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四章 身世之谜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章 身世之谜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石英看了石小青一眼道:“老实说,我如果要说笑也不会来打扰你们了,我是有要事才来的!”
  石小青咦了一声向石英问道:“大哥,究竟有些什么要事?”
  石英沉吟了一下向白剑翎道:“白老弟,我冒昧的问你一句话,你不会见怪罢!”
  白剑翎微笑道:“石大哥请问吧,我怎么会见怪呢?”
  石英看了他一阵道:“不知奇正剑诀是否在你身上?”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道:“我身上是有一本奇正剑诀!”
  石英兄妹一齐吃惊的望着他,心想难道那些传闻竟是真的吗?但他是剑弓侠侣的后人决不会做出这事,自己二人观察了他这么久,以他的为人也不会做出这种事。
  白剑翎见二人神态早已知道二人心中所想的是什么,他微微一笑道:“但那是武当派掌门人苍松子临死送给小弟的!”说着自怀中掏出那册“奇正剑诀”递给石英。
  石英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既是白老弟之物,我怎么能拿来看呢?”
  白剑翎心中暗叹石英果然是君子,他笑道:“石兄不妨看一下,这册奇正剑诀要在红光下才看得见,现在内中也是一片空白罢了。”
  石英接了过去叹了一口气道:“白老弟,你可知道现在江湖武林中人都相信奇正剑诀在你手中,而且是自朱华那儿夺来的!”
  白剑翎知道石英心中不免还是有些怀疑,不由微微一笑道:“我不能管别人如何想,我只求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石英闻言心中不由一阵惭愧,随手将奇正剑诀交回白剑翎道:“白兄既是奇正剑诀得主,定可为武林放一异彩,但是兄弟闻言东箭南金齐入中原,要找你,而且已经知道白老弟住在兄弟这里,他两人不日可达,所以我特地来通知你!”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道:“我想我还是离开石臼湖比较好一些!”
  石英大笑道:“白老弟,你这就误会兄弟了,东箭南金虽然厉害,我石英可不见得怕他,白老弟为了这件事走开那也未免太看不起兄弟我了。”
  石小青哼了一声道:“白哥哥你不要走,东箭南金又怎么样,我不信他们竟敢欺负到我们家来。”
  他正说着,右侧传来一声道:“好大的口气,连我东箭南宫奇也不放在眼中。”
  白剑翎抬头望去,只见两丈开外划来一条小船,船上立一个白发老人,双目含威的望着这边。
  他右手握着木桨,站起身来向南宫奇道:“前辈可是来找我白剑翎吗?”
  南宫奇看了他一阵大笑道:“好!剑弓侠侣的后人果然不凡,二十年前我的箭败在你父手中,输得心服口服,今天听说紫弓紫剑再度出世,不觉技痒,来找你比一场!”
  石英见白剑翎起身答话,心中正替他担心,听见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由放下了心。
  石小青一听南宫奇来找白剑翎比箭,不由撇了撇嘴道:“你这人真是的,我白哥哥身体还没有恢复,你找他比箭不是以大欺小吗?”
  东箭南宫奇本是中原一奇,只因比箭败于剑弓侠侣手中,才隐迹东海,闻言皱了皱眉道:“那不要紧,我射几箭他见了自知胜负如何?”
  说着他自怀中掏出一张尺余长的小银弓,一手扣上三箭,抬手向天上飞过的一群鸿雁射去,三箭纷飞,天空十余只鸿雁被他这三支利箭一齐射落。
  石英兄妹见了心中惊叹万分,三箭射落了十余只大雁之后,又绕了一个圈,向南宫奇手中落去。
  南宫奇一手接住箭朗声向白剑翎说道:“你看我这‘箭返吴中’的手法如何?”说时得意十分。
  白剑翎微笑道:“前辈手法超人,晚辈望尘莫及,自愿认败服输!”
  南宫奇听了皱了皱眉道:“小娃儿不说实话,你父亲当年口气和你一模一样,今天你非露两手不可。”
  石小青在旁道:“你认为他不说实话那你认输就是,我白哥哥身体还没有恢复你怎么老是要逼他?”
  南宫奇一愣,心道:“我倒忘了他身体还没有恢复呢?”但心中不甘被石小青这么教训,不由微怒的向石小青道:“你是何人之弟子,怎么对我毫无礼貌!”
  石小青哼了一声刚要说话,白剑翎向她劝道:“小青你别理他的话,等你白哥哥来跟她说。”
  石小青本想要说话,但白剑翎一劝,就住口不言了,石英在旁大笑道:“小青,平时我管不了你,今天可有人管你了!”
  说着倏地又笑容一敛向南宫奇道:“你问我兄妹师承何人,我们是南海异人夫妇的弟子,我白老弟已向你服输了,你怎地还硬要逼他出手,他现在住在我南陵剑客家中,我决不能由你在此欺人太甚!”
  白剑翎心中暗急,认为南宫奇是自己父母的友人,自己吃一点亏也就罢了,所以想劝住石小青,但想不到石英挺身而出,不知结果如何。
  南宫奇听石英说完,双目凝视着他,倏地右掌一挥,一阵劲风向石英扫去。
  白剑翎心中一惊,只听石英哼了一声,双掌一翻,迎了上去,砰的一声,石英连人带船向后退去,南宫奇大笑道:“好!想不到那老儿竟教出一个如此有胆气的徒弟来。”
  说着又叫道:“你再接我一掌看看!”说着又一掌向石英击去。
  白剑翎怕石英吃不住,想都没想,右手一起,将手桨挥出向东箭南宫奇掌风接去。
  啪的一声,木桨折断,白剑翎呆呆的站在那里,想不到自己居然已经可以使出内力,心中不由大喜。
  但南宫奇却怒道:“原来你装伤不敢跟我比!”
