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十一章 泰山论剑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一章 泰山论剑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三人冷笑一声,剑势突变,再也不是诡异的招式,三人每一招攻出都含着无比的劲力,要将白剑翎置于死地而后已。
  白剑翎满面汗水,吃力的抵挡着,他每挡一招就觉得寒气又向体内侵入一分,寒气侵入的部份立刻就似被埋在雪中一般。
  玉海三儒冷笑连连,剑招愈出愈慢,劲力也愈用愈强,每一招攻下白剑翎额角就又沁出一丝汗水。
  玉海三儒出剑又攻,白剑翎长剑弹起,一招“虹阻长空”,弧光剑法展出,三剑攻出有如石沉大海。
  三人心中微微惊异,心道:“他怎么会弧光剑法呢?”
  白剑翎右手连翻,一连串的弧光幻起,拦在身外四周。
  玉海三儒互看一眼,冷笑着:“我看你还能支持多久!”说完又围攻了上去。
  白剑翎一面对敌,一面运功,只觉得寒气正一分分的向内蔓延。
  玉海三儒知道白剑翎必定支持不住,三人长剑频出,困住白剑翎。
  四人酣战,一战就已三天三夜,玉海三儒身形愈来愈慢,白剑翎面色死白,面上仍然满是汗水,但下半身衣上已结了一层薄霜。
  他只觉得下半身已经麻木了,他心念俱灰,一面迎敌,一面想伺机而攻,将玉海三儒一鼓扫灭。
  玉海三濡虽知白剑翎将要支持不住了,但已三天三夜了,白剑翎精神还是很好,三人不禁开始烦躁不安起来了。
  三人身形微动,只想围住白剑翎,不让他突围,那白剑翎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白剑翎突然长吸一口气,身形飞起,右手长剑闪电似的向玉海三儒扫去。
  玉海三儒想不到白剑翎一下战了三天三夜之后,今天此时却突然攻来。
  他们三人急忙向后退去。
  白剑翎长剑一挥,身形追起,施出“日轮三现”这弧光剑法中唯一的攻招,剑尖幻起了一道弧形光芒,向玉海三儒攻去。
  三人大吃一惊,急忙低身,日轮初现,三人头巾一齐被挑走。
  日轮再现,三人急忙向后滚去。
  白剑翎正想向三人攻下致命的一击,但只觉真气一泄,无法再攻。
  他不由眼中泪水沁出,落回原地,瞑目盘膝而坐。
  玉海三儒只是吃惊的趴在地面,吓得不敢再向白剑翎逼近,怕他又再出绝招,那三人焉有命在。
  半晌见白剑翎毫无动静,才缓缓自地面爬起。
  白剑翎瞑目静坐,只觉得寒气继续又往上冲,真气经刚才出招和被寒气一冲,几乎无法凝聚了。
  玉海三儒站在一旁,凝视着他,心中怕他这是诱敌之计。
  三人眼色互换,双掌微合,正想再次出掌,暗算白剑翎。
  突然一股风声,一位少女自峰底穿云而上,脚底下似有一团淡淡的云雾托着,好似天上仙女一般。
  玉海三儒一见大吃一惊。
  那少女对三人视若无睹,身形被那团云雾托着向白剑翎飞去。
  她一手托着白剑翎右手,两人闪电似的向山峰下落去。
  玉海三儒呆呆的站在那里,不敢阻止,这“沧海一粟”的轻功身法他们虽没见过,但也听过,来人既用“沧海一粟”的身法,定然和沧海老人有很深的关系。
  沧海老人岂是好惹的,即使我三人师父来也不一定是对手,三人互视一眼,轻叹了一口气,只有希望白剑翎已无救药了。
  白剑翎只觉得他右臂被人托住,他连忙一睁眼,见托住他右臂的竟是太阳之女江玉羽,他吸了一口气,江玉羽托着他一只手臂向山下直落下去。
  他现在才感觉到“沧海一粟”的身法竟是如此奇妙,他亦奇怪江玉羽怎么会突然在这里出现。
  突然耳旁江玉羽低声道:“不要乱想!”
  白剑翎心神一震,收气敛神,不敢再胡思乱想。
  过了一会,江玉羽停了下来,松开托住他的手,向他道:“你中了寒雪掌,现在不要动,让我替你治伤。”
  白剑翎睁开双眼,只看见江玉羽的背影,她向一个小药箱,秀发如云,飘散在白色的云裳上。
  江玉羽提起药箱,转过身来,白剑翎不敢再看,急忙闭上双眼,江玉羽好像已经发觉了,她凝立了一会才向白剑翎走去。
  白剑翎心中乱跳,他听见江玉羽放下药箱的声音,江玉羽又蹲下了身子,打开了药箱。
  他不由自主的又睁开眼凝视着江玉羽,江玉羽平静的在找着药,她眼旁长长的睫毛眨动着。
  忽然她转头向白剑翎看来。
  白剑翎吓得急忙闭上双眼。
  江玉羽凝视了白剑翎一会,自箱中取出一粒药交给白剑翎,向他道:“你服下去。”
  白剑翎低着头,接过药来,依言服下。
  服下药,只觉脑中一阵昏沉,不觉的睡了过去。
  他醒来时,只觉双腿好似已有知觉,他正想着,江玉羽的声音又传至他耳中,道:“你暂且不要动,运功调息一遍再动。”
  白剑翎不知江玉羽在哪儿,但又不好回头去找,只好盘膝运功。
  半晌他睁开双眼,等了一会,毫无声息,他不禁缓缓的回过头去,见四外毫无人迹。
  他心中凉了半截,一眼看见壁上有一张纸条。
  他起身取了下来,只见上面写着:“玉海三儒已他去,君不必再寻,小青等人被困迷谷,速去救援!”
  即无称呼也无下款,分明江玉羽已离此他去,白剑翎将纸条收入怀中,心想石小青他们怎么又入迷谷去了,玉海三儒究竟到哪里去了呢?
  他望着天空,叹了口气,转身向银城奔去。
  回到银城,他进入屋内,找了一遍,连池仁辅尸首的影子都没有看见,他无可奈何,只有上马,星夜赶奔迷谷,去救小青等人。
  白剑翎星夜飞驰,直奔迷谷,这日已到了迷谷附近。
  突然一支箭掷来,落在他身前。
  他身形腾起,向来处飞去。
  一条身影向林中窜去,白剑翎连番奔腾,气血已浮,怒气更易升起。
  他眼角一瞟,早已看清那人正是古扬。
  白剑翎身形如饿鹰般落下。
  古扬大吃一惊,心知逃不了了,他返身立定,大叫道:“别动,我是来约你的!”
