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十五章 新盟旧约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五章 新盟旧约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道:“我自问没有什么对不起小青的,她还是个孩子,我的确是很喜欢她!”
  场中人都沉默着,江玉羽自林中走出,向白剑翎道:“剑翎!你进来!”
  白剑翎凝立了一会,向江玉羽走去。
  蓬莱仙子起身欲去,甘铁心一把抓住她道:“孩子们的事让他们自己去罢,江姑娘是好人,她对小青也是很好的。”
  蓬莱仙子也止住了脚步,三人在林外等着。
  白剑翎进入了林中,江玉羽向他微微一笑,要他在她对面坐下。
  白剑翎见石小青不在,他就依言坐下了。
  江玉羽笑着向他道:“刚才小青妹妹告诉我,她哥哥和朱翠凤二人准备结婚了,他们和小霞已经回到石臼湖去了。”
  白剑翎笑了笑道:“真的吗?我想过两天我们要去祝贺他们才对。”
  江玉羽又微笑道:“是的,我想我们先去石臼湖,好吗?”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道:“我们不是还要到星宿海去找列缺客吗?”
  江玉羽笑着摇头道:“不急!”
  白剑翎道:“我想……”
  江玉羽笑道:“听我的!”
  白剑翎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江玉羽又道:“你最近大概又有一场打斗了。”
  白剑翎抬头望着江玉羽,江玉羽道:“你知道风花雪月四个魔头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
  江玉羽又道:“赤风要找你!”
  白剑翎没说话,江玉羽道:“这也是小青妹妹告诉我的!”说完望着白剑翎。
  白剑翎道:“小青呢?她在哪里?”
  江玉羽摇了摇手道:“你现在不能见她!”
  白剑翎道:“为什么呢?”
  江玉羽微微一笑道:“你知道的!”说着她又向白剑翎道:“你知道吗?何阿姨带着哈玛萨的尸体回天山去了。”
  白剑翎听到这里满腹歉疚,默然不出声。
  江玉羽道:“哈玛萨姐姐真可怜!”
  白剑翎听了心中更是难受,想起哈玛萨,又想起了何梅,他更对不起何梅,不知何梅现在怎么样了,她苦等了自己父亲二十年,如今她的徒弟又也死去了。
  江玉羽望着白剑翎,过了一会道:“小青妹妹告诉我说,她要学何阿姨,她也去梅谷去等你!”
  白剑翎心中微震道:“那怎么叫以!”
  江玉羽道:“为什么呢?”
  白剑翎道:“她怎么能等我呢?我……”
  江玉羽笑了笑道:“但她要去我很赞成,要是我的处境和她一样,我也会如此!”
  白剑翎想起了何梅,何梅的身影呈现在他脑中,但竟缓缓的被石小青所代替,石小青抱着自己的剑弓楚楚可怜的站在那里。
  他闭上双眼,吸了口气向江玉羽道:“她不该这样啊!”
  江玉羽微微一笑道:“那么她该怎么办呢?”
  白剑翎无言以对,低头沉默着,半晌抬头向江玉羽道:“玉羽!我现在要怎么办才好,我……唉!”
  江玉羽笑了笑接口道:“哈玛萨姐姐不是告诉了你吗?”说完她站起身,轻飘飘的向林中走去。
  白剑翎呆坐在当地,昔日哈玛萨临死前一幕幕又呈现在他脑中,哈玛萨曾告诉他说,石小青是个好孩子,不要.辜负她,他当时也答应了,但现在如果他让石小青去了天山,那他不但对不起石小青,也对不起因他而死的哈玛萨。
  但难道说他像哈玛萨说的一样,真娶二女吗?这是他不愿的,他心中只有一个江玉羽已经满足了。
  他想着,脑中纷乱已极,他闭上双眼,无数人影在他眼前闪动着。
  过了不知多久,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走来,见是玉羽又走了过来。
  江玉羽微笑着望着他道:“剑翎,你愿意听我的话吗?”
  白剑翎无言的望着江玉羽,江玉羽不说他也知道了,但他该怎么说呢?
  江玉羽微微一笑道:“让她去天山罢!”
  白剑翎微微一愣,望着江玉羽,一会,他笑了,心想江玉羽在施激将计了。
  江玉羽见白剑翎笑了,她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道:“我刚才劝她不要走,但她一定要走,我就让她走了。”
  白剑翎一愣道:“那她师父呢?”
  江玉羽道:“除了我,还没别人知道。”
  白剑翎不知江玉羽说的是真是假,他凝视着江玉羽,江玉羽收敛了笑容,又似当日的江玉羽一般,面上毫无表情,平静已极。
  白剑翎皱了皱眉道:“玉羽,你别逗我了。”
  江玉羽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白剑翎道:“小青究竟到哪里去了?”
  江玉羽道:“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她呢?”
  白剑翎道:“她当日曾经救过我,而且……”
  江玉羽接口道:“她已经走了,如果你不想去天山,你就快追,她才走!”
  白剑翎道:“我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小青没有走!”
  江玉羽正颜道:“你这样干什么?又不肯娶她,又不肯放她走,你一定要她当着你的面自杀吗?”
