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十二金钱镖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六章 十二金钱镖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李武面色一变,怒道:“白剑翎!你欺人太甚,别以为你天下无敌,金钱帮对这子午山藏宝是要定了,你留下便罢,否则只怕你死无葬身之地!”
  白剑翎淡淡道:“奚万全并没有死,此刻或许和卜正南在一齐,你信便信,不信我也不勉强你们!”
  李武哼了一声,道:“那你的意思是这十二箱珍宝你要带走了,是吗?”
  白剑翎道:“正是!”
  李武道:“那好!我李武奉鱼帮主之命要你将藏宝留下,那我可要见识见识白大侠的武功了!”
  白剑翎道:“如果李兄坚持一定要比,我白剑翎也只有奉陪了,但还希望李兄能够手下留情!”
  李武本自知不敌,但他又不能不战而退,只好硬着头皮一试。
  他自背后抽出一对判官笔,一言不发反手一招“扬眉吐气”,向白剑翎胸前点去。
  白剑翎身形微侧,闪了开去。
  李武再次双笔齐出,一招“双峰英立”,直取白剑翎双目。
  白剑翎上半身向后倒去。
  李武大喜,白剑翎如此闪法,那还不是自找苦吃,他再攻一招白剑翎如何躲!
  他大喝一声“倒!”全身功力聚于笔尖,使出“左右参差”,双笔一上一下向白剑翎胸前击去。
  白剑翎右手微起,食指微屈,向双笔叩去。
  李武两支判官笔被震起,震得他身形一摇,几乎落下马背。
  他口下得面如土色,夹着马,连退了三步。
  白剑翎坐起身子,笑了笑,看着他没有说话。
  李武哼了一声,向后一挥手,与另外四人一齐退下,五匹马转头奔去。
  白剑翎笑了笑,一挥手,马车又向前行。
  黄德寿在马车中,李武一出现就吓晕了,马车开始走,他这才缓缓醒来!
  白剑翎心知这一路都要多事了,如果鱼玉明是君子,他自会出来,但如果他只是见利忘义的小人,那只怕难免重重偷袭了!
  向前走了五里余,前面现出一道峡谷,约有百丈之长,双壁上全是乱石,大小不一,好个险要所在!
  白剑翎皱了皱眉,心想如果鱼玉明要截,只怕这儿是埋伏最好的地方了。
  他挥手要马车停下,他单人匹马向峡谷内奔去。
  白马向前冲去,眨眨眼就到了尽头,他左顾右盼,峡谷中竟无丝毫可疑之处,他心中暗暗惊奇,突然马车处一片混乱,车夫一个个中箭,倒下马来。
  白剑翎大惊,拉转马头,策马急奔,向马车处奔去。
  但峡谷之上此时出现一片人影,巨石如雨点一般落下,向白剑翎击去,阻住他,不让他奔回原处。
  白剑翎视界所到,一个个金钱帮帮众涌出,向马车奔去。
  他长啸一声,身形离鞍而起,雷音神功随手发出,击开落石,身形如闪电一般扑回。
  山顶上一声长笑,一个青衣少年自山顶飞下,向白剑翎截去。
  白剑翎以乾龙御天之式,闪开了那人,向马车上落了上去。
  身后那少年追赶了过去说道:“阁下不愧是中原第一高手!”
  白剑翎凝立在一辆马上,问道:“可是鱼帮主吗?”
  那青衣少年长笑道:“不敢,鱼玉明正是我!”
  白剑翎道:“好!那你命令你的帮众退下!”
  鱼玉明长笑不言,目光中闪动着杀机,一瞬即杳。
  白剑翎凝视他道:“鱼帮主!你也是少年英俊,怎么如此贱视人命?”
  鱼玉明笑容一敛,长揖道:“鱼玉明一向眼光短浅,今日闻及白大侠金玉良言,使我不胜感佩!”
  说完他转头向帮众喝道:“白大侠的话你们听见没有,赶快退下,不得妄杀一人!”
  帮众闻言,一齐向后退去。
  鱼玉明回头向白剑翎道:“白大侠,我已替你做了一件事了,我义兄卜正南的下落,请你告诉我!”
  白剑翎一愣道:“卜大侠的行踪我也不太清楚,但据我所知,他师父天南一剑奚万全要找他!”
  鱼玉明朗声长笑道:“好!好!”
  白剑翎道:“这批藏宝是天南一剑奚前辈要我代运至中原救灾用的,希望鱼帮主能够惠予放行!”
  鱼玉明长笑一声,转头向帮众们叫道:“你们听见没有!散开,让道!”
  帮众全退开,让出了道路。
  白剑翎正要谢,鱼玉明又长笑了一声道:“白大侠,我又替你做了一件事,我希望你告诉我义兄卜正南的下落!”
  白剑翎愣了愣,知鱼玉明不肯相信他,他沉吟了一下道:“鱼帮主,我刚才已说过了,我说的全是实话!”
  鱼玉明又朗声长笑道:“白大侠!你这可就不对了,我鱼某人并没有疑心你说假话,你却如此,难道你有些心虚吗?”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鱼帮主这样叫我如何说?卜正南深入子午洞,但他师父要去找他,这就是了!”
