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十六章 风花雪月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六章 风花雪月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白剑翎举目四望,见岛上一片赤色,上面一株花草都看不见,正好和百花洲恰恰相反。
  五人向前走去,转过一座山崖,面前呈现出一片乱石堆,远远的看见四个人盘膝围坐在乱石之中。白剑翎早看出赤风和寒雪也在其中,不用说其余二人定是银花及冷月了。
  五人向前走去,四人一动不动,还是围坐当地。
  走至四人身旁,赤风发言道:“江百生,你来了!”
  江百生用眼扫了四人一眼道:“你们四人准备好了吗?”
  赤风等四人早有商量,自知困住江百生容易,但要他葬身在其中可不是易事,心想先激怒他,再让他进入风花雪月阵中。
  寒雪冷冷发言向江百生道:“江百生,你后事准备好了吗?”
  江百生冷冷道:“我倒没准备好,但已替四位买好了四付棺材!”
  寒雪阴阴一笑,道:“你现在还没进阵,你有什么遗言先对你女儿说了吧!”
  江百生压住胸中怒火,冷笑了两声道:“风花雪月不过是下三流的人物,风花雪月阵更不足为奇,焉能困住我江百生!”赤风双目倏睁,怒视着江百生。
  寒雪眼角微瞥,赤风心中醒悟,又闭上双眼。
  寒雪冷冷一笑道:“可惜的是雪影掠波江百生就将葬身在下三流的人,用不足为奇的风花雪月阵中!”江百生怒火中烧,身形一闪,落身在风花雪月陈之中,四人正要出手。
  突然一阵大笑声,沧海老人和南紫珠一齐飞落。
  沧海老人大笑道:“适才遇到飓风,迟来一步,诸位恕罪!”
  赤风一见是他,脑中毒计倏起,笑了笑道:“原来是南兄,南兄今日来得正好,可以一见以轻功身法睥睨天下的雪影掠波江百生!”
  沧海老人一听,抬眼望了望江百生,江百生只向他道:“南兄你好!”
  他面上虽没有表示,但心中着实不高兴。他以沧海一粟的轻功身法成名天下,连苦行大师都不看在眼中,今日赤风当他的面赞江百生,江百生明知他以沧海一粟的身法成名,但竟也不谦虚两句。他大笑道:“江兄!一别十载,江兄武功可精进了!”
  江白生笑了笑道:“也没什么,只是为了儿女辈的事罢了。”
  沧海老人一瞥眼看见白剑翎,他大笑着向白剑翎问道:“你还认得我吗?”
  白剑翎上前躬身道:“白剑翎拜见前辈!”
  沧海老人瞟了江玉羽一眼,本来江玉羽是江百生的女儿,他心中对苦行大师也非常佩服,又素知江百生以雪影掠波成名武林,因此将他沧海一粟的身法传给了江玉羽,藉此可以表示他的武功。
  但如今他知他自己的女儿对白剑翎也有倾慕之心,而江玉羽也确实有些地方远胜南紫珠,心中不由微有妒忌之心。
  江百生一看见江玉羽,想起江玉羽曾经告诉他沧海老人曾将沧海一粟的轻功身法传她,他笑着向沧海老人道:“小女江玉羽受南兄栽培了,我应谢谢南兄了!”
  沧海老人大笑道:“江兄客气了,以你我以及我和令兄苦行大师的交情来说,这些全是应该的。”
  赤风道:“南兄可知当今天下武功最高的是谁?”
  沧海老人心中一阵紧张,他心中一直暗自认为天下第一非他莫属,铁仙和列缺客他不识一面,轻功若能天下第一,即可列为不败之地,亦可说是天下第一了。
  他侧脸向赤风望去,面上现出勉强的笑容,向赤风问道:“徐兄以为是谁?铁仙还是列缺客?”
  赤风知他已中计,不由心中暗喜,当下笑了笑道:“南兄说错了,既不是铁仙,也不是列缺客!”
  沧海老人心中又一阵紧张,不知赤风要说的是谁?是苦行大师吗?不会的,苦行大师的武功虽从来不露人前,但他武功不会天下第一,下来是雪影掠波,但在他心中江百生是靠苦行大师才成名的,剩下的就该是他了。
  沧海老人不由追问道:“那徐兄认为谁的武功可以天下无敌呢?”
  江百生在旁大笑道:“天下奇人异士我们不知的恐怕还多,哪能就凭自己区区之见就能断定!”
  沧海老人见江百生如此说,心中微微不快,他以为江百生自知无法获得天下第一的名声故意如此说来抑止他的名声。
  他转头向江百生问道:“江兄还知道有什么奇人异士吗?”
  江百生笑道:“当今天下谁敢说他自己是天下第一,百年前铁仙挟技欺中原,但无名僧百年以来都居住在死亡边缘中,比起来无名僧可说尚高铁仙一筹,但这事我也才知道,若无人知此事谁能断定无名僧尚存!这样说难道不可能尚有其他的奇人吗?”
  沧海老人心中微惊,向江百生问道:“江兄怎么知道无名僧在死亡边缘中百年未死?”
  江百生笑道:“不久以前白剑翎进去的时候遇到了无名僧!”