  白剑翎低声道:“玉羽!我爱你一人我已经很满足了。”
  江玉羽心中微受感动,她低声道:“那我很感激你,但我已经叫小青走了,我告诉她如果你不追去,她就到天山去等我。”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心念微动,身形已飞起,他身形一起,一眼看见石小青正呆呆的坐在自己不远的一株大树之旁。
  他一呆,知道已中了江玉羽之计,低头见江玉羽正望着自己在笑着。
  白剑翎一起身,石小青也看见了他。
  白剑翎身形落下,江玉羽低声向他道:“答应我,我已经答应小青了,你不能让我对她失信!”
  白剑翎无言的望着她。
  江玉羽又道:“我已经对她说,我和她永远在一起,不论在哪里!”
  白剑翎低下了头,轻声道:“我愿意把小青当作我自己亲妹妹一般。”
  江玉羽笑了笑道:“那我也永远把你当作我亲哥哥一般。”
  白剑翎道:“如果我娶了她,她不会幸福的,她就变成了你的附带物。”
  江玉羽笑道:“但是你却是会幸福的,你如果幸福,她一定也会幸福的!”
  白剑翎叹了口气道:“她来了。”
  江玉羽道:“那我们就谈到这里,等一下她来时你要对她好些,不要让她伤心。”
  一会,石小青走了过来,江玉羽笑着道:“小青,你白哥哥说我们三人先去石臼湖看你哥哥和嫂子。”
  石小青望着白剑翎,面上泛起红霞,高兴的道:“那正好!白哥哥,我哥哥他们也耽心着你!”
  白剑翎笑道:“小青,我走后累你耽心了。”
  石小青笑道:“那要谢谢江姐姐才是,她替你治好了眼睛。”
  江玉羽微笑着:“不是我,是我师父替他治的,如果是我,我们早就去找你了。”
  石小青眨眨眼,白剑翎可以自她双眼看出她心中的喜悦,他明知江玉羽在哄她,但他还是应声道:“是的,如果是你江姐姐会治,我们早就回去了。”
  三人起身走出林外,林外早已等得不耐,见三人出来,说说笑笑,不知到底如何了。
  江百生凝视着白剑翎,江玉羽连忙一领石小青向江百生道:“爸!这是小青妹妹,我想让她认您老人家做干爹好吗?”
  江百生转目注视着石小青,江玉羽轻轻推了石小青一下,石小青就跪下向江百生磕了三个头叫了声:“干爹!”
  江百生打量着石小青,见她样子如此可怜,好似比江玉羽还要瘦弱,不由轻声道:“石姑娘,你起来!”
  江玉羽道:“爹,她是您的干女儿了,您叫她小青就可以了。”
  江百生望了望江玉羽,向石小青道:“小青,你起来吧!”
  石小青站了起身。
  南海异人夫妇看了也不由暗自高兴,以江百生之名,石小青能有福变成了他的干女儿,他实在有些不敢想。
  江百生详细的端详着石小青,愈看心中对她愈是怜爱,不由道:“小青,你干爹也没什么见面礼,改天我看有什么好东西再给你罢。”
  江百生闻言大笑着。
  江玉羽向甘铁心夫妇拜道:“江玉羽拜见二位前辈了。”
  甘铁心忙道:“江姑娘免礼,愚夫妇实愧不敢当,小青这孩子以后要你多照顾了。”
  江玉羽笑着道:“两位前辈太客气了,小青是我干妹妹,我以后自然应当照顾她!”
  甘铁心笑道:“久闻江姑娘大名,今日目睹江姑娘的风范及为人,果然名为太阳之女而无愧!”
  江百生诧异道:“什么!玉羽,你叫太阳之女?”
  江玉羽赧然道:“那是别人叫出来的!”
  江百生大笑道:“你叫太阳之女,那我岂不成了太阳了。”
  江玉羽又道:“爹!小青他哥哥要结婚了,我们去她家一趟好吗!”
  石小青道:“不对,只是朱姐姐答应嫁给我大哥罢了,但结婚恐怕还早!”
  江百生皱了皱眉道:“我们还要去星宿海呢?”
  江玉羽道:“但赤风还要找剑翎呢?”
  江百生轻蔑的一笑道:“赤风又如何?”
  石小青道:“赤风可厉害着,他说白哥哥压了他儿子的光彩,他要找白哥哥!”
  江百生笑了笑道:“赤风简直不像话,居然为了这么点小事要以大欺小。”
  石小青向江百生望着问道:“干爹,您老人家不怕他吗?”
  甘铁心大笑道:“你义父是苦行大师之弟,焉能怕一个赤风。”
  江百生被甘铁心一捧,不由微笑道:“赤风是毫不足惧,只恐怕他们风花雪月又凑在一起就麻烦了。”
  甘铁心道:“他们四人早已分离,目前不可能凑在一起的!”
  江百生向石小青道:“过两天我们自星宿海回来时,他不找来我还要去找他。”
  石小青道:“为什么要等去星宿海回来呢?”