  白剑翎忙道:“晚辈确实是因为中了九龙毒钉,本说要半个月才好,想不到十天就已经好了!”
  南宫奇摇手道:“你闲话少说,快把你父母教你的那一套东西掏出来看看罢。”
  白剑翎闻言默默的站着。
  南宫奇道:“怎么啦,又想借故推托吗?”
  白剑翎黯然道:“晚辈晓事之年未见过先父母一面!”
  南宫奇惊道:“怎么了,剑弓侠侣已经去世了?”
  白剑翎黯然一笑,抬头向南宫奇道:“但先父母死后留了一本弓诀,家师自晚辈五岁起就要我练了,现在前辈一定要我献丑,就权且借用前辈的弓一用!”
  南宫奇道:“且慢,你父母怎么死的?”
  白剑翎黯然道:“死在仇家手中,但晚辈现在尚不知仇家是谁?”
  南宫奇沉默的望着远处的天空,半晌之后倏道:“莫非是他?”
  白剑翎急问道:“是谁?”
  南宫奇望了白剑翎一眼道:“不能告诉你,你现在知道有害无益!”说着将手中弓递给白剑翎道:“你先试一手看!”
  白剑翎无心于射,心中想着他究竟是谁呢?竟连东箭南宫奇都不肯说。
  他正想射时,湖面传来一阵狂啸,一只小船如水箭般的射来,石英一见叫道:“大师兄来了!”
  小船一到,船上坐着一个老人,只听他喘着气向石英道:“师弟,你们快走,金臂人魔来了!”
  石英心中一惊,心想竟然来得这么快,金臂人魔就是所谓南金,他从不涉足中原,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只知道有这么一个武功极高的魔头。
  正说着一只小船飞也似的追来,船头上站立着一个面貌狰狞的老人,右臂整个是金的,在阳光底下闪闪发光。
  南宫奇哼了一声,自白剑翎手中接回小银弓,搭上三支箭,弓弦一松,嗖的一声向金臂人魔射去。
  金臂人魔狂笑一声,向那三箭扫去,啪的一声,三支箭竟并排钉在金臂人魔手上。
  金臂人魔一愣望着南宫奇冷笑一声,掉转船头,向来处驰去。
  白剑翎心中也不由有些吃惊,一天之内就有两个高手入中原找自己,金臂人魔看样子好像是为了奇正剑诀,他这一去,也许不知何时又要找上门来,自己奇正剑法尚未有成,比起他们来还是差多了。
  东箭南宫奇望着金臂人魔那即将消逝的背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想不到金臂人魔也入中原了。
  烟波钓叟吃惊的望着南宫奇,南宫奇转身向白剑翎道:“你父母的仇人是当今江湖武林中武功机智被誉为最高的魔头,他一向杀人不留根,你既然能成长,但你武功还不够,告诉你也有害无益,你该知道时,你自然就会知道的,南金已去,那是因为他见我在这里,以后行走江湖千万要小心!”
  说着他道:“我要去了,他日再见!”说着驾着小舟,一会儿也消失了。
  白剑翎转眼向石英望去,石英摇头笑着向白剑翎道:“这是我大师兄,烟波钓叟。”又向那老人道:“这是白剑翎,我的朋友。”
  白剑翎刚想向他开口,烟波钓叟一翻白眼,倒在船头。
  石英惊叫了一声,连忙跳了过去。
  烟波钓叟醒来吐了一口血道:“逆徒夏扬帮助金臂人魔,我背上被金臂人魔击中一掌!”
  石英连忙将烟波钓叟背上的衣服撕开,见他背上果然印了一个淡金色的掌印,不由心中暗惊,但面上笑了笑向烟波钓叟道:“师兄,还好,歪了些,大概没有什么问题!”
  烟波钓叟叹了一口气,口中连叫逆徒不已。
  石英自身上取出一个小包,打开来取出两粒药丹,和水让烟波钓叟服了下去,口中道:“师兄慢慢养伤,伤好了再去找他不迟。”
  说着和白剑翎,石小青一齐划船回去。
  第二天,天色初明,白剑翎向石英告辞道:“石大哥,这些天蒙你和小青照顾,我已好了,我想今天就走了!”
  石小青惊道:“什么!你今天就要走?”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我还有许多事要去办,所以想走了!”
  石英沉吟着没有说话,如果平时,那他可以和石小青一齐和白剑翎去,但现在烟波钓叟受着伤,自己无论如何走不开了,那难道叫石小青一人跟着他去吗?
  石小青翘着嘴道:“白哥哥,你能不能等我大师兄伤好了我们一齐走!”
  白剑翎心知不趁此时走,以后恐怕会情孽难脱,他沉思了一会道:“我还想先上武当山,所以不能不走了!”
  石英见白剑翎去志已决,无法挽留,只好道:“白兄既然有事在先,兄弟也不好拦阻,二十日后我们在华山之峰再见好了!”
  白剑翎心知华山之约非去不行,石英约自己在华山见,那躲也躲不掉了,只好到时候再说就是。
  想着只好道:“那么我们二十日后再见罢!”
  石小青忙道:“白哥哥,我送你!”
  白剑翎低着头,牵了白马,上了船,石小青摇着桨,在船上两人默默无言。
  快到岸了,石小青向白剑翎轻声的问道:“白哥哥,你走了以后会想念我吗?”
