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师门浴血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九章 师门浴血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苦行大师默默不语,卜正南笑容一收道:“好!无论什么事,你做得到,我做不了,我就从此放手,不再行走江湖!”
  说完了他又加了一句道:“但你可别拖时间,小心我不会上你的当的!”
  苦行大师笑了笑,道:“那你先放了百慧,如果你样样都胜过我,到时候也不怕他不俯首听命!”
  卜正南冷冷道:“那可办不到,若要我放百慧,除非我已落败!”
  苦行大师沉默一道:“卜施主既然答应了,能不反悔吗?”
  卜正南冷笑了一声道:“如果我到时候要反悔,此时说不反悔的话也无益!”
  苦行无奈,道:“那好,我如能做,如果卜施主也能够做,老僧届时自然也无话可说了呢!”
  卜正南大笑了两声,道:“但是你要记住,我们比的是武功,你如果拿别的来考我那可不行!”
  苦行大师凝视着卜正南,道:“卜施主刚才已经答应了说无论什么事!”
  卜正南冷冷道:“难道你要我和你比念经吗?”
  苦行大师知卜正南自知不能样样占上风,故想反悔了。
  他沉思了一会,又向卜正南道:“卜施主是说我怎么做,卜施主也都能,是吗?”
  卜正南哼了声道:“当然,只要是属于武功的,难道我卜正南会不如你吗?”
  苦行大师又道:“完全相同的方法吗?”
  苦行大师的意思是想问清楚了,省得卜正南到时又反悔。
  卜正南也知苦行大师的意思,他自认武功高苦行甚多,他冷冷道:“当然!你别怕我做不到!”
  苦行大师凝视着卜正南,道:“那么我也不多说了,我做三件,你全学得能和我一样,或比我好,那我就自甘下风!”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那不简单!”
  苦行大师闭目了一会,伸出右手食指,向卜正南道:“你也知我是练一指禅功的,自然我要用我这一指来向你讨教了!”
  卜正南不耐道:“快些了!”
  苦行大师身形一反,单指插入香炉,一个重有数百斤两三寸厚的铜香炉被他一指之力点穿,但香炉一动也不动。
  卜正南面色微变,心中暗惊苦行大师功力之纯厚。
  苦行大师尽一指之力,转身向卜正南道:“卜施主,现在要看你的了!”
  卜正南哼了声,走上前去,看了看,见那洞口微向内凹,全是被苦行大师用本身的劲力,集聚于一指而施出!
  他心中微微一动,右手食指也闪电似的点出,香炉立穿,也穿了一个洞,只是香炉微发嗡声。
  苦行大师一见那洞口如受刀切一般平,心中不由暗惊,卜正南这一指全是钢劲,实非常人所能及。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如何?不输你吧!”
  苦行大师默默无言,这次卜正南虽使香炉微发出声,但劲力之足,竟超过了他的一指禅功,真使他惊异。
  他沉思了一会,笑了笑道:“还有两局要向卜施主讨教的!”
  卜正南笑了笑道:“快些,我可等得不耐烦了!”
  苦行大师道:“卜施主可知点石成金吗?”
  卜正南皱了皱眉道:“我没听过!”
  苦行大师笑了笑,用手自地面上拿起一块青石,用右手食指点了一下,然后又递给了卜正南!
  卜正南手接了过去,青石外面一层立即散落,而先前一块拳大的青石此刻只剩下龙眼般大小,可是却沉重非常。
  卜正南一愣,心中暗惊,苦行大师竟能以一指之力,将一块青石压小,成如金一般重,此种绝技此次初次看见。
  他自知做不到,不由心中焦急万分,呆呆的站在那里沉思着。
  如果他做不到,那岂不是要贻笑天下人,而他就此放手,他如何能舍得?
  他一瞥眼,见苦行大师面色有些不对,他一抬头凝视着苦行大师。
  苦行大师心中微惊,但口中又不好说。
  卜正南冷冷一笑,他知苦行已用力过度,他开口道:“这是真的吗?”
  苦行哼了声,道:“自然!”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那你再做一次看!”
  苦行大师一听之下,气得面色急变,他怒哼了声道:“卜施主是做不来吗?”
  卜正南冷冷道:“我们比武要讲信义,我不喜欢偷巧的行为?”
  苦行大师轻轻叹了口气,自知这次被卜正南赖了过去了,他施出他尚未练好的绝技“点石成金”,以致于真气损耗甚大,可一不可再,卜正南要他再试一次,这哪是他力所能及!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
  苦行大师闭目良久,道:“卜施主,学有所专攻,卜施主功纵使天下无敌但也不能保证每一样都很高!”
  卜正南冷冷道:“但我相信,我至少比你要行!”
  苦行大师淡淡一笑,道:“现在我也不希望别的,只希望这次卜施主看清楚了,败了之后卜施主千万要守信!”
  卜正南面色一变道:“怎的!你以为我不如你吗?”
