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八章 情为何物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章 情为何物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白剑翎知道不能让他再拿到魔剑,连忙身形又逼过去。
  魔剑反手向地面抓起一把草向远处抛去。
  白剑翎心中过度紧张,想也没想身形一起,刷的一剑,将那把草斩成两段。
  他剑一挥出就觉得不对,连忙返身挥剑,但魔剑已躲开了。
  魔剑身体离白剑翎不过三尺,他满面汗水,只要白剑翎长剑向侧面一挥他就原形毕露了,他想不到铁门峡中间竟来了一个武功如此高绝的人,早知如此不该太过轻敌,自己内伤未愈,被白剑翎发觉自己所在性命必定不保。
  白剑翎蒙着双眼,看不见魔剑所在,他又不动,更不知道他身形何在。
  白剑翎凝立当地,凝神听着。
  魔剑面上汗水如珠,但他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生怕被白剑翎发现。
  两人凝立良久,谁也没有动。
  突然一阵微风吹来,魔剑趁势向前移了一步。
  白剑翎一听风声,知道不好,连忙侧脸倾听,正好面对着魔剑。
  魔剑吃了一惊,以为白剑翎发现了他的踪迹,吓得不敢再动。
  白剑翎根本不知道眼前不足三尺远处站立的正是魔剑,他仍然倾听着。
  魔剑吐了一口气,幸喜自己手脚还轻,白剑翎没有听见。
  又一阵风吹来,魔剑又向前移了一步。
  白剑翎心中暗叹自己先前为什么不去追剑,满想一剑将魔剑了结,但想不到他竟然会如此狡猾。
  微风频起,魔剑和白剑翎愈来离开愈远。
  白剑翎知道魔剑不知到哪里去了,但猜测他必定没有拾到剑,如果他拾到剑就不会如此沉寂了!
  他想着心道:“我何必守在这儿,何不守到剑的附近去?他起步向前走去,长剑是被他挑飞的,剑究竟落向何方他自然知道。”
  魔剑见白剑翎离开,心中正喜,突见他又停步,正立在那柄剑左近不足一尺,他气得简直要发狂了。
  白剑翎走至当地,心想以自己用的手劲和飞出方向看来大概就在这附近了,谁知他只要再向左踏一步就正好踏中那支魔剑了。
  白剑翎凝立当地,气得魔剑无可奈何,但他又不能出声,他一出声白剑翎这次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他也不要再想侥幸了。
  又沉默了良久,魔剑轻轻的自地上拾起了两块石子,右手一弹,一粒小石子向白剑翎背心射去。
  白剑翎一回剑立即将那块小石子击落,魔剑立刻将另一块较大的石子向另一方向贴着草尖弹出。
  白剑翎刚一拍落那粒石子,又传来一阵草尖轻响声,好似魔剑飞身移开时脚尖碰到草尖的声音。
  他不再犹豫,身形如闪电般扑去,但是又上当了,扑了个空。
  魔剑趁势飞身而起,一把抓住魔剑。
  他冷笑一声,白剑翎两次受骗,心中暗恨魔剑如此狡猾,他一言不发,转身面对着魔剑,心想这一次一定要一击成功。
  魔剑冷笑着道:“你不来吗?你不来我可要走了。”说着向峡内奔去。
  白剑翎想不到他竟要逃了,他身形一起,身形在半空中微微绕了一圈,向魔剑扑去。
  魔剑冷笑一声,见白剑翎身形欲坐,闪身让开。
  白剑翎长剑一侧,施出奇正十三剑中第十招“风生斜浪,雨散圆纹”,一出一收向魔剑圈去。
  魔剑冷笑一声,身形如闪电般直向后退。
  白剑翎急追上前,刚一落足就觉得不对,原来脚正踏入一个深坑,一脚踏空,重心立失,身形不由一侧。
  魔剑冷笑一声,回身回剑向他攻去。
  白剑翎施出奇正剑,长剑翻起,一招“寒藏秋水,怒起拏云”,一片茫茫剑影扬起将魔剑攻来剑势阻住,跟着飞身出剑向魔剑攻去。
  魔剑想不到白剑翎临危不慌,不但没受伤反而出剑向自己攻来。
  他连忙又向后退去。
  白剑翎吸气升起向魔剑追去。
  魔剑哼了一声,身形向后退去。
  白剑翎身形落地,觉得地面已是一片平坦,这才放心。
  魔剑冷笑一声,反手一剑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一剑挥起,双剑未接,魔剑又收剑向后疾退,口中发出得意的冷笑声。
  白剑翎身形一起,疾追而前,魔剑挺剑凝立。
  白剑翎一剑向魔剑刺去,魔剑身形微退,白剑翎一脚踏下,心中大吃一惊,他脚才一触地就知道不对,那是一个泥沼!
