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斗智斗勇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七章 斗智斗勇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马车浩浩荡荡,直向中原而去,路途上一路无事,但金钱帮隐现于左右。
  白剑翎心中担忧着,不知鱼玉明下一步会如何,上次未成功,这次他一定会改变方法,不可能再来硬抢,如果再来,手段一定会更毒,但不知他将用什么方法,此事甚为可虑,但一时也无法可想。
  时光飞快,不久一行人就到了中原,谁知到了中原的第一天,居然连一丝事也没有发生。
  中原武林对白剑翎之名是不可再高,他已成了武林中的神人一般,中原武林中人也大都熟知白剑翎的面貌,见了他都恭敬非常,倒是白剑翎自己反而有些不习惯这些虚礼。
  第一天平安渡过,第二天天色初明,大队人马再向前出发。
  走着走着,突然前面第一辆车子的车夫大叫一声,倒了下去,白剑翎心中微惊,急忙策马向前奔去。
  那车夫一直抱着肚了向路旁树林滚去。
  白剑翎突然感不对,连忙一拉马头,但其余的马车的车夫却在此时,一齐挥鞭,马车四散逃开。
  白剑翎大吃一惊,不想可知这些车夫均已被鱼玉明以偷天换日的手法换上了金钱帮的帮众,他一时疏忽,只注意到左右的环境,不知金钱帮什么时候换上了。
  他愣了一愣,身形倏起,向最前那辆马车的车夫追去。
  以他的武功,身形一落,就已擒住了那人。
  那人挣了两挣没有挣脱,白剑翎一手闭住了他穴道,向他问道:“你是金钱帮的人吗?他们把马车驾到哪儿去了!”
  他人翻了翻眼,倒向地下,就此死去。
  白剑翎呆了呆,鱼玉明好似早知他有这一手似的,那马车夫早已毒发死去了!
  林中传出鱼玉明得意的长笑!
  白剑翎扫目四望,十一辆马车早已奔得无影无踪,他不敢迟疑,身形闪电一般盘升而起,向林中落去。
  他身形落下,笑声已离此而去,白剑翎跟着追了下去,若今日得不到鱼玉明,今日就全盘皆输了。
  追了一程,笑声倏杳,白剑翎再向下追去,谁知连人影也看不见一个,他心中暗自惊疑,以他的速度而论,本不应落后如此远,他追着笑声,似应已追上了才对,但如今不知鱼玉明躲到哪儿去了。
  他找了找,只见不远树上挂着一张白纸,他走近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子午藏宝十一箱本帮主就此收下,其余一箱聊充路费,以表谢意,此去不再见,希勿多劳。金钱帮帮主鱼玉明。”
  白剑翎呆不能言,今天连别人人影都没有看见就败得如此惨,他几乎不敢相信,金钱帮仅仅如此,就轻易自他手中将十一箱珍宝取去,只怪他自己太大意了,只注意金钱帮由外而来,没想到金钱帮下了这一着棋子,由内着手,使他全盘皆输!
  他沉思了一会,向原路奔回,见原地一辆车也没有了,分明是黄德寿将另一辆马车趁乱带走了。
  他上了马,一面沉思对策,一面向前缓缓而去。
  上次马车虽被驾走,但尚留有车迹,此次他不用看就知不会有车迹了,此地官道上车迹众多,纵有车迹留下亦不能断定是不是刚才的。
  走了一段路,前面停了一辆马车,白剑翎策马上前,见车座上倒了一个人,自背心射穿,倒毙当地,正是黄德寿。
  箭上挂了一张白纸道:“黄德寿罪该万死,丽春为余义兄所喜,故携去,藏宝一箱,望加珍视!”
  白剑翎皱了皱眉,上前随手掀开箱子,珠宝之光射出,耀目万分。
  他突然大笑了一阵,一脚将一箱珠宝踢飞,散得林中全是,口中道:“今日白剑翎即败,何必留下这一箱珍宝?”
  说完策马向前急奔而去。
  奔出了五里余,他突然一拉马头,带转马头,双脚微叩马腹,座下白马长嘶一声,如一阵旋风一般,向原处奔回。
  马蹄和地面稍沾即离,好似飞一般,不一会就回到了原地。
  远远他看见一个个人影向林中闪去。
  白剑翎轻啸一声,身形离鞍而起,如箭脱弦一般向林中射去。
  林中帮众不及走避,他右手挥处,连闭了十余人的穴道。
  白剑翎将那十余人放在一处,举目向林中扫去。
  林中寂静无声,好似一个人也没有似的,他自十余人中找了一人,向他问道:“你们帮主在哪儿?”
  那人惊恐的望着白剑翎,一言不发。
  白剑翎再问了一句道:“你们帮主在哪儿?你说了我就放了你!”
  那人仍然一言不发。
  白剑翎微微一笑,知不吓一吓他,他是不会讲的了,他抓起长剑,向那人道:“但你不说我也不要你的命,我要你四肢了!”
  说着将剑向他面前迎去。
  那人惊恐道:“我不知道,我们帮主的行踪我们怎会知道!”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想这也是实情,他又问道:“好!我相信你,我不问你们帮主在那儿,但你总该知道你们事成之后到哪儿去!”
