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十二章 夺命金枪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二章 夺命金枪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白剑翎身形凝立在弧光剑阵之中,长剑吞吐,如灵蛇般,阻住弧光剑阵。
  金臂人魔起身向弧光剑阵走去。
  天魔古毒和东方瑜,沙冷的身形互相转着,突然古毒大声叫道:“金兄请入。”
  金臂人魔插身而入,白剑翎早就侍机欲出,见弧光剑阵微露缺口,急忙冲身而出。
  金臂人魔身形才切入一半,见白剑翎冲了过来,连忙双手一翻,向白剑翎攻去。
  一道弧光幻起,如闪电般的射向白剑翎背心。
  白剑翎只得闪身让开。
  金臂人魔欺身切入弧光剑阵,右手挥起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回手一剑,正要去挡,弧光又袭来,他只有再向旁一闪。
  天魔古毒见白剑翎果受牵制,心中大喜,三人挥剑急起,弧光大炽,立即将白剑翎困得死死的。
  白剑翎身形在剑阵中,急展奇正十三剑,身形变幻莫测,古毒摸不清白剑翎身形动向,不敢贸然攻上,金臂人魔在剑阵中身形急走,偶尔攻出一招攻向白剑翎。
  五人又支持了一些时候,天魔古毒对白剑翎仍然不能奈何。
  古毒又向鬼侠道:“宫兄,我看还是你进来好!”
  宫子奇笑道:“我进去也没用,古兄不用攻招怎么能取胜呢?”
  古毒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身形太奇特,攻招一时无法用出。”
  宫子奇大笑道:“那么是时候的时候我再进入好了,反正现在还不是时候。”
  古毒无可奈何,双眼盯着白剑翎,想找他疏忽之际才出剑。
  白剑翎身形在阵内腾跃着,但身形究竟还是缓缓的慢了下来。
  古毒大喝一声,三人长剑齐出,施出“日轮三现”,再次用来对付白剑翎。
  白剑翎长剑弹起,“虹阻长空”,一道耀目的长虹横在半空,阻住三人剑势。
  金臂人魔大喝一声,双掌齐出,向白剑翎背心震去。
  白剑翎左手一圈一回,接了金臂人魔一掌,他劲力一分,自然不是对手,他心神一震,急忙起身向半空中飞去。
  古毒见白剑翎不支,心中大喜,大喝一声,“日轮再现”向白剑翎围去,金臂人魔照样,也起掌向白剑翎背心击去。
  白剑翎左手撇下长弓,双手同施,“剑扫千军”向双方扫去。
  啪的一声,这一次竟然势均力敌,不分胜负。
  古毒大吼一声,三人倾全力,攻上“日轮三现”,又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剑弓一翻,又接了上去,啪的一声,仍然不分胜负。
  古毒无可奈何,只好再布弧光剑阵,困住白剑翎,心知金臂人魔武功连迷谷三怪都不如,焉能对如今功力突飞猛进的白剑翎加以牵制。
  又激战了半个时辰,白剑翎左冲右突,但还是被三人出剑挡了回来。
  天魔又向宫子奇道:“宫兄如今可以进来了。”
  宫子奇迟疑了一会道:“让金兄先出来罢!”
  剑阵稍开,金臂人魔侧身而出,白剑翎见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他右手长剑一挥,一式“剑气冲云”,随着金臂人魔向外冲去。
  弧光才开倏合,但哪里能够阻得住白剑翎,白剑翎倾全力冲去,弧光稍敛,他跟着冲身而出。
  古毒寒着脸,一言不发,但心中恨透了鬼侠宫子奇。
  白剑翎才出剑阵,倏地身形翻回,一式“乾龙御天”,剑如长虹般向三人绕去。
  三人反身出剑,向白剑翎拦去。
  白剑翎剑势一变,由正转奇,剑式倏低变为“坤马行地”,长剑贴地扫去。
  他这一招逼得三人一齐身形微起。
  白剑翎又要出招,倏地宫子奇出招向白剑翎。
  白剑翎一剑拍开宫子奇攻来鬼手,翻身收气敛身,持剑凝立。
  金臂人魔也挺身上前,五人并肩而立,一步步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自知以一敌五,万万不能,但也许不一会何梅等人就会赶来,他们一来,形势当可扭转。
  白剑翎又收剑回鞘,跟着弯弓搭箭,又是一搭九支利箭。
  五人停步,不敢再向前。
  白剑翎凝立片刻,右手一松弓弦,身形跟着扑上,挥弓急攻。
  五人大惊,一齐向后退去,九箭互飞,向五人射去,白剑翎身形也已扑至。
  金臂人魔心中慌乱,手中又没有兵器,他双手急挥,一支利箭自他背心贯穿,大叫一声,倒在地面。
  天魔等四人也被逼闪电似的向后退了五步。