  魔剑冷笑一声,出剑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长啸一声,长吸一口气,身子闪电似的拔起,但脚底被泥沼一沾,被魔剑一招划中衣服,外衣被划了这一口。
  他身形在半空中一翻身又向魔剑攻去。
  魔剑想不到白剑翎居然又能逃出手,他哼了一声向后退去。
  白剑翎不敢再追,身形轻轻落在魔剑刚才立足之处,心想可惜不能睁眼,否则他早已丧命多时了。
  两人凝立片刻,白剑翎一收长剑,魔剑飞身而起,长剑一挥向白剑翎圈至。
  白剑翎双掌—翻,轰的一声,一招“雷神震天”击出,魔剑想不到白剑翎功力及招式竟如此强劲,想要收招已经来不及了,被白剑翎这一招“雷神震天”震得头晕脑沉,要不是他见机得快,提气躲开,早就成了白剑翎掌下亡魂了。
  他身形在半空中翻了好几个跟斗,扑的一声,栽入泥沼。
  白剑翎本来就想用雷音掌,想不到魔剑自投罗网,正好让他施展这招“雷神震天”。
  他听见魔剑栽入泥沼,心知差不多了,泥沼愈陷愈深,除非另有他人来救,否则魔剑很难有活路了。
  他朝着魔剑道:“你自己在泥沼中想想你自己取死之道罢,我走了。”说完身形一起,落至岸上,向峡外奔去。
  魔剑望着白剑翎消逝的背影冷笑了一声,用力向附近的一块踏脚石爬去。
  白剑翎除下了面巾,心中奇道:“为什么别人见了魔剑就会眼瞎,他自己却不会,为什么呢?”
  眨眨眼就到了谷口,见石小青等二人蒙着双眼的等着他,他笑道:“小青,现在没事了呀!”
  二人除下了面巾,一齐向白剑翎问道:“白哥哥,他死了吗?”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他落到泥沼里去了,想活也活不了多久!”说着将经过说给二人听了。
  说着说着又回到了元虚殿,白剑翎将苍梧子尸身掩埋了起来和二人一齐向山下走去。
  三人下了武当山,想先打听石英和朱翠凤二人之信息,就向四川走去。
  过了两天,三人向前走着,突然迎面一个人踉跄而来,白剑翎一看,不正是追魂剑凌云子吗?
  白剑翎一翻身下马,凌云子一见白剑翎急道:“白少侠,迷谷三怪要来了。”
  白剑翎剑眉微扬,心想来了倒好,免得我还要去找你们!
  追魂剑急向白剑翎道:“白少侠快走,迟了就走不了了!”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谢谢你,我正要找他们!”
  追魂剑望着白剑翎,他虽知道白剑翎招式精奇,但也知决不是迷谷三怪的对手。
  他沉思了一会道:“白少侠不走,我追魂剑陪你!”
  白剑翎微笑道:“道长不走也好,不知天魔古毒来了没有!”
  追魂剑摇了摇头道:“未见古毒之面!”
  他刚一说完,东方瑜、沙冷及古扬三人急追而至。
  追魂剑紧张的望着三人,白剑翎笑容一敛,眼中射出怒火。
  东方瑜一见白剑翎就冷笑一声道:“想不到你竟敢不逃!”
  白剑翎双眼怒视着三人,一言不发。
  东方瑜向沙冷道:“你去抓那道人,我来抓白剑翎。”
  沙冷闻言身形一起向追魂剑扑去,追魂剑面色一变,右手长剑扬起。
  白剑翎怒喝道:“不许动!”
  东方瑜仰头大笑,一步步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双手一错,一招“转石成雷”,砰!的一声,向东方瑜击去。
  东方瑜一听声音面色一变,急忙双手翻起向白剑翎双掌迎去。
  劲风一接,东方瑜身形一直向后退了五六步,面色变得惨白,除了石小青和朱小霞之外都吃惊的望着白剑翎。
  白剑翎身形一动,身形向三人逼去,双手一招“千里奔雷”,向三人攻去。
  沙冷和古扬不敢接,沙冷一俯身抱起东方瑜向后疾退。
  白剑翎身形飞起,双掌一错,一招“转石成雷”,一声轻响向三人追去。
  沙冷双掌用力一接,也被震退了五六步,跟着吐出一口血。
  古扬有多少道行,见他两个师兄如此,他哪还敢再打,见白剑翎作势欲攻,急忙叫道:“且慢!”
  白剑翎一收掌势,双眼怒视着古扬。
  古扬心中一却,稍停一会才道:“我师父古毒就在不远,你敢跟我去吗?”
  白剑翎本想一举将三人击毙,但一听古毒就在不远,心想也好,我现在就去斗斗古毒!
  他向古扬道:“你带路,但记住,少使奸。”
  古扬在前走着,东方瑜和沙冷二人凶焰全敛,踉跄的跟在古扬身后,他俩怎么也想不出白剑翎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中武功增至如此,不久以前沙冷还自夸,击了白剑翎一掌,但因他马快被逃去了。
  追魂剑惊异的望着白剑翎,不久前白剑翎的雷音神功仅有一成功力,而现在功力竟至如斯,迷谷三怪都经不住他一击之力。
  数人向前走着,古扬心中暗急不已,他只知天魔古毒一定躲在附近,但根本不知他究竟躲在哪儿!
  走了半个时候,古扬还在东张西望着,白剑翎哼了一声道:“姓古的,停下来!”
  古扬停住了脚步。
  白剑翎问他道:“你究竟要到哪里去?”
  古扬眼珠一转道:“你敢去就跟我去,不敢就留下!”
  白剑翎见古扬居然对自己施激将计,他哼了一声道:“你少使奸,当心我一火之下马上毙了你!”
