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劫难重重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四章 劫难重重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夜魔星又向后急滚,狗头猴又追了过来。
  他身上虽然酸痛难当,但究竟顾命要紧,他向狗头猴身后窜去,起身急奔。
  狗头猴怒吼着,也追了上来。
  夜魔星发狂似的向前直奔着,奔了一段路,居然已绕至了先前的石阶,他上了石阶又向前奔着。
  狗头猴双目虽瞎,但它对地形很熟,而且又新负重创,复仇之念使它也狂追着,它伸出爪子向夜魔星捞去。
  它也追至了夜魔星身后,夜魔星急躲,但背上已抓了五道长血痕。
  夜魔星狂叫一声,又向前奔去。
  狗头猴急急迫上,被石阶绊了一跤。
  苦行大师向后退着,那只狗头猴低吼着,逼了过去。
  苦行大师一反手,自壁上挖起了两块石子,向狗头猴右眼弹去。
  狗头猴挥手打开,怒吼一声,向苦行大师扑去。
  苦行大师急退,他不经意的向后抓去,抓起来的正是那个神像。
  他好似已经找到他要找的东西了,他返身急奔。
  狗头猴不舍,紧迫了上来,苦行大师使出全身的功力,向前奔去,狗头猴跟不上,不一会就落了下来。
  天色微明,夜魔星自洞中跌撞而出,他全身血迹。向地面倒下。
  不久,天空中落下微小的细雨,他缓缓醒来,他向四面望了望,闭目休息了一会,起身缓缓离去。
  天色渐暗,白剑翎走出寺外,江玉羽和石小青紧跟着。
  白剑翎回头道:“我要去了,二位姑娘请不要拦阻我!”
  江玉羽道:“你等一等,天一大师去研读天觉宝录,如果你不反对,等他出来替你恢复记忆后你再走!”
  白剑翎停步不言。
  天一自后而来,江玉羽回头急道:“大师!有办法吗?”
  天一大师微微摇头,道:“不行!除非夜魔星自己,或者让他受极大的刺激,用一件特殊的往事来刺激他,使他恢复记忆!”
  江玉羽停头沉思着。
  白剑翎笑道:“我想我应该谢谢你们了,你们的意思不过是要我知道我叫白剑翎,但我自己知道我不叫白剑翎,我不是白剑翎!”
  天一皱着眉,点着头,轻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记起了苦行说白剑翎是夜魔星的克星,以他这样,他是不会怕慑魂大法的。
  天一笑道:“你不是白剑翎也好,但我有一件急事要你帮忙,你愿意吗?”
  白剑翎沉吟道:“什么事?”
  天一道:“我有一个朋友,是自中土来的,他被北部的一个德萨王擒住,你愿意帮我去救吗?”
  白剑翎向天一问道:“这人是个好人吗?”
  天一微笑道:“当然,我不会要你做你不该做的事,你如果认为我们不是恶人,那希望你能帮忙!”
  白剑翎点头道:“好的!我愿意!”
  天一道:“那好,你就把紫弓剑拿去用吧!”
  说着四人又向宫中出发。
  石小青的功力较天一低得太多,四人缓缓而行,走了一天一夜才到。
  天一领先而上,卫士们一个个拔出了腰刀,一圈圈的围了上来。
  天一一挥手,四人绕过了卫士,纵身上了殿顶。
  天一大师在殿顶叫道:“叫德萨王或者夜魔星古拉出来答话!”
  下面不理,乱箭纷纷射了上来。
  天一大怒,禅杖用力一敲,殿顶开了个洞,四人一齐翻身而下。
  德萨王铁青着脸站着,指挥卫士们围了上去,欲捕四人。
  天一大师大笑道:“德萨,你快将苦行大师放出来,否则我可放不过你!”
  德萨王冷笑着。
  卫士们一层层的围上,天一大师禅杖急挥,卫士们一个个被逼得急急的向后退去,不敢上前。
  天一大笑道,领先向德萨王冲去,白剑翎挥掌断后,眨眼就冲至德萨王身旁。
  德萨王大惊,向后退去。
  天一大师手执住德萨王,叫道:“大家住手,否则我要杀了他!”
  卫士们都停了手。
  夜魔星扶着一个卫士出现,他望着天一大师冷笑着,然后惊异的望着白剑翎,他奇怪白剑翎怎么被他们找了回去,见白剑翎手持紫剑,好似记忆已恢复。
  天一也看见了夜魔星他奇怪夜魔星怎么受伤了,他大声向夜魔星道:“古拉!你快交出苦行大师,否则德萨之命不保!”
  夜魔星冷笑不语。
  天一举起禅杖,对着德萨王。
  夜魔星轻声道:“天一!天一!”
  天一闻言脑中一阵迷惘,好似听见天觉在叫他,他凝神倾听着。
  夜魔星知慑魂大法已见效,他又道:“天一放下杖来,你应该保护德萨王!”