  四人一见金臂人魔倒地身亡,心中不由升起一丝寒意,跟着四人一齐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右手拔出长剑,剑弓互起,向四人迎去。
  鬼侠苦心想把金臂人魔培植成自己的助手,现在金臂人魔对他几乎已经言听命从了,如今却死在白剑翎手下,他哪能不怒。
  他身形冲前,鬼手急挥,怪招急出,连连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挥剑挡去,天魔等三人乘势再布弧光剑阵,困住白剑翎。
  白剑翎剑弓急挥,鬼侠宫子奇恨白剑翎入骨,不顾一切,猛挥鬼手如发狂一般向白剑翎攻去了。
  白剑翎本来就冲不出弧光剑阵,这一来倍感吃力,三五招一下来就连遇奇招。
  古毒冷笑连连,这次虽然死了一个金臂人魔,但对他毫无损失,反而激怒了鬼侠,使他全力以赴,想白剑翎再过一会就可伏尸当地,然后,阵中只剩下一人——鬼侠宫子奇,他也将在白剑翎死去之后也跟着死去。
  他看着,长剑急挥,和东方瑜、沙冷三人,将白剑翎紧紧的困住。
  白剑翎在阵中受四人合力围攻,几乎连呼吸都困难了,他此时仅能自保而已,几乎连移动脚步都不可以了。
  古毒放声大笑,长剑一领,再出攻招,“日轮三现”向白剑翎攻去,鬼侠宫子奇也狠命的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右手长剑用全力挥出一招“虹阻长空”,四剑一手互撞,叮的一声,白剑翎右手一震,长剑脱手飞去。
  “日轮再现”,白剑翎紫弓又被叩飞。
  “日轮三现”,白剑翎手中已无兵器,他双手用力挥出一招“春雷乍起”,向四般兵器击去了。
  四般兵器微微一滞,又向白剑翎逼近。
  白剑翎自分必死,倏地四人兵器似被一股劲力一击,向后弹去。
  白剑翎抬头一看,来人竟是少林寺的百晓大师。
  百晓一言不发的望着四人。
  四人哼了一声,一齐向百晓攻去。
  百晓右手食指微伸,四人兵器又似被重物一击,向后退去。
  古毒吃惊的叫道:“一指禅功!”
  说完向百晓问道:“你是谁?”
  百晓道:“施主既然认得是一指禅功,又何必多问?”
  天魔古毒心知不敌,莫说自己四人,武功再高也不行,他寒着脸,返身奔去。
  鬼侠宫子奇和东方瑜、沙冷三人也跟着天魔古毒奔去。
  白剑翎上前向百晓道:“谢谢师兄救命之恩!”
  百晓微笑道:“师弟不必多礼,我只是奉苦行大师之命前来而已!”
  白剑翎心中奇怪苦行大师怎么会知道自己要遇险的,但又不好出言相问。
  百晓看了看一旁金臂人魔的尸身叹了口气:“劫数中人,命中注定,焉能逃得过?”
  沉默了一会,百晓又道:“我奉苦行大师之命来告诉你,你的劫运已经开始了!”
  白剑翎急问道:“师兄,是什么劫运呢?”
  百晓微微一笑道:“天机不可泄露,苦行大师说这一次劫运是关系着你以后的成败,一切事情早有安排,只要你能安然渡过这一次劫运,以后恐怕就是坦途了。”
  白剑翎道:“师兄是否可以指点一二?”
  百晓笑道:“师弟问的可是趋避之法?”
  白剑翎沉吟了一下道:“也可以说是的!”
  百晓正言道:“我看师弟晦纹已露,此劫必不可免,而且发生不会在太久以后,此劫可使师弟走上坦途,师弟只要顺着正道,不会有问题的!”
  白剑翎又问道:“苦行大师行止,师兄是否可以见告,以便师弟可以去拜见!”
  百晓摇头道:“苦行大师的行止我亦不知,他该来即来,要去就去,有缘之人他自会找来,不用你去找,无缘之人你要去找上一生也找不到。”
  白剑翎沉默着,不知自己即将要遭什么劫运,百晓又装做很神秘一般的不肯说,不知在什么时候。
  百晓笑道:“师弟勿多疑,苦行大师说话不会错的!”
  白剑翎向百晓躬身问道:“我想请问师兄,我这仇是否能报?”
  百晓一板脸道:“苦行大师不是托沧海老人转告你说,仇不可报,凶必须除吗?你怎么心中老是存着报仇的观念?”
  白剑翎心中一震,虽不太懂,但也不敢多问了,默默的站着。
  百晓看了看天色,向白剑翎道:“师弟,我看苦行大师对你非常器重,你自己要善自努力,我今天要走了。”说完向山下奔去。
  白剑翎躬身道:“白剑翎不送了。”
  他抬头,见百晓已快消失,心中怅然若有所失,不知百晓所说的劫运何时将到,到时又是怎么一个情形,自己到时该怎么办呢?
  他想着,缓缓的向山顶走去。
  到了山顶,向四面张望,四面只是一片雪景,满地白雪,其余的只有几株疏疏落落的冬青树。
  他叹了口气,不知何梅等人何时才来。
  此时,他身后传来一阵大笑声,一个中年道人,黑须飘拂胸前,背上背着一支长剑,奔向山上来。
  白剑翎皱了皱眉,不知这人是谁。
  那人走至山头,笑着向白剑翎道:“你不记得我了吗?”
  白剑翎打量那人,那人虽有出尘之态,但眼中射出一丝逼人的寒气,他根本不记得在哪里见过这人,他摇了摇头道:“在下不知,请教道长上下?”
