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三章 初露锋芒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章 初露锋芒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朱小霞听了又哭了一阵,然后向白剑翎问道:“白哥哥!江姐姐到哪里去了,小霞去向她赔不是!”
  白剑翎听朱小霞提起江玉羽,心中一阵怅然,轻轻道:“她早已走了!”
  朱小霞听了不由抬头惊视着白剑翎,惭愧的道:“白哥哥,我真对不起她,小霞实在太自私了。”
  白剑翎抚摸着朱小霞散乱的头发道:“小霞,不要再说这些事了,现在我带你去找你姐姐吧!”
  朱小霞眼中含泪道:“白哥哥不喜欢我了吗?”
  白剑翎笑着道:“你白哥哥怎会不喜欢你,但是我们应去找你姐姐,对吗?”
  朱小霞微微点了点头,想了一会又道:“但是我姐姐一直和静心师太在一起,我们怎么办呢?”
  白剑翎微微思索了一会笑道:“我们还不知道她们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碰到她们呢?”
  说着二人收拾了一会,上马缓缓向峡谷外走去,走至谷口两人不由都留恋的向那木屋看了一眼,那木屋仍然是静静的屹立在那里。
  初升朝阳,映照着两人一骑,缓缓向前走去。
  但他俩不知有几许江湖豪客都在到处打听他俩的行踪,欲得白剑翎身上的奇正剑诀而后才甘心。
  走出了五十余里,二人已走上往合肥的官道上,白剑翎心想先至峨嵋,再转往武当,了却受两人所托之事,再去找千智禅师。
  两人正走着,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两匹健马闪电似的冲至,两人一左一右,扬鞭催马同时向白剑翎那匹白马抽去。
  白剑翎乍闻鞭声,二人鞭子已抽在白马股上,白马长嘶一声,仰首停步。
  那二人闪电似的已冲出两丈开外,一见白剑翎坐下那匹白马并不如他们所想的一般,被劫持而去,反而凝立不动。两人一齐哼了一声,同时翻身下马,拦住白剑翎二人去路。
  白剑翎心中暗怒,双目向那二人望去,只见那二人均是四十岁左右,一身黑衣,背上一人左肩头一人右肩头均插着一柄长剑,面貌也完全相同。
  白剑翎心怒二人无缘无故抽打他白马,剑眉微扬向二人问道:“二位何人?为何抽打在下坐马?”
  那两人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冷哼了一声道:“小辈实在有眼无珠,竟然连铁氏双雄都不认得了,你快把你夺来的‘奇正剑决’交出,我俩倒可以放你一条小命,否则,你也该知道铁氏双雄的手段。”
  白剑翎不动声色的望着两人,心想这铁氏双雄不知是何等人物,听他俩的口气倒不小,好像并非江湖上寂寂无名之辈,想着缓缓道:“在下并没有抢得什么奇正剑诀,不知二位何处听来的!”
  那二人相互望了一眼,左边一人向右边一人道:“老大,这家伙还不承认,等我上去拿他下来。”
  右边一人微微点了点头。
  左边那一人用左手抽出长剑向白剑翎道:“小子!快下来领死!”
  白剑翎向路中望去,本来这条路上就没有什么人,现在路中更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他心想用口舌恐怕难以打动这两人之心了,他微一吸气,施出移形换位的功夫,闪电似的落在那人身前。
  另一人见了道:“老二,这小子有两手,要小心应付!”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在下不才,就以空手接这位仁兄几招吧!”
  那人听了大怒道:“小子你简直想找死,你难道没有听过铁龙铁虎的名头吗?”
  说着想了一下道:“也好,叫你知道我铁虎的厉害,三招以内我收拾不了你就让你走路,否则你也要将奇正剑诀交出来!”
  白剑翎微微一笑,他心中自有打算,他正想试试奇正剑诀中的身法,闻言道:“那就请这位仁兄进招吧!”
  铁龙闻言不由皱了皱眉,他见白剑翎下马的身法就知白剑翎功力决不会低过自己二人,自己二人所以有今天的名头全是仗着二人联手之力,二人分开已不啻少了一条臂膀,自己弟弟又大言三招内要将空手的白剑翎制服,而白剑翎又没有拒绝,心知今天怕要丢人了。
  他知良机一去不再来,今天放过了白剑翎,日后奇正剑诀恐怕永远轮不到自己兄弟,他身形一动右手拔出长剑而上前道:“二弟,此人武功不在你我之下,如何可以轻敌!”
  说着扭头向白剑翎道:“尊驾也是高人,如果你能在我兄弟龙虎剑法中走过三招,立刻放你走!”
  白剑翎本不想多事,想随便接过铁虎三招,试试奇正剑诀中的身法就走,见铁龙也要加入,虽不知龙虎剑法有多少厉害,但仍然点头答应了。
  铁龙见白剑翎答应,心中暗喜,心道:“我二人的龙虎剑法才五招,江湖武林中能走过这五招的也没有多少,你今天要空手接三招,想这奇正剑诀自己二人是拿定了。”
  想着道:“那你就小心了。”说着二人长剑同时举起,施出“龙虎剑法”中第一招“虎踞三千里”,二人长剑一左一右,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只见二人剑势如泰山压顶一般攻来,心中暗惊“龙虎剑法”果然不可轻视,也本想试一试奇正十三剑的身法,此时不由自主的双掌一起,一招“石破天惊”,向双剑撞去。
  剑掌乍交,白剑翎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压得他透不过气。
  二人一见心想你这不是自找苦吃,两人双剑微微加力向白剑翎压了下去。
  白剑翎被压,不由自主的双脚微错,使出奇正十三剑的身法,二人正在得意,倏见白剑翎身形微动,如魅影一般消失在二人长剑之下,二人惊得不由一呆。
  白剑翎才按着奇正剑诀中所载的身法使出,压力顿感一轻,轻易的滑身至二人身后,心中不由暗道:“这奇正十三剑果是旷世绝学,仅其身法就已如此神妙,连自己都有些觉得意外,其余可知!”