  白剑翎沉默着,不知如何回答才好,良久才道:“我会想起你的!”
  石小青笑了,她低着头又道:“白哥哥,你以后肯教我射箭吗?”
  白剑翎心中一震,低头轻声道:“我肯的!”
  转眼船已靠了岸,白剑翎心如乱麻,不知如何是好,心想我以后叫她失望,不如趁着现在说了出来。
  他牵下了白马向前走去,石小青也陪着他向前走去。
  转眼到了道旁,白剑翎迟疑了半晌,他站住了脚步向石小青道:“小青,以后你做我妹妹好吗?”
  石小青一惊,脑中如轰巨雷,呆立着睁大了双眼向白剑翎问道:“什么?”
  白剑翎见了她那样于实在不忍心再说,但话已出口,只好低着头道:“小青,我们以后像兄妹一般好吗?”
  石小青眼中泪水如泉水般的涌出,她失望的道:“你刚才说的话全是骗我的吗?”
  白剑翎心中惭愧已极,他开口刚要说,石小青用手掩着双耳哭道:“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一面说着一面向湖边跑去。
  白剑翎大叫道:“小青,小青!”一面追了上去。
  石小青上了船划了就走,白剑翎追至湖边,石小青木桨轻轻一点,已划出两三丈远,转眼已划入湖中了。
  白剑翎默默无言的站在岸旁,心中焦虑丛生,心想这该怎么办呢?追上去,追上了以后又怎么办呢?
  想着他叹了一口气,返身向路旁走去,上了白马,缓缓向前走去。
  白剑翎策马前行,心中不知道石小青到底会怎样,他愈想愈忧虑,想着烦恼极了,他双腿用力一夹马腹,白马长嘶一声,向山野中奔去。
  疾风自他耳旁吹过,只听见一阵呼呼的风声,不知跑了多少时候,不觉的跑上了一个山崖,他让白马站立着,这时心中好像经这一阵奔跑闷气发泄不少。
  清风拂过他面上,举目望去,山峦起伏,树林上淡淡的掩着一层雾色。
  倏地一阵扑翼声响起,一只金鹦鹉飞至白剑翎身前叫道:“姑娘危险,白公子快去救她!白公子快去救她!”
  白剑翎吃了一惊,这不是江玉羽的那只鹦鹉吗?怎么飞到这里来了,难道说……
  他想着,连忙带转马头,金鹦鹉在他前面飞着,白剑翎跟着策马奔去。
  跑了差不多一盏热茶的功夫,到了一个小山坡,上了山坡,白剑翎向下望去,只见一个老太婆正和一个中年男子打着。
  江玉羽默默的站在一旁。
  那老太婆一见有人来,她大喝一声,砰的一掌,将那中年男子直震飞出去,跟着她跃身至江玉羽身旁。
  江玉羽一言不发,双眼望着那太婆,那老太婆一见她双眼,不由一滞。
  白剑翎带马冲下之际,那老太婆已经一手抱起江玉羽向山中奔去,白剑翎大急,叫道:“别跑!”
  那老太婆头也不回,身形起处转眼就将消失在山林中。
  白剑翎坐下白马长嘶一声,奋起直追,转眼间已经赶得首尾衔接了。
  那老太婆纵身向山崖上翻去,白剑翎弃马而追,那老太婆虽挟了一个江玉羽,但是身形仍然如闪电般,眨眨眼就把白剑翎丢下了二十余丈。
  转过了一个山头,那老太婆踪迹全无,早已不知跑到那里去了。
  白剑翎废然而返,骑上白马,向那中年人奔去。
  那人奄奄一息,被那老太婆一震之下,心脉全断,白剑翎扶起那人头向他问道:“那老太婆是谁?”
  那人睁开双眼,吃力的看了看白剑翎,口中微弱的道:“天……天山……”说完了头一歪,倒地死去。
  白剑翎失望的望着前方,看这人也非善良之辈,不知他们为何劫持江玉羽,更奇怪的是他见江玉羽替朱小霞治病时,认穴之准比自己都高明,但刚才却好似不会武功一般,任人劫去。
  那中年男子说天山,想那老太婆必定住在天山,自己就赶到天山去一趟吧!
  但天山远在西北,自己二十日后还要赴华山之约,怎么办呢?想着一时犹豫不下,呆在那里。
  半晌才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看了看那中年男子,心想无论如何他总算告诉了我天山这两个字,他用剑掘了一个坑,将那人埋了下去。
  才将那人尸体抱起来,自那人囊中落出一只铁制的燕子,他看了不由一呆,暗道这人还是铁燕帮的。
  他想着,心中仍然无法决定,骑在马上,缓缓向前走去。
  突然,他看见一条人影缓缓的对着他走来,他勒住马,双眼注视着那人。
  那人缓缓走近,突然他大叫一声道:“师父!”连忙翻身下马向那人奔去。
  那人抬头见是白剑翎,喘息叫道:“原来是翎儿,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找到千智禅师了吗?”
  白剑翎见他师父伤得如此重,还对他这么关心,不由流着泪道:“师父!你怎么了,为什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呢?”
  那矮胖的老人面上现出一丝苦笑向白剑翎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找个地方去。”
  白剑翎含泪点了点头,扶着那老人向前缓缓走去。
  不一会儿,找到了一座山洞,两人进了山洞,那老人坐下闭目休息了一下向白剑翎问道:“翎儿,你找到了千智禅师他老人家吗?”
