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十章 力斗群魔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章 力斗群魔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百慧大师起先微笑着,慢慢的眼中射出惊异的目光,缓缓的闭上双眼,他只觉得他的劲力一到白剑翎手心就消灭得无影无踪。
  半晌他睁开双眼向白剑翎笑道:“师弟功力竟如此高,我这师兄真是惭愧,想此法可行得通了。”
  白剑翎忙道:“谢谢师兄手下留情,万事请师兄多多帮忙!”
  百慧大师闭目沉思了一会道:“你必须入少林之门!”
  白剑翎双眉一皱。
  百慧大师又道:“但这不过是形式而已,你披发入门,然后再在大雄宝殿许愿,独闯达摩院,将你逐出门墙!”
  白剑翎起身向百慧大师躬身道:“谢谢师兄成全了?”
  百慧大师微笑着摆手道:“但达摩院有三十六位百字辈高僧,师弟可要小心应付。”
  白剑翎感激道:“多谢师兄指点!”
  百慧大师微微一笑,瞑目静坐,半晌睁眼道:“师弟!我们出去罢!”
  两人刚一出房门,寺中大钟又响,两排僧人躬身而立,大雄宝殿中传来一声:“少林寺迎第二十代弟子白剑翎入门!”
  白剑翎披散了头发和百慧大师一起向大雄宝殿走去。
  走至大雄宝殿,白剑翎跪下,百慧大师拜过了佛祖,起身取出一把剃刀,在白剑翎头顶虚划了两下道:“赐汝名百行!”跟着四面响起一阵佛号。
  百慧大师放下剃刀向白剑翎道:“师弟请起!”
  白剑翎站起身来,双手合什向百慧大师和南道:“谢谢师兄!”
  百慧大师转身向寺中僧人道:“今日起,百行即为本寺第二十代弟子!”
  众僧一齐躬身向白剑翎行礼,白剑翎也跟着躬身还礼。
  百慧向白剑翎点了点头,返身向内室走去。
  回至室内百慧望着白剑翎道:“师弟!你休息一下,今晚三更你到大雄宝殿还愿,跟着就要闯达摩院,至达摩院时必须小心应付。”
  白剑翎恭声的应了一声,百慧大师转身出门,白剑翎盘膝坐下,运气调息,准备晚间闯达摩院。
  转眼间已至三更,白剑翎起身推开房门,向大雄宝殿走去。
  大雄宝殿中灯火辉煌,四处寂无人迹,白剑翎望着端庄的佛像,不由生出一阵敬意,他跪倒地上道:“弟子百行,因父母之仇未报,必得脱离佛门,他日若能苟免得生,必将雷音神功传归少林!”跟着一连拜了四拜。
  他站起身来,见百慧大师已在一旁望着他,他低着头,跟在百慧大师身后。
  百慧大师一言不发,翻身领着他向达摩院走去。
  走至达摩院前,百慧向白剑翎道:“师弟小心应付!”说完又回身走去。
  白剑翎凝立片刻才向院中走去。
  才一入院门就见三十六位高僧凝立在院中,白剑翎躬身道:“请各位师兄多多指正!”
  那三十六人一齐躬身,跟着双双向后退去,只剩下二人。
  白剑翎缓缓向前走去,那二人身形一动,四只手掌向白剑翎拍去。
  白剑翎身形一低,双掌微微一沾,身形滑走,向二人身中空隙处滑去。
  那二人四掌连翻,一片掌影阻住白剑翎去路。
  白剑翎双掌一分,向二僧拍去,二人才一收手,白剑翎如游鱼般闪身而过。
  过了二人,白剑翎回身道:“谢谢二位师兄手下相让!”