  那人大笑道:“我不是道士,我拔出剑来你就认得我了。”
  说完将身后长剑缓缓拔出。
  那道人缓缓自背后将剑拔出,剑身立即发出暗红色的光芒,白剑翎一看见那剑,只觉得双眼一阵刺痛,眼前景物全似着火了一般,泛出了红色,跟着眼前只见全都是红色,景物已完全看不见了。
  白剑翎声音颤抖着叫道:“魔剑!”魔剑并没有死,而且还找来了,百晓说自己即将应劫,想不到这么快,自己一生的成败全系于此,现在双目已盲,夫复何言。
  魔剑冷冷的笑了一声,魔剑抽出,身形微微闪动,挺剑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一手抽出长剑,心想自己双目已盲,如果让魔剑脱手而去,江湖必将引起浩劫,今日必须除去。
  他长剑一抖,身形微微闪动,一招“柳色千条,潮痕一晕”,剑化千条,向魔剑攻去。
  魔剑冷冷一笑道:“奇正十三剑何足为奇!”他右手一领长剑,身形微微一闪,脱身而出,出剑向白剑翎刺去。
  白剑翎一剑失功,魔剑已出剑向自己背心攻来,在他感觉中,这正是奇正十三剑中第一招“乾施坤转,倏阴忽阳”。
  他身形急忙闪开,心中大吃一惊,心道:“苍梧子失去了奇正剑诀时自己还不在意,如今奇正十三剑已被魔剑学去了,如此下去,怎生是好。”
  魔剑见白剑翎闪身避让,他也不追,只冷冷道:“如何!奇正十三剑我也会,我看你还是自刎身死的好!”
  白剑翎尽力抑止住胸中怒火,持剑凝立,心中沉思着制敌之策。
  魔剑口中虽这样说,但双目却凝视着白剑翎,他自知他自己绝无置白剑翎于死地的能力,他的目的已达,现在可以离去,但白剑翎会轻易让他离去吗?
  白剑翎沉默良久,心知今日成败在此一举,他右手长剑一圈,身形一移,一招“日轮三现”,剑尖幻起一道弧光,闪电似的向魔剑飞绕过去。
  魔剑吃了一惊,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剑式,他身形疾退,那道弧光紧追不舍。
  魔剑反身出剑,向那道弧光点去。
  弧光飞绕,魔剑他这一剑点出好似泥牛入海,如捣苍冥,他心中大吃一惊,面色微变,急忙一式“乾龙御天”,身形飞绕而起,脱出弧光,向上飞去。
  白剑翎心中既然已下定了决心要把魔剑了结了,自然出手就不会留情,他飞身追上,“日轮再现”,向魔剑绕去。
  魔剑才逃出弧光,见又追来,他心中又急又怒,不知白剑翎功力为什么会这么高,否则他就敢和白剑翎接剑,如今他如果向白剑翎接剑,他必是脱手弃剑。
  但白剑翎又追来了,奇正十三剑白剑翎比他要熟得多,真正对起剑来无异自讨苦吃,他咬了咬牙,右手长剑脱手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回手一剑拍落,突然一怔,心道:刚才我为什么不接住呢?一怔之后,又想先毙了魔剑再说,他剑式又起,“日轮三现”,向魔剑袭去。
  魔剑趁白剑翎一怔之时,身法突变为“坤马行地”,向魔剑接去。
  白剑翎再次出剑,他全身功力尽萃于此,剑式出处一道耀目的紫色弧光自剑尖幻起,向魔剑扫了过去。
  魔剑刚抓住剑,白剑翎剑势又到,他被迫身形直向地面落去。
  白剑翎已决心毙掉魔剑,弧光直追而下,向魔剑圈去。
  魔剑自知难逃,他面色惨白,满面是豆大的汗珠,他右手长剑一起,将他自己的左臂斩下,随着剑式向弧光扔去。
  白剑翎长剑一绞,将魔剑一只左臂绞成一阵血雨自天而降。
  魔剑左臂被自己斩下,一丝血迹都没有,他面色益加惨白,左臂一挥出之后,急忙返身向山下奔去。
  白剑翎一绞之下,心知中了掉尾之计,他右手长剑来不及收回,顺手向外抛去,身形不再停顿,直向魔剑追去,双掌一起,向魔剑击去。
  魔剑欲避无及,砰的一声,正好击中,魔剑身形如败叶般飘起,向山下落去,但手中还紧握着那柄魔剑。
  白剑翎一掌击中,他呆呆的站在当地,缓缓的举起手来,挥去额上汗珠,他不知魔剑现在如何了,但他直觉的感到,魔剑并不会死,他这一去,不知下落如何,但他知道,他这一掌,即使魔剑不死也要休养十年八年的。
  他缓缓的自地面找到自己的佩剑,将剑返鞘,才入鞘中,就听到一声:“白哥哥!”
  白剑翎心中一惊,知道是石小青奔上山顶来了,但他现在双目已盲,怎么能见他们呢?
  他迟疑的站着,他听见石小青奔上山来,突然石小青停住了脚步,惊叫一声。
  白剑翎返身急奔而下,山顶上传来石小青暗呼声。
  他向山下奔去,奔到原先放马之处。
  他凝立了一会,解下剑弓,用剑将一旁大树树皮削去了一块,用剑疾书道:“魔剑再现,剑翎双目已盲,剑弓赠与小青,父母之仇誓必要报,但恐非近日之事,剑翎当浪迹江湖,再研雷音神功,图一举歼敌,魔剑生死不知,但近日之内将无以为患江湖,劫数如此,剑翎又能奈何,今日就此别过,再见遥遥,不必相待!”
