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十三章 风月无情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三章 风月无情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古毒吸了口气,脑中急转,向鬼侠说了两句话。
  他向丁朴走去,哼了一声道:“我古毒来讨教讨教!”
  金枪侠一枪奏功,傲心又起,昂然道:“好!你也吃我一枪看看!”说完一枪掷出。
  在他心中认为迷谷三怪不过是虚名,和普通人一样,一枪毙死,天魔古毒大概也没什么可怕,但他不知道他只是运气好罢了,碰到沙冷用剑来挡,如果沙冷不接招那也不见得一枪令他当场毙命。
  古毒心中早就有准备,见他一枪射来,他身形一倒贴地窜出,只见丁朴这一枪正好擦过他胸前。
  白剑翎在一旁,金枪侠一枪落空,他心知不好,他身形一起向丁朴身前落地。
  但鬼侠身形也跟着飞起,双掌微合之间,“大须弥功”施出,一股劲力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双掌急起,一招“千里奔雷”迎了上去。
  双方一接,白剑翎被迫向后退去,宫子奇身形在半空中一连翻了十几个跟斗,身形在半空中微停,又向白剑翎扑去。
  东方瑜和古毒一齐抽出长剑缓缓向丁朴逼去。
  丁朴一枪不中,手无寸铁,见古毒和东方瑜二人向他逼来,不禁面色变得苍白。
  古毒对丁朴本是莫测高深,不敢急进,此刻见他面色苍白,不由冷笑一声,挺剑直攻。
  白剑翎见宫子奇追来,他虽看不见,但耳中听到古毒的冷笑声,他心中大急,双掌一翻,一招“雷神震天”,向宫子奇击去。
  轰的一声,宫子奇被震起,身形在半空中急转。
  白剑翎一掌击去。立刻身形一动向古毒扑去。
  丁朴见古毒挺剑攻至,他心中一乱,急欲再找支金枪,身形向旁窜去,正好向白剑翎反面奔去。
  古毒转身向丁朴追去。
  白剑翎追至,双掌向古毒及东方瑜击去。
  古毒和东方瑜二人,同时返身出剑,拦阻白剑翎攻来剑势。
  白剑翎双掌连挥,使出雷音神功,以全力向二人攻去。
  古毒和东方瑜挥剑联手迎战,霎时间剑气漫天,隆隆之声不绝于耳。
  鬼侠宫子奇在半空中翻滚着,连翻了十几个跟斗,跟着又向白剑翎扑去,他双掌微合,又施出大须弥功,向白剑翎背心攻去。
  白剑翎身形倏起,如神龙般的飞绕场中,双掌连连击向三人。
  古毒哼了一声,身形闪动,和宫子奇二人联手出掌,向白剑翎攻去。
  东方瑜趁机向金枪侠追去。
  白剑翎和古毒宫子奇二人掌式一接,身形被震向上飞起。
  丁朴已一手抓住金枪,东方瑜一剑刺下,丁朴翻身滚出,身形躺在地面,举枪对着东方瑜。
  东方瑜一剑不中,再要出剑,见丁朴已举金枪,对着他,他心中不由微有恐惧,不敢疾攻,只缓缓的向丁朴逼去。
  白剑翎身形落地,和古毒宫子奇二人对面凝立着,丁朴已拾起了金枪,他心中稍放,只举掌护胸,凝视着古毒和宫子奇。
  金枪侠丁朴缓缓的站起身,手举金枪,凝视着东方瑜,他不敢再进,也停下了脚步。
  场中一片寂静,谁也不敢先下手,双方均面对面的站着。
  古毒冷哼了一声,双掌缓缓推起,宫子奇双掌微合,立见一阵黑雾和一股风柱向白剑翎击去了。
  白剑翎双掌微合分开,一阵闷雷声中,古毒和宫子奇二人攻来劲力被白剑翎一招“雷音开陆”震裂,自白剑翎身旁擦过。
  古毒怒吼一声,和宫子奇二人一分,二人四掌连翻,向白剑翎攻去。
  东方瑜也同时身形一起,向丁朴扑去。
  丁朴大喝一声,金枪脱手,向东方瑜射去。
  东方瑜心中虽然早知金枪侠必有此着,但丁朴金枪一出手,沙冷毙命那一幕立即又涌现他心头,他心中一慌,不由自主的使出弧光剑法,一招“虹阻长空”,长剑划出,一道弧光幻起,拦在半空中。
  金枪刚一触弧光,东方瑜见那金枪毫不受阻,他心中一惊,想都来不及想,他长剑一偏,向那支金枪格去。
  一剑格中,金枪微微一偏,但仍然如闪电似射入他小腹。
  东方瑜闷哼一声,右手长剑脱手向丁朴射去。
  丁朴见他射中才松了口气,但东方瑜长剑已到,欲闪无及,剑自右胸射入,他觉得一阵痛楚,脚下发软,但他仍凝立着,眼中看见东方瑜双手捧着小腹,向他一步步逼进。
  白剑翎双耳听到有如目见,他不由大吃一惊,想要去救丁朴,但古毒和宫子奇二人岂是好斗的。
  他身形连转,施出全身功夫,连连出掌向二人击去,身形同时向丁朴移去。
  古毒和宫子奇二人一齐大喝一声,出掌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双掌一起,一吞一吐,身形借势向丁朴飞去。
  他落身至丁朴身旁,他还在那儿呆立着,东方瑜的脚步愈来愈近,古毒和宫子奇二人同时大喝一声,一齐追向白剑翎。
  白剑翎吹了一声口哨,那匹白马闪电似的奔来,白剑翎一手抱着丁朴,身形龙式飞起,单掌连翻,一连向二人攻出五六掌,跟着翻身落至马背,飞奔而去。
  古毒和宫子奇分手迎战,但白剑翎一触即走,两人正要起身去拦,但身后砰的一声,一声惨叫,两人一齐回头,见东方瑜已倒地,金枪自前贯穿,自身后露出。
  再回头见白剑翎已落身马背,急奔而去,古扬不由怒哼一声,没有说话。
  白剑翎上马急奔,转着就奔出了十余里,他听见丁朴在轻声的呻吟着。
  他一带马头,奔入一个小村,他翻身下马,向一间屋子走去。
  一阵咳声,迎面走来一人,白剑翎忙道:“这位老伯,我这位朋友在路上被仇人刺了一剑,老伯是否能借一间屋子给我们?”