  那人惊恐的望着四方,摇头不语。
  白剑翎笑了笑,沉声道:“我不喜欢用空言吓人,我不希望我做出之后你才相信我不说空话!”
  那人道:“我说!我说!是在山水之间!”
  白剑翎闻言,顾不得解开这些人的穴道。他知道他如果晚去一步,鱼玉明一定会下令再改地方的。
  他飞身上马,双脚一夹马腹,直向山水之间奔去。
  白马飞奔,眨眨便至,见当地已是人影俱无,已来迟了一步,人已离去。
  马尚未到,他身形早已飞身而起,直向山上飞去。
  到了山顶,他举目四望,见一列马车还正在向外奔去,他心中一喜,正要飞身而下,突然四面出现无数枝火把,照得当地一面通明,无数张强弓硬弩正对着他。
  白剑翎吃了一惊。
  身后传来一阵长笑,他回头一看,见鱼玉明正身着一袭长衫,站在水旁。
  鱼玉明开口道:“白大侠,真幸会了,想不到我还是被逼得和你见面,白大侠的机智真是令人钦佩,一箱珍宝使我俩又见面了!”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鱼帮主的英才为人所不及,我白剑翎焉能敌鱼帮主,但今日既有幸能见鱼帮主,还是希望鱼帮主能归还十一箱珍宝!”
  鱼玉明朗声长笑道:“白大侠难道没有看见身后的人吗?”
  白剑翎淡淡道:“鱼帮主也不是不知道,这些焉能阻住我白剑翎?”
  鱼玉明假装惊愕态道:“哎!我忘了白大侠还有一身超群出众的武功了!那我要如何才能阻住白大侠呢?”
  水面出现了一艘艘的小船,每一艘小船上全是灯火齐明,上面的人也全是弯弓搭箭对着白剑翎!
  鱼玉明自言自语的道:“这还不够!”
  四面出现了一排排人,每人手中都持着枪盾,鱼玉明长笑道:“白大侠,这些全还不足以抵挡你,但我另有计策对付你,这些足可挡你一时,我可要走了!”
  说完他身形向后飞起,落至船上。
  白剑翎身形飞起,向鱼玉明扑去。
  鱼玉明长笑一声,一排箭弩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长啸一声,长剑排起,弧光剑法使出,一招“虹阻长空”,那一排箭射出如中无物。
  白剑翎身形一落,再次飞身,直向鱼玉明停身的那一艘小船上落去。
  万箭齐发,射向白剑翎,白剑翎长箭展出“剑气冲云”、“剑扫千军”两式,剑气闪烁,如一圈白虹围着他一般,如流星一般,向鱼玉明落去。
  鱼玉明长笑出剑,长剑向白剑翎刺去。
  -白剑翎举剑迎去,双剑未交,小船乍动,向后滑去。
  鱼玉明长笑随船而退,白剑翎顿失目标,他长剑一沉,猛换了一口气,身形再次奔向鱼玉明,剑身还是蕴满真力,向鱼玉明迎去。
  鱼玉明长笑再退,此次白剑翎由于早已有准备,身形便以“坤马行地”之式,贴着水皮飞掠直追。
  鱼玉明面现得意的笑容,目中闪动着另一种胜利的光芒,他向后退了两步。
  白剑翎虽觉有异,但这些表情只是在一瞬间在鱼玉明面上一闪即逝,他略一迟疑就落身船上,挺剑向鱼玉明攻去。
  鱼玉明身形急退,一直向后退去,身形向外飞掠而出。
  白剑翎正要追上去,他那一般小船轰的一声炸起碎片,白剑翎乍闻爆声,心知不对,身形一沉,直落向水底,他只觉得全身一震。
  但以他武功,雷音神功已可收发由心,乍一动念,雷音神功已布满全身,饶是如此,但只觉脑中一晕,但水一浸,立刻又清醒了。
  他用力摔了摔头,只觉全身疼痛非常,但在水中,他双脚一拨水,向上浮起。
  鱼玉明朗声长笑,倏见白剑翊浮出水面,他面色一变,想不到以炸药尚未能置白剑翎于死地,难道说他真的已成了神吗?
  他没想到,如果在陆地上来这一手,白剑翎是非死不可,如今白剑翎不等炸及身就沉入水中,炸药根本没有直接炸及本身,他焉会受损?