  天一已中魔道,放下了禅杖,双目向四方看去,好似真在保护德萨王一般。
  江玉羽等人大惊,白剑翎望着二女,不知如何是好。
  天一大师向白剑翎喝道:“放下你手上的剑,站开,不许伤德萨王!”
  江玉羽急向白剑翎道:“快!他已中了暗算,你先点了他穴道,我们也救他回去!”
  白剑翎微微一动身形,天一禅杖急起,向白剑翎扫去,口中道:“快让开,这儿不许你站!”
  白剑翎身形微闪,连变了两个身法,点中了天一大师的“涌泉穴”,一手抱起他,大喝一声,紫剑划出,逼来一条路,向前奔去。
  夜魔星冷冷一笑,起身拦在白剑翎身前,口中道:“白剑翎,你听我的!”
  白剑翎微微一楞,心道:“他也把我当作了白剑翎,这真是笑话,难道我真的那么像白剑翎吗?”
  夜魔星冷冷一笑,以为他的慑魂大法又已起效,他继续道:“你快弃剑投降吧!”
  白剑翎道:“别胡说了,快让路!”说着他长剑逼去。
  夜魔星大惊,他想不到他的慑魂大法居然对白剑翎无效。
  他还不知这是因他用精神功使白剑翎失去记忆的后果,白剑翎根本不以为夜魔星叫的是他,他自然不会精神再受制了。
  夜魔星一楞,紫剑已袭至,他连忙身体倒地滚开,但已吓出了一身汗。
  他再抬头时白剑翎已一马当先,领着江玉羽石小青二女冲出重围而去。
  他呆呆的望着三人背影消失,他还是想不出白剑翎为什么对慑魂大法不生反应!
  白剑翎一手挟着天一大师冲出了重围,他收起了紫剑,向前奔去。
  走了一段路,他停下身,看着江玉羽。
  江玉羽笑道:“你现在解开大师的穴道看,但要小心些!”
  白剑翎点了点头,伸手解开了天一大师的穴道。
  天一大师翻身站起,望着三人道:“怎么了?我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江玉羽舒了口气,天一分明已经恢复正常了。
  天一大师沉思着,道:“奇怪,我分明记着我们刚才在宫中,我逼住了德萨王,以后夜魔星出现,我就……”
  他想着道:“不好!慑魂大法已被夜魔星得去了,但不知他如何这么快就将慑魂大法得到了,他得了慑魂大法,只怕苦行大师危险了!”
  江玉羽急道:“大师!那怎么办呢?”
  天一大师抬头凝视着白剑翎。
  白剑翎道:“大师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吗?”
  天一大师缓缓道:“我不能再和夜魔星朝相了,你们三人均不怕慑魂大法,他不知你们的名字!”
  江玉羽看着白剑翎,道:“你就帮一帮忙,救了我大伯好吗?”
  白剑翎笑道:“江姑娘说那里的话呢?只要能,我一定尽力而为!”
  天一大师道:“别的也没什么,主要的是你要制住夜魔星,使他不言不动,以便找苦行大师!”
  白剑翎沉思了一阵,点了点头。
  四人又起身往宫中奔去。
  夜魔星和德萨王二人正谈着,白剑翎飞身而下,空手向夜魔星逼去。
  夜魔星见是白剑翎,他立即退了两步,高声道:“白剑翎!白剑翎!”他想再试一试慑魂大法。
  谁知白剑翎还是不理,他只道:“你认错人了!”他欺身上前,右手二指向夜魔星“肩井穴”点去。
  夜魔星不得已,身形急闪,和白剑翎斗在一齐。
  白剑翎身形连闪,反手迅速的闭上了夜魔星身上“哑穴”,“灵台穴”,“志堂穴”三大穴道。
  夜魔星瞪着眼站在哪里,一动也不动。
  天一飞身而下,闪至德萨王身后,高声道:“快说!苦行大师在那儿?”
  德萨王目睹夜魔星被制,他还没见夜魔星真正败过,此刻吃惊道:“苦行大师被古拉大法师要去了,是他擒住的,不管我的事!”
  天一大师哼了一声,道:“但你应该知道他在那里!”
  德萨王定了定神,道:“你知我这儿是什么地方?你竟敢威胁我?你再要如此我一定火焚天觉寺!”
  江玉羽和石小青二人也飞身而下。
  天一大师笑道:“我不管你以后如何,我现在是要知道苦行大师的下落!”
  德萨王看了看四面,抬头道:“不知道!”
  天一大师笑道:“你别推掉,你现在尚在我手中,你该想一想,你给我答案好,还是杀了你好?”
  德萨王打了个战,道:“我一定……”
  天一道:“不管你一定要如何,但我禅杖一起一落,你什么都完了,你的命都完了你一定要什么呢?”
  德萨王哼了一声道:“我只知古拉大法师领苦行大师去灵虚崖,结果古拉法师受了伤,但苦行大师就不知其下落了!”