  他写完已听见脚步声奔来,他挂上剑弓,上马向前奔去。
  不知奔了多少时候,他才缓缓的放松马缰,任马向前缓缓走去。
  天夜渐暗,他眼前也由红转黑,他任马向前走着,也不再勒住马缰。
  突然,他感觉到一匹马缓缓的向他走来,他心中微惊,他眼虽盲,但他知道他现在还在华山之中,而且是向山内走去,在深山之中哪来人迹。
  迎面来的马蹄声也渐渐的放松,慢慢的停了下来,白剑翎也勒住了马缰。
  半晌,那人向他叫道:“白少侠!”
  白剑翎轻声道:“哈玛萨?”
  哈玛萨也轻道:“是的,是我,你跟我回去罢,他们都在找你!”
  白剑翎道:“哈玛萨姑娘,谢谢你们了,该回去的时候我自会回去的。”
  哈玛萨道:“你为什么不回去呢?”
  白剑翎无言以对,他到底为什么不愿意见他们呢?双目虽盲但他们六人没有一个人会笑他,但他心中实在不愿回去。
  哈玛萨又道:“小青妹妹正捧着你留下的剑弓在哭,你不回去看看她吗?”
  白剑翎沉默了良久道:“过些时候,她就会好了。”
  哈玛萨道:“你难道不爱她吗?你愿意她像我师父那样一直等着你吗?”
  白剑翎心中一震,他沉思着,良久才道:“我现在不离开她会更痛苦的。”
  哈玛萨也沉默了一会,又向白剑翎道:“我不懂你的意思,是不是你认为她会变心?”
  白剑翎摇摇头,没有说话。
  哈玛萨也不再说话,静静的看着白剑翎。
  白剑翎道:“她只是一个孩子,过些时候就会好的。”
  哈玛萨轻轻哦了一声,心道原来如此,她沉思了一会道:“你自己这么想,但小青可不是这么想的!”
  白剑翎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不得不如此想。”
  哈玛萨道:“你这种想法错了,你跟我回去罢!”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摇头道:“该回去的时候我自己会回去的!”说完他双脚轻轻踢了马腹一下,策马向前徐行。
  哈玛萨也带过马头,跟着白剑翎,口中道:“你如果不回去,我一人回去那要如何交差呢?”
  白剑翎停马,良久,叹了口气,又策马向前行。
  哈玛萨又道:“你既然说魔剑生死未卜,如果他再出现江湖怎么办?”
  白剑翎道:“不会的,他左臂已断,又中了我一记雷音掌,不死也要重伤!”
  哈玛萨接口道:“你就有这么大的把握吗?如果他只受了重伤别人可以救他,如果他死了,魔剑又落人手,还不是为患江湖!”
  白剑翎拉住马缰,如果奇正剑诀和魔剑落入他人之手,立刻又要为害江湖武林。
  哈玛萨见白剑诩已有些动心,她接着道:“魔剑下落不明,我们在华山中乱找,万一又碰上了……”
  白剑翎道:“哈玛萨姑娘,那就请你去说一声,你已经找到了我好了!”
  哈玛萨道:“但是人呢?”
  白剑翎叹了口气道:“你要我回去干什么呢?”
  哈玛萨道:“难道你一点也不在意我们对你的关怀吗?”
  白剑翎缓缓拉转马头,哈玛萨心中微喜,也急忙带转了马头,向归路上走去。
  路上两人默默无言,再转过一个山头就到了。
  路旁传来一阵冷笑,哈玛萨叫道:“是师伯吗?”
  李芙自树林中穿出,冷冷的向白剑翎道:“我找得你好苦!”
  哈玛萨急问道:“师伯找他有什么事吗?”
  李芙冷笑道:“哈玛萨,这儿没你的事!”又向白剑翎道:“白剑翎,你可知道,我侄子已经死了,就是你害的!”
  白剑翎道:“我不知令侄是谁,怎么说是我害的!”
  哈玛萨急忙下马,向李芙道:“师伯!这也不是他的错!”
  李芙把哈玛萨往旁一推道:“你怎么也被他迷了心,尽帮着外人。”
  哈玛萨急道:“师伯,我们去见了师父再说好吗?”
  李芙怒道:“你走开,我平常对你说些什么?如今你也像你师父一样,你这样以后只有苦吃!”
  哈玛萨道:“师伯,他双目已盲,你就放他走吧!”
  白剑翎道:“不用,我白剑翎自问并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你芙蓉剑的,你为何要处处刁难我呢?”
  李芙冷笑道:“你到天山来,第二天江玉羽就走了,害我侄子忧郁而死,这都是你!”
  白剑翎道:“那并不关我的事!”
  李芙道:“好。今天你既然如此说,我非毙了你不可。”说着一手抽出长剑。
  哈玛萨走至白剑翎身旁向他低声道:“我师伯心中正悲伤着,你让她一些吧!”