  古扬吃了一惊,只好道:“我师父就在前面不远的那山头,我现在就向那边去。”
  七人又向前走去,转眼就到了古扬所说的那山头,山上毫无人迹。
  白剑翎移动脚步向古扬逼去,古扬面色苍白,汗珠自额流下。
  突然附近传来一阵冷笑声,古扬心中大喜,白剑翎望着古扬,心想这种人留下将来必是祸害,想着不理冷笑声,双掌一起向古扬击去。
  古扬大吃一惊,身形倒地向外滚去。
  白剑翎身前飘落一条黑色身影,嘴角撇起一丝冷笑望着白剑翎。
  白剑翎双目怒视着他家的大仇人,天魔古毒。
  古毒冷笑道:“我还要找你呢?你反来找我了!”说着双掌一翻使出天魔功,一阵劲风带着一阵黑雾向白剑翎扑去。
  白剑翎还没有和天魔战过,不知他底细如何,因此也不敢大意,他双掌微合,一招“雷音开陆”,一阵闷雷声将天魔古毒击出劲力震散。
  天魔古毒面色微变,想不到白剑翎练有克制天魔功的雷音神功,而且这种功力即使是当年的千智禅师也不及他一半。
  白剑翎心中也微惊天魔古毒果然有两手,他一掌击出,跟着第二掌“千里奔雷”闪电般跟着击出。
  天魔皱了皱眉,双掌一翻,再次施出“天魔功”,一阵黑雾迎了上去。
  两人掌势相接,天魔古毒击出的黑雾翻翻滚滚,被挤在中央,不进不退。
  白剑翎掌心向外不吐,黑雾层层裂开,白剑翎雷音神功透入,向天魔古毒逼去。
  天魔古毒额角微见汗水,他已用出了全力,但毫无功效。
  白剑翎劲力逼近,天魔古毒大喝一声,一撤双掌,身形飞起。
  古毒身形一起,黑雾立散,白剑翎也大喝一声,身形半蹲,双掌向上翻起,一招“雷神震天”,轰的一声向古毒击去。
  古毒长吸一口气,身形直向后飞去。
  古毒身形落地,白剑翎立起身来,向古毒逼去。
  古毒怒哼一声,他五十年从未被人如此逼过,但今天实在不行了,白剑翎天门已开,非他力所能敌了,若不见机今天就栽在这里了。
  他一手抽出长剑,石小青见了这忙将白剑翎的紫剑抽出,向白剑翎扔去,口中道:“白哥哥,接剑!”
  白剑翎一回手,刚接住剑,古毒长剑一翻闪电般的向他喉间刺来。
  白剑翎一低身形,让了过去!右手长剑闪电似的向天魔古毒的黑色长剑的剑身点去。
  古毒收回长剑,双眼凝视着白剑翎。
  白剑翎一领长剑,施出奇正十三剑中第一招“乾旋坤转,倏阴急阳”,他身形闪电似的转至天魔古毒身后,长剑翻出向古毒背心点去。
  古毒吃了一惊,连忙右手一反,向白剑翎挑去。
  白剑翎那剑本是虚招,见古毒回剑迎来,他身形倏转,转至古毒身前,长剑向古毒胸前刺去。
  古毒眼中闪出惊异的光芒,身形急忙低下,向后退去。
  他才闪过这一剑,白剑翎顺势展开第三招“玉立依枝,星飞绕树”,身形绕着古毒旋转,右手一连刺出三剑。
  古毒怒吼一声,长剑挑起,一道弧形光芒自他剑尖幻起,好似长虹般的拦着白剑翎攻来剑势。
  白剑翎一收长剑,双眼凝视着古毒。
  古毒羞怒交加,他招式一出白剑翎就不攻了,他分明对“弧光剑法”也非常熟悉,白剑翎对“弧光剑法”的熟他也是知道的,他右手长剑一抖,一圈,一道长虹向白剑翎绕去。
  白剑翎微一吸气,身形平飞而起,长剑反向古毒绕去。
  古毒长剑一起,两剑硬接,叮的一声,白剑翎翻身落地,古毒当堂被震退了一步。
  他面色微变,自知今天打下去胜望已无。
  白剑翎心中也在暗思着破弧光剑之法,但苦思之下竟尚无好方法。
  古毒去念一决,就想走。
  白剑翎身形一起,施出第九招“泉绅拖白,石剑钻青”!长剑向古毒拖去。
  古毒冷笑一声,长剑向前划出,一道弧光在他剑尖微微颤动着。
  剑势微交,双方一齐收剑。
  白剑翎咬了咬牙,心想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试试奇正十三剑究竟能不能克制弧光剑法。
  他身形闪动,随手一招“光如激电”向古毒攻去。
  古毒右手又弹起,一道弧光织起。
  白剑翎眼中一亮,倏地剑势一变,施出奇正十三剑中第十一招“柳色千条,潮浪一晕”,剑影千幻向古毒弧光击去。
  一触之下,仍然无功,白剑翎再展第十二招“角声吹日,剑气冲云”,直攻过去。
  波的一声,弧光被白剑翎这一击当时幻灭,白剑翎即已无力攻过去了。
  古毒也满面汗水,两人都吃力已极。
  白剑翎心中暗思道:“莫不是第十三招才是真正的破弧光剑法的招式!”这招“角声吹日,剑气冲云”虽可击破弧光但竟是如此吃力。
  古毒想不到竟有人能破他这弧光剑法,他望着白剑翎,他真怕白剑翎再攻上来,但一见白剑翎竟比他还要吃力,一股求生的本能自他心底燃起,他大喝一声,带着东方瑜、沙冷及古扬三人向外冲去。
  白剑翎吃了一惊,挥掌迎了上去。
  东方瑜和沙冷精神已恢复不少,古毒大叫道:“合拿!”闻言立即四人一齐出掌向白剑翎攻去。
  砰的一声,白剑翎被四人震退了两步。
  四人不再留恋,闪身穿过白剑翎,急急逃去,古毒冲过白剑翎时叫道:“迷谷见!”