  江玉羽惊叫道:“那这怎么办呢?”
  天一大师皱了皱眉,道:“你说的是真话吗?”
  德萨王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天一大师沉默了一会,向白剑翎道:“我离开,你解夜魔星的哑穴,问他苦行大师的下落!”
  说完他身形急奔而去。
  白剑翎点了点头,见天一大师的身形消失,他解开了夜魔星的哑穴,向他问道:“我问你,苦行大师的下落在何处?”
  夜魔星哼了一声,闭口不言。
  江玉羽道:“好好说,否则你要小心,要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夜魔星抬头向江玉羽问道:“你是谁?”
  江玉羽知夜魔星在刺探她的姓名,她道:“这你别管,如果你不说出苦行大师的下落,我将用金针刺入你幽门穴及分水穴,使你全身瘫痪!”
  夜魔星惊得打了一个战,道:“苦行大师在大洞门,生死不明!”
  江玉羽闻言大惊,道:“你把他老人家送进去的吗?”
  夜魔星冷笑着,不再说话。
  白剑翎一伸手,又点了他哑穴。
  天一大师又飞身而至,一把挟起夜魔星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赶快去!”
  说完四人挟着夜魔星急向灵虚崖奔去。
  德萨王怒视着天一大师的背影,想不到以他贵及王位,尚被天一大师如此戏辱,使他威严尽失。
  他抬头向手下道:“马上召集兵马,天明时向天觉寺进发,要在十天之内使天觉寺变为瓦砾!”
  四人挟着夜魔星,奔至灵虚崖。
  天一心急,领先冲了进去。
  白剑翎紧跟了上去,四人向洞中奔入,一阵低吼声,一只巨大的狗头猴出现,它双眼俱瞎,向四人逼至。
  天一吃惊的向后退了两步,他早就知道洞中有两只狗头猴,全身刀枪不入,如今,它冲了过来怎么办?
  狗头猴举掌拍来,白剑翎闪身而上,双掌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狗头猴向后退去,坐倒在地上,狂吼着。
  天一惊叹着,那只狗头猴又站了起来,洞内又飞也似的奔来另一只,那只独眼的。
  白剑翎也吃惊着,这两只狗头猴竟如此利害,夜魔星的伤大概就是这两只狗头猴弄的,不知苦行大师的武功如何,现在怎么样了!
  两只狗头猴一齐怒吼着,向白剑翎逼至。
  白剑翎大喝一声,双掌分击,雷音神功自然使出,两只狗头猴好似也觉得不对,不敢硬挺,急急向后退去。
  白剑翎再攻上去,两只狗头猴自知不敌,向洞内奔了进去。
  四人跟踪追人,三拐两拐,两只狗头猴竟分开来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奔去。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领先跟着那只独眼的狗头猴跟了下去。
  那只狗头猴怪吼着,回身向白剑翎反扑过来。
  白剑翎双掌翻起,将那只狗头猴震回。
  那只狗头猴好似已经怒极,它怪叫着,双臂乱挥,疯狂似的扑向白剑翎。
  另一只狗头猴也绕了出来。
  白剑翎双掌一闭一开,雷音神功发出,向两只狗头猴震去。
  两只狗头猴拼死冲了过来。
  白剑翎双掌击中,两只狗头猴身形微微摇晃,又冲了过来。
  白剑翎突然长啸一声,身形一矮,自自然然的使出“雷神震天”这一式,将两只狗头猴一齐震得翻了一个跟斗,坐在地上。
  天一见两只狗头猴已晕倒,向白剑翎道:“我们快进去吧!”
  正说着,洞中缓缓走出一人,来人正是苦行大师,他怀中抱了一尊怪神像。
  天一大师上前道:“大师!你好!”
  苦行大师道:“你是谁?快别拦住我,我有急事要去办!”
  说完向前走去。
  白剑翎望了望江玉羽,四人退出了洞口,只见苦行大师呆呆的站在洞口。
  天一大师向江玉羽道:“你大伯双眼发直,必是被夜魔星用精神功催眠了?”
  江玉羽急道:“那我该怎么办呢?”
  天一大师沉思了一会道:“只有夜魔星能解!”
  他又向白剑翎道:“你解开他哑穴,要他行法解开苦行大师的催眠,我要躲人林中,实不可不小心,注意不要中了他的计!”
  白剑翎点着头,天一奔开。
  白剑翎解开了夜魔星的哑穴,道:“你替大师解开催眠术!”
  夜魔星心中盘算着道:“那要行法,要把我全身穴道解开才行!”
  白剑翎迟疑着,转头向林中望去,只见天一用一根树枝点着。
  他心中沉思了一会,就解开了夜魔星的穴道。
  夜魔星大笑着,转身急奔。
  白剑翎大喝一声,追了上去,夜魔星大叫道:“苦行,拦着他!”