  那人站定了脚步,打量了白剑翎一会道:“好的,你跟我来!”说着一面咳着,一返身带着白剑翎向屋内走去。
  白剑翎随即跟着进入屋内,弯了一个弯,那人停住脚步,咳了一声道:“你就在这间屋中罢!”
  白剑翎忙道:“谢谢老伯了。”
  那人叹气道:“年纪青青的,到底是什么事跟人结仇。”
  说完又咳了两声道:“我还有事,不陪你了,我一会就来。”说完向外走去。
  白剑翎将丁朴放到床上,轻轻向他问道:“丁兄,你伤在哪儿?”
  丁朴呻吟道:“白兄弟,我有话跟你说!”
  白剑翎道:“丁兄请说好了。”
  丁朴道:“今天我不甘心,想不到我这样就要死去,太不值得了。”
  白剑翎道:“丁兄不要这样想,也许还有救!”
  丁朴哼了一声道:“如果我手上多几支金枪一定不会败的!”
  白剑翎心道怎么这时还在乎胜负。
  丁朴喘口气道:“白兄弟,我和你虽然相处的时日很少,但我已深知你为人可靠,你一定要替我报仇!”
  白剑翎轻叹口气道:“古毒是我杀父母的仇人,自然我一定要将他除去的。”
  丁朴沉吟了一会道:“白兄弟,我已快死了,我一生武技只此一招,我不愿他和我一起埋没,现在我把他给你!”
  说完递来一件东西,白剑翎手刚一触,不由脱口呼出道:“奇正十三剑!”他手触的那张也是用银丝织成的,他一触即知那和奇正剑诀上的完全一样,那大概就是他求之不得的奇正十三剑中的第十三招。
  丁朴哼了一声道:“这是奇正十三剑?”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想不到丁朴用的招式竟是奇正十三剑中的第十三招,难怪弧光剑挡不住。
  他想着点了点头。
  丁朴也沉默了一会道:“我也不知道它竟是奇正十三剑,当年我被张虚羞辱之后想要拜师学绝技,正好遇到了一垂毙的老人,他把这张纸给我,告诉我其中有天下第一绝招,要在红光下才看得见!”
  白剑翎轻轻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丁朴道:“白兄弟,我功力太低,学到的只是些皮毛罢了,你拿去可以练成天下无敌的武功,那时可以立毙古毒于剑下。”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我双目已盲,如何能学?”
  丁朴呆住了,他又道:“白兄弟,你一定有办法可以学到的,我想你眼瞎大概是装的,你根本就不会瞎的。”
  白剑翎叹气道:“但是我真的双目已盲!一个好好的人谁要装成瞎子呢?”
  丁朴将剑招塞入白剑翎手中道:“无论如何你也要收下,我想你双目可能治得好,那时你再学好了。”
  白剑翎微叹了口气,收了起来道:“那要谢谢你了,丁兄!”
  丁朴大笑道:“白兄弟要我起来回礼吗?”笑着咳了一声。
  白剑翎忙道:“丁兄不要大笑!”
  丁朴又大笑道:“此时不笑何时再笑!”说着又大笑了一阵!
  他又咳了一阵,大笑道:“我的心事已了,我不愿再受痛苦了。”
  白剑翎惊道:“什么?”
  丁朴不理,大笑着站起身来,白剑翎大声道:“丁兄快躺下。”
  丁朴大笑着,一手将胸前长剑拔出,鲜血如水箭射出。
  半晌,他身体倒下,再也不能笑了。
  白剑翎呆立当地,身后传来一阵咳声,屋主已回来了。
  白剑翎埋了丁朴,给了那人一些钱,牵着白马向前走去,又死了一人,在他心中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天色又暗了下来,白剑翎在马背上,任那马载着他向前走,现在在什么地方了,他也不知道了。
  马蹄声滴答,寒风迎面轻吹,风声中传来一阵轻轻的声响。
  白剑翎拉住了马,那声音是那么的熟悉,那是江玉羽的箫声!