  白剑翎身形一落,落至古扬身前。
  古扬大叫道:“白剑翎!你那些朋友正被困着,你要动了我,你那些朋友也会跟着完了!”
  白剑翎打量着古扬,见他已成了独臂。
  古扬返身奔去道:“信系在箭上。”
  白剑翎见他已断一臂,不愿再留难他,他返身回去,拾起那支箭。
  解下箭上的信扎,他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三日之后,泰山之峰!”
  白剑翎皱了皱眉,不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天魔古毒约我在泰山之峰一决胜负吗?
  他想着,古毒这么阴毒,他要约我何不在迷谷之中,何必到泰山之峰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他转念又道:“难道说他在泰山之顶布下阴谋吗?”
  他沉思半晌,心道无论如何我去泰山,你们也必须要去,你们这一去,石小青等人之危不就立解了吗?而且天魔古毒和鬼侠可能还没有分开,自己要斗他俩,胜负难决,石小青等人在旁碍手碍脚,不如自己独上泰山,斗斗这群人。
  想着他一拨马头,又向泰山急奔而去。

  三日之后,旭日初升,一条白影背弓挂剑向泰山之峰奔去。
  眨眨眼他就上了峰顶,站定了身形,正是白剑翎。
  他张目向四外望去,东方的海面上火红的太阳向上升起。
  此时他哪有心情去欣赏日出之景,他忧虑的向四外张望着。
  半晌,他坐下身形,盘膝运气调息。
  不一会,山顶上飘上一条身影,白剑翎急忙起身,一见那人身裁只有自己一半高,白须白发,一把长胡几乎落到地,他皱了皱眉,心想这人是古毒请来的吗?
  那矮老人望着他哼了一声,正在此时山峰的另一方也翻上来了一个矮老人,两人互相看了一眼。
  先上来的那矮老人向后上来的矮老人道:“这人是你请来的吗?”
  后来的那矮老人不屑道:“我会请人吗?”
  先前那矮老人向白剑翎怒声道:“你是谁?怎么胡乱闯了上来,不知道我们东西二矮在这里比武吗?”
  白剑翎一愣,忙躬身道:“晚辈今日正好也有人约我在这里相见!”
  先前那矮老人怒道:“我不管这么多,你既然有胆量来,就该知道我俩的规矩!”
  白剑翎见这矮老人脾气如此暴躁,他沉思了一会道:“晚辈并不知道二位今日要在这里比武!”
  那矮老人怒道:“天下之人还会有谁不知泰山之峰是我东矮司徒明和西矮公孙亮比武的地方!”
  白剑翎一听,心道:“坏了!原来天魔古毒早知有两位怪物在此比武,故意要自己来的!不知石小青现在怎么样了。”
  想着他返身欲向山下奔去。
  东矮司徒明怒道:“慢走!”
  白剑翎向他一躬身说道:“在下白剑翎,被人设计诱到此地,在下尚有朋友有难,必须赶回去。”
  司徒明身形如飘风般的拦住他,怒声道:“你听见过谁打扰了我俩比武的还能自己离去的!”
  白剑翎急道:“我这是急事。”
  西矮公孙亮接口冷冷道:“急事也没有用!”
  白剑翎身形一返道:“难道你们就不管好几条人命死在古毒手中吗?”
  两人齐声道:“那些事我们管不着!”
  白剑翎怒火上冲,他怒声道:“那好,我白剑翎可要走了!”说完身形闪电似的向峰底扑去。
  东矮司徒明大笑道:“有种!”他身形一动,拦住了白剑翎的去路。
  白剑翎连冲三次都被司徒明抢先一步,阻住去路。
  白剑翎心急石小青现在到底如何了,他三次被阻,不由怒火益炽,他长啸一声,身形向上直冲起。
  东矮司徒明身形也跟着飞起,仍然拦着白剑翎。
  白剑翎双掌一招,一招“千里奔雷”,向东矮司徒明击去。
  东矮司徒明大笑一声,双掌迎了上去。
  蓬的一声,白剑翎身形趁势向山峰另一边翻下去。
  西矮见东矮动手,他似不愿动手,身形反而一让,白剑翎身形闪电似的向峰下落去。
  东矮司徒明向下追去。
  白剑翎才落下一半,东矮司徒明已追上,双掌一翻,向白剑翎击去,口中叫道:“小子!别逃!”
  白剑翎心中大惊,想不到东矮司徒明功力竟然如此高明,他双掌一接,竟被震住峰上退了一步。
  司徒明也吃了一惊,咦了一声,双掌连翻,向白剑翎向峰顶逼去。
  白剑翎吸了口气,双脚横踏在峰壁,双掌硬接了司徒明一掌。
  但东矮功力比他还高,只有被迫向峰顶退去。
  白剑翎心急下峰,但司徒明死缠不放,功力又不如,只有退身回至峰顶。
  白剑翎踏回峰顶,心中急怒交加,向二人怒声道:“你们两人到底要怎样?”
  司徒明大笑道:“你今日能胜我东西二矮便罢,否则把你扔下去。”
  白剑翎沉声道:“好!既然如此我白剑翎只有领教二位高招了。”
  东矮司徒明大笑了一阵道:“还不错,我司徒明想不到在我东西二矮面前还有这么有骨气的年青人!”
  白剑翎心中怒火正炽,怒声道:“我白剑翎今日也是第一次遇到你们这么不讲理的!”
  西矮公孙亮大笑道:“骂得好,想不到我东西二矮处处被人在背后骂,今天居然有人敢当面骂的!”
  白剑翎怒道:“我有要事去办,没空和你们斗口。”
  西矮公孙亮大笑了一阵,向东矮司徒明道:“你上还是我上?”