  苦行大师身形一动,用神像向白剑翎背心扔去。
  白剑翎身形一返,拍开神像,身形就此一滞,苦行大师已经连连发出一指禅功,阻住了白剑翎。
  夜魔星见计已得逞,他又大叫道:“天一,天一何在!”
  天一大师不由自主的自林中奔出。
  夜魔星道:“你和苦行一齐出手,毙了这白剑翎!”
  苦行大师和天一大师二人围着白剑翎疾斗,白剑翎又不好伤二人,不觉被困。
  夜魔星也加了上去,三人围攻白剑翎一人。
  白剑翎支持不住,一手抽出紫剑,逼退了三人。
  夜魔星见白剑翎剑出鞘,他心念一转,向江玉羽石小青二人奔去。
  白剑翎大惊,急忙追了上去。
  但苦行大师与天一二人好似着魔似的,疯狂的向他攻着。
  夜魔星面上露出狰狞的酷笑。
  他向二女逼去,石小青挥剑欲拦,夜魔星一挥手,将石小青长剑拍飞。
  二女惊呼一声,一齐向后退去。
  夜魔星如闪电般的追了上去。
  白剑翎见状大吃一惊,他长啸一声,紫剑以“剑气冲云”之势划出,立即逼退苦行天一二僧。
  他跟着身形向夜魔星逼去。
  苦行大师和天一大师二人一齐追至,向白剑翎背后攻去。
  夜魔星也急急回头,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急展奇正十三剑中第十三招,“星流彗扫”,一道紫虹掠地急扫,立时野无遗寇,三人被迫一齐起身。
  白剑翎脑中又是一阵迷惘,他不由自主的右手一反,紫剑脱手飞起,“彗星袭月”,向夜魔星射去。
  夜魔星左掌反拍,想将紫剑拍开,紫剑不停,向夜魔星胸前射去。
  夜魔星此时才大惊,身形一弹向上腾身而起。
  紫剑发出嘶嘶之声,在半空中转了一个弧形,向夜魔星追去。
  夜魔星连变了三个身形,但紫剑加速,如闪电一般射入他背心。
  白剑翎只是侧身看着,他呆呆的半跪在那儿,刚才那一幕正和他脑中一幕潜在意识完全相吻合。
  江玉羽和石小青见夜魔星伏诛,二女向白剑翎奔去。
  白剑翎呆呆的看着夜魔星的尸身斜斜落下,他口中喃喃道:“铁仙!铁仙?”
  江玉羽和石小青呆住,不知白剑翎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白剑翎缓缓起身,一眼瞥见江玉羽和石小青,他惊喜的叫道:“玉羽!小青!你们怎么都来了!”
  江玉羽和石小青二人都惊喜得流出泪水,流着泪看着白剑翎。
  白剑翎看着她俩道:“你们两人怎么了,你们怎么……怎么哭了!”
  江玉羽笑道:“剑翎!你好了!”
  白剑翎诧异道:“我好什么?我……我有什么不对吗?”
  石小青也笑道:“白哥哥,你刚才还不承认自己是白剑翎呢!”
  白剑翎向左右看了看,惊道:“怎么了!苦行大师和天一大师都在,夜魔星也死了,这是怎么回事?”
  夜魔星一死,慑魂大法亦解,二人正在闭目养神。
  白剑翎对自己失去记忆时那一段事也好似记不得了,他听石小青在旁述说,他尴尬道:“我都记不起来了!”
  江玉羽笑道:“记不起来更好,反正那人不是白剑翎!”
  白剑翎看着她,见她睫毛上还沾着泪水,真是美极了,他真想上去亲一亲她。
  江玉羽望着他,好似知道他心中所想的是什么,她羞赧的低下了头。
  石小青望着二人咭咭一笑。
  白剑翎转头望着石小青,自我解嘲的说道:“小青!我们去看看苦行大师和天一大师如何了!”
  苦行和天一二人睁开双眼,走了过来,道:“我俩没什么!”
  天一大师道:“白少侠竟能恢复记忆,实在可喜可贺!”
  苦行大师疲倦已极,他也笑道:“我们先休息一会,再赶路回天觉寺吧!”
  他和天一大师二人盘膝而坐,白剑翎和二女久别重逢,滔滔不绝的谈着。
  转眼天色已明,天一苦行双双起身,三人好似余兴未已但无可奈何,只好起身。
  苦行大师笑着道:“以后日子还多着,何必今日!”
  石小青道:“白哥哥日后又要奔波了,只怕少有时间闲谈!”
  苦行大师笑道:“傻孩子,别痴了,我说的是以后呀!”
  三人知苦行大师所指,一齐赧然不语。
  天一也笑道:“我们该走了!”
  白剑翎起身,至夜魔星身前,注视了他尸身良久,才将紫剑抽出。
  五人缓缓走着,全然不知德萨王已倾他全部的兵力向天觉寺攻去。
  五人走了一阵,天一道:“我不知怎的,好似心神不宁!”