  铁龙铁虎见白剑翎消失,二人呆了一呆,立时返身,见白剑翎正站在二人身后不足一尺,二人一惊,又连向后退了两步,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心中觉得白剑翎这种武功二人闻也未闻,想这人武功岂在中原四剑之下,自己二人如何能敌,想着立刻转身上马,飞奔而去。
  白剑翎见两人如此离去,心中不由有些奇怪,迟疑了一下才上马。
  朱小霞见白剑翎上马不由回头向他问道:“白哥哥!刚才你用的是什么武功,怎么小霞眼睛一花你就到他们二人身后去了!”
  白剑翎叹了口气道:“那就是奇正十三剑的身法!”
  朱小霞诧异的望着白剑翎,好一会儿掩嘴笑了一阵道:“白哥哥真会说笑话!”
  白剑翎看了朱小霞道:“我说的是真话,我拿给你爸爸看的那本奇正剑诀是真的!那要在红光下面才看得见。”
  朱小霞不由喜道:“白哥哥!那我真高兴!”
  白剑翎轻轻叹了一口气,心想:“别人都以为我夺了奇正剑决,没有也就罢了,偏偏真的奇正剑诀又在自己身上,以后不知自己将如何辩别?”
  朱小霞不知白剑翎心中想些什么,奇怪的向白剑翎问道:“白哥哥!那本既然是真的,那么该高兴才对,为什么又叹气呢?”
  白剑翎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突然朱小霞咦了一声道:“白哥哥,你看,那不正是我姐姐吗?”
  白剑翎抬头望了过去,果然见朱翠凤一人骑了一匹马,站在两丈开外的地方,也正向他这边看过来。
  奇怪的是只有她一人,并没有静心师太在一起,白剑翎不知朱翠风会对他怎样,他勒住了马站立在那儿。
  朱小霞向二人看了一眼,溜身下马向朱翠凤奔去,口中叫道:“姐姐!”
  白剑翎默默的望着朱小霞扑入朱翠凤怀中,过了一会儿,朱翠风将朱小霞抱了上马,他心想我该走了。
  他正准备要走,朱翠凤向他叫道:“慢着!”
  白剑翎缓缓的回过头来,朱小霞向他叫道:“白哥哥!不要走嘛!”说着又回头低声正向朱翠凤说着话。
  朱翠凤听完了抬起头来向白剑翎道:“我听完了小霞的话,现在暂且放过你,但是我师父已发出武林帖,你今天是过不了了!”
  说完她不理朱小霞又对她说话,转过马头就向来路奔去。
  白剑翎自嘲的微微一笑,心想天下武林中现在恐怕没有一个人肯相信自己的了。
  他带着马缓缓向前走去,心想自己总算已经把朱小霞交到她姐姐手中了。
  走着走着,见前面拦着一人,这人身着青色道袍,右肩头插着一柄长剑,见白剑翎走至,他嘴角撇起一丝不屑的笑容向白剑翎道:“你就叫白剑翎吗?”
  白剑翎躬身道:“在下正是!”
  那道人冷峻的看了他一眼道:“那就好,你把奇正剑诀交出来,我看在你还颇有礼貌的份上今天放你一命!”
  白剑翎眉头微皱道:“不知道长上下如何称呼!”
  那道人哼了一声道:“你连中原四剑中的追魂剑凌云子都不知道吗?”
  白剑翎一见凌云子双目微露神光,心知一定比铁氏双雄难斗多了,但是奇正剑诀怎么能给他呢?
  他正想着,迎面又奔来两骑,他抬头一看,正是铁扇张玄和黑衣公子古扬。
  张玄一到当地就大笑道:“今天什么风,居然把中原四剑里的追魂剑给吹来了。”
  凌云子抬头望了张玄一眼道:“张兄也好兴致,居然远自昆仑赶来,令弟可好!”
  张玄忙指着白剑翎道:“我是特地赶来找他的,数日前侥幸被他脱手逃去,今天不想又遇到了!”
  白剑翎在一旁望着二人,心中暗急道:“今天自己不知道要怎么才能逃走!”
  张玄说着下马,一手抽出铁扇,向白剑翎走去。
  凌云子微微一笑道:“后生小辈何劳张兄亲自动手,我看令徒上前已足可擒下。”
  张玄明知古扬不是白剑翎对手,也不得不退后向古扬道:“你先上去试试!”
  古扬迟疑了一下,翻身下马向白剑翎道:“姓白的快下马来。”
  白剑翎冷冷的看了古扬一眼道:“你在江湖上胡乱造谣,欲置我于死地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古扬冷笑道:“姓白的,你少费话,你做的事江湖有谁不知,快下马来受死!”