  苦行大师闭目无言。
  卜正南怕苦行大师内力恢复再施“点石成金”的绝技,他催促道:“苦行!你别再拖时间了,我可不耐等你!”
  苦行大师睁开双眼道:“卜施主,你可要详细的看清楚,这次我用的手法是指震七星!”
  卜正南心中暗惊,不知苦行大师又要施什么绝技,但表面上只好应诺了一声。
  苦行大师淡淡一笑,右手一沉一起,铜香炉上立被印上了七星之图,每一指的深浅都一样,排成北斗之形。
  卜正南呆立不语。
  苦行大笑了笑,道:“卜施主,这用不到什么深厚的内力,只是手法罢了,如果卜施主没有看清楚,我可以再来一次!”
  卜正南冷哼了声,道:“不用了!”
  他说完走出了一步,右手也一沉一起,但这仅是手法而已,必须要熟,熟才能生巧,卜正南平日并不用指,他指力可以很强,但灵度却远逊于苦行。
  他食指弹下,香炉上现出五六个深浅不同的指印,杂乱的排着。
  苦行大师看了卜正南一眼,合什躬身道:“老僧望卜施主守前约!”
  卜正南面上一阵红一阵白,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
  他一瞥,见江玉羽和石小青自门口走进来,石小青满面欢欣之色。
  卜正南猛一回头,向苦行大师喝道:“你为什么叫她们两人在偷看?”
  苦行大师一呆,心知卜正南又要借机会发作。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讲话,卜正南已是大喝一声,身形飞起,双掌全力拍出,轰的一声,巨佛像倒了下来,一阵烟灰升起。
  苦行大师大惊,知卜正南已恼羞成怒,他急忙身一动,纵至百慧身旁,举手解开百慧的穴道。
  卜正南怒啸一声,一手抽出长剑,身形直冲而下,长剑一挥,迅即向苦行大师与百慧二人圈去。
  群僧纷纷起身,向卜正南攻去。
  卜正南正怒在头上,他“飞凤剑法”急展,立有一名僧人被他划伤跌落。
  苦行与百慧二人双双而起,一起出手,向卜正南围去。
  卜正南大笑一声,长剑一翻,反逼二人。
  群僧也纷纷围了上去,场中顿现一片混乱。
  卜正南轻蔑的哼了声,长剑如游龙般在半空中飞舞着。
  苦行大师施出“一指禅功”拼力迎战,但适才内力损耗太多,一时不易恢复,战时也疲劳不堪。
  百慧也穴道刚解,动作还不太灵活。
  卜正南杀心已起,长剑连展绝招,招招抢得先机,占尽了上风。
  苦行愈战愈疲,劲力也愈来愈弱。
  卜正南冷笑着,长剑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半弧形,向苦行大师攻去。
  苦行大师向一旁躲去。
  百慧自身出掌,直逼卜正南。
  卜正南轻蔑的笑着,反手一招展出“剑挑万斗”之式。
  百慧心中大惊,急忙一闪身,但卜正南的剑势如潮起,势不可止,直攻而至,欲避无及,右脚自踝之下,全被切断。
  众僧一齐扑向卜正南,卜正南反手出剑,剑式诡绝,连攻了十余招,逼退了众僧,反手再一剑,向百慧大师当头劈去。
  苦行大喝一声,反手再次展出“指震七星”之式,向卜正南攻去。
  卜正南大喝一声,反手出剑,长剑向苦行大师掷去。
  苦行大师被逼只有回手自救,卜正南单掌向百慧顶门拍去。
  百慧右足踝虽断,但神志尚清,他单掌一拍地面,身形急飞而出,向后退去。
  卜正南大吼一声,直追而上,蓬的一掌,将百慧大师震得直向后飞去。
  众僧一起去救百慧大师,卜正南大笑一声,反身直逼苦行大师。
  苦行大师知卜正南内力雄厚,百慧被他击中这一掌,绝无生望。
  而卜正南好似非毙了所有的人而后已,自己生死只怕就在这须臾之间了。
  他反手挥剑,向卜正南反逼了过去。
  卜正南轻蔑的撇了撇嘴,右手向剑身震去。
  苦行大师收剑出指,向卜正南脉门点去。
  卜正南冷冷一笑,他早看出苦行大师内力不继,身形已缓了。
  他身形一转,闪至苦行大师身后,单掌劈去。
  苦行大师向前冲了两步,卜正南身形如影随形,直跟了下去。
  苦行大师避无可避,反手出剑,向卜正南掷去。
  卜正南左手一捞,右手拍了上去。
  突然一声:“不准动手!”
  卜正南一滞,砰的一声,苦行大师的身形已随着他的掌势飘起,跌落在地上。
  卜正南回身轻蔑的扫了众僧一眼,眼光落在江玉羽和石小青身上。
  众僧冲了上去……
  少林寺中在一阵恶斗后,归于一片沉寂,四面野风吹拂着……,少林寺四周再也听不见寺中的钟声…………
  天色渐开,两条人影出现在山道上,一老一少,正是千智禅师与白剑翎二人。
  千智禅师面上现出迷惑的神色,白剑翎侧脸道:“师父!怎么了?”