  苦行大师沉思着,突道:“夜魔星已死,不要是德萨王又要生事了!”
  天一惊道:“真的,不知天觉寺是否有难!”
  他领先奔去,至宫中,连一个兵士都看不见了,他大吃一惊,五人立即急急赶路,回返天觉寺。
  天色渐暗,天觉寺外一阵马蹄声响起,一队队数不清的兵士。
  火箭四外乱飞,骑兵冲人寺中,挥刀乱斩。
  法雨自寺中急奔而出,见状大惊,四大金刚齐出,挥杖拦在寺门口!拦住攻势。
  寺中僧人也全部用戒力抵挡着。
  德萨王在林中,四周围满了兵士,他见四大金刚勇武如此,也不由暗暗心惊。
  他向左右看着,用手指着天觉寺的矮墙道:“用巨木将墙撞开!”
  四大金刚凝立寺门口,四支禅杖如蛟龙一般挥舞着!
  骑兵当着立毙,但前呼后涌,怕没有万人以上,他们四人一面心惊,一面焦急,不知天一大师等人现在如何了!
  远处一队骑兵拖倒了一株大树,用二十匹马拖着,向寺墙冲至,轰的一声,寺墙倒塌了一大片,一队骑兵冲人。
  德萨王面露冷笑,手一挥,寺墙又缺了四五个缺口,一队队骑兵冲入。
  他得意的笑着。
  寺中飘起一个僧人,落至他身前。
  他吃了一惊,见那僧人指甲屈卷着,满头白发,那人向他躬身道:“老僧请王爷息怒,以免生灵涂炭!”
  德萨王颤抖着道:“你是天觉大师?”
  那人道:“天觉师兄已西归,老僧天行!”
  德萨王哼了声,道:“不用你管,天一辱我太甚,我非将天觉寺夷平!”
  天行道:“王爷这未免太过了,一人之辱,竟要以千万人之性命来抵!”
  德萨王哼了一声。
  五条身影落下,德萨王一见大吃一惊。
  天一含怒道:“德萨!你快下令撤退,否则你就没有命了!”
  德萨王咬了咬牙,一挥手,万余兵马冲了上去,一时杀声震天。
  他怒声道:“你杀了我也没有用,现在我再下令他们也听不见了!”
  天一大怒,天行叹了口气,道:“劫运如此,人能奈何?”
  四大金刚每人都负了伤,匹夫之勇焉能抵挡万军,而且四人两面受敌,乱箭飞啸过空中,四人仅能自保。
  万马奔腾,四人倒地,战马践踏而过。
  战马潮水一般涌入寺中,德萨王仰天大笑。天行叹气而去,天一一挥杖,击毙了德萨王,反手又击毙身旁的将官。
  他飞身向寺中冲去。
  苦行大师向白剑翎道:“剑翎!快阻止他,他一人去没有用的!”
  白剑翎飞身拦住天一大师。
  天一神智已昏,挥杖击向白剑翎,白剑翎震开天一大师的禅杖。
  天一大师不理,落身在人丛之中,挥杖乱击。
  白剑翎只有落身出剑,保护着他。
  幸好未曾深入,苦行大师大叫道:“剑翎!你制住天一大师救他出来!”
  白剑翎制住天一大师,挟着他,飞身回至林中。
  回至林中,解开了天一大师的穴道。
  天一大师流着泪,跪下身,合什向天。
  天觉寺后山中发出了隆隆之声,山顶冒起了一丝青烟雾。
  天一笑道:“佛已怒了,你们走吧,空灵山要爆炸了!”
  苦行大师大惊,想不到这儿有一座火山,而且快要爆炸了!
  天一笑道:“你们快走!”
  白剑翎也急道:“大师也一齐走吧!”
  天一不动,空灵山冒出的烟愈来愈浓。
  苦行大师急道:“剑翎!你拖住天一大师,我们要退了!”
  天一道:“大师不必如此,今日天觉寺之结果,我难辞其咎,我即使苟活今后必也无法心安!”
  苦行叹了口气,空灵山隆隆之声已起,一块块碎石落下,万马反奔。
  白剑翎挟起石小青,扶着江玉羽,和苦行大师飞也似的向后退着。
  岩浆流出,石块随着隆隆声向空中飞起,身后一片惨叫声。
  四人飞也似的奔着。
  奔了一程,石块自半空中落下,白剑翎一面闪着,一面向前奔去。
  岩浆如泉水一般涌出,树林随着便起火燃着。
  空灵山怒喷着气,直冲云宵。
  苦行大师急道:“剑翎!你带着她俩先走吧,别管我了!”
  江玉羽道:“这怎么行,我们先找一个地方躲一躲,日后再说吧!”
