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魔高一尺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八章 魔高一尺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江玉羽平静的看着他,好似清楚的看出了他的自吹自擂。
  卜正南害怕江玉羽这种目光,但他妒忌着白剑翎,白剑翎样样比他行,只有武功方面,奚万全虽说飞凤剑敌不过奇正十三剑,但他不信,他还是认为飞凤剑天下无敌,到中原后更是,中原武林中人似乎没有人能在飞凤剑法上走过三招。
  他决心不顾一切,必须除去白剑翎。
  他沉默了一会道:“我到中原,凡是身上带着兵器的,照例必须死,但我今天放过你俩,但你俩必须听我的!”
  江玉羽平静的道:“你这是胁迫我俩吗?”
  卜正南低头不语,半晌,他心中泛起了白剑翎的影子,他沉声道:“正是!”
  石小青叱道:“那可由不得你,我手中有剑,你可小心!”
  江玉羽轻声道:“小青!你不是他的对手,算了吧!”
  石小青道:“玉姐,那难道就如此听他的?”
  江玉羽只是平静的望着他,石小青心中立即感到一股力量支持着她,心中恐惧全消,收剑退下。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
  江玉羽扭着望着他,他心虚的低下头。
  江玉羽平静的道:“卜大侠!我不希望你用这种胁勒的手段,你的武功并不是天下无敌,比不上白剑翎!”
  卜正南哼了声,道:“但我现在就要用胁勒的手段,你又怎样!”
  江玉羽平静的道:“但你永远得不到你所要的。”
  卜正南哼了声,道:“但是我自来可以得到我要的!”
  说完他向二女逼去。
  才走两步,他突然一回头,身后不远,站着一个老头。
  那人冷冷的道:“卜正南,不准你动她俩,她俩是我的!”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你的?你是谁?”
  那老人冷冷道:“我叫王子侠,你纵使没见过,也该有个耳闻,我是何许人,你师父想必会告诉你!”
  卜正南轻蔑的笑道:“好大的口气,王子侠我是听说过这个名字,只是一个小人物,并不怎样!”
  王子侠面露怒色,一瞬即消,他冷笑道:“说得好,只怕你自言自语,不知高低,待会儿吃了苦头讨饶都来不及了!”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我讨饶,自来只有别人在我卜正南手中讨饶的,还没想到我卜正南要向人讨饶过!”
  王子侠冷冷道:“今天正是你卜正南要向他人讨饶的日子了!”
  卜正南心中怒火中烧,他虽耳闻天蚕网在王子侠身旁,但自信飞凤剑法天下无敌,哪会怕天蚕网。
  王子侠冷冷的笑着。
  卜正南微一提气,身形飞在半空中,展出“飞凤剑法”中第一招“天凤矫翼”,长剑平送,向王子侠刺去。
  王子侠迎了上去。
  卜正南剑势悠变,连扫出三剑,逼得王子侠连连后退。
  王子侠心中暗暗吃惊,卜正南面上轻蔑的笑着,长剑微带,反手向王子侠攻去。
  王子侠一抖肩,发出天蚕网,天蚕网飞起,卜正南飞身欲躲,天蚕网倏张,卜正南立即被困了。
  王子侠先前被卜正南逼辱,此时便想羞辱卜正南,他上前闭住卜正南的穴道,取下了天蚕网。
  卜正南悠悠醒转,王子侠冷冷一笑道:“卜正南,你求饶不?”
  卜正南闭目不言。
  王子侠冷哼了声,向二女道:“两个小女娃!那白剑翎在哪儿?”
  二女不应。
  王子侠冷笑道:“你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一定要我逼你们才说吗?”
  二女还是一言不发。
  王子侠逼了过去,江玉羽平静的道:“你就是王子侠是吗?”
  王子侠冷冷的点了点头。
  江玉羽道:“王子侠为武林中前辈,哪有逼迫两个女子之理!”
  王子侠停住脚步道:“除非白剑翎自动投至,否则决不放你俩!”
  江玉羽道:“你找不到他吗?”
  王子侠冷冷道:“你们说出白剑翎在哪里,带我去找他,找到了他再放你们!”
  江玉羽平静的道:“只他一人吗?”
  王子侠哼了声道:“还有云鹤那老不死的,他上次居然随便拿一柄剑骗我,金鳞剑焉能在他手中!”
  江玉羽道:“是的,但我俩是自他那儿偷偷逃出来的,现在去找白剑翎!”
  王子侠道:“好!那先带我去找白剑翎去!”
  江玉羽沉默不言,她先前和王子侠东拉西扯,为的是拖时间,以求脱身之计。
  她想了一会,道:“那好,我带你去,我妹妹你可要先放了她!”
  王子侠冷冷道:“不!我一个也不放!”
  石小青道:“我们也用不着你放,我们自己可以走,我白哥哥在哪里我们也不知道,你留下我们也没有用。”
  王子侠冷冷道:“他如知道你们在这里他一定自动会来的!”
  江玉羽默默无言,左近传出一声佛号,古行大师突然出现。
  江玉羽喜道:“大伯!您来了!”
  苦行大师微微一笑,看了王子侠眼道:“王檀越,别来可好!”