  沧海老人惊异的望着白剑翎,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事,白剑翎居然敢入死亡边缘,而且还能安然的活着出来,但听江百生的口气,和南紫珠说连赤风都已经不是白剑翎的对手,心中不由有些疑惑。
  赤风在旁大笑道:“我想恐怕并不如此简单,无名僧如果还活着,他一定会出死亡边缘,去魔岛找铁仙去。”
  白剑翎心中暗自思索着,他已发觉赤风在旁挑拨沧海老人和自己这边人的情感,沧海老人如此骄傲,如果让赤风再挑拨下去,不知后果如何。
  沧海老人转头向他望来,他微微一笑道:“江伯伯讲的是实话,他因被赤灵蛇所伤,所以被困火谷百年。”
  沧海老人心中一怯,一阵失望,他连死亡边缘都不敢进去,而无名僧却在其中一呆百年,他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了,无疑的,天下第一的名头是轮不到他了。
  赤风在旁道:“这就算真的,但无名僧已出不了,如今就我们所知道的,谁的武功天下第一呢?”
  沧海老人傲心又起,心道:“无名僧虽可在死亡边缘一呆百年,但他毕竟出不来,那有什么用!”
  他扭头注视着赤风,向他问道:“徐兄以为是谁呢?”
  赤风仰头大笑了一阵,扭头向白剑翎望去。
  沧海老人也向白剑翎望去,心想总不会是他吧!
  赤风缓缓道:“当今武林之中,名头能盖过三奇四魔,不畏铁仙列缺客的,只有白剑翎了!”
  沧海老人心中好不高兴,名头盖过三奇?白剑翎不过二十不到的毛头小伙子,凭他,他够资格吗?
  他想着不由怒形于色,大笑道:“徐兄不要开玩笑了,白剑翎的武功我见过,除了一套不全的奇正十三剑外,其余了了,还不是令郎的对手!”
  赤风冷冷道:“南兄!我这是实话,难道白剑翎不比你强吗?”
  沧海老人闻言一阵怒火攻心,他瞥了白剑翎一眼,但他不屑与白剑翎一斗,他也冷冷道:“凭他?只能斗斗你们罢了。”
  赤风一听,一阵怒火上升,想不到沧海老人对他如此瞧不起,再转念,心中不由微喜,这分明是沧海老人将气发泄到他身上来了,他淡淡一笑道:“南兄一人之言不能移众人之心,我赤风自知不敌他,即使武功比南兄高一倍也不是他的对手。”
  沧海老人转身凝视着白剑翎,一步步向他走去。
  江百生在旁对赤风和沧海老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他虽然对沧海老人也不满,但沧海老人也算是正派中人,此时此地和他失和更是不智。
  他大笑道:“南兄今日来此是旁观呢?还是要见识见识,天下无敌风花雪月阵呢?”
  沦海老人最讨厌别人天下无敌,闻言止住脚步道:“小弟先旁观,如江兄不能破,小弟也必要见识见识天下无敌的风花雪月阵!”
  赤风心中暗怒,他也大笑道:“南兄岂不闻白剑翎自称紫弓紫剑技压武林吗?”
  江百生闻言叱道:“赤风,你别挑拨离间。”
  赤风冷冷一笑道:“江百生,你以雪影掠波的绝技难道怕他的沧海一粟的武功吗!”
  沧海老人心中暗惊,不要真上了赤风的当!
  江百生闻言,不由道:“赤风……”
  赤风察言观色,不等江百生再说,他转头向沧海老人道:“如果江百生施出九向九背的绝招,配合着雪影掠波的身法,自上向下向南兄攻去,南兄该怎么办?”
  沧海老人心中不服,大笑道:“我施出沧海一粟的身法,徐兄以为我可以脱开吗?”
  赤风冷冷道:“脱不了!”
  沧海老人双眉微扬。
  赤风闭目道:“南兄不信,可以一试!”
  沧海老人扭头向江百生望去。
  江百生心中不满沧海老人的傲气,淡然道:“赤风,你们开始你们的风花雪月阵吧!”
  赤风闭目不理。
  沧海老人不由心中愤然,认为江百生看不起他,他哼了一声,向江百生问道:“江兄!如果像徐兄说的那样,江兄以雪影掠波配合着九背九向的剑招,我以沧海一粟的身法,江兄以为我能避过吗?”
  江百生淡淡道:“在下不知!”
  沧海老人见江百生如此,心中不禁益怒,以为江百生看不起他,他冷冷道:“江兄愿意一试吗?”
  江百生心中好不高兴,心想这是什么时候,你还来找这种麻烦。
  他望着沧海老人道:“南兄一定要试不妨在小弟破了风花雪月阵之后!”
  赤风睁大眼大笑道:“即使你能破,又焉能有十足的功力?”
  沧海老人闻言道:“此事不须多时,就请江兄一试!”
  江百生怒气上升,心道,好吧!反正我今天也并不想要你来帮忙,先杀杀你的威风,以免如此骄傲。
  他冷冷道:“南兄一定如此逼迫,小弟就只有一试了。”
  说完向阵外走去。
  白剑翎向前一步道:“两位前辈一定要比,何不改日,何必一定今天!”
  沧海老人道:“这里的事你们做小辈的不要管!”
  白剑翎心知他心中对自己仍有介蒂,不好再说,只有黯然退下。
  赤风冷冷道:“如果白剑翎以天下第一的身份来管,南兄听也不听。”
  沧海老人怒哼一声道:“他敢!”