  江百生叹了口气道:“你姐姐患了七凤绝症,非那儿的金液银丸无法治!”
  石小青惊得睁大双眼,扭头望着江玉羽。
  甘铁心道:“真的吗?”金液银丸只有列缺客有,这事他也知道,只是当今有谁能自他手中将金液银丸得来呢?
  江百生淡淡笑道:“此话焉会是假!”
  江玉羽笑着向江百生道:“爹爹,这还有一年呢,只怕赤风不久就会去石臼湖了。”
  江百生迟疑了一下道:“这哪行,一年并不长,转眼就过去了。”
  白剑翎在旁道:“老伯,或者我一人去星宿海,你们去石臼湖怎样?”
  江玉羽道:“这样也不好,石臼湖之行不须费时多久,我们去转一圈再一起上星宿海去不是好吗?”
  江百生沉吟了一下道:“但是如有意外,又生出别的事故那就麻烦了。”
  江玉羽道:“爹爹!不会的!”
  石小青在旁说道:“我看还是先上星宿海好,如果赤风去了石臼湖,我哥哥他们一定会走避开的!”
  江百生在犹豫不决,江玉羽自己也不知为何,竟有些不愿去星宿海,她似去了有什么不对的,她向江百生道:“爹爹!赤风惯会抓人当人质,搞不好小青的哥哥,朱姐姐和小霞都要被抓去当人质,那时就麻烦了。”
  江百生听了怒道:“他敢!”
  江玉羽道:“爹爹现在虽然这么说,但到他手中抓住小青的哥哥时,你怎么办呢?”
  江百生无言以答。
  白剑翎道:“石臼湖江伯父一人去已够,我去星宿海,这会比较好一些。”
  江玉羽向白剑翎道:“你一个人去怎行!”
  白剑翎道:“我想我一个人比较好一些!”
  江百生向白剑翎道:“剑翎,列缺客岂是好应付的,我都不敢大意,你竟如此轻视,做人不可太傲,记着,骄者必败!”
  白剑翎被训了一顿,无可奈何,只好听他们的。
  江百生沉吟了一下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去石臼湖,星宿之行关系甚大,不可贸然而去,我想最好能邀得我大哥苦行大师一行!”
  说完他向那只金鹦鹉道:“金儿,你去苦行大师那儿,告诉他说我们要去星宿海,最好要他能同去。”
  金鹦鹉叫了一声:“知道了!”它振翼飞起,在众人头顶上绕了一个圈,向远处飞去。
  江百生向甘铁心道:“甘兄!我们就此去石臼湖吧!”
  甘铁心见江百生叫他甘兄,心中实在痛快极了,他忙道:“好的!我们走罢!”
  六人就此上道往石臼湖去,一路上最烦恼的还是白剑翎,如果可以,他一定要独上星宿海去,他奇怪江玉羽怎么对她自己的性命毫不在乎。
  石小青在白剑翎身旁细细而谈,江玉羽在旁笑着,白剑翎忧虑的望着江玉羽,向石小青点着头。
  六人到了石臼湖,烟波钓叟急忙准备好船,亲自送六人人湖。
  到了湖中,石小青第一个跑了进去,不久,石英从屋内奔了出来,朱翠凤跟着,后面还有朱小霞。
  石英拜见了甘铁心夫妇,抬头向白剑翎和江玉羽打量着。
  白剑翎笑着向石英道:“石大哥你好,我想我要恭喜你们了!”
  石英笑道:“还早呢。我倒要说你在华山一个人走开太不够意思了。”
  白剑翎赧然道:“那小弟向大哥赔罪才是。”
  石英大笑,一眼瞥见身旁的朱翠凤,急忙闭口!
  蓬莱仙子笑道:“英儿就是太狂,但总算好,现在有人管他了。”
  朱翠凤闻言面色倏红,石小青拍手向石英道:“大哥,这可是师父说的!”
  石英瞪了她一眼,他师父师母在场,不好反唇相讥。
  甘铁心笑道:“英儿,这里还有位奇人你还没有拜见呢!”
  石英转过头去,甘铁心指着江百生道:“这位是雪影掠波江百生,苦行大师之弟,也是江姑娘的父亲,你妹妹小青的义父,你就叫他江伯父罢!”
  石英心中微惊,连忙躬身道:“江伯父!”
  江百生望了甘铁心一眼道:“介绍人怎么带着这么一大堆的头衔。”
  说着向石英道:“听小青说你要结婚了,可是?”
  石英道:“还早,小青最喜欢作弄我这哥哥。”
  江百生笑道:“不管怎样,她没说错!”
  朱翠风也过来拜见江百生,江百生笑着道:“我一点东西也没有带,哪天你们结婚之日我再送罢!”
  正说着,远处驶来一条小船,白剑翎一瞥眼道:“是玉海三儒!”
  江百生一看,心中不由微惊,白剑翎看出了来人是玉海三儒,但他只看见船上三个淡淡的人影。
  甘铁心双眉微扬道:“玉海三儒居然欺到我甘铁心头上了。”
  江百生微笑着道:“他们来不正好吗?”