  王子侠怒哼了声道:“你是苦行?”
  苦行大师笑道:“王檀越有什么事,一定不让敝侄女走开,我可以稍尽薄力吗?”
  王子侠道:“我要白剑翎!”
  苦行大师笑道:“那是不可能的,天南一剑奚万全已知天蚕网等均已出世,他已改邪归正,他愿亲自人中原,以金鳞剑收你的天蚕网和雷心钻!”
  王子侠心中暗暗吃惊,哼了声道:“但他现在还没来,我正好先收拾你们,把你们当人质,向他换金鳞剑!”
  不远一个人影出现,长笑道:“谁说我没来的,我这不是来了吗?”
  来人赫然正是奚万全,话声刚完,人也到了场中。
  王子侠心中大惊,奚万全之人他未见过,但天南一剑之名他却早有耳闻,天南一宝金鳞剑更是熟为人知的。
  奚万全到了场中,向苦行大师笑道:“大师别来可好?”
  苦行大师微笑道:“奚檀越真乃信人,而且来得正是时候!”
  奚万全笑道:“那卜正南也被擒了,这也好杀杀他的傲气!”
  苦行大师轻叹了口气。
  奚万全转脸向王子侠道:“你就是王子侠吗?”
  王子侠冷哼了声,奚万全的名声即使再大也不该对他如此傲慢,他也算是武林中有地位的人了,哪里能吞得下这口气。
  他也冷冷道:“你就是天南一剑奚万全吗?”
  奚万全长笑道:“正是!你既然知道是我,你就把天蚕网和雷心钻交给我罢!”
  王子侠哪会如此就交出他费了好大的心血才得到的天蚕网,他本想就此称雄武林,因为他刚一出江湖,立刻收回了雷心钻,但想不到的是江湖武林以为早已死了的奚万全还活着,而且携着金鳞剑出现。
  他想到上了云鹤居士的当,这奚万全虽然语言之间对他毫不在意,但焉知不是云鹤居士的第二次的空城计呢?
  他想着,没有说话。
  奚万全道:“怎么了?要我自己动手吗?”
  王子侠心中也有些怕,心想如果这人真是奚万全,而且手中确有金鳞剑,那不将天蚕网与雷心钻交给他也不行,但究竟该怎么办呢?
  他心念微动,冷冷一笑道:“好的!我这两件宝物看来是不给你也不行了!”
  奚万全大笑道:“正是!你不给我也不行!”
  王子侠大喝一声道:“接着!”喝声一落,他反手掷出雷心钻,一道金光掠过长空,直射向奚万全。
  奚万全大笑一声,反手一挥,金鳞剑立即脱鞘而出,万道金光自剑身闪烁着,迎着雷心钻斩去。
  两件宝物全属于至刚之性,金鳞剑以刚克刚,呵的一声长鸣,雷心钻在半空中颤动了一下,奚万全左手一抄,就将它接了过来。
  奚万全随手接过雷心钻,身形同时闪电似的向王子侠逼去。
  王子侠心中大惊,他凝立不动,见奚万全逼近,他反臂抛出天蚕网,身形同时一翻,向后奔去。
  奚万全大笑一声,身子凝立不动,天蚕网一张!他闪电般的出剑,金鳞剑过处,天蚕网立分为二。
  王子侠身形闪动,眨眨眼,没人山丛之中。
  奚万全金鳞剑乱挥,将天蚕网斩成碎片,回首对苦行道:“大师!你看如何?”
  苦行大师微笑不言,心中暗想,这奚万全虽是绝顶聪明,而且因遭到那么大的刺激而悔悟,因他武功太高,向未遇敌人,而且手中又握有天南一宝金鳞剑,更使他如虎添翼,以为天下豪杰如此耳。他表面虽不说,但心中是确认天下无敌了,奇正十三剑虽神奇,但焉能奈金鳞剑何?
  他虽时时自谦,但心中却自傲非常,这些苦行口虽不说出,但心中不免有些担心,傲心渐长,易入魔道,稍激即动。
  奚万全见苦行大师不答,他回头上前解开了卜正南的穴道:“怎么样?你总算落败了吧!”
