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七章 两世情仇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章 两世情仇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石英等人也呆住了,没有一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每个人心中对这件事也猜得差不多。
  李芙哼了一声,纵身至白剑翎身旁,双掌翻起向他击去。
  大家都在看着那美妇人,没有注意,甘凌想要截也来不及了,但白剑翎此时武功已足以睥睨天下了,李芙这一击哪能击到他。
  白剑翎一觉背后劲风袭来就知道是李芙,他身形随着李芙掌风向前飘去。
  甘凌大喝一声,身形闪动,拦在了李芙身前,用剑对着她,面上冷冷的笑着。
  那美妇人忙道:“师姐,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先歇一下吧!我想和他单独谈谈!”说着向白剑翎点了点头,返身向前走去。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向金鹦鹉道:“你等一等,我就来!”
  金鹦鹉叫道:“好的,白公子快些!”
  白剑翎点了点头,向那美妇人追去。
  那美妇人在前,两人向前走去,转眼来到了一株大树下,树下有两块巨石,那美妇人坐了下来,白剑翎站在一旁。
  她回忆着往事,但觉酸甜苦辣一齐涌上心头,她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向白剑翎道:“你坐下。”
  白剑翎不由自主的低着头坐在另一块巨石上。
  那美妇人道:“我叫何梅,你叫我何阿姨就可以了,当年你母亲叫我妹妹的!”
  白剑翎轻轻叫了一声:“何阿姨!”
  何梅叹了一口气向他问道:“你爸爸妈妈呢?”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道:“死了!”
  何梅眼中沁出泪水,呆呆的道:“死了?”她等了差不多二十年了,想不到得到的只是这句话。
  白剑翎低声道:“死在天魔手中。”
  何梅一言不发,双眼望着天上白云,她的一片痴情就似天空中那片白云一般,了无依着,她简直不敢再想她以后怎么办了。
  天空白云飘逝,露出蔚蓝的天空,白剑翎眼中也含着泪水,望着何梅。
  半晌,何梅低下头向他道:“他们什么时候死的!”
  白剑翎低声道:“快二十年了,我刚出生不久。”
  何梅望着白剑翎叹了口气道:“可怜的孩子!?”
  白剑翎听了泪水不由自主的如泉水般涌出,他自小就没有父母,也没有人像父母一般的关心他,何梅这句话刺中了他心中隐痛,他觉得何梅才真正的关心他,他时常为别人落泪,但从没有为自己落泪,现在他真想抱着她痛哭一场。
  他抬眼望着何梅,又缓缓的低下了头,他望着何梅时,觉得她比自己更可怜,二十年的时光竟如此的消逝了,她得到了些什么呢?
  但是,她又抬起头来,她笑了,她没有负他,他也没有负她,这已经够了。
  他并没有像她师姐所想象的一般,他究竟没有负她,这她就很满足了,二十年的苦守也有了代价了。
  白剑翎惊异的看着她。
  何梅低下头,慈祥的望着白剑翎,她觉得她现在应该照顾他,这样才对得起他和她。
  何梅向白剑翎问道:“你是来找江姑娘的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
  何梅又问道:“你很喜欢她吗?”
  白剑翎赧然的低下头去。
  何梅笑了,心想他已经大了,就似当年的白骐,她微笑着道:“别怕羞,她是个好孩子,又文静又美丽,就像你母亲当年一样,只是太不爱说话,也不笑!”
  白剑翎抬头望着何梅,他心底喜悦着,眼中射出喜悦的光芒。
  何梅就像一位母亲替自己儿子挑选媳妇似的又道:“难怪你会喜欢她,我见了她也非常喜欢她,她美得像一个仙女,动作又那么高雅!”
  白剑翎心中也喜悦着,他莫名所以的觉得何梅喜欢江玉羽他也非常高兴。
  何梅又向白剑翎问道:“她从来不提到别人,你对她家里的情形知道得清楚吗?”
  白剑翎赧然道:“我只知道她叫江玉羽,是分别前才向她问的,我们是因她为小霞治伤才认识的!”
  何梅笑道:“那你以为她会不会喜欢你呢?”
  白剑翎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何梅笑着皱了皱眉,心想怎么仅仅这样,白剑翎就为她追上天山来了。
  她沉吟了一下道:“她现在住在梅谷,和我住在一起,你愿意去见她吗?”
  白剑翎迟疑道:“她现在没有什么事罢!”
  何梅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事,她很好!”说着又道:“好吧,我带你去见她!”一面说着一面站起身来。
  白剑翎随后站起来,跟着何梅向前走去。
  白剑翎突道:“她那只金鹦鹉和他们还是等着呢?”
  何梅沉吟了一下道:“我师姐不让她走,因为想要她嫁给她的侄子,我们去了她会不高兴的!”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又跟着她向前走着。
  走了不久,到了一个谷口,何梅停下脚步,微笑望着白剑翎说道:“孩子!你进去罢,我不进去了。”
  白剑翎羞赧的望着何梅笑了笑,迟疑了一下向谷内走去。
  他一走进谷口,见谷中布着一层白雪,间或的露出一些黑石,谷中栽着无数的白梅,夹在道旁。
  白剑翎吸了一口气,正想向前走去,忽闻右面传来一阵箫声,他停住了脚步,向右边缓缓走去。
  他穿过了梅林,迎面正看到江玉羽坐在一株老梅之下,一块无雪的石上吹着箫。
  他见了江玉羽,见她一袭白衫,还是和那时—样,如此的美丽、高雅,他只觉得他心愈跳愈快,即使面对天下第一高手他也没有如此紧张过。
  江玉羽放下了箫,抬眼望着他,她明亮的那双大眼中虽然略带惊异之色,但仍然是那么的平静。
  白剑翎移动脚步向她走去,她低下头,心中好似在思虑着一件极难解决的事一般。
  白剑翎喘气道:“江姑娘你好!”