  白剑翎心中怒极,剑眉微扬,一手撤下长剑,身形立即似闪电的翻下马背,挺剑向古扬逼去。
  古扬一见白剑翎那道利剑似的眼光,心中立即一怯,不由退了一步,才一退步就发觉自己失态,连忙大喝一声,右手铁扇挥出,一招“后羿射日”,铁扇扇身闪过一溜乌光,直点白剑翎眉心。
  白剑翎恨极了古扬,存心要折辱他,他右手长剑一起,使出奇正剑诀中第一招“乾旋坤转,倏阴忽阳”,只见剑式起处,紫光微闪,和古扬铁扇一触即走。
  古扬当剑扇一触之际,白剑翎身形如魅影般消失,心中大吃一惊连忙翻身,右手要出扇,只惊得他出了一身冷汗,吓得动都不敢动。
  原来白剑翎正和他面面相对,右手长剑正点在他左胸上,只要白剑翎长剑一送,他的小命就被报销了。
  凌云子和张玄二人见白剑翎初施奇正剑,剑逼古扬,二人心中也不由大惊,他俩也只见剑扇一交,白剑翎人影一晃,已到古扬身后,两人想叫都来不及,哪有时间让二人出手。
  二人心中暗叫邪门,这个叫白剑翎的到底是谁的弟子,怎么身法如此诡异。
  白剑翎收剑后退道:“我本也不想如此,但你做的事你自己心中应该明白!”
  古扬狠狠的望了白剑翎一眼,悻悻退下。
  凌云子见古扬退下,一手抽出长剑上前道:“想不到你竟有两手,我凌云子倒低估了你,来,你来试试我的追魂剑的滋味如何!”
  白剑翎躬身道:“我白剑翎自忖并没有做有愧于心之事,不知前辈为何一再相逼!”
  凌云子哼了一声道:“听静心师太说你还会弧光剑法,想是迷谷三怪的弟子,就这一点已够你碎尸万段了,何况你还乘人之危夺取奇正剑诀。”
  白剑翎听了一呆,他并没有听过“迷谷三怪”这名称,不知为何自己会弧光剑法就该碎尸万段。
  他正在想着,凌云子已大喝一声道:“小子接招!”跟着身形一动,一招“淬花千点”,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心中吃了一惊,右手长剑随手划出,拦了上去。
  凌云子哼了一声,长剑微挑,叮的一声,白剑翎右手长剑脱手向空中飞去。
  白剑翎心中大吃一惊,想不到这追魂剑功力竟如此深厚,自己稍一硬接长剑就已被挑出手去。
  凌云子不由一愣,想不到白剑翎功力较他所想的差得太多,见他刚才一招制服古扬时的身法,自己都有些心寒,想不到自己一剑就将他手中长剑挑脱,想着右手一抖,长剑再次向白剑翎刺去。
  白剑翎心中一惊,连忙身形一低,双掌微交,一招“春雷乍起”,砰的一声,凌云子长剑被震的一斜,白剑翎趁着这一瞬间,身形骤长,飞身向正落下来的长剑抓去。
  凌云子一愣,身形向后退去,双眼凝视着白剑翎。
  白剑翎一手抓住长剑,翻身落地。
  凌云子心中暗道:“静心师太告诉我他既精弧光剑法,又通雷音掌,自己听了不信,今天果然见到了,静心师太不会说假话,但为什么白剑翎能身学两家之长呢?迷谷三怪和千智禅师冰炭不容,哪里可能合起来教一个徒弟?雷音神功不是短期内能有所成的,这少年对雷音神功虽似仅有一成功力,但非十余年之时间不能办到,这究竟怎么回事呢?”
  白剑翎落地后凝神待敌,见凌云子持剑不攻,心中暗怪。
  凌云子转念又道:“无论如何这少年夺了奇正剑诀是实,非夺回来不可!”一想着长剑一挑,身形动处,一招“珠帘卷月”,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这次有了准备,再施奇正十三剑,一招“玉立依枝,星飞绕树”,凌云子只见白剑翎身形突迎,心想再施故技,将白剑翎长剑挑飞。
  谁知一挑之下,眼看挑中,白剑翎身形一动,已不见,同时身子左右后同时刺来三剑,他心中大惊,长剑一带,一招“剑划青峰”向后扫去。
  白剑翎身形闪动,又凝立凌云子身前。凌云子一剑划空,心中羞惭交加,心想自己名列中原四剑,怎的如此不济。
  白剑翎一剑攻出,觉得自己身形有些不对,好似踏错了一步,不然应和凌云子交错而过,第一剑应刺向凌云子肋下才对。
  想着他身形又一动攻了上去。
  凌云子哼了一声,右手长剑一起,白剑翎长剑微顿,两剑刚一交,白剑翎心中一喜,心道:“正是如此!”
  跟着左脚踏出,身形闪动,右手连连刺出三剑。
  凌云子见白剑翎身形已沓,心知不好,要撤剑已来不及了,白剑翎身形闪动又至他身前,面露喜色,他不禁羞愧的退下,知道白剑翎已让他一招了。
  张玄在一旁见了,心知自己武功精妙之处较中原四剑要稍差一筹,自己上去也没有用,这小子的武功邪门得紧,反正前面人多,到时候再斗斗他。
  想着三人一言不发,骑上马往回奔去。
  白剑翎持剑凝立,心知前面麻烦更多,自己现在应该向前去呢?还是往回去呢?
  他正想着,身后一阵马蹄声奔来,他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面貌陌生的青年男子和一个娇艳的少女并骑驰来,那少女一见他不由一笑向那青年男子问道:“哥哥!这个人拿了长剑站在路上干什么啊!”
  那青年男子看了白剑翎一眼,咦了一声向那少女道:“妹妹,别多管闲事了,我们快回家去吧!”说着二人二骑急奔而去。
  白剑翎不由微微一笑,收起长剑,上马向前走去。
  天色欲暮,日已西斜。
  白剑翎策马前行,心想天要黑了,也找一家店休息一夜,天明再走吧!