  卜正南一言不发,沉默了半晌,奚万全在笑着,他忽然抬头轻蔑的一笑转身奔去。
  卜正南一向所向无敌,今日初被王子侠以天蚕网轻易击败,心中那会如此就服,他心中已恨极了王子侠。
  他随着王子侠刚才奔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王子侠初奔入林中,见奚万全并未追来,他躲着见奚万全在向苦行大师说话,他舒了口气,知奚万全不会追来了,他放心的向下奔去。
  卜正南向前追去,不一会已见王子侠在前面奔着。
  他嘴角撇起一丝轻蔑的意。
  他身形飞扑而下,向王子侠追去。
  王子侠亦非易与之辈,他突感有人追到,他一回头,单掌向卜正南胸前拍去。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反手向王子侠右手脉门扣去。
  王子侠冷笑一声,右手一圈,反扣卜正南手腕脉门。
  卜正南身形一沉,右手食中二指一分,向王子侠双目点去,左脚膝盖抬起,向王子侠小腕“丹田穴”撞去。
  王子侠一时处在劣势,被迫退了一步。
  他不由气得满面涨红,卜正南轻蔑的一笑,身形再度逼上,双掌连连拍出五掌,向王子侠攻去。
  王子侠大喝一声,双掌一翻,向卜正南硬接了上去。
  卜正南又是轻蔑的一笑,以王子侠本身的武功而论,他根本不把他放在眼中,但王子侠曾羞辱他,他现在自要还以颜色。
  卜正南又轻蔑的笑了笑,左脚一滑,和王子侠擦身而过,反肘叩向王子侠背心。
  王子侠微笑惊,他以右脚为轴,身形一转,反掌为剑,斩向卜正南。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身形疾转,如闪电般,连攻出十余招。
  王子侠乍失卜正南身形,心中不由一慌,又乍遇卜正南这种攻势,连挡了十招,就被卜正南制住。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随手再解开王子侠的穴道,再次出招向王子侠攻去。
  王子侠撤下长剑,一圈一抖,直点卜正南双目。
  卜正南身形一退,用右手食中一指向王子侠手中长剑剑身夹去。
  王子侠长剑一偏,向卜正南右手压下去。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右手食中二指闪电似一夹,夹住王子侠的长剑。
  王子侠何许人也,焉能让卜正南如此轻易得手,他左掌拍回卜正南面门,右手长剑同时一绞。
  卜正南的功力并高不了王子侠多少的,当时被他逼迫而后退,他又轻蔑的笑了一笑,再度攻上。
  王子侠一剑在手,以剑战卜正南赤手空拳,二人势均力敌,杀得难分难解。
  卜正南愈战心中愈火,怎的一人中原连这么一个老头儿都战不下,真是岂有此理,战不下王子侠,将来又怎能战白剑翎呢?
  他一向自负,如果不是金鳞剑在奚万全手中,他自信飞凤剑会比奚万全行!
  他大喝一声,双掌齐出,以全身功力全聚于双掌,向王子侠击去。
  王子侠愈战愈心惊,自己以单剑在手,但仍然还战不过一个空手的边荒小子,而别人本是以飞凤剑法见长,如果他用剑,只怕自己在他手下走不了十招。
  卜正南奋力疾攻,王子侠渐渐被迫成下风,他愈打愈不是味道,心中被闷得发慌,招式亦渐散乱!
  他长剑乱挥,卜正南轻蔑的一笑,连攻五招,单掌斩中王子侠右腕。
  王子侠弃剑而退,卜正南嘴角撇起一丝轻蔑的笑容,也向后退下。
  王子侠沮丧的望着卜正南,心知今天是难逃大劫了,他缓步向前走去。
  卜正南轻蔑的望着他。
  王子侠拾起剑,王子剑反剑欲自刎,卜正南大喝一声,拍飞了王子侠手中长剑,闭住了他的穴道,冷冷的同他道:“王子侠!你真的想死么?”
  王子侠一时怒道:“卜正南!你别神气,在半个时辰以前,若不是我一时手软,你命早丧我手多时!”
  卜正南轻蔑的笑道:“你手软?是真的吗?”
  王子侠只求速死,怒声道:“卜正南,你还记得你被我擒住时的情形吗?”
  他本是想激卜正南动手杀他,但卜正南闻言轻蔑的笑道:“是的!我还好像在眼前,我永远忘不了!”
  王子侠道:“那好………”
  卜正南接口道:“是的,我一想起那件事,我就希望你不死!”
  王子侠心中一惊,道:“你准备把我怎么办?”
  卜正南道:“我要你永远死不了!”
  王子侠不知卜正南要将他如何,直瞪着他。
  卜正南道:“我要把你……”他说着突然一回头,喝道:“谁!”
  山旁轻掠过两个矮人,正是东西二矮。
  卜正南轻蔑的笑道:“原来是二位,十年久别,二位可好!”
  东西二矮冷冷道:“卜正南!我俩本来就是要去天南找你的,想不到你竟然会闯到中原来了!”
  卜正南似作吃惊状道:“你俩找我有什么事吗”
  东矮东方明冷冷道:“杀师逆徒,这还要问吗?你自己做的事自己都不知道吗?”
  卜正南大笑道:“你指的可是奚万全!”
  东西二矮同时抽出长剑,道:“卜正南,你别太得意,即使你能胜过我俩,我俩亦能收拾你!”
  卜正南道:“你们看见了这人吗?”他说着指着身旁的王子侠。
  二矮无言。
  卜正南道:“这位是王子侠,最近在江湖上很出风头的人物,因雷心钻及天蚕网全在他手中,你俩既隐居中原,对他自然还有一个认识。”
  二矮不信的啊了声道:“是真的吗?”
  卜正南笑了笑道:“现在已经不真了,他的雷心钻和天蚕网早就被奚万全以金鳞剑收去了。”
  二矮一齐道:“什么!师父还健在?”
  卜正南道:“他还救了我!”
  二矮不信的哼了声,虽然当年奚万全很爱护卜正南,但决不可能在此时还救他。
  卜正南大笑道:“你俩不信吧?问他好了!”