  箫声愈来愈近,白剑翎呆立当地,他心中实在想见江玉羽,虽然他双目已盲,但即使是再听她一段箫声也够了。
  箫声愈来愈近了,白剑翎心中被另一种意识揽动着,他心中慌乱已极,双脚一夹马腹,向旁奔去。
  箫声倏停,白剑翎心知江玉羽也已经看见他了,他连忙用脚一叩马腹,策马向旁奔逃去了。
  白马长嘶一声,正要奔去,白剑翎耳中突然听见江玉羽轻声叫道:“白少侠!”声音虽然那么轻,但白剑翎却觉得他的心好似要自口腔中跳了出来。
  她的声音虽然只是那么的轻婉,但好似不容白剑翎不听,他下意识的一勒马,白马又凝立当地。
  白剑翎一勒住马,突觉自己是多么糊涂,立刻又一踢白马,策马向前奔去。
  江玉羽又轻声道:“我有话和你说!”
  白剑翎作势欲勒住马,但又没勒,放马奔去。
  江玉羽呆立当地,望着白剑翎的背影,她那深黑色的大眼中闪动着深深的忧虑和不安的光芒。
  她在一瞥眼中,看见白剑翎双目已盲,她不知那是真的还是假的,但白剑翎终是离她而去了,以前白剑翎不会这样的呀!
  她凝立片刻,白剑翎的背影早已消失在夜色中,她转身欲离去,但按不住心中的不安与忧虑,她回身施出“沧海一粟”的轻功身法,向白剑翎追了过去。
  白剑翎策马前奔,一会就转过了一个山头,他放缓了马,向前走去,他心中空虚着,好似失去了什么,他抬头,好像他又看见了天空皎洁的月色,远处江玉羽在轻吹着箫,箫声飘入他耳中。
  他叹口气,这些以后都不会再发生了,他想着不知不觉泪水自眼角沁出。
  他下了马,缓缓牵着马缰,向前走去,想找个地方休息。
  他向前走着,面前一个轻微的声音道:“白少侠!”
  白剑翎吃了一惊,连忙站住了脚步,江玉羽又来了,她正站在他面前。
  江玉羽凝视着他,面色变得苍白道:“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怎么了?”
  白剑翎听出她声音中微微颤抖,他缓缓的低下了头,半晌才抬起头来,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只是瞎了罢了!”
  江玉羽又问道:“怎么?”
  白剑翎吸了口气道:“我遇到魔剑,双目都盲了。”
  江玉羽泪水自眼角流下,颤抖着道:“我看看,有没有办法治!”
  白剑翎低下了头,默默无言。
  江玉羽又道:“你不愿意吗?”
  白剑翎轻叹口气道:“不行了,双目已盲,哪里能再治得好。”
  江玉羽道:“你让我试试看!”
  白剑翎不忍拒绝江玉羽,就轻轻点点头。
  江玉羽走至一株树下,白剑翎坐下,江玉羽凝视着白剑翎,半晌拨开他双目,只见他双目一片红色,好似一个红球。
  她颤抖的望着他的眼中,这种病她根本没有见过。
  她松开了双手!失望的站着,泪珠自她两颊滚落,她不禁低声的抽泣着。
  白剑翎心中微惊,急忙站起身,口中道:“江姑娘,你怎么了!”
  江玉羽终于哭了出来,扑倒在白剑翎身上。
  白剑翎搂住她,声音颤抖着道:“江姑娘!你怎么了?”
  江玉羽哭着,咳了一声,白剑翎鼻中闻到一股腥味,他不禁惊叫道:“你吐血了?”
  江玉羽又咳了两声道:“剑翎!你会原谅我吗?我心中实在是多么爱你呀!”
  白剑翎泪水涌出,紧紧的抱着江玉羽,口中轻叫道:“玉羽!”他心中此时是多么高兴,甚至于把全世界的荣耀全归于他,他也不会像此刻这样快乐。
  江玉羽又道:“我以前是多么愚蠢,我只有一年的生命了,我为什么还要强制着自己不和你接近呢?”
  白剑翎吃了一惊,微松双手道:“你说什么?”
  江玉羽没有抬头,继续道:“我已经在江湖上飘荡了三年了,但是我父亲的踪迹还是没有找到,他老人家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出去替我找药治病了,一直到今天,我离开了我师父,又找不到我父亲!”
  白剑翎又紧紧搂住她,口中道:“玉羽,我会永远爱你的,我不要你离开我,我一定尽力去找药治你的病,你一定会好的。”
  江玉羽俯在白剑翎怀中,泪水自颊旁流下,她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有力的安慰过,即使白剑翎这些话只是说说,但她心中已够安慰了。
  两人相依偎,互相都感到安慰已极。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白马在旁踢了踢马蹄,长嘶了一声,江玉羽这才醒来,她红着脸,轻轻的推开白剑翎,缓缓的向前走去。
  白剑翎吸了口气,牵着马缰跟在江玉羽后面。
  两人缓缓向前走去,一路上都默默无言。
  不觉东方发白,天色已明,两人渐渐不知不觉的并肩而行,互相说着自己的遭遇,两人面上均挂着幸福的光辉,对自己的不幸好似都已不放在心上了。
  两人走着,突然路旁传出一声清越的佛号,江玉羽和白剑翎一齐抬起头来,江玉羽一见那人不由呀了一声道:“伯伯!我正在找您呢,想不到在这里碰到您了!”