  白剑翎一见鱼玉明,他自知现在精力大损,上去定不是鱼玉明的对手,而鱼玉明一见白剑翎心中早怯,他一挥手,小船向下游驶去。
  白剑翎换了口气,他不想让鱼玉明知他精力已损,也不愿放过他,他闭上双目,用脚踏着水向小船跟去,一会沉入水中,一会浮出。
  鱼玉明见白剑翎跟来,根本没想到白剑翎精力已将不支,他令手下全速前进。
  白剑翎曾经独力刺二龙于海上,水上功夫自然也不差,焉会落后,他也正好趁此时恢复体力。
  走了一程,鱼玉明也不是傻子,他也看出先前白剑翎由于精力不够,可以追上,而偏不肯追上。
  他长笑一声,手一挥,六桨齐下,小船立停。
  白剑翎略一迟疑,他知鱼玉明已有疑心了,他长吸一口气,哗的一声,身形自水中拔起,在半空中微微一绕,向鱼玉明落去。
  鱼玉明见状,不由心中暗疑,不知白剑翎到底精力是否受损,或是他故意装的,还是另有打算。
  他迟疑不敢上前,不知是否要硬接,如果硬接,万一白剑翎并不如他想,那他岂不是自投罗网,但如果如他所想,他岂不空失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他大喝一声,十二枚金钱镖脱手飞起,一直线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也知鱼玉明的心意,鱼玉明的意思必是要试一试他功力强弱,万一他露衰象,鱼玉明必会全力抢攻,如果他不露败象,鱼玉明必另想他法脱身。
  白剑翎深知万不可露出败象,他尽力轻啸一声,长剑合着雷音神功划出,逼落十二枚金钱镖。
  鱼玉明心中微惊,催船再走,白剑翎逼落了金钱镖,若他在平时,必可以“坤马行地”一式追上,但此时功力大减,无法再追,只有落回水中。
  鱼玉明本想再施金蝉脱壳之计脱身,但一见白剑翎落回水中,他长笑一声,心想不过如此而已,他身形一起,长剑抖出,自上而下,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不敢硬接,一拨水向旁闪去。
  鱼玉明身形落入水中,在水中一绕,长衫已落入水中,身形如游鱼一般,自下而上,直冲而起,单剑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心中暗惊,想不到鱼玉明水底功夫也如此行,他双脚一踢水,如游鱼一般向旁闪去,一直向水底沉下去。
  鱼玉明不舍,举剑直追下去。
  白剑翎自信水底功夫不在鱼玉明之下,他身形一直潜下,向水草中躲去。
  鱼玉明心中也惊异白剑翎水底功夫比他想像的强多了,今日始信白剑翎昔日在东海单剑搏双蛟之事。
  他也不肯示弱,他见白剑翎向水草中躲去,他右手长剑脱手,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不敢怠慢,回手拨落了鱼玉明投来长剑。
  回顾一看,鱼玉明已拔出随身的匕首,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回手出剑向鱼玉明刺去。
  鱼玉明右手匕首格去,一人用匕首一人用长剑,二人在水底接上,拼起内力。
  半晌,二人均觉不支,一齐松开,白剑翎身形一动,向水面浮起。
  鱼玉明跟踪追上,匕首向白剑翎后腰扎去。
  白剑翎身形一翻,单足向鱼玉明踏去,身形如箭一般向上升起。
  鱼玉明身形一闪,也向上升起。
  白剑翎换了口气,又向水底沉去,他自知功力尚未全部恢复,目前功力尚不能敌鱼玉明,虽不会败,但决无法占上风。
  鱼玉明也换了口气,向下追去,他心中充满自信,目前白剑翎功力大减,此时必可除去,若此时他尚无法除去白剑翎,那不用再说以后了。
  他直追下去,远远望见白剑翎向水底一块巨石旁落去。
  白剑翎落在巨石上,凝立当地,斜举长剑,剑尖斜斜的对着鱼玉明。
  鱼玉明直追下去,白剑翎刺出“剑气冲云”一式,全力向鱼玉明刺去,但见四外流水纷纷被逼开。
  鱼玉明吃了一惊,他身形急忙一闪,落至白剑翎身后,出匕首向他背心扎去。
  水中运剑不便,白剑翎一刺不中,鱼玉明匕首已自身后刺至,他长剑一收,用剑柄向鱼玉明匕首扣去,格开了鱼玉明的匕首。
  鱼玉明身形闪过白剑翎,出后肘向白剑翎右胸撞去。
  白剑翎力贯剑身,向鱼玉明扫去,水花四散,剑力之厚已为鱼玉明不及。
  鱼玉明吃了一惊,白剑翎练的是“雷音神功”,因此恢复很快,若他在三五招之内制不住白剑翎,只怕再也不可能了。
  他不得已,只得放手,他心中暗恼怎么自己既未受伤,又用的是匕首,样样占先,还是占不了上风。
  他心中暗哼一声,反手射出十二枚金钱镖,在水中急旋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吃了一惊,在水中不比陆上,金钱镖的劲力不但无减,而且有增,但他在水中亦非常难挡。
  金钱镖顺着水势,歪斜斜的飞射而至。
  白剑翎急中生智,反而脱下长衫,将雷音神功的劲力透入,向十二枚金钱镖扫去。
  长衫上布满了劲力,迎了上去,将十二枚金钱镖被一卷而空。