  江玉羽抬眼平静的望着他,低声道:“谢谢你!”
  白剑翎低下头,他心中突然觉得有些不安,他抬头想要说话,但一见江玉羽那双眼睛好似又没有什么话好说了。
  江玉羽望着他突道:“你来有什么事?”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道:“没有什么,只是见你被芙蓉剑抱了就跑,心中有些不放心,所以就赶来了。”
  江玉羽道:“我很好,她找我来不过是给哈玛萨姐姐治伤!”
  白剑翎看了江玉羽一眼。
  沉默了一会,江玉羽眼中突然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她向白剑翎道:“还有她说她很喜欢我,希望我嫁给她侄子!”
  白剑翎突然抬起双眼望着她。
  江玉羽平静的道:“我已经答应了。”
  白剑翎只觉眼前一片昏黑,他几乎不相信他的耳朵,但这确是自江玉羽口中说出的。
  半晌,他眼前才开始明朗,他又看见了江玉羽,她仍然是那么平静,但眼中却现出些许的不安。
  白剑翎黯然一笑道:“那我白剑翎倒赶上向江姑娘道喜了。”
  江玉羽沉默的望着他,他又看了她一眼,暗暗叹了口气,他只觉得忍不住泪水几乎要流出眼眶。
  他回头拭去了泪水,笑着向江玉羽道:“既然江姑娘一切平安我也放心了,我白剑翎家仇未报,不能久留,就要回去了!”
  江玉羽双眼凝视着他,他好似觉得她有很多话没有说,但无论如何他该走了。
  白剑翎向江玉羽一拱手,向梅花林走去,走至林边,他回头望了江玉羽一眼,她仍然是那么平静的望着他,但他好似觉得她身子在颤抖着。
  白剑翎向前走去,他只觉得心中一片空虚,他好似已经失去了一切,刚才一幕幕的情景一一在他脑中反复呈现着。
  走出谷口,何梅微笑着等着他,他立住了脚步,勉强的笑着。
  何梅奇怪的看着他道:“孩子!你怎么了,你见到了她吗?”
  白剑翎微笑着道:“没什么,我已经见过她了!”
  何梅见白剑翎这种神情不由反问道:“孩子!不要骗我!”
  白剑翎抬头望着何梅,半晌又低下头道:“何阿姨,她说她已经答应了要嫁给你师姐的侄子了。”
  何梅一愣,沉吟了一下道:“我怎么不知道?”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何阿姨,我还没有见过我外祖父,现在知道了他老人家的消息,我要回去了。”
  何梅看着他道:“孩子!我看江姑娘心有很多难言之隐,她一向少说活,不愿意别人知道,她和我师姐那侄子无一面之识,不会嫁他的!”
  白剑翎微微一笑,他自知无论如何江玉羽是不愿他接近她才说出这话,无论是什么原因,她的目的只是这个罢了。
  何梅见白剑翎竟如此平静,不由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心想江玉羽和白剑翎两人都是怪人,以后不知两人会怎样。
  两人回至崖上,众人早已等得不耐了,但又不好过去,见二人回来才吐了一口气。
  白剑翎向石英道:“石兄,我们回去吧!”
  转脸又向甘凌道:“甘叔,我们回银城去罢!”
  众人闻言不由一齐愣住。
  白剑翎上了马向何梅一拱手道:“何阿姨,我事情办完了一定来看你。”
  何梅微笑道:“孩子!心宽一些,不要闷坏了身体。”
  金鹦鹉飞至白剑翎马头向白剑翎叫道:“白公子!快去见我家姑娘,她想你!”
  白剑翎黯然一笑,用手摸了摸牠的羽毛道:“我已经见过了,我下次来再去看她,你回去罢!”
  金鹦鹉应了一声就飞开了。
  石英等人惊异的望着白剑翎,白剑翎无言的笑了笑向何梅道:“阿姨!再见了,不久我会再来看你!”
  说着就策马而去。
  李芙不高兴的向何梅道:“师妹!他到底对你说了些什么?你还带他去梅谷!”
  何梅微笑道:“师姐,他是个好孩子!”
  李芙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但何梅却注意到哈玛萨望着白剑翎渐已消失的身影在沉思着,她不由轻叹了口气。
  白剑翎等六人向山下走去,大家都沉默着,各人都想着自己的心事,最后石小青催马奔至白剑翎身旁向他问道:“白哥哥,她怎么没有跟着你来?”
  白剑翎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半晌才道:“她不一定要跟着我啊!”
  石小青点了点头,好似明白了什么,但她奇怪为什么白剑翎万里奔波到了天山,江玉羽竟连送都不送。
  白剑翎四人道:“我现在要回银城去一趟,如果四位不嫌弃,我就请四位到银城去。”
  朱小霞睁大了双眼道:“白哥哥,到你家去吗?”