  白剑翎向赤风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挑拨是非呢?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
  赤风大笑道:“你是以天下第一的资格发话吗?”
  沧海老人怒声叱道:“什么天下第一,天下第一之名岂能轮到他?”
  赤风大笑道:“白剑翎虚怀若谷,南兄说这话未免有失公允,或许其中不免有妒忌的成份吧!”
  沧海老人怒火早被挑起,理智全失,他怒哼了一声,向白剑翎走去,口中道:“我来讨教你这天下第一的高手!”
  江百生见沧海老人如此,不由也怒声叱道:“南天成!你自命前辈,但是你看你这样子还像一个前辈吗?不要说白剑翎并没有以天下第一自居,就是他自居天下第一又怎样?你本来就差他太远!”
  白剑翎闻言心知沧海老人南天成必会大怒,并且这事已无法挽回了。
  南天成闻言大笑道:“我南天成不把他当晚辈,今日来领教他天下第一的武功。”说完向白剑翎逼近。
  白剑翎凝立当地,心中暗思对策。
  南天成道:“白剑翎!抽出你的紫剑,我要试试你那套不全的奇正十三剑,看看你凭什么自居天下第一。”
  白剑翎吸了口气,沉声道:“我白剑翎自知武功不如,前辈不要受赤风的蛊惑!”
  江百生在旁道:“白剑翎!何必让他,这种人你杀杀他的傲气对你无损,对他有益,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南天成大笑道:“对了,快抽出你的剑!”
  白剑翎微微叹了口气,心想江百生的话也对,南天成傲气逼人,让他知道一下对他也是好的,只怕他从此走入魔道。
  他抬头望了望青天,向沧海老人道:“今日如果我白剑翎落败愿意自刎,但前辈落败必须回百花洲面壁,至能安入迷幻洞才得再现武林?”
  南天成听白剑翎口气如此大,他哼了一声道:“我如落败也一定自刎!”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不必如此,我说的前辈肯俯允,我们就比试一场,否则作罢!”
  南天成道:“好!全依你!”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谢谢前辈了。”
  南天成哼了声道:“少噜嗦,抽剑!”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缓缓将紫剑抽出。
  南天成冷笑道:“我先让你二十招,你先进招罢!”
  白剑翎一言不发,长剑自下举起,缓缓出剑向沧海老人南天成眉心点去。
  南天成施出沧海一粟的轻身法,身形起处有如一团云雾托住,向后退去。
  白剑翎天门既开,无异陆地神仙,南天成向后退去,他身形也贴地飞起,直追了上去。
  南天成口角微撇,想逗逗白剑翎,让场中人知道他南天成的沧海一粟的轻功身法可无敌于天下。
  他身形飞起,面上现出轻蔑的笑容,双目注视着白剑翎,向后退去。
  白剑翎长剑递出,正逼在南天成眉心前一寸处。
  南天成不屑的哼了声,他心中也想只留一寸,决不让白剑翎再向前递出半寸。
  两人僵持着,速度都一样,一退一进,向前飞掠而去。
  南天成心中微怒,见白剑翎如此从容不迫,好似他是被白剑翎所迫,他施出全身功力向后疾飞。
  白剑翎的剑尖仍然只离南天成的眉心一寸。
  南天成现在心中才吃惊。
  沧海一粟这种轻功身法优在身形闪动之际丝毫不带风声,但却不如雪影掠波全力施出时有那种惊鸿一瞥之态,但它能毫不费力的施出,渡沧海如一粟,但以南天成的功力比江百生都要稍差,自然不及白剑翎。
  转眼,二人飞绕了赤风岛一周,南天成恼怒交加,一低身反手出剑,反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收剑退回。
  南天成大怒,挥剑直攻,白剑翎长剑微翻,南天成每一招都被他封回。
  南天成施出他绝技百花剑,配合沧海一粟的轻身法,身形闪动,一片银光,无数剑尖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沉思着,但右手剑不停挥动,将南天成每一剑都封回去。
  眨眨眼百招已过,白剑翎一抬头,双眼注视着南天成,南天成愈攻愈快,几乎已看不见他的身影。
  白剑翎长剑翻动着,突然右手长剑一翻,向外划出,嗡的一声巨响,一道耀目的弧光含现在空中,紫光万道,如长虹一般。
  南天成一剑攻出,剑尖一触弧光,劲功全失,跟着又被弹回,震得他胸中隐隐发痛。
  他缓缓向后退去,双目凝视着白剑翎。
  白剑翎缓缓收回长剑。
  南天成呆了一会,而低下了头,他自知再斗下去也是枉然,他忽然觉得他自己以前是多么愚蠢,以他的武功,居然妄想成为天下第一,太不自量了。
  他抬头望着天空,老泪自颊旁流下。
  南紫珠见了一咬牙,一挥手,百花镖飞出,如飞蝗般的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双手一分一合,百花镖在半空被他一震,微微一顿,全数落下,化为飞灰。
  南天成呆呆的看着,叹了口气,回头就去。
  白剑翎追了上去向南天成道:“前辈且慢!”
  南天成回首道:“我要回去面壁了,难道还有什么事吗?”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方始庄声道:“酒会使人乱神,色会使人丧志,财会使人忘本,气会使人伤身!”