  司徒明道:“当然我上。”说着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不等他近身,一手抽出长剑,身形一闪,向司徒明刺去。
  司徒明大笑一声,身形一让,右手食中二指向白剑翎额角点去。
  白剑翎身形一动,剑随身走,展出奇正十三剑,向司徒明攻去。
  司徒明咦了一声,收掌回保。
  白剑翎微吸一口气,身形腾空而起,一式“乾龙御天”,身形在半空急绕一圈,向司徒明攻去。
  司徒明身形急躲,白剑翎不舍,身形紧随着追去。
  司徒明心中微惊白剑翎招式竟如此奇特,他返身出掌,向白剑翎右手长剑震去。
  白剑翎招式骤发,由正转奇,一式“坤马行地”。身形倏降,长剑扫地而过,向司徒明双脚扫去。
  司徒明一掌击空,心中一惊,连忙腾身而起。
  白剑翎再出奇式,一式“怒起拏云”,长剑翻起,以蛟龙出水之式向司徒明追去。
  司徒明大惊,在半空中用力一拧身,向旁闪去,但哪里能闪得开呢?眼看一剑就将扫中。
  西矮公孙亮大笑一声,身形向白剑翎扑去,口中叫道:“小友手下留情!”
  白剑翎身形一错,闪身落地,右手持剑凝立,双目盯着二人。
  西矮公孙亮笑道:“小友招式奇特,可是奇正十三剑吗?”
  白剑翎缓缓点点头。
  东西二矮互视了一眼,向白剑翎道:“想不到奇正十三剑竟在小友身上得见,实乃生平一大幸事!”
  白剑翎刚才初试以正合以奇胜,出奇制胜,一击成功!闻言也没有着声,不知二人话后是什么意思。
  东西二矮笑道:“我二人想再来领教小友的奇正十三剑,如果得胜,以二敌一,以老欺少,胜亦不武,还是让小友下峰,如果落败,自愿替小友去迷谷将令友救出。”
  白剑翎心想这也好,败了自己可以走,胜了反多得两个助手,何乐而不为?
  他躬身道:“晚辈从命便是!”
  东西二矮一齐大笑一声,将白剑翎逼来。
  白剑翎暗思当时他外祖父对他所说的话:“……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若江河……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
  他想着挥剑出招,一招“潮痕一晕”,向东西二矮逼回。
  二矮一分,出掌攻来。
  白剑翎一次得胜,心神大定,长剑微圈,再出奇式,一式“剑扫千军”,向二人逼回。
  二人身形闪动,如游鱼般的滑身而人,出掌双双攻向白剑翎。
  白剑翎心中微惊,身形腾起躲开。
  东矮司徒明身形飞起,单掌向白剑翎拍去。
  白剑翎施出“乾龙御天”的身法,身形在半空中微微一绕,向旁落下。
  西矮公孙亮早已截去,白剑翎身形一落,他大笑一声,向白剑翎出掌击去。
  白剑翎不敢硬接,正待要躲,身后东矮司徒明又已追来,白剑翎不由自主的将长剑挑起,一招“虹阻长空”,一道弧光幻起,二矮四掌震下,白剑翎身形虽被震的微微一晃,但大部份掌劲已被弧光化去。
  二矮身形疾退,惊异的望着他。
  白剑翎一呆,向二人一拱手道:“白剑翎已是落败,就此向二位告别!”说完欲向峰下奔去。
  东西二矮齐声道:“慢!”
  白剑翎回身凝视着二人。
  东西二矮道:“想不到两种旷世绝学都齐聚你身,如此更好,我俩不但领教你的奇正十三剑,还可以领教你的弧光剑法!”
  白剑翎并无取胜的把握,闻言皱了皱眉道:“晚辈自甘认输!”
  二人齐声道:“不行!”
  白剑翎知道不答应也不行,只有横剑凝立。
  东西二矮一分,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心想既然要战,就斗斗你们东西二矮也好。
  他身形微闪,又展奇正十三剑,和二矮战在一处。
  东西二矮身形倏分倏合,以雄浑无比的掌力猛攻猛打,白剑翎身形游走,奇招频出,连连抢攻。
  转眼百招已过,二矮不耐,身形围着白剑翎,四掌相互击出,不让他游斗。
  白剑翎心中大急,身形急闪,想脱身而出,但二矮四掌严严的封着,无法脱围。
  他反手将长剑向东西二矮攻去,二矮大笑,四掌齐翻,向白剑翎剑身震来。
  白剑翎身形一起,欲脱身而去。
  东西二矮一分,司徒明飞身急拦,白剑翎剑势微变,长剑向二人掌势微微一接,一式“鹤脱金笼”,身形闪电似的脱出二人范围。
  二矮大怒,一齐起身向白剑翎攻来。
  白剑翎不想恋战,他长剑一圈,施出弧光剑法中唯一攻招“日轮三现”,一道弧光幻起,随着长剑向二矮扫去。
  二矮身形一矮,回掌震去。
  弧光微敛,跟着又暴长,“日轮再现”,向二矮反绕过去。
  二矮出掌再震,“日轮三现”,再向东西二矮攻去。
  二矮心中大吃一惊,不知白剑翎还要再攻多少招,这种招式二人是第一次见过,急忙向后退去。
  弧光闪电似的追去,二矮再回身出掌,但已稍晚,弧光急掠而过。
  白剑翎收剑向二矮拱手道:“晚辈要告辞了。”
  东西二矮心中满不是味道,以自己二人声名之隆,竟双双败在一个后生小辈手中。
  但输已经输了,无话可说,只有说道:“小友且慢,我二人落败,理应和你去一趟迷谷才对!”
  白剑翎巴不得二矮有这么一句,忙道:“那就谢谢二位了。”
  三人身形向山峰下落去。
  下了山,白剑翎牵过白马,三人一马直奔迷谷而去。
  二矮心中充满闷气,心想到了迷谷一定要教训古毒一顿,他不知哪里弄来这么一个小怪物,不知怎么搞的,自己二人不是他的敌手。
  白剑翎身在马上,见二矮毫不落后,心道侥幸,若不是运气好,凭二矮中任一人自己都不是敌手,幸好他们临阵慌乱,否则可不知结果如何。
  三人彻底奔赴,一日夜之间就到了迷谷。
  白剑翎下了马,三人起身就要向谷内奔去。
  才至谷口,见山旁贴了一张纸条,上道:“小青等人业已脱险,君可于岁暮至华山会面!”
  白剑翎看了舒一口气。
  东西二矮见一场战事又已消弭,不禁气馁,两人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想了想向白剑翎道:“好吧!今天我俩没帮到忙,哪天你有事时我俩再来罢!”
  说完不等白剑翎答话,翻身就向前奔去。
  白剑翎在后叫道:“谢谢二位前辈了!”