  白剑翎随势身形冲起,挺剑刺向鱼玉明。
  鱼玉明向后急退,他已看出白剑翎的功力正在急速的恢复着,此时他恐怕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白剑翎冲向鱼玉明,鱼玉明并非愚者,焉能让白剑翎手到擒来,他一转,闪了开,匕首连连向白剑翎刺去。
  白剑翎自己也觉到功力正在迅速的恢复着,好似已经很容易的使得出力了,他反手出剑,排开水势,直扫鱼玉明。
  鱼玉明心中暗哼一声,匕首斜斜向白剑翎长剑格去,一格即走,身随匕首之势,直逼白剑翎。白剑翎身在水中一矮,单掌翻起,雷音神功发出,立见一条水柱直冲而起,迅即直击向鱼玉明。
  鱼玉明见白剑翎在水中施出雷音神功,他吃了一惊,连忙也出掌击去,将白剑翎的掌劲击偏。
  白剑翎一掌无功,右手长剑一背,双掌齐出,“雷音开陆”,水纹断裂,雷音掌劲透出,直击鱼玉明。
  鱼玉明脚微一踏水,身形向上直冲而起。
  白剑翎直追而上,心想自己功力既已恢复,自不必再惧于鱼玉明,而且正好趁此时擒住鱼玉明。
  鱼玉明心中已惧,不能再战,他身形直冲而起,一眼瞥见一艘船的船底,他身形浮上,一翻身上了船,又自另一方翻下。
  白剑翎一时不察,身形直冲而起,迅即离开水面,在半空中飞绕了半圈后,直落向那一艘小船。
  船上弓箭手不待吩咐,长箭射去,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眼见鱼玉明上船,以为鱼玉明定躲入蓬中,他身形一落,长剑展处,拍落箭弩,破蓬直下。
  但蓬中杳无人迹,他眼见鱼玉明上船,但此时已不在。
  他心知上当,他身形腾空而起,举目向四面望去,但四面俱空空如也,并无其他第二艘船,远远的一艘艘船在向前行去。
  他想追,但想鱼玉明不可能去得那么远,但此时附近并无第二般船,不知鱼玉明躲至何处去,他好像记得,适才此时并不只这一艘船,这艘船和另一艘更小的船在一起的。
  白剑翎身形再次飞起,向四面望去。
  白剑翎起身向四外一扫,远远的岩边芦草中似正隐藏着一艘小船。
  他身形一动,直追了过去,果然正是芦草中正藏着一般小船,那艘小船一见白剑翎逼近,立刻开动,如箭一般向上游驶去。
  白剑翎大叫道:“鱼帮主请留步!”说着身形一点芦草,直追下去。
  小船不停,直奔而下,白剑翎认定鱼玉明一定在那条小船上。
  他身形扑起,向那条小船落下。
  那艘小船灵活非常,在河中微微打了一个圈,闪过白剑翎,向下游再冲下去。
  白剑翎单足一点水皮,身形贴水追上,船上的人纷纷落水,白剑翎上船,但却毫无鱼玉明的踪影。
  白剑翎当场呆住,鱼玉明又已脱手而去,去向不明,不知他躲到哪儿去了。
  他举目四望,除非鱼玉明躲入水中,其他或不可能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躲了。
  他失望的无目标的望着四方,心中暗想真是棋差一着全盘皆输,鱼玉明一走,自己就胜望全无。
  他茫然的望着四方,突然一个念头自他心里闪过,刚才这艘小船为什么要逃呢?除非是鱼玉明在船上,或是………,否则他不会如此逃开的。
  他心中露出了一线曙光,他一手捞起了一支桨,用桨一拨水,小船立即如矢脱弦一般向上游冲去。
  到了原处,先前那艘小船已不见了,他一催小船,再往上追去。
  不一会,已看见先前那艘小船,在前面缓缓前行,白剑翎追了上去,那艘船上的人也看见了白剑翎,它继续走了一段路就停住了。
  船头站出一人,向白剑翎抱拳道:“白大侠再次追来有什么吩咐吗?或是不肯放过我这几位小兄弟!”
  白剑翎凝视了那人一阵,见那人如此,心中更是疑心,今日事已至此,他只有这一着棋,说不得只好孤注一掷了。
  他淡淡一笑,向那人道:“我想请贵帮主出来!”
  那人呆了呆,半晌始道:“白大侠刚才不是看过了吗!我们帮主并不在船上!”
  白剑翎笑了笑,道:“是的!刚才不在,现在可在了!”
  说完他大声道:“鱼帮主,白剑翎有事相求,请鱼帮主出来一会!”
  鱼玉明逼于无奈,只得朗声长笑,自船中走出,长笑道:“白大侠真好眼力,我鱼玉明自甘下风了!”
  他适才用调虎离山之计,二次登上这艘小船,以为白剑翎定想不到他还会有这一着,那他就可以轻易脱身了,想不到白剑翎由他的疑兵之计想到了这一点,又再次追回,使他无所遁形,只有现身。
  白剑翎见鱼玉明现身,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次总算又见着了鱼玉明了。
  他笑了笑,向鱼玉明道:“鱼帮主想亦有自知之明,不必我再动手,我希望鱼帮主将十二箱珍宝归还!”
  鱼玉明仰天长笑,半晌始道:“白剑翎,你想得也太顺心了,你每次在最后关头赶至,使我鱼玉明钦佩万分,但你以为你对我可以手到擒来吗?”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鱼帮主还有什么妙计?可供我白剑翎参考的吗?”