  他刚拉过马想向一个小镇走去,只听一阵马蹄声,两匹黑马迎面而到,向他叫道:“姓白的,有种就跟我来!”说着带转马头向荒野奔去。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心想我不去他们也会找来,不如现在去一趟吧!想着也带过马头,仍然缓缓的向荒野方向而去。
  走前不远,心中不由一惊,前面不远的小丘下,立着十几个人,大半都是面熟的,静心师太和朱翠凤也在其中。想不到为了自己一个人,这么多人全来了。
  白剑翎骑着马缓缓向前走去,穿过众人,登上小丘。
  他带转马头,面对着众人,双目向众人望去。
  静心师太上前一步向他道:“小施主今天既到此地,心中也该明白为什么了。”
  白剑翎双目向众人一扫道:“我白剑翎自问上不愧于天,下不怍于人,如果我的行为有愧于心的,我会自裁,不劳师大动手,但是如果我是平白无辜,而你们要对我妄加罪名,我白剑翎是不会接受的!”
  他的话才一说完,山丘后面传来一声:“好!”跟着转出一匹健马,白剑翎扭头望去,见正是刚才在路上遇到一双少年男女中那年青男子。
  只见他腰上挂了一柄长剑,骑着马悠闲的走来。
  静心师太一见他忙和南道:“原来是石施主,石施主侠踪遍天下,不知今天怎么在此出现?令师一向可好!”
  那少年笑道:“家师很好,谢谢师太关心了。”
  众人一听,心中不由微微吃惊,来人竟是南陵剑客石英,他年纪虽轻,但却与静心师太同辈,是南海异人甘铁心的弟子,他兄妹二人在江湖上可说与中原四剑齐名,不料今日在此现身,只奇怪他兄妹一向形影不分,今天怎么只有他一人现身。
  石英望了众人一眼微笑道:“刚才这位白兄的话我也听到了,这位白兄依我看也不是恶人,师太能否卖我一个面子,放他过去算了。”
  静心师太哼了一声道:“石施主,你不知道,他是迷谷三怪的弟子,弧光剑法的传人。”
  石英吃惊的哦了一声,转脸看了白剑翎一下道:“师太,这不会吧,迷谷三怪若要将弧光剑法传人,也只会一齐传给三个人,不会传给一个人的。”
  静心师太微微摇摇头道:“我见过他使弧光剑法,而且奇正剑诀也被他夺去,若是无关紧要的事自然石施主一句话也就揭过去了,但今天之事万万不可。”
  石英听了微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多言了,但师太乃是江湖上有地位之人,应不会对这位白兄以众凌寡吧!”
  静心师太不屑的一笑道:“石施主以为我们对他要以众凌寡,那也未免太看不起我们了。”
  石英微笑着后退道:“那我石英就告退了。”
  白剑翎在旁听了心中感谢非常,忙向石英道:“在下白剑翎谢谢石兄了。”
  石英神秘的一笑道:“白兄不要谢我,我只是受了我那妹子差遣而来的罢了。”说完大笑而去。
  白剑翎一愣,心想他妹子,莫不是在路上遇到了的那个艳丽少女,她为什么要他哥哥来一趟呢?
  静心师太不知道白剑翎和石英兄妹是什么关系,见石英已去就向白剑翎道:“你既然不肯服罪,只有比武一途,我既然和石施主有话在先,自然不会以众凌寡,只要施主能接得下在场众人各十招,施主即可放心离去。”
  白剑翎向众人一瞥,心想这静心师太还是想将自己置于死地而后已,场中人自己所认得的没有一人不是武功极高的,要接每人十招,谈何容易。
  他闭目沉思了一会,自忖要死早就该死了,反正生死有命,这种事要逃也逃不过,他睁开双目,微微一笑道:“师大既然吩咐下来在下听命就是。”说着他忽然觉得他心中此时平静已极,他一手撤下长剑,凝立当地。
  静心见了也不禁十分折服,反身向朱翠凤道:“凤儿,你先接第一场吧!”
  朱翠凤挺身而出,撤下长剑,她刚才听石英说是受他妹子之托而来,心中不觉感到一阵不舒服,现在面对着白剑翎,见他平静的凝立当地,心中突然感到一阵进退不适的感觉。
  她迟疑了一下,娇叱了一声:“看剑!”叱声一落,长剑挥出,一招“矫翅欲飞”向白剑翎刺去。
  白剑翎心中对奇正十三剑已有谱,他身形一动,脚踏奇正,旋风一般的消失在朱翠凤的眼前。
  朱翠凤一剑刺空,心中一愣,想不到士别三日,真要刮目相看,白剑翎的武功竟然精进如许的。
  她呆了一下,连忙反剑向后投去,跟着转身,却见白剑翎一动不动的凝立在身后三尺左右,不由脸上一红。
  朱翠凤心中轻哼一声,高傲之心立即又起,长剑随手挥出,一招“云雾峰头起”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右手长剑一带,将朱翠凤长剑引开。
  眨眼十招,朱翠凤无法取胜只好无功而退。
  静心老尼吃惊的望了白剑翎一眼,心想果然凌云子说得不错,今天不施辣手想白剑翎是不会就范的了,她想着双眼向黑衣公子古扬望去。
  古扬今日才败在白剑翎手下,心知此事都是他搞出来的,再出去白剑翎一定不肯饶过,要平常他一定自告奋勇,但现在想了想,不由低下头去。
  白剑翎站在白马身旁,心想这种车轮战法到后来自己怎么挡得住,他又不想多杀伤人,但虽然如此,自己不能不想此办法,自己还有很多事去办。
  他求生的意念又自心底升起,觉得他不能现在就死,他一振手中紫剑向静心师太道:“师太,我想干脆我俩比一场定胜负,师太以为如何?”