  东西二矮分道扬镳,一东一西,眨眨眼都已消失了。
  白剑翎凝立了片刻,沉思了一阵,向迷谷山顶奔去。
  白剑翎向山顶上翻去,山峰上飘着雪花,他向谷内望去,只见白蒙蒙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他向前奔去,山峰朝谷中的部份光如斧削,望下去看不见底。
  白剑翎皱了皱眉,正想走,突闻远处一声鹰鸣,他突然感到好熟,又笑了笑,心想自己今天怎么了,鹰鸣本来就差不多。
  想着又向前奔去,想探探天魔古毒到底在不在谷中。
  他向前奔着,突然身前一条青色人影飘落,他急忙一退,见身前立着一个青衣的少年。
  他不知是谁,立定了脚跟,向那青衣少年仔细的打量着,好似在哪里见过,但又好似毫不相识。
  那青衣少年笑道:“白兄别来无恙乎?”
  白剑翎皱了皱眉道:“恕小弟不记得兄台贵姓了!”
  那青衣少年笑道:“那当然,白兄和小弟未识一面,焉能记得?”
  白剑翎奇怪的望着那青衣少年,心想既然未识一面,你又怎么知道我姓白呢?
  青衣少年笑道:“白兄可记得珠儿罢!我就是她的哥哥,叫南白!”
  白剑翎皱着眉道:“珠儿?”
  南白微恼道:“百花洲的珠儿,她的名字叫做南紫珠,是我妹妹!”
  白剑翎恍然道:“是她!”
  南白莞尔道:“对了!”
  白剑翎向南白问道:“不知南兄今日来此有何贵事?”
  南白笑着道:“我是来找你的!”
  白剑翎奇道:“南白找我有什么事吗?”
  南白望了望谷底,岔开话题道:“白兄来这儿找天魔古毒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
  南白不屑道:“古毒小魔而已,不值一斗!”
  白剑翎无言的望着南白,心想他们一家人都是这么傲气凌人的。
  南白看了看白剑翎,微微一笑道:“这是我爸爸说的!”
  白剑翎无言的笑了笑,随即又向南白问道:“适才听南兄说是来找我的,不知南兄有何事?”
  南白想了一会儿道:“我那妹子说对你的印象非常好!”
  白剑翎心中一震,转过头去望着谷中。
  南白见白剑翎毫无反应,又向他问道:“不知白兄对她的印象如何?”
  白剑翎不经意道:“我对她印象坏透了!”
  南白瞪大了双眼道:“什么?”
  白剑翎道:“我对她毫无印象!”
  南白怒道:“你这样简直有些看不起我百花洲之人,认为百花洲不值一交!”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兄弟讲的全是实话,但并没有轻视百花洲的意思!”
  南白怒道:“但你当着我的面说这种话,你可知道我是谁?”
  白剑翎本不想和他们打交道,只抬头望了他一眼道:“兄台可不是南白吗?”
  南白气道:“废话!我不是南白是谁?”
  白剑翎不经意的笑了笑。
  南白见白剑翎毫不在意,他怒道:“我是她哥哥,你当着我的面侮辱我妹妹。”
  白剑翎笑道:“南兄问起兄弟不能不据实以答,并没意思要侮辱令妹。”
  南白气得满面通红道:“今天我要代我妹妹来教训你一顿!”
  白剑翎转头凝视着他。
  南白怒声向他问道:“南紫珠有什么地方不好,你对她印象这么坏?”
  白剑翎凝视了南白一阵,一言不发。
  南白又道:“是她打了你两记耳光,你就对她印象不好吗?”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道:“这点兄弟倒没有记在心上,但我想这也是因素之一吧!”
  南白怒容微敛道:“这只是你武功不及,只能怪你自己。”
  白剑翎笑道:“兄台也听说过士可杀不可辱吗?这事兄弟虽未放在心上,但她这种行为,的确无可取之处,兄台以为是吗?”
  南白气馁道:“就这一点吗?”
  白剑翎只得无言的笑了笑,心想其实你兄妹两人还不是差不多,我说出来还不好似在当面说你!
  南白想了一会又道:“这种事小弟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白兄可放心了吧!”
  白剑翎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谢谢南兄了。”
  南白一笑道:“那我带你去见我妹子吧!”
  白剑翎皱了皱眉道:“南兄请原谅,兄弟并不想去见令妹。”
  南白面色微变道:“白兄还耿耿于怀吗?”
  白剑翎又皱了皱眉,心想你为什么一定逼我去见她呢?
  南白道:“白兄不高兴见她吗?”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道:“南兄请多多原谅,我确实有点这个意思!”
  南白怒道:“白兄的意思是不愿与百花洲的人交游吗?”
  白剑翎心想你怎么老用百花洲的名头来压人,但又碍于沧海老人不好决绝,只道:“兄弟只是不想见令妹罢了!”
  南白心中大怒,道:“白兄这是什么意思?”
  白剑翎不解的望了南白一眼。
  南白道:“当着我的面讲这种话,看不起我吗?”
  白剑翎皱了皱眉道:“南兄为什么一定要我去见令妹呢?”
  南白愣了一愣,一时无词以答,恼道:“见她有什么不可以的,难道她会把你吃掉了吗?”
  白剑翎苦笑了一下,说道:“南兄,兄弟实在有事了,如果南兄没有什么事,我就要走了哩!”
  南白望了白剑翎一眼,不高兴的道:“你去找她?”
  白剑翎反问道:“谁?”
  南白道:“江玉羽!”
  白剑翎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南白又问道:“怎么!你俩闹翻了!”
  白剑翎无言的摇了摇头。
  南白又道:“那你去哪儿?”
  白剑翎不愿多说,向南白一拱手道:“南兄,以后再见了。”说完返身就去。
  南白眉毛微扬,怒道:“站住!”
  白剑翎滑步返身道:“南兄难道要强人所难吗?”
  南白怒道:“白剑翎!你别自以为了不起,今天我要教训教训你!”