  白剑翎默默无言的低下了头,他不知怎的,双目盲后,好似火气特别大。
  李芙挺剑向白剑翎逼去,哈玛萨又向李芙劝道:“师伯!你消一消气,江姐姐也没跟他在一起,你就算了罢!”
  李芙用力一摔,把哈玛萨摔落地面。
  白剑翎一听哈玛萨身形摔落地面,他身形一动,下了马背,刚想去拉开哈玛萨,李芙已一招“万花骧首”,向他攻来。
  萨哈玛起身拦在李芙身前。
  李芙一掌向哈玛萨击去。
  白剑翎向李芙冲去,想去拉开哈玛萨。
  哈玛萨急忙出掌,想逼开白剑翎。
  白剑翎只觉一股劲风向他袭来,他当李芙已冲过了哈玛萨向他逼来,他急忙一掌推去,想要把李芙推开。
  哈玛萨被白剑翎推向李芙,李芙本欲推开哈玛萨,随手出剑向白剑翎刺去,谁知她一掌推不开哈玛萨,她右手一剑刺出,欲收不及,一剑正自哈玛萨胸前刺入。
  哈玛萨闷哼一声。
  李芙和白剑翎两人一齐呆立当地,李芙双手掩面,身体颤抖着。
  哈玛萨低声道:“师伯,哈玛萨是你带大的,你就看在我的面上放过他吧!”
  李芙悲叫一声,掩面奔去。
  白剑翎急忙抱起哈玛萨,他早已忍不住,泪水如雨般落下。
  哈玛萨喘息着。
  白剑翎急道:“哈玛萨,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哈玛萨凄然一笑道:“我没有救了!”
  白剑翎颤抖着道:“哈玛萨,我真该死!”
  哈玛萨喘着气道:“这不是你的错,你不知道是谁,而且这也是天意,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白剑翎默默的流着泪。
  哈玛萨又道:“自那天,黑龙峡之后,我就知道有今天,我触怒了草原之神,迟早必遭天谴!”
  白剑翎道:“哈玛萨,那次你没有错,你不那样做也不行,要是我是你,我也会那样做的!”
  哈玛萨口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向白剑翎道:“你是个好人,江姐姐也是个好人,但是你们都太骄傲了!”
  白剑翎无言的抬起头,望着天空。
  哈玛萨又道:“但你们相配正好,江姐姐心中另有隐痛,日后你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白剑翎落着泪道:“谢谢你了,哈玛萨!”
  哈玛萨道:“小青也是一个好孩子,你不可以令她失望。”
  白剑翎低声道:“我一定听你的话!”
  哈玛萨突道:“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呢?”
  白剑翎默然低头,无言以答。
  哈玛萨闭上双眼,喘了口气道:“你能答应我娶她们两个吗?”
  白剑翎沉默着。
  哈玛萨又道:“你以为我太多事吗?”
  白剑翎急道:“不是,只是我双目已盲,亲仇未报,哪能说这些呢?”
  哈玛萨叹气道:“我也是一片好意,愿不愿意都随你自己!”
  白剑翎低声道:“哈玛萨,谢谢你了,我一定尽力听你的话!”
  哈玛萨又叹了口气,目中沁出泪水,低声道:“你不要谢我,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白剑翎摇了摇头。
  哈玛萨道:“我也很喜欢你!”说时她声音已低得几乎要听不见了!
  白剑翎静静的想,半晌才道:“我一点也不知道!”
  哈玛萨道:“你自然不会知道,你的心全放在江姐姐身上去了!”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道:“一个男人心中能真正爱上一个女人已经很够了。”
  哈玛萨道:“是的!我本来也不想说出来的,但我实在忍不住了,我以后再也无法让你知道了。”
  白剑翎紧紧的抱着哈玛萨,哈玛萨喘口气道:“我从小跟着我师父长大,见她每天都到山上去等你父亲,但每次都是失望而归,你知道我心里多么难受,我觉得她是多么可怜!”
  说着她喘了口气道:“但是,我见了你以后,才慢慢知道为了什么,一个女人她的生命里只有爱,她有了爱,虽然得到的只是满腹辛酸,但活着是有意义的。”
  白剑翎心中激动着。
  哈玛萨又道:“但是我和我师父个性不同,如果我活着刚才那些话都不会自我口中说出来的!”
  白剑翎道:“哈玛萨,我虽不能爱你,但我会永远的记着你!”
  哈玛萨喘着气,面上泛起了红色,身体微微颤抖着,她低声向白剑翎道:“我很痛苦,好像……好像要去了,我师父那里请你替我去告别了!”
  白剑翎泪水流下来,他颤抖着道:“哈玛萨,你能不能再支持着,江姑娘如果也来了,或许她会有办法的!”
  哈玛萨摇了摇头道:“我真气就要散了,没有办法了!”
  白剑翎再次感到死神的可怕,一个少女的生命又将被他夺去。
  哈玛萨面色又苍白,静静的躺在白剑翎怀中,脸上呈现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她将永远的如此安祥的睡着。
  白剑翎站起身来,双手捧着哈玛萨,向前缓缓的走去。
  哈玛萨的坐马悲声长嘶。
  白剑翎沉痛的停下了脚步,他已回到了原先的大树之下,缓缓的将哈玛萨放回她的坐马,用她的剑又在树上书道:“剑翎和芙蓉剑互斗,误伤哈玛萨致死,愧不能已,无颜相见,就此告别!”