  南天成叹了口气,好似微有领悟,沉思了一会,向白剑翎道:“我们有缘再见了!”说完向前奔去,南紫珠也跟着奔去。
  众人目送南天成父女转过山角,消失在视界之中。
  此时,赤风等四人心中暗惊,想不到白剑翎功力如此高,沧海老人南天成竟如此容易就服输了。
  白剑翎返身走回原地,江百生见白剑翎武功如此高强,不由喜形于色。
  赤风向江百生道:“江百生,快进阵中罢!”
  江百生知道白剑翎在旁定无危险,他大笑了一阵,昂首步入阵中。
  赤风向寒雪道:“老三!你看今天的天气怎么样?”
  寒雪笑道:“我们兄弟四人也有多年未聚了!”
  冷月望了望天空道:“月亮快要出来了。”
  白剑翎皱了皱眉,明明旭日在空,冷月却说月亮快半升上来了,不知这是什么意思。
  银花道:“大哥!你这赤风岛水火相济,你住在这儿正合适!”
  赤风大笑道:“二弟,哪如你住在银雪峡好!”
  寒雪也大笑着,四人一齐大笑,江百生心中微惊,心道:“你们四人居然对我先来这一套。”也收敛心神,鼻中怒哼了一声。
  风花雪月四人大笑着,一齐抽出四柄折扇,红绿黑白四色,折扇张开,映着月光,闪烁着四种不同的光芒。
  江百生当的一声,撤下了长剑,凝视着四人。
  四人在笑声之中,四柄折扇齐挥,四股气劲发出,向江百生攻去。
  江百生长剑翻动,一开一闭,封住四人攻势。
  但听四人笑声不绝,人影闪动,红绿黑白四道不同颜色的气劲如潮水般涌上,向江百生攻去了。
  江百生只觉得四外倏冷倏热,压力绝大,他施出全身功力挡着,冷汗自他额上流下。
  风花雪月四人愈攻愈快,笑声频起,江百生只见四外一层紫红色围住,风花雪月四人手执折扇在其中大笑着,面上露出轻蔑的表情。
  他心中怒火升起,左手食指伸出,施出一指禅的功夫,向四人攻去。
  四人形象在紫红色的气浪中飘浮着,倏沉倏起,江百生每一指都被四人躲过,四外压力也愈来愈大。
  白剑翎在外看得清清楚楚,风花雪月四人并没有移动身形,反而闭目静坐,只有将右手折扇缓缓挥出,而江百生在其中左冲右突,左手食指向外乱点,好似已人幻境。
  江玉羽心中大急,向白剑翎道:“你快去救我爸爸吧!”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凝视着风花雪月阵,他心中正在盘算着如何破阵。
  白剑翎一手自地面上拾起两粒石子,一先一后,向阵内弹去。
  前面一块石子才到江百生耳旁,后面那一块石子后发先到,两块石子互碰,啪的一声,江百生乍闻暴声,心中一惊,清醒了不少。
  他剑式由疾转缓,一剑剑将四人劲力封回。
  风花雪月四人又开始大笑,这次身形才真正移动,赤风身形缓缓升起,和冷月互换了一个位置。
  江百生长剑倏翻,施出九向九背的绝招,长剑连闪,向风花雪月阵反攻。
  赤风大笑着,想再度将江百生引入幻境,但江百生本也不是易与之辈,开始时心中没有准备才被引入幻境,此时哪会再上当。
  他慢慢的只守不攻,偶尔出一招,必将四人招式封回。
  赤风微急,赤扇频翻,四人全力攻出,向江百生攻去,江百生顿时支持不住,被困在阵中,欲去不能,只有拼力抵挡。
  白剑翎在阵外看着,此时他心中已有破阵之法,但总是让江百生一人破好一些,但江百生即将落败,此时再不出手也不行了。
  他向江玉羽微微一笑,身形闪电似的穿入阵中,风花雪月四人一齐大惊,白剑翎如此容易就入阵,四人施出全力,四道劲气如闪电似的围着二人飞绕。
  白剑翎和江百生二人立身阵中江百生只觉得身外倏冷倏热变幻莫测,白剑翎却好似无觉,雷音神功缓缓发出,四人的劲气被逼向外退去。
  江百生缓了口气,无言的收回长剑。
  白剑翎朗声道:“我要如何才算破了你们的风花雪月阵?”
  赤风怒道:“把我们四人杀了!”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江百生道:“剑翎,你就让他们受点伤,让他们知道知道!”
  四人猛攻,白剑翎也觉得自己被震,他双掌微起,向江百生道:“老伯!我想将他们四人兵器毁去,你看可好!”