  白剑翎微笑着点了点头。
  朱小霞向朱翠凤道:“我们到白哥哥家中去好吗?”
  朱翠凤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道:“小霞你就跟你白哥哥去罢,我要回峨嵋山师父那儿去了!”
  朱小霞道:“姐姐不去我也不去了!”
  朱翠凤实在不愿去,在这一群人中她样样都居末,她本性高傲,哪里还忍得下去,她向朱小霞道:“小霞听姐姐的话,你跟你白哥哥和小青姐姐去,姐姐已经和师父说过了,我要去峨嵋山去了。”
  石英在旁心中干着急,但又不好上去劝。
  石小青望着他笑了笑,向朱翠凤道:“你跟我们一起去吧,不要多少时间,而且……”说着咭咭笑着望着她哥哥石英。
  石英瞪了石小青一眼,朱翠凤听了更不想去了,她摇了摇头道:“不行,我师父会等我,我和她老人家说好了就去了。”
  说着又道:“小青妹妹,小霞我也不能带她去,就托给你了,拜托你和白少侠照顾她!”说着就把小霞抱起来交给石小青。
  石小青望了望石英和白剑翎,小霞向朱翠凤道:“姐姐,我也不去了!”
  朱翠凤将朱小霞放至石小青马上,向她道:“小霞,听姐姐的话,你再回中原时姐姐会来找你的!”说着笑着向石小青道:“小青妹妹,拜托你了。”
  说完,她拉转马头奔去。
  石英作势欲追,回头看了看四人,又停了下来,他心想看朱翠凤走时那模样,莫不是要……他愈想心中愈慌。
  石小青望着石英不由咭咭笑道:“大哥,你怎么了啊!”
  石英看了四人一眼道:“没什么!”他口中虽如此说道,但心中挂念着朱翠凤,心想见她的样子很消极,莫说她武功不够,路上容易有危险,即使平安到了峨嵋,只要她一落发,那一切就大势已去。
  他愈想愈急,回头向众人道:“我也要走了!”说完拉马欲去。
  石小青咭咭一笑道:“哥哥要到哪里去啊”
  石英啊了一声,向白剑翎道:“白兄弟,请你照顾我小青妹子一下,我有急事去办!”说完急忙策马奔去。
  石小青咭咭笑着大声叫道:“哥哥!别忘了把嫂子带回来呀!”
  石英顾不得石小青取笑,急急向前奔去。
  朱小霞双眼望着石小青。
  石小青笑着向白剑翎道:“你看,我这位哥哥多急,别人前脚走他后脚就追!”
  白剑翎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心想石英和朱翠凤配成一对倒是很恰当的。
  石小青望着白剑翎皱了皱眉道:“白哥哥,你在想什么?”
  白剑翎微微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石小青不高兴的踢马向前奔去。
  不久,四人已离开了沙漠,又进入了草原。
  石小青见白剑翎还是那么沉默,石小青心知这都是天山之行的结果,她心中暗思江玉羽和白剑翎两人到底说了些什么话,害得他如此。
  四人走着,近旁突然传出一声冷笑,渐渐向四人逼来。
  白剑翎抬眼一看,来人竟是鬼侠宫子奇。
  宫子奇望着白剑翎道:“下来!”
  白剑翎皱了皱眉,不久前鬼侠宫子奇才败在他手下,现在竟敢向他挑战!
  他身形一起,落身下马,鬼侠宫子奇冷笑道:“上次一时轻敌败在你手下,今天你败了可连命都没有了。”
  白剑翎一言不发,双眼凝视着他。
  宫子奇身形一动,向白剑翎逼来。
  白剑翎身形一动,双脚微错间转至宫子奇身后,右掌一吐向他背上震去。
  宫子奇身形如无骨蛇一般,向地面折去。
  白剑翎一掌按空,宫子奇双脚弹起,向白剑翎胸前踢去。
  白剑翎吃了一惊,身形闪动之间又移回到原位,但宫子奇身形竟然跟踪而至,向白剑翎缠去。
  白剑翎微一提气,身形腾空而起,在半空中转了一个大圈向远处落去。
  宫子奇和白剑翎面面相对,白剑翎暗惊宫子奇武功怪异,心想这不像中原的武功,难道这是“天觉宝录”中所载的武功吗?