  那二僧一言不发,返身向院外奔去。
  白剑翎向前望了望,向前奔去。
  树林中转出四位僧人,向白剑翎拦来。
  白剑翎双掌翻出,向前冲去。
  那四僧一齐向他躬身,一股巨大的劲力将白剑翎身形震回。
  白剑翎身形微微一转,双掌一合一分,蓬的一声,一招“春雷乍起”,向四僧击去。
  四僧又一躬身,白剑翎又被震退了一步,那四僧身形也微微摇晃。
  白剑翎身形游走了两圈,又向四僧逼去,那四僧互视一眼,又向白剑翎拦来。
  白剑翎双掌微接,脚踏奇正,闪电似的转过了四僧,向四人一躬身向前奔去。
  四僧惊异的互看一眼,退回树林中。
  白剑翎向前奔去,前面一闪,出现八个僧人,拦住白剑翎去路。
  白剑翎微一躬身,身形直射向八僧后射去。
  那八位僧人一齐僧袍挥起,一股劲风向白剑翎拦去。
  白剑翎长吸一口气,身形亦如闪电般的向上射去,升起五丈余才向前飞去,那八僧一齐退回。
  白剑翎仗着身法巧妙,连闯三十五僧,他喘了口气。
  他缓缓向院门走去,只见一位老僧站在门口,瞑目而立,看上去岁数比百慧还大。
  白剑翎凝立着,望着那老僧。
  老僧睁开双眼,眼光如闪电般,望着白剑翎。
  白剑翎心中一惊,暗道:“这老僧功力竟如此深,想必已经精通达摩神功,但未免太光芒外露了。”
  老僧也打量着他。
  白剑翎向前走去。
  老僧单手一挥,一股强劲的劲风向白剑翎扫来。
  白剑翎身形微闪,躲了过去。
  那老僧双手齐挥,向白剑翎逼来。
  白剑翎双手一合一分,一招“雷音开陆”,但听一阵隆隆之声,那老僧挥出劲力被震纷纷四散。
  老僧微微惊异的望着白剑翎。
  凝立片刻,那老僧身形一动,双掌如风般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不愿恋战,身形连连闪过,并不出招回攻,想找到一个机会就冲出。
  过了一会,那老僧似已不耐,右手手指连点,白剑翎只感到一阵阵尖锐的劲风不停的向他袭来。
  白剑翎心中大惊,不知这是什么武功,想不到少林寺中竟有如此高人。
  他猛吸一口气,身形向上飞起。
  那老僧一指向他指来,他身形急忙向后退去。
  白剑翎身形落地,凝视着那老僧。
  老僧也不再攻,只是站立不动。
  白剑翎又向前冲了过去,那老僧右手食指又向他指来,白剑翎出掌迎去,但那股劲力集聚一指,威力非同小可,直透过劲风向白剑翎肩井穴点来。
  白剑翎身形一闪,躲了过去。
  那老僧沉思着,半晌抬着头望着白剑翎。
  白剑翎迟疑了一会又冲上去,他这次想用出全身的功力冲一冲。
  但那老僧身形向旁一让,竟让他过去。
  白剑翎一呆,回身向那老僧拱手道:“谢谢师兄!”跟着起身向山下奔去。
  奔到山半,见百慧早已等着他了!
  百慧微笑道:“你最后遇见的那个僧人怎样?”
  白剑翎道:“白剑翎不是他的敌手。”
  百慧大师笑了笑道:“我怕他不肯放你!”
  说着又道:“那僧人法号百晓,他幼时遇见当今天下第一奇人苦行大师,获传一指禅的功夫,从那时开始他就一直很少说话!大家都以为他很怪!”
  白剑翎一愣道:“苦行大师?”
  百慧道:“师弟见过他吗?”
  白剑翎摇了摇头道:“没有!”
  两人沉默一阵,白剑翎向百慧道:“师兄,多谢您帮忙了。”
  百慧大师叹了口气道:“师弟,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白剑翎摇摇头道:“不知!”
  百慧大师道:“第一是因为千智大师本应是少林的掌门人,但他自动愿意将掌门人让给家师,而且他又对寺中各人指点颇多!”
  说完停了停又道:“其外我也有一件事要求师弟的!”
