑翎的念头。
  突然他抬起头来向白剑翎走去,笑着向白剑翎道:“想不到兄台竟如此高明,刚才兄弟多多得罪,尚望兄台原谅。”
  白剑翎不知古扬心中存有暗害他之心,见古扬如此客气,反倒不好意思了,他赧然道:“兄台过奖了,以小弟这微末之技哪里值得古兄称赞!”
  古扬嘿嘿一笑,他已走近白剑翎身旁,心想现在时机已到,这桃花村附近没有他人,只要他袖中铁扇一出,白剑翎就如此无声无息的死去。
  他正要有所动作,倏听一阵脚步声向这边奔来,他失望的哼了一声,扭头望去奔来的竟是朱小霞。
  朱小霞一见二人突然停下了脚步,不悦的向白剑翎道:“他不是好人,你干嘛要跟他在一起?”
  古扬听了不由窘道:“小霞!”
  朱小霞走上前哼了一声道:“你会是好人吗,整天鬼鬼祟祟的跟在我姐姐的后面,心里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古扬见小霞当着白剑翎挑自己疮疤,怕自己不能接近白剑翎,那自己心思也就白费了,他急道:“小霞,别乱说,我是你姐姐的师兄,我跟在她后面是保护她!”
  朱小霞哼了一声道:“见鬼!你会是我姐姐的师兄吗?难道你的师父是静心老尼吗?不要脸!”
  古扬最怕朱小霞这种毫无顾忌的说话,如果换了旁人,无论如何别人也会对他留一些面子的,至少他师父也是武林中知名之士,不留面子给他,也要留个面子给他师父。
  这也实在是他自己为了要接近朱翠风在乱套关系,朱小霞这样一说,逼得他无法搪塞,只有站在那里。
  朱小霞理都不理他,转头对白剑翎道:“喂!走吧!我带你去找那老和尚去。”
  白剑翎见古扬窘在当地,本来不好意思就走,但朱小霞提起了千智禅师,只有向古扬拱手道:“小弟有要事去办,请古兄原谅。”
  古扬知道白剑翎不会留了,暗恨自己的计划全被朱小霞破坏,还被她羞辱了一顿,听白剑翎要走了,不由自主的哼了一声。
  白剑翎倒没什么,朱小霞听了不示弱的道:“你哼什么!”
  又转头向白剑翎道:“喂!走吧!”
  白剑翎用手招了招,那匹白马就飞奔了过来,两人就向前走去。
  朱小霞用手摸着那匹马笑道:“你这匹马可真好!”
  白剑翎微微笑了笑道:“这是我师父给我的!”
  朱小霞一眼望见马身边挂了一张紫弓,不由咦了一声道:“这张紫弓也是你师父给你的吗?”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道:“那是我爸爸妈妈当年之物!”
  朱小霞哦了一声道:“那你箭一定也射得很好了吧!”
  白剑翎摇了摇头道:“好哪里谈得上,只是也练了一下罢了。”
  朱小霞和白剑翎谈着谈着早已走出好一段路去了,朱小霞突然停下来向白剑翎道:“我在三天前还看见那老和尚在后山,你自己去找吧!我要回去了。”
  白剑翎一愣道:“你不去了吗?”
  朱小霞笑着道:“我是偷跑出来的,我姐姐恐怕现在又在找我了,我刚才说带你去,只是叫你不要和那个古扬在一起。”
  白剑翎茫然的点点头,朱小霞向他摆了摆手就往回跑去了。
  白剑翎一人牵着马转到后山,寻找了半天也没看到一个人影,他失望地看着天边落下的夕阳,心想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千智禅师,问明自己的身世和仇家的名字。
  天渐渐的黑了,他找了一个山洞,进去坐下闭目养神,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听到一阵噪杂的声音,里面还杂着男呼女叫的声音。
  他心中一惊,不知发生了些什么事,连忙起身走出洞外。
  至洞外,他牵了白马,上了马就向山前奔去,一至山前,他心中大吃一惊,无数盏的孔明灯自右面山头缓缓升起,借着风势,落向山旁一个小村中,他心中惊道:“原来这就是万灯齐飞,铁燕帮已是准备要将桃花村毁掉了。”
  他注目向村中望去,只见村中处处起火,鬼号神哭的,悲惨非常,他再也顾不得圣手神医对他的嘱咐,他一带马,向山下冲去。
  白剑翎还没有冲到山下,就看见四五个手持长刀的大汉围着一个老人,那老人左手还挟了一个小女孩,他一眼就看见那小女孩正是朱小霞,那老人已支持不住了,全身都是血迹,但仍然在拼力死战。
  白剑翎忍不住大喝一声,一带马,自马旁抽出长剑,冲了过去。
  他还没有到,旁边早已冲来一骑,向他拦去,白剑翎心中大急,手中长剑一横,啪!的一声那人已被他用剑拍下马去了。
  他跟着迅速的冲至了那老人身旁近处,围攻那老人的四骑一见有人来救,便一齐出刀向他砍来。
  白剑翎长啸一声,右手长剑一招“柳色千条”,一道紫虹掠过长空,那四人长刀就在这时一齐被他砍断。
  那四人一惊,一齐向后退去,那四人才退,一匹黑马旋风似的拦住他,马上坐着一个削瘦的中年人,那人嘿嘿一阵冷笑道:“好俊的武功,我千里追云雷亮倒要讨教讨教!”