  王子侠哼了声,没有说话。
  二矮知卜正南虽然心狠手辣,但却很少说谎,二人闻言道:“好!那我俩今天就暂且放过你!”
  说罢转身欲走。
  卜正南喝了声道:“慢!”
  二矮回身,冷冷的看着卜正南。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二位!今天是你们二位饶了我吗?”
  二矮面色一变,齐哼一声。
  卜正南轻蔑道:“实话说,今日既遇你俩,我决不会放过你们!”
  东西二矮,二人一齐撤下长剑,他俩自知单打独斗决不是卜正南的对手,但二人合手,当时的白剑翎,虽未败于二人之手,只因他奇正剑法及弧光剑法精妙,才偶解此厄,他俩自恃,二人合手,焉惧卜正南一人?
  卜正南仰天大笑,举手解开了王子侠的穴道:“你可以不必自刎了,你们三人合手,百招之内不败,我卜正南情愿自刎!”
  王子侠拾起长剑哼了一声,欲向前合击,东西二矮一齐向王子侠道:“现在用不到你,你且退下!”
  卜正南轻蔑的大笑,王子侠也不愿多事,以他的声望本不甘被二矮如此喝斥,但他现在乐得不上场。
  二矮挺剑而上,卜正南轻蔑的大笑,随手抽出长剑,往半空中抛去,一抛一接,剑身嗡嗡不绝。
  东矮东方明低身出剑,直扫卜正南双腿,西矮公孙亮身形一起,直封卜正南上方。
  卜正南嘴角一撇,单剑连比出两个剑式,上下之间,将二矮长剑封回。
  二矮身形一动,长剑绵绵不绝的攻上。
  卜正南面露轻蔑的笑容,单剑斜斜刺出,左右前后,全都封回。
  二矮一轮疾攻,眨眨眼过了五十余招,卜正南凝立当地,以静制动,丝毫无损。
  卜正南目光微闪,轻蔑的道:“我可要反攻了,你们小心!”
  二矮齐道:“飞凤剑本门剑法,怎能奈我二人何?”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长剑飞舞,剑式如长江大河般展开,反攻过去。
  饶是二矮平日亦曾常见天南一侠奚万全本人练剑,但一经对剑,仍然逃不脱飞凤剑法轻飘无着,神诡莫测的剑招。
  卜正南的一支长剑如长虹般的绕住二人,二人被迫只有背背相对,挺剑自保。
  王子侠在一旁静观待变,此时见情势不对,转身欲去。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剑圈突然展出,口中说道:“王子侠!今日你可不能独自置身于事外了!”
  王子侠乍遇飞凤剑,急忙举剑来迎,卜正南剑圈一收,将王子侠也圈入。
  二矮心中暗惊,十年一别,卜正南竟已悟透了飞凤剑诀中妙着,难怪名声如此大。
  他俩目前仅能自保,但对王子侠大可不高兴,王子侠被圈人剑围,二人长剑一合,将王子侠向外逼去。
  王子侠两面受敌,心神已乱,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长剑微扫,将王子侠双耳割下。
  东西二矮挺剑反攻,卜正南再展飞凤剑法,围住三人。
  王子侠铁青着脸,他此时虽恨卜正南,但更恨东西二矮,卜正南见三人自相残杀,正合他意,他放大剑圈,仅将三人圈住不让逃走。
  王子侠不理卜正南,出剑频频攻向二矮。
  二矮一齐哼了声,两支长剑一交,攻向王子侠。
  王子侠自知必死,即使是死,也必须得回代价,可不能如此轻易就死。
  他单剑直扫二矮,三人长剑相交,二矮技高一筹,王子侠长剑被逼飞。
  二矮挺剑而上,直刺王子侠,王子侠闭目待毙,卜正南出剑直攻二矮,二矮只有收剑自保,王子侠拾剑再攻。
  二矮怒极,以“花剑交封”之式直攻王子侠。
  卜正南知王子侠必接不下,他单剑一翻,“清风长鸣”剑式闪动,逼退二矮。
  王子侠出剑直刺二矮前胸。
  二矮胸中怒火中烧,二人一齐大喝一声,身形一分一合,将王子侠夹在二人之中,内逼王子侠,外拒卜正南,剑式如虹,飞绕场中。
  卜正南不想即毙二矮,对二矮一时也不能奈何!
  二矮剑逼王子侠,把王子侠逼得汗落如雨,气喘如牛,简直是转瞬即毙。
  二矮一齐大喝一声,王子侠惨叫一声,右手被断去,鲜血四溅,反剑同时交叉而过,跟着回剑拒卜正南。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他心中怒火如焚,二矮竟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他长剑一翻,诡招频出,逼得二矮再次背背而战。
  卜正南面露轻蔑的笑容,单剑直贯王子侠胸中,随着剑式将王子侠的尸身抛出丈余,再圈住二矮。
  二矮看得心寒,但又不能逃脱,只奋力迎战,以求苟存。
  卜正南即立心要剑毙二矮,自然手下就不会再留情,但二矮临死之挣扎,他也一时不易竟全功。
  但见剑形纷纷,剑光萦绕,三人愈战愈烈,但卜正南胜势早定,二矮沮势早存,情势已无可挽救。
  又过了十余招,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长虹疾绕,“飞鹤化凤”,剑式展出,二矮长剑齐被击飞。
  二矮失剑,卜正南也一收剑,轻蔑的看着二矮。
  卜正南一步步向前逼进,二矮缓缓向后退去,他俩自知二人性命就在片刻,生望已无,二人面对卜正南,好似面对死神,无法迎敌。
  卜正南轻蔑的道:“你俩后悔遇到了我吗?”