  白剑翎忙道:“师兄请说,白剑翎如能做到决不推辞!”
  百慧大师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我也求过百晓,但他不肯,说只有你才行!”
  白剑翎皱了皱眉,不知是什么事。
  百慧大师道:“百年前少林派第十七代掌门人和东海铁仙比斗,但不幸落败身死,少林派掌门人令符被夺,十七代掌门人临死前遗命少林中以后若有出类拔萃的人物必定要去夺回,百年来少林派中成就均为平平,今天二十代中只有你和百晓两人,事已百年,无论如何必须夺回,我听你在江湖之声势,和你的功力,大可一试!”
  白剑翎沉思半晌道:“这事责任太大,不单我自己,万一不成岂不有辱少林!”
  百慧道:“师弟请勉力一试,百晓说苦行大师说将来能夺回令符的只有你一人。”
  白剑翎皱眉暗道:“只有我一人,以我现在武功怎么能夺回令符呢?”
  百慧又道:“师弟请勿推托了!”
  白剑翎叹了口气道:“师兄既然如此说,我白剑翎只勉力一试,但如果不成请师兄不要怪罪!”
  百慧喜道:“谢谢师弟了,这事等师弟报完大仇再去也不迟,百年已过,再迟一两年也无所谓!”
  白剑翎道:“但是那铁仙已过百年,是否不活在世上呢?”
  百慧大师沉吟了一会道:“还活着!”
  白剑翎听了道:“那我就放心了,我现在就下山去了。”
  百慧大师道:“师弟那我不送了,马匹剑弓都在山下!师弟下山就可看见了。”
  白剑翎向百慧大师一拱手,身形腾起向山下奔去。
  奔到山下,一个小和尚将马匹牵了过来,白剑翎接过马匹,谢过了那小和尚,起身上马,向大路走去。
  这一番折腾,天色又已将明。
  白剑翎策马向前走去,不知何梅他们到底到哪里去了,他急急向前走去。
  走出了一段路,突见迎面来了两骑,他定睛一看,来人却是鬼侠宫子奇和金臂人魔两人,不由一震!
  他拨转马头想要躲开,但已被二人看见,二人腾马急急问他追来。
  白剑翎拉转马头向野地中奔去。
  鬼侠和金臂人魔两人跟着追来。
  白剑翎将马拉至无人处,翻身下马,等着二人。
  鬼侠一翻身,下了马向白剑翎冷笑道:“白剑翎,我找你好久了!”
  白剑翎皱了皱眉道:“在下和尊驾毫无深仇大怨,尊驾找我白剑翎干什么!”
  鬼侠冷冷一笑道:“找你干什么!我要杀了你!”
  白剑翎无言的站着。
  鬼侠又道:“这只怪你自己名声太大,连天魔都不是你的敌手,如果你死在我手中,那江湖武林第一非我莫属了。”
  白剑翎心中一凉,心想道:“难道真是如此吗?那自己出名反替自己带来灾祸了!”