  白剑翎满面汗水,望着四人背影消逝在林中。
  他缓缓的走回马旁。
  石小青向他道:“白哥哥,你太累了!”
  白剑翎叹了口气,追魂剑向白剑翎道:“白少侠这身武功足以睥睨天下,贫道不才,愿意召集江湖同道与少侠共同去迷谷!”
  白剑翎微笑道:“谢谢道长了,但是我以为人太多了,死伤也会增加!”
  追魂剑听了道:“既然如此贫道愿陪白少侠一行!”
  白剑翎不好再推辞道:“那就有劳道长了。”
  说着四人向山下走去,才走下山就见迎面来了两骑,石小青眼尖,一瞥眼就知道是石英和朱翠凤。
  她一拉白剑翎,摇了摇手,四人又缩回林中!
  只见二人一面说笑着走来,朱翠凤不再像先前那么愁眉不展,石英也不再对朱翠凤那么尴尬了。
  两人走近,石小青一带马冲至二人身前,石英不由吓了一跳,朱翠凤一见石小青却羞红了玉脸。
  石小青望着笑了一阵道:“还是大哥有办法!”
  石英不理石小青,向白剑翎道:“白兄弟,你好!”
  朱小霞向朱翠凤道:“姐姐!你去过峨嵋吗?”
  朱翠凤脸更红了,她和石英两人落至谷底,费了好几天才出来,正在和石英说笑,想不到正好遇见他们。
  石小青拉马至石英身旁道:“大哥,我可以叫她大嫂吗?”
  石英尴尬的答不出话。
  石小青咭咭一笑道:“不久可以吗!”
  石英怕被朱翠凤听到,他瞪了石小青一眼道:“白兄弟的祖父大概把文定给你了吧,不然你怎么这么疯!”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石英这一句正说中了石小青,她红着脸向朱翠凤道:“朱姐姐,你管管我哥哥吧!”
  朱翠凤红着脸没有说话。
  朱小霞高兴的自怀里摸出那块白玉递给朱翠凤道:“姐姐!这是白哥哥他家的老公公给我的!”
  朱翠凤接了过去,白玉触手温暖非常,知是罕见宝物,正在惊异着,朱小霞又道:“小青姐姐也得了一柄赤玉尺!”
  石英听了大笑道:“小青,怎么不肯拿出来给你大哥看吗?”
  石小青哼了一声道:“大哥,那是他祖父给我的见面礼,又不是什么,哪一天你娶嫂子的时候我送你好了!”
  石英大笑道:“你舍得吗?”
  石小青不服道:“你再这样我要叫朱姐姐管管你了!”
  石英真怕小青又去找朱翠凤,只好赧然道:“好吧!我们不再吵了!”
  白剑翎在旁默默的望着数人,心想看样子石英和朱翠凤是差不多了,但不知朱翠凤这种脾气的人怎会回头。
  石英赧然向白剑翎道:“白兄弟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
  白剑翎微笑着将经过告诉了石英,又向石英问道:“石兄怎会和朱姑娘到这儿来了,我们还要去找你们呢?”
  石英不好意思的随便将经过说了出来,又向白剑翎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去迷谷吧!”
  白剑翎点了点头。
  石英又道:“不过迷谷中没有一个人进去后能活着出来,里面什么情形谁也不知道!”
  追魂剑在旁道:“这话倒是真的,但有人才进了一些就立即退回来了,据他们说里面奇冷无比!”
  石英点了点头道:“但是我怀疑恐怕还有别的险毒诡计,一般武功较高的人不会只因冷就死去!”
  白剑翎沉默着,沉思了一会道:“迷谷究竟在哪里?”
  石英笑道:“在河南山西交界之中条山中。”
  六人向迷谷走去,追魂剑也买了一匹马,一齐向迷谷而去。
  一路无事,这日来至中条山中,凌云子在前带路,六人向迷谷走去,不一会,凌云子马匹一转,远远指着一个狭小的谷口道:“这就是迷谷了!”
  白剑翎向迷谷望去,自外向内望去,好似并无出奇之处!
  他沉思了一会道:“五位先在外面等一会,我先进去可好!”
  石英大笑道:“白兄敢是瞧不起我们吗?”
  白剑翎无可奈何,只好六人一齐向谷内走去。
  一入迷谷,见谷内一片薄雾,半空中一片片雪花白天空缓缓飘下。
  六人向左右看了一看,不禁皱了皱眉,不知要找天魔古毒究竟该向哪方走。
  六人在迷谷中呆立了一会,石英道:“这迷谷真邪门,不知要往哪边走才好!”
  追魂剑沉思了一会道:“我们就一直向里面走走看!”