  白剑翎望着驶来的小船,在沉思着。
  朱小霞上前道:“白哥哥,你在想什么!”
  白剑翎笑了笑,回头向江百生问道:“老伯准备怎么对付这三人。”
  江百生道:“谅他们这三个畜牲的后生晚辈不认得我,你们不要说,我在旁过一会再教训他们!”
  江玉羽道:“剑翎的外祖死在他们三人手中,而且他自己也差点被他们杀了。”
  江百生哼了一声:“剑翎,那由你来对付他们好了。”
  正说着玉海三儒已到,他们三人一上岸向众人扫了一眼道:“白剑翎,你过来。”
  甘铁心在一旁看得怒火上冒,正想上前,江百生拉了他一把。
  白剑翎依言走了上去,玉海三儒见白剑翎如此听话,而旁人又没一人挺身而出,他们三人更是趾高气扬。
  抬头向众人扫了一眼道:“今天没你们的事,我们三人网开一面,放你们走!”
  江百生笑了笑,玉海三儒中间那人道:“你笑什么,等一下你留下。”
  白剑翎启口道:“三位来得正好,我白剑翎正要找你们三位。”
  玉海三儒哼了一声道:“你别仗着甘铁心在场,我们三人的师父,寒雪就要到了。”
  江百生接口道:“寒雪要来了吗?”
  玉海三儒叱道:“你是谁,这儿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江百生按在胸中怒火,冷冷道:“即使风花雪月四人都在此地也不敢对我雪影掠波江百生说这种话!”
  玉海三儒面色骤变,想不到这其貌不扬的人竟是雪影掠波江百生。
  他们三人呆在当地。
  白剑翎道:“但是江伯父今天不会管,这事由我白剑翎自己来管!”
  玉海三儒心中一轻道:“真的吗?”
  江百生冷冷道:“但以你们三人刚才对我的态度,我不会就让你们走!”
  玉海三儒又大吃一惊,一齐返身向船下落去。
  江百生微微一笑。
  白剑翎望着江百生,小船疾驶而去,烟波钓叟忙向甘铁心道:“师父,我去追!”
  甘铁心笑了笑,摇了摇头。
  倏地,江百生身形一起,掠空而过,落在小船上。
  他冷冷向玉海三儒道:“你们要自己回去还是我请你们回去。”
  玉海三儒面色苍白,只好催船而返。
  回至岸上,白剑翎向江百生躬身道:“老伯,这三个人交给我处置好吗?”
  江百生点了点头。
  白剑翎向玉海三儒问道:“你们三位一生中做过什么好事?”
  玉海三儒愣然回答不出。
  白剑翎抬头望着天空道:“你们想一想。”
  中间那人哼了声道:“我玉海三儒一向不做好事,你问也问不出。”
  白剑翎正要说话,左边那人道:“你问我们这事为什么!”
  白剑翎道:“我不愿意以私仇来了我们四人之间的事。”
  左边那人道:“那好,当年我师父要杀去所有江湖上成名之人,是我兄弟劝止的。”
  江百生冷冷道:“你说的是哪一次。”
  那人道:“二十年前,我师父不是立誓要杀去江湖上成名的人吗?那次他老人家的一个侄子被杀!”
  江百生向三人扫了一眼道:“真的吗?”
  三人齐声答正是。
  江百生大笑道:“你们从哪儿听来的!”
  玉海三儒面色微变,他们三人也是学武学到一半才再投入寒雪门下,为的就是要报仇。
  江百生道:“你们三人编得真好,但你们可知道,苦行大师虽一向做事不喜人知,但他是我大哥。”
  玉海三儒面色疾变。
  白剑翎笑道:“既然如此我该问你们做过了些什么坏事了。”
  甘铁心在旁道:“玉海三儒一向阴险,有什么坏事他们不做的?”
  玉海三儒心知今天凶多吉少,他们三人向白剑翎喝着道:“姓白的,你少仗势欺人,你有胆再和我们三人比一场!”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你们知道杀人安人,杀之可也吗?”
  玉海三儒怒道:“凭你!”
  白剑翎抬头望着天上白云,道:“是的,就凭我,我今天是替天行道呀!”
  玉海三儒互视一眼,三人左掌一齐伸出,掌心变成惨绿色。
  江百生正想去救,白剑翎双掌微举,一阵轻风拂过,玉海三儒似被雷轰化为飞灰。
  江百生见状不由大吃一惊,举目凝视着白剑翎,白剑翎转身微微一笑道:“老伯请恕小侄放肆了。”
  众人见状都大惊,这是什么武功?
  江百生向白剑翎道:“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武功?”
  白剑翎道:“刚才用的就是雷音神功啊!”
  江百生点了点头,心中暗喜,以白剑翎此时武功据他看即是铁仙和列缺客也不能敌。
  朱小霞向白剑翎问道:“白哥哥,他们三人呢?”
  甘铁心笑道:“早就毙了,老夫想不到白少侠武功竟到无形的境界!”