  白剑翎一拉马缰白马向横跃去,一闪身就向那老人冲走。
  雷亮一见白剑翎不理他,不由大怒,大喝一声道:“下马!”跟着双掌带着一片凌厉的掌风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身形一侧,左掌翻起,和雷亮掌风一接,稍沾即走。
  雷亮大怒,带回马头,见白剑翎早已至那老人身旁,翻身下马站在那老人身旁。
  那老人一见有人来救,再也支持不住了,只觉得眼前一阵昏暗,就倒向地面。
  白剑翎见自己来了老人又昏了,心中不由大急,正在此时,雷亮早已下马,右手提着一支金色长剑向白剑翎逼来。
  白剑翎在刚才和雷亮错身而过的时候接了他一掌,心知雷亮功力深厚,自己如果要硬打绝对讨不了好,他想了一下,尚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雷亮早已欺身而进,右手一剑正对了他胸前刺来。
  他心中突生一念,见雷亮好似对自己根本不放在眼中,自己何不用骄兵之计?他想着连忙退了一步,躲过了这一剑。
  千里追云雷亮阴恻恻的冷笑了一声,心中认为白剑翎不敢硬接,心中更是得意,他右脚又上一步,右手长剑一带,一招“怀中抱月”,劲道十足,向白剑翎圈去。
  白剑翎心中也实在吃惊,千里追云虽然傲心已长,但劲道愈来愈强,他身形微侧,右剑长剑一起,微微一沾,雷亮长剑就被滑出门外。
  雷亮心中暗哼了一声,身形一旋,自白剑翎左侧出剑,向白剑翎左肋刺去。
  正在此时,朱小霞却醒来了,白剑翎一见朱小霞醒来心中大喜,知道不必再惧,他长啸一声,反手出剑,一招“逐电追风”直向雷亮持剑手腕刺去。
  雷亮估不到白剑翎居然反手攻他,他不由被逼退一步,白剑翎大声向朱小霞问道:“小霞!你没有受伤吗?”
  朱小霞本是被她爸爸挟得太久以致闭过气了,朱华晕倒后,不由将手松了,她听白剑翎问她,她摇了摇头:“没有受伤!”
  说着看见朱华晕倒在她身旁,不由伏在朱华身上大哭起来。
  雷亮见朱小霞醒来,心中大急,再次挺剑攻上。
  白剑翎一听朱小霞说没有受伤心中不由大放,见雷亮又攻了上来,他哼了一声,右手长剑一招“玉飞参差”,又将雷亮挡了回去,偷空又向朱小霞道:“小霞莫哭,快将你爸爸抱了骑上马去。”
  雷亮听了心中更急,怒喝一声,右手长剑以全力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心知雷亮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但几剑交过,他对他自己信心已增加,心想这也许是最后一剑了,他想雷亮必会以全力攻来,他心中早已盘算好了,右手长剑顺势而起,直点雷亮金色长剑。
  雷亮岂是易与之辈,他哼了一声,长剑一侧,向白剑翎右臂削去。
  白剑翎斜眼一看,朱小霞已抱了朱华坐在马上等他了,他长啸一声,左掌一起,啪!的一声将雷亮长剑震歪,跟着身形一起落在马背,双脚正立在马背上用剑身轻轻一拍马股,那白马荡开四蹄奔去。
  雷亮大喝一声,身形疾起直向白剑翎追去,但他哪知道白剑翎坐下是匹千里驹,一个起落他已落后了两三丈,他这才感到不对,急忙命令埋伏在四外的弓箭手放箭。
  弓弦响处无数支利箭向白剑翎等人飞去,白剑翎一急,急忙自马旁撤下紫弓,长啸一声,紫弓疾起,幻起无数的紫色弧光,四外利箭一触弧光纷纷落地。
  雷亮大惊道:“弧光剑法!”