  江百生皱了皱眉道:“他们四人的兵器全是千年古玉制成,要毁去不太简单!”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双掌微起,一股劲力将四人身形向后逼去,跟着长啸一声,身形疾飞而起。
  四人一退,见白剑翎身形飞起,一齐出扇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乾龙御天”之形,身形在半空中飞起,倏下,向四人攻去。
  四人一齐回扇,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右手挥出,闪电似的在四人每人右手脉门上敲了一下,四人折扇齐落。
  白剑翎回身与江百生并肩而立。
  风花雪月四人呆立当地,想不到自己四人的风花雪月阵会如此容易被白剑翎击破。
  赤风向三人一望,俯身拾起折扇,他右手脉门还是感到一阵酸麻。
  四人都拾起了折扇,江百生道:“赤风,你们已经落败了。”
  赤风双眼向三人一掠,哼了一声,四人一齐将手中折扇扔出,闪电般向江百生和白剑翎二人射去。
  跟着四人一齐向江玉羽,石小青及甘铁心三人扑去。
  甘铁心大惊,含怒施出连环七掌,向四人反攻过去。
  赤风一马当先,右手轻拂便想冲过,但乍接之下,竟被震退了一步。
  他心中大怒,想不到甘铁心都比不上了,他右掌挥出,和甘铁心掌式一接,这次他才真用上力,甘铁心被震退了一步。
  银花、寒雪、冷月三人已至,四人一齐出掌向甘铁心击去。
  白剑翎见四人折扇飞来,他双手挥出,将折扇打飞,跟着身形闪电般的截住四人。
  四人一齐出掌向白剑翎攻去。
  江百生见赤风居然如此无耻,心中大怒,反手抽出长剑,身形飞起,以九向九背的绝招向赤风背心刺去。
  赤风掌势已出,身后江百生又攻来,只有身形贴地滚出。
  江百生施出雪影掠波的功力身法,身形掠地不过,长剑向赤风攻去。
  赤风身形才停,江百生已追到了,长剑向他右臂斩去。
  赤风大惊,危急之中,只有侧身去躲,血影闪处,赤风右手四指被江百生齐根斩下。
  赤风大叫一声,江百生身形退后,冷冷的望着他。
  赤风站起身来,向江百生沉声道:“今日我兄弟四人自甘落败,但此仇必报,江百生你等着好了!”
  江百生昂首大笑道:“我江百生等着你!”
  赤风哼了一声道:“你可知道当年翰海一怪的遗物吗?”
  江百生大笑道:“翰海一怪的遗物早就不知去向了,焉能被你找到!”
  赤风冷冷一笑道:“我兄弟如果找到了他的遗物那时要你们都死无葬身之地!”
  江百生大笑道:“不用说你找到了他的遗物也不见得如此,何况你根本就找不到!”
  赤风哼了一声道:“好!我找到时再说。”说完向银花寒雪冷月三人道:“我们走!”
  江百生大笑着,望着四人背影。
  眨眨眼四人就已消失了。
  江百生向白剑翎望去,见他们都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就道:“翰海一怪是谁我也不知道,但听说他是百余年前的天下第一高手,武功在武林中连无名僧都接不下他三招,但为人桀傲不驯,正邪两派都畏如蛇蝎,最后被正邪两派的百余名奇人将他击成重伤,逃入戈壁!”
  白剑翎微惊,他知于公明也在新疆,不知是不是为了这个!
  江百生又道:“这翰海一怪武功虽天下无敌,但也是凭了一件天下至宝红霓衣,不但不畏刀剑,连内功都无法将他震伤,当时是用了另一件天下至宝雷心钻,才击伤他,两件宝物都被他一人带入戈壁,所以很多人都想去找,但有谁能找到呢?”
  说着大笑道:“赤风自然也知,我想他也不敢去!戈壁是什么地方?他哪敢去!”
  白剑翎微笑道:“老伯!那我们现在先去魔岛呢?还是先去星宿海?”
  江百生沉吟一会道:“苦行大师一定是被困在魔岛,铁仙这样做我想是他想找你,他虽不出江湖,但消息的确知道得比我们都快,如果他要害苦行大师,不必等到今天!”
  白剑翎问道:“老伯的意思是先去星宿海吗?”
  江百生摇头道:“不!苦行大师培植你,准备对付铁仙,早已犯了他的大忌,如果你就去一趟或许尚无大事,你不去他就可能要杀苦行大师了!”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江百生叹口气道:“铁仙为人冷傲,目前我想他对你认为是不屑一斗,去一趟没什么关系!就是魔岛内如何我也不知!”
  甘铁心大笑道:“不用再讨论了,我甘铁心就再陪你们去魔岛走一趟,快走吧!”
  五人上了船,小船又向前出发。
  水行三日,白剑翎站立在船头,远远看见前面呈现了一座小岛,岛上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笼罩着小船,看上去真似美丽已极。
  小船驶近,水面上也泛起各种不同的颜色。
  江玉羽和小青并坐在船边,用桨拨动着海水。
  小船顺着风势靠向岸边,一上岸,面前呈现出一座巨大的瀑布,有二三十丈宽,水声轰隆落下,溅起了无数的水珠,白剑翎一笑,这才知五颜六色是从哪里来的。
  五人凝立了一会,向前走去,前面一株大树上钉了一张纸,上道:“饶尔等一死,尔等上岸之时必观看瀑布,彼时我将尔等足下之炸药引燃,除死之外别无他途!”
  江玉生暗暗心惊,回头望去,不知刚才五人所立之处是否有炸药,如果真像象字条上所说,那五人岂不是早被人监视着了吗?
  他扭头向四外望去,四外都无人迹。
  白剑翎淡淡一笑,心想这铁仙也是打的好算盘,他既能如此,自己也不能不加提防,但他如此,好似对自己五人看不起,这也正好。
  五人又向前走去,一阵微风吹来,树枝摇晃着,其中好似白影一闪。
  五人又停住脚步,身后一阵啸声,白剑翎反手一夹,一支响箭被他夹住,二指一夹,觉得劲力奇大无比,几乎被那支箭脱手而去。
  箭尾上挂住一张白纸,上面写道:“再饶尔等一命,以这种箭我连发十箭有谁逃得出手呢?”