  鱼玉明冷哼了一声,道:“白大侠,我替你做了两件事,而你却不肯将我义兄真实的下落告诉我,你是认为我鱼玉明好欺吗?”
  白剑翎淡淡道:“鱼帮主!你我均非孩童,我怎能欺得你?”
  鱼玉明冷冷一笑,道:“白大侠,既然如此,我俩多谈无益,但只怕你要后悔!”
  说完他盯视了白剑翎一眼,向后退去。
  白剑翎眼光急掠,见金钱帮帮众均已站至有利的地位,剑拔弩张,似等鱼玉明号令一发就要开始攻击了。
  他先前将马车车轮击毁,虽阻止了金钱帮将珍宝运走,但却亦使这列马车全困这儿,不能动了。
  鱼玉明冷冷一笑,飞身站至一块巨石之上,凝视着白剑翎。
  白剑翎回眼一掠,见车夫不是死伤了,就是藏开了,黄德寿自开始便躲在车中,一动也不敢动。
  鱼玉明开口道:“白大侠,你还有一个机会,我再问你我义兄下落如何?”
  白剑翎笑了笑,道:“我白剑翎现在无话可说,在这儿我只希望鱼帮主不要伤及他人,全向着我白剑翎来好了!”
  鱼玉明冷冷一笑,道:“好仁慈的心肠,这我可答应,但必须要以我义兄卜正南的下落来换!”
  白剑翎向山顶上扫了一周,见山上也布满了人,他心想这鱼玉明真是够狠的,只怕不容易制服他。
  他心念微动,身形平飞而起,斜斜向上飞去,一直扑向鱼玉明。
  鱼玉明冷笑凝立,他身后射出一阵箭雨,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身形一沉“坤马行地”,身法由正转奇,闪电似的向鱼玉明射去。
  鱼玉明眼中闪过一丝惊异的光芒,他哼了一声,身后立即响起一阵机簧声,一排硬弩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身形微一浮沉,硬弩擦身射过。
  他落身至鱼玉明身旁,道:“鱼帮主,你今天如果肯放过我,我白剑翎日后虽不敢说知恩图报,但鱼帮主有事我白剑翎愿尽一份心力!”
  鱼玉明凝视着白剑翎,半晌道:“我别无他事,我只要知道我义兄的下落!”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道:“鱼帮主,我如何才能使你相信呢?”
  鱼玉明冷冷道:“说实话!”
  白剑翎默默无言。
  鱼玉明道:“天南一剑奚万全根本无法再活下去,当年我义兄武功虽不高,但天南一剑被我义兄灌醉,连击了三掌,而且将金鳞剑刺人他腹中,他能活吗?”
  白剑翎道:“是的,你说得很对,奚万全是活不了了,但他逃脱了,你相信一个人服了玉贞水之后还能活吗?”
  鱼玉明默默无言。
  白剑翎又道:“当今世间谁能说连受铁仙三下巨灵掌还能活的!”
  鱼玉明道:“你说的是谁?”
  白剑翎凝视着鱼玉明,缓缓道:“我,当然!这些你都以为不可能!”
  鱼玉明哼了一声,表示不相信。
  白剑翎继续道:“但你也知道,我中了铁仙三记巨灵掌,只要我身旁有火灵丹就可以了,我服了玉贞水,火灵丹,青灵丹,及金液银丸才照样可不死,天南一剑虽受了很重的伤,但有千年灵芝,他会死吗?”
  鱼玉明无可奈何的哼了一声。
  白剑翎道:“鱼帮主,卜大侠是和我一齐入洞的,但他拿了一张假图,而天南一剑已不是昔年的天南一剑了,他改名为子午客,他已归心向善,既然当年他本不该杀卜大侠的父母,当然至今他已不会对卜大侠如何的,你放心,他或许不久就会出来了!”
  鱼玉明道:“好吧!我姑且再暂信你一次,这次只要你把珍宝留下,我就让你走!”
  白剑翎道:“鱼帮主,这批珍宝………”
  鱼玉明冷哼了一声:“你既然能真实的告诉我我义兄下落我自然很感谢你,但我所能做到的仅此而已,其他的话你别对我说!”
  白剑翎道:“但这关系千万灾民!”
  鱼玉明道:“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是至理名言,你白剑翎今日能成名,难道你没有想到你剑上沾过多少人的血吗,你也不想一想,你的名声也是血淋淋的吗?”
  白剑翎沉声道:“鱼帮主,我不否认有剑上染血,但你可知道,我剑上所染的人的血,没有一个无辜。”
  鱼玉明道:“白大侠!我听说令师是千智禅师,那是真的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
  鱼玉明大声道:“那你应该知道佛家最戒杀生,而且人性本善,你应渡化那些人才是,但你怎么能开杀戒呢?”
  白剑翎道:“你也可知佛家要有韦驮与四大金刚来护法吗?”
  鱼玉明冷笑:“你杀了一个恶人只是少了一个恶人,你渡了一个恶人,不但少了一个恶人,而且还多了一个善人,不是吗?”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如果一个人他生命在你手中,你放了他你的亲友就要受害,那你是放了他还是毁了他?”
  鱼玉明冷笑道:“你是要我说毁了他吗?”