  鱼玉明长笑一声,身形一起,向水中落去。
  白剑翎不敢怠慢,也投身入水中,向鱼玉明追去,远远望着鱼玉明一直沉向水底。
  白剑翎追了上去,鱼玉明心中另有计划,一直向水底沉下去,他自知如果这一着再不能脱手,只怕他这次又白费心血了。
  白剑翎追了下去,鱼玉明身旁升起一团团的墨水,向四面散开,正似墨鱼吐墨逃身一般,鱼玉明如法泡制,想自白剑翎手中逃开。
  白剑翎乍见墨水,心中不由微微吃惊,双脚用力一拨水,直追了过去。
  他身形闪电似的穿过的墨水,但在这一刹那间,鱼玉明的身形已杳。
  白剑翎呆了呆,随手在水底劈出两掌,墨水立被击散了一部分。
  谁知,鱼玉明的踪形仍是不在,白剑翎心中不由微慌,难道说就如此又被鱼玉明逃出手了吗?
  他心中一急,正要再次出掌,击散墨水,倏地心念一动,双脚一踏水,直升而起,眨眼露出水面,举目四望,水面一片平静,两条小船还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白剑翎舒了口气,拔身而起,回至小船之上,双目注视着水中动静。
  过了一会,见到一个人影穿水而出,随即又沉了下去。
  白剑翎飞身而起,出掌向水面击去。
  劲风击中水面,哗的一声,水面出现了一个大漩涡跟着轰的一声,漩涡一合,涌起了一根水柱,直冲起了三丈高。
  鱼玉明虽不是傻子,但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也不得不现身,他身形随水柱直升而起,他朗声长笑,水柱落下,他身形一翻落回船上。
  白剑翎翻身落在船上。
  鱼玉明笑道:“白大侠功力盖世,今日目睹神功,使我鱼玉明钦佩万分,十二箱珍宝今日我鱼玉明也没脸再要,决定原璧归赵了!”
  他自知远非白剑翎的对手,卜正南不在,如果是卜正南或可与白剑翎一敌,凭飞凤剑法,谅不致落败,但今日若不知机,反落入白剑翎手中,那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白剑翎向鱼玉明拱手道:“那我白剑翎谢谢鱼帮主了!”
  鱼玉明一挥手,小船转头,向下游驶去。
  白剑翎也掉转船头跟了过去。
  走了一段水路,上了岸。
  鱼玉明换马,和白剑翎并辔前行,路上鱼玉明不时长笑,白剑翎默默无言。
  又走了一会,鱼玉明轻击三掌,一列马车驶出,正是十二箱子午藏宝,此时又回至白剑翎手中了。
  白剑翎看了那十二箱珍宝一眼,扭头向鱼玉明道:“鱼帮主,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如鱼帮主是否能答应?”
  鱼玉明长笑道:“你意思是要我不再对这十二箱藏宝起异心是吗?”
  白剑翎道:“正是如此!”
  鱼玉明长笑一阵,道:“不行!”
  白剑翎无言的凝视着鱼玉明,一言不发。
  鱼玉明道:“你如果要我对你心服口服,就不能对我有这种要求!”
  白剑翎仍然默默无言的注视着他。
  鱼玉明带转马头,长笑道:“我的妙计至今还没有用出来,焉能就此罢手,三日后我将作最后一次的劫车,如果你还能应付,我不但不再劫,而且可任你所意,要我做一件我能力办得到的事!”
  说完他长笑着带马而去。
  白剑翎忧郁的望着那十二辆车,两次他都是险胜,若自己大意一些,或鱼玉明小心一些,两次都已被劫走了,第三次就将来到,胜负之数谁能逆料?
  他正在想着,忽闻一声佛号,那声音如此熟悉,他连忙一扭头,见正是千智禅师。
  他连忙下马,奔上前去,口中道:“师父,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千智禅师微笑不言,半晌道:“孩子!不要忧愁,一个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信心,你应有自信心!鱼玉明虽机智百出,但他已两次败在你手中,他败了尚有自信心,而你胜了却为什么要失去呢?”
  白剑翎沉默无言。
  千智禅师又道:“孩子!你心中怕吗?”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千智禅师笑道:“是啊!你是应该怕的,为什么你不怕呢?千万条人命全掌握在你手中,你的成败关系太大了,你是应该害怕的啊!”
  白剑翎抬头望着千智禅师,感谢的叫了声:“师父!”
  千智禅师笑容一敛,正颜道:“但是你该知道,你既然担这么沉重的工作,这工作又是关系这么大,你该知道这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
  白剑翎心中一震,道:“是的,无论如何我是不该怕,这件事我一定尽力去做!”
  千智禅师笑了笑,沉默了一会道:“苦行大师已经回去了,这你可放心,三日后我再来与你相见,记住,以静制动,不是必要,不可轻举妄动,必要时应用你的智慧,做最准确的判定,做最有力的行动!我走了!”
  说完他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微微笑了笑,转身离去。
  白剑翎轻轻叫了一声:“师父!”
  他从来没有看见千智禅师这种神色,他好似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到底是什么事呢?
  白剑翎心中暗想着,一挥手,一列马车再次向前出发,但千智禅师临去时的那种目光一直萦绕在他心中,徘徊不去。
  那似乎是关于,他心中直觉的感到,必有事故发生,而且如有事故发生,不会是苦行大师,云鹤居士………等人,必是……,必是她俩!
  他心中有些乱,但思及此行的成败,千智禅师适才的语言又涌至心头,他不敢再想,他将疑虑暂时压了下去!