  江百生接了过去,看完了眉毛微扬道:“铁仙名头虽大,但是只能在暗算别人,竟不敢出来!”
  林中毫无反应,五人只有再向前走。
  转了一个弯,面前是一片竹林,那些竹子一根根都笔直的,颜色非青非黄,全部都是墨色的。
  竹枝上挂着一张白纸道:“苦行在林中,敢进吗?”
  江百生右手一挥,想把那株竹子砍断,但一掌砍上,手掌竟被弹回,竹枝竟然连一动也不动。
  甘铁心打了一个颤道:“江兄别动!这是南海特产的墨竹,在南海也是百年难见的一株,不知竟会长在这里。”
  江百生微微一惊,心想我怎么会想到是墨竹林,想着身形疾退。
  墨竹中间有一个小孔,半晌,孔中探出一个蛇头,黑乌乌的,只有两只眼睛闪动红色的光芒。
  那只蛇向左右看了看,身体游了出来,那小孔只有小指头般大小,但那条蛇竞有两三丈长,向五人逼去。
  五人向后退去,那条黑蛇身体整个游了出来,只剩下一个尾巴,好似出不来,它身子伸出,怒视着五人,口旁鼓动着。
  江百生叫道:“快退!”
  那条黑蛇口一张开,一股黑水向五人射去。
  白剑翎回手将那股黑水击回,五人身形站出十丈以外。
  江百生右手食指伸出,向黑蛇双眼点去,黑蛇的头摆动着,竟然闪过江百生的一指禅的功夫。
  白剑翎心中暗惊,幸好这黑蛇不能游开墨竹,否则那岂不要天下大乱。
  江百生见点不中黑蛇双眼,只微微叹口气,收回右手。
  白剑翎注视了那条黑蛇一阵,缓缓向它逼去。
  那条黑蛇昂首注视着白剑翎,缓缓向后缩了回去。
  白剑翎向前走去,江百生叫了声:“小心!”
  那条黑蛇全身已退回三分之二,此时又闪电似的冲出,向白剑翎冲去。
  白剑翎身形一侧,黑蛇也一偏头,向白剑翎颈间攻去。
  白剑翎右手食中二指向那条黑蛇夹去。
  刚一夹中,尚未使出内力,那条黑蛇早已脱手而去,它脱手之后还不作罢,跟着头一沉,向白剑翎手腕咬去。
  白剑翎正想要让它咬一下,再抓住,甘铁心大叫道:“不能让它咬!”
  白剑翎闻言急忙左手一起,叭的一声,将黑蛇弹开。
  那条黑蛇被白剑翎一指弹中,弹得它头昏脑涨,不敢再攻,只怒视着白剑翎。
  甘铁心道:“白少侠,你就是宝剑也要被它咬断,千万不可被它咬中!”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缓缓向黑蛇逼去,黑蛇又向后退去。
  它缩回竹中,只剩一个头留住洞口,白剑翎双手微起,雷音神功发出,一招“雷音开陆”,那黑蛇被白剑翎这一股无形的劲力一震,顿时垂下了头,滑落回竹中。
  白剑翎心中暗惊,玉海三儒被他这一震,震成飞灰,而这条黑蛇的头竟没被震裂不知是活的,还是死的。
  五人沉默了一会,江百生道:“我们进去罢!这墨竹如果不用力击它,黑灵蛇是不会出来的!”
  五人鱼贯走入林中,江玉羽道:“爸!我看这竹林好像是铁仙刻意种的,否则不会这么整齐!”
  江百生道:“可能!”
  江玉羽停步道:“那么我们已经走入了他的竹阵之中了!”
  江百生吃了一惊,他知道江玉羽的师父青霜女对医术和阵法最精,江玉羽医术既已得传,阵法自然也可能得传了。
  江玉羽道:“这是什么阵我也看不出,但我知道他必定是一个阵!”
  众人互相望着,江玉羽又道:“还没有什么关系,我们进来不远,要退回去我还记得出路的!”
  江百生沉吟了一下道:“但是我们非进去不可!”
  江玉羽向竹林望了望,低头沉思着,又向前走了五步,看了看,用手比了比道: “我知道了,这阵定是混元太极阵!”
  远处传来一声道:“小妮子好聪明!”
  江玉羽又想了一下,微微笑了笑。
  白剑翎倾听,刚才那声音自哪方传来的他却不知,好似自左,又好似自右。
  江玉羽笑道:“幸好铁仙叫了这一声,原来其中还有回声阵的妙用,大伯可能在中央,我们去找他老人家罢!”说完启步向前走去。
  白剑翎等人跟在她身后,一步也不敢差的向前走去。
  不一会就到了阵中,果然,在中央一片十余丈宽的一片黑色乱石中,苦行大师正闭目盘坐在中间的一块黑石上。
  江百生见状叫道:“大哥!您好!”
  苦行大师睁开双眼,扫了众人一眼道:“你们快退出去,迟了就要被困了!”
  他才说完,一阵尖锐的啸声响起,阵中墨竹被震的发出嗡嗡的声响,每一株墨竹中均探出一条黑灵蛇。
  五人吃了一惊,只有一齐向中间奔去。
  苦行大师无言的沉默着,半晌才道:“铁仙已将你们困住,多半是出不去了!”
