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摄魂大法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三章 摄魂大法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苦行大师站起身来,道:“夜魔星,你快将白剑翎下落说出来!”
  夜魔星冷冷道:“你是谁?”
  天一道:“中原第一奇僧苦行大师!”
  夜魔星面色微变,冷笑道:“想不到苦行大师也到这儿来了!”
  苦行大师淡淡道:“我只希望知道白剑翎的下落!”
  夜魔星一抖手中竹杖,道:“我今天要领教领教你这所谓中土第一奇僧到底有何出奇之处!”
  苦行大师合十道:“既然如此,我就奉陪了!”
  天一道:“哪劳大师亲自动身,让我来收拾他好了!”说完起身,一抖手中禅杖。
  夜魔星冷笑道:“不行!我今天要领教的是苦行的武功,与你无关!”
  苦行大师上前道:“老僧向未与人动手,今日既然如此,我只好奉陪,但白剑翎的下落必须告诉我!”
  夜魔星冷冷道:“胜了我自会告诉你!”
  说完他身形一转,竹杖挥出,向苦行大师击去。
  苦行大师素以一指禅的功夫着称,他右手指微起,向杖头点去。
  夜魔星一杖含着劲力击出,只觉一道凌厉的劲风向杖头点来,他吃了一惊,身形闪动,竹杖一带向苦行大师身后击去。
  苦行大师身形飞起,那宽大的僧袍在半空中不住的飞舞着,他右手忽然反出,向夜魔星眉心点去。
  夜魔星吃了一惊,身形急忙向后退去。
  苦行大师身形不停,翻身而下!围着夜魔星急绕,以指做剑施出他师父当年威震中原的“十八番风雨”的招式,如狂风暴雨一般向夜魔星攻去。
  夜魔星吃了一惊,又觉得四周地无数道劲力破过他劲力攻来。
  他竹杖连挥向那些劲力拦了过去。
  苦行大师愈展愈快,夜魔星身形在其中腾跃着,狼狈至极。
  突然苦行大师一收手,身形退后道:“阿弥陀佛,你现在可以说了!”
  夜魔星赤红着脸,含怒道:“你还是伤不了我,这只是取巧罢了焉能算胜?”
  天一早就看出了,他笑了笑道:“这是苦行大师手下留情,否则三指之中只要实中一指,你决活不了!”
  夜魔星哼了一声,道:“不行,我身形在动,他怎能点中!”
  苦行大师道:“你不服我俩可再试一次!”
  夜魔星道:“好!”
  二人身形闪动,又斗在一起,这次夜魔星不敢让苦行缠上,他身形绕着殿顶游走。
  苦行大师疾追,夜魔星只偶尔出头出招,一攻即去。
  苦行大师僧袍飞扬,如巨鹰一般在后追着。
  夜魔星突然一回头,竹杖脱手向苦行大师掷去,身形同时反扑,施出他的绝招,“仰指北斗”,右手食中二指一并,连点苦行大师前身七大穴道。
  苦行大师僧袖急挥,身形急飞而起。
  夜魔星不舍,身形飞起,追了上去。
  苦行大师身形侧翻,施出“瀑布三叠”的奇门身法,连连折身而下,右手一指禅功发出,点中夜魔星身后“三焦穴”。
  夜魔星打了个战,倒在殿顶。
  苦行大师将他穴道解开,道:“现在你可没话说了,快将白剑翎的下落说出来!”
  夜魔星冷冷的看着苦行大师,道:“你要知道他在哪儿,还是他怎样了!”
  苦行大师道:“都要!”
  夜魔星冷冷道:“不行,你只能知道一样!”
  天一大笑道:“你败了,只有我们问你,你不答可不行!”
  夜魔星冷笑:“你们知道了也没有用,除非我自愿替他治,否则普天之下绝对无人能使他恢复!”
  苦行大师道:“他怎么样了?”
  夜魔星道:“你一定要知道吗?”
  天一道:“我们不要知道何必来找你!”
  夜魔星面上现出阴冷的笑容,向苦行大师道:“你如果要知道就看着我眼中!”
  天一道:“不可!”苦行大师已经不由自主的瞥了他双眼,只见夜魔星眼中现出白剑翎的影子。
  他凝神看去,脑中渐感迷惘。
  天一在旁吃了一惊,大喝一声,禅杖挥起,向夜魔星击去。
  夜魔星冷笑着向苦行大师道:“拦着他,我会把白剑翎的下落告诉你!”
  苦行大师精神被制,闻言出手,阻住天一大师。
  夜魔星冷笑连连,天一大师心急似火,飞身向夜魔星扑去。
  苦行大师再度出手,阻住天一。
  夜魔星冷笑着,双目控制着苦行。
  江玉羽和石小青二人向山中走去,金鹦鹉飞起,向四面望着。
  不一会,日已西沉,二人只有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安歇。
  天色又明,二女继续走去。
  走到了一条溪水之旁,二女已渴极了,俯身要喝水。
  金鹦鹉大声叫道:“我看见白公子了!”二女惊喜,大声道:“在哪里?”