  白剑翎站在一旁,听江玉羽叫那人伯伯,但不知那人是谁。
  那人微微一笑向白剑翎道:“白檀越知道老僧吗?老僧苦行!”
  白剑翎心中不由一惊,想不到今日遇见宇内第一奇人,苦行大师,而且他竟是江玉羽的伯伯。
  白剑翎忙跪下道:“弟子白剑翎拜见苦行大师!”
  苦行大师上前一步将白剑翎扶起来道:“白檀越免礼了。”
  江玉羽在旁道:“伯伯,他双目被魔剑弄瞎了,您老人家帮个忙,替他治一治吧!”
  苦行大师微笑道:“傻孩子,我怎么会治呢?你不去求你师父,求我有什么用!”
  江玉羽低头道:“但是……”
  苦行大师笑道:“傻孩子,别担心太多,你师父会替他治的!”
  江玉羽又问道:“伯伯!你知道我爸爸到哪里去了吗?”
  苦行大师笑道:“你爸爸在的地方你们现在不能去,他在紫驼峰!”
  江玉羽心中一震道:“那怎么办?”
  苦行大师笑道:“万事皆有前定,你着什么急,你爸爸不会有危险!”
  江玉羽素来景仰她伯父,闻言只哦了一声,就不再问了。
  苦行大师转脸向白剑翎叫道:“白剑翎!”
  白剑翎躬身道:“弟子在!”
  苦行大师道:“你可知道你双目为什么盲吗?”
  白剑翎心中不由迷糊道:“弟子不知!”
  苦行大师道:“因为你心先盲了。”
  白剑翎吃了一惊,额角上不由沁出汗水,不敢答言。
  江玉羽在旁不由心中微喜,她知苦行大师对一个人若不是爱得深,也不深加斥责,如今苦行大师对白剑翎斥责之严是她前所未见,不由暗暗替白剑翎高兴。
  苦行大师又道:“随便举一件事来说,为什么哈玛萨因你丧了命你还不听她的话,难道她的话不对吗?”
  白剑翎道:“弟子知罪了。”
  苦行大师道:“哈玛萨死后你答应了她的话不去做是不义,你说无颜见石小青等人是不负责,是不忠,不忠不义是不是心已盲!”
  白剑翎汗落如雨,他心中奇怪苦行大师怎么事事好似亲目所见,他忙跪下道:“弟子求大师开导。”
  苦行大师道:“你起来。”
  白剑翎依言站了起来。
  苦行大师停了一下向他道:“你以为你天门已开了吗?”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苦行大师道:“既然如此你可盘膝坐下,试试看你是否可以冲开天门!”
  白剑翎依言坐下,运气向天门冲去,但一冲之下,天门竟不能冲开,他心中大吃一惊,心道:“怎么搞的,难道千智禅师的力量竟白费了吗?但自己功力精进之速连天魔都已经不是对手了,怎么天门还不能开?”
  苦行大师微微一笑说道:“天门如已开,当可成为陆地神仙,你岂有还会败在赤风手下之理!”
  白剑翎心中不解,向苦行大师跪下道:“请大师指点!”
  苦行大师笑道:“武功和其他的东西一样,本不可一蹴而成,千智以他的功力助你打开天门,体中浊气尽去,功力大进已是尽人力之极,但非经已力,天门一开即闭,决不能说以他之力使你天门打通!”
  说完又向白剑翎问道:“奇正十三剑中第十三招你已经得到了吗?”
  白剑翎答道:“是的!”
  苦行大师道:“这一招是死招,出手之后对方绝无生理,丁朴的结果你也知道,日后你练成后不可轻用,奇正十三剑和雷音神功都是天下绝学,望你善自珍重!”
  白剑翎道:“弟子知道了。”
  苦行大师庄声说道:“你要知道大巧若拙,大辩若讷,大音希声,不可锋芒太露,你起来罢!”
  白剑翎心中似有所觉,再拜而起。
  苦行大师微微一笑,沉默了一会道:“你要去心魔必须进迷幻洞一趟!”
  江玉羽在旁不由惊呼道:“伯伯,他怎么能……”
  苦行大师道:“他能的!”
  江玉羽心中不由着急,迷幻洞她虽也没进去过,但当今世上恐怕只有苦行大师一人进去过,其余之人就连他父亲也不敢进去,更不用说其他的人了。
  苦行大师向白剑翎道:“你敢去吗?”
  白剑翎躬身道:“弟子愿意一试!”
  苦行大师满意的点头道:“迷幻洞中并无出奇之处,欲去心魔就在此举,白檀越要善自珍重!”
  白剑翎道:“弟子愿尽力一试!”
  苦行大师又道:“好!”说着起身苦行大师在前带头走去。
  江玉羽急忙追了上去,苦行大师轻声道:“有我在,你还耽什么心,真是傻孩子。”
  江玉羽面上微微一红,又退回白剑翎身旁。
  三人向前走着,走了大约半个时辰,苦行大师停下脚步向白剑翎道:“你跟我来!”白剑翎跟着苦行大师走去。
  不一会,苦行大师走到一个洞口,向白剑翎道:“白檀越,请进去罢!”