  白剑翎摇了摇头。
  那老人家叹了一口气,闭目沉思着。
  白剑翎又问道:“师父!你老人家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那老人双目一睁,目光如闪电似的看着白剑翎道:“翎儿!你错了,我不是你师父,你是千智禅师的徒弟!”
  白剑翎一愣,流泪道:“师父,你老人家怎么了?”
  那老人凝视着白剑翎道:“千智禅师才是你的师父,我是你的杀父仇人。”
  白剑翎吃惊的望着那老人,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他只觉得自懂事以来一直跟着他师父,他师父对他照顾备至,对他所学的武功也督促的很严,但是这些话是他师父骗他的吗?
  那老人沉重的道:“我现在所说的全是真话!”
  白剑翎双手发颤,这事竟是真的?他师父竟是他杀父仇人?
  那老人叹了一口气向他问道:“你知我叫什么名字吗?”
  白剑翎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脱口道:“师父是叫云飞吗?”
  云飞惊讶的向他道:“你怎么知道的?”
  白剑翎道:“是苍松子告诉我的!”
  云飞急急向他问道:“他还告诉你什么呢?”
  白剑翎摇头道:“其余的他没有说,他只给我了一册奇正剑诀!”
  云飞泪水自眼中流出道:“孩子,奇正剑诀真在你手中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自怀中取了出来,双手递给云飞道:“但是要在红光之下才看得见。”
  云飞道:“孩子,你收起来,好好的保存,以后练好了好给你父母报仇!”
  白剑翎抬头望着云飞,他不知道云飞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云飞见了道:“孩子,你要知道你父母的事吗?我现在可以说给你听了。”
  跟着他说出二十年前剑弓侠侣在武林中甚少人知的一段恩怨。
  二十年前,江湖上突然出现了一对年青的侠侣,他们都骑着白马,左边挂了一柄紫剑,右边挂着一张紫弓,男的英姿爽飒,女的花容玉貌。
  那时适当江湖正邪两派在华山之峰斗剑,迷谷三怪使出“弧光剑法”,三人织成一个“弧光剑阵”正派群雄纷纷被困,没有一个有方法解开的。
  这时千智禅师突然出现,和迷谷三怪击掌定约,只要千智禅师能破弧光剑阵而出,迷谷三怪愿意停手。
  说着云飞叹了一口气道:“当时我和两个师兄奉了师命,一心只是想要一举击败中原群侠。”
  白剑翎听了心中才知道原来他师父就是迷谷三怪之一。
  云飞继续的又说了下去:当时千智禅师雷音神功并没有练成,但已有五成功力,雷音神功是内功中的极致,他虽然只有五成功力,但已可以睥睨群雄了,但弧光剑法也是旷世绝学,三人施出弧光剑法,用剑阵困住了千智禅师。
  千智禅师开始仅能自保,丝毫不能奈何弧光剑阵。
  但连战三天三夜之后,三人后力不继,内力不如千智禅师,最后被千智禅师以一招“雷神震天”冲破一个缺口逃了出来。
  但他这最后一招费力太多,一出来面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倒。
  迷谷三怪原是奉命而来,自然不能空手而回,三人不再顾先前的盟约,再布弧光剑阵想要一举将群雄一齐歼灭。
  就在此时,剑弓侠侣双双出现剑退三怪,救了华山峰顶群雄的性命,也挽救了江湖武林中的劫运。
  三怪事后不服,剑弓侠侣再败迷谷三怪,劝诫了一番放了他们。
  云飞说着叹了一口气道:“我和两位师兄那时心中只是暗笑剑弓侠侣痴傻,并没有感念他们!”
  此后剑弓侠侣联剑走江湖,受他们两人恩惠的不知有多少。
  白剑翎听着他父母往日在江湖上的快事,心中也不由兴奋非常。
  云飞叹了口气道:“有一次,我一人出去,恰巧遇到四武士东来,玄甲武士出手逼住了我,剑弓侠侣又恰巧经过,他俩人仗义救了我,又替我治伤,说了许多我在那以前没听过的道理,当时我非常感动,就悔悟了。”
  说着云飞又叹了口气道:“但是这些事后来我师父知道了有一次他去跟踪你父母,回来时要我们师兄弟三人准备好。”
  白剑翎听了不由汗水沁至手心。
  云飞又道:“我们准备好了,师父带着我们,走至一个死谷。”
  云飞说着双眼望着洞顶,思索着道:“那天雪下得好大,满天雪花,我师父叫我们等着,他去了一会,只见他臂下挟着一人回来,那人正是千智禅师。
  跟着剑弓侠侣同时跟踪而到,师父要我们布下弧光剑阵,你母亲手中抱着一个初生婴儿,那人就是你!
  奇怪的是你母亲竟没带平时不离身的紫弓紫剑,你父见了我们三人也并不怎么惊慌,他一面挥剑迎敌,一面要你母亲先退出,你母亲一手挥弓,一手抱着你不肯退出去,那时我心中惊慌极了,知道我师父在旁,说不定几时就要出手。
  我故意露出空门,你父亲知道我的心意,一横身和你母亲一齐冲出。
  但我这一着反把我师父引出来,他挥剑代了我的位置,和我两个师兄合围你父母。
  你父母正值危急时,突然,千智禅师自解穴道,纵身而起,施出‘雷音神功’向我师父攻去,我师父一闪,你父亲和母亲脱身而出,你父亲一人手挥长剑,挡着你母亲和千智禅师,要他们先逃。
  突然我师父施出平时连我们师兄弟三人都不肯教的‘天魔功’,你父亲猝不及防,连中两掌,倒地浑身颤抖,你母亲知道无法,将你交给千智禅师,挥弓直击我师父。我师父又施出‘天魔功’,你母亲也中了一掌,她立刻挥弓自杀死去。”
  白剑翎一面听着,身体也不由微微颤抖,眼中泪水直往下流,云飞双眼望着壁上,眼中含着泪水。
  他又往下说,声音却变得有些颤抖道:“我师父见你父亲倒身地上,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他狞笑着要我将你父亲刺死,我那时双手颤抖着,但我终于举起了剑,你父亲双眼平静的望着我,好似要我快些刺下,免得他多受痛苦,我一剑刺下,但这一剑好似刺在我自己心中,直到现在我心中都对你父母歉疚着!”