  金鹦鹉起身向小溪上游飞去,二女紧追了过去。
  一会,她俩看见了白剑翎,白剑翎正和一个她俩未见过的少女坐在水边。
  二女停慢了脚步,缓缓的走过去。
  白剑翎好似已觉,抬头望着二女,石小青大声叫道:“白哥哥!”说着奔了上去。
  白剑翎起身退了一步,他突然莫明其妙的,自眼中流下了泪水,他轻声的问道:“你们是谁呀?”
  江玉羽止住了脚步。
  紫云向白剑翎问道:“咦!你怎么一见她们就流泪了呢?”
  白剑翎双眼注视着江玉羽道:“我不知道!”
  紫云道:“你认识她们吗?”
  白剑翎凝视着江玉羽,目中含着泪光,道:“好像见过,但想不起来了!”
  江玉羽也含着泪望着白剑翎,道:“剑翎!回去吧,我大伯也来找你了!”
  白剑翎低头道:“剑翎?谁是剑翎!”
  石小青哭着叫道:“白哥哥,你就是剑翎呀!你叫白剑翎呀!”
  白剑翎受惊的退了两步,道:“我不叫白剑翎,白剑翎不是我!”
  江玉羽道:“那你是谁?”
  白剑翎茫然的抬起头,望着天道:“我是谁?我是谁?”
  紫云心中暗惊,想这女子必是白剑翎的妻子,她向白剑翎道:“你既然不认得她们,我们走吧!”
  说着拖着白剑翎走开。
  白剑翎道:“你别拉我,让我想,我好似见过她俩!”
  想了一会,他又痛苦的用手扶着头。
  石小青哭道:“白哥哥!你好狠,不认我和江姐姐了!”
  紫云又拉着白剑翎说道:“走吧!你一想就头痛,算了!”又向石小青道:“你们别缠我丈夫了,我们要走了!”
  江玉羽和石小青二女一齐惊退了一步。
  白剑翎停住脚步,向紫云道:“不!公主,你该回你爸爸那儿去!”
  紫云断然道:“不!你比武胜了,我自然要跟着你!”
  江玉羽停了一下,白剑翎好似记忆全失,他身旁又有一个什么公主,这如何是好!
  白剑翎和紫云二人缓缓走入林内。
  江玉羽轻拉了石小青一把,二人跟了下去,准备见机行事。
  白剑翎在前走,紫云紧跟着。
  白剑翎道:“公主!你不应该跟着我,你应该回去。”
  紫云不理,白剑翎又道:“公主!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送你回去!”
  紫云哼了一声,道:“谁要你送!”说着停了一下道:“刚才你见了那两个女的为什么流泪?她们是你的妻子吗?”
  白剑翎默然无语。
  紫云道:“喂!你说话呀!你见了她俩流泪,一定有道理,你说说看!”
  白剑翎道:“我自己也不知道!”
  紫云心想江玉羽和石小青必定是白剑翎的妻子,她向白剑翎问道:“她们说你叫白剑翎,是吗?”
  白剑翎道:“我对白剑翎这名字好像很熟,但是我不是白剑翎呀!”
  紫云道:“你怎么知道你不是白剑翎呢?”
  白剑翎沉思着,他别的都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不叫白剑翎,好似……
  紫云又道:“我们不谈这些了,反正你也记不起来!”
  白剑翎不响,还是在沉思着。
  紫云心中微急,心想刚才不该问他这些,如果将他潜意识勾了起来,只怕对自己也没有好处,而且以他的武功,无人能拦阻得了!
  她想着,心中只想打断白剑翎的沉思,她脱口道:“你送我回城!”
  白剑翎乍听之下,吃惊的抬头望着紫云,稍顿,笑道:“好的!”
  紫云接着道:“但你不能立刻就走,你最少要留三个月才成!”
  白剑翎皱眉道:“三个月?”
  紫云点了点头,道:“反正你以前的事全忘了,多留一些时候对你没有害处,而且我可以替你想办法!”
  白剑翎摇头道:“不行,我不能留这么久!”
  紫云道:“你为什么要怕我?”
  白剑翎叹了口气,半晌道:“不是怕你,我只想,或许我们不该如此!”
  紫云哼了一声,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何不该?”
  白剑翎道:“我也许有妻子,一旦我记起了以前的事,那可怎么办?”
  紫云又哼了一声,道:“别提这些不高兴的事了,我们回城再说!”
  说完二人默默无言的向前走去。
  江玉羽和石小青二人互看了一眼,跟了上去。
  走了一个多时辰,远处耸现出一座城堡。
  一阵号角声,一个老人骑了一匹白马,带领了一队人马走了出来。
  紫云和白剑翎走了过去,老人面上现出欣慰的笑意。
  紫云上前向老人道:“爸!那天王蟒已被他杀了!”