  四人向附近山洞中奔去。
  奔至洞中,只听空灵山正肆其余威,轰的一声,惊天震地的响声后,一阵石雨落下,洞口顿时被石块封住了一半,大火也熊熊烧来。
  黑烟冒人洞中,苦行大师叹了口气,道:“还是快走吧,若挨岩浆流至时即使要走都走不了!”
  白剑翎奋施雷音神功,推开了石块,四人又向外奔去。
  一出洞口,四人大吃一惊,原来那一声巨声之后,岩浆射向半空中,现在正遮天落下。
  四人尽力飞奔,白剑翎还是挟着石小青扶着江玉羽。
  岩浆落下,树木发出裂声而着火。
  白剑翎奔了半个多时辰,江玉羽又要倒下,白剑翎又挟着她向前奔去。
  天色已明,白剑翎也不支,立即放缓了脚步,石小青和江玉羽落地,三人均累极,便昏昏睡去。
  太阳刺着双目,三人醒来,日已当中,江玉羽惊叫道:“怎么?我大伯呢?”
  白剑翎向左右一看,果然苦行大师没跟来。
  他跳起身子,向左右看着,他以为他挟着两人,苦行大师一定跟得上的,但不知怎么会不见了。
  他见没有苦行大师的影子,不由低下头。
  江玉羽叹了口气,回头看着,山火未熄,还在猛烈的燃烧着。
  苦行大师恐怕凶多吉少了,她呆呆的站着。
  白剑翎急道:“我回去找!”
  说着就起身,江玉羽急叫道:“剑翎!不要去了!”
  白剑翎停住身,但没有回头。
  江玉羽道:“我大伯如果无恙他会来找我们的,比你找他要方便多了!”
  白剑翎没有说话,默默的转回头来。
  三人沉默良久,江玉羽道:“我们走吧!我们回中原去等我大伯吧!”
  附近一声长啸,走出一匹白马,背上停着一只金鹦鹉,向江玉羽道:“姑娘!我们在找你们呢。”
  白剑翎见白马居然无恙,他走了过去,见马缰已断,分明是挣断了缰绳而来。
  他轻轻的抚摸着白马。
  江玉羽也笑了笑,道:“它们也跑出来了!”
  白剑翎勉强的笑了笑。
  三人沉默的向前走着。
  江玉羽向金鹦鹉道:“你去附近看看我大伯在不在!”
  金鹦鹉应了一声,飞身而起,向附近飞去。
  三人向归途上走去,不一会,金鹦鹉飞回,道没找到苦行大师的踪影。
  泰山道上,三人向云鹤居士居处走去。
  苦行大师还是不见踪影,三人虽已回至中原,但心情是沉重的。
  不远闪出一条身影,冷笑着道:“我想云鹤一定住在泰山,你们也一定要来,果然被我猜中了!”
  白剑翎一见来人竟又是列缺客。
  列缺客冷笑着望着白剑翎。
  白剑翎没有说话。
  列缺客道:“看你现在还活着,想你青灵神丹已得,玉贞水之毒已消,是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
  列缺客冷冷道:“那么说你天门已开,已成了金刚不坏之身,内家掌力不能毙你,而且又服了天下三种灵丹,百毒不侵了!”
  白剑翎默不作声,他不知列缺客来意如何,因此也不敢发言。
  列缺客跟着道:“但是我最讨厌别人武功比我高,尤其是你,你可知当你远走异域时,雷心钻及红霓甲均落入我手中了吗?”
  白剑翎不由微惊,雷心钻如果真的落在功力像列缺客这么强的人手中,那自己万万不是他的对手!
  列缺客冷笑着望着他。
  白剑翎还是不发一言。
  列缺客道:“如今我既然已经找到了你,你也该自知不是对手,你死后我不伤她们一毫一发!”
  白剑翎淡淡道:“没用,天蚕网已将出世,你得了雷心钻,但必定就要失去!”
  列缺客一呆,道:“你说什么?”
  白剑翎道:“昔年雷心钻的主人,王子侠将要收回雷心钻!”
  列缺客冷冷的看着白剑翎,他相信白剑翎说的不是假话,白剑翎不会吓他,而且只有王子侠能知道天蚕网的下落。
  他沉默了一会,道:“你说这话也没有用,我不会放过你的,以你现在的功力要废掉你武功也是不可能,你自刎了吧!”
  白剑翎笑了笑,看了看身后的江玉羽和石小青,道:“不会的!我不会自刎!”
  列缺客冷冷道:“那你的意思是要我来收拾你了!”
  白剑翎笑道:“如果我没有死的理由,我一定要活下去!”
  列缺客冷笑了两声,他自持身上着有红霓衣,不会怕白剑翎,他身形闪动,向白剑翎攻了上去。
  白剑翎身形急闪,他单掌斩出,带着一股劲气,闪电似的向列缺客颈间斩去。
  列缺客身形一起,扑了上去。
  白剑翎一掌斩中列缺客前胸,列缺客好似无觉,他双手一翻,列缺神功发出,排山倒海般的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一掌斩中,但列缺客身上有红霓衣,他脚踏奇正步,闪电似的闪开一旁。
  列缺客不舍,追踪而上,以列缺神功全力攻至。
  白剑翎无法反攻,列缺客有红霓衣护身,不怕雷音神功,但他对列缺客神功却不能不躲,情况至为险恶!