  静心师太想要古扬来接一场,谁知他低头不动,心中不由气上心头,闻言哼了一声道:“你难道不怕我以大欺小吗?”
  朱翠凤听了心中不由也微微着急,心想你这人怎么尽往死路上走,她接了白剑翎十招,白剑翎功力之高,进步之快是她料所不及的,他小心的接下来,或许可以接完,但要和她师父单打独斗,恐怕还要差一些。
  但她不知道白剑翎所学的不过是招式上之功夫,而且只对前面两招算是融会贯通了,后面的还是很模糊,如果要一人一人接下来,到后面不败也要累死。
  静心师太心中所想的和朱翠凤一样,她自负她自己的武功,白剑翎不过是后生小辈,如果她要和白剑翎单打独斗岂不是有辱声誉,但现在白剑翎自动提出,她焉有不愿之理。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今日此事是以师太为主,在下不才,愿以一战师太为幸!”
  静心师太哼了一声,心想你这是要向我挑战了,她一手抽出长剑道:“算你有胆,只要百招之内你不落败,我今日便放你过去。”
  说着将剑一横,意思是要白剑翎先出招。
  白剑翎一躬身道:“谢谢师太!”跟着身形弹出,右手长剑一招“逐电追风”向静心师太刺去。
  静心师太以为胜券在握,右手长剑随手划出,向白剑翎右手脉门划去。
  白剑翎右手微做一缩,静心师太跟着身形一动,长剑顺势挑起一招“触天凤浪起”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心中大惊,连忙滑步闪开,静心师太暗哼道:“看你这样子连十招都接不下!”她心中想着,但手中并没慢下来,她右手长剑跟着白剑翎身形扫去。
  白剑翎双脚微一蹬地面,身形直冲而起。
  静心师太心想你这存心找死,那可怪不了我了,她身形一动,跟踪而起,一招“飞舞凌青气”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心中也自有打算,他见静心师太追踪而到,一片剑影即将逼上身来,他右手一翻挑起,一招“虹阻长空”,剑尖幻起一道弧形长虹,静心师太猝不及防,这一剑之力如烟雾一般消逝在弧光之中。
  旁观之人心中不由暗惊不已,“弧光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以静心师太之功力居然还攻不进去。
  白剑翎跟着翻身下击,紫剑挥处,一招“半天雨雹”自上而下,直击静心师太。
  静心师太心中本想一击而成,但现在竟落劣势,心中大怒,轻叱一声,右手长剑翻起,直迎了上去。
  白剑翎居高临下,但他仍不敢硬碰,他左后一翻,一招“千里雷奔”,砰的一声,击开静心师太右手长剑,跟着长剑切入。
  静心师太一招轻敌,形势竟成如此,她怒哼一声,身形一拧,闪过白剑翎右手长剑,跟着右手翻回,“澹台投壁”,“汉武射蛟”,“星翻汉回”一连三招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心中一慌,不觉使出奇正十三剑中“乾龙御天”一式,用力吸了一口气,身形飞绕而升。
  众人看了不由一齐呀的一声叫了出来。
  两人身形落地,白剑翎刚才勉强用出“乾龙御天”的身法,胸中不由有些气喘,静心师太见状不由冷笑一声,右手长剑挥出,向白剑翎扫去。
  白剑翎微一思索,只好再次施展奇正十三剑,他身形微闪,奇正十三剑第一招“乾旋坤转,倏阴忽阳”,静心师太只觉剑势才接,白剑翎身形闪处,倏地自背后攻来。
  她心中大吃一惊,不敢返身迎敌,只好向前冲去。
  白剑翎自知追踪不上,只好持剑凝立不动。
  静心师太当着众人被逼,心中怒极,回头返身出剑,向白剑翎刺去。
  就在此时,一支火箭升空而起,啪的一声在空中爆开。
  两匹健马向场中奔来,上面的人大叫道:“你们别打了,铁燕帮已暗中将这里围住了。”
  白剑翎一抬头,见那两人正是石英兄妹,众人闻言不由稍现惊慌之色。
  静心师太大叫道:“大家且别慌,难道我们这儿的人还斗不过一个区区的铁燕帮吗?”
  说了又转头向白剑翎道:“今天便宜你了,一个月以后我们在华山之峰再见。”
  她才说完,一群马队向山丘冲来,马上各人均弯弓搭箭向众人射去,霎时间乱箭横飞,众人纷纷拔出兵器来格开。
  那些人也不接近,也不跑开,只围着小丘跑着,乱箭如雨般射来。
  白剑翎一面格挡着,一面放眼望去,只见领队的正是雷亮,他一人骑着一匹马指挥铁燕帮帮众向众人射着,身旁后面站立着二十余人。
  静心师太见了大怒,身形扑起向雷亮扑去,雷亮昂然不惧的站立着,他身旁那些人一齐弯弓搭箭,一齐向静心师太射去。
  静心师太无法,只有退回。
  白剑翎见了心中不由微怒,他一手自马背上摘下紫弓,弯弓搭箭,弓如满月,一箭出,利箭如流星般向雷亮射去。
  雷亮急忙将手中长剑挥起,将箭打落,身形不由退了一步,心中不由暗惊白剑翎所射出的箭上所蕴劲力之强。
  石英一面挥剑将箭叩落,一面向白剑翎笑着问道:“白兄手使紫弓紫剑,不知剑弓侠侣和白兄如何称呼?”