  白剑翎暗怒雷亮阴毒,一伸手接过一支长箭,张弓搭箭,弓弦响处,箭如疾电射向雷亮,雷亮疾忙低身闪躲,刷!的一箭,正好射在他头发上,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等他清醒白剑翎早已消失在山丛中,他连忙向帮众叫道:“快!上马追!”
  白剑翎收弓挂剑,心知雷亮决不会放过他,他放马疾奔,翻过了三个山头才停下来,他下了马,只见朱小霞还趴在朱华身上抽泣着。
  白剑翎心中也不由感到一阵伤感,连忙向朱小霞劝道:“你快别哭了,快把你爸爸抬下来,我们两人一齐看看他老人家的伤势如何了。”
  朱小霞听了点头抱朱华下了马,白剑翎将朱华接了过来,将他靠在一株大树上,将他上半身衣衫撕开。
  只见朱华上身一连中了三掌,全身都是刀剑的伤痕,白剑翎生平没有见过受了这么多伤的人,苍松子虽然因伤死去,但他只受了内伤,看起来比朱华的伤来要好得多了,他想着不由叹了一口气。
  朱小霞抽泣着向他问道:“我爸爸还有救吗?”
  白剑翎白脸上装出了一丝笑容道:“我还没有看,但我想是有救的!”突然一个念头自他脑际闪过,心想我何不用“雷音神功”中第三式“导气归元”的手法来试一试呢?
  想着他伏下头到朱华胸前,只听见他心脉只有轻微的跳动着。
  他连忙也将身子坐下,暗自调息,运气一周之后将右掌贴至朱华前胸,缓缓将真气度入,将朱华被震散的真气缓缓的聚集起来。
  过了一盏热茶的功夫,白剑翎长嘘了一口气,放下了右掌,静坐调息。
  朱小霞呆在一旁,只见白剑翎满脸都是汗水,而朱华却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她高兴得大叫一声;“爹爹!”扑至朱华怀中大哭了起来。
  朱华人刚清醒,只觉胸前一阵刺痛,他皱了皱眉,抚摸着朱小霞的头发道:“小霞!别哭了!”
  说着他只觉得胸前一阵气闷,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
  朱小霞吓得大哭,抱着朱华哭着叫道:“爹爹!爹爹!你怎么了?”
  朱华苦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白剑翎睁开双眼,看着他俩,心中不由一阵愧悔,如果他内功再精进一些,朱华的伤一定可以治好,但是目前他只有这么多的力量,勉强的施为已使他手脚发软了。
  朱华转眼望见白剑翎,不由轻声向朱小霞问道:“小霞,他是谁?”
  白剑翎站起身躬身向朱华道:“晚辈白剑翎,拜见朱前辈!”
  朱华望着他的脸,呆看了半晌才道:“少侠不必多礼,老朽倒要谢过少侠方才救命之恩才是。”
  白剑翎忙道:“前辈不用客气,晚辈至黄山来找人,适逢其会而已,见义勇为之事人人当作,而且我还蒙小霞姑娘指点,更谈不上救命大恩!”
  朱华摇了摇头叹口气道:“少侠不用太谦,以少侠的人品武功,足以和二十年前江湖上‘剑弓侠侣’白骐夫妇相比!”
  说着心中一动,心想他叫白剑翎,他也姓白,莫非是……想着不由抬头向白剑翎望去,只见他低着头,一言不发。
  朱华不由脱口向白剑翎问道:“少侠莫非和‘剑弓侠侣’有什么关系吗?”
  白剑翎抬起头来,他不用想也可以知道朱华所说的正是他父母,他无言的点了点头道:“剑弓侠侣正是家父母!”
  朱华惊喜道:“原来少侠竟是‘剑弓侠侣’的后人,老夫失敬了,不知令尊令堂一向可好?”
  白剑翎听了不由暗道:“原来自己父母当年在江湖武林中有这么高的地位,处处受人尊敬,而且受了他们二位恩惠的人还不少,但怎么他们连自己父母早已去世了都不知道呢?”
  朱华望着白剑翎,不知他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白剑翎才道:“家父母早已去世了。”
  朱华听了大声道:“什么!”说着用双手将自己身子又撑起来了一些,刚撑起来了一些突然哇的一声,又吐了一口血。
  朱小霞见了又哭叫道:“爹爹!”