  两人闪电似的对着掌,列缺客对自己不用照顾,放胆急攻,白剑翎只守不攻,眨眨眼就过了百招以后。
  列缺客见急攻无效,他哼了一声,他虽立于不败之地,但也奈何不了白剑翎。
  他身形急退,双目盯着白剑翎。
  白剑翎也凝立着,他不敢想以后将会如何,因为列缺客身上有红霓衣,有红霓衣可使他立于不败之地。
  他还有雷心钻,如果他取出雷心钻,恐怕自己是劫数难逃。
  列缺客不愿再以雷心钻取胜,他闪电似的攻了上去。
  二人又对了十余掌,列缺客抽出长剑,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也抽出长剑迎了上去。
  列缺客猛攻着,长剑配合着身形,如闪电一般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以弧光剑法固封着门户。
  列缺客身形飘忽无定,列缺客剑法展开,圈成了一个大光圈围着白剑翎。
  但又过了百招以外,却丝毫没有进展。
  白剑翎心中暗暗盘算着,现在双方是用剑,天下两大剑术都齐集在他一身,他考虑着取胜之方。
  列缺客不耐,心想我何必一定要图好看,而一定要亲手毙了他,我如果用雷心钻不也是一样的吗?
  在他思忖之际,白剑翎长啸一声,长剑振出“日轮三现”之式,他以他绝世的功力,配合着这绝世的剑法,将三式一齐震出,三道弧光以三个不同的方向,向着列缺客的颈司,飞绕了过去。
  列缺客大吃一惊,他身形半矮,长剑连出五招,迎了上去。
  “日轮三现”之后,震得他手腕酸麻。
  白剑翎一招得逞,再奋余威,顺展奇正十三剑,向列缺客头部袭去。
  只见场中一道紫虹,飞袭着列缺客。
  列缺客惊得一头冷汗,右手长剑左遮右挡,身形也上下左右急闪着。
  但奇正十三剑绝世剑法,焉能如此就躲过,白剑翎才展到第十二招,“角声吹日,剑气冲云”,但列缺客虽然躲过了头部,但身上已中了五剑,只是因有红霓甲护身,没有受伤,但外衣已被划开了五道口子。
  白剑翎展至第十二招,不由心中一软,考虑着是否应该展出第十三招。
  列缺客乘着这空隙,身形一闪,闪出了白剑翎的剑围。
  白剑翎一惊,心道不能让列缺客用雷心钻。
  他身形急追而上,长剑划出,想将列缺客再圈入剑圈之中。
  但列缺客哪能让他如意,他心知一接招,凭白剑翎那两套绝世的剑法,尤其是奇正十三剑,他绝对逃不出手去。
  他大喝一声,右手长剑脱手而出,将全身功力贯入,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挥剑急挡,但他随手起剑,而列缺客的功力也非同小可,将白剑翎当场逼退了一步呢!
  列缺客身形随剑出手,向后飘去,跟着掏取雷心钻。
  白剑翎无言的站着,他不知后事如何!
  列缺客冷笑道:“这雷心钻落入于公明那种角色手中真是暴殄天物,现在在我手中可就不同了!”
  白剑翎默默无言凝视着列缺客。
  列缺客冷笑道:“我喜欢你多讲一些话,你不觉得你现在还不说话未免显得有些太可惜吗?”
  白剑翎还是不说话。
  列缺客继续道:“老实说,我还不讨厌你,但你那身武功要不得,如果你不会武功,我反倒愿意教你,但现在说不得,只有要你命了!”
  他说着,正要将雷心钻发出。
  突然他眼角一瞥,瞥见见了一个人影,那人躲在树林中偷窥着。
  他沉声喝道:“谁躲在林中,如果还不现身就别怪我列缺客不客气了!”
  林中走出一人,白剑翎回头一看,惊异的道:“是王子侠!”
  列缺客心中一惊,原来雷心钻的原主人来了。
  王子侠走至白剑翎及列缺客中间的附近,向列缺客伸出右手道:“雷心钻还我!”
  列缺客怒笑道:“还你?你凭什么取回去?”
  王子侠冷冷道:“列缺客!你识相一点,别大家拉破了脸,要我取出天蚕网抢回来,那你就难看了!”
  列缺客闻言狂笑着,几人敢像王子侠如此待他,他即使不要命也不能就此放手。
  王子侠自怀中取出了一面透明的丝网,他开口道:“你送回来还是我来拿?”
  列缺客怒道:“我送回来!”
  说完用手持着雷心钻,向王子侠逼去。
  王子侠道:“别动,你别打鬼主意,你这一套我早就会了!”