  白剑翎不答,又向鱼玉明问道:“如果一个人他生命在你手中,放了他对你亲友无损,你是放了他?还是毁了他呢?”
  鱼玉明冷冷道:“这次你的意思是要我说放了他吗?”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不!你错了,我想这只关系到你私人亲友,你本身的利害,这样做只有恩怨之心,而无是非之心,如果那人是官,而你亲友是盗,你怎么说呢?难道说真的要毁了他吗?”
  鱼玉明冷然长笑道:“不是!”
  白剑翎又道:“如果这人无损毁于你亲友,而不容于人群,你放了他吗?”
  鱼玉明冷笑道:“那我就没有想到了,我想或许我一高兴就会放了他,我如果不高兴就……哼!”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你以为你所以活着是为了称雄于武林吗?”
  鱼玉明傲然道:“人生不为名利,那为什么呢?以你而论,今日能被称为武林第一,难道这不是名吗?”
  白剑翎道:“人生在世追求名利,所得的也不过是虚名虚利而已,谁能自世间带走些什么吗?”
  鱼玉明冷冷道:“我可使自己的名声永传!”
  白剑翎笑道:“如何呢?”
  鱼玉明长笑道:“只要我以这批珍宝做基础,我可创造自己的名声!”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鱼帮主,这全是虚名,即使你一言一行能支持天下所有,又怎样呢?”
  鱼玉明傲笑道:“人死留名,虎死留皮,如此我愿已足!”
  白剑翎道:“但连你自己也知道,凭自己一人,自古至今有谁能留下名来的!”
  鱼玉明道:“但我只愿我名留下就好!”
  白剑翎笑了笑,道:“但谁也知道,那并不是你一人所能得的,那有什么意思呢?”
  鱼玉明冷笑不言。
  白剑翎又道:“鱼帮主!你也是聪明人,你也知道,名利得之无用,你为什么不肯舍弃这批珍宝,而将它用至救灾呢?”
  鱼玉明冷冷道:“白大侠!我现在还是称你为白大侠,你快趁我未改口之前走开,我要向中原发展,这批珍宝我更是非要不可,虚名虚利,你虽不在乎,但我却耿耿于怀,你我并不相宜,你走吧!”
  白剑翎笑道:“鱼帮主既然知道那是虚名虚利,又何必耿耿于怀呢?”
  鱼玉明冷笑道:“白剑翎!那你为什么得武林第一的称号呢?难道这不是虚名吗?”
  白剑翎笑了笑,想开口。
  鱼玉明又冷笑一声,接下去道:“人说别人总是容易的,如今你自己名已有了,自然是乐得如此,一方面使人不和你争,另外又可以表示你清高,使你的声名益隆,白剑翎,你说,我说得对吗?”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笑了笑道:“鱼帮主,你说得也很有道理,但老实说,我刚才并没有想到这点,我说的只是我心中所想的罢了!”
  鱼玉明冷哼了一声,道:“是吗?我以为凡人都会看重名利的,你不是人吗?”
  白剑翎道:“鱼帮主,好名不能算一件坏事,而且好名可以使人走上正路,你鱼帮主今日放手,使千万灾民获救他日亦必声望益隆!”
  鱼玉明道:“对,你说得也很对,但我可不喜欢这些,我情愿得了这些珍宝自己再打算!也许我会至中原后,拿出一部分来救灾!”
  白剑翎叹了口气,道:“那是不可能的,奚前辈已有吩咐,要我护至中原!”
  鱼玉明冷冷道:“但你护得了吗?”
  白剑翎道:“当然不一定能办到,但我愿尽力而为!”
  鱼玉明朗声长笑,道:“死而后已?”
  白剑翎点了点头。
  鱼玉明又长笑了一阵,然后一敛笑容,冷然道:“但你保的镖今日要丢了,你去把奚万全找来吧!”
  白剑翎笑了笑,道:“我不行吗?”
  鱼玉明不屑的长笑道:“你吗!你既然对这批珍宝无法作主,你有什么用呢?”
  白剑翎微笑道:“但你可以作主呀!”
  鱼玉明哼了一声道:“自然我可以作主呀!”
  白剑翎道:“你胜了我,我想不给也不行,你败了,那你自然不该要了!”
  鱼玉明大笑道:“如此很痛快!”
  白剑翎也笑了笑。
  鱼玉明笑完道:“但是不行,这珍宝我是非要不行,既使你胜了我,你能保这批珍宝不到我手中吗?我现在并不是鱼玉明,我是金钱帮帮主,你要胜过我金钱帮,珍宝我不但不要,我情愿送你们至中原!”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道:“如何才算胜过金钱帮呢?”
  鱼玉明不屑的笑了一阵,道:“你吗?”
  白剑翎道:“正是!”
  鱼玉明冷冷道:“以你的武功,不试可知,非败不可!”
  白剑翎笑道:“我白剑翎不自量力,那我要如何才算胜过金钱帮呢?”
  鱼玉明冷笑两声,道:“那很简单,只要你能将子午藏宝运回中原,而不在我金钱帮手中,那就算你胜了!”
  白剑翎知鱼玉明在戏弄他,他笑了笑,道:“这很难办到,但我愿一试!”