  写完他放下长剑,凄然凝立了一会,上马而去。
  天色已明,天空中笼罩着一层厚厚的乌云,正月初一,家家户户都在过新年。
  白剑翎骑着马向镇上走去,他双眼虽已看不见,但在江湖武林中他算得上无人能敌,在普通场合他的双耳并不让于双目。
  他骑着马缓缓的绕了那小镇一周,走至一家店门口,他下了马向店内走去。
  他刚坐下,一阵马蹄声响,又冲人三人,那三人进人店内,大声叫着店伙点菜。
  其中一人向他看了一眼,向另外二人道:“这瞎子可奇怪,不知他一人怎么来的!”
  白剑翎也随便叫了几样菜。
  又听见一人道:“管他怎么来的!”说着咦了一声向白剑翎问道:“喂!瞎子,门口那匹白马可是你的?”
  白剑翎点点头没有说话。
  男队道:“那可好,你要那匹好马也没有用,待会我跟你换一匹马罢!”
  白剑翎不知这三人是谁,怎么说话时一付命令似的语气,他微微一笑道:“这事恐怕在下不能接受。”
  另一人向那人道:“何必如此麻烦去和他说呢,凭我们闽中三杰的名头,你牵了就走他又能奈何。”
  白剑翎心中大怒,什么闽中三杰,居然在我这马身上打主意了。
  他正想着,先前那人道:“不好,恐怕铁氏兄弟不会答应!”
  说完他起身向白剑翎走来,口中道:“我闽中三杰做事最讲仁义,以我三人的名头来换一匹马都换不来吗?”
  白剑翎听刚才二人对话,知是和铁氏双雄在一起的,他淡淡一笑道:“铁氏双雄也和你们一样不讲理吗?”
  那人大怒道:“你还不够资格问我这些,你的马我是要定了,你怎么说!”
  白剑翎道:“我不会给的!”
  那人道:“好!”
  门口进来一人,接口道:“当然好,不但他不答应,我也不答应!”
  那人一转头,颤抖叫道:“金枪侠!”
  金枪侠冷笑一声道:“你们也认得我背上这三支金枪吗?”
  那人退回原座,一句话也不敢说。
  金枪侠冷冷道:“你们也知道我金枪侠的规矩吗?”
  那人的声音颤抖着道:“丁大侠请原谅,我兄弟这次是想把这匹马送给铁氏兄弟的!”
  金枪侠冷笑一声道:“你们自己说该怎么办吧!”
  闽中三杰互视一眼,今日既遇煞星,只有自认倒霉,三人道:“自愿割去一耳!”说完一齐拔出长剑将左耳割去,再收回长剑。
  金枪侠道:“好吧!今日暂且饶了你们三人。”
  三人不敢多留,一齐向外奔去。
  白剑翎心中暗惊,他出江湖来遇到的大多是一流高手,但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狠的角色,别人见了他居然自愿割耳逃去。
  他在想着,金枪侠已向他走来,笑道:“我叫丁朴,兄弟你贵姓?”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道:“谢谢丁兄帮忙了。”
  丁朴笑道:“不用客气了,我倒是非常佩服你的勇气和不畏强权的性格,想和你交个朋友!”
  白剑翎笑道:“丁兄抬爱了,在下哪敢高攀!”
  丁朴笑道:“不算高攀,我是最喜欢结交你这种朋友的!”
  白剑翎又问道:“今日正月初一,丁兄出门有什么事吗?”
  丁朴道:“没什么,只是有几件事要了一了。”
  说着又向白剑翎问道:“小兄弟,你贵姓,我告诉你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呢。”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道:“我叫白羽!”
  丁朴笑道:“白兄弟,你问我,我倒也要问一问你,正月初一你不在家中,出来有什么事吗?”
  白剑翎答道:“我并没有家!”
  丁朴道:“那也真可怜,像你一个瞎子,又不会武功,应该有个家才好。”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丁兄有什么要事吗?”
  丁朴道:“没什么了不得之事,我和昆仑剑客张虚约好今天中午决斗!”
  白剑翎皱了皱眉道:“究竟为了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吗?”
  丁朴笑道:“十年前他曾羞辱我,我十年苦学,今朝一举成名,此仇不复怎行?”
  白剑翎笑道:“丁兄何必为十年前一点小事斤斤计较呢?”
  丁朴哼了声道:“士可杀不可辱,张虚当日讥讽我一辈子也不会是他的对手,今日我要他试试我金枪的滋味。”
  白剑翎默默无言。
  丁朴道:“说起来也是张虚要自找死路,我要他认败就可以了,他偏不肯,我金枪一出手就非死人不可,他怎能挡得住!”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你刚才不是说过士可杀不可辱吗?你要他以一派掌门人的身份认败服输,不也是在侮辱他吗?”
  丁朴呆坐无言。
  白剑翎又道:“你既然知道他不是你的对手,不妨让他一点也就罢了,何必一定要跟他斗一斗呢?”
  丁朴哼了一声道:“那怎么成,我不去别人以为我怕了他昆仑剑客!”
  白剑翎笑道:“你又何必要别人认为呢?你自己心中知道就可以了啊!”