  六人就向谷中走去,愈向谷内走去就愈冷,不知怎地天上又飘起风来,雪花满天乱飘,白剑翎有雷音神功护身,石小青和朱小霞两人身上有温玉,都还不觉得,但其余三人身上可都感到一丝寒意。
  雪花愈来愈大,六人向前走着。
  突然朱小霞用手摸着头向地面倒去,白剑翎见了吃了一惊,连忙扶住她。
  朱翠凤接了过去,突然也道:“奇怪!我头也有些晕。”说着也倒了下去。
  不一会,朱小霞醒来,向左右一看,发狂的向前奔去。
  白剑翎大叫道:“小霞!”
  朱小霞仍然向前奔去。
  白剑翎身形一起,追上朱小霞,用手指点她睡穴,把她抱了回来。
  朱翠凤醒了,白剑翎见她也是双眼发直,急忙用手点上她的睡穴。
  突然石英和凌云子也双双倒下,白剑翎心中大惊,他急忙点住了石英睡穴。
  凌云子身形又站了起来,口中大叫道:“鬼!鬼”身形向前奔去。
  白剑翎正想去追,忽然他也觉得脑中有些发晕,他连忙凝神调息,石小青在他身旁大叫道:“白哥哥,你怎么了!”
  白剑翎不敢再说话,闭目沉思着突然大叫道:“小青,是毒雾!”
  石小青吓了一跳,她还不知道她胸前那柄赤玉尺救了她,否则早已中毒了。
  白剑翎盘膝坐下,凝神调息,他中的毒并不比石英等人少,只是功力较为深厚罢了,他盘膝坐下,脑中幻象立生,只见无数鬼怪向他扑来,又见古毒望着他冷笑,又见鬼侠那一双眼睛凝视着他,眼中射出骇人的光芒。
  忽然这一些全部消灭了,过了一会,又见石小青望着他笑,哈玛萨坐在马背上身形摇晃着,又见江玉羽用她那双晶莹的眼睛望着他。
  他额上汗水直流,又见石英等人倒在地上,石小青抱他们哭着向自己道:“他们都中毒太深死了。”
  半晌幻影才灭,他舒了口气,一睁双眼,见白雪纷飞中江玉羽,石小青,哈玛萨三人并立在那里,他身形颤抖了一下,知道受毒已深,想这样死了不如冲入谷中,找到天魔古毒和他一拼,想着就站起身来。
  白剑翎正想起身,忽然转念想道:“奇怪,我现在怎么神志这么清楚呢?难道说……但是她怎么会来呢?”
  他想着又抬头向前望去,见江玉羽正白药箱中取药给石英等人服下,转身向自己走来。
  他正想站起来,江玉羽轻声道:“你别动,你中毒最深,现在不过仗着功力深厚将毒压下去罢了。”
  白剑翎抬头望着江玉羽,心中有所感触,几乎泪水要夺眶而出,他低下头,他情愿江玉羽没有来,见面之后又要分手!想着叹了口气。
  江玉羽将手伸过来,手心放着一粒绿色药丸,鲜艳的绿色和她洁白的玉肤相映之下,白剑翎不禁看呆了。
  迟疑了一下才接过来服了下去,才一入口就感到胸中一轻。
  过了一会,身旁石小青向他问道:“白哥哥,你觉得好了些吗?”
  白剑翎站起身来,微微一笑道:“已经好多了!”又转脸向江玉羽道:“江姑娘,多谢你了!”
  江玉羽低下头没有说话。
  哈玛萨向白剑翎道:“白少侠,家师有话要我告诉你!”
  白剑翎抬头看着哈玛萨。
  哈玛萨望了江玉羽和石小青一眼,二人转身向石英等人走去。
  哈玛萨一见二人走开才轻声说道:“我师父要我告诉你,江姐姐并没有答应嫁给我师伯的侄子,你走后第二天她就要下山,我师伯留她她不肯,我师父就要我护送她入中原,我师父不久也要来了。”
  白剑翎心想无论如何她是不愿自己接近她,自己又何必去缠住她呢?他淡淡一笑,沉思了一会向哈玛萨问道:“请问哈玛萨姑娘,何阿姨大概什么时候会到中原!”
  哈玛萨见白剑翎如此淡然,她轻轻叹了口气道:“我师父可能我们走后她老人家也开始走了,我和江姐姐听说你们到迷谷来,她知你们必要遇险,所以我们两人就赶来了。”
  白剑翎向哈玛萨拱手道:“谢谢姑娘了!”说着忽然想起了追魂剑凌云子,他向四外一看,哪里还有他的影子,他正想起身去找。
  雪花中,远处有四条黑影缓缓向这边移动。
  白剑翎心知必是天魔师徒,他一手抽出长剑,凝视着那四条黑影。
  不一会,四人身形齐现,果然不出所料,正是天魔师徒四人。
  天魔见白剑翎持剑凝立,其余众人也毫无所伤,不由一愣,站住了脚步。
  白剑翎持剑向天魔逼去。
  天魔古毒抽出长剑,向他迎来。
  白剑翎和天魔古毒两人愈来愈近,眼看二人又要有一阵激战。
  突然天魔古毒停住了脚步,他哼了一声,回身向三人一挥手,四人一齐返身迅速的向来处奔回。
  白剑翎大叫道:“别逃!”跟着起身欲追去。
  江玉羽在后道:“你追不上,这是迷谷,别急着要追!”