  白剑翎呆呆的望着云飞,他一言不发,身子也不颤抖了,只是泪水向下流着。
  沉默了一会,云飞又道:“事后我发觉我师父受了好重的内伤,他失踪了。我找到了千智禅师,他告诉我,我要赎罪该带你去,把弧光剑法教给你,然后再加上雷音神功,找机缘再报仇,你如果还记得清楚,你应该记得你的雷音神功和雷音掌都是他教的,但那时你还太小了。千智禅师教完了你雷音神功之后,也就在江湖上失踪了,但是他告诉我,他也内心不安,去面壁十年,一方面也可以精研雷音神功,日后好助你一臂之力。”
  白剑翎回想着,他似乎记得雷音神功并不是云飞教他的,但他记不得是谁教的了。
  云飞叹了口气道:“但是我师父在两个月前突然又出现,我心中怕他知道我收着你,就叫你入江湖去。”
  说着沉思了一会又道:“他当时并没有说什么,只问了问我们的近况,和有没有你的消息,但是三天以前,他遇到一个叫黑衣公子古扬的。”
  白剑翎一听不由惊道:“是他!”
  云飞看了他一眼道:“他告诉我师父江湖中出现了一个紫弓紫剑白马的人,但是手中使的却是弧光剑法,我师父听了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我教的,他将古扬收做了弟子,我的内伤也是受了我师父的天魔掌!”
  白剑翎吃惊的望着云飞。
  云飞突然颤抖了一下,额角上冷汗流下,颤抖着向白剑翎道:“这一掌虽然只扫中一些,而且中在肩头,发作比较慢,但我师父知我必死,而且发作得慢死得更痛苦,所以他才让我逃走。”说着身体愈来颤抖的更厉害。
  白剑翎走上前扶着云飞哭道:“师父,你没错,这不是师父把我父母杀了的。”
  云飞面上安慰的笑了一笑,颤抖着向白剑翎道:“翎儿!你务必要找到千智禅师,雷音掌是唯一能克制天魔功的武功,你武功根基不错,又有奇正剑诀在身,就此足以报仇,我死去九泉之下也有面目以见你父母了。”
  说完用力一咬,大叫一声,咬断舌根而死。
  白剑翎失声痛哭,半晌才止住哭声,流着泪将云飞的尸体埋入土中。
  白剑翎见天色已暗,就在洞中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起身,走至附近山头,迎着朝霞一面看着奇正剑诀,一面练习着,他这才精心的练着,到了最后,一算果然只有十二招,尚差一招才满十三之数。
  翻遍全书内中毫无第十三招的踪迹,他起身向四外看了一眼,心想自己有华山之约,反正往天山去先赴华山之约也是顺路,赴过华山之约再以坐下白马的脚力也不怕追不上那老太婆。
  想着他下了山峰,至云飞墓前拜了四拜,起身上马向华山而去。
  白剑翎向华山走去,不觉又过了两天。
  这天他正走着,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他回头一看,原来是石英。
  白剑翎忙拉住马,回首道:“原来是石兄!”
  石英寒着脸,一言不发,他冲至白剑翎身前,翻身下马,抽出长剑向白剑翎道:“姓白的,你下马来!”
  白剑翎大吃一惊,愕然向石英问道:“石大哥,这是为什么呢?”
  石英哼了一声道:“干什么,我妹妹救了你的命,你到底对她说了什么话,现在她都快要死了,你知道吗?”
  白剑翎一呆,他想不到事情竟然会搞得如此之差劲,他忙向石英问道:“小青她到底怎么样了?”
  石英又哼了一声道:“她怎么了?你若是有些人心,现在马上跟我回去看她,否则你抽出剑来,让我石英领教一下你的高招。”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道:“好吧,那我们现在马上就回去看小青吧!”
  石英闻言反手插回长剑,翻身上马,白剑翎也掉转马头,跟着石英向回奔去。
  天色欲暮,两人马不停蹄,已将回到石臼湖了,倏听前面一阵马蹄声奔来,白剑翎抬头一看,正是朱翠凤和朱小霞二人。
  随后一阵狂笑,两匹马随后追来,白剑翎一看,正是夏扬和金臂人魔二人。
  朱小霞一见白剑翎忙叫道:“白哥哥,后面那两人要抓我和姐姐,快来帮忙。”
  白剑翎和石英互看一眼,白剑翎将马一横,拦住夏扬和金臂人魔二人。
  金臂人魔桀桀怪笑着,一手向白剑翎抓来。
  白剑翎右手一翻,撤下紫剑,右手一挥,向金臂人魔双眼点去。
  金臂人魔哼了一声,右手金臂横扫,一股劲风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长啸一声,双脚一蹬马蹬,身形一起,展出奇正十三剑中第三招“乾龙御天,坤马行地”,剑化紫虹,向金臂人魔颈间绕去。
  金臂人魔大吃一惊,右手一挥,金臂带着一股劲风向白剑翎扫去。
  白剑翎身形一落,紫剑倏向金臂人魔腰眼刺去。
  金臂人魔功力虽沉厚,但亦奈何白剑翎不得,白剑翎身形急起倏落都出他意料,他左手一送向白剑翎剑身击去。
  白剑翎脚踏奇正,身形急闪,长剑闪电似的指向金臂人魔背心。
  金臂人魔怒吼一声,只好翻身下马。
  两人这几招互换也只是刹那间的事,看的场外各人惊心动魄,石英心想三日不见想不到白剑翎剑术精进如斯,竟能在这几个照面中将金臂人魔逼落马背,实在叫人难信。
  夏扬纵骑追了上来向金臂人魔叫道:“师父,他就是白剑翎。”
  金臂人魔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他想不到白剑翎剑招如此精奇,这还算他功力太浅,又不敢硬碰,否则如能假以时日,岂不是武林中第一之位非他莫属!