  鬼侠向白剑翎逼近道:“听说你还会雷音神功,但你今天也试试我的大须弥功。”
  说完他收气敛神,双掌微合,一股强大的劲力向白剑翎袭去。
  白剑翎双掌一翻,用出八成功力,一招“千里奔雷”,雷声隆隆向鬼侠迎去。
  两股劲风一交,鬼侠向后退去,他面色微变,使出全身劲力,又一招攻来,
  白剑翎第一招本是试探,见结果如此,不再硬接,身形一闪躲了开去。
  鬼侠宫子奇大怒,身形一动,又施出“鬼影千幻”的身法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知道鬼侠身法怪异,他身形疾闪,在场中游动。
  宫子奇身影千幻,在场中向白剑翎追逐着。
  金臂人魔在一旁只见两条人影闪电似的闪动着互相追逐,不禁心中暗叹一声,入中原雄心勃勃,自己武功和别人比愈比愈差,连一个年青人也不如了。
  一会,突然白剑翎身形向上飞起。
  宫子奇追上去。
  白剑翎微一提气,向旁飞去。
  宫子奇功力不及白剑翎,只有落身下地。
  两人均落地,面对面的站着。
  宫子奇一手抽出鬼手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身形连闪,宫子奇一直攻上,怪招频出,白剑翎心中暗惊,只有利用身形,比鬼侠还要快地闪躲着。
  鬼侠宫子奇见用武器还是制不住白剑翎,愈打愈怒,招式也愈走愈快。
  金臂人魔见鬼侠不能取胜,他身形一动也向白剑翎攻去。
  宫子奇一收鬼手,二人合手攻上。
  白剑翎双掌翻起,啪的一掌,身形借势翻起,向后落去。
  鬼侠以为白剑翎不敌,心中大喜,两人并肩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皱了皱眉,身形一动,迎了上去,宫子奇和金臂人魔一齐大喝一声,双双出掌,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剑眉微扬,轻啸一声,双掌一招“雷音开陆”,迎了上去,一阵轻雷声,两人劲力被震向四外散去。
  两人大吃一惊,想不到白剑翎功力如此高,两人不服!再次出掌。
  白剑翎身形不动,双掌翻出,一招“千里奔雷”迎了上去。
  两股劲风一接,双方势均力敌,一齐向后退了一步。
  白剑翎接了一掌,身形游动,向二人逼去,单掌向金臂人魔右肋劈去。
  金臂人魔身形急闪,躲了开去。
  鬼侠宫子奇见自己二人尚奈何白剑翎不得,反而行动不便被他所趁。
  他心中大怒向金臂人魔道:“你暂且退下,由我一人来。”
  金臂人魔退下,鬼侠怒哼一声向白剑翎扑去。
  白剑翎和他又没有不解之仇,不愿伤他,但他又拼命缠来,不禁心中微怒,挺身凝立着想要给鬼侠一点厉害,让他知难而退。
  鬼侠宫子奇攻上,闪电似的向白剑翎连拍三掌。
  白剑翎施出“影若浮星”的身法,身形随着鬼侠宫子奇这三掌之势,身形有如败叶一般地飘起。
  鬼侠大惊,急忙退身。
  白剑翎如影随身,跟踪而上,双掌向鬼侠拍去。
  鬼侠大惊,上半身一折,如背脊骨断了一般,上半身向后脚跟倒去。
  白剑翎一掌不中,心中也惊异鬼侠身法奇特,他右脚踢起,轻轻一触鬼侠,翻身退回。
  鬼侠宫子奇站起身来,寒着脸,他想不到竟败得如此惨,若白剑翎那一脚踢起,他现在焉有命在?
  白剑翎无言的望着宫子奇。
  宫子奇咬了咬牙,身形一动,又向白剑翎攻去。
  正在此时,不远传来一阵笑声。
  宫子奇连忙收手退后,侧目望去,来人竟是天魔古毒,和迷谷三怪中的东方瑜、沙冷以及古扬。
  白剑翎一见天魔古毒出现,他身形一动,向古毒扑去。
  古毒叫道:“且慢!”
  白剑翎不理,双掌一翻,使出十成功力,一招“千里奔雷”,向天魔古毒击去。
  古毒无可奈何,只得硬接一掌,一掌接下,当场被震退三步。
  他冷哼一声,和东方瑜、沙冷、古扬四人一齐出掌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奋力击出,但仍然被震退了一步。
  古毒哼了一声向鬼侠道:“你怎么也和这白剑翎结仇了呢?”
  白剑翎挥掌又攻出,古毒等四人又联合出掌,将白剑翎逼回。
  鬼侠向天魔古毒叫道:“古毒,你别神气,三十年前你只不过巧胜一掌,不一会我还要找你算账!”
  白剑翎身形游动,向四人侧面攻去。
  四人身形转开又硬接白剑翎一掌,古毒又大笑着向鬼侠道:“你我和姓白的都过不去,何不先联手解决完了他,我们再算账呢?”