  白剑翎道:“前辈过奖了,其实我这也并非无形,只是你们没察觉出来罢了。”
  甘铁心叹了口气道:“我们这辈老人都该告退了。”
  白剑翎也轻轻叹了口气道:“我虽然报了仇,但我心里也好似很不好过,想不到我离开死亡边缘后,竟能如此伤人。”
  江百生大笑道:“铁仙也能如此伤人呀,而且玉海三儒能够如此无声无息的死去,不也很好吗?”
  白剑翎抬头道:“老伯是不是以为这样做也残忍了些?”
  江百生也叹口气。
  石小青道:“白哥哥,你刚才不是说坏人杀之可也吗?今天如果你和我干爹不在,恐怕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白剑翎微微一笑,一抬眼道:“赤风也来了。”
  半空中一声鹰鸣,落下一只苍鹰和两只金鹰,正是赤风徐杰和南紫珠。
  南紫珠一下鹰背,向白剑翎笑了一笑,向白剑翎奔去道:“江姐姐,你好!”
  赤风一下鹰背,一眼瞥见江百生也在场,他心中暗惊,来时气焰已消去了一大半。
  他面上挂出笑容向江百生道:“原来江兄在这儿,十年来江兄到哪里去了。”
  江百生笑了笑道:“徐兄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
  赤风叹了口气道:“还不是为了儿女辈之事吗?”
  江百生道:“令郎如今也大了吧!”
  赤风回头向徐杰道:“杰儿,快来拜见你江伯父!”
  徐杰向江百生躬身道:“江伯父好。”
  江百生看了看他,见徐杰比白剑翎差,但并无赤风当年的习气,不由笑道:“徐兄教子有方,我真佩服万分。”
  赤风叹口气道:“什么教子有方,我这儿子太不成器了,连一个江湖上的白剑翎都斗不过,尽替我丢脸,还说什么教子有方。”
  江百生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心道:“岂只有你儿子,就你赤风本人现在也比白剑翎要差多了。”
  赤风见江百生没有应声,又道:“我今天带他来就是要他和白剑翎再比一场!”
  江百生笑着向白剑翎道:“剑翎!你过来,你徐世兄要和你比一场。”
  赤风听了江百生对白剑翎的口气,心中暗暗打鼓,不知白剑翎是江百生的什么人,听他对白剑翎的口气亲切,难道……
  他想着向江百生问道:“江兄和白剑翎是什么关系?”
  江百生笑着向江玉羽道:“玉羽,你来见见你徐伯父!”
  江玉羽向前向赤风叫道:“徐伯伯!”
  赤风心中暗惊,想道:“难道说白剑翎是江百生的女婿吗?”
  他心中考虑着,向江百生指着南紫珠道:“这是沧海老人的女儿,南紫珠!”
  江百生笑着点点头。
  南紫珠望着江百生道:“江伯伯,你怎么一去十年不管江姐姐了,害她到处找你!”
  江百生道:“南姑娘!你父亲好吗?”
  南紫珠道:“当然好了,一会我就要回去了,江伯伯要去我家玩吗?”
  江百生微笑道:“南姑娘,谢谢你了,以后我再去罢!”
  说完转头向赤风道:“我们就看儿女辈来比试一场好吗?”
  赤风只好点头答应道:“好的,只是小儿恐怕一定要输了。”
  江百生笑着道:“哪会!”
  赤风心中也是雄心万丈,刚把一套绝招教会了徐杰,他笑着向徐杰道:“杰儿,上去吧!小心一点!”
  江百生向白剑翎笑了笑。
  白剑翎也只好上前。
  徐杰一手抽出那柄红扇,向白剑翎道:“你用长剑吧!”
  石小青一手抽出紫剑,丢给白剑翎道:“白哥哥!接剑!”
  白剑翎一手接住长剑,向徐杰道:“徐兄手下留情。”
  徐杰有为而来,他右手红扇一挥,一阵淡红色的劲气向白剑翎袭去。
  白剑翎火谷都经过了,哪里在乎这一点赤风,他心念微动早已躲开。
  徐杰红扇一圈,一招“千里同心”,向白剑翎追去。
  白剑翎身形随势退去。
  赤风心中暗惊,白剑翎毫不作势,而身形进退自如,以此般功力徐杰能与他为敌。
  徐杰施出赤风才教会他的赤风三扇,赤扇连翻,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身形连闪,徐杰这三招竟丝毫都不能困住白剑翎。
  徐杰心中大急,反覆的施出那三招向白剑翎攻去,白剑翎有江百生在旁看着,不好丢他面子,自然不好落败,但也不愿徐杰落败。
  徐杰三招已攻到,一片淡红色的赤风将他围住,他在赤风之中凝神静立,赤风竟丝毫伤他不着。
  赤风站在一旁,看了心惊,他自己进去也不能如此应付,江百生也不一定能如此轻易应付,白剑翎这些日子到底用什么方法武功骤增至此。
  他向徐杰叫道:“杰儿回来!”
  他抬头凝视白剑翎,半晌转头向江百生道:“江兄是想戏弄小弟吗?”
