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六章 鬼屋惊魂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章 鬼屋惊魂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再说白剑翎和甘凌走去,在路上见到一批批打扮奇特的人向关外走去,两人心急赶路也没有理会,只管向前奔去。
  出了玉门关,面前展开一片无边的草原,白剑翎长吸了一口气,心中不觉开朗起来。
  甘凌微笑着向白剑翎道:“我小时候就生长在这片草原上。”
  白剑翎望着远处道:“这里风景真好!”
  两人向前走着,突然两个牧人打扮的年青人自二人身旁骑着马奔过,奔过还回头向二人看了一眼。
  甘凌奇道:“怎么!这里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了,我觉得有些不对!”
  白剑翎惊异的望着甘凌。
  甘凌沉思了一会,身形一起站在马头上,向远处望去,半晌他坐回马背向白剑翎道:“好像有什么集会,大家都往哈拉湖方向去了。”
  白剑翎见状道:“那正好,我们去探探那老太婆的消息,如果她是经过这里一定有人知道的!”
  甘凌也担心着,二人策马向前奔去。
  不久见眼前出现了一个山坡,山坡下围满了人,怕没有千人以上。
  白剑翎策马上前向其中一人道:“在下白剑翎,是自中原来的,请问你有没有见到一个老太婆挟着一个少女过去?”
  那人抬头怒视着白剑翎没有说话。
  白剑翎皱了皱眉头,以为他听不懂汉语,又向另一人问了一遍,那人也怒视了白剑翎一眼,挤身进入人群。
  白剑翎抬头见山坡上坐着一个少女,身旁站着一个少年。
  那人至那少年身旁说了说话,那少年看了白剑翎一眼向白剑翎走来,人群立刻让出来一条路来了。
  那少年走至白剑翎身前向他问道:“你俩是自关内来的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正想说话。
  那少年又道:“那好,你转告你们帮主,草原上的兄弟们决不投降!”说着自旁边人身上抓来一张弓向白剑翎道:“你们不快跑我数到三就要射你们了!”
  白剑翎一愣,还没说话,那少年见他不跑怒道:“你不知道我是里格吗?”
  甘凌插身上前怒道:“我家少主人向你打听一件事,你凭什么如此不讲理!”
  里格一声不答,口中数道:“一………”
  甘凌大怒,一手抽出长剑逼住里格道:“你再数数看!”
  白剑翎忙道:“我们走吧,别理他!”
  四周人群见甘凌拔剑逼住里格,不由哗声四起,山坡上那少女站了起身,双手向前平举,众人又寂静无声。
  白剑翎向甘凌说道:“我们走!”
  里格冷笑道:“见我姐姐站起来就想逃了吗?”
  白剑翎微微一笑,心想犯不着在这儿多浪费时间,带转马头就想走。
  背后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不准动!”
  白剑翎回首见那少女凤目含威的望着二人。
  甘凌返身道:“你是谁?”
  里格大声道:“有眼无珠,居然连草原之花哈玛萨都不认得了!”
  甘凌仰首大笑道:“有眼无珠,当年我驰骋在草原上之时还不知道有没有你们呢?”
  里格心中不由奇道:“你是谁!”
  甘凌为了路上行动方便就卸下了玄甲,他哼了一声道:“我就是玄甲武士。”
  场中人大惊,玄甲武士之名二十年前震撼关外,众人焉有不知之理。
  里格打量了甘凌一阵道:“玄甲武士从来身不离甲,从不现真面目,你今天是来冒充的吗?”
  甘凌不屑道:“冒充?”
  哈玛萨向里格叫道:“弟弟。”
  里格急忙的奔了过去,哈玛萨在耳旁说了一阵,里格回至二人身前向甘凌道:“即使你真是玄甲武士,既是自关内来的没别的说,你骑射均能胜过我,就让你们走!”
  甘凌哼了一声道:“你们居然和我较量上了!”
  白剑翎向里格抱拳道:“这位兄弟,我俩是有急事,你们不告诉便罢了,我俩人还要赶路,希望你们能不要为难!”
  里格打量了白剑翎一阵道:“像你这样居然还敢到关外来现眼!”
  甘凌怒道:“我家小主人不屑与你动手!”
  里格不屑道:“玄甲武士竟然做起随从来了!”
  甘凌正要发怒,白剑翎一拦他向里格道:“他是我世叔,我俩有事,这位兄弟就不要为难罢!”
  里格冷笑道:“不要为难也行,只要你们有办法在骑射方面胜过我,那毫无问题。”
  白剑翎本要委屈求全,但事已至此,他沉吟了一会道:“好!”
  里格道:“你到一旁去,让他和我比!”
  白剑翎微微一笑,向甘凌道:“甘叔骑我的马。”说着他翻身下了马背。
  哈玛萨见白剑翎一翻身下了马,她一眼看见紫弓,她咦了一声,向里格叫道:“弟弟!你先别动。”说着向山下走来。
  她向白剑诩问道:“这紫弓剑你哪里得来的。”
  白剑翎看了她一眼,心知又是遇到一个认得紫弓剑之人,他看了甘凌一眼道:“这是我父亲的!”
  哈玛萨面色微变,向白剑翎道:“好!你既是剑弓侠侣之子,胜了我方得走!”
  说着不待白剑翎答话,回头向里格道:“带马!”