  白剑翎沉默了一下道:“那正是家父母!”众人闻言一齐吃惊的回头望着他。
  白剑翎右手一起,连扣两箭,拉满弓向雷亮射去。
  雷亮心中大惊,连忙翻身下马躲避。
  他躲过白剑翎两箭,心中大恨,伸手自随从身上接过一张弓,弯弓搭箭,一支火箭又升空而起。
  铁燕帮帮众飞绕一圈而去,跟着又驰进一队,全用火箭向众人射来。
  雷亮一挥手,身旁随人也均用弓箭射向白剑翎。
  白剑翎剑眉微挑,翻身上马,石英兄妹一齐带马过来,石英向白剑翎问道:“白兄现在要到哪儿去?”
  白剑翎紫弓翻起,将射来长箭悉数扫落向石英道:“他们主要是要找我,只要我出去就好了!”
  石英一皱眉还没有说话,他妹妹却已急忙道:“那怎么可以,你一人出去岂不是太危险了吗?”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谢谢二位好意!”说完一拉马缰,白马长嘶一声,向外驰去。
  石英的妹妹急一带马跟着向外冲去,石英回头看了众人一眼,一拉马缰跟着冲出。
  静心师太呆呆的站在那里,她想不到白剑翎真是“剑弓侠侣”的后人,无论如何他不会做出那些事,当年在华山之峰,“剑弓侠侣”仗义挥剑退三怪挽救武林大劫的事又浮现心头,想着心中不由更是愧悔。
  白剑翎及石氏兄妹一走,追魂剑当时不满的对静心师太冷哼了一声,纵身跟着白剑翎等人冲出。
  跟着众人均一个接一个向外冲去。
  古扬心知不好,也趁机溜了,铁燕帮帮众也追去,小丘上沓无人迹,只剩下静心师太及朱翠凤二人。
  朱翠凤见石氏兄妹跟踪而去,自知自己比起石小青来各方面均差一筹,不由万念俱灰。
  静心师太一夜之间威望全失,自己出面邀人围歼之人竟是昔年挽救武林劫运的“剑弓侠侣”的后人,愧悔交加之余不由热泪满眶。
  白剑翎单人匹马向外冲去,雷亮见了吃了一惊,一挥手,弓箭纷纷指向白剑翎,霎时间无数支利箭一齐射向白剑翎。
  白剑翎右手长弓挥出,一道弧形光芒幻起,利箭纷纷落地。
  雷亮单骑冲至,想要截住白剑翎。
  白剑翎反手出弓,直扫雷亮颈间。
  雷亮怒喝一声,右手金色长剑向白剑翎紫弓弓弦斩去。
  白剑翎紫弓一送,二人较上内力,雷亮坐马吃不住二人之力,不由向后退去。
  这时石小青已赶了上来,右手长剑一挥,向雷亮扫去。
  雷亮抬眼一见是石氏兄妹来了,吓得翻身落马,白剑翎双脚一夹马腹,又向前奔去,石小青怒极,石英大笑着看着石小青,石小青一夹马腹追了上去。
  白剑翎向前冲去,众人这一冲,铁燕帮阵势大乱,向前冲了一段路,路上突然人迹倏沓,白剑翎一带马缰,收住马势,向四面望去。
  突然一声口笛,路旁树林中射出一阵箭雨。
  白剑翎再施弧光剑法,逼落乱箭,一抖马缰向前冲去。
  又冲了一段路,白剑翎坐下白马突然长嘶一声,向上跃起,白剑翎向下一看,路面铺满了绊马索,心中不由一惊。
  白马才落地跑了不远,突然身后传来马跪倒地上的声音,白剑翎不由心中一惊,连忙回头向后望去,见石小青的坐骑已被绊倒,石小青一脚跪在地面上,用剑挡箭,石英也赶到了,他翻身下马去帮助石小青。
  白剑翎不由心中一阵惭愧,心想他们都是想来帮助自己的,自己怎能弃他们于不顾呢?
  他一带马头,往回奔去,口中叫道:“石兄,小弟来了!”
  他正叫着,突然觉得一阵劲风向他坐下白马射去,白剑翎立即右手紫弓一翻,向那宗暗器叩去。
  此时突然又飞来两件暗器射向他双目,白剑翎左手一翻,向两件暗器震去,那两件暗器被震歪向旁飞去,同时向白马身上打去的暗器也被打落。
  白剑翎翻身下马,向石小青走去,石小青向他一笑,白剑翎看了不由一呆,他只觉得石小青这一笑分外艳丽,在他记忆中还没见过少女的微笑。
  石英在旁哈哈大笑,白剑翎不由觉得耳根一热,忙转头向两旁树林看去。
  乱箭骤停,树林中走出一人,原来是一个胖大的和尚,那人走至三人身前大笑道:“想不到石氏兄妹替这位叫白剑翎的保镖,我金面佛了空今天倒要领教二位高招了。”
  石英大笑道:“大和尚,好说好说,我石英就先陪大和尚玩两手罢!”