  白剑翎心想这南白和他妹妹一样,一点道理都不讲,他也沉声道:“白剑翎随时候教。”
  南白身形一动,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领教过“沧海一粟”的功夫,知道不是易与,他身形一闪向旁躲去,双掌也跟着扬起阻住南白。
  南白身形飘起,在白剑翎掌风中晃动着。
  白剑翎掌势一收,第二掌尚未击出,南白跟着欺身切入,二指向白剑翎双目点去。
  白剑翎心中微惊,双脚微错,侧身让过,心想我何必跟他一般见识,我以后也不想和他们打交道,干脆我一走了之。
  想着,他身形一起,施出“乾龙御天”的身法,向山下飞去。
  南白一看被白剑翎脱出手去,他哼了一声,也施出“沧海一粟”的轻功身法向白剑翎追去。
  天下轻功身法以百花洲为最,南白这一施出“沧海一粟”的轻功身法,身如御风而行,向白剑翎追去。
  白剑翎身形才落下十丈,南白已追到,他回头一看,心中微微吃惊,心知要逃也不容易了,他反身出掌,向南白击去。
  南白冷笑一声,身形一转,早已落至白剑翎身后点去。
  白剑翎返身出剑,倒演伏地追风,南白身形微起,二指一并,点中白剑翎麻穴。
  南白微微冷笑,一手将白剑翎长剑归鞘,一手将他提了起来,向天空吹了一声口哨,苍鹰急冲而下。
  他一手抓住白剑翎腰间,起身上了鹰背,向白剑翎道:“今天要你尝尝苦头!”说着又笑了一声。
  苍鹰展翅而起,南白将白剑翎在半空中摇晃着。
  白剑翎闭目不言,南白大笑道:“白兄又何必如此的气大呢?”
  说完又笑着,好似非常得意。
  摇晃了半个时辰,南白又道:“白剑翎,除非你开口向我讨饶,不然我要一直晃着你!晃昏你为止!”
  白剑翎怒气无法发作,干脆发气敛神,运气解穴。
  他一运气,南白已发现,他笑道:“没有用,我们百花洲用的都是独门点穴法,这没用的!”
  正说着,远处也传来一声鹰鸣,南白面色微变,催鹰掉头飞去。
  远处高空出现了一只金鹰,敛翅向南白落下。
  上面坐着一个锦衣少年,大笑着向南白道:“紫珠!你到哪里去?”
  白剑翎心中微微一惊,心道:“原来他就是南紫珠,怪不得如此!”
  南紫珠一声不应,右手还是直摇晃着白剑翎。
  那少年笑道:“原来你抓了一个人,他是谁啊?”
  南紫珠叱道:“不用你多管闲事!”
  那少年催着金鹰,无言的跟着南紫珠,半晌才道:“你要到哪里去?”
  南紫珠不理他,向苍鹰道:“苍儿,下去了。”
  苍鹰直落而下,金鹰也跟着落至地面。
  南紫珠下了鹰背向那少年道:“你跟来干什么!”
  那少年尴尬的道:“紫珠,今天什么事你生这么大的气!”
  南紫珠道:“没什么事!”说着看了看白剑翎,想替他解开穴道但又没有解。
  那少年看了看白剑翎道:“这人是谁?他是什么事惹恼你了,要不要我帮你忙,整一整他呀?”
  南紫珠向他叱道:“没你的事!”过了一会又道:“也好,我放了他,然后你再和他打一场!”
  说完他解开了白剑翎的穴道。
  白剑翎挺身站起,那少年向南紫珠道:“现在就开始吗?”
  南紫珠道:“当然!”
  那少年笑道:“好!我一定打胜!”说完向白剑翎逼来。
  白剑翎怒视了南紫珠一眼,南紫珠噗嗤一笑道:“看你现在还威风不威风!”
  那少年双掌一扬,一招“大风起兮”,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不知这少年是谁,和南紫珠是什么关系,他双脚微错,闪了开去,跟着身形游走,活动了一下筋骨。
  那少年见白剑翎闪开,跟着追来,双掌一翻,一招“冷逼重裘”,向白剑翎拍去。
  白剑翎还没见过这种人,只听了南紫珠一句话就跟自己打起来的,他身形闪动,跟着回身出掌,和那少年战在一起。
  南紫珠一人站在一旁直笑。
  眨眨眼半个时辰已过,那少年心中暗奇白剑翎功力之高竟在他上,南紫珠大概也是用“沧海一粟”的轻功身法才能取胜的,但不知这人是何人弟子,和南紫珠究竟闹些什么?
  两人身形愈打愈快,突然那人掌式一变,掌心泛出赤红色。
  白剑翎心中大惊,心想这必是和玉海三儒一个路子的掌力,他急忙双掌一翻,一招“春雷乍起”,砰!的一声,回攻了过去。
  那少年咦了一起,身形疾走,只见他掌心连连向白剑翎吐出,白剑翎只觉四外热浪逼人呢!
  南紫珠在外笑着叫道:“这是赤风掌,你好好的接吧!”
  白剑翎双掌急挥,将热浪向外逼退。
  半晌,那少年身形愈转愈快,四外空气微微泛起红色。
  白剑翎只觉热得浑身不舒服,他一手掣出长剑,一招“虹阻长空”,一道弧光幻起,阻在身前。
  那少年见白剑翎出剑,也一挥手,自袖内抽出一柄火红的折扇,向四下挥动,顿使赤风掌益炽。
  白剑翎四面被赤风包着,他长剑频起,赤风被阻在外,跟着他一招“云翻瀚海,鹤脱金笼”,身形闪动之际,穿身脱出赤风。
  那少年跟着追来,折扇一合一张,一股淡红色的风浪向白剑翎逼来。
  白剑翎再施“乾龙御天”的身法,身形在半空中飞绕了一圈,跟着出剑,一招“日轮三现”,一道弧光向那少年射去。
  那少年折扇一起,向白剑翎剑势挡来。
  白剑翎突然看到那少年满面都表现着想得胜,他心中微微一笑,长剑一偏,一阵剑风掠过那少年肩头。
  那少年吃了一惊,刚才如果接上了,以对方的声势,自己至少要被震退两步。
  白剑翎身形落地,那少年挥剑急攻,白剑翎连连后退,心想让他一招,但那少年出招,招招狠毒,只有挥剑挡开。
  南紫珠在旁看着,大声叫道:“徐杰,不要打了,再打下去你就败了!”
  徐杰不服道:“紫珠你别看不起我,我的绝招还没施出呢?”
  说着折扇倏张倏合,一招“飘摇吹棘”施出,阵阵赤风向白剑翎拂去。
  白剑翎身形急退向后躲去。
  徐杰挥扇急攻,连连攻出三招,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不想再战,返身逃走。
  南紫珠身形一起,拦住白剑翎道:“不准逃!”
