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陈青云 >> 狂龙傲凤 >> 正文  
第二章 浪子娇娃 神秘纱灯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章 浪子娇娃 神秘纱灯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2/25
  马之良是倒吊着的,可能是角度的关系,首先发现了来人,大声叫道:“姑娘救我。”
  姑娘,来的当然是女人。
  光晕照开,出现的是一个宫装少女,婀娜多姿,手里挑了盏小纱灯,灯纱上映出一只飞风。
  这女子是谁?怎会在这种时分、这种地方出现?太不可思议了。
  挑灯的少女在距铁脚八尺之处停住。
  灯光隐约人也隐约,更增加了神秘的气氛。
  荒江、小庙、扑夜,会有官妆少女出现,小龙在暗甩偷觑,心里不期然地想起那典神奇古怪的故事,孤鬼迷人、仙女下凡……
  铁脚坐着没动。
  “此地不许胡来。”少女开了口。声音很脆,但很冷,冷得教人感到不舒服。
  “这话是对谁说的?”铁脚的声音也不热。
  “当然是对你。”
  “你是看庙的?”铁脚不称她姑娘而称你,意态之间显得很狂妄。
  “现在快带人离开。”少女口吻是命令式的,不理睬铁脚的问话。
  “八成你是借住的。”铁脚又开了口。
  “姑娘,求你……”马之良又叫了起来。
  “准备。”少女冷冷地叶出了两个字,弓身从地上捡起一片丹桂的枯叶,脱手投出。
  吊挂的带子被枯叶切断,马之良向下直栽。在头顶将若地的刹那,双肘一曲撑住地面,身躯坠地,挺腰坐起,解开脚理的结头,站直,迅速地退到围墙边,脸上的神色说多难行有多难看。
  少女飞叶断带这一手,使小龙为之震惊。窥一斑而知全豹,这少女的功力已到了惊人之境。
  她到底是什么来路,
  铁脚缓缓站起身来:“小子,人家不许在此地逗留,咱们换地方再谈。”这话是对马之良说的。
  人影一闪,马之良飘出围墙。
  铁脚望着少女道:“一看在纱灯份上,本人走。”说完,也闪出围墙。
  小龙更加困惑,铁脚说看在纱灯份上,是什么意思?这盏绘有飞风的纱灯,难道是什么厉害人物的标志?可是扛湖上又不曾听人提起……
  “喂,你还赖着不走了?”少女转望小龙藏身的地方,声音更冷。
  小龙现身出来。
  “快离开。”少女摆摆手。
  这是什么地方?”小龙脱口发问。
  “要你走,少噜嗦。”
  “别这么凶好不好,看你长得……”
  “你不走?”
  “在下不惯被人呼喝。”
  “想找死?”
  “还不至于。”小龙昂起了头。
  少女偏头望着小龙,嘴角浮起一抹冷笑,眸子里闪出了杀光,把纱灯挑高了一下又放下。
  “你真的不走?”
  “在下想走自己会走。”
  “等你想走时,恐怕已经走不了。”
  “在下一向不信邪。”
  “马主要你信,你非信不可。”少女俯身抓起一把拈叶,抖手洒向小龙。
  疾劲破风,不殊金铁暗器。
  小龙抬起手中连鞘剑,在身前划了半个圈。
  “叮叮”声中,那些枯叶被扫回飞,有两片嵌入树身,他也露了一手回震的至上内功。
  少女粉腮变了变。
  “原来你自恃还有点功夫。”
  “在下从不自恃,是姑娘先出的手,在下只是防御。”小龙放下了剑,倒提着。
  “你跟刚才的两个之中的那一个是一路?
  “在下是第三路。”
  “什么来路?”
  “浪子小龙。”顿了顿:“姑娘呢?”
  “你不配问。”
  “哈哈哈哈。”小龙狂笑了一声,抬头目注夜空,一副傲岸的神情。
  少女轻轻放下纱灯,盈盈上前数步,手里多了一柄比一般长剑略短的镶珠剑。
  小龙这才看出纱灯是用剑挑着的。
  “拔剑。”少女语如冰珠。
  “在下不对女人拔剑。”
  “你少狂。”
  “事实本来如此。”
  “我们正好相反。”
  “为什么?”