  千智禅师面色凝重的一面沉思着一面道:“奇怪,应该是做早课的时候了,怎么听不见钟声?”
  白剑翎心中暗慌,道:“师父!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吧!”
  千智禅师道:“苦行大师与我约在少林寺见,少林寺是天下武学万流归宗之处,当年铁仙也只敢挑门独斗,想来不会出什么岔子,但数百年来早钟之声未断,这………”
  说着二人已看到寺门,少林寺门口赫然躺着一双尸体,二人一齐止住脚步。
  二人身形略停,一齐飞也似的向寺内冲去。
  白剑翎一马当先,身形如箭一般冲了过去,双掌一推将虚掩着的寺门拍开,寺内一付付尸体躺在地上。
  二人心中惊异万分,万想不到少林寺竟会遭到这种变故。
  白剑翎心中一阵惨然,又向大雄宝殿内冲了进去,佛像仆倒地面,殿内死尸更多。
  白剑翎只觉得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忿恨之心,他实在想不到有谁的手段竟然会如此的狠毒,他掠目四望,心中想着,当今天下有如此手段的恐怕只有卜正南一人,但卜正南也没有理由要如此做呀!
  忽然,他的眼光停住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苦行大师竟然盘膝坐在殿内一个角落上。
  白剑翎心中狂跳,苦行大师与千智禅师约好,一个人去找白剑翎,一个人去找江玉羽和石小青,找到的人到少林寺来相会。
  苦行大师既至,表示他已找到江玉羽和石小青了,但她们呢?
  白剑翎急奔了过去,扶住苦行大师急道:“大师!您老人家怎么了?”
  苦行大师勉强睁开了双目,面上微微一笑道:“剑翎!你来了!”
  白剑翎急忙点着头,泪水自他目中渗出,他急道:“大师!您怎么会这样?”
  苦行大师笑了笑,抬头望着走过来的千智禅师道:“千智师兄,你也来了!”
  千智禅师合什闭目道:“大师请不用多礼,静养要紧!”
  苦行大师道:“不行了!要不是卜正南在掌势快拍下时带了一下,我根本现在无法与你俩再相见了!”
  白剑翎惊叫道:“卜正南!他为什么要如此!”
  苦行大师轻轻叹了口气,道:“卜正南为了要找你,还有………还有就是玉羽!”
  白剑翎心中又吃了一惊,道:“玉羽怎么了?”
  苦行大师沉默了一会,道:“我也不知,那时我晕了过去,天明前方清醒!”
  白剑翎心如火烧,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在促使他,使他恨不得立刻找到卜正南!
  苦行大师道:“剑翎,但你别着急,她们两人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白剑翎低下了头,沉思了一会,向苦行大师道:“大师,我替您疗伤!”
  苦行大师笑道:“不用了,我自知无法再生了,只希望你以后善待玉羽这孩子我心中就满足了!”
  白剑翎道:“大师,您难道不相信我能治好你的伤势吗?”
  苦行大师摇了摇头道:“不用了!”
  白剑翎道:“大师!您心中另有什么顾忌,是吗?”
  苦行大师默然不语,半晌道:“说实话,我只是不愿见你陪葬而已!”
  白剑翎奇道:“大师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苦行大师沉吟了一会道:“卜正南真的目标是你,而你也马上就要去找他,你俩两人武功相差有限,如你用雷音神功替我疗伤,只怕………”
  白剑翎笑道:“大师!您的意思我明白!”
  苦行大师叹了口气道:“所以我不愿你如此!”
  白剑翎道:“大师,但您不知道,卜正南的武功我见过,说实在的,本来我也不愿出口,他的武功和我还有一段距离,我并不畏惧他!”
  苦行大师抬头凝视白剑翎,见他一脸真诚,不像为了要治自己而故意自夸!
  白剑翎又道:“而且我身上有灵丹,也用不着多少功夫就可以冶好您的伤势了!”
  苦行大师默然不语。
  白剑翎取出灵丹一次让苦行大师服了下去,用“雷音神功”中“气透灵霄”及“引气归元”二式,治好了苦行大师的内伤。
  苦行大师起身,只觉得全身浊气尽去,竟比伤前的功力尚有稍增之势。
  千智禅师向白剑翎道:“剑翎,你大概也心急此事,我与苦行大师二人也欲料理此地后事,你就一人先去吧,有信息再回此地来!”
  白剑翎起身拜别二人,向外走去。
  出了寺门,他傍徨的向四面望着,不知要向那一方追去才好。
  这是急事,如果追错了方向,不知几时才能找到卜正南。
  他正在想着,忽然眼角一瞥之处,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身形如闪电般的飞掠追去,身形一落,见那人竟是鱼玉明,他诧道:“鱼帮主,你怎么在这儿?”