  二矮额上,汗珠如黄豆般大,一粒粒往下落,他俩只见卜正南嘴动,根本就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卜正南走上了一步,单剑贯入东矮东方明胸中,东方明只觉胸中一阵刺痛,此时他才想抵抗,但已不能了。
  卜正南笑了笑,一手抽出长剑,向公孙亮刺去。
  公孙亮翻身向旁滚去。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也不追,口中轻声道:“公孙亮,你还想活吗?”
  说着缓缓向他走去。
  公孙亮坐在地面上,一动也不动,卜正南举剑刺去,公孙亮右手握了一把石子,大喝一声,向卜正南掷去,同时身形弹起,如箭般向卜正南冲去。
  卜正南想不到公孙亮临死还会反抗,他武功虽高公孙亮很多,但也逃不过公孙亮这种拼命的举动。
  一片石子迎面击来,又正好阻住了他的视线。
  他双掌一翻,震飞石子,长剑又向公孙亮刺去。
  但公孙亮双脚踢出,正踢中卜正南小腿,公孙亮惨叫一声倒地,卜正南也踉跄的退了四五步,坐在地上。
  他缓缓站了起来,轻蔑的笑着,望着三人的尸体,他缓缓的抽出长剑,又向公孙亮刺了一剑。
  他心中暗想着,当今天下高手寥寥可数,白剑翎的武功也强不过这三人。
  卜正南望着将暗的天空,轻蔑的笑着,半晌缓缓道:“是的,我现在要的只是白剑翎的命,和她!”
  他似乎看见了白剑翎,他不屑的看着白剑翎,他双目中似乎充满了怒火,自言自语,咬牙道:“白剑翎!白剑翎!”
  卜正南仰天大笑着,他好似已经是一个胜利者了。
  天色初明,少林寺中传出清越的钟声,激荡着整个嵩山。
  卜正南向山上奔去,耳中听了钟声,轻蔑的一笑,直奔少林寺。
  他昂首阔步,拍开大门,直冲入大雄宝殿,少林寺中僧人还来不及拦阻,他便已入了大雄宝殿。
  寺僧见势不好,少林派为各派之祖,谁敢如此轻闯?
  不能拦阻,只得入内通报掌门方丈。
  卜正南直冲大雄宝殿,大笑着,轻蔑的道:“这就是嵩山少林寺吗?”
  一声佛号响起,百慧与众僧走出,百慧合十道:“阿弥陀佛!小施主不知何人,何事闯入敝寺!”
  卜正南不屑的打量了百慧一眼,轻蔑的一笑,昂首道:“你就是少林派的掌门人吗?我要白剑翎!”
  百慧淡淡一笑道:“小施主可是卜正南?”
  卜正南昂首傲然大笑:“正是,想不到少林派也知有我这么一个人!”
  百慧道:“卜大侠之名现已远播中原,但不知卜大侠找白剑翎有何事?”
  卜正南昂首道:“白剑翎可是少林弟子?”
  百慧淡淡一笑,摇头道:“不是!”
  卜正南一愣,他自思随便一问,百慧是少林派掌门人,定不会说谎,也不敢说谎,只要白剑翎是少林弟子,那他就有所借口,捣乱少林寺了。
  他闻言沉默了一下,又问道:“千智可是少林弟子?”
  百慧躬身道:“千智师伯正是少林弟子!”
  卜正南急道:“即然千智是少林弟子,白剑翎是千智的亲传弟子,焉说白剑翎不是少林弟子?”
  百慧淡淡一笑道:“卜大侠,白剑翎原是少林寺中落发僧人,法名叫百行,但早被逐出门墙!”
  卜正南又是一愣,道:“怎说?”
  百慧道:“白剑翎不是少林弟子!”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少林派的掌门人都打谎语吗?”
  百慧合十道:“阿弥陀佛!卜大侠说话太过了,出家人焉能打谎语,白剑翎独闯达摩院,这是事实,寺中僧人皆知,我焉能打谎语!”
  卜正南沉默不语,他心中真想不通,据他所知,白剑翎根本就是少林弟子,并没有出家,但百慧说的又不像是假。
  他抬头道:“白剑翎分明是俗家人,他焉会在少林寺出家?”
  百慧微笑道:“阿弥陀佛,其中自有下情,卜大侠谅必不知!”
  卜正南想找百慧漏洞,他轻蔑的一笑,道:“你且说来听听!”
  百慧道:“雷音神功是少林寺中至高无上的内家武功,谅卜大侠必知!”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自然我知道,而且白剑翎正是雷音神功的传人!”