  白剑翎向苦行大师一躬身,向洞内走去,才走了一丈多远,他突然是眼前一亮,四周是一个水晶筑成的洞,他用手揉了揉双眼,心中奇怪自己不是双目已盲了吗?怎现在看得这么清楚呢?
  他呆立了一会,向前走去,才走出不远,洞中一旁放着一张水晶桌子,桌子上放着一本书,上书“天下三绝式”,书旁一行小字写道:“此三式为武林中绝招,习得此三招者必可称霸武林!”
  白剑翎看了皱了皱眉,心道:“这洞中主人不知是谁,把这么一本秘笈随便乱放,又没有人,若坏人得去,那还得了。”
  他正想着,一个壮年人自洞后转了出来,向他大喝一声道:“好小子,你居然想进迷幻洞中偷天下三绝式。”
  白剑翎忙道:“在下只是进来走走,并没有要偷!”
  那人哼了一声道:“迷幻洞中岂能任意走进,既入迷幻洞,非奸即盗,还想赖吗?”
  白剑翎心中暗道怎么搞的,苦行大师要自己进入迷幻洞,想不到洞中原来住有人,现在有口难辩,怎么是好。
  那人哼了一声,身形一动,劈啪连打了白剑翎两记耳光。
  白剑翎只觉得面上一阵热辣辣的,急道:“这位仁兄,请别误会!”
  那人不理,一手抓住白剑翎道:“我从不误会,我看你一脸贼相,今天非好好惩治一顿不可!”
  白剑翎见这人毫不讲理,又出口伤人,不由心中微怒,但转念道:“自己也是不对,怎么胡乱冲入别人的地方,只是苦行大师怎么叫自己到这边来。”
  那人一见白剑翎不说话,呸的一声,一口痰吐在他头上道:“好小子,我看你就是小贼。”
  白剑翎怒火升起,右臂用力一挣,那人一手握住他手道:“凭你这样就想在迷幻洞乱闯吗?告诉你!差远了!”
  白剑翎只觉这人功力高得不敢想像,他用力挣着,那人却纹风不动。
  他叹了口气,闭目凝立。
  那人哼了一声道:“好小子,可有你的,闭上眼就算了吗?今天要你尝尝我们迷幻洞的味道!”
  说完又随手打了白剑翎两个嘴巴。
  白剑翎只有心中暗呼倒霉,不知苦行大师要自己来这儿干什么,来这儿受人羞辱,士可杀不可辱,自己今天想死都不能了。
  他心中正悲伤着,突然脑中现出石小青、江玉羽、哈玛萨等人的影子,一个个如飞般逝过,各人用不同的目光望着他,最后一个模糊的影子在脑中现出,好似是千智禅师,又似云飞,那人开口向他道:“你——不忠不义的东西!”
  白剑翎心中一惊,这些人影又闪电般的退回,又在他脑海中现了一遍,冷汗自他额角流下,真的士可杀不可辱吗?真的一个人的好勇应该超过他爱惜他的生命吗?如果那人放松了他,他奋起拼命,结果死了那该怎么办?值得吗?
  那人狂笑着对他拳打脚踢,白剑翎心中在思索着,好似对这一些都不在意了,这只是一些些微的羞辱,和这种人拼斗值得吗?不但败了不值得,就是胜了光荣吗?
  那人打了一阵,见愈打,白剑翎愈平静了,不禁有些诧异,他咦了一声向白剑翎问道:“你怎么了,没死吧!”
  白剑翎抬头望了那人一眼。
  那人反手一记拍在他头上骂道:“他妈的!好小子,你居然装死。”
  白剑翎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那人诧异的望着白剑翎道:“你这小子,可真有点邪门,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白剑翎正要说话,洞后又转出一个青衣小婢,向那人道:“朱五!你又在干什么?”
  那人忙道:“没什么,有一个人,偷偷的进来要偷东西,被我拿住了。”
  那小婢哼了一声道:“你知人家准是来偷东西的吗?”
  朱五忙道:“我看他这一脑袋贼相就知准不是好东西!”
  那小婢吁道:“朱五!你再乱来我可要告诉小姐了!”
  朱五急道:“碧云!求求你!别告诉小姐。”
  碧云嘴一撇道:“小姐早知道了,她要我来请这位公子进去!”
  朱五惊道:“什么!”
  碧云不理朱五,走上前向白剑翎道:“白公子,请起,我家小姐有请!”
  白剑翎心中微惊,心道:“她怎么知道我姓白!”
  碧云笑道:“白公子不用多疑,公子大名我家小姐早已闻名。”
  白剑翎站起身来,只觉得浑身酸痛,碧云一笑,递给白剑翎一粒药丸道:“都是朱五该死,这粒药丸请白公子服下。”
  白剑翎拿起来依言服下,只觉身上痛楚全消,不由惊异这迷幻洞中药力之快。
  碧云望着他一笑道:“白公子请跟我来。”说着在前领着向前走去。
  转了两个弯,只见面前一排珠帘,碧云在外叫道:“白公子到!”