  眨眼,第三天已到,白剑翎已将车夫换了人,他一马当先,驱车而前。
  走着走着,前面是一片大树林,四面枝叶浓密,白剑翎向林中望了望,心想鱼玉明可能就在其中了,但不过去又不行。
  林中一阵熟悉的长笑声传出,鱼玉明身着长衫,腰挂长剑,缓缓自林中走出。
  白剑翎一愣,前两次鱼玉明一向是尽量避免现身的,这次怎么现身呢?
  鱼玉明长笑了一阵,向白剑翎道:“白大侠,今天是第三天了!”
  白剑翎笑了笑,道:“鱼帮主现在要开始动手吗?”
  鱼玉明朗声长笑道:“白大侠以为我现在要动手吗!”
  白剑翎道:“不知!”
  鱼玉明目中闪动着一种异样的光彩,他又长笑了一阵,道:“以白大侠的智慧,焉有不知之理?”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鱼帮主怎说这种话,鱼帮主手操动静之权,进退之间,主动全在于鱼帮主本人,白剑翎一介庸才,焉能前知?”
  鱼玉明大笑,半晌始道:“白大侠言词太谦了,以白大侠的武功,应知就凭如此,我鱼玉明是不敢对白大侠动手的,是吗?”
  白剑翎笑了笑,道:“鱼帮主胸中天机神妙,或另有妙着,我白剑翎一介凡夫,焉能料中?”
  鱼玉明长笑道:“白大侠一直捧我,捧得我飘飘然不亦乐乎,等一下再来个单手擒龙,使我变成阶下之囚,上下之间,其差就不可以千里而计了!”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鱼帮主把在下说得太过高明了,鱼帮主若无万全之策,焉能就如此?”
  鱼玉明傲然长笑,道:“我万全之策倒没有,但我在此树林中倒是有些别出心裁的玩意儿,要请白大侠多多指教了!”
  白剑翎淡淡一笑,心知不知鱼玉明在林中又布下了什么特别的东西,来对付自己的,只怕一不小心,又要落入陷阱了!
  鱼玉明长笑道:“我此时来此,是特地邀白大侠前往一观,看看我今日之布局如何,有些什么地方尚须改正的,请白大侠指正!”
  白剑翎微微皱眉,道:“好!既然如此,我就随鱼帮主前往一观!”
  鱼玉明微愣,他原没有想到如此白剑翎就会答应和他一起去看,他以为白剑翎一定不肯随去,而将十二箱珍宝留在当地的,哪知白剑翎和他心思不同,他如有机会和鱼玉明在一起,那是最好也不过的事了。
  鱼玉明长笑了一声,道:“白大侠真爽快,不怕我趁你走时劫车吗?”
  白剑翎微笑道:“我能与鱼帮主联袂而行,怎怕贵帮帮众劫车?”
  鱼玉明一呆,心中暗自懊丧,他长笑了一声,道:“那就请白大侠移步一观了!”
  二人并肩,飞身上了一棵巨树,向前奔去。
  白剑翎故意落后半肩,与鱼玉明并肩而前。
  鱼玉明在行进间,随手指点,白剑翎不由暗自心惊,林中布置竟如此严密,自己不知如何才能冲出。
  鱼玉明随手指点一阵,朗声长笑道:“白大侠,布置粗浅,要请白大侠指正了!”
  白剑翎一面听鱼玉明的,一面自己观察着林中情势和环境,随口答道:“鱼帮主太客气了,以此等布置,我白剑翎见了真束手无策了!”
  二人并肩落下,白剑翎道:“说实话,若我一人,我可以冲出,加上十二辆珍宝,我可说毫无把握!”
  鱼玉明哈哈大笑,目中闪动着轻蔑的眼光,好似说:“就是你也无法过去!”
  鱼玉明笑了一阵,道:“我要看白大侠的手段如何了!”
  说完退回林中。
  白剑翎默默无言,他回想着林中情影,和鱼玉明对他说的布置的情况。
  心想鱼玉明或不会将全部真实的情形说出来,就他所见,许多鱼玉明三言两语都带的地方,其中似伏有重兵。
  他想着,一挥手,过去一马当先,向他所见得最清楚的那一块地方冲去。
  马鞭的声音响起,一列马车一直向林中冲去。
  白剑翎此次的车夫全是武林中人,凭白剑翎此时在中原武林的声望,要请一些人帮忙,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马车一人林中,左右利箭如雨般射出,那些人一个个拔出刀,左遮右拦,迅即向前直冲了过去。
  前面轰的一声,两株五人合抱的大树倒下,拦在身前。
  白剑翎催马上前,大喝一声,双掌击出,将两株大树击得飞散。
  两旁巨树一棵棵倒了下来,向马车倒去。
  那些人武功比白剑翎差得太多,焉能挡得住,有些惨叫而毙,有些急忙逃避。
  白剑翎身形飞起,长啸一声,身如神龙在空,双掌连出,巨树一棵棵被拍开。
  旁人一声惊叫:“火!火!”