  里格转至山后,不久带出一匹白马,白马前额有一块黑斑,马身一左一右也挂着一张紫弓和一支紫剑。
  白剑翎吃了一惊,心想云飞曾告诉他,他父母被害时他母亲剑弓都没有带,难道说这哈玛萨带的剑弓是他母亲当年的?
  哈玛萨一言不发,抽出长剑指着他道:“抽剑下马!”
  白剑翎吸了一口气,仰首望天上白云,不知是否应该抽剑下马。
  哈玛萨用剑尖点了点白剑翎胸膛道:“你下不下马!”
  白剑翎微微笑了一笑还没有说话,甘凌翻身下马,抽出长剑,啪!的一声拍开哈玛萨长剑道:“你没有资格和我小主人斗!”
  哈玛萨面色微变,白剑翎抽剑下马向甘凌道:“甘叔请稍退,让小侄来!”
  说着向哈玛萨道:“姑娘,你手中紫弓紫剑,想必和家母有极深的渊源!”
  他还没有说完,哈玛萨却冷笑一声!
  甘凌在旁怒形于色,白剑翎只微微一笑道:“姑娘如此相逼,在下白剑翎只有领教姑娘高招了!”
  哈玛萨怒哼了一声,右手长剑一起,一招“万花聚首”,点点剑影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反手背剑,脚踏奇正,闪电似的转至哈玛萨身后。
  哈玛萨吃了一惊,连忙返身出剑。
  白剑翎不欲使哈玛萨太难堪,身形向后退了一步,让过了这一剑。
  哈玛萨面色倏变,向白剑翎道:“你为什么让我?”
  白剑翎微笑道:“白剑翎技仅至此,并未相让。”
  哈玛萨一言不发,长剑翻起,一招“百花争艳”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天门已开,已是武林中顶尖高手,但此时哈玛萨是此地的领袖,不能使她过份难堪,但自己又想赶到天山去,心中倒后悔不该多此一举,话没问倒反惹麻烦。
  此时,哈玛萨长剑已刺到,白剑翎身形倏转,和哈玛萨错身而过,同时右手向她右手腕轻轻一拂。
  哈玛萨盯了白剑翎一眼道:“你刚才拂了我手腕一下,你已经胜了。”
  白剑翎心中佩服哈玛萨爽直,闻言不由微微赧然道:“承姑娘的情,手下相让。在下二人可以走了吗?”
  哈玛萨寒着脸道:“没这么容易的,还要比弓才行!”
  白剑翎微微叹了口气,还没有说话,甘凌已经冷冷道:“我们去天山好了,看她焉能奈何我们。”
  哈玛萨突向白剑翎道:“你们去天山干什么?”
  白剑翎想起了江玉羽忧虑的望了哈玛萨一眼道:“我去找一个人!”
  哈玛萨望着白剑翎那忧虑的眼光,心中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向白剑翎问道:“是谁?”
  白剑翎低头沉思了一会道:“是一个女子,差不多在一个月以前便被一个老太婆自中原掳来!”
  哈玛萨呆呆道:“你找她!”
  白剑翎惊喜道:“姑娘知道吗?姑娘是否能将她的下落告诉在下”
  哈玛萨望了白剑翎一眼沉默了一会道:“你问的是太阳之女吗?”
  白剑翎急急的点了点头。
  哈玛萨道:“她现在在我师伯那儿,她很好!”
  白剑翎又问道:“令师伯是否就是那老太婆?她是否在天山!”
  哈玛萨缓缓道:“我师伯是叫做天山双剑中的芙蓉剑李芙!正是住在天山!”
  白剑翎心中惊喜交集,这一趟还不算白来,总算得到她正确的消息了!
  哈玛萨低头沉思着,她想不到白剑翎竟是去找她的,现在她怎么办呢?
  正在此时,一匹健马急奔而至,向哈玛萨叫道:“他们要来了,快走!”
  哈玛萨目中闪过一丝杀气道:“什么?他们不守约定,竟然今天来了!”
  正说着远处草原上场起了一片尘土,好似千军万马急冲而至。
  哈玛萨翻身上马,其余众人也一齐翻身上马,哈玛萨叫道:“弓上弦!”众人一齐将弓上了弦。
  哈玛萨又叫道:“搭箭!”
  白剑翎向远处望去,也不由吃了一惊,那些来人竟都是铁燕帮的,心想怪不得于公明在中原没有现身,原来他竟想向关外发展。
  铁燕帮的人跑至射程以外就停住了,领头一个身着杏黄服的老者正是于公明,于公亮站在一旁。
  于公明大笑着向哈玛萨道:“你师伯和你师父都不在,你今天不投降你们千余人都要死在当场了!”
  哈玛萨怒极,右手抓起紫弓一手搭上三箭,三箭脱弦如流星般向于公明飞去。
  于公明大笑一声,右手随手抽出长剑将三箭拍落。
  白剑翎暗哼一声,心想这于公明如此没人性,在桃花村时他就是万灯齐飞毁了桃花村,今天又如此!
  他一手取下紫弓,想警告于公明一下,他一手搭上九箭,施出“羿射九日”的绝技,弓弦响处,九支利箭向四面纷飞,齐走弧形带着嘶声向于公明飞去。
  于公明大惊,大喝一声,长剑在身外织成一道剑幕。
  但白剑翎功力已臻化境,这“羿射九日”的手法又是最厉害的,他哪里挡得住。
  九支利剑穿通剑幕,一齐射在他头发上。
  于公明心胆俱寒,想不到当世竟有武功这么高的人。
  于公亮抬眼看见白剑翎,不由惊道:“是他!”