  百慧点头道:“正是如此,所以他是我少林寺中僧人!”
  卜正南道:“怎说!”
  百慧道:“当初千智师伯得授雷音神功,曾许愿将来雷音神功非少林寺中僧人不传,否则必受少林家法之惩,这事卜大侠可知?”
  卜正南道:“不知!”
  百慧道:“白剑翎如不是少林寺中僧人,千智焉能传他雷音神功?”
  卜正南轻蔑的道:“当然,我想千智应受少林家法的惩治才对!”
  百慧道:“卜大侠此言差矣,白剑翎曾在少林寺中出家,而且是我亲自为他接引,剃度而后来闯达摩院被逐!”
  卜正南连哼两声,想再找其他的题目,大闹少林寺一番。
  此时门外奔人一僧,向百慧道:“苦行大师到!”
  卜正南一听苦行来了,他定可借题发挥了,他想着仰天大笑。
  卜正南大笑了一阵。
  百慧心知不好,但也只好说道:“苦行大师世外高僧,既然能屈驾此地,快通知众僧来迎接!”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百慧,我且问你,苦行和你是什么关系?”
  百慧合十道:“阿弥陀佛,此事卜大侠想必知道,何用老衲多言了!”
  卜正南一笑,道:“我不知道,可以告诉我吗?”
  百慧沉思了一会,知今天的事躲不过了,他凝视着卜正南道:“苦行人师与我同是佛门弟子。在师门上讲他可算是我的长辈!”
  卜正南双手击了一掌,道:“那好!”
  百慧默默不言。
  卜正南嘴角撇起一丝奇异的笑容,半晌道:“我在路上曾打听到,太阳之女是他的侄女,意思就是说白剑翎是苦行的侄女婿,是吗?”
  百慧闭目道:“老僧不知!”
  卜正南冷冷一笑,道:“不管你是知也好,不知也好,你现在去迎接你的师门长辈去罢,但你可记住,不要和我玩花枪,苦行走了我找你!”
  百慧睁眼凝视着卜正南不言。
  卜正南哼了声,也瞪着百慧。
  百慧知无法可想,只有转身离去。
  卜正南面露轻蔑的冷笑,他用目光一扫大雄宝殿之内,同时心中盘算着,心想不知江玉羽是否来了,如果她也在场,正好让她见识一下天南绝学,让她知道一下,白剑翎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正在想着,百慧已连同苦行大师江玉羽等一行人进入。
  卜正南转身轻蔑的望了众人一眼,昂首狂笑。
  苦行大师凝视着卜正南,心中暗自后悔不该马上遣去奚万全,他因见奚万全又再得志,怕他故态复发,因此将他遣回天南,不知卜正南却追到少林寺中!
  卜正南狂笑了一阵,用眼睛一扫众人,向苦行道:“大和尚,你好吧!”
  苦行大师淡淡道:“听说卜檀越要见我是吗!”
  卜正南一瞥眼,见江玉羽正凝视着他,他一看见她的目光就不由自主的心中充满的妒忌,他乖戾的向苦行大师叫道:“什么卜檀越,叫我卜大侠!”
  苦行大师淡淡一笑,道:“卜檀越,你该知道一个人不该纵情傲物,凡事皆有因果,卜檀越原是性情中人,奈何如今竟慧根已昧?”
  卜正南怒喝道:“苦行!在这里没有你说的份,我用得着你来教训我吗?”
  苦行大师道:“卜檀越………”
  卜正南大喝道:“叫我卜大侠!”
  苦行住口不言,卜正南一步步的逼了上去,逼视着苦行大师道:“叫我卜大侠,你听到没有!”又喝道:“叫我卜大侠!”
  卜正南他自己也不知为何他一定要如此,他只觉得胸中有无限的闷气要发泄,否则他要爆炸了!
  他眼光一瞥,转至江玉羽身上,转身向江玉羽走去,向她逼视着。
  江玉羽平静的缓缓道:“卜正南,你这样做太过份了!”
  卜正南停住了脚步,他目光迅速的移开,马上似不甘心似的又凝视着江玉羽,半晌道:“我并不如此以为,我丝毫不觉太过!”
  江玉羽沉默一会,缓缓道:“如果你还是人,你会觉得太过的!”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上前一步道:“你的意思是骂我不是人吗?”
  江玉羽凝视着卜正南,一言不发。
  卜正南虽觉怒火焚心,但他自己也不知为什么,他害怕着,他怕江玉羽那种目光,她的目光好似一把利剑,看穿了他的整个人,使他无法控制他自己!
  他目光闪避着道:“凭你这句话,就该叫白剑翎碎尸万段!”
  石小青在旁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凭你?”
  卜正南身形如闪电般的一转,面对着石小青,一步步的逼了过去。
  石小青昂然不惧道:“你只会欺负武功比你低的人罢了,这有什么用!”
  卜正南冷冷一笑,哼了声道:“天下之人有谁武功比我高?”
  说着他环视了一周,又道:“白剑翎他武功比我高吗?”
  石小青不屑的撇了嘴道:“当然比你高,我白哥哥比你强千倍万倍!”