  江百生知赤风度量小,说不定恼羞成怒,但他哪怕赤风,他淡淡道:“徐兄!这是你要令郎和剑翎斗的,焉能怪我。”
  赤风正要说话,一小船飞也似的驶来,一条人影掠过水面,落至众人身前。
  赤风一扭头,见来人竟是他以前的死党,寒雪来了。
  寒雪一见赤风和江百生都在起,心中不由疑虑丛生。
  他向赤风道:“老大,你看见我那三个徒弟吗?”
  赤风道:“没有!”
  白剑翎一听,心知必是寒雪来了。
  江百生大笑道:“寒雪,你那三个徒弟目中无人,早就被我毙了。”
  寒雪面色骤变。
  白剑翎挺身而出道:“是我毙的!”
  寒雪嘿嘿冷笑了一阵道:“我就知道不太对,原来这儿还有高人!”
  赤风面色也变得很难看。
  寒雪一步步向白剑翎逼去,江百生毫不为动,微笑着看着寒雪,知道他要去斗白剑翎只有自讨苦吃。
  白剑翎凝立当地道:“我是要替江湖武林除害。”
  寒雪冷笑道:“除害,想不到竟然有人除害到我寒雪头上了。”
  白剑翎道:“即使是铁仙也一样!”
  寒雪道:“好大的口气,铁仙?你连见都没见过,你要除害就先除了我这个害罢!”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如果必须,我会的!”
  寒雪嘿嘿冷笑,江百生知道寒雪在风花雪月中最阴毒,永远是那么冷冷的,现在已被白剑翎激怒,这一场是非打不可了。
  寒雪双掌翻起,掌心惨绿,向白剑翎照去。
  白剑翎只觉一股寒意逼至,比玉海三儒三人合掌有过之而不及,但白剑翎已不是当年吴下阿蒙,又早知他有寒雪掌。
  他不愿硬接,他想让寒雪知难而退,他身形如魅影一般升起,落至寒雪身后。
  寒雪也够老练的,他面上虽无表情,但心中大惊,白剑翎身形闪动竟丝毫不带风声。
  他身形向前滑去,跟着返身,刚一回头,见白剑翎和他面面相对,不足半尺之遥。
  寒雪微一定神,出掌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银潭都经过了,哪会怕这寒雪掌,他凝立不动。
  寒雪一掌击出,正击中白剑翎,见他屹立不动,心中更是吃惊,白剑翎分明已经练成丁金刚不坏之身,他这一掌又怎能奈何白剑翎。
  他身形疾退,退至赤风身旁。
  白剑翎甲头落到江百生身旁。
  赤风和寒雪两人互视一眼之后,赤风道:“这位白剑翎好高的功力,我兄弟两人来领教一番。”
  江百生大笑道:“赤风,你们难道是要以长欺少,又要以众凌寡吗?”
  赤风哼了声道:“江百生,你也别神气了,别人惧你,我们兄弟四人可不把你放在咱们眼里!”
  江百生大笑道:“好!你的意思是要和我斗一斗了?”
  赤风道:“就斗你一斗又怎样!”
  江百生身形一动,向赤风和寒雪二人道:“我江百生来领教你们二位!”
  赤风和寒雪一齐出身,望着江百生冷然说道:“十年一别,我俩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进境!”
  江百生笑道:“好说!你俩进招吧!”
  赤风和寒雪二人一齐出掌,一冷一热,两股劲风,向江百生攻去。
  江百生又施出他雪影掠波的绝技,身形飞起,在半空中微转,掠身急下。
  赤风和寒雪二人掌势微抬,向江百生攻去。
  江百生身形不停一掠而起。
  赤风和寒雪二人一齐起身,向江百生追去。
  江百生转身施出一指禅的绝技,右手食指伸出,向二人遥遥点去。
  二人身形疾分,又追了上去。
  三人在半空中飞扑着,半晌,赤风和寒雪已提不起气,一起落向地面。
  江百生身形飞掠,以上击下,向二人攻去。
  赤风和寒雪二人互视一眼,一齐抽出折扇,赤风的折扇其红如火,寒雪的折扇却是惨绿色的。二人挥扇向江百生攻去。
  江百生大笑,右手一指禅功连连使出,赤风和寒雪不甘服输,折扇亦连挥,向江百生反击过去。
  赤风和寒雪二人身形同起,折扇频翻,但见一道惨绿色,和一道淡红的气流围着江百生急转。
  江百生一手抽出长剑,长剑微动,一道耀目的光华将二人气劲拦住。
  三人在半空中拼斗着。
  徐杰用手一挥,那两头金鹰也长鸣一声,一齐飞起,也向江百生飞去,盘绕在江百生头顶,待机进攻。
  江百生见状大怒,长剑如游龙般飞舞,长啸一声,施出九向九背的绝招,长剑连攻,身形飞起,长剑扫出,那两只金鹰眼睛一花,一道光华扫来,它俩急叫一声,向上飞起,但已来不及,两只金鹰都折翅落下,在地面上扑腾着。
  赤风见状大吼一声,和寒雪二人一齐施出全身功力,折扇翻出,一寒一热两道气流急绕过去了。
  江百生回剑拦着,但一寒一热,虽然无法伤及他,但也非常不好过。
  他怒哼一声,再展“九向九背”,九道剑华向二人反击过去。
  赤风和寒雪一齐回扇来挡。
  江百生挥剑疾攻。
  赤风和寒雪两人被逼,一步步向后退去,无力抢攻,只有被打的份。
  两人心中大惊,想不到十年一别,江百生功力精进至如此,当年如果他俩合手定可困住江百生,而如今不但困不住,反而被逼退。
  江百生剑势凌后至极,长如游龙般,愈攻愈快。
  赤风和寒雪二人一齐大喝一声,并肩屹立,扇式一左一右,向江百生长剑封去。
  江百生连攻三剑都被封回。
  他暗哼一声,再施“九向九背”,剑光频闪,赤风和寒雪二人一齐苍白着脸退回原处。
  他俩人的袖子,每人都被江百生用剑刺了三个孔!