  白剑翎缓缓垂下了剑,天魔在远处大叫道:“怎么?不敢追来了吗?”
  白剑翎抬头望着天魔,江玉羽又道:“不要去,等一会我带你进去!”
  白剑翎心中虽惊异江玉羽,怎么对迷谷这么清楚,但他没有回头,也没有问。
  天魔又叫道:“白剑翎,你难道眼睁睁的望着你杀父母的仇人逃走而不追吗?”
  江玉羽缓缓走至白剑翎身前,天魔见江玉羽,大吃一惊,立刻返身逃去。
  白剑翎无言的望着江玉羽,江玉羽低着头没有看白剑翎。
  石小青向江玉羽问道:“玉姐,为什么天魔古毒一见你就逃走呢?”
  江玉羽毫无表情的道:“因为他知道我是谁!”
  众人闻言一愣,大家对江玉羽愈来愈感到神秘,心想她究竟是谁呢?但并没有一个人问她,对她大家都觉得有些莫测高深,甚至于怀疑她是否真的不会武功。
  江玉羽低头沉思了一会道:“你们跟我走,小心别走失了!”说完起步向谷内走去。
  白剑翎无言的走着,石小青领着朱小霞和哈玛萨一齐走着,石英和朱翠凤走在最后。
  走着走着,面前出现一堆堆的雪堆,江玉羽停下脚步看了看向他们道:“跟着我走,不要踏上雪堆!”
  不一会转出了雪堆,雪花渐小,雾色已消,稀疏的雪花中,呈现了一座小丘,江玉羽领头上了小丘,丘后天魔古毒苍白着脸凝立着。
  白剑翎微一提气,身形腾空而起,向古毒扑去。
  古毒一言不发,返身奔走。
  白剑翎疾起而追,长剑一挥,向古毒的背心刺去。
  古毒仍然不理,江玉羽向白剑翎叫道:“不要追!他逃不了!”
  古毒返身出剑,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右手长剑挥出,剑尖泛起一丝光芒,一招“剑气冲云”迎了上去。
  双剑一交,啪的一声,古毒连退两步,白剑翎跟着又一招“旭日飞虹”,长剑直逼古毒双目。
  古毒向后一连退了三步。
  白剑翎挺剑欲前,江玉羽叫道:“小心!”
  白剑翎右脚向前踏出一步,一脚才踏到地面,突然脚心一阵刺痛,他面色一变,右脚用力一踏,脚下一滑,游出一条白蛇,身体粗只寸许,但却有五尺余长。
  白剑翎只觉脚心一阵麻木,心知中计,他运气逼住伤口,不让毒气向四周发散。
  那条白蛇身形游动着向白剑翎逼近,白剑翎收回长剑,双眼凝视着古毒。
  白蛇闪电似的飞起向白剑翎冲去,白剑翎面色发青,他怒哼一声,一招“春雷乍起”蓬的一声,那条白蛇被他这一掌震成粉碎,他这一用力,立刻感到毒气上浸,他闭上双眼,运气去逼住毒气。
  他耳中听到一阵冷笑声,古毒向他一步步逼近。
  江玉羽怒叱了一声:“古毒!”
  古毒回身就走,好似对江玉羽非常顾忌。
  白剑翎觉得刚才那一震碎那条白蛇时,毒气已经散开了,此时只觉得脑中一阵晕了,额上汗珠如雨而下。
  江玉羽向他问道:“你支持得住吗?”
  白剑翎轻开双眼,暗中用袖子拭去了额角汗水,回头向山坡上走去,他心中真后悔刚才没有听江玉羽的话。
  众人忧虑的望着他,石小青走至了身旁低声向他问道:“白哥哥,你没有什么吧!”
  白剑翎只觉脚步愈来愈重,他抬头望着石小青,微微一笑,石小青的面上充满了关怀,但渐渐的愈离愈远,愈来愈模糊,终于眼前一片黑,耳旁听到石小青啊的叫了一声,其余什么都听不见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才恢复知觉,只见自己好似躺在一家客店之中,石小青等人都在屋中。
  他睁开双眼缓缓的舒了口气,江玉羽向大家摆了摆手,要他们不要出声,跟着向白剑翎道:“你现在还不能动!”
  白剑翎轻轻道:“江姑娘,谢谢你了。”
  江玉羽一言不发,自袖中取出一粒药丸让他服下去,低声道:“你试着用内力将药力逼散!”
  白剑翎缓缓运气,只觉一股热力向四肢全身流动着,转眼间全身舒适非常。
  江玉羽站起来,低声道:“你现在好了!”
  白剑翎呆呆的望着江玉羽,她还是那么平静,他心中叹了口气,翻身站起身来。
  众人欣喜的望着他,他赧然道:“谢谢你们了!”
  石英望了望他妹子,向白剑翎道:“我一点力都没尽,何必客气!”
  白剑翎又向他问道:“石大哥,追魂剑凌云子有没有出来?”
  石英一愣,呆立半晌才道:“没有!”
  白剑翎呆望着窗外,半晌没有着声,心知凌云子必定凶多吉少,只有叹了口气。
  江玉羽收拾了一下道:“我要走了!”
  哈玛萨急道:“江姐姐,我师父就要来了,你为什么急急要走呢?”