  黄瑞骑在马上,阴狠的看着白剑翎。
  老人笑道:“我真高兴,我们进城再谈吧!”说着众人一齐向城内走去。
  江玉羽和石小青就躲在附近的树丛中,对黄瑞的神色看得一清二楚,心中不由暗暗替白剑翎担心。
  江玉羽和石小青道:“小青!我俩在城外等一等,天黑再进去!”
  天色渐暗,城中一处处灯火。
  江玉羽和石小青二人飞身上城,向宫中奔去。
  翻过了宫墙,墙内是一片花木,二人踽踽而行,向左右看着。
  远处有一个池塘.池中有一个小亭,一条路通至池外。
  二人搜索着,见白剑翎正一人坐在亭中,右手扶着头在沉思着。
  远处走来一条人影,来人正是紫云,她向左右看了看,向亭中走去。
  白剑翎已经发现了她,抬起头来,注视着她。
  紫云笑道:“你在想什么?我看你还是不要想以前的事了,想也没有用!”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我不是想以前的,我想今天那两个女子……”
  紫云哼了一声,道:“很漂亮是吗?”
  白剑翎转头望着池水,沉思了一会,道:“我好似见过她俩,而且好似很熟,但丝毫想不出点头绪,不知我是否神经过敏,或她俩找错人了!”
  紫云也想了一下,道:“你别再想了吧,反正你又不认识她俩,而且她俩早已经不在这儿了!”
  白剑翎抬头望着天空,没有说话。
  江玉羽眼角看到一对眼睛在注视着亭中,那人一身黑衣,躲在对岸一棵树上,正是白天狠毒的看着白剑翎均那人——黄瑞。
  她心中一阵紧张,不知黄瑞要如何?
  石小青也发现了黄瑞,她一手拾起了一粒小石子,向黄瑞单去。
  黄瑞不防,正被打中,他想叫,但又不敢。
  他双眼狠狠的向四外搜索着,想找用小石子击他的人,但一无所获。
  白剑翎已听到石子击中黄瑞时的轻响,他双眼一掠,已发现了黄瑞。
  紫云也转过头去,口向白剑翎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白剑翎低头道:“没有什么!”
  黄瑞见紫云看来,他心中一阵紧张,连忙翻身逃去。
  树枝一阵响动,紫云一眼瞥见黄瑞背影,她面色微变,站起身子,向白剑翎道:“他好大的胆子,我去告诉我爸爸去!”
  白剑翎默默无言。
  江玉羽向石小青道:“小青!你跟着剑翎,我跟那人去!”
  石小青点了点头,江玉羽身形闪动,向黄瑞追去。
  黄瑞知道已被紫云看出,他咬了咬牙,向宫中奔去。
  走廊上布满了卫士,他身形一落,大步向前走去,卫士一见是他,是肃立敬礼。
  江玉羽在外跟着。
  黄瑞转入后宫,走人一间房中,江玉羽看了看,身形飞起,绕过了宫顶,小心的自窗外向内望去。
  见黄瑞进入房中,向一个中年妇人跪下道:“黄瑞拜见姑妈!”
  那妇人道:“起来不用多礼了,今天你表妹也回来了,你怎不去陪她?”
  黄瑞道:“姑妈,您不知道,有一个小子缠着表妹,她不理我!”
  那中年妇人面色微变,道:“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人吗?”
  黄瑞点着头。
  中年妇人道:“不要紧,都有我呢!你父亲把你托给我,我当然要尽力照顾你,我早就决定将紫云嫁给你了!”
  黄瑞道:“姑妈,您的决定有什么用,看今天的情形,好似姑丈他老人家要将表妹嫁给那人!”
  中年妇人怒道:“真有这事吗了我不相信那人人品会比你还要好,而且你姑丈上次也答应将表妹嫁给你了,难道他要反悔吗?”
  她向身旁宫女道:“去!把王爷请来!”
  不一会,紫云和老人出现在房中,妇人一看紫云也在,她立即道:“紫云!你也来了,很好!”
  紫云怒视了黄瑞一眼,向那妇人拜道:“妈!”
  老人向那妇人道:“黄瑞越来越不像话,居然跟踪紫云!”
  中年妇人面色一变,道:“你说什么?跟踪紫云?是我要他去的,怎么样!”
  老人满面通红道:“我已决定把紫云嫁给那人了!”
  中年妇人怒道:“紫云是我生的,我要她嫁给黄瑞,这事你不用管!”
  老人怒哼一声,道:“不行!上次就不该要别人去斩天王蟒,别人出生人死,好不容易才斩了天王蟒,差一点死去,总算好,平安无事的回来了,他三番两次的救了紫云生命,紫云不嫁他不行!”
  妇人含怒而起,向紫云道:“紫云你听不听你妈的话!”
  紫云道:“妈!您别听黄瑞的,他阴险透了!”
  妇人面色大变,大叫道:“好呀!紫云!我白养活你了,你大了,是吗?竟敢教训起我来了!”
  老人怒道:“你别骂孩子,黄瑞本就不对!”