  江百生提剑退回。
  他刚一转身,寒雪目中突然射出杀气,他身形一起直向江百生追去,双掌微翻,掌心现出一片惨绿色,向江百生背心击去。
  众人呀了一声,只有白剑翎双目凝视着寒雪,他知道凭寒雪想要暗算江百生哪里暗算得到。
  江百生冷哼一声,身形疾返出掌迎去。
  赤风知道这一掌如果接实,寒雪非受重伤不可,他们本是老搭挡,这种事哪能不管,他身形飞起,出掌迎了上去。
  双方掌势一接,三人均退了一步,三人中间响出了轰的一声,一条气柱直升而走,其中带着滚滚的黄沙。
  江百生见二人败了还要暗算,他怒哼一声,右手长剑一挥,配合着雪影掠波的身法向赤风寒雪二人攻去。
  赤风和寒雪一言不发,又挥剑拦住江百生,三人又战了起来。
  江百生含怒出招,不再手下留情,剑招起处如长虹经天,向二人飞绕攻去。
  赤风和寒雪二人挥扇死挡。
  江百生一出手就占着优势,招式愈攻愈紧,将赤风和寒雪二人困住。
  赤风和寒雪背对着背,两柄玉扇也划出一红一绿两道光华,拦着江百生剑势了!
  江百生招式如长江大河一般挥出,不但他自己的招式,而且连鹿女使的招式他也使出,攻得赤风和寒雪二人冷汗直流。
  江百生长剑划出,突然剑式一变,“一开一闭”向二人攻去。
  赤风和寒雪二人举扇急挡,剑式一开一闭,向寒雪划去,寒雪大吃一惊,举扇欲挡,但已来不及,刷的一声,他胸前被划出一道剑痕,血迹沁出。
  他手握折扇,跄踉退下,双目阴毒的望着江百生!
  江百生哼了一声,向寒雪道:“这就是你出手暗算人的后果!”
  赤风也退了下去,怒声向江百生道:“江百生!你别自以为了不起,我们之间的事完不了的!”
  江百生大笑道:“赤风,你算是老大,你说你想怎么办呢?”
  赤风望了寒雪一眼,怒向江百生道:“十日之后,我们兄弟四人在赤风岛恭候大驾!”
  江百生心中虽微惊,但口中哪会服输,他大笑道:“可是领教你们四兄弟当年威震武林的风花雪月阵?”
  赤风傲然道:“你敢来吗?”
  江百生大笑道:“届时定至!”
  赤风冷冷一笑,向寒雪道:“三弟!我们走罢!”
  寒雪将目光转至白剑翎身上道:“你也敢来吗?”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对不起,我大概不能去。”
  寒雪冷笑道:“怕吗?”
  白剑翎笑道:“你以为我怕吗?”
  寒雪怒道:“你如果敢,你就和江百生一齐去!”
  白剑翎笑道:“只怕我另有他事,届时不能到赤风岛上去会你们的风花雪月阵了。”
  江百生向白剑翎问道:“剑翎!你还有些什么事!”
  白剑翎道:“伯伯!我们不是还要去星宿海吗?”
  江百生沉默了一会,他自己一人实在没有把握破风花雪月阵,苦行大师又还没有消息!
  半晌他抬头道:“也好!你先去星宿海!”
  江玉羽向白剑翎低声道:“剑翎,风花雪月阵大概很厉害,我爹爹一人可能接不下来,你就陪他老人家去一趟,我也去!”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抬头向寒雪道:“届时我也到,见识见识你们的风花雪月阵!”
  寒雪还怕他们到时不去,他又向众人扫了一眼道:“风花雪月阵并非易阵,你俩要是心怯就先说,免得到时候让我们白费功力,你们却没有来!”
  江百生明知他激将,但还是冷冷道:“寒雪!凭你身上的剑痕,到时我就一定到!”
  寒雪见江百生奚落他,他也回口道:“江百生,现在口利没有用,十日后在风花雪月阵中看你是否还利得起来。”
  江百生怒道:“十日之后就是你死亡之时,你此时不走要我的剑赶你走吗?”
  赤风冷冷向江百生道:“江百生,十日后,我们兄弟四人恭候大驾!”