  白剑翎长啸一声,脚踏奇正,身形一转,啪的一声,正击中古扬肩头,古扬大叫一声倒下。
  鬼侠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天魔见白剑翎身法如此奇特,心中大惊,向鬼侠叫道:“你我都不是他的敌手,你要让他个个击破吗?”说着拔出长剑,拦住白剑翎攻势。
  鬼侠沉思一会道:“好!”说完一挥手,和金臂人魔一齐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见二人扑来,急忙撤身退下,鬼侠宫子奇、金臂人魔和天魔古毒等人并肩而立。
  白剑翎凝立片刻,冲动之情慢慢的平静下来,迷谷中的一幕幕又涌现心头,当时若能平静一些也不会中计,以致白白失去了一个绝好的报仇机会。
  天魔古毒看了看古扬,皱了皱眉,他性命虽保得住,但一条手臂是废定了。
  他仰头大笑向白剑翎道:“白剑翎,只怕今天你难逃大限了!”
  白剑翎纵身至马旁,撤下长剑,缓缓向古毒逼去。
  古毒大笑一声,和鬼侠附耳说了几句话,鬼侠皱了皱眉,和金臂人魔并肩走出。
  白剑翎向鬼侠宫子奇沉声道:“宫子奇,你不要惹恼了我,否则别怪我剑下不留情。”
  鬼侠冷笑一声道:“先将你解决了,然后再斗古毒,不是比斗你容易多了吗?”
  白剑翎听得怒火上冒,他身形一动,向鬼侠逼去。
  鬼侠和金臂人魔身形一分,双双出掌向白剑翎击至。
  白剑翎长剑翻起,一招“柳色千条”一面剑影向二人迎去。
  就在这一瞬间,古毒和东方瑜,沙冷三人已围至,鬼侠和金臂人魔身形闪出。
  三人长剑一起,弧光大织,霎时间三人布下弧光剑阵,困住白剑翎。
  白剑翎剑如游龙,翻翻滚滚,直向剑阵逼去。
  但弧光剑法也是旷世绝学,三人布下的弧光剑阵岂是如此容易就被攻破。
  只见弧光大织,三人身形互换,白剑翎自知上当,但只有施出奇正十三剑,在剑阵中向三人回逼。
  眨眨眼四人已走过百余招,白剑翎慢慢的心神又平静下来了,他持剑凝立,间或偶出一招,一招攻出必将弧光逼回。
  三人虽用弧光剑阵困住了白剑翎,但一时也奈何他不得,他功力太高,怕逼得太近被他逃出。
  不一会,天色已暗,四人还是缠战不休,鬼侠和金臂人魔在一旁看得也心惊胆寒,幸好当初白剑翎没用剑,否则以他此时的声势,他二人即使联手也哪里是白剑翎的敌手。
  天魔古毒见弧光剑阵不过仅能困住白剑翎,心中又暗自打主意。
  他向鬼侠及金臂人魔道:“二位如愿进入弧光剑阵中扰乱他的心思那就立可奏功。”
  鬼侠冷冷道:“你们奏了功我俩可被困在里面了!”
  天魔古毒本来也微有这意思,闻言干笑两声道:“兄弟我已保证决不会如此不讲信义!”
  鬼侠不愿上当,还是冷冷的道:“这种保证恕我宫子奇不敢接受,我替你们把他诱人弧光剑阵,其余的你们自己去做罢!”
  天魔古毒心中暗哼一声,心想解决了白剑翎之后,看你往哪里逃去,但他表面仍然大笑道:“宫兄既然不愿,兄弟也就不再勉强了!”
  白剑翎立身阵内,只觉弧光愈来愈刺眼,他微微闭上双目。
  只听古毒大喝一声,他急忙一睁眼,一道耀目的弧光飞绕着向他攻来。
  白剑翎长啸一声,再施奇正十三剑中第十二招“角声吹日,剑气冲云”,剑尖闪过一道淡淡的光芒,向那道弧光迎了上去。
  剑势微交,白剑翎被震退了一步。
  那道弧光微微一顿,又飞绕攻来。
  白剑翎心中不由大惊,他知道这是“弧光剑法”中的煞手招,也是唯一的攻招,“日轮三现”!