  “姑娘我专对男人用剑。”
  “那太遗憾了,姑娘你找错了对象。”
  “臭美,你不是不愿,而是不敢。”
  “就算不敢好了。”
  “等剑尖刺进你的身体,看你拔不拔剑。”少女双手一抬,剑出了鞘。
  夜暗,亮光薄弱,但仍可见剑身泛出笑人的寒芒。
  小龙兀立着没任何行动。
  少女亮出了架式,很玄奇的势子,无懈可击,而且使人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你也不还手?”
  “不还。”小龙脱口说了出来,但马上就觉得后悔。对女人不拔剑是原则,只是剑不出鞘,防御却是应该的,话已出口,无法收回,只好硬起头皮。
  “话是你自己说的,我倒要见识一下你是不是真正的男子汉。”
  少女上步、出剑,平平刺出。
  没有任何技巧,像是孩童在玩剑。
  如果没有刚才那句狂话,他可以用带鞘的剑格拒,而现在只有闪让一途。
  心一横,他没动。
  剑尖触及左上胸衣,停住。
  “你连躲都不躲?”少女似乎感到意外,
  “必要时会。”小龙沉声回答。
  “难道现在没必要?”
  “是没必要。”
  “为什么?”
  “在下看得出姑娘没存心杀人。”
  事实上,小龙这句话只是维持他的狂态。他根本没把握断定对方不下杀手,他的潜意识里觉的对方没杀人的理由。
  “对,你说过你是不信邪。”剑尖一颇,刺入胸脯,殷红的血水立即渗了出来。
  剧痛,但小龙忍住了,连脸色都没变。
  “你信了么?”
  “不信。”
  “如果剑尖再刺进三寸……”
  “……”小龙无语,因为他发过狂言不还手,男子汉有时为了一句话会付出生命作代价,在有些人看来是愚蠢,不值,但这也就是好汉之所以成为好汉的原因,对与不对很难下定论。
  “为什么小开口?”
  “大丈夫一言九鼎,在下没改变主意。”
  “你不觉得就这么死在一个陌生的女人剑下……”少女突然笑了笑,接下去道:“太不值得么?因为你还可算得上是个高手,而为了一句话赌命?”
  “在下不这么想。”
  “怎么想?”
  “在下不准备回答。”
  “如果你碰上的对头尽是女人怎么办?”
  “对头是例外。”
  “你的意思我们不是对头?”
  “好像不是。”
  “你会记仇么?”少女改变了态度,不再那么冷酷。
  “那得看情形。”
  “比如我现在已经伤了你……”
  “这点小事还不值在下记仇。
  “风娇。”一个女人的声音蓦地传来:“你在替我丢人现眼,你忘了我的教训,对男人晓什么舌。”
  声音之冷漠,令人一听便一辈子忘不了。
  小龙下意识地感到心弦一颤。
  被叫做凤娇的少女粉腮突然一白。
  “主人,我……”
  “少废话,刺进去。”
  小龙的心弦又一颤。听称呼双方是主婢的关系,这为主人的女人,定是个残忍无情的怪物。
  凤娇没行动,持剑的手微微发抖。
  小龙疾退一步,剑尖离开了胸膛,血水冒了出来。
  发话的女人没现身。
  “芳驾是谁?”小龙望着空处问。
  “是我家主人。”凤娇代答。
  “现在我们是对头了。”
  “你说……我们?”
  “在下指你的主人。”
  “你要拔剑?”