  他说着转头向黄瑞道:“黄瑞!你听着,自明天起我免除你侍卫长之职,以后不得踏入宫中一步!”
  中年妇人大声道:“慢!”
  她奇怪今天他为什么不向她低头,她颤抖着道:“龙云!你要这样做你就先杀了我,黄瑞哪一点配不上紫云!”
  她又转向紫云说道:“紫云!你为什么一定要嫁给那个人,他的名字叫什么你都不知道呢!”
  紫云道:“我当然知道,他真名叫白剑翎!”
  老人惊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紫云道:“我听别人这么叫他,但他自己不承认!”
  中年妇人喘着气道:“紫云,你表哥有什么地方你不满意的?你倒说说看!”
  紫云道:“黄瑞吗?他哪一点比得上白剑翎的!”
  黄瑞含怒看了那老人一眼,急步而出。
  中年妇人道:“黄瑞!你别走!”
  黄瑞回头道:“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我明天就要出宫了,我今天要做点事!”
  老人大声道:“黄瑞!你敢怎样?”
  黄瑞不理,反身急出。
  老人怒声向那妇人道:“这就是你的好侄子!”
  妇人沉默了一会,抬头道:“这你也不能怪他,他心中气坏了,你不该免他职的!”
  老人哼了一声,道:“我近来才发现黄瑞做事只是欲达目的不择手段,我要马上解除他的兵权!”
  说完他一挥手,和紫云二人转身向外走去。
  黄瑞又出现在门口道:“不必了!已经晚了!”门口闪出一队侍卫,拦在门口。
  江玉羽心中也不由暗惊。
  黄瑞一挥手,那队侍卫将二人围了起来。
  那中年妇人怒声向黄瑞道:“黄瑞!你不能如此!”
  黄瑞冷冷道:“这不能怪我,龙云迫人太甚了,我不得不如此!姑母最好让开!”
  侍卫围了上去,龙云怒喝道:“退下!”
  黄瑞冷冷道:“这一队全是我心腹,他们都对你的行事帮着外人觉得不满,他们都是我的人!”
  侍卫围了上去,龙云铁青着脸道:“原来你早有预谋了!”
  黄瑞冷笑道:“我本来也不愿如此,现在我也不愿如此,只要您老人家愿意将表妹嫁给我,王位让我,我也不愿逼人太甚!”
  龙紫云叱道:“你别梦想,白剑翎一来他非杀了你不可,你十个也不是他的对手!”
  黄瑞面色连变,一步步向龙紫云走去。
  再说白剑翎目送龙紫云离开,他站起身,准备回房。
  石小青急急绕了过去。
  白剑翎呆呆的站着,望着石小青。
  石小青走了过去,白剑翎道:“这位姑娘怎么进入宫内来了!”
  石上青轻声道:“白哥哥!你真的记不起我了吗?”
  白剑翎嚅嚅道:“对不起,姑娘,我想你认错了人吧,我不姓白!”
  石小青急道:“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能记起吗?我是石小青,你被夜魔星用精神功使你失去记忆!”
  白剑翎道:“石姑娘,我好似根本不记得了,也许你们找的人跟我很像!”
  石小青拉着他坐下,将以前的事一件件的说给他听,最后希冀的向他问道:“白哥哥!你记起来了吗?”
  白剑翎勉强的笑道:“对不起石姑娘,我这些连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只记得我并不叫白剑翎!”
  石小青急得泪水都流出来了,道:“白哥哥!你再想一想!”
  白剑翎见石小青如此,心中不由一阵歉然,叹了口气道:“我一想过去就头疼,纵然勉强去想,但丝毫也记不起来!”
  石小青低头流着泪,起身欲去。
  白剑翎心中也很难受,但他实在对石小青好似毫无印象,也无可奈何。
  石小青突然回头向他问道:“你说你什么都记不起来了,那你怎么还记得你并不叫白剑翎呢?”
  白剑翎心中也一惊,他低头沉思着,最后抬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只觉得我不是白剑翎,好像……”
  他又想了一会,道:“好像我脑中有人告诉我,要我不要冒充白剑翎!”
  远处闪来一条白影,向白剑翎道:“剑翎!你快来,黄瑞反叛,困住了龙云父女!”
  白剑翎吃了一惊,黄瑞反叛?他顾不得其他的,跟着奔去,石小青也跟了上去。
  黄瑞一步步向龙紫云逼去,左手按着剑柄道:“紫云!你可要记住,现在你已不是公主了,你在我手中了,你乖乖的听命,你就是王妃,否则……”
  中年妇人大声道:“黄瑞!你不能那样待紫云!”
  黄瑞冷笑:“这一天我已等了很久了,但是我总想姑丈自己将紫云嫁我,我自自然然的得到王位,但现在事实逼我不得不如此!”
  龙紫云叱道:“黄瑞!我死也不会嫁你!”
  黄瑞冷笑:“放心!你死不了,我不会让你死的,至少目前如此!”
  说着他头一偏,道:“先将他俩送回他们的房中,小心看守着,不准消息传出去!”