  宫子奇也暗惊白剑翎身法的快速和功力之高,心想他武功已经这么高了,他师父那要成了神仙了,自己已经练了“天觉宝录”中的武功,见了他想试一试自己练得怎样了,但想不到还是困他不住。
  白剑翎向宫子奇逼去,双手一合一分,一招“春雷乍起”,只听蓬的一声,向宫子奇击去。
  宫子奇闪身避了开,一手抽出他那只鬼手,右手一挥向白剑翎头顶击去。
  白剑翎身形一动闪了开,宫子奇突然身体横倒地面,鬼手自下向上击去,向白剑翎“丹田穴”点去。
  白剑翎急忙又闪身,宫子奇身形贴地如螺旋一般直转,鬼手挥出,一片黑影向白剑翎逼去,白剑翎身形又离地升起,宫子奇跟踪而上。
  白剑翎长吸一口气,身形又闪电似的向上升起,身如脱弦之矢向上激射。
  宫子奇只好身形落向地面。
  白剑翎在半空中转了一个身,施出奇正十三剑中第八招“玉霞匝地,银练垂天”的身法,身形又似落星坠地一般向宫子奇落下,右掌向他肩头斩去。
  宫子奇想不到白剑翎身形如此快,他身形在地上旋转着,向旁躲去。
  白剑翎没有见过这种身法,不知宫子奇到底向哪方躲去,只有落向地面。
  三人在旁看得心惊胆颤,白剑翎虽然胜过宫子奇一筹,但以空手对他,奇正十三剑的威力不能发挥,自然不易取胜。
  白剑翎身形逼近,一招“千里奔雷”,雷音掌使出,一阵隆隆声向宫子奇逼去。
  宫子奇单手一接,身形弹起,一连翻了十几个跟斗向白剑翎身后落去,同时左右双脚连连踢出,向白剑翎背部穴道踢去。
  白剑翎返身双掌一错,一招“转石成雷”,砰的一声向宫子奇攻去。
  宫子奇身如螺旋一直向外转去。
  他站定了身形,双目凝视着白剑翎,突然身形一动,幻出无数的身影围着白剑翎转,无数的掌影也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皱了皱眉,他身形一动,双掌翻出,施出奇正十三剑中第四招“云翻瀚海,鹤脱金笼”,双掌击出无数掌影迎了上去。
  突然他四周幻影一敛,宫子奇双掌闪电般向白剑翎背心击去。
  白剑翎在劲风刚一触背之际,身如巨鹤,向天空飘起,正好躲开这一掌。
  宫子奇心中以为这一掌必中无异,想不到掌风已及白剑翎背心时还让他脱手了。
  白剑翎这次脱身也是险极!他也想不到宫子奇身法如此快,要不是他反应很快,或是宫子奇身形再快一些,恐怕今天难逃此厄,想着额角都沁出冷汗。
  宫子奇惊异的望着白剑翎,“天觉宝录”他已练了一半,以为就这样足可击败白剑翎有余,尤其是最后这一招“鬼影千幻”,以为必胜无疑,想不到还是棋差一着,而且白剑翎还是空手,如果他掣出长剑,恐怕自己早就授首多时了。
  他沉思了一会返身奔去,向白剑翎叫道:“今天饶了你,改天我再来找你!”
  白剑翎望着他的背影,心想又多了一个劲敌了。
  石小青吐了口气向白剑翎问道:“刚才他使的是什么武功,竟那么怪。”
  白剑翎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说着上马,四人向前走去。一路无话,四人经青海转过西康,由甘凌带路进入怒山,向银城走去。
  四人在山路中走着,甘凌微笑着向白剑翎道:“我们已经到了。”
  白剑翎等三人精神一振,仰首向前望去,见眼前山峦重叠,远山之中露出一座银光闪闪的城廓,虽然不够雄伟,但方圆也大约里许。
  白剑翎长吸了口气,他究竟回到了家了,心中不由对这座银光闪闪的城廓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之感。
  走近银城,见它竟是用银砖造起来的,三人看了暗自心惊,用银砖造城他们想都没想到,想不到现在还亲眼看见了。
  走进城门,有两人佩剑立在门旁,一齐向甘凌躬身行礼,双眼却惊异的望着白剑翎。
  甘凌一面还礼一面道:“这是少主白剑翎!”
  那二人连忙向白剑翎敬礼,白剑翎道:“二位不用多礼了!”
  走进城中,见迎面是一个广场,广场对面有一座宏伟的大房子。
  甘凌向白剑翎道:“这就是你外祖父住的地方!”
  四人过了广场,走近了那座宏伟的建筑物,屋门也守着两人,那两人向甘凌躬身道:“甘管家,你回来了,老主人找了你们好几次。”
  甘凌忙向那二人问道:“老主人可好?”
  那二人点了点头,惊异的望着白剑翎。
  甘凌道:“这就是少主白剑翎!”
  那二人躬身道:“少主人您好!”说着又望着石小青和朱小霞,不知她们二位是谁。
  白剑翎忙道:“这两位都是我的朋友,是我邀他们来的!”
  那两人神秘的互相看了一眼,向石小青一躬身道:“姑娘您好!”
  石小青笑道:“你们二位好!”
  四人下马向屋内走去,甘凌向白剑翎道:“你就快要见到你外祖父了。”
  走至一大厅前,甘凌还没有敲门,里面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谁!”
  甘凌忙道:“甘凌,和少主白剑翎!”
  里面那人声音颤抖着问道:“什么!”接着又道:“进来!”
  甘凌推开门,白剑翎见里面榻上坐着一个身着杏黄服的老者,须发皆白,双眼凝神望着白剑翎。
  白剑翎跪下道:“孙儿白剑翎拜见外祖父!”
  那老人颤抖着道:“孩子,站起来,过来!让我看看你!”