  “不错,在下的所谓拔剑就是要杀人,在下的剑只要出鞘,不见血不回。”小龙的眼里冒出栗人的狂焰,跟刚才判若两人。
  “如果我现在再向你出剑呢?”凤娇不得不有此问。因为小龙挑明了把她的主人当对头,而她也没有照主人的命令把剑刺进去。
  这个问题小龙必须考虑了。人,不管狂到什么程度,总不能把生死当儿戏。固然一个自命男子汉的人不斤斤计较于生死得失,但该衡量值与不值,否则便是个妄逞血气之勇的匹夫了。
  “在下会。”小龙考虑之后回答。
  “为什么现在会?”风娇紧迫着问。
  “因为现在你出剑是奉命杀人。”
  风娇默然,她在主人命令的压力下,固然没考虑的余地,但她是女人,女人有女人的心思。
  “风娇,你已经违反了一次命令。”主人发了话,声调冷酷得没半丝人味。
  凤娇把牙齿咬了又咬。
  “拔剑。”她的声音有些抖颤。
  “风姑娘,你该这样做么?”
  “我服从主人的命令。”
  “你杀不了在下。”
  “那是另一回事。”
  “你不后悔?”这句话暗示她可能丧生剑下。
  “我没有后悔。”风娇似已下了决心,所谓没有后悔,就是没有选择的余地。
  “你投错了主人,她根本不拿你当人。”小龙有意激暗中的女人现身。
  “你……胡说,我要出手了。”她的剑横了辉来。
  “在下替你可怜。”
  “看剑。”
  凤娇一剑刺了出去,显然她宁死也不敢违抗主人的命令。
  这一出手,与前一剑大不相同,凌狠厉辣兼备,是上乘的杀手。
  “铿铿……”连声,凤娇被震退了两步。
  小龙以带鞘的剑封击,他没拔剑。
  凤娇一退之后,又扬剑上步……
  “站住。”小龙大喝一声,凤娇窒住,然后她以冷沉的语调道:“在下说过只对你的主人拔剑,她既然不敢出面,驱使别人卖命,看来也是个值不得在下拔剑的人。天快亮了,耗下去没意思,在下该走了。”
  凤娇不知如何是好。
  “凤娇,退回来。”暗中的女人又开了口。
  “是。”凤娇应了一声,皱了皱眉头,深深望了小龙一眼,转身收剑挑起灯笼,朝原来现身的地方退去。
  小龙在等待,他预料风娇的主人将现身。
  光影消失。
  静候了片刻,不见任何动静,小龙忍不住开口道:“芳驾还等什么丫”
  没反应。
  小龙走了过去,一看,空荡荡地半个人影也没有,主婢俩像是离去了,他吐了口气,感到一片茫然,对方出现的突然,去得也突然,到底为什么?
  他朝外走。
  这座小庙仅一殿两厢,一目了然,藏不住人,主婢俩是真的离开了。
  他征了片刻,突然想到余巧巧,余巧巧在酒店酒壶下毒,她的同路人马之良已经承认,当然假不了,这谜底必须揭开。
  于是,他立即离庙回奔。
  晓色迷蒙中,小龙回到了疗伤的客店。
  他悄然掩了进去,不警动任何人。
  房门没上栓,是虚掩的,轻轻一推便开了。小龙进房,反手关上门。桌上的灯火还亮着,结了个大大的灯花。床上躺了个人,平卧着,被子盖齐颈子。
  乌溜溜的秀发披了一枕头,迷人的脸蛋在灯光映照卜散放着强烈的魅力。
  是余巧巧,她睡得很熟。
  她为什么不回隔壁酒店自己的房间,而要睡在这不怎么干净的客房?
  小龙走近床边,望着熟睡的美人,一颗心不由跳荡起来。这景象处了自痴没人会不动心的。
  他想叫醒她,但口一张又闭上。
  一个功力不弱的女人,会睡得这么熟么了不可能,很明显是在假睡。
  毒,一个不相识的女人对自己卜毒,这谜底作揭开不可。
  暗地一咬牙,猛可地掀开被子。
  “咧。”小龙惊叫一声,连连后退。
  尖叫一声,余巧巧急把被子掩上
  小龙脸上筋胀,心在狂跳,脑在晕眩,窒在桌子边。他做梦也没料到,余巧巧脱光了衣服睡觉,一个少女,在客店里不栓房门,光着身体睡觉,这简直的不可思议。
  “是你。”余巧巧喘着气。
  “你早知道是我。”小龙竭力定下心神。
  “你冤枉人,我是真的睡着了。”余巧巧咬咬下唇说道:“我追你没追上,只好折回客店,熬到现在,实在倦了,一倒头便睡着。”
  “那你为什么不穿……”他实在说不出口。
  “从小养成的习惯,没办法。”
  “门也不拴?”