  丁朴迟疑了一会道:“不行,今天一定要击败昆仑剑客,那我就可以扬名天下。”
  白剑翎道:“扬名天下之后你又怎样?”
  丁朴沉思了一会道:“我再击败白剑翎。”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击败他又怎样?”
  丁朴道:“那时我武功就天下无敌了。”
  白剑翎又道:“天下无敌又怎样?”
  丁朴看了白剑翎一眼道:“奇怪,如果你习武不希望能天下第一吗?”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天下无敌也不过是虚名罢了,你以为击败白剑翎就可以天下无敌吗?无下奇人异士多不胜数,白剑翎的武功不过才入门,并没什么了不起的。”
  金枪侠丁朴凝视了白剑翎一会,突放声大笑道:“白兄弟,你口气倒不小的,你也姓白,差点我要把你疑心做白剑翎了!”
  白剑翎轻轻叹了口气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丁兄不宜多开杀戒!”
  丁朴道:“白兄弟的话也是不错,但我金枪一出手就非死人不可,甚至连我自己也无法控制!”
  白剑翎默默无言,心想这金枪侠的名利心太重,日后不知会怎样,难怪闽中三杰对他如此害怕,原来他金枪出手就必死无疑。
  丁朴叫了几样菜,吃完了向白剑翎道:“我要去赴约了,白兄弟,后会有期!”
  白剑翎道:“丁兄是否能带我一同去!”
  丁朴皱眉道:“你去有什么用呢?”
  白剑翎道:“我决不打扰你们,我躲在一旁,丁兄得胜后我好祝贺!”
  丁朴大笑道:“白兄弟,谢谢你了!”
  两人会过帐,上了马上前走去,一路上丁朴大笑,白剑翎听出丁朴功力并不够深厚,不足以击败中原四剑中的昆仑剑客,张虚他虽未见过,但他是一派掌门人,功力不会比静心师太低,不知丁朴如何能击败他。
  走了一会,丁朴笑道:“到了,你到石后藏起来吧!”
  白剑翎点点头,一带马,向石后转去。
  不一会,一阵脚步声走来,又来了许多人,白剑翎心想这大概是昆仑剑客来赴约了。
  只听见丁朴大笑道:“张虚,你果然来了。”
  张虚冷冷道:“丁朴,你也别太狂了,你虽自命金枪侠,但事事置人于死命,也不嫌太过吗?”
  丁朴大笑道:“但我手下死的没有一个好人。”
  张虚冷笑道:“但一些小事就置人于死地,这是应该的吗?”
  丁朴道:“谁叫他犯在我手里的。”
  张虚哼了一声道:“这就是你的侠风吗?”
  丁朴怒道:“张虚你别多噜嗦了,我今天和你约至在这里是为了十年前的事,你就别再拖延了!”
  张虚怒道:“丁朴,你别以为我怕你,凭你还差远了。”
  丁朴大笑道:“你的意思是一定要手下见真章了。”
  铁龙铁虎一齐出声道:“丁朴,你别神气,我兄弟俩先斗一斗你!”
  丁朴大笑,自背上抽出一支金枪。
  铁氏双雄二人一齐抽出长剑进身出剑,一招“龙盘百二重”,直向丁朴绕去。
  丁朴直向后退去,铁氏双雄挺剑急攻,丁朴向后急退。
  丁朴咬了咬牙道:“你俩不要命了吗?”
  铁氏双雄哼了一声,一齐挺剑又攻。
  丁朴举起金枪,枪尖闪动着金色光芒,右手挥出,立见一道金色长虹闪电似的向铁氏双雄前胸飞去。
  铁氏双雄一齐举剑拦去,金虹急闪,铁氏双雄长剑齐飞,金虹闪电似的贯穿铁氏双雄前胸,铁氏双雄惨叫一声,倒地死去。
  白剑翎躲在石后心中大惊,他听见丁朴一出手,铁氏双雄就倒地死去,他刚欲起身去救,但已无及,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张虚吃了一惊,想不到丁朴手法竟如此快。
  他一手抽出长剑向丁朴道:“好个金枪侠,手法干净俐落,我张虚也要来领教领教。”
  张玄在旁道:“让我先来。”
  丁朴道:“你们看到了,我看你们还是自动认输吧!”
  张玄冷笑道:“你金枪侠只有这一招罢了,凭你的功力连铁氏双雄中一人都比不上。”
  丁朴冷笑道:“就这一招你接得下吗?”
  张玄冷笑道:“我正要领教。”说着起身出步,右手折扇一张,向场中走去。
  金枪侠冷冷的看着张玄,右手自背上缓缓的抽出第二支金枪。
  张玄脚步一停,缓缓举起折扇。
  丁朴哼了一声,金抢挥出,一道金虹向张玄射去。
  这次白剑翎早有准备,丁朴一出枪,他身起龙式,身形闪电般的追去,一把抓住枪尾,翻身落地。
  张玄惊道:“白剑翎!”
  丁朴一愣,他金枪射出,一向百发百中,想不到被他捞住了,他就是白剑翎!
  白剑翎道:“丁兄,铁氏双雄并非恶人,你这样做太过份了。”
  丁朴反手又抽出一枪,冷哼了一声道:“原来你就是白剑翎,我当你不是,原来你还真是!”