  于公明忙问道:“谁?”
  于公亮迟疑了一下道:“白剑翎。”
  于公明大笑道:“是他!”在他心中白剑翎不值一斗,他想不透为什么白剑翎九箭竟能穿入剑幕之中,但他认为“剑弓侠侣”之子在弓箭方面自然手法比较巧妙。
  草原中人均惊异的望着白剑翎。
  白剑翎望着于公明,见他和于公亮说了几句话之后又大笑着,不知他们说些什么?
  甘凌穿上玄甲,向白剑翎道:“我去会于公明。”说着策马向前奔去。
  于公明大笑着,突然发觉玄甲武士拍马向他走近,他大吃一惊,心想玄甲武士久已不在江湖上,怎么今天突然出现在这里,搞不好自己今天的突击又将成为泡影。
  玄甲武士本来生长在草原上,见于公明言语之间竟如此放肆,不由怒从中来,他策马走至于公明身前向他道:“奉小主人白剑翎之命,令你们立刻退回关内!”
  于公明凝视了玄甲武士一阵,仰天大笑道:“老弟一别近二十年,竟对我这老哥哥这么不客气!”
  甘凌一声不响,一手抽出长剑逼向于公明道:“别套交情,于公明,你也是知道我的脾气!”
  于公明羞恼交加,也一手拔出长剑道:“你别神气,我于公明和你套交情是看得起你,否则我一声令下十个玄甲武士也成烂泥了。”
  甘凌一言不发,挥剑直攻。
  天马行空于公亮抽出长剑向于公明道:“让我来!”
  于公明心知于公亮不是玄甲武士的对手,但他既然开口,自己也只好让他了,他自己一人暗思今日制敌之计。
  他一手掏出两只铁燕向甘凌冷冷的说道:“你再不让开我现在就收拾白剑翎和那哈玛萨的命了。”
  甘凌仰天大笑,于公明竟用这个来威胁他,焉知白剑翎此时之功力岂是你区区两只铁燕所能伤的?你虽然以铁燕双飞无敌天下,但并没有遇到真正的高手!
  于公明见甘凌不理,他哼了一声,铁燕双飞自他手中飞起,在半空中绕了一个圈子,口中发出间或的鸣声向白剑翎及哈玛萨飞去。
  哈玛萨一见双燕不由脸色微变,不久以前她曾伤在铁燕之下,铁燕身上淬满剧毒,要不是太阳之女,她早已香消玉殒了。
  白剑翎见了皱了皱眉,他一手抽出两支长箭,弯弓搭箭,箭尖立即带起一溜光芒,向铁燕飞去。
  箭燕互撞,铁燕在半空中往回绕了一个圈又向二人飞去。
  白剑翎凝视了那只铁燕一眼,又抽出一支长箭射出,长箭在半空中飞绕了一圈,两只铁燕被它这一绕之力撞碎落向地面。
  于公明大惊,想不到白剑翎内力竟如此强劲。
  他咬了咬牙,一连四只铁燕飞起,向高空飞去,升到十支左右一齐折下双双向白剑翎及哈玛萨飞去。
  白剑翎心想这大概就是铁燕双飞了吧!他心念一转,想让于公明知难而退,他长啸一声,身形自马上平飞而起,向四只铁燕迎去。
  于公明一听白剑翎啸声,脸色不由一变,心知坏了,不知白剑翎哪来那么高的功力。
  白剑翎身形扑起,双掌一翻,一招“转石成雷”,施出雷音掌,一阵隆隆之声响起,四只铁燕化为飞灰。
  于公明杀机突起,心想今天被阻,自己永远别想出关,那件东西自己也永远不要想得到手了。
  他想着一挥手,带转马头带着铁燕帮帮众疾驰而去。
  白剑翎返身落回马背,喘了一口气,甘凌也带马奔回,他心想现在走正好。
  他刚想走,远处升起一支火箭,接着三声清脆爆炸声响起。
  哈玛萨知道于公明下攻击令了,但他们刚才为什么要退呢?
  她正想着突然听到一阵马蹄声自身后响起,他回头一看,一批人马不知何时已经偷绕到了后方。
  再一看,更是吃惊,原来那一处人马都是四马一联,用铁甲护身,仿用金兀术的拐子马,风驰电掣般的袭来。
  她右手一挥向众人叫道:“快退!”那千余人一齐纵马急奔,向后逃去。
  白剑翎凝立当地,望着那些人,他心中暗思于公明为什么要向关外发展呢?
  哈玛萨双目望着他道:“你怎么还不走!”
  白剑翎叹了口气,掉转马头向前奔去,哈玛萨也掉转马头跟踪而去。
  突然前面一声惨叫声,于公明已转头开始合围。
  哈玛萨拉住马缰,眼中射出骇人的杀气。
  草原中的牧人回头奔来,哈玛萨大叫道:“跟着我,到黑龙峡去。”
  她一马带头,白剑翎和甘凌随后,直向黑龙峡奔去。
  远处传来于公明得意的狂笑声,和惨叫声。
  哈玛萨只是一言不发的向前疾奔着,草原上马声长嘶,她听着身后的惨叫声,眼中流出了泪水。
  白剑翎偶然回头一看,万马而到,他连想要掉转马头都不能了,他本想返身单骑斗于公明,此时只得作罢。
  半个时辰一过,已奔到一座山峡,峡中一道黑色的水流出,发出一股臭味,白剑翎见了心中大惊,心想这不是油吗?难道说哈玛萨竟要用这油将铁燕帮全体烧死?