  朱华喘了几口气,他也自知不行了,用手抚摩着朱小霞的头发道:“小霞,不要怕,我有话要和你白哥哥说!”
  说着又转头向白剑翎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白剑翎轻轻点了点头道:“家父母是死在仇家手中的,晚辈到黄山来是找千智禅师问明仇家的。”
  朱华微微点了点头,他想不出当今武林中有谁能敌过“剑弓侠侣”的,但白剑翎到黄山来找的是千智禅师,千智禅师是当今少林派掌门人的师伯,也是侠义道的领袖人物,有许多事不是他所能料到的。
  他低下头望了小霞向白剑翎道:“老夫自知不行,有几件事想托少侠,不知少侠是否能俯允?”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道:“前辈且说无妨,只要晚辈能做得到的,晚辈一定尽力去办!”
  朱小霞在一旁听了抬头急急向朱华问道:“爹爹!你说什么?”
  朱华习惯的用手摸着朱小霞的头发,一言不发的摇了摇头,他心中也不由一阵悲戚,泪水不由流出眼眶。
  朱小霞哭着道:“爹爹!你不能死,小霞没有了妈妈,爹爹也不要小霞了吗?”
  朱华听了心中更是难过,双手紧抱着朱小霞:“小霞,好孩子,你别哭,爹爹只是说万一罢了,爹是最喜欢小霞的,怎会不要你呢?”
  白剑翎在一旁看了也不觉心酸,缓缓的低下头去。
  朱华用手擦了擦泪水又向朱小霞道:“如果你姐姐没有死,你见了她叫她替我报仇,铁燕帮的手段太辣了。”
  朱小霞听了不由又大哭起来。
  朱华又道:“小霞,乖孩子,快不哭了,我有话对你白哥哥说!”
  朱小霞听了抽泣着擦去了眼泪,点了点头,朱华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向白剑翎道:“我想白少侠大概也知道这次事情的原因吧!”
  白剑翎点了点头道:“晚辈听说是为了‘奇正剑诀’的事,不知是否!”
  朱华点了点头道:“正是,不久前敝村村中有一个人在山道中拾到了一个盒子,盒子全身金色,上面蟠了两条龙,是双龙抱珠的样子,上面有四个字,就是奇正剑诀,那人拾到了就送来给我,‘奇正十三剑’和‘弧光剑’一向是武林中最高的两种剑术,而相传‘奇正十三剑’比起‘弧光剑’来不但过之,而且可以克制‘弧光剑法’,但奇正十三剑百年来均未现于江湖,想不到竟在黄山发现!”
  说着他自身上掏出一个金光灿烂的盒子,如同朱华所说的一般,盒子蟠着两条金龙,四只爪子中抱着一个红光四射的珠子。
  白剑翎见了不由呆了一呆,心想看起来他这个不像是假的,难道……不会吧!
  他在想着,朱华又道:“老夫想请白少侠转交小女翠凤,或者她师父静心老尼。”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道:“这没问题,但晚辈觉得这恐怕是假的。”
  朱华听了愣了一愣,跟着大笑,最后咳了两声道:“现在江湖上无人不以夺之为甘心,而且这盒子当今武林中恐怕知道如何开启的人不到十人,就连老夫也不知开启之法,小女之师静心师太日内将至,只有她知开启之法,白少侠就不用怀疑了。”
  白剑翎皱着眉道:“晚辈本来也不会怀疑,不瞒前辈,在数日前,武当派掌门人苍松子老前辈在临死前赠与晚辈一本‘奇正剑诀’所以晚辈才怀疑!”
  朱华吃了一惊,心想苍松子名列武林四剑之首,武功不在静心师太之下,他居然死了,还交给眼前这少年一本奇正剑诀,这岂不太怪了吗?
  白剑翎知道朱华不信,就自怀中掏出苍松子给他的那本奇正剑诀,双手递了过去。
  朱华将盒子塞入衣中,将白剑翎那册奇正剑诀接了过来,他看了看封面,为了一个空盒竟然使桃花村整个毁了。
  他不甘心的将奇正剑诀翻了开来,不由他愣住了,跟着大笑了起来,将奇正剑诀交还给白剑翎。
  白剑翎不明所以的接了过来,将“奇正剑诀”翻开一看,“奇正剑诀”每一页都是用极细的银丝织成,但里面连一字一图都没有,他呆呆的站立着,心想苍松子用性命换来的难道就是这一本空白的薄子吗?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将那本剑诀收入怀中。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