  白剑翎道:“丁兄就歇歇手罢,在场之人大多都是正道中人,为什么你不去斗恶人,何必自相残杀呢?”
  丁朴道:“你也别噜嗦了,我今天要斗斗你这天下第一的白剑翎到底怎样。”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白剑翎也不过一介凡夫,天下第一还差太远,丁兄如有兴趣,白剑翎愿意改日再领教高招。”
  丁朴怒道:“白剑翎,你注意接招了!”说完他身形微偏,金枪飞射而出,向白剑翎射去了。
  白剑翎右手一枪挑起,一道弧光升起,拦在身前。
  金枪飞至,闪电般的穿透弧光射向白剑翎,白剑翎心中微惊,不知弧光剑为何失效,他急忙身形一起,一式“乾龙御天”,身形直飞而起。
  但衣袖已被金枪射穿一个孔。
  丁朴见又是一枪无功,他不禁呆呆的站着。
  张玄大喝一声,折扇一合一张,一片黑影向丁朴扫去。
  丁朴大吃一惊,欲退无及,白剑翎身形一落,右手金枪一挥逼开了张玄。
  张玄一退后,沉脸向白剑翎问道:“白少侠,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剑翎道:“今日事双方是否可以看在我面子上,揭过去算了。”
  张玄沉声道:“那铁氏双雄会答应吗?”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你刚才不是说他只会那一招吗?”
  张玄无言以答。
  丁朴身形一动,拾起了一支金枪,向张玄道:“你也别狂,只要我一枪在手,看谁能奈何我?”
  白剑翎回头道:“丁兄如此未免太过份了,铁氏双雄已死在丁兄手下,丁兄又何必再造杀孽?”
  丁朴缓缓的放下金枪,无言的站着。
  白剑翎又道:“丁兄想要天下无敌,但天下奇人异士多不胜数,以我的武功都双目瞎了,丁兄打败了我又能怎样呢?”
  丁朴无言的转身,上马而去。
  白剑翎叹了口气,向张玄道:“金枪侠的金枪确也不可轻视,虽然只一招,但如果练到了家确可天下无敌,只不过太辣了些,如果他能改过,少造杀孽不妨放他一条生路!”
  张玄无言,张虚也道:“白少侠说得也对,当年他刚出道,我当时也气盛,不该羞辱了他一顿,使他记恨至今。”
  白剑翎向二人一拱手道:“白剑翎就向二位告别了。”说完他回身上马,上前走去。
  向前走了一段路,一匹马自路旁向他走来,那人下马跪在马前道:“白少侠,你刚才的话我想了一下,你的武功比我高得太多了,请你收我做徒弟罢!”
  白剑翎一听竟是丁朴,他连忙下马道:“丁兄怎么能如此,我的武功不过刚入门罢了,怎么能收你做徒弟呢?”
  丁朴道:“我的武功只有一招,十年前我遇到了一个老人,他传了我这招,我练了十年,不过才如此,但出江湖已无人能敌,今日一连两枪不中,你的武功太高了。”
  白剑翎微微一笑,把丁朴扶了起来道:“丁兄不要说笑了,你不是看到我双目已瞎吗?”
  丁朴呆了一呆,又道:“那也好,你救了我的命,我就做你的跟班好了。”
  白剑翎笑道:“如丁兄抬爱,我俩就交个朋友,只是你以后待人要和善些。”
  丁朴道:“我一定改。”
  说着二人上马向前走去。
  两人走了一段路,迎面走来四人,白剑翎一听那四人说话的声音,不由面色微变,来人正是天魔古毒等人。
  古毒一见白剑翎就大笑道:“好!想不到我又遇到你了,今天没有那老和尚捣乱,我看你还向哪边逃。”
  金枪侠丁朴也大笑道:“你们四人想动他?我看你们还不够格,我金枪侠要先试试你们到底行不行!”
  古毒哼了一声道:“你知我天魔古毒之名吗?”
  丁朴心中微惊,想不到面前这人是天魔古毒,他翻身下马,一手抽出金枪道:“天魔又怎么样?只怕你躲不过我这支金枪。”
  天魔古毒冷笑一声,向沙冷道:“你去把他收拾了吧!”
  沙冷一手抽出长剑向金枪侠逼去。
  丁朴心中微惊,迷谷三怪江湖上人人闻之却步,今天其中一人正对他而来,他心中不由微微有些紧张。
  沙冷早就成名,对金枪侠毫不放在眼里,只担心在旁的白剑翎。
  丁朴向后退了两步,抬头望了望白剑翎。
  沙冷以为他想要向白剑翎求援,心想白剑翎一出手,他师父古毒也一定会出手,他就一直向丁朴逼去。
  丁朴怒哼一声,右手剑金枪急挥而出。
  沙冷心中刚想到白剑翎,突然眼前一亮,一道金光闪电般射至,他大吃一惊,右手忙挑起,一道弧形光芒拦在身前。
  金枪穿过弧光,穿胸而过,沙冷连哼都没哼就倒地死去。
  天魔古毒见状大惊,弧光剑失效,金枪侠的金枪威力竟至如斯,使他不知道金枪侠的功力到底有多高。
  金枪侠一枪奏功,他一纵身,急忙将金枪拔出,凝立当地。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