  里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道:“请进。”
  碧云掀开珠帘,白剑翎迟疑了一下就走了进去。
  迎面站着一个艳丽的少女,身着华服,轻露贝齿,微笑着迎着他。
  白剑翎只觉得这少女艳丽逼人,使他不敢平目相视,他低着头道:“在下白剑翎,拜见小姐!”
  那少女微笑道:“妾身李丽珠,白公子请不要客气!”
  白剑翎微一吸气,只觉满室脂粉气,吓得他不敢吸气。
  那少女笑道:“妾身有事请白公子相商,请白公子入席!”
  白剑翎微微一抬头,见前面摆着一桌丰盛的酒席,面对着面放着两张椅子。
  碧云走入房中向白剑翎道:“白公子请入席。”
  白剑翎红着脸道:“不要如此,我不大习惯!”
  李丽珠已坐下,碧云催道:“白公子不要客气!”
  白剑翎无奈,只有坐下,他刚一坐下,碧云就拿起酒壶来向二人倒酒。
  白剑翎忙道:“我不喝酒。”
  碧云微笑不理,白剑翎又不好拦,只好让她倒,只见她倒出来的酒,酒色碧绿,酒香四溢,真是醇酒。
  李丽珠举起酒杯向他道:“白公子,干了这杯,祝贺我俩初见!”
  白剑翎忙道:“我不会喝酒!”
  李丽珠皱了皱眉道:“白公子看不起我吗?”
  白剑翎红着脸站起来道:“李小姐言重了,我实在不会喝酒!”
  碧云在旁道:“怎么连对我家小姐都不肯赏脸吗?”
  但见白剑翎叹了口气,低头想了一下道:“既然如此我白剑翎就干下这杯,但我下面不喝了!”
  李丽珠举起酒杯,白剑翎也举起酒杯,二人一干而尽,一杯下肚,白剑翎只觉胸口发热,面孔发烧。
  过了一会,李丽珠微微一笑道:“我早已久仰白公子大名了,今天幸见,果然不凡。”
  白剑翎道:“李小姐抬爱了,白剑翎江湖野人,哪值得小姐如此抬爱。”
  李丽珠道:“我们迷幻洞中武功可说是天下第一,刚才白公子在门口见了天下三绝式,如果白公子想学,我可以传给白公子!”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我不想学!”
  碧云在旁咦了一声道:“怎么!别人想学还学不到,我家小姐要传给你你却不要!”
  白剑翎沉吟一下道:“在下认为武功够就行了,不必太高!”
  碧云接口道:“你以为你现在够了吗?”
  白剑翎微微叹了口气道:“学无止境,白剑翎武技浅薄,哪能算够了,但我本身武功还不够,哪有时间再学其他的武功。”
  李丽珠道:“白公子既然不愿学就不必勉强了,但我迷幻洞中有药丸可增进功力,不知白公子是否愿意服用?”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刚才他刚过迷幻洞中药丸的功效,他沉吟了一下,又道:“我与这李丽珠非亲非故,怎能贪小利呢?”他脱口道:“白剑翎不愿!”
  李丽珠不悦道:“白公子怎么看不起我!”
  白剑翎赧颜道:“白剑翎刚才言有不当,请李小姐原谅!”
  李丽珠容颜稍为缓和道:“白公子原是诚实人,我等原不该怪罪白公子。”
  沉默片刻,白剑翎又道:“刚才碧云姑娘说小姐找我有事,不知是什么事?”
  李丽珠凝视了白剑翎一会道:“我父亲去世时告诉我,将来第一个有胆量进入迷幻洞的青年就是我丈夫,今天白公子就是第一个进入迷幻洞的青年。”
  白剑翎吃了一惊,连忙站起身道:“那怎么可以?”
  李丽珠道:“什么!你不愿意吗?”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道:“这种事决无可能,你怎么能和我结婚呢?”
  李丽珠凝视白剑翎道:“难道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吗?为什么我配不上你呢?”
  白剑翎心想这究竟是怎么搞的,不知苦行大师知也不知,他为什么把自己送入这地方,麻烦可大了!
  李丽珠起身向白剑翎走过去,轻声道:“白哥哥,你难道这么忍心吗?”
  白剑翎一回头,见碧云早就不见了,他不由急道:“李小姐,不可如此!”
  李丽珠道:“你嫌我?”
  白剑翎一面后退一面道:“没有!”
  李丽珠见白剑翎后退,他就回身倒在椅子上低声的哭了起来。
  白剑翎不知怎么是好,他忙道:“李小姐,请不要哭了!”
  李丽珠不理,仍然低声哭着。
  白剑翎刚想上前劝,突然想起石小青,自己此时不走还不是引火烧身。
  他想着,返身向外奔去。
  他刚要逃,李丽珠又已站在他身前,向他道:“你为什么畏我如蛇蝎?”
  白剑翎道:“李小姐,这不可以。”
  李丽珠向他问道:“你心中已有了别人吗?”
  白剑翎面上微红,低下头半晌道:“是的!”
  李丽珠一手抚着白剑翎的肩道:“我情愿做偏室你愿意吗?”