  弧光攻至,白剑翎咬了咬牙,长剑微微挑起,一招“虹阻长空”一道弧光幻起。
  古毒心中急怒交加,这正是弧光剑法中最厉害的守招,想不到自己三人以弧光剑攻他,他也用弧光剑法来回挡。
  两道弧光微微一接,一齐向后弹回寸许,跟着又一齐幻灭。
  古毒怒极而吼,三人再施“日轮三现”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又展“虹阻长空”一接又退。
  鬼侠和金臂人魔三人在外呆呆的望着,他俩虽不知四人使的是什么招式,但他俩一眼就看出双方使的招式是同一套剑法“弧光剑法”。
  古毒无可奈何,只有再织弧光剑阵困住白剑翎,待机再攻。
  四人走招换式,眨眨眼天色又将发白。
  古毒等三人仅仅能够困住白剑翎,对他丝毫不能奈何,但好不容易才将他困住,哪里甘心又轻易的放开他。
  又过了半个时辰,古毒向鬼侠道:“宫子奇,你不肯帮忙我就将他放出来了。”
  宫子奇冷冷道:“那对你也没有好处!”
  古毒恼道:“你俩只要一入弧光剑阵就可轻易的将他解决,我们三人已激战近一天一夜,哪里能困得住你们呢?”
  宫子奇沉思了一会道:“这说法也对,你们再困他一天夜,那时我再进入好了。”
  古毒心中暗怒,心想总有一天我要你见见我古毒的厉害!
  他干笑了一声道:“宫兄的意思是要我再困他一个时候,让你来一齐收拾吗?”
  宫子奇也干笑了一声道:“这点兄弟倒没有想到,谢谢古兄提醒我了。”
  古毒大笑道:“既然宫兄已有这种打算,就恕我古毒要将白剑翎放出来,让我们双方同归于尽吧!”
  宫子奇心中一惊,心怕古毒真把白剑翎放出来,那麻烦就大了,他笑道:“古兄言过了,不过兄弟实在是对古兄的弧光剑阵有些怕,让兄弟我再考虑一下。”
  古毒又催道:“宫兄请快些进入了。”
  宫子奇沉思了一会,心想凭我宫子奇的功夫你们虽三人,但已激战了一天一夜,谅你们也困不住我。
  想着就站起身来道:“好!”
  古毒听了心中大喜,白剑翎心中微惊,真的再加上一个宫子奇,恐怕自己万万接不下。
  忽听左近传来一声冷笑道:“宫子奇,你也别去了,这儿还有我老头子在呢?”
  宫子奇扭头一看,心中大吃一惊,心想这两个老鬼怎么不偏不倚,又在这里出现。
  来人正是南海异人夫妇。
  白剑翎心急宫子奇会冲入,他右手长剑一挥,一招“剑扫千军”将弧光逼出,跟着回手收剑,双掌翻起,一招“雷神震天”,轰的一声向逼过来的弧光剑阵击去。
  古毒一眼看见南海异人夫妇,心中也大吃一惊,手下一慢,白剑翎又正好一招“雷神震天”攻来,弧光剑阵顿开缺口,白剑翎飞身而出,脱出弧光剑阵。
  古毒大吃一惊,心知今天又功败垂成,多留无益,和鬼侠等一齐逃去。
  白剑翎大喝一声:“哪里走!”正欲起步追去,谁知劳累太过,脚下一软,他急忙用剑支住身形。
  他瞑目调息,过了一会才睁开双眼,见一对老夫妇站在他面前,微笑的望着他。
  他向二人躬身道:“谢谢二位了!”说完双目向四外一扫,哪里还有古毒的影子,心中不由有些失望。
  那老妇人向他问道:“你就是白剑翎吗?我是小青的师父!”