  卜正南气得仰天大笑,半晌,他身形一起,直向大雄宝殿上佛祖金身飞去,右手单掌切下,一掌将佛祖左臂切下。
  他站在如来佛头顶上举着佛臂,大声道:“白剑翎他能吗?”
  众人见了不由面色大变,天下英豪即使武功再高,有谁敢在少林寺中如此放肆的,不用说少林寺是天下武功之源,就以少林寺中的人才而论,谁敢在少林寺中如此狂傲的?
  达摩院中高手无数,合手之下,只恐天下之人无一敢自存取胜之望。
  百慧见卜正南如此,不由面色大变。
  卜正南侧目轻蔑的扫着众人,双手一握,啪的一声,将佛臂折为两段,双手一松,佛臂落于地面,发出了一声清响。
  百慧合什闭目不言。
  卜正南大声道:“怎么了,你们都聋了吗?”
  百慧心中盘算着,半晌方始睁目庄声说道:“卜大侠,天下之人无一人敢如此对待少林寺的!”
  卜正南昂首大笑道:“你意思说我是第一个了?”
  百慧正色道:“卜大侠既然如此,莫怪老僧对卜大侠不客气了!”
  卜正南大笑道:“你要对付我吗?那我正是求之不得!”
  百慧整容凝立,苦行与二女齐退。
  门外转入百余名僧众,将卜正南团团围住。
  卜正南放声大笑,长啸一声,身形落下,落入群僧之中。
  百慧轻击两掌,僧众排出了素为武林侧目的“罗汉伏魔阵”。
  阵式转动,顿时将卜正南困于其中。
  卜正南大笑,空手迎上,掌劲频频拍出,反攻了回去。
  群僧闪动进退之间不失毫厘,掌劲虽轻,但拍出绝快,卜正南一出掌之间,阵式之中早已闪过了五六人,每人都稍沾即走。
  卜正南接三掌,正觉不对,少林寺他是早已闻名,而且少林寺中一向不过问江湖之事,而江湖中对少林寺亦向来不敢轻视,但少林寺的实力究竟如何,从未有人去试过,也从未有人敢试。
  卜正南哼了一声,反手抽出长剑,单剑划出,身形闪动之际,一招“飞凤展翅”发出,立将僧众逼退两步。
  卜正南得意的一笑,长啸一声,欲剑戳群僧。
  百慧见卜正南出剑,心中微惊,知卜正南以飞凤剑而闻名,剑招自有独到之处,他急忙轻击两掌,阵式转动益速,群僧击出之掌劲织成一道气墙,逼住卜正南。
  卜正南正欲一展“飞凤剑”,不想却被逼住,长剑挥舞之际,仅能保持不败而已。
  眨眨眼数十招如闪电般的过去,卜正南只觉得四外压力有增无减。
  他心中怒火上升,怒喝了一声,单剑斜斜刺出,使出“飞凤剑法”中威力至高的一招,“丹凤朝阳”。
  他全身功力尽聚于此,剑尖过处,群僧的气劲一裂,他身如轻凤,直穿而出。
  百慧见卜正南脱身而出,他身形一起,如一只巨鹤般的扑了上去。
  百慧身为一派宗师,自来无人见过他施展武功,也无人知他在武学上的造诣究竟如何,对他的武功即使少林弟子也只有猜忖而已。
  百慧被迫出手,他身为少林掌门,他的达摩神功已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他双手挥出,达摩神功直击而出,向卜正南击去。
  卜正南一向轻视百慧,百慧是苦行的晚辈,苦行他尚且不放在眼中,何况对百慧!
  他轻蔑的一笑,身形在半空中一拧身,单掌向百慧拍去。
  二人掌势一接,上下立判,卜正南轻敌过甚,身形被震得一幌。
  百慧长躯直入,乘胜攻去。
  他身形一翻由上而下,连击五掌。
  卜正南怒极狂笑,双掌以全力向百慧击去。
  但身后众僧已追踪而至,卜正南立刻被逼回掌自保。
  他这一轻敌,使他又再度被迫落回阵中。
  百慧虽侥幸逼回了卜正南,但心中不由暗暗吃惊,卜正南的功力竟在他所想像之上,单凭一个“罗汉伏魔阵”
  要对付空手的卜正南还可以,如果“飞凤剑法”展开,只怕“罗汉伏魔阵”无法困住卜正南。
  卜正南被逼回阵中,心中怒火上冲,单剑急展,连出绝招,向群僧逼去。
  群僧被逼,急忙向后退了一步。
  百慧吃了一惊,身形急扑而下,亲身入阵,指挥群僧向卜正南围去。
  卜正南怒哼一声,在他心目中他是天下第一人,焉能如此被困,以他的聪明才智,又焉能甘愿被困?
  他在刚才交锋之时,早就看出“罗汉伏魔阵”之所以能制敌,全部是因为快!人数的众多加上方位的准,使“罗汉伏魔阵”充分的发挥了他的效力,动作轮流不息,足可使被“罗汉伏魔阵”困住之人,筋疲力竭而落败。
  百慧落入阵中,“罗汉伏魔阵”的威力更是大增,阵法的推动也是更快!