  一阵爆裂声,火势渐大,自四边烧至。
  白剑翎大惊,他想不到鱼玉明手段竟如此毒辣,想把他们全烧死在这儿。
  他剑眉微扬,久已未被勾起的怒火此地再升上,以他的武功,在死亡边缘曾安渡火谷,焉怕这区区野火。
  他长吸一口气,雷音神功立即布满全身,他身形如巨鹰一般飞起,将那些着火的大树一一拍倒。
  雷音神功袭处,火势为之顿减,巨树随着掌势出处,一棵棵飞起,向远处落去,眨眼间当地露出一块空地,火势顿敛,不能再往林中延烧,只能向旁烧去。
  白剑翎心怒鱼玉明手段太过恶辣,他身形向林中扑出,以目前的情势,四面都是火,既不能向内烧,反成了马车的天然屏障,因此白剑翎放心向外扑出。
  白剑翎穿过火势,见金钱帮众已如此狼狈,他心中怒火不由渐渐平息,身形闪动,只不见鱼玉明的踪迹。
  他心念一动,往回奔去,穿过火势,回至列车。
  见鱼玉明赫然正站在其中,车中人无一幸免,全数被害,鱼玉明正指挥着手下压住一方火势,欲突火而出,将藏宝劫去。
  白剑翎的出现如天神下降,向鱼玉明头上落去。
  鱼玉明一见白剑翎突然出现,不禁有点心慌。
  他看见白剑翎含怒而出,心里知道他不找到自己决不会回来,料不到竟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呢!
  他吃了一惊,急忙一旁移去。
  白剑翎一抖手中长剑,如影随形直向鱼玉明逼去。
  鱼玉明心中大惊,见白剑翎此等声势,好似要将他一剑毙在手下似的。
  他反手出剑,反迎了上去。
  白剑翎双脚一错,施出奇正十三剑中第一招,“乾旋坤转,倏阴忽阳”,剑势奇出,身形偏侧,自鱼玉明背后刺去。
  鱼玉明大吃一惊,身形贴地翻转,同时长剑挑出,“剑挑吕梁”,向白剑翎挑去。
  白剑翎长剑划出,“剑扫千军”,全力迎了上去。
  鱼玉明不敢硬接,身形斜侧掠出,闪了开去。
  白剑翎正要再攻,鱼玉明纵声长笑道:“白大侠真是好功力!”
  白剑翎凝视了鱼玉明一眼,道:“鱼帮主如此作事,不嫌太毒了吗?”
  鱼玉明见白剑翎已停手,他喘了口气,道:“这是白大侠逼的,可怪不得我!”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道:“怎说?”
  鱼玉明笑了笑,道:“以白大侠如此的绝世的神功,如果我手段不狠毒一些,如何能够取胜?”
  白剑翎淡淡道:“以鱼帮主的聪明才智,竟然如此贱视生灵吗?”
  鱼玉明道:“我说过,这是你逼的!”
  白剑翎道:“鱼帮主如此说也不怕天下英雄笑话吗?说这种话以图脱罪,那未免也太幼稚了!”
  鱼玉明朗声长笑,他哪曾被人如此辱骂过?他笑了一阵道:“白大侠真是好口才,我鱼玉明贱视人命,你白剑翎也并不重视人命,须知责人太易,责己甚难,你怎不想想你自己又是怎的重视人命!”
  白剑翎凝视着鱼玉明。
  鱼玉明继续道:“你明知我要用一切的方法来阻止你,而你不顾他们的性命,送他们进入虎口,而你自己却一走了之!”
  白剑翎呆了呆,鱼玉明如此责他也不是无理,他那时怒火正旺,正想去找鱼玉明,并没有想到鱼玉明倏地进入火圈,而致诸人死去,这也不能不归咎于己的。
  鱼玉明见白剑翎呆住,他哼了一声道:“你心中也知道是吗?”
  白剑翎抬头,冷冷道:“如果你是我,在现在你将怎么办?”
  鱼玉明沉哼了一下,白剑翎正在逼他,如果易地而处,白剑翎决不能再多活一刻。
  白剑翎道:“那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应该做的是什么了!”
  鱼玉明道:“白大侠的意思是要替那些人报仇是吗?”
  白剑翎冷冷道:“报仇无所谓,鱼帮主要使我对他们几位有个交待才好!”
  鱼玉明仰首道:“我从来不管这些!”
  白剑翎道:“是的你从来不管这些,人全是平等的,你为什么总是过于重视自己而轻视别人呢?”
  鱼玉明不解。
  白剑翎又道:“人之初性本善,你不应该把物欲看得太重,人应该要求真名,虚名是没有用的!”
  鱼玉明默默无言,他突然觉得似乎在什么时候有人将他如此说过,那很久,那人告诉是不要太看重物欲,否则将被物欲所累。
  他想着,但毫无头绪。
  突然一声佛号,千智禅师出现凝神看着鱼玉明,白剑翎惊喜着上前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千智禅师微笑不言,向鱼玉明道:“鱼施主,你可记得二十年前的赤城子吗?”
  鱼玉明心中一惊,心想不就是赤城子对他说的吗,赤城子是他师父赤霞子的至友。
  千智禅师叹了口气道:“鱼帮主以十二金钱镖成名,你师父定可死而无憾,但鱼施主你也知道,令师当年在武林中是以正直出名,凡事以义为先,而今若见鱼施主如此作为,不知他心中会有何感觉!”