  转念一思,心想这莫不是奇正十三剑,想着心中不由一寒。
  两人面面对立,金臂人魔心中惊惧着白剑翎招式奇特,不敢贸然出招,白剑翎看出金臂人魔心中有些怯意,他心中暗思我今日若不能将他击败,日后我找到仇人怎么能替自己父母报仇?而且不能击败他我们也无法通过这一关,那又如何能到石臼湖去呢?
  他想着挺剑向金臂人魔逼去,石英在一旁见了大吃一惊,但也不敢叫出来。
  朱翠凤连金臂人魔一招都接不下,现在白剑翎挺剑向金臂人魔逼去,心中狂跳,不知金臂人魔会怎么。
  金臂人魔见白剑翎向他逼近,心中怒火升起,顾不得心头的怯意,双手急翻而出,一阵劲风向白剑翎压去。
  白剑翎脑中人影连闪,他身形转动,施出奇正十三剑中第五招“影若浮星,光如激电”,身形随着金臂人魔掌风飘起。
  金臂人魔狂笑一声,认为白剑翎被他掌风逼出去了,他刚一收掌势,想跟踪而出,但白剑翎如魅影一般,似附着在他掌风之上,随着他掌风一收之势,欺身切入,长剑吐出,如闪电般的向金臂人魔眉心点去。
  金臂人魔心中惊恐万分,心知今天遇到这种剑招非败不可了,再不走只有自讨苦吃了,想着他身形疾退,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白剑翎惊走金臂人魔,但这几招使出他额角已沁出汗水。
  朱小霞笑着向白剑翎道:“白哥哥,你好厉害,那金臂人魔都被你打败了!”
  白剑翎摇头笑了笑,没有说话。
  朱小霞又向白剑翎问道:“白哥哥,你现在要到哪里去了?”
  白剑翎看了看石英答道:“我和他到他家去。”
  石英见过朱翠凤,石小青又向他开过玩笑,当时他只是一笑便罢,现在又见了朱翠凤,心里不由感到有一阵说不出来的奇异感觉,他好像失去了往日的豪放,拘谨的向朱翠凤道:“这位姑娘既是白兄之友就请到敝舍去休息一下好吗?”
  白剑翎忙道:“这是朱华之女朱翠凤。”说着又向朱翠凤道:“朱姑娘一定知道这位是南陵剑客石英了!”
  朱小霞扭头向朱翠凤道:“姐姐,我们要不要和白哥哥一起到他家里去?”
  朱翠风知道石小青必在家中,她高傲的心理并没消灭,她微微摇了摇头道:“不了,我们要赶路了,师父她老人家还在前面等着呢?”
  说着她又向石英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了,我们要走了!”说着向白剑翎看了一眼,策马而去。
  石英心中突感一阵怅然,他觉得朱翠凤是那么庄重,俏丽中不失那一份少女的矜持,使人更想接近她。
  白剑翎轻声向他道:“石兄,我们走吧!”
  石英哦了一声,抬眼见朱翠凤早已不见,他暗笑自己今天怎么如此失态。
  二人上马,又向石臼湖奔去。
  不久两人已到石英家中,石英推开房门,白剑翎向房内望去,只见石小青无言的坐在床边哭着,两眼早已红肿,容颜消瘦许多。
  白剑翎心中也不由一酸,走上前向石小青轻声道:“小青,别哭了,我来看你了。”
  石小青仍然没说话,白剑翎又道:“小青,我是你白哥哥啊!”
  石小青愣然道:“白哥哥!”说着又哭道:“白哥哥他已经不要我了。”
  白剑翎默然的低下头,心想道:“想不到石小青竟对他这么痴心!”
  他抬起头道:“小青,你别胡思乱想了,你看你白哥哥不是在这里吗?”
  石小青似乎已清醒了,她看了看白剑翎,翻身倒在床上失声痛哭。
  石英走进房中冷冷的向白剑翎道:“白剑翎,你看到了吗?这都是你搞出来的!”
  说着一手拔出腰间长剑指着白剑翎道:“我告诉你,如果你是个有良心的人见到小青对你这么痴心,你就该娶她,否则,不是我将你刺死就是你将我刺死!”
  白剑翎沉默无言,沉思半晌才道:“小青是个好女孩,如果我不是心中有人,我一定娶她,但是……”
  石小青闻言翻身而起,向白剑翎问道:“她是谁?”
  石英心中也大为不服,心想天下女子虽多,但能赶上自己妹子的能有几人。
  白剑翎叹了口气道:“太阳之女!”