  说完他抬头看了白剑翎一眼,道:“小檀越平安出了死亡边缘,老僧要先祝贺你了。”
  白剑翎忙躬身道:“弟子理应先谢过大师成全之德才是!”
  苦行大师道:“铁仙要我来此也只是为了要引你们来,因为当年有人告诉他,叫他当心能经过死亡边缘之人,当世只有白檀越一人,所以他就把他找来困在此地!”
  江百生道:“大哥!你当时何必来呢?”
  苦行大师微微一笑道:“能由我吗?”
  白剑翎沉默一会,回首见四面竹林中的黑灵蛇都探出了身子,只有中央这一块地方黑灵蛇顾不到,其余四面都是黑灵蛇!
  苦行大师向四面看了看,笑道:“你们五人不知何时才能出去了。”
  白剑翎向苦行大师问道:“大师!这黑灵蛇可有什么东西或什么方法可以制得住吗?”
  苦行大师道:“或许有,但是以老僧而论,并不知道怎样可以制住它!”
  江百生道:“大哥!适才在林外剑翎已经退了一条黑灵蛇了。”
  苦行大师望了白剑翎一眼,沉吟了一下道:“白檀越是用什么方法制住的!”
  白剑翎道:“弟子用的是雷音神功!”
  石小青在旁道:“可是白哥哥,怎么连一点声音都听不见?”
  苦行大师闻言面上露出微笑,想了一下道:“那么你们也许可以出去!”
  江百生向他问道:“但是大哥,你呢?”
  苦行大师道:“我来此地一方面是被迫,但一方面也是自愿的,你们知道奇正剑诀和昆邪剑都落入铁仙手中了吗?”
  江百生等人心中暗惊,白剑翎默然无言。
  苦行大师又道:“奇正剑诀中尚缺一招,将来尚有补救,但昆邪剑落在普通江湖人手中不过使见了的人眼瞎罢了,但在铁仙手中,他正在寻找黑灵水练剑,昆邪剑被黑灵水练剑过后,将有邪光透出,可以伤练过内功之人,内功愈好之人遇到了昆邪剑受伤也愈重。”
  众人闻言心一直往下沉,如果被铁仙找到了黑灵水,那不知将会如何。
  苦行大师望着众人微微一笑道:“但是还是有克星,这克星就是白檀越!”
  白剑翎心中微惊,苦行大师道:“天下唯独雷音神功至刚至大,如果白檀越天门已开就不必怕!”
  石小青在旁向白剑翎急问道:“白哥哥,你天门开了没有?”
  白剑翎微微一笑,望了苦行大师一眼,道:“侥幸!总算天门已开了!”
  苦行大师也微微一笑,道:“目前黑灵蛇被铁仙用啸声激怒,他自己也不敢进来,但出去之后对自己武功不要宣传,并且要处处收藏,铁仙他这人如果要对你下手一定要先跟踪一个时间,对你完全清楚,而且他自认有绝对的把握才动手,所以自他出现江湖之后,凡是他要有什么事时,对方没有能逃出手的!”
  江百生道:“既然如此剑翎如何才能躲得过呢?”
  苦行大师微微一笑道:“不用说铁仙,就是我见了白檀越,也不会相信以他的年龄会天门已开,只要他稍微收敛些,铁仙看不出来的。”
  石小青在旁道:“要是我白哥哥的武功他赶不上,他又怎能奈何我白哥哥!”
  甘铁心道:“小青!不要多话!”
  苦行大师笑道:“白檀越不要责备她,她说的这才是正理,但是我们现在就是怕铁仙隐匿不出!”
  众人沉默了一会,苦行大师道:“但这也不太容易,我想白檀越大概还要上星宿海去求金液银丸吧!”
  白剑翎默然的点了点头,向苦行大师问道:“大师!您以为弟子这次星宿海之行结果如何?”
  苦行大师笑道:“白檀越何必问我老僧,因果皆前定,白檀越此行成败均在自身,问我何用!”
  说完向江百生道:“百生!只是此行恐怕你的关系很大,如能不去最好不去!”
  江百生沉默了一会道:“玉羽是我的女儿,我……”
  苦行大师笑道:“我知你必定要去,但你一去恐怕麻烦很大,此行将会情丝绕身!”
  江百生笑道:“大哥开玩笑了,玉羽都这么大了,我焉会……”
  苦行大师微微叹口气道:“你在紫驼峰时,我也大半在那儿!”
  江百生心中微震,躬身向苦行大师道:“谢谢大哥关心!”
  苦行大师微笑摆手道:“我也不是超人,佛家最重要因果,自因中可以看出果,凡事皆有前因后果,你不要忽视了才好!”
  江百生躬身道:“百生知道了!”
  苦行大师望了望天色道:“天色不早了,你们可以开始向外闯了,我将留在此地,使铁仙多一层顾虑!”
  五人一齐向苦行大师躬身,白剑翎领路,江玉羽随后,向蛇群走去。
  白剑翎向前走去,黑灵蛇见他走近,微微向后一退,白剑翎透灵宵,双掌挥出,十余条黑灵蛇被他这一挥,身体被击飞,碰在墨竹之上,吓得其余的黑灵蛇一齐缩回身体,只留着头在竹孔外,注视着白剑翎。
  那十余条黑灵蛇挺了挺身,也急忙缩回身子。
  白剑翎望了望墨竹,回江百生道:“老伯你们且退一些!”