  金面佛了空大笑着,一反手自背后撤下一件奇门兵器,龙头杖。
  石英撤下长剑,右手一振,进步向上。
  金面佛右手一抖,龙头杖龙口之中发出嗡嗡之声,石英大笑道:“大和尚果然名不虚传,我石英今天就用手中单剑领教大和尚龙口中的九龙毒针了。”
  金面佛了空一言不发,右手一翻龙头杖向石英击去。
  石英右手单剑斜举微微一黏,身随剑走,长剑直划向金面佛了空胸前。
  白剑翎见了心中不由暗佩石英招式老练。
  金面佛了空原是少林寺中僧人,但因受铁燕帮所请,做了铁燕帮中三大护法之首,因此被驱出少林,但他偶得龙头杖,使他如虎添翼。
  金面佛了空见石英长剑攻来,冷哼一声不躲不闪,左手伸出,五指如爪,向石英右手长剑抓去。
  石英怒哼了一声,心想你想用鹰爪功来对付我,那是自讨苦吃,他右手不动,金面佛了空一手抓中,石英冷笑一声,右手长剑一绞。
  全面佛了空也冷笑一声,五指加力,二人相持不下。
  金面佛面上汗水如雨,石英长笑一声,正想再加力,金面佛了空突然将龙头杖举起向石英头上击下。
  石英长剑突然抽回,向龙头杖的杖头点去。
  白剑翎在一旁看了不由心惊,这了空和石英二人功力看来竟然均不在静心师太之下。
  金面佛右手倏收,铮的一声,自龙头口中射出一点金星,向石英射去。
  石英身形一低刚躲了过去,金面佛了空右手又一按,铮的一声,一连九根毒针已向石英射去。
  石英心中吃了一惊,右手长剑翻起,想要去挡。
  倏地!白剑翎身形一闪,拦在石英身前,右手长剑一起,一道弧光幻起九支毒针一齐没入弧光。
  金面佛怒吼一声,身形一动向白剑翎逼去,左手龙头杖向白剑翎“肩井穴”点去。
  白剑翎突施奇正十三剑,身形一闪动,金面佛返身正欲迎敌,白剑翎长剑却正好向他胸前点去。
  金面佛心中一惊,自忖不死也伤,谁知白剑翎一收长剑。
  金面佛面露冷笑,心想这少年招式如此奇特,如果假以年岁,岂不独霸武林。
  白剑翎刚想说话,金面佛右手龙头杖疾起,向白剑翎胸前点去,白剑翎心中大惊,向后退去,只听铮的一声,九支金针向他激射而到。
  白剑翎和金面佛相距不过五尺,加上龙头杖,所间不过尺许,金面佛九针齐发,白剑翎哪躲得过,他右手长剑疾起,身形跟着向左间去。
  他只觉得左臂连麻,知道不好,心中愤怒已极,长啸一声,奇正剑又展,一招“玉立依技,星飞绕树”使出,金面佛正在得意,见白剑翎奇招又出,匆忙向旁门去,但奇正十三剑旷世绝学,焉能如此容易躲过。
  白剑翎一脚踏出,只觉脑中微感一昏,右手长剑顺势划出,金面佛大叫一声,白剑翎虽已划错部位,但了空右臂连肩齐被切下。
  石氏兄妹一见白剑翎中针,心中不由大惊,白剑翎劈下了空右臂,脑中只觉一昏便向地面倒去。
  过了不知多少时间,他醒来时只觉得在一张软榻上,石氏兄妹就坐在身旁,他觉得喉口十分干,他抬头轻声向石英道:“石兄,多谢你!”
  石英起身望着他大笑道:“你可谢错人了,你该谢的是我这位妹子!”说着又大笑着向石小青道:“小青,他醒来了,你可放心了吧!”
  石小青娇嗔道:“大哥,你再说我可要打你了。”
  石英笑道:“好凶啊!连你大哥都要打了,改天嫁了个丈夫可叫他好好的管管你。”说着大笑而去。
  石小青红着脸看着石英走出房门才羞赧的向白剑翎道:“我大哥老是爱开我的玩笑。”
  说着又向白剑翎问道:“白哥哥,你要不要喝水?”
  白剑翎喉头烧得厉害,闻言苦笑点头。
  石小青连忙站起身来倒一杯凉开水向白剑翎道:“白哥哥,来我喂你喝吧?”
  白剑翎脸一红道:“我自己会,石姑娘不要客气了。”
  石小青望着他笑了笑道:“你服了我师父的‘千草拔毒丹’,恐怕还要休养半个月,你现在怎能自己动手呢?”
  白剑翎心中一惊,不由道:“什么!要休养半个月?”
  石小青不由分说,扶起他的头就喂他喝开水,口中道:“你这还算好呢,别人中了九龙毒针非死即残,你只不过休养半个月罢了。”
  白剑翎从来还没有和一个少女如此亲近过,这下被石小青这么一服侍,不由搞得满面通红了。
  石小青看了他一眼,不由掩口笑道:“你怎么这么怕羞!”
  白剑翎被她这么一取笑,更不好意思了。
  石英在门外探头进门向石小青问道:“小青,我可以进来吗?”
  石小青哼了一声,别过头去没有理石英,石英转脸向白剑翎道:“白兄,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白剑翎知道石英又在取笑石小青和自己,他尴尬的答不出话来,石小青急道:“你要进来就进来,又没有人不让你进来。”
  石英大笑着入房,石小青立即恼道:“我看你非要我这个做妹妹的替你找个嫂子来管管你才行了。”
  石英笑声一停看了二人一阵,又大笑着向小青道:“你居然开你大哥的玩笑来了,我看我倒该请白兄管管你才对!”
  石小青不由也面泛红潮,微怒的向石英道:“大哥!你敢再说!”
  石英转面向白剑翎道:“我这妹子就是这样,连我这个做哥哥的也不饶!”
  白剑翎真怕他们兄妹开这种玩笑,闻言不敢再让石英说下去,忙道:“石兄,小弟想知道现在究竟在哪里!”
  石英伸了伸舌头,翻了翻白眼,向石小青道:“这可是他问我的!”说着向白剑翎道:“你正在我家里,睡在小青的床上。”
  白剑翎一听不由满面通红,转眼间向石小青看去,只见石小青羞红了脸低下头去,他心中不由一凉,心想:“这怎么办呢?”