  石英兄妹一齐吃了一惊,太阳之女他俩虽然没见过,但是由她绰号就知一定美若天仙,而且她又精通歧黄之术,慈手仁心,更是为江湖人士所称道,但她行踪飘忽,无人知晓他的来踪去迹,想不到白剑翎心中之人就是她!
  石小青哭道:“白哥哥,难道你一点也没把我放在心中吗?”
  白剑翎沉默半晌道:“但是我虽然喜欢她,恐怕她也对我毫不在意。”
  石英皱了皱眉,收回长剑向白剑翎道:“但你怎么可以辜负小青呢?”
  白剑翎无言以答,低下头去。
  石英继续道:“小青对你一片真心,你是应该知道的!”
  白剑翎心中虽有许多话,但不愿当着石小青的面说,恐怕那会刺伤了石小青的心,无论如何自己是不该那么做的。
  石英见白剑翎没有说话,又向他问道:“你知道太阳之女现在在哪儿吗?”
  白剑翎叹了口气道:“前几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一个老太婆抱走,可能是欲往天山去了。”
  石小青抬眼向白剑翎问道:“是往天山吗?”
  白剑翎想了一会,就把那天所看到的情形说了出来。
  石小青听了不由喜道:“大概是她!”
  白剑翎急向石小青问道:“小青,她是谁?”
  石小青微笑着摇摇头道:“你别急,以后你慢慢的就会知道了!”
  白剑翎双眼望着石小青。
  石英心念一转,心道:“这样也好,让他们处一段时间,白剑翎并非木石,自己妹子也美若天仙,哪怕白剑翎对她不生情意,到时候也就用不着自己操心了。”
  想着不由哈哈大笑。
  白剑翎不好再问,心想金鹦鹉已经追去了,自己只要找到了金鹦鹉,哪怕自己还找不到江玉羽。
  一宵无语,第二天起床石小青精神已经好多了,烟波钓叟的伤势也已经好了,白剑翎和石英兄妹一齐出发向华山奔去。
  到了华山的山脚,也已到了和静心师太所约的一月之期,三人舍马去登山,转眼已到了峰顶上。
  白剑翎已将剑弓带上身上,准备等静心师太来。
  不一会,山下奔来一人,正是静心师太,白剑翎心中暗奇道:“怎么来的人只有静心师太一人。”
  静心师太奔到华山的峰顶,见白剑翎和石氏兄妹在一起,不由站立着脚步,不再向上走去了。
  白剑翎刚想发话,突听一声冷笑,三人向峰顶走来,带头的却是古扬,静心师太惊呼道:“迷谷三怪!”才叫出又觉得不对,怎么少了一个云飞,多了一个古扬了呢?
  古扬手一挥,三人将白剑翎等人围住。
  倏地,自山峰四方飞也似的奔上四人,四人全是一身盔甲,金甲,银甲,铁甲,玄甲,四个武士打扮的人一齐冲入场中,场中情势顿时为之更加紧张。
  静心师太见状不由大惊,迷谷三怪中老大东方瑜,老二沙冷和古扬一齐挺剑向白剑翎攻上去。
  白剑翎立刻抽出长剑,准备迎敌。
  四武士霎时间已到,四人一齐闪身冲入,拦在白剑翎身前,但听哗的一声,四支长剑一同抽出,长剑映着阳光发出耀目的光芒,四人同时返身出剑,当场便将东方瑜、沙冷和古扬,一齐震退。
  白剑翎吃惊的望着四人。
  玄甲武士反身收回长剑,向白剑翎拱手道:“请问尊驾可是剑弓侠侣之子!”
  白剑翎茫然道:“在下正是。”
  玄甲武士喜道:“在下四人受令外祖父之命,来接你回去!”
  白剑翎呆在当地,作不得声。
  东方瑜、沙冷及古扬三人一齐挥剑攻来,玄甲武士急忙反身,四武士同时出剑,刹那间织成了一道剑幕,拦在身前。
  白剑翎向外看去,心中暗惊古扬功力精进之速,弧光剑法虽然他比自己还差,但竟已能施展出来,功力也较前大进。
  玄甲武士一剑逼回三人,开口向东方瑜道:“你再敢对我小主人无礼,就不要怪我四人不客气了。”
  东方瑜迟疑了一下没有说话,古扬冷冷道:“你们几个人别神气,我师父一出来包你们全部粉身碎骨!”
  玄甲武士不屑的望了古扬一眼道:“你师父何人?”
  古扬冷笑了一声道:“天魔古毒!”
  玄甲武士一惊,想不到这老怪物还没死,如果他真的现身,今天恐怕凶多吉少!