  “嘱咐过店家的,除了你谁也不敢进房。”
  “好,穿衣服起来。”小龙背转身,同时吹灭了灯火,他人狂心可不狂。
  一阵悉率之声过后,余巧巧边拢头发,边走向桌边。
  “回头吧,穿好啦。”
  小龙回转身。
  窗纸透白,天已经大亮了。
  “咦,你……受了伤?”余巧巧发现小龙胸前的血迹。
  “皮肉之伤,没什么。”
  “跟谁交手?……铁脚?”
  “不,另外的人,是我自愿受的伤。”
  “什么,受伤还有自愿的?”
  “我不屑于还手。”
  “不像话。”余巧巧当然无法相信,摇摇头,一双媚眼睁得老大。
  小龙也在摇头,他并非是否定对方的话,而是在驱除脑海里使他心绪不宁的影像。
  刚才掀被虽只是一瞥,可是那晶莹美妙的影像,已深印脑海。
  余巧巧就站在身边,虽然她已经穿好了衣服,可是在他的眼里,似乎还是一丝不挂,尤其她身上散发的香味,更增加了这种感受。
  小龙怔怔地望着余巧巧,心情很乱。
  余巧巧似乎觉察到了,紧咬下唇。
  “为什么这样看我?”
  “我……我想问你一句话。”小龙的声音轻轻地,像发自别人的嘴。
  “嗯。”余巧巧又靠近些,身体几乎接触在一起。
  “问吧,你随便问,我不会生气的。”
  “记得我们刚认识时……发生的事么?”
  “当然记得,只是昨天的事。”
  “你那壶酒里真的下了毒?”
  余巧巧一愕,然后“咕”地笑了一声。
  “我不否认,是真的。”
  她的神色泰然自若。
  “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人下毒?”
  “因为我怀疑你是我要找的人。”
  “哦!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使你怀疑?”
  “在我而言,我们并不陌生。”她轻轻笑了笑。
  小龙大为困惑,在记忆中,自己从来没见过余巧巧,半面也没有。
  “我不懂。”
  “那我告诉你,一个月前的今天,我从洛阳来经过灵宝,正赶上你搏杀符老邪父子那一场热闹,我很欣赏你那股狠劲,更佩服你的剑法……”
  “原来如此。”小龙点点头:“可是这怎么会引起你对我的怀疑呢?”
  “因为我要找的人剑法无双,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他不怕毒,毒不倒。”
  “所以……你就要试上一试?”
  “对。”
  “可是我并没有喝下那毒酒。”
  “我索性坦白告诉你,你在林子里挨的飞刀是有毒的,你被毒倒,证明了你不是我要找的人,所以我替你解毒,带你到这客店。”
  “剑法无双,不怕毒……”小龙自望窗外,喃喃自语,突地目芒一闪,道:“你要找的人是谁?”
  “奉命行事,我不能告诉你。”
  “不能说算了,我不一定要知道。”
  “现在论到我问你了。”
  “唔。”
  “你跟铁脚是否一路?”余巧巧仰面盯住小龙的脸,似乎想从他的眼色看出,他回答的是不是真心话。
  “你明明知道我们不是路,我也从没见过那怪人,昨天是头一次。”
  “你没骗我?”