  白剑翎不理,长剑疾起,直点南紫珠额角。
  徐杰大叫道:“紫珠,看我的!”他忽追而到,挥扇向白剑翎拦去。
  白剑翎停身出剑,徐杰挥扇迎来,两人又大战起来。
  徐杰见白剑翎处处退让,心中不由好不高兴,他狠招连出,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眉头微皱,大声向南紫珠道:“你准备怎么样?”
  南紫珠道:“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怎么不打了呢?”
  白剑翎怒道:“你是什么意思?”
  南紫珠笑道:“你现在服也不服?我开始就说,只要你服了我,我就放你走!”
  白剑翎哼了一声,向徐杰道:“住手。”
  徐杰一愣,不理又挥扇急攻。
  南紫珠在旁咭咭笑道:“怎么样?我不叫他放,你哪里走得了。”
  白剑翎气闷在胸,长啸一声,剑出奇式,一式“剑气冲云”,冲开徐杰折扇,起身向前奔去。
  南紫珠身形又拦住白剑翎,向他道:“你再不服,我可要把你抓起来,找一个荒岛,把你放下,看你服也不服?”
  白剑翎怒道:“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服了吗?”
  南紫珠笑道:“无论如何,你既然被我丢在荒岛上,你什么事都没办法去做了。”
  白剑翎无言的望着她。
  南紫珠笑道:“谁叫当时我爸爸要把沧海一粟的武功传给你,你不要呢?”
  徐杰听了心中一惊,心想沧海一粟这种轻功身法为沧海老人的绝技,向不传外人,怎么会要传这人呢?难道说……而他不要……
  白剑翎微微叹了口气道:“南姑娘,我白剑翎技不如人,今天服输就是。”
  南紫珠道:“服输谁要,我要你服我!”
  白剑翎默默无言。
  南紫珠笑道:“你不服吗?”
  白剑翎担心自己说服,那不知南紫珠要自己做什么,不服她真把自己弄到荒岛上去,这南紫珠说了就做,毫无顾忌,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那该怎么办。
  徐杰站在一旁,愈看愈不是味道,向南紫珠道:“紫珠,我看算了罢,我看他也是怪可怜的!”
  南紫珠转脸叱道:“他可怜?你比他还可怜呢!”
  徐杰心中好不高兴,心中一转向南紫珠道:“不如送他到紫驼峰去。”
  南紫珠想了一会道:“不太好,万一不幸江姐姐会找我,而且去了那里我俩也不敢去救,我只是要他服我罢了。”
  白剑翎怒火又起,自己好好的,他两人倒来安排自己了,他剑眉微扬道:“你也只不过轻功较佳,以巧取胜罢了。”
  南紫珠气道:“你现在连输都不肯服了?”
  白剑翎心想反正不服了,口中也道:“我本来就用不着服输!”
  南紫珠道:“好!我就不用沧海一粟的身法照样可以取胜。”说完了她自己也觉得没有把握,又补一句道:“我不用沧海一粟的身法,但你也不许用奇正十三剑!”
  白剑翎只对“沧海一粟”的身法头痛,如果南紫珠不用“沧海一粟”的身法,他可必胜。
  他向身旁望去,接着向南紫珠道:“好!但我们可不必直接比!”
  南紫珠道:“那怎么比?”
  白剑翎道:“你先看我这招!”说着身形一动,施出“日轮三现”,弧光幻起,日轮三现,左近一株五人合抱的巨树被截成四段。
  他落身向南紫珠道:“如果我用这招攻你,你能不能挡?”
  徐杰在旁心中微惊,心想还好他刚才这招未发,如果攻出自己恐怕扇要被震飞。
  南紫珠无言的站着,如果白剑翎真用这招攻她,她只有施出“沧海一粟”的身法逃开。
  半晌才道:“这样不公平,你攻招自己占便宜,而且我又不许用‘沧海一粟’的轻功身法!”
  白剑翎道:“那依着南姑娘怎讲!”
  南紫珠沉吟了一会道:“你敌得过我的百花镖吗?”说完自身上抓了一把暗器向外撤去,只见天空中万点银星,向近旁大树飞去,一株合抱的大树被穿得一个个孔!
  她望了白剑翎一眼道:“你的弓比得上吗?”
  白剑翎心中也暗惊南紫珠暗器如此厉害。
  他撤下弓,一手搭上九箭,但见九箭向四外飞去,绕了一个圈向一株双人合抱的大树飞去,九箭穿透而出,九箭又迅即飞回白剑翎的手中,这正是“羿射九日”和“箭返吴中”合成的手法。
  南紫珠微微一惊,望着白剑翎不得作声。
  徐杰在旁望着白剑翎道:“原来是你!”
  白剑翎不解的望着徐杰。
  徐杰向白剑翎道:“这是你的绝技吗?”
  白剑翎微点了点头道:“这叫羿射九日。”
  徐杰大声道:“原来我家那两条乌龙全是被你射伤的,我们还找了好久,不知是谁!”
  白剑翎心中微惊道:“就是毒龙潭中那两条吗?”
  徐杰大叫道:“你竟敢伤了我家的大乌二乌!”说着一挥双掌向白剑翎攻去。
  南紫珠一想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想不到那两条乌龙竟被白剑翎给伤了,这回恐怕以赤风的脾气不会放过白剑翎。
  白剑翎一面挡着一面道:“那焉能怪我,那两条乌龙还把我船打碎了呢?”
  徐杰道:“你怎么说也没用,我离开了这么久,我爸爸恐怕马上就要找来了,到时候看你怎样!”
  正说着,又是一声鹰鸣,一只金鹰降下,上面坐了一个红袍老者。
  他一见徐杰和南紫珠在一起,就笑着向南紫珠道:“珠儿,你今天怎么在这里,你爸爸好吗?”
  南紫珠道:“徐叔叔,好久不见了!”
  那红衣老人大笑。
  徐杰垂手走上去叫道:“爸爸!”
  那老人笑道:“你怎么找到珠儿的?”