  说完知再说也没有用,就起身向回而去。
  鱼玉明冷笑道:“很好!”
  白剑翎回身道:“这是我白剑翎与贵帮金钱帮赌的吗?”
  鱼玉明大笑道:“正是!”
  白剑翎道:“那请鱼帮主非是必要,不得杀伤其他的人!”
  鱼玉明道:“我没这种慈悲心,他们都应归你保护,你应保护他们!”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回头向鱼玉明道:“我白剑翎别的无能为力,只怕要请鱼帮主送行了!”
  鱼玉明大笑道:“那可有趣,你居然要将我当做人质了!”
  白剑翎不再多言,身形微弓,身形向鱼玉明射去,他自知除非将鱼玉明当做人质,否则难闯此关。
  白剑翎身形前冲,鱼玉明在长笑声中,身形向后飞退。
  四外长箭乱飞,向白剑翎射去。
  但闻白剑翎长啸一声,身形直拔而起,飞升至十丈以外,跟着身形泻下,闪电般向鱼玉明追去。
  利箭一至白剑翎身旁,都纷纷被他以雷音神功逼落。
  鱼玉明一回头,见白剑翎直追而至,声势如此,心中不由微惊,他长笑一声,身形反迎而上,向白剑翎迎去,双掌向白剑翎胸前印去。
  白剑翎反手向鱼玉明手腕扣去。
  鱼玉明冷冷一笑,双手微沉,换掌为指,点向白剑翎胸前“璇玑穴”。
  白剑翎身在半空,微一拧身,双脚向鱼玉明踢去。
  白剑翎长吸一口气,身形在半空中急闪,身法连变,连出三招向鱼玉明攻去。
  鱼玉明心中大吃一惊,他大喝一声,运气逼住身形,直向下坠。
  白剑翎身形在半空中悠然一转,斜斜向鱼玉明追去,身形虽快,但不失优雅。
  鱼玉明一落地,四面机簧声立晌,砰的一声,数十支硬弩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挥掌击去,身形不由一滞。
  鱼玉明冷冷一笑,一挥手,十名黄衣人出现,一齐抽出刀子向白剑翎攻去。白剑翎反手出掌,向黄衣人逼去。
  十名黄衣人均是高手,十人一齐出刀,硬接了白剑翎一掌,立刻向四面分开,向白剑翎围攻过去。
  白剑翎脚已将落地,他长吸一口气,身形又向上升起。
  跟着身形飞绕,出掌向黄衣人连连击去。
  十名黄衣人又是一齐挥刀拦住。
  白剑翎身形略沾即起,他心念一动,灵光电闪,立将“雷神震天”之式改为“雷神震地”之式击出。
  十名黄衣人一齐大喝一声,出刀拦去。
  鱼玉明已看出白剑翎此次劲力有异,他疾击一掌,十人齐分。
  轰的一声,飞沙走石,地面被击成一个数丈大的坑。
  十名黄衣人一分之后,又向白剑翎扑去。
  白剑翎一掌击空,原来是有意的,想先慑敌之气,但十名黄衣人却毫不退却,他身形一翻,双掌一护胸前,一护背心,分开出掌,向十名黄衣人击去。
  不等和十名黄衣人接实,他身形疾闪,以“乾旋坤转”
  之式,闪电似的穿出了阵中。
  十名黄衣人失了目标,顿时阵式大乱。
  白剑翎见机不可失,回身再次穿入,闪电似的将十人一一点上了穴道,随手抛出,向马车抛去。
  鱼玉明在一旁看着,心中暗暗吃惊,想不到白剑翎的身法竟然会如此奇诡,他也不一定是对手。
  白剑翎制住了十人目光向四周一扫,他知道仅此十人不足胁勒鱼玉明,他双脚微动,向鱼玉明扑去。
  鱼玉明长笑一声,一手撇下长剑,向白剑翎迎去,同时一挥手,金钱帮众纷纷向马车扑去。
  白剑翎吃了一惊,鱼玉明长笑一声,道:“白剑翎,你我来一决胜负吧!”口中说着,长剑向白剑翎分心刺去。
  白剑翎心想先制服鱼玉明,但剑不在手边,颇为不便,他身形疾闪,一手自地面上随手捞起一柄断刀。
  鱼玉明冷冷一笑,长剑往回一带,向白剑翎斩去。
  白剑翎身形一起,“乾龙御天”,身形疾转而起,向鱼玉明颈间划去。
  鱼玉明冷哼一声,身形一低,“一柱擎天”,向白剑翎腹部刺去。
  白剑翎身形疾转,“星飞绕树”,断刀连连刺出三刀,向鱼玉明攻去。
  鱼玉明心中一寒,大喝一声,长剑疾疾划出,一片剑幕拦在身旁。
  白剑翎不停刺出,剑刀一交,立分上下,鱼玉明当场被震退三步。
  白剑翎回眼急掠,见马车又已全被金钱帮控制了,他心中大急,将全身劲力聚于刀身,以“柳色千条”之式向鱼玉明攻去。
  鱼玉明闷哼一声,回剑向白剑翎眉心刺去。
  白剑翎长啸一声,展出“日轮三现”向鱼玉明攻去。
  “日轮乍现”,鱼玉明大吃一惊,长剑一圈,向白剑翎断刀点去。
  叮的一声,鱼玉明长剑脱手飞去。