  白剑翎起身向前走去,跪在那老人身前。
  那老人流着泪水看着他道:“孩子!外祖父的腿不能动,不能出去,这些日子可真苦了你了。”
  白剑翎望着那老者,他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但竟又双腿不能动。
  那老者又道:“我叫池仁辅,你妈是我的女儿,叫池香君,你父亲叫白骐,是我的徒弟,他俩去中原替你祖父报仇,谁知一去不回。”说着眼泪如注而下。
  白剑翎也流着泪。
  池仁辅叹了一口气,拭去了眼泪,一眼看见甘凌不由向他道:“甘凌,谢谢你了!”说着又向他问道:“你三个弟弟呢?”
  甘凌沉默着,白剑翎带着泪向池仁辅道:“外祖父,甘叔三个弟弟为了救孙儿,死在天魔手中了。”
  池仁辅吃了一惊,咬牙叫道:“古毒!你害得我家好苦啊!”
  甘凌道:“老主人不要气忿,如今少主功夫已练成,可以替他父母及我那三个弟弟去报仇了!”
  池仁辅惊异的望着白剑翎,白剑翎将他的遭遇除了和江玉羽等人之事没说外,全部说了出来。
  池仁辅听完闭目沉思着说道:“我还担心奇正剑诀落入奸人之手,这样也好,只是我怕苍梧子保不住剑诀,迟早要丢!”说着叹了口气。
  他又沉思了一会,突然大叫一声:“翎儿接掌!”双手一推,一股劲风向白剑翎劈去。
  白剑翎心中一惊,不敢接,微一提气,身形直升而起,向空中飞去。
  池仁辅双手再次向空中一推,白剑翎一见无可闪避,只得以右掌劈出一掌,身子顺势缓缓的飘落地上。
  池仁辅身子一晃,开怀大笑不已!
  白剑翎心知外祖父乃是在测验自己功力,便恭身立起,站在池仁辅身旁。
  池仁辅又向白剑翎问道:“你的朋友怎么不带他们进来?”
  白剑翎赧然的回头向门口叫道:“小青,小霞,我外祖父叫你们进来。”
  石小青羞怯怯的走进厅内向池仁辅叩头道:“晚辈石小青拜见公公!”
  池仁辅望着石小青笑道:“石姑娘请起来。”
  朱小霞走进房内双眼看着池仁辅,跟着石小青叩了个头。
  池仁辅笑着向朱小霞道:“你就是朱小姑娘罢!”
  朱小霞点了点头道:“你就是白哥哥的外祖父罢!”
  池仁辅笑着点了点头。
  他打量着石小青,石小青羞得不敢抬头!
  白剑翎向池仁辅道:“外祖父!本来小青的哥哥也要来的,但是后来有事走了。”
  池仁辅望着他笑了一笑,没有说话,自怀中掏出一柄赤玉尺递给石小青道:“石姑娘初来此地,老夫也没什么东西,就把这柄玉尺送给你做个见面礼吧!”
  石小青惊异的望着白剑翎,白剑翎微微点了点头,石小青就恭敬的接了过去道:“谢谢老公公!”
  池仁辅笑道:“这玉尺可以祛寒去毒,你好好的保存。”
  说完又自怀里掏出一块白玉递给朱小霞道:“朱小姑娘,这块白玉就算老夫给你的见面礼了,虽然也不怎么好,但是万年温玉,去毒虽不能,祛寒的功效比石姑娘那柄玉尺还要高。”
  朱小霞也接了过去,望着那块白玉,温暖非常,晶莹可爱,抚摸了半晌才道:“谢谢老公公!”
  池仁辅笑着望着两人,石小青更是羞怯,那赤玉尺藏在她怀中透出一阵暖气,她心中几乎把它当作文定的聘物了。
  三人在银城住了几天,白剑翎向池仁辅道:“外祖父,孙儿和武当掌门人苍梧子有约,重阳之日要赶去一趟!”
  池仁辅望着他叹了口气道:“好的,那你就去吧,你报完你爸妈的仇再回来吧!”
  白剑翎没有作声,池仁辅又向石小青朱小霞道:“你们两人等翎儿回来时再来玩罢!”
  池仁辅又向白剑翎道:“出了银城之后要小心,不要恃才傲物,天魔古毒阴狠毒辣,要注意不要上当!”
  白剑翎躬身道:“孙儿知道了!”
  池仁辅叹了口气又道:“你父母大仇未报不可回来,知道吗?”
  白剑翎答道:“孙儿知道了。”
  池仁辅挥手道:“去罢!”说完就回过头去,他似乎预感到他也许永远再也见不到白剑翎了。
  白剑翎望着池仁辅,半晌道:“孙儿走了,请外祖父多多保重身体!”说完呆立了一会才和石小青等人向外走去。
  三人二马向银城外走去,三人心中都不觉黯然,甘凌将三人送至山中道:“甘凌不再远送了!”
  白剑翎向甘凌道:“甘叔,请你多多照顾我外祖父,我报了仇就立刻回来。”
  甘凌躬身道:“甘凌一定尽力!”
  白剑翎双脚一夹马腹,和石小青二人向前奔去,回首望着山峦重叠中的银城,心中不由怅然,轻轻叹了口气,策马向前奔去。

  石英心中不放心朱翠凤,策马追了上去,向前追了不远就望见她的背影,想要追上去,但又不好意思,只好勒住马缰,远远的跟在朱翠凤身后。
  数日之后,已进入玉门关,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幸好朱翠凤也没有发觉他。
  朱翠凤在前走着,石英仍是远远的跟着她,他心中愈来愈着急,心想再这样下去,一路无事到了峨嵋,那该怎么办呢?