  江玉羽摇了摇头道:“不行,我另外有事。”
  众人相视,默默无言,白剑翎也缓缓的低下头,一言不发。
  哈玛萨回首望了众人一眼,向江玉羽道:“好,你一定要走我陪你去。”
  江玉羽双眼凝视着说道:“不用了,谢谢你,将来有机会我们还会见面的!”说完向外走去,各人都呆呆的想着自己心事。
  沉默半晌,白剑翎抬头微微一笑,向众人道:“我们也走罢,去找天魔。”
  众人缓缓的走出店,骑上坐马,无精打采,心想江玉羽为什么会如此决绝,连少留一会也不肯。
  哈玛萨回首望着江玉羽的去路,只见一点白影缓缓的在移动着。
  她回过头来,惊异的看着前方,白剑翎早已策马向前奔去。
  何梅微笑的望着白剑翎,白剑翎心中郁闷好似为之一轻,他惊喜的叫道:“何阿姨!想不到这么快就可以再看见您!”
  何梅微笑道:“孩子,怎么不见江姑娘?”
  哈玛萨骑马奔来,向何梅道:“师父!您好,江姑娘才走!”
  何梅点了点头,和众人见过礼后,又向白剑翎问道:“孩子!你见过你外祖父了吗?”
  白剑翎点了点道:“见过了,外祖父他老人家要我没有报完仇不要回去。”
  何梅点了点,沉思了一会道:“天魔你见过没有!”
  白剑翎就将入迷谷之事说了出来,他因中计被蛇咬中,以及江玉羽的各种事。
  何梅皱着眉沉思着,心中也奇怪江玉羽的各种行径,她不相信江玉羽没有感情,但是她确实好似毫无感情,她沉思了半晌,决定要试试江玉羽。
  她一带马头,向白剑翎等人道:“你们跟我来。”说完策马向另一条路上奔去。
  白剑翎等人也跟了上去。
  走着走着,大家心中愈来愈觉得奇怪,心想这条路不正是要抄到江玉羽前面去吗?心中纳闷不知何梅要干什么?
  到了地方,何梅向各人附耳说了一些话,大家都点着头,白剑翎不明所以,只皱着眉望着他们。
  何梅微笑着望着他一言不发。
  又缓缓的向前走了两天,到了一家客栈,何梅叫白剑翎入房向他道:“翎儿,今天江姑娘大概就要来了,我想试试她对你到底怎样?”
  白剑翎不知何梅要做什么,讷讷道:“何阿姨!”
  何梅微微一笑道:“我觉得她很奇怪,她心中之事恐怕没有一个人晓得,但是如果她听见你快死时她会怎么样呢?”
  白剑翎惊道:“何阿姨,你们要骗她说我快要死了吗?”
  何梅无言的望着他。
  白剑翎讷讷道:“我想……我想这样做……”
  何梅微微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这样做并不太好,但你应该明白她心中对你到底是怎么样!”
  白剑翎忧郁的道:“我并不这样想。”
  何梅惊异的望着他,向他问道:“孩子,你心里怎么想呢?”
  白剑翎正要答话,朱小霞推门进来向何梅道:“何阿姨,江姐姐来了!”说完又睁大了双眼,望着白剑翎,白剑翎无言的低下了头。
  何梅起身出房而去,她心中也忧郁着,不知后果将会如何?
  何梅走出店门,望了石小青等人一眼。
  不一会,见江玉羽缓缓的走来,江玉羽一见大家,愣了愣站在当地。
  何梅望了众人一眼,大家一齐返回店中。
  江玉羽心中奇怪大家怎么一言不发的就至店中,而且……怎么不见白剑翎呢?
  她沉思着,犹豫了半晌,向店中走去。
  进了店门,见大家都站在院中,一脸忧郁之色,石小青背对着她。
  她站住了脚步,大家也望着她,没有一人向她打招呼。
  她低头沉思了半晌,才起步向何梅走去,何梅见她走近向她道:“江姑娘!你好!”
  江玉羽表面上看起来还是那么平静,她向何梅躬身道:“何阿姨!您好!”
  又和众人见过礼,见石小青好似才哭过,她心中狐疑着,但又不好出言相问。
  半晌,大家没有一个人说话,江玉羽也没有问,过了一会,她向众人望了一眼道:“我要赶路了。”
  何梅一言不发,只点了点头。
  江玉羽起步向前走去,石小青几乎要追上去拦她下来,但何梅望着她微微摇头。
  石小青低下头,心中烦燥不安,心想江玉羽一言不发就走了,那岂不是全功尽弃。
  江玉羽走至店门,愈走脚步愈慢,终于,她回过头,双眼受不住的望着何梅,何梅低着头,没有看她。
  她颤抖着向何梅问道:“他呢?”
  何梅舒了口气,低声道:“在房中!”说完又低下头。
  江玉羽又向大家走去,她眼中不再是那么平静,她低声向何梅问道:“他怎么了!”
  何梅凝视着她道:“刚才遇到天魔和另一个不知名之人,两人合力斗他,结果他被震受了重伤!”
  江玉羽颤抖道:“他现在怎么了!”
  何梅低头没有说话。
  江玉羽颤抖着道:“我去看看是否有救好吗?”
  何梅摇了摇头道:“不行了!他心脉已断,决无救药了!”
  江玉羽转身偷偷的拭去眼中泪水,向何梅道:“我可以见他最后一面吗?”
  何梅沉吟了一会道:“他说要我们都不要进去,他要平静的死去!”