  说完他一挥手,和寒雪,挟着徐杰自水面上疾奔而去。
  江百生叹了口气,望了望地面上的两只鹰尸,十日后到赤风岛去,风花雪月阵不但他们四人,合手功力倍增,而且在阵中之人易生幻象,一不小心就要人了魔道。
  南紫珠见赤风等人已走,她也上前向江百生道:“江伯伯,我也要走了!”
  江百生笑道:“不留你了,你回去代我向你父亲问候。”
  南紫珠道:“好的,十日后我要我爹爹也去赤风岛,看看他们的风花雪月阵!”
  说完脆声向江玉羽道:“江姐姐再见了!”说着又向白剑翎一笑,起身坐在鹰背上,腾空而去。
  南紫珠刚离去,金鹦鹉飞了回来,向江百生叫道:“苦行大师被铁仙带走了!”
  江百生大吃一惊。
  江百生沉思了一会,缓缓道:“苦行大师一时不会有危险!”说完他喘了口气,抬头忧虑的望着天空。
  白剑翎也抬起头,望着天空中飘过的白云,这些事都是刻不容缓的,但是江玉羽,她的病该怎么办呢?
  他想着向江玉羽望去。
  江玉羽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的是什么,她向白剑翎微微一笑。
  江百生叹了口气向甘铁心道:“甘兄,我看我们只有再见了!”
  甘铁心沉吟了一会道:“江兄,我甘铁心自知去了碍手碍脚,但送送你们到还成,你们要去就由我这老头子驾船送你们去。”
  江百生素知甘铁心水上功夫第一,闻言喜道:“那么就有劳甘兄了!”
  甘铁心笑道:“江兄太客气了!”
  说完他回头向蓬莱仙子附耳说了几句话,蓬莱仙子点了点头,他又向石英道:“英儿!你就留在这里不要去了。”
  石英道:“师父!”
  甘铁心道:“我要你师母带你和朱姑娘去峨嵋!”
  石英闻言面上一红,默然无言。
  朱翠凤也只有红着脸低头不语。
  甘铁心向江百生道:“江兄!我们就启程出发吧!”
  江百生点了点头,向蓬莱仙子道:“大嫂再见了!”说着五人便出石臼湖直接又向赤风岛出发。
  大海中,一叶小稍向前飞驶着,海面上平静得连些许微风都没有。
  甘铁心凝立船尾,一手飞快的运桨,双眼忧虑的望着天空。
  江百生站在他身旁,望着近旁平静的水面,偶而侧脸望着船首三人在那儿窃窃私语,面上不时泛起微笑。
  他突然一敝眼望见甘铁心面上之愁容,不由向甘铁心问道:“甘兄你有什么心事吗?”
  甘铁心道:“飓风就要来了!不知是否能避过。”
  江百生心中微惊,抬头向天空望去,只见太阳四周现出一轮轮的日晕,倏大倏小,颜色也在变幻着。
  他呆了一呆,心想:这如何是好,到赤风岛大约还要三四个时辰,而这一场飓风转瞬即到,自己倒没有关系,但江玉羽虽然习过沧海一粟的身法,和一些内功,但究竟不行,他和石小青两人怎么办呢?
  正在思寻之间,天空远处一片黑云急如奔马般的飞了过来。
  紧跟着,无数的乌云,和发出啸声的狂风急吹了过来。
  甘铁心面色微变,一手截断身旁巨缆,巨帆哗的一声落了下来。
  白剑翎乍闻风声,一扭头,大吃一惊,他一拉江玉羽和石小青,往船中央跃去。
  甘铁心一扳船尾,小船一转,迎着飓风向前冲去。
  面前波涛接天,一阵阵惊天巨浪袭来,石小青和江玉羽二人拉紧了桅墙,江百生凝立在船中心,双手扶住石小青和江玉羽二人。
  白剑翎默默使出雷音神功,将小船压得平稳的躺在水面上。
  甘铁心见小船平稳,心中大放,奋力摇桨,小船如飞在浪花中向前飞进。
  迎面飞来的巨浪一阵阵的击在五人身上,白剑翎双目缓缓闭上,雷音神功全力施出,浪花被逼开,离开小船还有三尺就纷纷向四外飞溅四散。
  其余四人都惊异的望着白剑翎,想不到白剑翎的武功竟如此出神入化。
  小船向前疾驰半个多时辰之后,飓风才过,甘铁心额上已现汗迹,他放下桨,连喘了两口气。
  白剑翎睁开双眼,五人身上,唯独他一人身上不沾水,他还好像没事一般。
  甘铁心叹了口气道:“白少侠,今日始睹神功,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看样子我早该退休了!”
  白剑翎微笑道:“前辈见笑了!”
  江百生见了不由心中暗喜,见白剑翎凝立当地,衣袂飘拂,直似神仙中人,他心道:“有婿如此,复何憾哉!但不知他遇了铁仙和列缺客后胜负如何!”
  过了一会,甘铁心掉转船头,拉起帆,扬帆而前,向赤风岛驶去。
  这次船借风势,不多时就到了赤风岛。
  江百生领先,一行五人一齐登岸,向岛上走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