  石英又大笑着,白剑翎忙道:“石兄请不要开玩笑了,小弟问的不是这个。”
  石英收敛了笑声道:“白兄刚才多多失礼了,这儿是在石臼湖中。”
  白剑翎沉吟了一会又问道:“他们呢?”
  石英笑道:“他们早就散了,小弟也有一点不明白的,不知白兄既是剑弓侠侣的后人,怎么会使弧光剑法?”
  白剑翎呆了一下缓缓道:“那是我师父教我的!”
  石英兄妹互看了一眼,石英又问道:“令师可是迷谷三怪?”
  白剑翎微微摇了头道:“小弟师父从未告诉我他的姓名!小弟也不知道是否是迷谷三怪。”
  石英沉吟了一下道:“白兄父母剑弓侠侣名震江湖,为何白兄还要拜师呢?”
  白剑翎无言的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道:“家父母早已去世!”
  石英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道:“果然不出家师所料,令尊令堂当年江湖上侠踪突失,我师父早就猜到了,他知道中原还有一个久不露面的魔头,武功比起迷谷三怪还要高出多多。”
  白剑翎凝视着石英向他问道:“石兄可知此人是谁?”
  石英微笑着摇头道:“家师并没有告诉小弟,而且家师因为知道那人为人阴毒才猜想的罢了。”
  白剑翎缓缓的低下头。
  石小青热心的道:“白哥哥,要不要你伤好了我陪你去找我师公问一问?”
  石英道:“小妹,我看算了吧,师父远在南海,你们难道要走这么远去吗?”
  白剑翎笑了一笑道:“家师要我下山去找千智禅师,说只要找到他老人家便什么都可以知道。”
  转眼十天已经过去了,石小青对他殷勤备至,白剑翎心中更是烦恼,石小青对他如此不避嫌疑,她口中虽不说,但他心中哪有不知之理。
  这天早上,他才一起身,石小青就跑入房中笑着向他道:“白哥哥,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们去划船好吗?”
  白剑翎向她问道:“令兄呢?”
  石小青摇头道:“我们别管他。”
  石英一脚踏入房中,口中道:“好呀!小青,你有了你白哥哥可不要我了!”
  石小青哼了一声道:“你不会去找嫂子吗?”
  石英愣了一愣道:“我到哪儿去找啊!”
  石小青哼了一声道:“你自己太骄傲,什么人都看不上眼,自己活该!”
  石英大笑道:“你好口利,你大哥找不到嫂子,你做妹妹的可要负大部分的责任。”
  石小青咦了一声道:“这话真新奇,你倒说说看!”
  石英笑道:“谁叫我天天和你这么美丽的妹妹在一起,这样别人我自然看不上眼了!”说着又扭头向白剑翎问道:“你说这是不是?”
  石小青面上虽羞,但心中却高兴石英当着白剑翎夸自己,但仍然向石英道:“大哥你真会贫嘴,以后哪一天娶了嫂子,我看不叫她好好管你不行!”说着咦了一声道:“那一天和白哥哥打的那个女的不是挺美的,给你做嫂子正好。”
  石英一愣,笑着向白剑翎道:“你看,我这妹妹可多厉害,连我赞她都不放过我!”
  白剑翎尴尬的一笑,无话可答。
  石小青一拉白剑翎道:“白哥哥,别理他,我们划船去!”
  说着拉着白剑翎就向湖边走去。
  小船向湖中荡去,白剑翎坐在船头,石小青轻轻划着水,朝阳映照下,分外美丽。
  白剑翎看了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心中早已印着江玉羽的影子,石小青在他眼中只像是一个小女孩般的,但他知道石小青对他并不是如此。
  石小青见白剑翎叹气不由问道:“白哥哥,你为什么叹气呢?你到我们家里来,我还没有见你真正的笑过,好像心中总是有事似的,你究竟在想什么呢?”
  白剑翎笑道:“我没有什么,只是想快些好,小青你让我划划好吗?”
  石小青甜甜的笑了一笑,起身坐到船尾去,白剑翎用桨击着水,觉得精神畅快多了,心中想朱小霞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还有江玉羽她现在究竟到哪里去了呢?
  想着不由停下桨来,石小青娇嗔道:“白哥哥,你又在想什么了呀!”
  白剑翎心中一清,连忙又划着桨,这时突然一只小船自左方如箭也似的撞来。
  白剑翎心中一惊,右手用力一拨桨,船身横了过去,两只小船正好擦身而过,只见那船上坐着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狠狠的望了他一眼。
  石小青看了不由骂道:“夏扬,你居然敢来撞我的船,看我不告诉你师父才怪!”
  那叫夏扬的少年慌忙一停船向石小青道:“我不知道石姑娘也在船上,我当这小子妄自到石姑娘家附近,所以想惩戒他一番!”
  石小青哼了一声道:“你叫我什么?他是我哥哥的朋友,你敢对他怎样?”
  夏扬无可奈何,只好叫道:“师姑,对不起,我走了!”说着头也不敢抬,划着船急急驰开。
  石小青转头向白剑翎道:“他是我大师兄烟波钓叟的徒弟,我大师兄五十多岁了,他这个徒弟武功还过得去,就是人太轻浮了!”说着向白剑翎笑了笑。
  白剑翎刚想说话,石英划了一条小船追了过来,大笑道:“你们两个人倒好,丢了我就走,两人偷偷的跑到这里说些什么啊!”
  石小青哼了一声,没有理石英,白剑翎赧然道:“石大哥可别在说笑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