  鱼玉明凝视着白剑翎一阵道:“白大侠,我义兄命我来此看白大侠是否来了!”
  白剑翎道:“卜正南!”
  鱼玉明点了点头道:“是的,我昨夜遇见他的!”
  白剑绷道:“卜正南现在在哪里!”
  鱼玉明默然不语。
  白剑翎道:“鱼帮主,我想你来此也不是才一会,寺中的情形你也知道!”
  鱼玉明点了点头?
  白剑翎道:“卜正南在哪儿?”
  鱼玉明道:“我也知我义兄这次的作为不太对,但我还是不能说出他在哪儿!”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问道:“为什么?”
  鱼玉明道:“当年我师父的大仇就是他替我报的!”
  白剑翎道:“鱼帮主,那他不过对你一人有恩罢了…………”
  鱼玉明接口道:“但他也不过对你一人有怨罢了!”
  白剑翎道:“鱼帮主,你或许说得对,我和少林寺有极深的渊源,但少林寺是天下万流归宗之所,而且以卜正南这样行为是不容于天下人的!”
  鱼玉明沉默了一会,道:“你或许说得对,但我也不愿说出他的所在!”
  白剑翎道:“鱼帮主没有一些正义感吗?”
  鱼玉明淡淡的笑了笑,道:“江湖之中以信为先,我已答应我义兄了!”
  白剑翎道:“你为什么不说以义为先呢?自古以来武林中人只有因义而废信,没有因信而废义的!”
  鱼玉明大声道:“我与卜正南义共生死,他的事也就是我的事,你如果有事就冲着我来好了!”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鱼帮主!少林寺中人不是你杀的,我不会找到你,但卜正南,必不能容于天下!”
  鱼玉明大声道:“白剑翎,你别欺人太甚,你说的话全是合乎义的,你的行为全是侠义道的行为,你就代表了侠义道,是吗?”
  白剑翎用手抚着额角,道:“我也有私心,我想要知道江玉羽她们姐妹二人到底怎么样了,但鱼帮主,如果你公平一些,难道卜正南的作为是对的吗?”
  鱼玉明道:“你也有私心?”
  白剑翎双目凝视着鱼玉明,沉声道:“鱼帮主,你该知道我发怒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你斟酌吧!”
  鱼玉明退了一步,他心中惊惧着,白剑翎面上虽很平静,但他似乎感到一股无形怒火自白剑翎身上发出,使他感到窒息。
  白剑翎道:“鱼帮主,我不想过份逼人,但我也决不愿轻易的退步,卜正南屠杀少林寺,这事你还认为情有可原吗?”
  鱼玉明昂首道:“你要知道卜正南的下落?”
  白剑翎道:“是的!”
  鱼玉明道:“但你要知道,见了他并不一定于你有利,你们两人最好不见,两虎相斗,必有一伤!”
  白剑翎道:“如果鱼帮主如此关心我白剑翎倒要感谢盛情了,但我非见他不可!”
  鱼玉明道:“如果我早能遇见你,或许我会正义一些,我钦佩你的为人,但我先遇到的是卜正南,你这种行为在我看起来简直是愚不可及!”
  白剑翎道:“鱼帮主能告诉我卜正南的下落吗?”
  鱼玉明道:“我在今世,最感激的是卜正南,他替我报了我师父的大仇,而且数年以来,我与他共处如亲生手足,你想我在你们二人之间会帮谁?”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我想你或许会帮我!”
  鱼玉明哼了一声。
  白剑翎道:“卜正南的行为于义有所不合,而今尊师是以义而闻于天下,你应该知道,你应怎么做!”
  鱼玉明道:“你别拿我师父来诱惑我,你要知道,我不会帮你的!”
  白剑翎道:“你会的,因为天下有比卜正南更使你敬重的人!”
  鱼玉明哼了一声,道:“但天下人之中,我最感激他!”
  白剑翎道:“你为了他替你报了你师父的大仇吗?”
  鱼玉明道:“正是!”
  白剑翎道:“卜正南替你报了你师父的大仇你就如此感激他,那可见你对你师父是多么敬重了!”
  鱼玉明默然不语。
  白剑翎道:“你师父在天之灵会赞成你帮我的!”
  鱼玉明迟疑着,没有说话,半晌道:“好!我就带你去见他!”