  龙云一手拔出佩剑,大声道:“谁敢上前!”
  黄瑞面色铁青,大声道:“蠢才!现在他已不是王爷了,怕什么!”
  一个身材高大的侍卫举着佩刀走了上去。
  龙云面上轻蔑的冷笑着,长剑挥去。
  那侍卫一闪身,用刀背向龙云砍去。
  龙云冷笑一声,一剑刺入那侍卫腹中,那侍卫大叫一声!向地面倒下。
  龙云抽出佩剑,向四周扫了一眼。
  黄瑞冷笑道:“想不到姑丈年纪虽老,但宝刀未老,我黄瑞亲自来领教!”
  说着大踏步而向前。
  中年妇人大叫道:“不可!”
  黄瑞不理,向龙云走去。
  龙云冷笑望着黄瑞,道:“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上来好了!”
  龙紫云吃惊的望着黄瑞,她知道她父亲不是黄瑞的对手,而且黄瑞既叛,他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白剑翎飞身而入,龙紫云惊喜的叫了一声,石小青和江玉羽随后身而人。
  黄瑞一挥手,四个侍卫挥刀向白剑翎围去。
  白剑翎凝立当地,石小青将长剑递给白剑翎,白剑翎迟疑了一下,抽出长剑。
  四侍卫围了上去,白剑翎剑飞翻,四侍卫一齐向后退去,手中刀已被震脱手不见。
  黄瑞挺剑而上,直逼龙云。
  白剑翎大喝一声,黄瑞反手拍开龙云长剑,用剑指着龙云,大声道:“不许动!”
  那中年妇人奔上前去,哭叫道:“黄瑞!你姑丈待你不错,你不应如此待他!”
  黄瑞冷冷道:“姑妈!你也别上前!否则姑丈的命我可不保!”
  他抬头向白剑翎道:“你快弃剑投降,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白剑翎呆呆的站着,锵的一声,放下长剑。
  黄瑞面上现出得意的冷笑,他头一摆,两个侍卫走了上去。
  龙云大声道:“不可!”他身子向黄瑞手中长剑撞去。
  一声大叫,鲜血涌出,龙云向地面倒去,龙紫云母女一齐奔了上去。
  黄瑞也大出意料,他手提长剑向外奔去。
  白剑翎也跑了过去,龙云大叫道:“不可让他奔出去,兵符在他手中!”
  白剑翎吃了一惊,起身直追。
  身旁侍卫围了上来,白剑翎大喝一声,双掌齐出,十几个侍卫一齐被震飞。
  白剑翎冲了出去,见黄瑞已快离开视界,他身形如闪电般的追了上去。
  黄瑞一回头,见是白剑翎,他身形急闪,在宫中左拐右拐,一会就不见了。
  白剑翎呆愣的站着,一转念,向宫中奔去。
  宫外响起了号角,他心中吃惊着,知道已晚了一步了。
  龙紫云扶着龙云缓缓走出,宫外围满了兵士。
  龙云自大门而出,外面噪杂之声立止,他面上现出欣慰的笑容,正欲开口,远处一支利箭如闪电般的射入他胸中。
  他向地面倒下。
  白剑翎乍不及防,面色苍白着。
  宫门外噪杂之声大起,黄瑞大声喝道:“杀了那人,王爷是他杀的!”
  兵士中一连串的大喊,一齐向宫门中涌至。
  江玉羽一拉白剑翎道:“快走!先逃过了这一阵再图后计!”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紫云捧起了龙云尸体,向白剑翎道:“你走吧,她们两人大概是你妻子,我祝你们快乐,快走吧!”
  石小青拉着她道:“不行!你也会被黄瑞杀了的,快跟我们走!”
  紫云仰首道:“他不敢!”
  龙云悠悠醒转,见兵士向上冲,他又晕过去。
  白剑翎道:“王爷还没有死,我们走吧!”说着接过龙云身体。
  五人闪身入宫,轰的一声,将宫门紧闭,五人向宫中奔去。
  白剑翎向紫云问道:“你妈呢?”
  紫云含泪道:“她老人家自杀了!”
  宫外传来撞门之声,轰隆!轰隆!响不绝耳。
  龙云又醒来,向紫云道:“紫云,快带他们到我房中!”
  紫云应了一声,在前奔去。
  到了龙云房中,已隐隐听到轰的一声宫殿大门已被冲开。
  龙云道:“关上门!”
  三女将房门紧闭。
  龙云努力吸了两口气道:“打开柜子!”
  紫云将柜子打开,龙云向白剑翎道:“白少侠,抱我去柜子!”
  到了柜子,龙云手伸出,将柜角一个暗钮一按,柜底打开了一个门。
  门外脚步声已至。
  龙云镇静的要三女依次进入,白剑翎也抱着他进入,将柜门关闭,走入暗道,再将暗门关闭上。五人向前而去,不一会已至出口。
  龙云用手比着,要白剑翎放他下来,他闭目道:“你们走吧,我自知活不了了,但黄瑞也活不了!”