  鱼玉明不等白剑翎再攻,运掌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断刀划出,向鱼玉明攻去。
  鱼玉明哼了一声,只有收手。
  白剑翎断刀圈住鱼玉明,左手向鱼玉明穴道点去。
  鱼玉明面现冷漠,不架不挡。
  白剑翎正要点上,他大喝一声,双手一挥,十二金钱镖脱手而出。
  白剑翎心中一惊,身形疾退,十二金钱镖在半空中飞转着,发出嘶嘶的声音,忽急忽缓的向白剑翎飞去。
  鱼玉明十二金钱镖出手,身形不停的向前窜去。
  白剑翎轻啸一声,断刀挥处,“柳色千条”,一片剑影拦在身前。
  十二金钱镖纵横飞舞,有些直击而上,有些飞绕向身后攻来。
  白剑翎身形一矮,一招“剑气冲云”,用断刀将十二金钱镖逼落。
  他抬眼见鱼玉明已走出五丈开外,他大喝一声:“鱼帮主慢走!”跟着追了上去。
  白剑翎知鱼玉明一脱手,这事就麻烦了,所以施出全力,追了上去。
  鱼玉明头也不回,一直向前奔去。
  白剑翎奋力紧迫。
  眨眨眼就出百丈开外,白剑翎离鱼玉明身后也不过丈八远。
  鱼玉明倏地一回头,右手单手击出一连串十二枚金钱镖,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微惊,鱼玉明以十二金钱镖成名,自然破他十二金钱镖并非易事,刚才一举而破,想他现在使出的才是他的看家本领。
  白剑翎手使断刀,颇为不便,武功已大为减色。
  鱼玉明镖一出手,仍然向前奔去。
  白剑翎见十二金钱镖已飞至,不破也无法追。
  一连串的金钱镖,突然最后一枚金钱镖愈走愈急,将前面十一枚金钱镖击得东倒西歪,向四面飞去。
  白剑翎追了上去,断刀向那枚金钱镖迎去,那枚金钱镖一沉,斜斜向上切至,其余十一枚也互相乱碰,飞走弧形,切向白剑翎。
  白剑翎大喝一声,左掌一起,“雷神震天”立即震飞顶上射来的金钱镖,身形如闪电一般飞起。
  最后那枚金钱镖自下而上,将其余的金钱镖击起,又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长吸一口气,身形在半空中飞绕了个圈,直向鱼玉明追去。
  他以绝世的功力,使出绝顶的身法,后力不继的金钱镖立刻被甩开,他身如神龙经天一般向鱼玉明扑去。
  鱼玉明也不是弱者,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被追上的,他也是聪明绝顶,取胜固然无法,但要脱身却可轻而易举的。
  他反手又射出三枚金钱镖,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反手挥刀,连落金钱镖,但鱼玉明在金钱镖中所蕴的劲力也非常人可比,因此白剑翎的身形也不能不受阻。
  鱼玉明一直向山中奔去。
  白剑翎紧追不舍,他知如今如再不能获得鱼玉明那局势完全无法挽回。
  鱼玉明心中早有计划,他算好时间,想手下大约已将场地清理好了,他一手扣上五枚金钱镖,返身凝立,向白剑翎道:“白剑翎,你一直追我干吗?你保的镖全被我手下收拾好了,我看你算了吧!”
  白剑翎早知那是必然,他不理鱼玉明的话,还是向他追去。
  鱼玉明朗声长笑,道:“让你见识见识我十二金钱镖的手段如何!”
  说着他右手连弹,五枚金钱镖排成一线,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心急似火,轻啸一声,用断刀护住来身向鱼玉明追去。
  五枚金钱镖快慢忽变,以梅花形向白剑翎击至。
  白剑翎挥刀击去,五枚金钱镖一分,一齐向白剑翎背心击去,继而五枚合而成一,直击下去。
  白剑翎反手刀出手,撞落五枚金钱镖,但转了过去,鱼玉明的踪迹俱杳。
  他呆了呆,心想鱼玉明不可能这么快就奔走了,居然不见了。
  白剑翎向四面看看向山旁搜索,他还是找不到鱼玉明。
  他懊丧的站着,忽然一眼瞥见身旁有一块巨石似被搬动过,他一手推开,里面果然是一个洞穴,他急忙冲了前去。
  走了半盏热茶的功夫,到了尽头。
  尽头堵了一块巨石,他一手推开巨石,走出一看,不由呆住。
  原来那正是刚才马车被阻的乱石沟。
  白剑翎走了下去,乱沟中一片清凉,一点东西都没有留下。
  沟旁一棵大树上用剑钉了一张纸条,道:“子午藏宝十二箱拜领!金钱帮帮主鱼玉明。”
  白剑翎看着默默无言,他知鱼玉明计划早已想好了,不由自己不受所愚!