  白剑翎心中大喜,鱼玉明回身,领着白剑翎向前奔去。
  十余里路之后,鱼玉明领先奔人一个谷中。
  谷中一片青翠,一流清溪自谷中流出,地面上全是鹅卵石。
  远处山上倒挂下一条瀑布,飞泻而下,落入一个小潭,潭上溅起一阵阵水珠,幻起了无数道的彩虹。
  白剑翎凝神望去,见卜正南站在瀑布之前,练着剑,只见他右手飞舞,一道道剑光幻起,身形也跟着飞快的闪动着。
  突然,一只苍鹰飞扑而下,向溪中的鱼落去。
  卜正南身形一停,大喝道:“白剑翎,我看你往哪儿跑!”说完右手长剑脱手,向那只苍鹰射去。
  苍鹰被他这一剑正好穿胸而过,卜正南面上轻蔑的一笑。
  白剑翎走了出去,卜正南笑容倏减,回首凝视着白剑翎。
  白剑翎向卜正南逼近道:“卜正南,少林寺的事你手好毒呀!”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不理白剑翎,他侧脸向鱼玉明道:“玉明!这是怎么一回事?”
  鱼玉明淡淡道:“白大侠要见你,我想这事到最后也一定要由你们两人自己来解决的,所以我就带他来了!”
  卜正南哼了一声,道:“但你知道我现在不想见他,我和那江玉羽的事解决了才见他,你要背叛我吗?”
  白剑翎听卜正南提起了江玉羽的事,他立即开口道:“卜正南,江玉羽她们姐妹俩在哪里呢?”
  鱼玉明向卜正南道:“我俩是结义兄弟,哪里能说什么背叛不背叛?”
  卜正南又哼了一声,嘴角撇起了一丝轻蔑的微笑,他扭头向白剑翎道:“白剑翎,你可真有办法,居然把玉明说动,要他带了你来这儿!”
  白剑翎沉声道:“这不是我有办法说动他,而是你自己要他带我来的!”
  卜正南扭头向鱼玉明道:“是吗?”
  白剑翎道:“你对少林寺的手段太狠了,以致于他不能不带我来!”
  卜正南冷哼了一声,向鱼玉明道:“你认为我对少林寺的手段太狠了吗?”
  鱼玉明沉吟了一会道:“是的,确实是过分了一些!”
  卜正南昂首大笑道:“真的我太过分了吗?你会以为我太过分吗?”
  鱼玉明道:“你要找白剑翎,只要你通知一声,他哪有不来之理,你如此,少林寺是武林万流归宗之处,你太过分了!”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你这是来教训我吗?”说完一步步向鱼玉明逼去。
  鱼玉明凝神不动道:“我这不过是为你好罢了,白大侠是奇正十三剑的传人,你是飞凤剑的传人,你们二人相斗,必有一伤,我生平对你非常感激,但白大侠的为人你也知道,他是一个很正直的人…………”
  卜正南接口道:“所以你帮助他来对付我是吗?”
  鱼玉明淡淡的笑了笑,道:“大哥!你说这话太过分了,无论如何你是我兄弟,我怎么会对付你呢?”
  卜正南道:“那你为什么带他来!”
  鱼玉明道:“大哥,难道说你永远不见他吗?”
  卜正南哼了一声道:“那你是帮他还是帮我!”
  鱼玉明道:“我都不帮!”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好!果然是结义兄弟,两边都不帮?你的意思就是说要帮白剑翎,但碍于义兄弟的情面,不好意思是吗?”
  鱼玉明大笑道:“大哥既然一定要如此说,我就承认也无不可!”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扫了二人一眼,道:“那好,我俩之兄弟的情份到此为止,你以为你武功很高吗?白剑翎再加上一个你,又焉能奈何我?”
  鱼玉明大笑道:“那也好,既然你不愿意要我这个义弟,我也不勉强,但我也决不会帮助白剑翎的,你放心好了!”
  白剑翎向卜正南道:“卜正南,江玉羽姐妹在哪儿?”
  卜正南仰首大笑道:“她们吗?她们早成了我的人了,不再是你的妻子了!”
  白剑翎沉声道:“卜正南,不要再使我发怒,但我要告诉你,你做的事已经使你不能挽救了!”
  卜正南大笑道:“怎么!我需要别人挽救吗?”
  白剑翎道:“你独戮少林寺中全体僧众,你自己应该自我!”
  卜正南大笑道:“飞凤剑法天下无敌,会败在你手下吗?”
  白剑翎淡淡道:“我今天来就是来领教你的高招的!”
  卜正南道:“可惜,我的剑刚才贯入你的胸膛,和你的尸体一齐沉入水中了!”
  白剑翎道:“那我就领教你们天南绝学了!”
  卜正南道:“那也对,空手也一样,你也空手,我也用不着欺你!”