  他正在心神不宁,突然朱翠凤一勒马缰,用手一带马头,向侧面奔去。
  他急忙向前望去,一只金臂闪闪发光,骑在马上向朱翠凤追去。
  石英大吃一惊,想不到金臂人魔又出现了,他抽出长剑一拍马也向前追去。
  三匹马向前奔去,金臂人魔桀桀怪笑,石英满面汗水,朱翠凤放马急奔。
  风驰电掣般向前奔去,朱翠凤带马向附近山中奔去,金臂人魔不舍,三两个弯一绕,面前竟已无路,是一个山崖。
  朱翠凤大惊,金臂人魔怪笑声已闻,只有下马持剑凝立。
  金臂人魔身形自马上飞身而下,向朱翠凤扑去。
  朱翠凤长剑一起,向金臂人魔双眼点去。
  金臂人魔桀桀怪笑,金臂挥出向朱翠凤长剑拍去,左手同时向朱翠凤“肩井穴”点去。
  朱翠凤急忙向后退去。
  金臂人魔身形一动,又逼了上去。
  石英此时已赶到,他大喝一声,身形飞起,双脚向金臂人魔后脑“脑户穴”踢去。
  金臂人魔哼了一声,双掌一起,一股凌厉的劲风向石英拍去。
  石英身形在半空中一翻,落在朱翠凤的身前,双眼盯着金臂人魔。
  朱翠凤惊异的望着石英,想不到他竟会在此时出现。
  后面又奔来一匹马,石英一见他就心头火起,来人正是夏扬。
  夏扬见了石英面上略现惊慌之色,跟着也抽剑下马,向石英走近。
  金臂人魔移动双脚,缓缓向石英逼去。
  石英哼了一声,右手长剑挥起,闪电一般向金臂人魔眉心点去。
  金臂人魔身形一闪,让了石英这剑,近身双掌向石英胸前拍去。
  石英想不到金臂人魔身形竟如此快,他连忙向后退去。
  夏扬举剑向石英刺去。
  朱翠凤长剑挑起,向夏扬挑去。
  金臂人魔又近身出招,石英怒哼一声,一收长剑,双掌翻起,硬接了他一招。
  两人一对掌上下立分,石英被震得连退三步。
  夏扬竟躲过了朱翠凤这一招,额角汗水沁出,石英见夏扬又向她出剑,心中大怒,当下大喝一声,抽出长剑脱手向夏扬射去。
  朱翠凤同时出剑一招“触天风浪起”,一片剑影向夏扬逼去,夏扬见石英抛剑出手,心知不好,谁知此时,朱翠凤长剑又至,他想躲也来不及了,白光一闪,长剑射入胸膛,惨叫一声,倒地死去。
  金臂人魔嘿嘿冷笑一声,双掌翻起向石英击去。
  石英一咬牙,双掌一错,施出“连环七掌”,身形向金臂人魔逼去,双掌连连击出七掌,排山倒海般向金臂人魔攻去。
  金臂人魔双掌迎了上去,砰的一声,两人一齐向后退了一步。
  石英心中大喜,这“连环七掌”是他师父南海异人的绝技,他从来没有施展过,想不到威力竟如此大。
  他又进身出掌,接连击出了七掌,金臂人魔大吼一声,双掌又接了一掌,两人又各自退了一步。
  石英心知取胜有望,向朱翠凤大叫道:“朱姑娘!助我一臂!”
  朱翠凤连忙上前,两人联手攻出,金臂人魔狂吼一声,身形一起,双手又出了一股凌厉的劲风向二人逼来。
  二人联手击出,掌势一交,金臂人魔被震退三步。
  金臂人魔又近身出掌,三人连对五掌,金臂人魔一直被震退着,他心中怒极,正想走了,忽见石英面色苍白。
  他冷笑一声,双掌一起,又攻了上去。
  石英一连击出三十五掌,真气已浮,见金臂人魔转身欲走,才放下心,见他又出掌攻来,不由自主的有些惊慌。
  二人联手又出,金臂人魔一接之下,竟然势均力敌,他心中大定,冷笑一声,双掌一挥又一连攻了上去。
  石英和朱翠凤二人起掌又接,但石英已是汗落如雨,满面通红,二人身形渐渐向悬崖上退去。
  石英回头一看,离悬崖已不过三尺,他大喝一声,身形向金臂人魔冲去,口中大叫道:“朱姑娘快逃!”
  朱翠凤见石英如此,不由珠泪满眶,银牙一咬,双手一挥和石英并肩攻了上去。
  蓬的一声,二人身形已被震至悬崖边上。
  石英双目泛红,怒视着金臂人魔,口中向朱翠凤道:“朱姑娘,现在只有最后的一个机会了,我接他一掌,你快逃吧!”
  朱翠凤眼泪夺眶而出,口中道:“石大哥,如果要死,我们死在一起好了,只是我连累了你!”
  石英心中一喜,忙道:“朱姑娘怎么这么说,我是自愿的,焉能怪你!”