  徐杰道:“只是偶然遇到了。”
  那老人对白剑翎毫不理会,只向南紫珠问长问短。
  南紫珠一面答话一面用眼示意白剑翎快走。
  白剑翎正欲离去,徐杰大声道:“爸爸!旁边那人就是用箭射伤了大乌二乌之人。”
  那老人一转头,冷峻的望着白剑翎,白剑翎吓了一跳,那老人刚才和南紫珠说话时满面笑容,好似非常温和,这一面对着他,好似完全换了一个人,令人看了心里就害怕。
  那老人打量他一阵,鼻中哼了一声道:“杰儿说的是真的吗?”
  白剑翎不知那老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但他是徐杰的父亲,想来武功一定很高。
  他微微点了点头。
  那老人沉声道:“那好!今天碰到我高兴,你就把一双眼珠留下走罢!”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在下认为伤了那两条乌龙是自卫,并无不是之处,而且那两条毒龙有害无益,伤了他们并没有错!”
  那老人沉声道:“这是你对我说的话吗?”
  白剑翎见那老人气焰如此,不由心中微有不高兴,他淡淡的道:“正是在下所言!”
  那老人又道:“那更好,你把眼睛和舌头给我赤风留下。”
  白剑翎道:“在下认为这太强人所难了。”
  赤风心想说出自己名头,白剑翎听到必要吓个半死。凭自己,当年风花雪月四大魔头之首,谁听了不怕?想不到白剑翎丝毫没有反应。
  他怒道:“如果要我自己动手你这条命就完了。”
  白剑翎道:“我没听说过如此就要人命的!”
  赤风满面怒容的向徐杰道:“杰儿!你去收拾他。”
  徐杰苦着脸道:“爸爸!我刚才早试过了,如果可以也不用等你老人家来了!”
  赤风听了大怒叱道:“废物!”
  南紫珠在旁道:“徐叔叔,这白剑翎是我爸爸的朋友呢!”
  赤风一愣,怒容一敛向南紫珠问道:“是真的吗?”
  南紫珠点了点头道:“上次是他要到百花洲,路过毒龙潭刚好遇上大乌二乌,因此才伤了牠们!”
  赤风沉思了一阵,心想:是沧海老人之朋友不可能,是他的后辈倒也许会。
  他向白剑翎道:“你师父是谁?”
  白剑翎心中满怀不高兴,道:“在下师承何人不必告诉他人!”
  赤风道:“好!”心想你不说正好,免得我多有顾忌。
  他停了一下道:“我看在沧海老人之面上,如果你能接我二十招我就既往不咎!”
  说着向白剑翎走去。
  白剑翎双目注视着赤风。
  赤风向白剑翎走去,右手轻轻一挥,一股红色劲风向白剑翎扑去。
  白剑翎只感到一股热力向自己逼来,他双掌一合一分,一招“雷声开陆”,迎了上去。
  红色劲风被震向四外散去。
  赤风心中暗惊,他这招虽然只有了五成功力,想试试白剑翎,想不到竟被他一震而散,但不知他师父是谁,要是苦行大师就不好了,但他从未听说苦行大师曾收徒,但他师父究竟是谁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双掌向外轻轻一推,掌势微加,又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刚才一掌已倾出全力,见赤风不过随手击出,心中暗惊,他见赤风又出掌击来,他身形一转,掌势稍沾即走。
  赤风见白剑翎身形移动,他身形跟着追出,双掌连挥,一片赤风将白剑翎围住。
  白剑翎只觉浑身炽热难耐,他身形一矮,双掌翻起,一招“雷神震天”,轰的一声,赤风被震开,他身形跟着如闪电般飞起。
  赤风心中微惊,连忙起身出掌,向白剑翎追去。
  白剑翎身在半空,身形微拧,呛的一声抽出长剑,施出“乾龙御天”的身法,身形向高空急绕而起。
  赤风心中暗惊,想不到白剑翎身法竟如此奇妙,这种身法他好似在哪里看见过,但一时记不起了。
  白剑翎身如神龙,急转而回,长剑向赤风攻去。
  赤风双掌一起,向白剑翎长剑封去。
  白剑翎身形又向上飞起。
  赤风心中微怒,如此双方已对五招,再十五招就满二十之数,他以风花雪月之首二十招之内竟制不住一个后生晚辈,那如何成?
  白剑翎身形飞起,心想出招围困赤风,二十招一过他就无可如何了。
  他想着,长剑微震,施出弧光剑法中唯一攻招“日轮三现”剑尖幻起一道弧光,向赤风飞射过去。
  赤风心中大惊,回手一掌将白剑翎震退,向他道:“无忧女是你什么人。”
  白剑翎不知所问,半晌答道:“我不知道无忧女是谁?”
  赤风哼了一声,心想惹了无忧女比苦行大师还麻烦。
  他向白剑翎问道:“你这日轮三现是从哪里学来的?”
  白剑翎道:“自然是向我师父学来的!”
  赤风见白剑翎答的都不是他想的,他怒道:“好!不管你师父是谁,我也是斗斗你!”