  四人一呆,他又道:“我这秘道有图在另一柜中,他一定找得来,不一会就领人来了,我这秘道中埋有炸药!我决定与黄瑞同归于尽!”
  紫云哭道:“爸爸!”
  龙云笑道:“你去吧,别哭了!”
  紫云哭道:“爸爸,我和你一齐死吧,我不去了!”
  龙云闭目笑道:“傻孩子,你爸爸老了,又受了伤,你怎么可以跟我比!”
  紫云收泪笑道:“我是您女儿,我不能不顾你而去!”
  龙云面带微笑道:“你有这份心我已很满意了!”
  紫云微笑不语。
  白剑翎望着紫云,半晌突然道:“紫云跟我去吧,我愿娶你,如果你愿意?”
  紫云含泪笑道:“别傻,你有妻子了,怎能再娶我呢?”
  白剑翎也含泪道:“不!我根本不记得,你是个好人,不该死,嫁给我!”
  紫云笑道:“我听了你这句话就满足了,她们可能都是你妻子,你记忆虽失,但我知道,你一定是叫白剑翎,你去吧!”
  白剑翎看了江玉羽和石小青一眼,见二人低头不语!
  紫云笑道:“别激动,你走吧,如果我嫁了你,对你对我都不适合!”
  龙云抬头望着紫云,半晌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江玉羽抬头笑了笑,向紫云道:“龙姑娘!我们并不是他的妻子,只是他的好朋友,如果你愿意抛弃公主的地位,我们很愿意和你一齐去中原,那儿山水,比这儿美多了!”
  紫云抬头望着天空,含泪道:“我真想去呀!”
  江玉羽道:“那就别犹豫了,我们走吧!”
  紫云道:“但现在不行了,我不会去了,我既然下了决心,没人能改换它!”
  龙云抬头道:“紫云!你再考虑一下!”
  洞中传出脚步声。
  紫云笑道:“没有什么好考虑了!你们快走吧!我祝你们幸福!”
  白剑翎等三人缓缓离去,半晌,远处传来爆炸声,三人一齐低着头,默默无言。
  夜魔星见苦行大师阻住了天一,他冷笑了一声,天觉寺三老中他只不惧天一。
  他冷笑了两声,一伸手闭住了苦行大师的穴道,挥起竹杖向天一迎去。
  天一挥杖迎来,向夜魔星猛攻过去。
  夜魔星对天一不惧,二人缠战在一起。
  天一战了一会,见四外兵卒愈来愈多,又战夜魔不下,再不走想走也走不了了!
  他右手禅杖连攻五杖,稍稍逼退夜魔星,跟着他身形一起,向外扑去。
  夜魔星心中暗惊,天一如回天觉寺,只怕自己担不下,那二人一出,自己万万不是他们之对手。
  他身形一起,向天一追去。
  天一禅杖连扫,杀开一条血路,向外飞奔而去,夜魔星一面大喝让路,一面追,但天一身形已杳。
  德萨王站在石阳上,向夜魔星道:“你将擒住的那和尚杀了,再带兵去火焚天觉寺!”
  夜魔星凝立不动,半晌道:“此事万万不可,苦行我们还有用,天一回寺,可能天行天觉二僧同时开关而出,那时你如何抵挡?”
  德萨王哼了一声,心中也暗惊,天觉在传说中已成神仙中人,并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王所能抵挡得住的!
  夜魔星又道:“苦行大师我有用,可以用来抵挡天觉等人!”
  德萨王惊异的喔了一声。
  夜魔星冷笑道:“我要苦行替我去做一件事,这件事做好了我就不再怕了!”
  德萨王道:“你是说……”
  夜魔星大笑道:“对了,只要我用精神功将苦行催眠,那怕他不进去!”
  天一急急往天觉寺奔回,此事万万不可延迟,凭夜魔星,他必定知道利害,对苦行大师不敢怎样,但德萨王就不同了,他不是武林中人,焉能知利害,苦行大师一时决不会危险,再下去就不知道了。
  天色大明,天觉寺中响起了钟声,天一大师率领数千僧人向碧莲洞走去。
  到了洞前,天一与众僧齐宣佛号,一齐跪了下去。
  洞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位老僧,他默默的环视了众僧一眼,向天一道:“师弟请起!”
  天一跪着道:“请师兄大慈大悲!”
  那老僧道:“你要我将天觉大师兄请出吗?”
  天一道:“天觉寺已面临大劫,大师兄闭关亦已满百年之期,故想将大师兄请出,重新主持天觉寺!”
  那老僧叹了口气道:“大师兄早已圆寂了!”
  天一惊道:“什么?”
  那老僧望着天一道:“他早已功德圆满,已经西归了!”
  天一默默无言,沉默了一会,道:“天一无德无能,请天行师兄主持之职!”
  天行摇头道:“师弟别如此,大师兄西归之前还有话交待!”
  天一喜道:“是关于这次的事吗?”