  鱼玉明心中一震,向千智禅师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师父和赤城子?”
  在他心中,武林中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是边荒异人赤霞子的弟子,他也不愿他人知道,他人知道了将使他难堪,使他师父的名誉受损。
  千智禅师笑道:“赤城子是我好友,他临终时曾嘱咐我,要我照顾你,可惜二十年来我为自己的事奔波,无暇顾及,愧对亡兄!”
  鱼玉明默默无言。
  千智禅师道:“鱼施主,你天资聪敏,怎地偏会被物欲所诱,名利是空,施主绝不可一意孤行!”
  鱼玉明念及当日赤城子对他,不亚于赤霞子的教遵,只是无机会以报答。
  他拱手道:“今日既然禅师出面,我鱼玉明愿自甘服输,并愿听禅师差遣!”
  千智道:“鱼施主太客气了,奚施主本欲假手黄德寿之手济灾,此时我希望能假鱼施主之手,不知是否能?”
  鱼玉明躬身道:“鱼玉明愿尽力而为!”
  他一挥手车列立即向前出发,鱼玉明回头向白剑翎道:“白大侠,先前多多得罪,希能见谅!”
  白剑翎忙还礼道:“鱼帮主太客气了,白剑翎不才,愿祝鱼帮主一帆风顺!”
  鱼玉明拱手而去。
  鱼玉明离去之后,千智禅师回头向白剑翎道:“翎儿!奚施主交给你的事你如今总算完成了!”
  白剑翎见千智禅师面现忧容,不由道:“全是师父刚才来才得以解决的,师父还有什么心事吗?”
  千智禅师道:“金鳞剑你也不用担忧了,奚施主答应亲自携金鳞剑再度出江湖。”
  白剑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半晌才问道:“小青她们好吗?”
  千智禅师道:“她俩一见苦行大师已归,听说你和卜正南正面相对,二人怕你吃亏,因此就偷偷的向天南赶去了,我们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至今仍怕她俩为了怕我们找,而走岔以致迷路了!”
  白剑翎心急似焚,恨不得立刻出发去找寻二女。
  卜正南自子午洞中出来,他一连闷了三天,出了洞回手出掌,连击了十余掌,将子午洞洞口震塌了一大半,这才悻悻而去。
  初至中原,他闻金钱帮失利最后鱼玉明竟守约去赈灾去了。
  卜正南心中益怒,中原武林人,只要身上佩刀挂剑带着兵器的,遇着他必无幸免。
  中原武林大恐想不到卜正南如此毒辣。
  卜正南在荒野上,连毙十余名中原武林中人,面对着月色,嘴角撇出轻蔑的微笑。
  在他心中,天下武林也不过如此。
  突然,他眼角一撇,不远正有一对人影闪过,他轻蔑的一笑,喝道:“停步!”
  那二人一惊,停了下来,转过头来,卜正南一见竟是两个绝色少女,正是江玉羽与石小青二女。
  卜正南也一愣。
  江玉羽打量着这年青人,缓缓的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卜正南见石小青背着一张紫弓,他正想开口欲叱,但一抬面,江玉羽那一双明亮的大眼正注视着他,使他心中突然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低头定了定神,道:“我是卜正南,你们可知道吗?”
  石小青叫道:“原来你就是卜正南!”
  江玉羽皱了皱眉,淡淡道:“卜大侠的大名远传中原,我俩早就有闻了!”说完一拉石小青,向石小青道:“小青!我们走!”
  卜正南忙道:“慢!”
  江玉羽回头凝视着卜正南,缓缓问道:“卜大侠还有什么事吗?”
  卜正南尴尬得说不出话来,他结结巴巴的道:“我要知道白剑翎的下落!”
  江玉羽道:“我们也想知道。”
  说完一拉小青向前奔去。
  卜正南追了上去,道:“二位请留步,既然二位也是要找白剑翎,我们一路不是正要好吗?”
  江玉羽淡淡道:“你要与我们一路?”
  卜正南沉默一会,道:“我可以保护你俩,白剑翎他还不够资格!”
  江玉羽平静的望着他,不发一言。
  卜正南不敢正视她,只回头道:“你看,这些人全是我空手毙去的,白剑翎之功力他能办到吗?”
  江玉羽淡淡道:“他永不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卜正南心中微怒,道:“你俩是他什么人!”
  江玉羽凝视着他,道:“我俩是他妻子!”
  卜正南狼狈的站在当地,江玉羽一拉石小青,绕过卜正南向前奔去。
  卜正南怒道:“停步!”
  二女不理,卜正南身形一起,追了上去,眨眨眼就拦在二女身前。
  石小青一手抽出紫剑道:“你快让路!”
  卜正南道:“你们既是白剑翎的妻子那好,我卜正南到中原来虽然要杀中原武林中人,但最主要的还是要找白剑翎!”
  江玉羽平静的道:“你找他干什么?”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他自居天下第一,我找他要他的命!”
  江玉羽道:“他虽未自居天下第一,但我相信他是天下第一,他不但武功超群出众,为当今天下无敌,而且以德服人!”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奇正十三剑有何出奇,飞凤剑胜他多多!”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