  他瞥眼望见地上马车压过的轮迹,他沉思了一下,立即一把拔下那柄剑插在背上,追了下去。
  天色已黑,天空中挂着皎洁的月色。
  白剑翎按着车迹向前走去。
  走了一段路,不禁呆住,原来鱼玉明已想到了,岔路上每一条都有马车压过的痕迹。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走中间一条较大的路追下去。
  他刚一起步,林中一声马嘶,白剑翎心头一震,那正是他那匹白马的嘶声。
  他毫不犹豫向林中冲去,只听林中一阵哨声,一阵箭雨射至。
  白剑翎急忙飞身而起,心道:“原来如此!”
  他刚才还在奇怪鱼玉明的行动怎么这么快,原来却躲在林中,车辙不过是诱敌之计,要不是自己白马的嘶声,恐怕自己又上当了。
  白剑翎自背上抽出长剑,一剑在手,如虎添翼,他长剑左右飞舞,乱箭纷纷被击落。
  林中又是一阵口哨声,十二辆马车本来隐藏在林中,此时一起向前奔去,一排弓箭手出现,用硬弩拦住白剑翎的去路。
  白剑翎冲了下去。
  一声长笑声中,鱼玉明出现,他大声道:“白兄!别来无恙乎?”
  白剑翎一领长剑,向鱼玉明身前落了下去。
  鱼玉明傲笑道:“白兄,我手中握有一群人的性命,你是知道的,你总不希望那些人变成尸体吧?”
  白剑翎一呆,鱼玉明又傲然长笑。
  白剑翎笑了笑,道:“鱼帮主,你也知道,我不出手,他们更危险,是吗?”
  鱼玉明大笑道:“不然,你不出手我可以以他们来勒胁你,你动手,他们就没有价值了,我留下也没有用,你以为对吗?”
  白剑翎道:“不!我既然因他们而不动手,自然他们暂时会活着,但再下去你也不会让他们活,如果我动手,一旦以你做人质,结果你必知道!”
  鱼玉明大笑道:“好妙论,你说的也不错!”
  白剑翎一瞥眼,见那些马车均要奔走了,但鱼玉明在此,而且他手中有剑在,不怕鱼玉明不还!
  他身形一动,长剑向鱼玉明前心逼去,口中道:“好!这儿没有山洞了!”
  鱼玉明一手抽出长剑,大笑道:“真想不到,我一时不在意,竟把长剑留给你了,咱们好好斗斗吧!”
  白剑翎一言不发,他顺展奇正十三剑,疾攻鱼玉明,想将他一鼓成擒!
  鱼玉明和白剑翎这一对剑,鱼玉明连遭险招,濒临危境。
  白剑翎奇招击出,十招之内,将鱼玉明逼得背树而战。
  鱼玉明心中惊恐万分,以他的功力,开始时对白剑翎毫不放在眼中,认为他所得的不过虚名而已,如今自己竟败得如此惨。
  白剑翎反手展出一式“剑扫千军”向鱼玉明攻去。
  鱼玉明怒喝一声,右手长剑向白剑翎掷去。
  白剑翎已稳操胜卷,他用剑一拨,拨开鱼玉明长剑,挺剑再攻。
  鱼玉明欲再施故计,只见他一手洒出十二枚金钱镖,以“刘海洒金钱”的手法向白剑翎洒去。
  白剑翎哪容鱼玉明施故计,他轻啸一声,施弧光剑法,长剑挑起,“虹阻长空”,十二枚金钱镖投入,了无音讯。
  鱼玉明金钱镖一出手,身形跟着窜起,向后奔去。
  白剑翎啸声未毕,剑势化为“日轮三现”之势,向鱼玉明绕去。
  鱼玉明大吃一惊,他手中长剑已失,只余金钱镖,但刚才十二枚金钱镖齐出,竟被白剑翎于刹那间破去,无法再施故技了!
  但他总希望一试,他反手弹出两枚金钱镖,射向白剑翎双目。
  白剑翎右手一起,屈指将那两枚金钱镖弹上半空中,右手剑势不停,仍然以“日轮乍现”之式向鱼玉明绕去。
  鱼玉明无奈,滚身而逃,双手连发,将全身仅余的二十四枚金钱镖同时发出,一齐攻向白剑翎。
  白剑翎剑势不停,“日轮再现”将二十四枚金钱镖绞成粉碎。
  “日轮三现”,鱼玉明闭目待毙。
  白剑翎一手点中了他的麻穴,道:“鱼帮主,我不得已如此,希望鱼帮主下令放车,同时送我们一程。”
  鱼玉明闭目不言。
  白剑翎道:“鱼帮主!你是一帮之主!”
  鱼玉明还是不言。
  白剑翎道:“鱼帮主!你是一帮之主!”
  鱼玉明还是不言。
  白剑翎向四周一扫,见金钱帮还有许多人,他大声道:“李武何在?”
  李武应声而出,怒视着白剑翎。
  白剑翎道:“贵帮主已落我手中,你快要手下放车放人!”
  李武闭口不答。
  鱼玉明朗声长笑了一阵,道:“白剑翎,你想挟天子以令诸侯吗?我告诉你,这儿行不通,这是金钱帮,没有我鱼玉明的话,谁敢动!”
  白剑翎道:“但你在我手中,我要你下令!”
  鱼玉明大笑道:“白剑翎!你以为你胜了我金钱帮吗?我告诉你,决不可能,以你,决胜不了我金钱帮,我一命抵十命,何乐而不为?”