  这黑龙峡约有一里长,转瞬间已奔过了黑龙峡,过了黑龙峡哈玛萨看了看,人数大约只剩下一半人了,她弟弟里格也失踪了。
  她冷峻的叫道:“上火箭!”
  白剑翎无言的低下了头,后悔先前不该不擒住于公明,现在转眼之间又要伤亡这么多的人命,他该阻止吗?
  眨眼之间于公明已带了一大群人追来,一至峡口,不由呆住了,他急忙回头高声叫道:“快退”。
  哈玛萨冷笑道:“已晚了。”接着就叫道:“射!”轰的一声,一道火龙升起,黑龙谷中惨叫之声连连。
  哈玛萨仰天狂笑着。
  于公明纵身扑起,向哈玛萨冲去。
  白剑翎大喝一声,一支利箭脱弦,如流星般的向于公明飞去。
  于公明惨叫一声,那一箭正好射中他肩胛,长箭贯穿了他肩胛骨。
  于公明立起身来向白剑翎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说完返身向山上奔去。
  白剑翎心中难受已极,望着黑龙峡中巨火,和于公明的背影,不由叹了口气。
  哈玛萨目中含泪,望着白剑翎呆呆的道:“我弟弟死了!”
  白剑翎安慰道:“哈玛萨姑娘,令弟不一定会死,等一下再找找看。”
  哈玛萨只是闭上双眼,泪水自她颊边流下,微微摇了摇头轻轻道:“你不要安慰我了,我知道!”
  白剑翎不由也一阵惨然,低头默默无言。
  甘凌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哈玛萨抬头向众人道:“我今天妄入黑龙峡圣地,火烧铁燕帮,罪不容宽贷,愿一死以对神明。”说着举剑自刎。
  四周一片哗然,白剑翎大吃一惊,挥手震落哈玛萨手中长剑。
  哈玛萨怒视了白剑翎一眼。
  牧人中走出一位老人向哈玛萨道:“哈玛萨姑娘这样做全是为了我们,我们自愿以五百头牛羊来祭神,以替哈玛萨姑娘赎罪,姑娘不可自杀!”
  哈玛萨叹了口气,拾起了长剑,一言不发,骑上马缓缓向前走去。
  白剑翎看见她颊边泪水还是不住的流下,不由带着马跟着她,甘凌沉思了一会,返身向那些牧人道:“我也是生长在草原中的,今天我见了这情形也非常心痛,但以后永远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了,你们的诚意哈玛萨接受了,愿神保佑你们,草原上的兄弟们!”
  说着他也掉转马头缓缓跟了上去。
  哈玛萨走了不远身体在马上晃了晃。
  白剑翎连忙上前向她问道:“哈玛萨姑娘,你怎么了?”
  哈玛萨侧脸看了看白剑翎,一言不发的继续向前走着。
  白剑翎望着她,真担心她会出什么意外,他心中惊讶着哈玛萨的勇敢和坚毅,她好像永远那么坚强,而不需要别人的帮助。
  三人缓缓向前行着,原野上无数的弃尸,黑龙峡中火光渐小,但仍然冒出巨大的烟雾,笼罩在草原上显得分外凄凉。
  夕阳已下,天色欲暮,三人还是缓缓的向前走着,白剑翎心中江玉羽和哈玛萨两人的影子在翻腾着。
  霎时间,二人的影子幻灭,石小青的影子又涌上心头,她娇艳的望着他,天真的笑着。
  突然叭的一声,他心中人影一齐幻灭,哈玛萨身子已自马背上跌落。
  白剑翎吃了一惊,连忙策马上前。
  哈玛萨吃力的站起身来,无言的又爬上马背。
  白剑翎呆呆的望着她,只见她如患重病般,满面通红。
  白剑翎不知怎么办好,他一夹马腹,冲了上去,向哈玛萨问道:“哈玛萨姑娘,你到哪儿去,要不要我送你去?”
  哈玛萨一言不发,仍然骑着马向前走去。
  白剑翎叹了口气,他本已决定去天山,但他又怎能不管哈玛萨呢?
  甘凌拍马上前向白剑翎道:“她由于悲伤过度,神智已经有些昏迷,你现在先不要跟她说话!”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暗思道:“我总不能一直跟着她。”他向甘凌道:“我想先去天山,哈玛萨是不是可以请甘叔先照顾她!”
  甘凌一愣道:“你现在去。”
  哈玛萨突然回头向白剑翎道:“天山你不能去,遇到我师父还罢,遇到我师伯她非杀了你不可!”
  白剑翎听了惊喜交集道:“哈玛萨姑娘,你好了!”
  哈玛萨一言不发,一拉马缰道:“我要回天山去了,你千万不要追来。”说着策马急奔而去。
  白剑翎望着哈玛萨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
  甘凌望着白剑翎,一会才道:“我们也走吧!”说着两人也向天山出发。
  天色渐渐的昏暗了,草原上一望无边,毫无人迹,白剑翎向甘凌道:“甘叔!我们就露宿一宵罢!”