  “信不信由你。”
  “我信,我信……”余巧巧连声回答,想了想,期期地道:“铁脚不怕毒,可是……他不用剑。”
  小龙回想当时的情况,他与铁脚对峙,铁脚不愿跟他决斗,凭空飞来三柄飞刀,铁脚分明已经倒地,结果现在人还是好端端地,不怕毒是事实,但不怕毒便能用毒。
  他又想到暖酒壶的事,铁脚凭什么知道酒壶酒下了毒?他说是用鼻子闻出来的,这话当然不可信,天下那会有这种邪门的事。
  从铁脚,他联想到马之良、江神庙、提纱灯的少女凤娇还有风娇身后神秘的主人。
  “巧巧。”小龙忍不住要问:“你知道离此地大约七八里的江边有座江神庙……”
  “没去过,只是听说,怎么样?”
  “昨晚我追铁脚追到了江神庙,碰到了件怪事,我想不透。”
  “碰上了什么怪事?”
  “一个少女提了盏上面绘着飞凤的纱灯。”
  “飞凤纱灯。”余巧巧脱口惊叫出声,退了两步。
  “不错,飞凤纱灯唬走了铁脚,想来那纱灯必定大有路道,你知道纱灯主人的来历么?”
  “知道。”
  “什么来历?”
  “当今江湖道上最神秘的一个门户,黑白两道闻名丧胆,鼎鼎大名的水仙宫主人。”
  “啊!水仙宫,我听人提起过。”
  “你见到了水仙宫主人?”
  “没有,她没现身,只听到她的声音。”
  “对,我明白了,你受的伤就是对方的手艺?”
  “不错。”小龙想要费口舌描述当时的情况,他只是想这一剑不能白挨,非找水仙宫主人讨个公道不可。想想又道:“水仙宫在什么地方?”
  “谁也不知道。”
  “我想……可能在江神庙附近。”
  “最好别招惹。”
  “唔。”小龙在喉咙里应了一声,眼睛扫及窗子上的破洞,想到还藏在身边的木珠,是谁投的珠子?目的是什么?这始终是个令人困惑的谜。
  “站着不累么?”余巧巧先坐了下来。
  小龙跟着坐下。
  “小龙哥,你奔波了一夜,不上床歇会儿?”余巧巧显得很关切的样子:“被窝还是热的。”
  这本是句很平常的话,但因为有刚才的一幕,听在小龙耳里,便感觉是一种挑逗。他是血气方刚而且性格狂野的年轻人,他的眸子立即放出火焰,直直地照在余巧巧的脸上。
  “我是想躺一会。”
  “那就上床吧。”
  “你呢?”这两个字含意深刻,也是试探。
  “你睡下我替你裹伤。”
  “裹倒不必,敷点药就成了。”
  小龙起身,脱去外衫,左胸一片斑烂,凝固了的血渍,已把裹衣紧贴在身上,看起来很怕人。
  “啊?看来伤得不轻。”余巧巧皱起眉头。
  “没什么。”小龙走到床边,脱了鞋袜上床。
  一点不错,被窝还是暖暖的,枕头上余香犹在。
  余巧巧走过来,伸手摸了摸伤处,说道:“血都干结了,得用温开水发开。如果硬撕开,定会牵动伤口。你等着,我去拿开水。”说完,转身出房。
  窈窕的身段,一举一动都带着诱惑。
  小龙不自禁地绮念横生。
  余巧巧动作可真快,只一忽儿工夫,便端来了一盆温开水,用濡湿的布巾叠成方块,轻轻地压放在伤处。
  “痛么?”她坐上床沿。
  小龙摇摇头,眼睛紧盯在余巧巧的脸上,连眨都不眨一下。他的眼睛似乎已透过她的衣衫,望到了包裹在衣衫裹的晶莹铜体,无瑕疵的玉雕。
  余巧巧不是天真未凿的无知少女,反之她比任何少女还来得敏感、成熟,老练。从小龙此刻的眸光里,她知道他在想什么,准备要什么。
  她拿开湿布巾,轻轻解开小龙的内衣,揭开。
  小龙突地捏住她的双腕,眼睛发了红。
  “巧巧。”小龙有些气促。
  “小龙哥,我现在是替你裹伤。”
  “巧巧,我……”
  “你的伤不重但也不轻。”余巧巧微笑着,但笑得很正经:“这一剑快深及骨头,你自己看看。”
  “我……不在乎。”
  “你一动就会流血,伤口会进裂,我要你自己先看看。”余巧巧微一皱眉。
  小龙抬起,收下领、眼睛扫向左胸他看到厚实的胸脯上开了一张婴儿的嘴,他不在乎地抿了抿嘴,把头放回枕头上。
  “你看到了?”