  白剑翎惊异的呀了一声道:“原来前辈是小石的师父,晚辈失礼了!”
  南海异人微微笑了笑道:“白少侠武功盖世,难怪小青要把你捧成天下第一了!”
  白剑翎赧然道:“小青胡说的,天下奇人异士正多着呢?白剑翎不过才入门,哪敢说什么天下第一!”
  南海异人望着他大笑,心想这孩子着实可取,笑一阵道:“石英是我的徒弟!”
  白剑翎忙道:“那前辈就是南海异人甘前辈了!”
  南海异人大笑,蓬莱仙子仔细的打量着白剑翎,半晌道:“不错,小青果然有眼光。”
  白剑翎听了心知她言中有物,不由脸上微微一红。
  沉默了半晌蓬莱仙子又向他问道:“听小青说你去百花洲了,是真的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
  南海疑人惊道:“你遇到了那老儿吗?”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道:“前辈说的是那用‘沧海一粟’身法的老人吗?”
  南海异人点了点头道:“他就叫沧海老人,以‘沧海一粟’的轻功身法成名!”
  白剑翎道:“见过了!”
  南海异人望着他道:“幸好没什么事,这种人武功虽高,但脾气太怪,以后少和他们打交道!”
  白剑翎点了点头。
  蓬莱仙子和南海异人互望了一眼,向白剑翎道:“前几天我俩遇到一个人,他托我们带个信给你!”
  白剑翎心中突然感到好似有什么不对了,他急道:“是谁!”
  南海异人沉默的望着他,半晌道:“是玄甲武士!”
  白剑翎心中大惊,不知有什么急事,不然玄甲武士会到中原来找他的。
  南海异人望了望蓬莱仙子一眼,过了一会才道:“他说你外祖父死了!”
  白剑翎大惊道:“什么?”
  南海异人道:“被仇家所害!”
  白剑翎呆呆的站着,泪水不由得流下来,想不到自己唯一的亲人才见了一面却又不能再见了。
  蓬莱仙子叹了口气道:“孩子,不要太悲伤了,前两天我们遇到一个垂死之人,他要我俩将此事转告给你,说你外祖父是被玉海三儒所杀,要你去报仇,说完不久也死了!”
  白剑翎呆呆道:“他也死了。”
  沉默了一会,白剑翎向二人拱手道:“谢谢两位前辈,白剑翎就要走了。”
  南海异人道:“你去找玉海三儒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
  南海异人沉吟了一会道:“你单身前去,恐怕太危险了!”
  白剑翎道:“谢谢前辈关心,晚辈自有分寸。”
  南海异人道:“我两人有事,不能陪你去,望你自己多多珍重了。”
  蓬莱仙子也道:“你先回去看一看,玉海三儒不太好斗,你如果不敌千万不要逞强,报仇不在一时!”
  说完两人飘然而去。
  白剑翎收剑上马,星夜奔回银城。
  数日之后,银城已是在望。
  白剑翎拍马奔入,向银城冲了进去,只见城中一片零乱,城中毫无人迹。
  白剑翎急急向家中奔去,他双掌将大门震开,见大厅中有三个身着儒衣的中年人,每人都只有一条左臂,一排的坐着。
  白剑翎冲了进去,那三人惊异的望了他一眼。
  白剑翎也是一愣,怒声向三人间道:“你们三人就是玉海三儒吗?”
  中间一人望了他一眼,冷冷道:“不错!”
  白剑翎向三人望了一眼向三人间道:“银城城主何在?”
  那人冷冷道:“你是来报仇的吗?”
  白剑翎一听,双掌一翻,一招“千里奔雷”向三人攻去。
  那三人口角撇起一丝冷笑,三人一齐向上升起,向白剑翎道:“三十年前池仁辅断我兄弟三人三条右臂,今日我兄弟功夫练成,取他一命那是自然之事!”