  金臂人魔也累极了,但他究竟还是比石英和朱翠凤二人要好得多了,他一步一步向二人逼去。
  石英凝视着金臂人魔,心想如果他永远不过来那有多好,但只有一步了。
  金臂人魔又向前踏了一步,朱翠凤突然娇叱一声,身形飞落,右手长剑全力向金臂人魔刺去了。
  金臂人魔怪笑一声,石英一声大吼,双掌使用“连环七掌”,用出全身最后劲力向金臂人魔劈去。
  砰的一声,两条人影向悬崖下飞落,金臂人魔呆呆的站着,他左肩上插着一柄长剑,鲜血自伤口流出,半晌才倒向地面,晕了过去。
  不远一株树后走出一条人影,正是鬼侠宫子奇,他看了看金臂人魔,自言自语道:“用力过大,用脱力了!”又嗯了一声道:“这人好收做臂膀!”
  说完打量了金臂人魔一会,低身挟起他向山下奔去。

  石英和朱翠凤被金臂人魔一震,二人一齐向崖外落去,石英只觉胸中发闷,但求生的本能迫使着他,他双手向崖壁抓去,一手正好抓到一根小树枝,他心中方一喜,哗的一声,那小树枝断了,随着身体向下落去。
  他长吸一口气,右手五指向崖壁插入,哗的一声,一堆土随着他的手被挖下,他一咬牙,右手顺着崖壁抓去。
  一阵刺痛,他正抓着了一块菱角四面突出的石块,身形立时顿住。
  突然一条黑影落下,他顺手一捞,落下来之人正是朱翠凤,他顺手一捞正好将她拦腰抱住,他只觉得手指又是一阵刺痛。
  他将朱翠凤拉了起来,朱翠凤也用手抓住了一块突出的石块。
  石英松开手,朱翠凤微红着脸道:“石大哥!谢谢你了!”说着不知怎地,泪水顺着脸颊流下。
  石英望着她,口中讷讷道:“朱姑娘,没什么!”
  朱翠凤低着头,她想不到石英竟对她这么好,心想这条命都是他救的,如果能脱险,他要自己嫁给他时,自己一定答应。
  石英呆呆的望着朱翠凤。
  朱翠凤突感颈间一凉,她腾出一只手一摸,不由惊叫道:“石大哥!你流血了!”
  石英听她一说,五指又觉得一痛,他忙道:“没什么!不过手擦破罢了。”
  朱翠凤抬头感激的望着他,只见他满面苍白,好似受了内伤,不由流着泪向石英问道:“石大哥,你是不是受了内伤?”
  石英自知已受伤,但不愿说出,他抬头望了望,又低下头看了看道:“朱姑娘,我们不能老是不上不下的站在这里,要想个办法出去才好。”
  朱翠凤看了看,见自己二人正站在悬崖中间,真是不上不下。
  石英又道:“我看爬上去不如爬下去容易,我们爬下去,朱姑娘你认为好吗?”
  朱翠凤点了点头,二人就往悬崖下面缓缓爬下。

  白剑翎,石小青和朱小霞三人到了武当山下,白剑翎下马,取下长剑挂在背上,向石小青道:“小青,你们在山下还是跟我一起上去?”
  石小青迟疑了一会道:“我们也去!”说完和朱小霞一齐下马,三人向武当山上走去。
  天色将明,但武当山中寂静无声,静得几乎连一根针落地都听得见。
  白剑翎皱了皱眉,暗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连一个人都看不见!
  他心中觉得好像武当山有什么事发生过一般。
  走至三清殿门前,见殿门大开,殿中毫无人迹。
  白剑翎心中一震,急急向石小青道:“小青,你们随后来,我现在去看苍梧子去!”说完他身形一起,向元虚殿奔去。
  到了元虚殿,见里面也是寂静无声,他想今天不是重阳吗?怎么苍梧子叫我重阳来,我来了竟毫无人迹。
  他轻轻的向殿内走去,走至内屋,见苍梧子闭目盘坐在榻上。
  他放重了脚步声向苍梧子走去。
  苍梧子一挺身叫道:“谁!”
  白剑翎朗声道:“晚辈白剑翎前来拜见苍梧子前辈!”
  苍梧子呆坐了半晌道:“原来是白少侠,贫道双目失明恕我不能下榻了!”
  白剑翎吃了一惊,呆望着苍梧子好一会才向前走去。
  苍梧子叹了一口气道:“这也是天意,人力无法挽回。”
  白剑翎问道:“晚辈前来时见山中毫无人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苍梧子咳了一声,吐了一口血道:“这就是贫道上次和白少侠所说的大劫了!”
  白剑翎吃惊的望着苍梧子道:“道长受了内伤!”
  苍梧子怀中摸出一个药瓶,将其中的药全吞了下去,叹了口气道:“贫道心脉已断,仗着九转回天丸续命,为的是等少侠来。”
  白剑翎默默的望着苍梧子。
  苍梧子沉思了一会道:“武当门中并非贫道辈份最高,贫道尚有一位大师伯,可以算得上是辈份最高之人!”
  说着顿了顿又道:“他道号玄天,功力可说不在千智禅师之下,但江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的!”
  白剑翎望着苍梧子,心想难道说他这位大师伯不是正人吗?