  天魔古毒是迷谷三怪之师,五十年来在江湖武林中从未正式现身过,但他的名头是没有一个人不知的,他不但武功少有人比,他的阴狠毒辣也使人心寒。
  古扬哼了一声道:“我劝你们还是现在让开好,否则结果是怎样,我相信你自己应该想而可知的。”
  玄甲武士一言不发,返身向白剑翎道:“少主请随我突围。”
  白剑翎不知四武士为什么叫他少主,但时间已不容他犹豫,白剑翎手提长剑,石英兄妹也抽出长剑,玄甲武士一马当先,手挥墨色长剑,向山下冲去。
  东方瑜和沙冷一齐长笑一声,两人手中长剑挥出,织成一道弧形光芒。
  玄甲武士哼了一声,铁甲武士和银甲武士同时错身而上,三支巨大的长剑织成一个三角形的光芒,向弧光上砍去。
  弧光顿现缺口,玄甲武士带头冲出,古扬不敢抵挡,连忙闪身让开。
  黑影一闪,一个身穿黑袍,满面奸险的削瘦的老者拦在玄甲武士身前。
  玄甲武士大吃一惊,他知道这就是江湖武林中第一大魔头,天魔古毒。
  天魔古毒望着白剑翎面上泛着一阵阴狠的笑容。
  玄甲武士大喝一声,四武士身形急闪,围住天魔古毒,同时出剑,四支长剑剑身发出嗡嗡声,向天魔古毒直劈下去。
  古毒冷然冷笑,右手挥出,食指闪电般的向四人长剑点去。
  玄甲武士哼了一声,四人长剑同时一侧,向天魔古毒削去。
  古毒面无表情,身形一动也不动,右手一翻,右手食指同时点中四人长剑,四武士同时退了一步。
  玄甲武士忙向白剑翎叫道:“少主快走!”说着四人又挥剑直上。
  古扬和东方瑜沙冷二人见白剑翎等人要走,三人一齐起身向白剑翎追来。
  白剑翎等人刚一过四武士,四武士身形立即同时一动,四人并肩站着,举剑拦着天魔及其余三人。
  天魔古毒怒哼了一声,双手一翻,一股淡黑色的烟雾向四人袭去。
  玄甲武士大惊,心知这番天魔使出天魔功,自己四人凶多吉少。
  他咬牙大喝一声,四人同时收剑出掌,向天魔功迎去。
  天魔古毒冷冷一笑,四武士同时被逼退了一步,幸而未被天魔功所侵。
  东方瑜和沙冷同时冲向前,他们俩知道四武士中以玄甲武士武功最高,如能将他解决,一切迎刃而解,他们两人手中长剑一齐向玄甲武士追去。
  天魔古毒身形如大鸟一般,腾空而起,向白剑翎扑去。
  玄甲武士双眼闪出奇异的光芒,银甲武士和铁甲武士同时出剑阻住双怪,玄甲武士身形倏起,向天魔古毒拦去。
  古毒目射凶光,双手一翻,天魔功施出,一股淡黑色的气体向玄甲武士逼去。
  玄甲武士心知让天魔冲了过去白剑翎性命一定不保,想起当年“剑弓侠侣”对他们四人所施的恩惠,他咬了咬牙,双掌一起向天魔迎去。
  砰的一声,玄甲武士被震,身形如纸鸢断线直落了下去,古毒也被迫落回原处。
  白剑翎见了这情形哪能不顾而去,他返身向玄甲武士奔去。
  玄甲武士吃力的站了起来,鲜血不停的自他面具下面沁出,他返身向白剑翎叫道:“少主快走!”
  白剑翎冲身而上,要去扶玄甲武士。
  玄甲武士反手挥剑将白剑翎逼开,口中叫道:“少主如果不立即离开,我只有立刻自杀在你身前了。”
  天魔古毒冷笑一声又向玄甲武士逼去。
  金甲武士闪身出剑,向天魔古毒刺去。
  白剑翎含着泪水,他心中实在不忍这四人为他这样牺牲,只有呆呆的站着。
  玄甲武士沙哑的叫道:“你还这样站着干什么?你不走不但对不住我们对你父母的忠心,而且也对不起你父母,将来谁替你父母报仇?”
  这时一声惨叫,金甲武士金剑被震飞,人也踉跄后退,身上虽有金甲护身,但还是挡不住内家掌力,玄甲武士怒吼一声,挺剑向天魔迎去,天魔阴冷的笑着。
  白剑翎流着泪向山下奔去。
  古扬大叫一声道:“白剑翎哪里走!”持剑向白剑翎追来。
  白剑翎站住回身怒视了古扬一眼,正想惩治他一顿,转念道:“我这样一留岂不更连累了他们四人吗?”想着不再停留,直向山下奔去。
  华山之峰喝叱之声趋于寂静,四武士伤亡殆尽,天魔失望的望着四人的尸体,他要的并不是这四人的尸体,而是白剑翎尸体。
  他心中突升一股寒意,好似有什么不祥之事要降临他身上,他冷峻的望了三人一眼,哼了一声向三人道:“我要白剑翎的尸体!”说完返身奔去。
  三人互看一眼缓缓的向山下奔去。
  冷风吹拂着华山之峰,突见玄甲武士的尸体蠕动着缓缓的,慢慢的站了起来,他双眼毫无表情的望着其他三人的尸体,他用长剑支持身体,面具之下沁出泪水,呆立了一会,踉跄的向山下走去。
  白剑翎等人到了山下,静心师太向白剑翎道:“白施主,老尼以前所为都是受了古扬的蛊言所惑,以致对少快做出种种不该之事,望施主能见谅。”
  白剑翎躬身道:“这不能怪师太,我本是云飞的徒弟,自然难怪师太起疑!”
  静心师太叹了口气,听白剑翎还替自己说话,心中更是难受,她向白剑翎道:“老尼决定闭门思过,不再过问江湖武林中事,但白施主日后有需要老尼的地方,老尼一定尽力以报。”说完转身奔去。
  白剑翎也叹了口气,和石氏兄妹互相看了一眼,上马向前奔去。
  走了不远,石小青向白剑翎问道:“白哥哥,我们现在到哪里去?”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不知先去武当山再赶往天山好,还是直接去天山,他心中实在担心江玉羽的安全,但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苍松子临死时要他去武当,沉吟半晌才道:“我想先去武当山一行!”
  石英诧异道:“不去天山?”
  白剑翎低声道:“去了武当就转往天山!”
  说着带转马头向武当山出发。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