  他说完身形一起,正是“飞凤展翅”之式,身形平飞而起,向白剑翎冲去,单掌向白剑翎劈去。
  白剑翎凝立不动,见卜正南冲近,身形倏转,反手向卜正南颈间切去。
  卜正南一击不中,心中早有打算,他身形一抖,翻身出指,向白剑翎双目点去。
  白剑翎不闪不避,反迎了上去,双掌一起,向卜正南胸前击去。
  卜正南身形一升,白剑翎掌才击空,卜正南双足立下,向白剑翎胸前踢起。
  白剑翎长吸一口气,身形以“乾龙御天”之式飞起,在半空中飞绕了一个圈,双掌向卜正南背后拍去。
  卜正南见白剑翎动作神速如此,心中吃了一惊,被迫落地。
  白剑翎此时也不欲直追,也翻身落地。
  二人这一交式,眨眼间互换三五招,鱼玉明在旁看着,心中暗暗吃惊,二人之中的任一人他都远非敌手。
  白剑翎和卜正南二人互视片刻,卜正南面上轻蔑的一笑,向前进了一步,双掌翻起,向白剑翎胸前拍去。
  白剑翎不欲硬接,侧身拍开卜正南掌劲。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以为白剑翎不敢硬接,他身形直逼向前,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右掌稍沾即走,身形以“星飞绕树”之式飞绕而出,左掌横出,迅即向卜正南肋下拍去。
  卜正南只是冷哼了一声,他脚下如铁石一般站着,一动也不动,右手横出,向白剑翎掌式接去。
  白剑翎掌势击出,二人一接掌,互相各退一步。
  卜正南面色微变,他以静打动,以右手对左手不过仅仅平平而已,这样看来白剑翎功力之厚似在他之上。
  白剑翎退了一步,跟着身形一矮,“雷音神功”随着掌式击出,以“雷神震天”之式向卜正南击去。
  卜正南怒哼一声,他自知不敌,不敢硬接,连忙侧身让步。
  白剑翎既已占上风,不再客气,而且他心中还惦念着江玉羽及石小青二女,他追踪而上,双掌展出雷音掌式,从“雷音开陆”一式,向卜正南击去。
  卜正南怒吼一声,翻身出掌。
  掌势微交,卜正南被震得连退了三步。
  白剑翎身形直逼而上,双掌以“千里奔雷”之式击出。
  卜正南又接了一掌,又被震退了五步,他只感到胸中一阵阵气血翻涌。
  白剑翎再逼了上去,卜正南大喝道:“慢!”
  白剑翎没有理会,单掌以“春雷乍起”之式击出。
  卜正南也不是傻子,他哪敢接这一掌,他身形一直向后飘退。
  白剑翎如影随形般的跟了上去。
  卜正南大叫道:“玉明!你还记得你以前对我说的话吗?当我替你师父报了仇之后,你要怎么办?”
  鱼玉明见卜正南被白剑翎逼得毫无还手之力,记起当日自己曾说,愿以自己性命报答他昔日感情。
  卜正南一面闪避着,一面向鱼玉明退去。
  鱼玉明大叫道:“白大侠!你今日就暂且放过他一次吧!”
  白剑翎闻言道:“鱼帮主!今日放过了他何日才能再见他?”
  鱼玉明还没有答言,卜正南大笑道:“好!白剑翎,今日我就败在你手中也无怨言了,我义弟都如此听命于你,我有何话说?”
  鱼玉明闻言向白剑翎叫道:“白大侠!这是我的事,我今日要放他走路,难道你就如此赶紧杀绝吗?”
  白剑翎道:“鱼帮主听过除恶务尽吗?”
  卜正南还是闪避着,只偶尔轻沾一掌,白剑翎虽完全占着上风,但一面与鱼玉明说话,也无法将卜正南一下制住。
  鱼玉明闻言心中大不高兴,以为白剑翎太过专横,他上前一步,立即出掌助卜正南向白剑翎击去。
  二人合掌,嘭的一声,三人齐退一步。
  白剑翎见鱼玉明居然出掌,不由一愣。
  卜正南心中大喜,大笑了一声,身形一起,向后奔去。
  白剑翎大叫道:“卜正南你往哪儿走!”
  鱼玉明大喝道:“白剑翎,你别欺人太甚!”
  白剑翎身形飞起,向卜正南追去,鱼玉明金钱镖飞出,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无奈,只有反身出掌,击落金钱镖。
  鱼玉明大声道:“卜正南,你快走吧,今日之后,你我情份已绝,你也别再想我会帮助你了!”
  卜正南轻蔑的大笑,向一座小木屋奔去。
  鱼玉明见状大惊,不由怒叫道:“你想干什么!”说着不再阻止白剑翎,二人一齐向卜正南追去。
  一见卜正南冲至屋门口,鱼玉明大喝道:“别想进去!”说着十二枚金钱镖飞起,向卜正南击去。
  卜正南大笑着,身形飞起,自小屋上破顶而入。
  鱼玉明向白剑翎大叫道:“白大侠,江玉羽姊妹二人都被卜正南关在屋内!”
  白剑翎闻言大惊,直追下去。
  屋门被拍开,卜正南立在门口,大笑着道:“白剑翎,你看是你输还是我输?”
  白剑翎见江玉羽和石小青都被卜正南控制看,心中不由一沉,只有呆立在那儿,半晌不能出击。
  卜正南狂笑着。
  鱼玉明内疚着,卜正南的为人他知道,白剑翎既痴情于二女,自然将被卜正南玩于股掌之上,其命运可想而知。
  而这些,都是他一时姑息所造成的。
  他大笑道:“卜正南,你的手段也真够狠的!”