  卜正南看出了“罗汉伏魔阵”的长处,他一面采取守势,一面心中暗自盘算着,只要“罗汉伏魔阵”一滞,他就可以占上风了。
  他掠目四望,见众僧均闭目而行,闪动之际,四外压力更是加大。
  他轻蔑的哼了声,长剑连翻,一连挡了十几招。
  十余招一过,他突然大喝一声,身形一低,一招“剑影流虹”,剑势贴地扫出,如洪水泻地般,向群僧扫去。
  “罗汉伏魔阵”仅微微一起,闪了过去,仍然是屹立不摇。
  卜正南心中早定破阵之计,他身形一翻,卖险招,腹部朝天,剑式急展而出,正是“飞凤剑法”中的“剑挑万斗”一式,闪电似的向众僧小腹挑去。
  群僧大惊,他们虽平常训练有素,均为江湖上少见高手,但哪曾见过这种天南绝学,一时不由慌乱了一阵。
  众僧纷纷闪避,卜正南长笑一声,身形再变,“飞凤矫翅”之式再度展出,剑气如虹,横掠“罗汉伏魔阵”中。
  百慧见状大惊,心知罗汉伏魔阵只要一破,少林寺的劫运即至,他单人迎上,立即出掌向卜正南逼去。
  卜正南一招“飞凤矫翅”逼退群僧,见百慧逼了上来,适才被百慧逼落时之怒火又升起,他长笑了声,单剑刺出,直逼百慧。
  百慧心中抱着牺牲一己,以期卜正南再度被困之心,他若死于卜正南剑下,群僧激忿之下,再加上苦行大师在寺中,少林之劫或可消弥。
  但卜正南并不如他所想,百慧侧手出掌,以“旁敲侧击”之式,向卜正南长剑拍去。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他飞眼急掠,见群僧已一退又将逼上,他右手长剑突背,二人身形一合,百慧大师已被他闭上软麻穴。
  众僧涌至,卜正南身形不动,单手将百慧挥起,向群僧扫去。
  少林掌门人被擒,众僧心中虽急怒交加,但亦只有退后。
  卜正南嘴角撇起一丝轻蔑的笑容,环目四望,众僧呆立,不知如何是好。
  卜正南冷冷道:“叫苦行出来!”
  众僧呆立不言。
  卜正南提起了百慧道:“你们听到了没有!”
  他话刚说完,苦行大师早已自门外飘身而入,他自知处境非常难,百慧既已落入卜正南手中,其不适之需可想而知。
  卜正南见了苦行大师,他扬了扬眉道:“白剑翎现在在哪里?”
  苦行大师合什道:“卜檀越问起此事,老僧实在不知!”
  卜正南仰天大笑,他本不是想问出白剑翎的下落,但只是要找一个借口罢了。
  苦行大师也知卜正南心中的意思,他淡淡一笑道:“但卜施主并不在于要知白剑翎的下落可是?”
  卜正南面容一板,道:“你说什么?”
  苦行大师又淡淡笑了笑,道:“这些事不妨全部都揽在我身上,卜施主有事只要找我就好了!”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好!你也倒爽直,我就明说了,我第一要白剑翎的命,第二要你侄女,你能做得到吗?”
  苦行大师合什道:“这两件事老僧都可以办得到,只是在于我肯不肯办而已!”
  卜正南哼了声,冷冷的看着苦行大师。
  苦行大师道:“白剑翎只要我肯开口,他是一定会答应,我侄女的事那我更是容易办得到了!”
  卜正南冷冷道:“你的意思是你不肯办,是吗?”
  苦行大师淡淡一笑道:“老僧未有此言!”
  卜正南轻蔑的一笑,道:“我也相信你办得到,只要你有条件是吗?”
  苦行大师笑了笑道:“老僧正是此意!”
  卜正南一步步向苦行大师逼去,冷冷的看着他。
  苦行大师淡然道:“你逼我有什么用!”
  卜正南止住了脚步,他深信白剑翎敌不过他,但他心底对白剑翎还是免不了有一种畏惧,他一向轻蔑的对着所有的人,但他不敢轻蔑的看着白剑翎。
  他似乎有些儿怕白剑翎那种正直的目光,及凛然不可犯的神态,他妒忌着白剑翎,在白剑翎面前,他不由自主的会感到自卑!
  他还是希望着,最好用不着他自己动手,而使白剑翎消失。
  沉默了半晌,他开口向苦行大师问道:“你有什么条件,是要我放了百慧吗?”
  苦行大师淡淡一笑道:“你想会吗?如果用白剑翎和百慧二人的生命由我挑,你知道我是要谁?”
  卜正南怒哼了声道:“苦行,你别再吞吞吐吐的,如果我不是想要省点事,我才不卖你的帐!”
  苦行大师道:“我也没有什么条件,只是我替一个人做事,那人应该比我行!”
  卜正南轻蔑的哼了一声道:“你认为我不如你吗?”
  苦行大师淡淡道:“我并没有如此说!”
  卜正南怒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苦行大师道:“但我又怎么知道你比我强呢?”
  卜正南昂首大笑道:“原来你想考我!”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