  说完他身子飞起,向墨竹上扑去,用出全部的功力,一连折了三五技小技。
  他返身落下,抽出紫剑,将那些小枝切成一段段小小的。
  切好之后觉得手腕都有些发酸,心中暗惊这墨竹真是硬得可以。
  江百生和甘铁心吃惊的望着他,想不到他竞用剑切得动墨竹。
  白剑翎切好后,看了看那些黑灵蛇,他们还在虎视眈眈的望着他,作势欲出。
  白剑翎右手指弹出,一块墨竹挟着雷音神功的劲力向一条黑灵蛇射去。
  墨灵蛇知道挡了只有自找苦吃,连忙一缩头,墨竹正好塞在洞口,黑灵蛇就被封在竹内,再也出不来了。
  白剑翎依法泡制,将附近的黑灵蛇都封入竹中,不让它们有探头的机会。
  五人缓缓出了竹阵,这才吐了口气,庆幸总算出了竹阵了。
  江百生向竹阵望了一眼,向众人道:“我们走了吧!”
  五人回到岸旁,上了小船,驾船离开了魔岛。
  水行数日,五人已回到了中原,白剑翎心急似箭,真想立刻就上星宿海,了却心中的郁结。
  江玉羽好像不喜欢去,他向江百生道:“爸!我师父她老人家还在等着您呢!您不去看看吗?”
  江百生微微一笑道:“我是应该去当面谢谢她才对,但已经十年了,再迟几天也无所谓,我们从星宿海回来再去吧!”
  江玉羽道:“爸!星宿海一去不知结果如何,您老人家就先去见我师父不是也好吗?”
  江百生眉头微皱道:“你这孩子想到哪里去了,星宿海去一趟至多不过两个月,你以为不行吗?”
  江玉羽无言的低下头。
  白剑翎忧虑的望着天空道:“只要星宿海有金液银丸我一定要把它取到手!”
  江玉羽微笑道:“如果他不肯给呢?”
  白剑翎道:“我用火灵丹和他换!”
  江玉羽又笑道:“他要是不肯呢?”
  白剑翎沉思了一阵,低声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把它取到手!”
  江玉羽心中一阵感激,以白剑翎的为人,居然肯为她说出这种话,她已经满足了。
  她呆了一呆淡淡道:“天下之事很难事先断定的!”
  江百生闻言道:“玉羽,你心中在打什么主意,为什么你老是说这种话!”
  江玉羽心中一阵难受,沉默了半晌才笑道:“我只是在说笑罢了,爸不要认真!”
  江百生叹了口气。
  甘铁心道:“江兄!你们三人去罢,我带小青回石臼湖去了!”
  江玉羽笑道:“甘伯父,小青留下来,我会照顾她的!”
  甘铁心沉吟了一会,江百生也道:“甘兄有事请先走好了,你可别忘了小青是我的干女儿,我会带她的!”
  甘铁心笑道:“我以为小青在此会累了你们……”
  江百生接口道:“甘兄说什么话,她是我的干女儿啊!”
  甘铁心道:“那小弟就告辞了!”说完身形起处,向石臼湖方向奔去。
  江百生微笑着望着甘铁心身形消失,向三人道:“我们也走吧!”
  四人上了马,缓缓向前走去。
  走出了一程,迎面走来两个身材高大的僧人,二人看见白剑翎马旁的紫弓紫剑,上前向他问道:“你可是白剑翎吗?”
  白剑翎点头道:“在下正是,不知二位大师有何见教?”
  左边那僧人道:“我叫法通,他叫法雨,我们两人找你有事!”
  白剑翎知二人是来找他的,连忙下马道:“二位大师找在下不知有什么事!”
  法通法雨和白剑翎一比,足足比他高出一个头,法通大笑道:“我们都是印度的僧人,但我们的师父可是中土人士!”
  白剑翎道:“原来是西域高僧前来!”
  法通大笑道:“不要客气,我们的寺是印度第一大寺,叫天觉寺!”
  法雨道:“我俩是天觉寺中四大金刚中的第一金刚及第四金刚!”
  法通又道:“我俩此次奉命而来,一是为了天觉宝录落在中原,另一是想要见识见识中土的武学!”
  江百生在旁道:“二位怎么知他叫白剑翎呢?”
  法通大笑道:“你奇怪吗?这是有人告诉我俩的,中原之中白剑翎最有名,以紫弓紫剑为号,天觉宝录在他身上,但他决不肯承认!”
  江百生怒道:“谁告诉你的!”
  法通哼了一声道:“别当别人不知道!”
  江百生大笑道:“边荒小丑,到了中土还想耀武扬威,什么天觉宝录,送我我都不要,白剑翎焉会将他密不示人!”
  法雨怒哼一声道:“你是谁?居然好胆,轻视我天觉武学,中土之人早已见识我四大金刚的厉害,你也不知!”
  江百生身形闪电似的落下马背,身形凌空一尺站立,冷冷的望着法通。
  法通望了望江百生,一低头,面色倏变,身形向后连退三步。
  江百生哼了一声道:“四大金刚不过尔尔,少见多怪,中土武技岂止于此!”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