  甘凌刚要点头,突然咦了一声道:“别慌,我看那边有一幢房子。”
  白剑翎顺着甘凌指的地方望去,果然看见一幢很大的房子在黑暗中静静的躺着。
  白剑翎见了不由皱了皱眉,那幢房子一丝灯光都没有,黑夜中好似一个巨大的魅影,但心想无论如何总可以借宿一夜,比露宿要好多了。
  两人策马向那幢房子走去,到了门前,甘凌走上前去正想叩门,不由咦了一声。
  白剑翎借着微弱的星光一看,屋门上写着两个大字:“鬼屋!”
  甘凌不理举手向门上敲着,里面毫无反应。
  甘凌叫道:“不开门我可要跳进来了!”
  半晌才一阵咳声,一个年老的家仆走出来开了门。
  白剑翎向那人一拱手道:“在下二人前来请求借宿一宵!”
  那老仆翻起一双白多黑少满布血丝的双眼向二人道:“你们不怕鬼吗?”
  甘凌打量了那人一眼,见他打扮全是中原家仆的模样,哼了一声心道:“你还不知我们是何许人,说这种话来吓我们不等于是扮鬼吓神吗?”
  他想着向那老仆道:“我们学过捉鬼!”
  那老仆人嘴角勾起一丝阴冷的笑意道:“那好!我一人住在这儿住了三十年了,老想找个捉鬼的但找不到,今天倒要麻烦客人了!”
  甘凌道:“没什么,今天若有鬼出现我一定捉住他给你!”
  那老仆人阴冷的笑道:“但愿如此就好,不要像前几无那四个人,来捉鬼反被鬼捉去了。”
  白剑翎听了微微一惊,心想难道是他们吗?转念又想道石英兄妹只两人,决不是他们,但又是谁呢?
  甘凌闻言大笑道:“但是今天那鬼可碰到真正的克星了。”
  那老仆人冷笑了一声,没有再说到鬼的事,只向二人道:“既然如此二位跟我来。”说着将二人带向屋内。
  进了屋内,那老仆人手持一盏小油灯在前带路,带着二人向一条走廊走去。
  白剑翎打量着那屋子,见那屋中陈设非常考究,形式和中原也完全相同。
  走着那老仆人将二人带至一间房前,向二人道:“二位就请住在这里了!”
  白剑翎用手一触门柱,触手冰凉,好似用铁铸的,不由暗暗吃惊!
  那老仆人回头向二人道:“祝二位马到成功。”
  甘凌大笑着用手向那老仆肩头拍去,中指暗屈向他“肩井穴”点去道:“好,谢谢你了。”
  那老仆动也不动,甘凌这一指点中他“肩井穴”他也似毫无感觉般,只冷冷道:“二位请安息,我走了!”说着回身走去。
  甘凌吃惊的望着那老仆消失在暗中。
  这些过程自然也均落在白剑翎眼中,他心中也不由得暗暗惊异着,甘凌这一击据他估计最少用了五成功力,以他的武功来说,自己被点中也不能如此毫无感觉一般,世上哪有武功如此高的人。
  甘凌也在沉思着,他想不到草原之中竟有如此扎手的人物,奇怪的是自己怎么毫无闻名有这么一个人物。
  两人进入屋内,一齐沉入思索之中。
  半晌甘凌突然一抬双眼道:“难道是他?”
  白剑翎忙问道:“是谁?”
  甘凌急道:“对了!就是他,快!我们快走!”
  他们两人正想走,一阵冷笑道:“才知道吗?已经太晚了!”说着房屋一阵扎扎声,开始转动。
  转了一圈之后,房屋变成了一座铁牢,四面不透风,将二人困在其中。
  甘凌一顿脚道:“不好,我起先怎么没有想到是他。”
  白剑翎皱了皱眉平静的向甘凌问道:“甘叔说的是谁?”
  甘凌叹了口气道:“我起先也想不出是谁,后来想到他提起住在这里三十年了,我这才想起来,三十年前退隐的一个怪物,不怕点穴的天下只有鬼侠宫子奇一人,三十年前不知去向,想不到竟在这里!”
  白剑翎微微一笑,用手摸了摸铁板道:“我们出去吧!”
  甘凌吃惊的望着他,不知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白剑翎双掌微合,闪电似的向前疾推而出,一招“千里奔雷”,轰的一声,寸许厚的钢板被他双掌之力击开了一个洞。
  甘凌惊喜的呀了一声,两人一齐飞身出房。
  二人刚一出房,附近传来一个轻微的咦声,跟着又一阵扎扎之声,二人立足之地又开始旋转起来。
  二人大喝一声,向外跃去。
  暗中哼了一声,扎扎之声大作,那整幢房屋开始翻转。
  白剑翎大喝一声,双掌又一招“千里奔雷” 向前击去,但只听到一阵闷响,如击无受力之处。
  二人身形落地,白剑翎双目向前望去,好似自己二人已到地底,不再是在那屋中了。
  甘凌心中暗惊,心想这鬼侠真够厉害,但不知道他为什么到这无人之处来。
  白剑翎过了一会,四周环境早已看得清清楚楚,原来两人一起一落之间不知怎的,竟被鬼侠弄到一个土坑中来了,四周都好似没有出路。
  鬼侠的冷笑声又响起向二人道:“你们二人就在这里抓鬼罢,我祝你们一路顺风。”
  甘凌大喝一声,双掌向发声之处拍去,只见尘土飞扬,其余毫无反应。
  白剑翎用尽目力向前望去,只见有几条人影在晃动着。
  他用手一拦甘凌道:“甘叔别动,这里还有别人。”
  那个人影也停住了脚步,不再向这边走过来。
  白剑翎注视了半晌,突然叫道:“原来是石兄,我是白剑翎!”