  白剑翎道:“你真不要命了吗?”
  鱼玉明大笑道:“我死不足惜,藏宝早已运走了,我死后我义兄卜正南自会替我而为帮主,那时他可以向中原发展,他可替我报仇!”
  白剑翎道:“他在哪儿?”
  卜正南向洞内走去,他一手持着火炬,一手持着假图,在洞内盲目的走着。
  洞中左右前后全是洞,但不知哪一个路才是正式出去的,还是向藏宝去的。
  他真后悔,如果当年他将金鳞剑拔出来,那他今日也不必上黄德寿的当了,他口中虽不认输,但心中不由不认输了。
  他在洞中绕了一天一夜,做下了无数的记号,因为他自己是认为一直向前走的,但走来走去好似老在那一块地方。
  他沮丧的坐下,扶着头在沉思着。
  突然他似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一抬头,天南一剑奚万全竟呈现在他眼前。
  他吃惊的站了起来。
  天南一剑奚万全凝视着他,半晌笑道:“正南!你还没有忘记我吧!”
  卜正南惊道:“你是谁?你是奚万全的灵魂吗?奚万全早死了!”
  奚万全道:“不!他还没死,就站在你面前!”
  卜正南大声道:“不!他死了,他决不会活的!”
  奚万全道:“是的!他死了,以前的他死了,但另一个又复活了!”
  卜正南惊心的站着。
  奚万全叹了口道:“孩子!我们有七八年没见了,我们坐下谈谈吧!”
  卜正南锵的一声,抽出了长剑道:“你快走!否则我杀了你!”
  奚万全笑道:“孩子!你别忘记!我是你的师父,你的武功全是我教的,而且金鳞剑还在我手中!”
  卜正南定了定神,咬牙道:“你这恶贼,我没有你这种师父,你杀了我父母,你是我杀父母的仇人,我不能让你再活下去!”
  奚万全道:“孩子,当年确实是我不对,我不该杀了你父母,但我收养了你,自小养大你,传你武技,难道你一点都不在意吗?”
  卜正南哼了一声道:“别说了,说来说去你是怎么好,你杀了我父母就该偿命!”
  奚万全道:“是呀!但我已偿过命了,你对我已无仇恨可言了!”
  卜正南冷笑一声,挺剑而前道:“不!你怎么能逃得活命我不管,但你必须死!”
  奚万全道:“孩子!你坐下来,我俩谈一谈,我有金鳞剑,你敌不过我的!”
  卜正南后退两步,用背抵住了墙,凝视着奚万全,金鳞剑正是他梦寐所求的,今在奚万全身上,他要用强,决无办法,反有性命之忧,如今奚万全好似对他并无敌意,他不如暂时先收手,等得了金鳞剑,稳操胜算时再说呢!
  他放下了剑,坐了下来。
  奚万全原也是此道中人,而且卜正南是他自小养大的,卜正南此时心中所想的他焉有不知之理。
  他不在意的笑了笑,也坐了下,他看了卜正南一会,笑道:“正南!你飞凤剑法已经全学会了吗?”
  卜正南沉思了一会,点了点头。
  奚万全笑了笑,道:“为人不可太傲,白剑翎虽比你年轻,但他不但武功比你高,而且他为人也比你谦虚,你以后应多学他!”
  卜正南一愣,心道:原来奚万全已和白剑翎见过了。
  奚万全笑道:“是的!我和他见过面,子午藏宝我也交他带出去了!”
  卜正南眼中闪过一丝愤恨的眼光,不由自主道:“白剑翎凭什么得了子午藏宝?”
  奚万全不答,笑了笑道:“我这几天和苦行大师在一起,这才深深知道我以前不对,我如果要心安!必须要做更多的好事!”
  卜正南心中一动,道:“你心中现在还是不安吗?”
  奚万全笑着看着卜正南,微微点了点头。
  卜正南道:“你把金鳞剑给我,那算你赎罪的一部分,那你心中可能较安!”
  奚万全笑道:“正南,你现在还出不去,即使你用金鳞剑杀了我,你自己也会困死在这里的!”
  卜正南哼了一声道:“我并不要杀你!”
  奚万全喔了一声,道:“我想你说金鳞剑算我赎罪的一部分,另一部分自然是我的命了!是不是?”
  卜正南哼了一声,无言可答。
  奚万全笑了笑,道:“老实说,我对你已经不歉疚了,你当年暗算我至死,这洞中不可能有第二株的千年灵芝了!”
  卜正南哼了一声道:“我也后悔,当年不该将金鳞剑留在你身上,反而使你使多活了一些时候,以致于得到千年灵芝,没有死掉!”
  奚万全笑道:“你也会后悔吗?但你知道,后悔的事已经都太晚了!希望你不要再太晚才好!”
  卜正南起身道:“但我至今还没有再后悔的事情,我不要金鳞剑也可称雄武林,白剑翎我根本不放眼里,我义弟鱼玉明都可击败他!”
  奚万全含笑不语。
  卜正南又道:“白剑翎脱不了天南,我和我义弟鱼玉明二人共同向中原发展,你有金鳞剑电没有用!”