  南紫珠在一旁叫道:“徐叔叔,记着,已经六招了。”
  赤风哼了一声,身形一动,双掌向白剑翎攻去,白剑翎四周的空气好像被火烧红了般,在半空中激荡着。
  白剑翎心中大惊,长剑向外挥起,“虹阻长空”,弧光如长虹般将赤风阻在一边。
  赤风双掌又挥,功力加至七成,白剑翎在内汗落如雨,似坐在火炉中一般。
  他长啸一声,左掌向上击去,右手同时一招“角声吹日,剑气穿云”,他这一招拼命攻出,但赤风被激荡着,一丝不裂。
  白剑翎心中大惊,赤风双掌缓缓合拢。
  白剑翎一试不成,再次出招,那招数仍然完全相同,左手单掌使出雷音神功的劲力,向上击去。
  赤浪微裂,白剑翎不敢怠慢,身形急飞而出。
  赤风以为一定得手,心中正在微笑,心神稍疏,竟被白剑翎脱身而去。
  他心中大怒,正想追击,白剑翎早已回身,长剑如天虹一般的扫回。
  赤风心知白剑翎一脱身必不会束手待毙,他右掌微起,向白剑翎长剑抓去。
  白剑翎猝不及防,一把正被抓中。
  赤风使出赤风掌劲,向剑中透去。
  霎时间长剑泛起红色,白剑翎只觉一股热力传来,似火烧般,他咬着牙支持着,他手中紫剑是他父亲遗物,焉肯放手。
  赤风面上毫无表情,白剑翎满面是汗,手心好似要被烧焦了一般。
  他支持片刻,突然大喝一声,左手向赤风胸前击去。
  赤风左手一伸,向他左手迎来。
  白剑翎右手突加力,施出一式“光腾万丈”,剑尖泛起一丝光芒,向赤风手腕刺去。
  赤风心中微惊,急忙右手一松,白剑翎长吸一口气,脱身飞去。
  赤风身形跟着闪电似的向上追去。
  白剑翎反手收剑和赤风对了一掌,身形借势闪电似的落向地面。
  赤风向白剑翎追去,白剑翎撒弓搭箭,搭上九支利箭,对着赤风。
  赤风不敢贸然攻上,身形向旁落去。
  白剑翎持弓凝立,对着赤风。
  赤风缓缓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持弓凝立不动。
  赤风愈走愈近,南紫珠和徐杰两人都紧握着双手,手心沁出汗水,不知赤风再踏上一步结果将是如何。
  赤风又踏上前一步,两人相距不过一丈,白剑翎仍然凝立不动。
  赤风又向前踏去。
  白剑翎右手一松,九支长箭一齐向赤风的四面飞去,跟着身形也闪电般的攻上,左手持长弓直攻上去。
  赤风双掌连挥,一连击出四招,击落九支长箭,并逼退了白剑翎。
  赤风逼进,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右手一翻,抽出长剑,剑弓齐挥,霎时弧光大炽,拦在白剑翎身前。
  赤风一掌击出,白剑翎又被逼退两步。
  赤风跟着又连攻两招。
  白剑翎身形已被赤风围住,四外一片粉红色,颜色虽淡,但劲力更强,直透入剑弓之中,他双手被烧得几乎无力再举起剑弓。
  赤风面露冷笑,正欲出掌制住白剑翎,突然南紫珠大叫道:“已经二十招!”
  赤风一呆,白剑翎急忙向后退去。
  南紫珠又道:“呀!我算错了,原来才只十九招!”
  赤风心中大怒,但又不得发作,他气得胸部几乎要爆炸了,但白剑翎早已脱手而去,气又何用?
  白剑翎身形急退,收剑搭箭,霎时间又已搭上九箭。
  赤风缓步向白剑翎逼去,他眼中射出怒火的似要将白剑翎烧死。
  白剑翎此时心中已定,只剩下一招,他自己只要把握时机,右手一松,一招就过去了。
  赤风虽向白剑翎逼去,但也不敢贸然出掌,十九招对下,他对白剑翎的武功已概略的了解,白剑翎持弓搭箭,他想要一招取胜,千难万难。
  南紫珠见白剑翎脱身而去,心中大放,而徐杰却怒视着白剑翎,心一下一下的跳着,想看他父亲在最后一招是否能将白剑翎击败。
  赤风心中盘算着,突然停住脚步,双目凝视着白剑翎。
  白剑翎沉默半晌,见赤风仍然毫无动静,他右手一松,九支长箭立即脱弦而出,向赤风飞去了。
  赤风身如蛇游,闪电似的躲过了九箭,双掌一翻,一阵淡红色的气体向白剑翎袭去,那阵气体虽然淡得几乎看不出,但却热的非常。
  白剑翎身形如脱弦之弩向后急急退去。
  赤风掌势不变,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剑弓齐出,一道弧光幻起,拦了上去。
  赤风掌劲和剑弓一接,白剑翎立感不对,他剑弓如触烈火,霎时间热力传了上来。
  九箭齐折,向赤风射去,赤风右掌向后挥去,白剑翎趁势向后退去。
  二十招已过,赤风当着南紫珠,道:“好!今天让你走了。”
  白剑翎舒了一口气,立即收回剑弓,瞥眼看见南紫珠正对他微笑着,他急急转身向迷谷奔去了。
  到了迷谷,幸好那白马还在那里,他望了望谷中,不敢贸然闯入,微微叹了口气,想再有两天就年底了,见到了石小青等人再从长计议罢。
  他上了马,缓缓向华山走去。
  白雪飞舞,朔气逼人,早已是岁暮的情景,白剑翎骑在马背上,回忆起下山来的遭遇,人事的变动实在太大了。
  到了华山,白剑翎下了马,向山内走去,走了一阵,心想华山这么大,到底应该在哪儿等呢?
  他想着。不由停下了脚步,想了一会,启步向华山之峰登去。
  他将白马停在一株树旁,身形向华山奔去。
  才到山腰,见树林中转出五人,正是天魔古毒及鬼侠一行,只是古扬不在。
  白剑翎见了五人一愣,转念道:“也好,迷谷中到底有什么我不清楚,在这里不是更方便吗?”
  他向着古毒冷冷一笑道:“幸好我没死在泰山,又碰到你了!”
  古毒本也见了那纸条,要来找石小青等人,想不到白剑翎竟然无恙!
  古毒冷冷的笑道:“但是今天恐怕你要葬身在华山了。”
  白剑翎哼了一声道:“那恐怕是你!”
  天魔古毒冷笑了一声,双手一挥,天魔掌击出,一阵淡淡的黑烟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双手一合一分,蓬的一声,烟雾四散。
  但东方瑜和沙冷二人早已抽空绕至白剑翎身后,跟着抽出长剑。
  天魔古毒也掣出长剑,三剑齐挥,霎时间又织起弧光剑阵,困住了白剑翎。
  白剑翎也抽出长剑,四人又斗在一齐。
  天魔古毒冷笑连连,白剑翎三番向外冲,都没有能冲出。
  半晌,古毒向鬼侠宫子奇道:“宫兄,今天可以早些进入弧光剑阵了吧!”
  宫子奇笑了笑道:“古兄别急,我宫子奇向四外去看看到底有没有旁人。”说完他身形闪动,向旁奔去。
  古毒心知宫子奇现在不肯进入弧光剑阵中,但又不能逼他,怕的是何梅等人找来,又是全功尽弃。
  半晌,鬼侠宫子奇奔了回来,他向古毒道:“四外并无他人,古兄放心困住他好了!”
  古毒沉声道:“他是和别人约好的,此时不动手,再下去可能不方便!”
  鬼侠宫子奇和金臂人魔耳语了一阵向古毒说道:“古兄是不是说只要能扰乱他的心神就好?”
  古毒沉默了一会答道:“正是。”
  宫子奇微微一笑道:“那金兄先进去,我在外面接应,万一不行,我再进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