  石英呀了一声,还想说话,石小青早就奔了过来,扑在白剑翎怀中了。
  白剑翎扶住了她道:“小青!别哭了,还有别人呢!”
  石小青抬起头来道:“白哥哥!我还当我永远见不了你了!”
  白剑翎见朱翠凤和朱小霞都在,见四人已消瘦多了,不由问道:“石大哥,你们怎么被关进来了!”
  朱小霞轻轻叫道:“白哥哥,你到哪里去了,害我们一直找你!”
  石英大笑道:“找是找到了,但是离死也不远了。”说着看了朱翠凤一眼,朱翠凤无言的低下了头。
  白剑翎向四人道:“都是我害了你们!”
  石英道:“这是什么话,我想不到这屋子里面这么厉害,那老头儿不敢出来,专用机关来害人。”
  甘凌在旁道:“什么不敢,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就是鬼侠吗?”
  石英一愣道:“鬼侠!他就是鬼侠!”说着又道:“也好,落在他手里算我倒楣,碰到了他。”
  说着白剑翎将甘凌介绍给四人,四人心中也暗惊眼前这正是江湖上有名的玄甲武士。
  六人谈了一会,朱小霞突然晕倒.石英叹了口气道:“我们四人五天五夜滴水不进,粒米不入了。”
  石小青抱起朱小霞向白剑翎问道:“白哥哥!这怎么办呢?”
  白剑翎叹了口气,抱起朱小霞,用手掌轻轻替他推拿,同时暗暗用雷音神功来助他恢复精力。
  不一会,朱小霞醒了过来。
  白剑翎忙道:“小霞别动,你先休息一会!”说着他又向石英问道:“石兄找不到出口吗?”
  石英摇头道:“找遍了这鬼屋子就是找不出到底他把我们怎么弄进来的。”
  白剑翎随手震了一下房顶,向甘凌问道:“甘叔,你看这屋顶大约有多少厚?”
  甘凌想了一会道:“最少有十尺以上。”
  石英暗暗惊奇的望着白剑翎,想不到小别一会,他功力竟精进如此,他刚才随手一掌,自己真是望尘莫及。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道:“甘叔认为以我的功力是否能洞开这顶壁?”
  石英四人闻言惊得面色变了变,想不到白剑翎竟会打这个主意,自己四人根本连想都不敢想。
  甘凌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不敢说!”
  白剑翎闭目沉思了一会向五人道:“你们让开远一些,让我来试试!”
  石小青忙道:“这么厚你哪能打得开!”
  石英忙道:“小青,我们让开,让你白哥哥试一试!”他现在对白剑翎的功力简直不敢想了,白剑翎好似对他愈来愈莫测高深了。
  五人退开一丈开外,白剑翎盘膝静坐调息。
  五人望着白剑翎,汗水不由得直沁出额角,六人之命运也许就完全系于白剑翎这一击之成败与否!
  白剑翎正想出掌,忽然听到地底下传来一阵轻敲声,白剑翎忙问道:“谁!”
  地底的敲声突然停住了,一个声音问道:“上面是谁?”
  白剑翎还没说说话,甘凌和石英双双跃至那发声的地面,抽出长剑划了下去。
  一块土陷了下去,立即现出一个洞口,里面现出一个形容枯瘦的老人,满头满脸都是灰和泥。
  那老人抬头望了望六人,失望的叫道:“我怎么挖到了这地穴来了。”
  白剑翎见他这模样,想必是和自己一样被鬼侠所害,想着就拉了他出来。
  那老人叹了口气:“想不到我十年功力都白费了。”说着看了六人一眼道:“你们六位是被宫子奇用机关擒来的吧!”
  白剑翎点点头道:“正是,想老丈也是吧!”
  那老人叹了口气道:“我不该太贪心了,又不当心才被宫子奇所擒!”说着他说出他被困的经过。
  原来这老人名叫张斌,五十年来是中原第一巧匠,但武功并不太高,他听得有一本“天觉宝录”埋藏在草原之中,因此他就到草原来,建了一所屋子,将“天觉宝录”可能埋藏的地方完全都围了起来,又建了机关,怕别人来抢,自己一人搜索着.想得了“天觉宝录”之后练成天下无敌的武功。
  相传“天觉宝录”载的是印度的武功,和中土武功大异,但一找十年,毫无踪影。
  此时鬼侠宫子奇闻风而来,用计骗住了张斌,把他关到最下层,但为了要他修理机关和增设机关,因此没有杀他。
  鬼侠一搜就是三十年,搜是搜到了,但还无法打开,这几天正逼着张斌要他想法打开,但张斌怕宫子奇武功更高,还推托着延搁时间。
  这十年来他时时想逃走,想不到竟掘到地穴来了。
  石英心中奇怪,既然这房子是他造的,机关是他造的,那么这地穴一定也是他造的了,既然是他造的,他该知道出口,那又有什么好叹气的!