  奚万全笑道:“你错了!奇正十三剑天下无敌,我去也逃不了,你小心日后丧生于奇正十三剑之下,你如此顽孽,我也无法,三日之内我送你出去即是!”
  卜正南怒哼一声,挺剑向奚万全走去。
  卜正南挺剑而前,用剑抵住奚万全前胸。
  奚万全不躲不闪,凝立当地,但笑不言,卜正南和他凝视了片刻,沮丧收剑,奚万全对他全然不惧,他对奚万全也就不能奈何了。
  奚万全笑道:“我现在说的全是真心话,听不听由你,白剑翎力足以制服金钱帮,鱼玉明决无法奈何他,三日之后,我一定送你出去便是!”
  卜正南低头不言,以他目前的情况,也只能听命于奚万全了!
  白剑翎擒住了鱼玉明,见鱼玉明宁死不屈,他淡淡笑了笑向鱼玉明道:“鱼帮主,你固然不惜已命,我反倒有些替你可惜!”
  鱼玉明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白剑翎道:“你与卜大侠的义气,使我且感且佩,当今武林中真正能像你与卜大侠二人之生死之交的,恐怕一个也找不出!”
  鱼玉明抬眼望着白剑翎,不知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白剑翎笑了笑,道:“鱼帮主不愿要自己的性命,而且据我所知,卜大侠对鱼帮主亦肝胆相照,二位可谓是死友了!”
  鱼玉明不耐烦的道:“白剑翎,你究竟什么意思,你不敢直说吗?”
  白剑翎微笑着凝视着鱼玉明,半晌才道:“我相信如果我对你不利,卜正南将来一定会替你报仇的!但是……”
  说着他住口不言。
  鱼玉明等了一全,见白剑翎还不开口,他哼了一声道:“你心里在害怕吗?”
  白剑翎笑了笑,道:“不是,我只是想,即使如此,你也再也不能复生了,这岂不是太可惜吗?”
  鱼玉明朗声长笑道:“原来是这件事,你替我可惜,那我应感谢你才对了!”
  白剑翎笑道:“鱼帮主!你以为你自己的生命仅值这么一点珍宝吗?”
  鱼玉明冷哼了一声!没有接话。
  白剑翎又道:“鱼帮主!你难道不觉得你以性命换取这些珍宝太不值得了吗?当今天下以鱼帮主今日之年龄而论其成就,可说是绝无仅有,而且日后的发展更是无可限量,今日鱼帮主如此贱视自己,岂不真是太可惜!”
  鱼玉明又哼了一声,还是不说话。
  白剑翎知鱼玉明心中早已动摇,只是碍于亲自说出口罢了,他又笑道:“而且我并不是以你换取十二箱珍宝,以鱼帮主的聪明才智而论,胜我白剑翎多多,自不难再得到更多的珍宝,何必一定如此!”
  鱼玉明没有作声,沉思了一会,回头命令道:“放车放人!”
  白剑翎解开鱼玉明的穴道,道:“鱼帮主,多谢了,适才得罪,千祈见谅!”
  鱼玉明朗声笑道:“好说好说,你胜我败,既无可讳言,此举自属当然,我鱼玉明既然服输,自然要守诺言,不但放行,而且我金钱帮愿将此笔珍宝护送到中原!”
  白剑翎道:“那我白剑翎实在感激万分,但鱼帮主放行我已非常满意了,不敢再劳累鱼帮主了!”
  鱼玉明长笑道:“我话还没有说完,我只答应在天南不动一指,到中原之后,我鱼玉明还是要这笔藏宝,到时要再睹白大侠的神功了!”
  白剑翎淡淡笑了笑,道:“那么我白剑翎更不敢请鱼帮主护送了!”
  鱼玉明长笑道:“我鱼玉明言出必践,此次焉能毁信,白大侠虽则不愿,我却是非要送不可!”
  白剑翎想了一会,笑道:“那鱼帮主是一定还要这笔珍宝了!”
  鱼玉明笑道:“在天南我鱼玉明决不沾指!”
  白剑翎道:“鱼帮主的意思可说是如果这笔珍宝在天南时决不会有问题,而到中原之后就要归鱼帮主?”
  鱼玉明朗声长笑道:“白大侠真乃快人,在下就是这个意思!”
  白剑翎心中一时无法,这鱼玉明也是如此厉害,不但要斗力,还要斗智,只要一不小心就要全盘皆输了,这次幸而擒住了他,以致转败为胜,但下次必不会如此简单,以鱼玉明的智慧加上这次的经验,必将另定万全之策。
  他想了想,笑道:“鱼帮主一定要如此,我白剑翎也无法阻止,但我还是不希望贵帮插足此间,我还是自己保护自己的,贵帮如真有意护卫,可在外面保护!”
  鱼玉明大笑道:“那自然,虽然白大侠不欢迎,我仍然是要护送的!”
  马车驱出,白剑翎一挥手,马车排成了一字长蛇阵,向前驶去,白剑翎向鱼玉明一拱手道:“鱼帮主,白剑翎就此告辞了!”
  鱼玉明朗声长笑道:“白大侠!我俩后会有期,中原再见了!”
  白剑翎驱马上前,查验着十二箱珍宝,见还是原封未动,见黄德寿还是晕倒在马车中,好似死人一般。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