  江玉羽身形颤抖着,不理众人,向屋内冲去。
  砰的一声,屋门大开,白剑翎霍然立起身来,江玉羽呆呆的站在门外。
  她双目凝视着白剑翎,半晌掉过头向众人望去,何梅已带着大家走开了。
  她沉思了一会,返身向店外急走,白剑翎呆呆的望着她,见她已走至店门,才急急的追了出去。
  江玉羽向前走着,走入路旁林中,白剑翎追了过去。
  江玉羽回身凝视着白剑翎,她看上去仍然是那么安详,那么平静,好似先前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一般。
  白剑翎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他低下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狠!”
  江玉羽无言的望着他。
  白剑翎道:“你从来不责骂别人,你知道,你这样做我心中多难受!”
  江玉羽沉默了一会低声道:“这不是你的错,这是我的错!”
  白剑翎暗自拭去泪水,抬头望着江玉羽道:“我实在不应该如此做的!”
  江玉羽平静的望着他道:“回去罢,我走了!”说完转身离去。
  白剑翎面上露出笑容,望着江玉羽的背影。
  白剑翎见江玉羽已将走出树林,他黯然的低下了头。
  突然,林中传出一声惊呼声,他急忙抬头一看,一只苍鹰向江玉羽扑去,苍鹰背上传来一阵笑声,一手就拉起江玉羽,跟着向空中飞起。
  白剑翎大吃一惊,猛吸了一口气,双脚一点地,如箭脱弦般的向那头苍鹰扑去。
  苍鹰背上传来一阵娇笑,飘落一片绢巾。
  白剑翎一手抓住那片绢巾,苍鹰向白云中飞去,缓缓上升,转眼之间已消失在天边。
  白剑翎皱了皱眉,低头一看那片绢布,上面写着八个字:“欲知玉人处,请至百花洲!”下面并没有具名。
  石小青自林中奔出,向白剑翎手中绢布望了望,急道:“白哥哥,怎么办?她又被人劫去了!”
  白剑翎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二人回到店中,白剑翎将手中布条递给了何梅,何梅看着皱着眉,见那字迹清秀,心道:“又是女的!”她沉吟半晌向白剑翎问道:“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白剑翎忧郁的低下了头。
  何梅看了看他道:“我看你是非去一趟不可,百花洲在哪里我也不太清楚,大概在江浙沿海一带,你自己一人先去,我们不久就赶来。”
  白剑翎点了点头道:“好罢!那我先走一步了。”
  石小青张口欲同白剑翎一起走,石英微微的摇了摇头,石小青只好闷住不再说了。
  白剑翎向六人道别,骑上白马向百花洲奔去。

  旭日初升,太阳的光线映着海波发出闪闪的金光,白剑翎一个人骑着马在海岸旁走着。
  远处走来一个老渔夫,白剑翎下马向那老渔夫拱手问道:“请问老丈可知道百花洲在哪里吗?”
  那老渔夫摇头道:“老汉不知,老汉世居此地,一向未有听见百花洲之名。”
  白剑翎只好谢过老渔夫,再向前走去,他沿着海边一直走了三天了,但未有人知道百花洲的。
  他上马往前走去,不多远,到了一个渔村,海滩上都晒满了渔网,孩童们在海滩上跳跃着,见到白剑翎全一拥而上跟着他。
  他下马向那些孩童问道:“小朋友,你们知不知道有个百花洲的?”
  那些人一齐摇头,其中有一个突道:“我们没有听见过,但客人去问问我们村长去,他大概知道!”
  众孩童一齐应道:“对了,客人去见我们村长,他老人家什么都知道,我们想他一定知道的!”
  白剑翎微笑道:“那请你们带我去见你们村长好吗?”
  那些孩童哄叫一声,一齐向前奔去,白剑翎牵着马跟着往村长家去。
  不远到了一栋木屋,尚未到门口,就自门口走出一个老渔夫,口中含着一支烟斗。
  白剑翎上前向那人一拱手道:“敢问老丈可是村长吗?”
  那老者尚未答言,那些孩童哄然道:“他不是村长,他爸爸才是!”
  那老者微笑着道:“客人找家父有什么事吗?”
  白剑翎拱手道:“在下要打听一个叫百花洲的地方,所以特地来拜望令尊!”
  那老者点了点头道:“客人请跟我进来!”
  白剑翎回身向那些孩童拱手道:“谢谢你们!”说着跟着那老人进去。
  穿过了一间屋子,屋后有一片空地,有一个须发皆白老者正扶着一支手杖在散步,见白剑翎进入就停住了脚步。
  白剑翎上前躬身道:“老丈,在下白剑翎,请问老丈是否知道百花洲在何处?”
  那老人一听,皱着眉,沉思了半晌才道:“对不起得很,老汉不知!”
  白剑翎失望的向那老人躬身道:“谢谢您了。”说着回身要走去。
  那老人又向他问道:“请问客人要到百花洲去干什么?”
  白剑翎迟疑了一会道:“百花洲有人约我去,我不知百花洲到底在哪儿!”
  那老人眼中射出欣然的光芒笑道:“原来是这样!”说着又问道:“是什么事呢?”
  白剑翎沉吟了一下道:“这点恕我无法说出来,因为这是我个人之私事。”
  老人点了点道:“那好!”说完就不再说话。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