  想着张斌问道:“老丈知道这地穴的出口吗?”
  张斌叹了口气道:“这地穴没有出口!”
  石英奇道:“那我们怎么被送进来的?”
  张斌摇摇头道:“这地面是活动的盖子,用六匹骡子再经齿轮才拉得盖了起来。”
  石英叹了口气,白剑翎道:“还是我来试试吧?”
  张斌皱了皱眉望着白剑翎,好似不相信他有什么方法。
  众人又让开了,白剑翎运气调息,半晌双掌翻起,施出雷音掌中威力最大的一招“雷神震天”,轰的一声,顶壁泥屑纷纷落下。
  白剑翎大喝一声,又一掌击去,只听轰的一声,顶壁被击破了一个洞,白剑翎跟着飞身出穴。
  穴底六人惊异万分,尤其是石英等人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白剑翎怎么似有神助,他们几乎不相信当世有武功这么高强之人,但这却是他们亲眼看见的。
  数人见白剑翎飞身出穴,也纷纷的飞身出穴,但张斌久困之身,无法逃出,六人一时疏忽,致使张斌又被鬼侠掳去,以致日后白剑翎在中原剑斗群魔时增加了不少麻烦。
  五人一出,见鬼侠也奔了出来,他双眼盯着白剑翎,一步步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连击两掌,破土而出,鬼侠宫子奇心中暗惊,他一听就知道这是雷音神功,但他想不到像白剑翎这样,二十不到的青年居然有如此功力。
  白剑翎双掌一翻,一招“千里奔雷”,一阵隆隆声向宫子奇逼去。
  宫子奇身形一动,向后疾退了三步,跟着双掌一起,震开白剑翎攻来劲力。
  他心中暗暗思虑着,心中想如能将“天觉宝录”练成就不怕雷音神功了。
  白剑翎心中也暗暗惊异这鬼侠武功比东方瑜等人的武功都高得多了,几乎可以和天魔古毒并驾齐驱。
  宫子奇和白剑翎对面凝立了一会,他一回手抽出一件奇形兵器,一只铁手,食指伸出,其余四指屈着,通体乌黑,好似一只鬼手。
  宫子奇冷笑一声,将那只鬼手一翻,向白剑翎“肩井穴”指去。
  白剑翎脚踏奇正,闪身之际转至宫子奇身后,单掌向宫子奇背心按去。
  宫子奇鬼手翻起,倒点白剑翎眉心。
  白剑翎身形一低,单掌仍然向宫子奇背心贴去。
  宫子奇无可奈何,只好身形向前冲去。
  白剑翎施出“影若浮星”的身法,随着宫子奇如魅影一般的跟了上去。
  宫子奇身形欲停,只觉白剑翎掌心劲风仍然不离他背心三寸,他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滚身向旁逃去。
  他翻身站了起来,见白剑翎仍然站在那里,他心中羞辱交加,即使他当年斗天魔时败得也没有这么惨,那时斗了千招只一指之差落败,今天一招就败得如此惨。
  他暗中认为自己一时失了先机罢了,凭自己的武功江湖中几乎无人能敌,哪会如此容易败于黄毛小儿之手。
  宫子奇暗哼了一声,身形腾空而起,向白剑翎扑去,右手鬼手挥出,迅速向白剑翎双眼点去。
  白剑翎手中无剑,他双手挥出,一片掌影掩住身形,向宫子奇反逼过去。
  宫子奇心中早有准备,他身形在半空中微微一停,又向白剑翎双眼点去。
  白剑翎轻啸一声,身形一变,自“寒藏秋水”,迅速转至“怒起拏云”,施出奇正十三剑中第一招,以指作剑,身形在半空中一转,先行让过鬼手,食中二指闪电似的向宫子奇背心“灵台穴”点去。
  宫子奇见白剑翎身法如此奇妙,不由大吃一惊,要想闪避也来不及了,白剑翎二指正点中宫子奇背心,宫子奇身形落地,摇了摇居然没有受伤。
  白剑翎大奇,这二指他虽已留了几分劲力,但亦有洞金穿石之力,宫子奇居然只摇了摇,并未受伤,想来他这鬼侠之名并非虚传,但不知他练的是什么武功,居然不怕点穴。
  宫子奇站稳了身形,望了六人一眼,翻身向屋内逃去,六人要追也来不及了。
  白剑翎回头望了五人一眼,石小青呼了口气道:“白哥哥,你武功怎么突然一变就这么高?”
  白剑翎笑了笑问道:“那张斌到哪里去了?”
  甘凌呀了一声,立刻返身向穴底望去,张斌已是踪影俱无。
  他呆了一呆道:“或许他走了吧!”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突道:“莫不是又被宫子奇掳去!”
  石英大笑道:“哪会呢?他才进屋张斌就又被他掳去那未免有些太神奇了,我想他大概怕你打不过,他一人就偷偷先走了。”
  白剑翎想了想,这也有可能,就不再追问了。
  经过这一折腾,天色又已微明,朱翠凤本来想将朱小霞托付给白剑翎,此时心中又开始犹豫,不知应该怎么办才好,她只觉得石英不时在暗暗打量她,看得她心神不安,石英一看她,她就心跳。
  这些日子和石英兄妹处在一起,心知对白剑翎毫无希望了,太阳之女和石小青两人样样都比自己强,她也发现石英暗暗的对她痴心着,她本来的心志开始动摇了。
  白剑翎和朱小霞久别重逢,没有机会多说话,现在事情也过去了,朱小霞向白剑翎问道:“白哥哥,你到天山去找江姐姐吗?”