  白剑翎抬头,见她眼中泪水欲夺眶而出,他低下头,摇着头道:“我们才见一面呀,李小姐不要逼我了。”
  李丽珠身形一退道:“我逼你?”
  白剑翎额上沁出汗珠,他现在只要想起江玉羽他已经满足了,但苦行大师偏偏又要他到迷幻洞来,迷幻洞中又有一个李丽珠,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李丽珠道:“我早知你会如此,你看!”
  白剑翎一抬头,顺着李丽珠手指望去,隔着一层水晶墙,江玉羽竟被关在那儿。
  李丽珠道:“她一人站在洞口东张西望,被碧云一把抓了进来。”
  白剑翎见江玉羽隔着水晶墙对她说话,但他一点也听不见,他心中大急,心想苦行大师究竟到哪里了,怎么让江玉羽一人留在洞外。
  江玉羽身后走出一个人,白剑翎见那人正是朱五,他向白剑翎狞笑着,右手举着鞭子,向江玉羽抽去。
  白剑翎不敢再看,他向李丽珠大声喝道:“你快叫朱五停手!”
  李丽珠身形一动,向后退去,根本不理白剑翎。
  白剑翎转头看见朱五的鞭子落在江玉羽身上,江玉羽身体颤抖着。
  白剑翎觉得双眼中要冒出火来,他大喝一声,双掌用出全部功力向那水晶墙击去。
  白剑翎一掌击出,只觉一股劲力反击回来,突然另一股劲力一挡,他眼前一黑,又只是一片红色,苦行大师在旁道:“孩子!你醒来罢!”
  白剑翎呆呆的坐着,刚才那一幕幕又自他脑中闪过,原来那些全是幻景。
  苦行大师叹了口气道:“还是脱不了情关!”
  白剑翎低下了头。
  苦行大师微笑道:“但已经很好了,能不受酒色财气的诱惑,天下能有几人,老僧数次入迷幻,也是不能堪破情关,又无人能护法,几次险些走火入魔!”
  白剑翎心中一惊,忙向苦行大师道:“多谢大师护法之恩!”
  苦行大师笑道:“不必多礼了,我们出去罢,玉羽可能已等久了。”说着二人起身向外走去了。
  江玉羽在洞外守着,见二人出来,急忙迎了上去,苦行大师向她道:“你和白檀越去找你师父罢,她有办法医他双眼。”
  江玉羽迟疑了一下道:“伯伯是不是可以和我们一起去?”
  苦行大师笑道:“不必了,白檀越已经见过诸般幻像,足可应付你师父了!”
  江玉羽不安的望了白剑翎一眼。
  苦行大师又向白剑翎道:“你此去切记,能吃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雷音神功是内功之极至,武功不求多,求精!日后经过死亡边缘,功力定可大增,或可天下无敌,但记着,不经过祸患,不成大器。魔剑原名昆邪,除非你天门已开,或者练成通天眼,否则看了必瞎!”说完他笑了笑道:“你俩好自为之,老僧去矣!”
  说完他身形似一丝轻烟般的飞逝。
  江玉羽见苦行大师已去,向白剑翎道:“我们走吧!快去找我师父去。”
  白剑翎点了点头道:“玉羽,你师父在哪儿?”
  江玉羽道:“她老人家住在衡山,人称青霜女,她对我很好,但总是冷冰冰的,什么话都不肯讲!”
  说着两人缓缓向衡山走去。
  数日工夫,二人已到了衡山,江玉羽领着白剑翎,两人向山中走去。
  走了一会,江玉羽停下了脚步,向白剑翎道:“我们进去罢!”
  白剑翎跟在她身后,走进了一个大石洞。
  才入洞中,洞内传来一声问道:“是玉羽吗?”
  江玉羽答道:“是的!师父!”
  洞内停了一下又问道:“还有谁?”
  江玉羽迟疑了一下答道:“是我的一个朋友!”
  洞内又问道:“是男的是女的?”
  江玉羽沉吟了一下道:“是男的!”
  洞内道:“叫他出去!”
  江玉羽的声音颤抖着道:“师父,他双目已瞎,徒儿想请您老人家帮他治一治!”
  洞内声音道:“你进来。”
  江玉羽低声向白剑翎道:“你在这儿等等,那是我师父青霜女,她老人家很喜欢我,一定会替你治的!”
  白剑翎微笑着点了点头。
  江玉羽低着头进入洞中。
  洞中青霜女的声音又传出道:“玉羽!你答应我的话全忘了吗?”
  江玉羽跪下道:“师父!”
  青霜女又道:“你怎么这么爱感情用事,难道你的生命会不如一个区区的白剑翎来得重要吗?”
  江玉羽流着泪道:“师父,他是个很好的人呀!”
  青霜女哼了一声道:“你先吹一段曲子给我听!”
  江玉羽拿起竹箫,轻轻的吹着,才吹了一段就放下箫痛哭着。
  青霜女道:“你怎么老是不听我的话,你老这样我也没办法救你了,你知道,你父亲在紫驼峰,还要两年才能得到解药,我答应过他使你延寿一年,但是你情绪要永远不能激动,你怎么老是不听我的话!”