  天行笑道:“我也不知,他只说天觉宝录必已返回天觉寺,其最后一章关系着本寺,师弟只需去研读天觉宝录中最后一章即可!”
  天一默然无语,天觉宝录得回后,他竟因忙碌,连翻的时间都没有。
  天行大师笑道:“师弟不必担心,万事本为前定,徒徒担心亦为无益,大师兄还说慑魂大法将出现!”
  天一更惊,夜魔星如再得了慑魂大法如何得了,慑魂大法只要一呼对方的名字即可将对方的心魂慑住,一向被锁在灵虚崖中,无人能得,不知如何会出世!
  天行又道:“但还是有人能制他呀!”
  天一知闻慑魂大法出世,必定落在天夜魔星手中,但不知何人能克制。
  天一默默无语,天一挥手道:“师弟请回,此人已至,我回洞去了!”
  说完返身而入,洞门缓缓闭上。
  天一起身,回头见远处江玉羽和石小青二人已和白剑翎回来了。
  他大喜的走了上去。
  江玉羽急急向前,将白剑翎失去记忆的事告诉天一大师。
  天一大师皱着眉,也不知如何是好,但总算白剑翎已经回来了,自己去看看天觉宝录中是否有记着救治之法。
  他向江玉羽说完就回房中去了。
  白剑翎被二女引至寺中,石小青将白马牵出,递给白剑翎道:“白哥哥,这就是你的了,你还记得你爸爸留下给你的紫弓紫剑吗?”
  白剑翎尴尬的摇着头,他奇怪为什么别人都叫他做白剑翎,但他又不能阻止,但他确实知道他并不叫白剑翎!
  石小青忧郁的望着白剑翎。
  白剑翎道:“石姑娘,大概白剑翎很像我,所以你们都把我当做白剑翎了!”
  江玉羽也叹了口没有说话。
  夜魔星将苦行大师催眠,领他向灵虚崖走去。
  到了灵虚崖,夜魔星向苦行大师道:“你走进去,一直向前去,在洞中你可以找到一座神像,你将神像带出给我,你将知道白剑翎的下落!”
  苦行大师向洞中走去,他一直向前走去,洞中深处传来一阵阵的低吼声。
  他已被催眠,好似无觉的向前走去。
  走了半个时辰,洞中走出一只狗头猴,双目注视着苦行大师低吼着。
  苦行向身旁一个裂缝中躲去。
  巨大的狗头猴将手伸人,一把抓住苦行大师。
  夜魔星跟在后面,见苦行大师被擒,他止住脚步看着。
  苦行大师使出一指禅的功夫,一指点瞎那狗头猴的左眼。
  狗头猴疼痛难当,一手松开苦行,用手抚住左眼。
  苦行大师落至地面,他僧袍已破,鲜血自腹部流出。
  他好似还是无觉,向前走去。
  狗头猴跳了一阵,又向苦行大师追去。
  夜魔星在偷看着,心中不由一阵紧张,苦行大师迎面也奔来一只狗头猴。
  两只狗头猴一齐抓住苦行大师,夜魔星心中狂跳,他知道这两只狗头猴力大无比,刀枪不入,很难伤它俩。
  他身形冲出,自两只狗头猴中间穿了过去。
  两只狗头猴一齐狂吼着,放下了苦行大师,向夜魔星追去。
  夜魔星大惊,急急向前奔去。
  两只狗头猴也不舍的追来,一直向夜魔星追去。
  夜魔星向前奔着,两只狗头猴也行动如风一般向他追至。
  他想不到这两只狗头猴比他快这么多,他一回头,一只狗头猴已经离他不过三尺,而且愈来愈近了。
  狗头猴怪叫着,毛手伸出向夜魔星抓去。
  夜魔星大叫一声,竹杖往回抡去,狗头猴一把抓住,叭的一声,折成两段。
  夜魔星面色都吓白了,后悔不该贪快急前,他急忙向前奔去。
  狗头猴又尾随追来,夜魔星不时回着头。
  他看着狗头猴,一抬眼,前面已无路可走,他大吃一惊。
  狗头猴毛手抓来,他大喝一声,双手向狗头猴震去。
  嘭的一声,他被反震而退,他踉跄的退了两步,狗头猴虽然没事,但也疼痛难当,它怪叫一声,毛手反拍,向夜魔星扫来。
  夜魔星面色死灰,又退了一步。
  他这步一踏,哗的一声,地面上开了一个洞,他脚下一软跌了下去。
  他脑中一阵昏沉,只觉背心被震倒在地上。
  苦行大师被狗头猴放开,他茫茫然的还是向洞中走去。
  他一步步的向前走着,洞中无数条道路,他随便找了一条,向下走去。
  走了半个多时辰,左转右转,他自己也不知身在何处。
  夜魔星跌落洞底,半晌,他缓缓的爬了起身,抚着背,背心一阵阵的疼痛。
  他向四外看去,只见下面也是无数的洞。
  他扫了四周一眼,见左旁有一丝光丝射来,他起身向左面而去。
  走了一会,他看到了光线的发源处,原来那儿挂着一尊怪神,青面撩牙,六只手持着六种不同的兵器,鼻上穿住一个白玉环,光线就是自白玉上发出的。
  他看了一会,突然大喜,这不正是他要找的那个神像吗?他欣喜着向前走去。
  那尊邪神好似正露齿对他狞笑着。
  他走了上去,看着那尊邪神,他用力摇着那尊邪神,但那尊邪神一动也不动,好似钉在壁上一般。
  夜魔星用力摇了一阵,又哼了一声,拾起了一块巨石,向那尊邪神击去。
  那尊邪神被击中,发出一阵尖锐的声响,夜魔星颤抖的扒在地上,用双手掩着双耳。
  过了一会,那尊邪神才静止不发声。
  夜魔星站起身,注视着这尊邪神,半晌,他上前一把扯住了白玉环,用力一拉,那尊邪神应手而开,邪神身后藏着一本簿绢,书面书道:“慑魂大法!”