  白剑翎微微笑了笑道:“是的!”
  朱小霞又问道:“你找到她以后怎么办呢?”
  白剑翎想了想道:“我要回银城去看我外祖父了。”
  朱小霞惊异道:“你还有外祖父?”
  白剑翎点了点头,石小青也惊异的望着白剑翎,因为她也从来没听说过白剑翎还有亲人活着。
  白剑翎望了两人一眼道:“我也最近才知道,所以我要赶回去看他老人家!”
  石小青扭头望了望玄甲武士,她在华山之峰还当自己听错了,想不到他真有一个活着的外祖父了。
  说着六人上马向天山出发而去。
  行急匆匆,这日六人来到天山山脚下。
  石小青道:“我知道天山双剑在哪儿,我带你们去。”说着就带头向前走去。
  石小青带头,转过了一个山头,面前呈现了一片平坦的山崖,远处有两栋小木屋。
  六人五匹马向那木屋走去,才走近木屋,屋内走出一个人,白剑翎一看,正是那天劫了太阳之女的老太婆,芙蓉剑李芙。
  李芙眼中射出寒冷的光芒,逼视着六人,最后眼光落在白剑翎身上。
  白剑翎翻身下马向李芙一拱手道:“在下白剑翎,是来探问太阳之女的消息。”
  李芙反问道:“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白剑翎沉吟了一下道:“在下和她是朋友!”
  李芙哼了一声道:“既然只是朋友就别多管闲事!”
  甘凌拍马上前冷冷道:“你叫李芙吗?”
  李芙怒道:“你是谁?”
  甘凌冷笑一声道:“我叫甘凌,人称玄甲武士的就是我!”
  李芙吃惊的望了甘凌一眼,她想不到玄甲武士也跑来天山,为了她。
  她扫了六人一眼道:“太阳之女很好,用不着你们关心,她不久要嫁给我侄子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白剑翎一听,脑中如受雷轰,他茫然的望着天上的白云,良久才低下头来。
  此时一阵扑翼声中,一只金色的鹦鹉飞来,牠向白剑翎叫道:“白公子,别信她的,她胡说,我带你去见姑娘!”
  白剑翎闻言大喜,正想跟着金鹦鹉去,李芙大声叱道:“别动。”
  白剑翎惊愕的望着李芙。
  李芙冷笑道:“你们谁敢向里面乱闯!”
  甘凌冷笑一声,哗的一声抽出长剑,翻身下马向李芙走近道:“我!”
  石英大笑道:“甘大侠,这个人哪用得着你亲自动手,我南陵剑客倒想领教她芙蓉剑的高招!”
  李芙面色微变,想不到这些人都是知名之士。
  石小青向石英道:“哥哥,我去斗斗她!”说着迅速的抽出长剑,身形一起,落在李芙之身前。
  李芙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道:“你不是石小青吗?你师父可好!?”
  石小青微笑不言,石英心中暗怪石小青怎么跟她认得。
  李芙又道:“以前初见到你的时候你才八九岁,想不到一下就长这么大了!你师父好久不来采药了!”
  石英听了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石小青的师父,南海异人之妻蓬莱仙子带石小青到天山采药时认得的。
  石小青道:“我和白哥哥他们来天山找太阳之女的!”
  李芙沉吟了一下,她虽然不知道石小青师父的名字,但她可见过她的武功,突然她一撇眼,看见白剑翎马身上挂的紫弓紫剑,她面色倏变,厉声向白剑翎叱问道:“你这紫弓紫剑是从哪里来的?”
  才一出声,又冷笑了一声道:“对了,你还姓白,你父母到哪里去了?”
  白剑翎想起了哈玛萨的话:“我师父还好,遇到我师伯她非杀你不可。”
  他双目直视着李芙道:“家父母早已去世了!”
  李芙冷笑道:“骗鬼!分明是白骐躲了起来,不敢见我师妹!”
  正说着身后传来一声惊叫,白剑翎一回头中年美妇人满面苍白的站在那里,哈玛萨站在她身旁,用手扶助她。
  李芙大声道:“你母亲当年用一张弓一柄剑骗了我师妹二十年,说回去银城一趟见了你外祖父就来。”
  说着哼了一声道:“快二十年了,你父母都没有来,他们躲了起来,但害了我师妹。”
  那美妇人望着李芙道:“师姐,不!他不会骗我的!”说着望着白剑翎向他问道:“你爸爸妈妈究竟怎么了!”
  白剑翎呆呆的望着那美妇人,见她额角沁出汗水,双眼望着自己,等自己的回答,他想不到他父亲当年有这么一件事,看样子她对自己父亲非常痴情,自己母亲跟她也很好,否则不会连剑弓都给她了。
  他正在想着,李芙哼了一声道:“师妹,我早就告诉你他不会来了,你不相信,现在他儿子反而来了,说他俩死了,你相信吗?剑弓侠侣两人联手天下有谁能将他打败?”
  白剑翎低下头,他不愿使这美妇人伤心,他心中莫名其妙的喜欢她,但他也不愿意自己父母蒙上不信不义之名,他沉默着,不知如何是好。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