  卜正南冷冷道:“你也别想再近一步!”
  鱼玉明大笑一声,身形飞起,向卜正南扑去,道:“你可威胁白剑翎,但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他身形扑了过去,卜正南面色微变,哼了一声,出掌向鱼玉明击去。
  鱼玉明身形只在半空中一滞,二十四枚金钱镖立即带着嗡嗡之声,纷纷自四面八方向卜正南攻去。
  卜正南面色又变,十二金钱镖原为鱼玉明成名绝技,自不容忽视,他赤手空拳之下,对鱼玉明的一发二十四枚金钱镖,也有些心惊。
  他又恼又怒,鱼玉明竟然以全力来对付他了,他身形一起,双掌挥舞,将二十四枚金钱镖完全闪击开。
  向鱼玉明迎面击去。
  白剑翎见鱼玉明冲了上去,他也跟踪了上去,向卜正南迎去。
  卜正南双掌击出,鱼玉明才发金钱镖,再连忙起掌迎去。
  双方一接,鱼玉明被震得吐了一口鲜血,向地面飘落下去。
  卜正南身形也微微一幌,白剑翎大惊,身形直扑而上向卜正南出掌攻去。
  卜正南不敢硬接,他身形急退,向后落去。
  白剑翎长啸一声,身形在半空中急绕了一个圈,向卜正南迎面迎去。
  卜正南心中大惊,身形急忙一落,向白剑翎追踪而至,卜正南自地面拾起数块鹅卵石,分向二女击去。
  白剑翎急忙回身去救,卜正南不敢多留,急急向外奔去。
  白剑翎抓住鹅卵石,回头见卜正南已去远,他急忙奔向鱼玉明。
  鱼玉明睁开双目,嘴角挂着一丝血迹,他见白剑翎迎去,他缓缓道:“白大侠!我对不起你,让卜正南跑了!”
  白剑翎望着他,道:“鱼帮主,谢谢你,我衷心的感谢着你!”
  他见鱼玉明眼神焕散,知他心脉已断,无法挽救了,心中不由一阵悲戚。
  鱼玉明听了白剑翎的话,面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感激的看着白剑翎,半晌,头一侧,死了过去。
  白剑翎心中不由难受十分。
  二女走了过来,白剑翎起身,三人相视着,均不由自主的流出了泪水。
  三人拥抱而泣。
  半晌,石小青将紫弓紫剑交给白剑翎道:“白哥哥,这是你的!”
  白剑翎感激的接了过去,抚摸着石小青的头发道:“这些日子苦了你们两人了!”
  二女相视而笑,道:“但我们三人又在一起了!”
  白剑翎激动的道:“是呀!我们又在一起了!”
  卜正南逃出谷口,心中犹忿忿不已,在他心中,他本已将占上风,但就是鱼玉明来一搞,使他又落败而走。
  他心中最不舒服的还是他“飞凤剑法”没有得到施展,“飞凤剑法”岂是中原的剑法所能敌,在他心目中,只要他有机会施展飞凤剑,白剑翎实在不足畏惧!
  卜正南向前走着,他怒哼了一声。
  他听到了一阵熟悉的笑声,他一抬头,见来人竟是天南一剑奚万全。
  奚万全见到了卜正南大笑了一阵,道:“你怎么了!”
  卜正南起初一见奚万全,心中不由自主有一些畏惧,但见奚万全如此问他,心中不由定了下来,知道决没有问题。
  他心中暗自盘算着。
  只听奚万全又大笑了一阵,道:“怎么,王子侠没被你找到吗?”
  卜正南心中暗自打着主意,他走向一旁,没有答理奚万全。
  奚万全皱了皱眉,心中暗诧卜正南怎么今日神色不对!
  他又问道:“怎么了,败了吗?难道你败在王子侠手中了吗?”他说着声音干涩。
  卜正南心中已打定了主意,听到奚万全这样口气,心中大喜。
  他淡淡道:“你想我会败在王子侠手中吗?凭我的飞凤剑法!”
  奚万全心中微放,笑道:“我想也不会的,凭飞凤剑法,除了奇正十三剑之外,天下无人能敌这飞凤剑法!”
  卜正南默不着声。
  奚万全道:“王子侠死在你的手中了吗?那也好,他这种人早就该死了!”
  卜正南还是不答言。
  奚万全大笑道:“我看你这种神气知道你一定是败了,是败在白剑翎手中是吗?”
  卜正南抬眼望了望奚万全,坐着的身子,还是不说话。
  奚万全又问道:“你怎么败的,是败在他最后一招上是吗?”
  卜正南轻蔑的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奚万全皱了皱眉道:“怎么?不对吗?”