  夜魔星大喜,想不到自己二十年来不敢入洞,今日竟如此就得到了慑魂大法了!
  他闭目良久,睁开双目,打开慑魂大法,一页一页的仔细的看了过去。
  他本是学过精神功,此时学慑魂大法,更是简单。
  嘭的一声,他急忙站起身子,一看,原来苦行大师也落了下来。
  他面上露出了冷笑,起身向另一洞口往回走去。
  慑魂大法已得,他多留无益,苦行大师已被催眠,不妨放他在洞底,让他自生自灭,现在的问题是他如何才能出洞了。
  他向前走去,用眼向四外看去,但一毫不见,走了一个多时辰,还是在洞中。
  他坐下休息了一阵,又起身走着,不一会,又向见有光线透入。
  他大喜,急走了过去,那儿有石阶,一步步向上走去。
  他上了石阶,急急奔了上去,一上去,又大吃一惊,两只狗头猴都坐在那儿,背对着他,它俩已听见了声音,转头向他看来。
  那只瞎了一只眼的狗头猴怒吼着,向夜魔星逼去。
  夜魔星大惊,不得已,只有转身向洞底奔去。
  两只狗头猴不舍紧迫了下来。
  夜魔星急绕着,他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转了多少弯,但两只狗头猴毫不落后,如风一般的追了上来。
  夜魔星也不知到底跑了多久了,他只觉得他从来没有急奔过这么久了,现在腿已好似有些酸软。
  两只狗头猴也好似有些着急了,一面吼叫着,一面追着,不时自地面上拾起石块,扔向夜魔星。
  夜魔星咬了咬牙,返身撕下衣服,用火种点燃了,用手挥舞着向两只狗头猴冲去。
  两只狗头猴大叫大嚷,夜魔星往地上一丢,急急向前奔去。
  两只狗头猴跳着,火势渐小,这才起身向夜魔星追左。
  夜魔星早已迷失了来时的道路了,他发狂似的向前飞奔着。
  两只狗头猴一面吼叫着,一面追至。
  不一会,迎面缓缓的走来了苦行大师。
  夜魔星大叫一声,双手互出,向苦行大师捞去,想一把擒住了他,用他来退狗头猴。
  但苦行大师虽被催眠,他还是会自卫的,他右手食指伸出,施出一指禅的功夫向夜魔星攻去。
  夜魔星不得已,只有退了两步。
  两只狗头猴已快追至,他大急,向苦行大师冲去。
  苦行大师连出五指,又将夜魔星逼退。
  两只狗头猴追至,大吼着出爪向夜魔星抓去。
  夜魔星大惊,身形急闪,反身出指,向狗头猴双眼点去。
  那只狗头猴大吼着,挥臂向夜魔星扫去。
  另一只头猴错身而过,自夜魔星侧面向他攻去。
  夜魔星大惊,身形一起,欲自狗头猴头上飞身而过。
  那只狗头猴双手疾挥,拦住夜魔星,夜魔星大急,双腿踢出,向狗头猴双眼踢去。
  双腿踢中,那只狗头猴立即大叫一声,双目齐瞎,它右臂一挥,拍的一声,把夜魔星拍落地面。
  另一只巨狗头猴已伤了一只眼,见了苦行大师就向他扑去。
  夜魔星被那只狗头猴一臂扫中,跌落地面,他只觉得全身筋骨好似散了一般,倒在地上不能动。
  那只狗头猴举足向夜魔星踏下。
  夜魔星大惊,一股救生的本能支持着他,他一滚身,向旁躲去。
  狗头猴一脚踏空,地面一阵震动,它怒吼着,双手向夜魔星抓去。
  另一只狗头猴向苦行大师扑去,苦行大师向后闪着,狗头猴的身形虽然也很灵活,但它也惧怕苦行大师的一指禅功,因此也不敢再逼,只慢慢向苦行大师逼去。苦行大师伸出右手食指,不时吓着狗头猴,向后退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