  苍梧子叹了口气道:“二十年前,突然来了一个怪人,手使一柄魔剑,他这柄魔剑抽出来,见到之人双眼必盲!当时武当中没有一个人是他敌手,恰好令尊令堂路过武当,他们二位用布蒙住了双眼,和魔剑大战了一天一夜。结果因令尊令堂蒙住了双眼,以致使他逃入铁门谷,幸好那是一个死谷,出口只有一个,但里面太大,无法搜索,令尊令堂又有急事,他俩就走了,走时说魔剑受了很重的内伤,一时没有关系,他们二人明年再来,但想不到他俩却被害了。”
  白剑翎心中暗道:“原来他父母当年还有这么一段事,怪不得苍松子说他父母对武当也是大恩。”
  苍梧子叹了口气道:“你父母走后谷口就由我大师伯玄天看管,每年重阳之日魔剑总要冲出来一次,但我大师伯玄天武功也突飞猛进,魔剑的伤也未痊愈才没有让他冲出来。”说着又叹了口气。
  白剑翎恍然大悟,原来他要我重阳来,和要奇正剑诀是为了这个,但今天不是重阳吗?魔剑重阳才出来,自己重阳来不正好吗?怎么武当山已成了这样。
  苍梧子又道:“我师伯算定魔剑今年不但内伤可以痊愈,而且可以武功大进,他自己一个人必定守不住,我师兄得了奇正剑诀,精进之后定可将魔剑制服,甚至可以将他除去,也替江湖除害。”
  说着他喘了口气痛苦的道:“但想不到武当竟出了叛徒!”
  白剑翎无言的望着苍梧子,所谓武当的叛徒,他已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苍梧子痛恨的道:“一清他趁着我和大师伯至山顶去看奇正剑诀时偷入铁门谷,将奇正剑诀之事告诉了魔剑,结果他没等到九月九日,在九月六日时就冲出来,我和大师伯合力拦截,但猝不及防,眼睛全瞎了,我师伯死了,他也受了伤。”
  突然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苍梧子身形坐正道:“谁!”
  白剑翎回头一看,是石小青和朱小霞,忙向苍梧子道:“是晚辈的两个朋友!”
  苍梧子松了口气,又吐了口血,面色骤变,向白剑翎道:“一清已死,贫道将奇正剑诀失去,愧对少侠!”
  白剑翎吃了一惊,心想如果被魔剑得去那还了得!
  苍梧子一手扶着墙向白剑翎道:“铁门谷在这山转过一个山头就可以看得见,魔剑不能让他到江湖上去,奇正剑诀也在他手中,他现在正受了重伤,希望白少侠能趁着此时将他除去。”说完身形倒了下去。
  白剑翎叹了一口气,石小青向他问道:“白哥哥,他和你说了些什么话!”
  白剑翎将苍梧子告诉他的转告了石小青。
  石小青惊道:“既然那魔剑这么厉害有什么办法能将他除去呢?”
  白剑翎沉吟了一会,心想现在无法将他除去,以后不更麻烦了吗?他想着向石小青道:“我现在去试试看!”说着向殿外走去。
  石小青着急道:“白哥哥!你如果一不小心看到那魔剑那如何是好!”
  白剑翎微笑道:“我会用手巾将眼睛蒙住的!”
  石小青和朱小霞跟在身后。
  三人走过了一个山头,不远望去正是铁门峡,铁门峡两崖高峻,峡口不过丈许,真是名符其实的铁门峡。
  白剑翎向石小青朱小霞道:“你俩将眼睛蒙起来。”说着自己也将眼睛蒙了起来。
  白剑翎向二人道:“你俩不要偷看,打完了我会来找你们的!”
  俩人点了点头,站到一块巨石之后。
  白剑翎放轻了脚步,轻轻向铁门峡内走去。
  半晌,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他停住了脚步,准备凝神待敌,但那东西一窜入草中又立即逃去!
  白剑翎喘了口气,心想这种搜敌方法不知何时才搜得出。
  又向前走了半盏茶的时间,突听身后高处传来一个声音道:“来人又是来找我魔剑送死的吗?”
  白剑翎停住脚步,缓缓回过头去。
  魔剑冷笑了一声道:“想不到还有人敢入铁门峡找我!”
  白剑翎一言不发,自背上抽出长剑,心想今天说不定要开杀戒了!
  魔剑咦了一声,又哼了一声道:“好小子,你也是使紫剑的!”
  白剑翎仍然一言不发。
  魔剑抽出一支长剑向白剑翎道:“别以为我受了内伤,今天我要你伏尸铁门峡!”
  说完白剑翎只觉得一阵劲风向他颈间逼来。
  白剑翎使出“坤马行地”的身法,身形向前闪开。
  魔剑哼了一声道:“够快!”说着身形又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右手一反,一招“云翻瀚海”向魔剑反挑回去。
  魔剑身形闪动,转至白剑翎身后,长剑向白剑翎背心点去。
  白剑翎心中暗惊魔剑身法之快,他反手一剑划出,再出奇招,一招“剑扫千军”,剑尖射出一丝光芒向魔剑反袭过去。
  白剑翎出招绝快,魔剑刚想收招已来不及,叮的一声,他手中长剑被白剑翎扫飞。
  魔剑哼了一声,正想飞身去抓剑,白剑翎身形闪动,向他逼近,施出奇正十三剑中第九招“泉绅拖白,石剑钻青”,剑影闪动,直逼魔剑。
  魔剑无可奈何,只有向外滚身逃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