  卜正南还是不理。
  奚万全哼了一声,道:“他的奇正十三剑我已经看过了,如果你用飞凤剑法和他对剑,必定会在第十三招上落败,但你如果知道用‘丹凤朝阳’这一招去接招,仅仅弃剑落败而已,性命尚保!”
  卜正南仔细的听着,记在心中,但口中还是一言不发。
  奚万全道:“你也是这样败的吗?”说完大笑。
  卜正南昂首道:“不是!”
  奚万全只笑到一半,闻言再也笑不出来了,他凝视着卜正南急声问道:“你到底是怎么落败的?”
  卜正南又低下头,一言不发。
  奚万全哼了一声道:“你不说我也知道,除此之外,别无落败的理由!”
  卜正南抬头道:“焉知没有?”
  奚万全道:“那你说,你是在第几招上落败的?”
  卜正南道:“你以为第几招?”
  奚万全道:“第十二招吗?”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第二招!”
  奚万全大笑道:“第二招?你怎么在第二招就落败了!”
  卜正南冷冷一笑道:“白剑翎不但是奇正十三剑远胜飞凤剑法,而且他的功力也比你来得高!”
  奚万全大笑道:“卜正南!你别在我面前耍这一套,我虽然好胜,但也不会轻易的上你的当!”
  卜正南冷哼了一声道:“他内力之厚远胜过你,我万万不是对手,我也是好胜的,想你也知道,我为什么要自动降低我自己呢?”
  奚万全哼了一声,道:“你是怎么落败的!”
  卜正南心中暗自寻思着,随着心目中抓住了一个招式,向奚万全道:“我第一剑‘飞凤矫翅’向他攻去,他用剑微微一沾人就不见了!”
  奚万全长唉了一声,道:“那正是奇正十三剑中第一招!”
  卜正南心中一松,他本也是信口开河,随口说的,不料直说中了!
  奚万全又道:“第二招呢?”
  卜正南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奚万全道:“怎么了?”
  卜正南道:“我回身用‘剑挑万斗’这一招!”
  奚全道:“对!是该用这一招!”
  卜正南大笑了一阵没有说话。
  奚万全道:“怎么?难道第二招会败吗?”
  卜正南道:“这一招大错特错,我这一招才攻出,白剑翎长剑一横挑起,我的长剑就被他用剑吸起,被挑上半空中,正好插中了一只在天空中飞的苍鹰!”
  奚万全冷哼了一声,道:“奇正十三剑中并没有一招像你所说的那种招式!”
  卜正南也冷冷道:“信不信由你,你信与你不信对我并没有什么利害!”
  奚万全哼了一声道:“你想要我起好胜之心去斗白剑翎吗?”
  卜正南轻蔑的道:“我可不那么想,你自己也说过你不是他的对手!”
  奚万全闻言变色。
  卜正南心中暗喜,当时奚万全说这话是说给卜正南听的,此时卜正南再反说给奚万全听,语态,口气大为不同。
  奚万全听在耳中,感觉也大为不同。
  卜正南又道:“我是被他赶来此地的,说不定他马上就追来了!”
  奚万全哼了一声道:“你是为了什么和他斗的!”
  卜正南昂首道:“我杀了少林寺中所有的僧人!”
  奚万全面色大变。
  卜正南接口道:“你别奇怪,这事你还没有胆量去做呢!”
  奚万全怒哼一声,道:“你居然用‘飞凤剑法’去杀少林寺的僧人,你可知少林素为武林所尊敬,你碎尸万段也理所当然!”
  卜正南傲然一笑道:“我以飞凤剑法独斗少林群僧,杀之轻而易举!只是败在白剑翎手中罢了!”
  奚万全冷冷道:“你别以为这样说就可以激我护你,为你报恨,奇正十三剑中根本就没有那一招!”
  卜正南大笑了一阵,轻蔑的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要求你来护我吗?你行吗?真是笑话,哼!”
  说完大踏步而去。
  奚万全心中怒忿交集,但也无可奈何。
  白剑翎和二女已追踪而至,他远远瞥见卜正南向外走去,他大喝道:“卜正南!你往哪儿走!”
  他又向奚万全叫道:“奚前辈,别让卜正南走!”
  卜正南停住脚步,回首看着白剑翎。
  白剑翎飞身逼近,哼了一声向卜正南道:“卜正南!你好心狠,你义弟鱼玉明护你,你还将他毙在掌下!”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不答不一言。
  白剑翎纵身而上,翻掌向卜正南攻去。
  卜正南身形急退,用眼角轻蔑的斜视着奚万全。
  奚万全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白剑翎怒虽不形于色,但却在心中怒火焚烧着,他恨不得一掌将卜正南毙在掌下。
  卜正南不敢硬接,一直在闪避着。
  白剑翎连出三掌,身形飞快的旋转着,单掌不断的袭句卜正南。
  卜正南身形也旋风似的旋转着,掌力只自侧面向白剑翎击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