  白剑翎在外听了不由微微颤抖,原来是这样,他已经害了玉羽了。
  江玉羽抬头向青霜女道:“师父,我还可以活一年,一年已经很长了呀,我只希望您老人家能替他治好双眼,我就非常感激您了。”
  青霜女沉默了半晌道:“你病未好前我决不替他人治病!”
  江玉羽求道:“师父,难道说玉儿最后一个要求您都不肯答应吗?”
  青霜女又沉默了一会道:“不行,你不会死的!”
  江玉羽又求道:“师父,您就答应我这个要求吧!”
  白剑翎在外呆立着,半晌,他转身向洞外走去。
  青霜女在洞中叫道:“白剑翎,你要到哪里去?”
  白剑翎止住脚步,青霜女又道:“你进来!”
  白剑翎缓缓的走了进去,跪下道:“白剑翎拜见前辈!”
  青霜女道:“你知道你已经害了江玉羽吗?”
  白剑翎道:“白剑翎愿领罪!”
  白剑翎默默无言的跪着。
  青霜女又道:“玉羽她如果没有救药,她爸爸回来前就去世,我怎么办?”
  白剑翎道:“晚辈愿意上紫驼峰去索解药!”
  青霜女冷冷道:“凭你?如果你行她父亲早把解药带回来了。”
  白剑翎沉声道:“晚辈还是愿意尽力一试!”
  青霜女无言的望着他,缓声道:“你抬起头来。”
  白剑翎抬起头,青霜女见了不由暗暗叹了口气,心中感触万千,他看上去竟然隐似当年的江百生。
  她沉默了一会道:“你知道我在玉羽的病未好之前不替他人治病吗!”
  白剑翎道:“晚辈不一定要治好双目!”
  江玉羽在旁急道:“你怎么了!”
  青霜女冷冷道:“既然如此就更好了,但愿你不是违心之言!”
  白剑翎面上现出微笑道:“我以前目不盲心盲,我现在目虽盲,但心不盲,而且如果目不盲我怎么能和她在一起呢?”
  江玉羽低声哭着,青霜女无言的低下了头。
  半晌,青霜女向白剑翎道:“好!我愿意使你双目复明,但你必须和玉羽分开!”
  白剑翎沉默的低下了头,轻声道:“我情愿目盲!”
  江玉羽激动的望着白剑翎,如果是二取其一,她也情愿如此!
  青霜女默默无言的低下了头,如果说当年江百生真正爱她,她也愿意抛弃她所有的一切,眼前的这对青年正在深深的相爱着呀!
  她失败了,但她仍在还要尝试,她向江玉羽道:“玉羽!你到后面去。”
  江玉羽迟疑了一下,站起身向洞后走去。
  青霜女哼了声道:“白剑翎,你必须和她分开!”
  白剑翎无言的沉默着。
  青霜女又道:“你难道不希望她在生前得到灵药,治好病吗?”
  白剑翎心志开始动摇了,如果那是可能,他愿意做一切他做得到的事!
  青霜女叹了口气道:“她生下来就患了七凤绝症,她母亲也是这病,至多活至二十岁,但她父亲和紫驼峰的鹿女定下了十二场的比斗才能得到金液银丸,还需要两年才能比完,如果你离开她,她至少可以多活一年,那时她就有救了。”
  白剑翎抬头道:“前辈有把握使她多活一年,等到金液银丸吗?”
  青霜女道:“你难道不信任我吗?”
  白剑翎起身道:“那我走了。”
  青霜女道:“别急,你双目我可以治好,而且玉羽病一好你就可以再来看她,只不过你们两年不见面罢了。”
  白剑翎黯然道:“不必了,既然如此你便不应该替我治双目了,否则好像我们在交换条件了!”
  青霜女道:“你双目是被昆邪剑所伤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
  青霜女道:“那你非治不可了,你现在眼前大概还是一片红色,过了三十日转成黑色就无法再治了。”
  白剑翎摇头道:“我不想治了!”
  青霜女道:“这是苦行大师要我替你治的!”
  白剑翎哦了一声。
  青霜女道:“前天他来了一趟,说你如果不能治好双目第十三招就无法练成,将来无法渡过大劫!”
  白剑翎沉默着。
  青霜女又道:“如果你马上将奇正剑中第十三招练成,再上紫驼峰或许可以早点获得金液银丸!”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向青霜女跪下道:“那就请前辈替我治好双目,我想立刻上紫驼峰去。”
  青霜女微微一笑道:“好!”
  说完向洞后道:“玉羽,你进来。”
  江玉羽又转了出来,青霜女向她道:“你去把我的金针拿来!”
  江玉羽应了一声,转入洞后,半晌,端着一个玉盘,上面放了两支金针,另外还有三个药瓶。
  青霜女站起身来,用手拈起了一根金针,浸入一个小药瓶。
  半晌她抽了出来,上前用手指拨开白剑翎眼皮,用金针量了一下,沉思了一会,将金针缓缓自白剑翎眼角刺入。
  白剑翎双目已无感觉,只觉得一阵酸麻。
  金针刺入,青霜女吸了口气,凝神缓缓伸出,金针针尖带着一条血丝,青霜女持金针,缓缓的向外抽着,突然她用力一抽,白剑翎哼了一声,只觉得眼中一阵刺痛。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