  白剑翎毫不理会,他见三人身形一齐飞起,他怒啸一声,双掌翻起,一招“雷神震天”,轰的一声巨响,向三人震去。
  三人吃了一惊,三人一齐出掌和白剑翎接了一招,三人一齐向旁落去。
  三人一落地,左手向后一背,一齐掣出长剑,指着白剑翎。
  白剑翎双眼向三人环视一周。
  中间那人口角撇起一丝冷笑道:“你叫什么名字,是池仁辅的什么人?”
  白剑翎含怒道:“白剑翎,他是我外祖父!”
  三人互视一眼,中间那人道:“好!想不到池老儿竟有你这么一个外孙,我们玉海三儒做事一向痛快,今天你既然来了,我们自然会把你解决,免得以后麻烦。”
  白剑翎怒哼一声,没有说话,三人一齐出剑向白剑翎攻来。
  白剑翎一躲,谁知三人全是用的左手剑法,怪异十分,一闪竟没有闪开,他背上已被划了一道伤口。
  三人冷笑一声,三支长剑互相错开,又向白剑翎攻来。
  白剑翎被三人一剑扫中,惊出了一身冷汗,脑中反觉一清,不似刚才那般急躁了。
  他见三人长剑又刺来,不敢冒然去接,他身形一起,闪过三人长剑向门外飞去。
  三人大笑道:“到门外也好!”
  白剑翎一手抽出长剑,迎身向三人扫去。
  三人身形一落,三支长剑纷纷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施出奇正十三剑,一奇一诡,霎时间双方战在一齐。
  只见剑影缤纷,双方人影闪动,剑招互递。
  突然玉海三儒返身向城外奔去。
  白剑翎跟踪追去。
  三人身形向前奔去,转眼已翻过了三五个山峰,面前呈现一座突出奇峰,如旗竿一般耸入高空,不见峰顶。
  玉海三儒起身向峰顶翻去,白剑翎也一提气,追了上去。
  到了峰顶,见峰顶一片平坦,向四外望去,山峰半腰四面都被云海所包,云雾翻腾,真是名符其实的玉海。
  玉海三儒盘膝而坐,冷冷向白剑翎道:“我们就在这儿一决胜负!”
  白剑翎持剑而上,向三人看了一眼。
  三人缓缓起身,三支长剑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形,向白剑翎点去。
  白剑翎长剑一偏,一招“光腾万丈,剑扫千军”,向三人回扫过去。
  三人收剑,身形急转,又出剑攻向白剑翎。
  霎时间四人又斗在一起,白剑翎只觉三人剑法虽不如弧光剑法那么不易攻破,但确阴狠至极,每一剑都非常狠毒,而且三人全是左手,剑招也大异常规。
  四人缠斗不休,玉海三儒眼中不时射出狠毒的目光,互相递着眼光,好像互相在计议着一件事。
  白剑翎身形倏起,身形在半空中绕了一个圈,长剑向三人绕去。
  三人身形微闪,长剑向白剑翎肋下刺去。
  白剑翎身形飞起,在半空中飞绕着,跟着又向三人攻去。
  三人目光微交,一齐闪电似的收回长剑,跟着三人三条手掌一齐向白剑翎照去。
  白剑翎一见三人手掌,心中不由一惊,三人手掌变成惨绿色。
  他一见三人手掌,突感身上一凉,接着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只觉得一股寒气直冲入体内。
  他大吃一惊,面色微变,急忙运起“雷音神功”,来勉强不让那股寒气冲入。
  玉海三儒冷笑连连,向他连道:“你还想活吗?”跟着三人一齐抽出长剑向他攻去。
  白剑翎寒着脸,不知三人到底用的是什么武功,竟能伤人于无形。
  他挺剑而迎,玉海三儒一面冷笑着,剑招也愈走愈快,每一招都向白剑翎要害攻来。
  白剑翎盘膝闭目坐在地面,一面运气抵住寒气,一面挥剑迎敌。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