  列缺客大怒,收回雷心钻,双手一挥,向王子侠击去。
  王子侠连退了两步,举起天蚕网道:“你别得意,虽然我为了急急要取出这天蚕网而受了内伤,现在一时不是你的对手,但你可是清楚,我这天蚕网并不是只专门收雷心钻的,你要进来也可以!”
  列缺客不敢再逼,他若被天蚕网困住,不但雷心钻失去,红霓衣也要失去,而且他的声名也俱毁!
  王子侠道:“你先权衡一下轻重,将雷心钻还给我,我不再找你麻烦。”
  列缺客哼了一声,看了看白剑翎。
  王子侠接着道:“这人跟你的事我也不管,而且我可以答应你,你可以先用雷心钻来解决他!”
  他说完向白剑翎看去,道:“上次我叫你帮我,你不肯,但我终于将天蚕网取出了,虽然我受了一点内伤,但我不动你,我将雷心钻借给他,他会毙了你!”
  列缺客怒哼一声,王子侠说话全是用命令式的语气,但他棋差一着,无可奈何,天蚕网在王子侠手中,自己要动手非输不可。
  他沉思着,他实在不愿将雷心钻交给王于侠,虽然王子侠功力不会比自己高,而且他又受了一些内伤,但雷心钻到了他手中,比到于公明手中还是强十倍。
  王子侠扭头向列缺客道:“你说怎么样?”
  列缺客要想拖时间,他点了点头道:“好!我收拾了白剑翎再把雷心钻还给你!”
  王子侠傲然一笑,道:“好的!”说着收回天蚕网。
  列缺客一横心,翻手将雷心钻向王子侠击去。
  一道金光掠过天空,向王子侠击去,如一道金虹一般,经天而下。
  王子侠冷笑一声,双肩微微一抖,天蚕网已又飞起,雷心钻一遇到天蚕网好似劲力全消,天蚕网向列缺客罩下。
  列缺客吃了一惊,双掌击出,身形跟着急闪。
  天蚕网一张,比原来大了十余倍,闪电似的扣住列缺客。
  列缺客身子一触天蚕网,只觉全身劲力全失,一阵麻木,不能言动。
  白剑翎及江玉羽石小青三人见状大惊,想不到天蚕网竟然如此厉害,列缺客一触他就不能动了。
  王子侠冷笑着走了上去。
  江玉羽一推白剑翎,低声道:“快去阻住他!”
  白剑翎心中一惊,心中也想,不能让王子侠过去。
  他轻啸一声,紫剑脱手飞出,以“彗星袭月”之式向王子侠阻去。
  一道紫虹急闪而过,王子侠大吃了一惊,急忙后退。
  白剑翎并没有伤王子侠之意,他身形急起,一手抓住长剑,拦住王子侠。
  王子侠冷冷的望着他,但掩不住眼中惊异的神色。
  白剑翎沉声道:“你不能碰这雷心钻!”
  王子侠冷冷的看着白剑翎,道:“现在列缺客不肯和我合作了,你当初不肯帮我,现在又阻止我,我一定要杀了你!”
  白剑翎道:“你估量着吧!”
  王子侠冷冷道:“我现在杀你,但不会很久,天蚕网和雷心钻我一定要!”
  白剑翎道:“如果你得了,那我们不安全,所以你不能动!”
  王子侠面上露出阴冷的笑意,道:“过半个时辰列缺客就要死了!”
  白剑翎沉思着,道:“你也不是正人君子,你得了天蚕网和雷心钻也不会行善,我想我们把他毁去!”
  王子侠冷冷道:“毁不掉的!”
  白剑翎道:“那我可以把他沉人海中!”
  王子侠道:“你这是为了保持第一的名头而做了吗?”
  白剑翎道:“你怎么混也没有用,我问心无愧即可!”
  王子侠好似无可奈何,道:“好!你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白剑翎反手向天蚕网抓去。
  一把抓中,他只觉得左手整个麻木,一点武功都用不上了。
  王子侠冷笑一声,身形扑起,双掌以全力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正在一楞,欲躲无及,只有一侧身,砰的一掌,正击中他的右肩。
  他连退了五步。
  王子侠一闪身,抓起了雷心钻,冷笑道:“白剑翎!你别把天蚕网想得太简单了,如果如此简单我早就取出来了!”
  白剑翎吸了口气,幸好没受伤,而且左臂也恢复了知觉。
  王子侠冷笑道:“你居然想将这两件宝物沉入东海,我早说过我要杀了你,现在雷心钻在我手中!”
  白剑翎无言的站着,他知道他现在无法反抗了。
  王子侠又道:“天蚕网好得,天蚕液难求,你没有天蚕液双手平白的想触天蚕网那能不上当!”
  他说着冷笑着,收回了天蚕网。
  列缺客还是麻木着,知觉还是没有恢复。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