  “看到了。”
  “怎么样?”
  “我还是不在乎。”小龙真的是不在乎,右手一换一揽住余巧巧的腰肢,双眼红得像要冒火。
  余巧巧并没有抗拒的动作,仍然一脸的妩媚,仿佛她生来就是这一类型的女人。
  这时,窗框边的隙缝也有一对眼睛,同样红得要冒火,但那火与小龙的火不一样。
  两个人都没发觉窗外那双冒火的眼睛。
  “小龙哥,先敷药,绑扎好,对你的伤可能要好些。”余巧巧拉开围住腰肢的手。
  “巧巧,绑扎好之后……”
  “你别乱动,安份些,伤口像是要出血了。”
  小龙感觉到伤口隐隐作痛,他奈住心火,放开了另一支手,真的安份了些。
  余巧巧取出随身携带的金创药,敷在伤口,然后“嗤”地一声撕下小龙染血的内衫衣襟,扯成布条,结好,以熟练的手法替小龙绑扎,料理完毕,她起身洗手。
  “巧巧,好啦。”
  “好啦。”余巧巧离床站着。
  “你怎么不过来?”小龙的声音有些倾抖,他心里的那股火又开始燃烧。
  “我得上街一躺。”
  “什么?你……”小龙瞪大了眼。
  “去替你卖衣服。”
  “用不着,我有替换的。”
  “换新的不好么?”余巧巧笑笑:“你至少得静静躺一个时辰,才……不会碍事。”
  “巧巧,这点子伤……”小龙坐了起来:“你把我当文弱书生那么经不起风雨?”
  “你是金刚,但金刚也得躺一个时辰。”
  “我……不要……”
  “小龙哥,找上街去了,一会就会回来。”
  窗外发火的眼睛移去了。
  余巧巧妩媚地笑笑,转身牵门而去。
  小龙重重地拍了一下床沿,无可奈何地又躺了下去。口里喃喃道:“故意折磨人。”一伸手,触及了一样滚圆的东西,抓起一看,原来是那颗神秘的木珠。本来是揣在怀里,定是余巧巧在撕裂衣襟裹伤时掉出来的。他拿来放在眼前仔细观察。滚圆滑溜、大如核挑,是乌木做的,黑里透亮,两端有两个微微凹入的圆梢,指甲大。
  小龙用拇指和中指扣进凹梢,食指抵在中间,一比,他明白了,这是发珠的特殊设计,三个指头扣住,不但可以用上力,而且控制由心。
  这是暗器么?可以说是,加上内力,打碎人的脑袋绝无问题,打穴一样管用,只是不犀利,可以称之为一种平和的暗器。
  记得前晚正与余巧巧拉手言欢,木珠破窗而入,虚惊了一场。
  发珠人目的何在?
  江湖上还没有听说过有人以木珠当暗器,是临时无意的行为么?还是有某种特殊的企图?
  他想得出了神。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感觉不对劲,浑身的不舒服,胸口闷胀,肌肉酸痛,伤口灼痛。
  这是不可能的事,自己并没有受内伤!
  难道这是余巧巧所敷金创药的特殊反应?这也不对,金创药只有收敛止痛,不会有这种现象。
  不适之感愈来愈烈,伤口像有火在烧炙,他不自觉地哼唤出了声。
  还不见余巧巧回店。
  他咬牙翻身坐起,头沉重的几乎抬不起。
  “定是那臭娘们做的手脚。”小龙嘶叫出声。
  刚见面,余巧巧就端给他毒酒,然后又发生了江神庙的事,难保她不是江神庙那两个女人一路。
  他下床,揣好木珠,胡乱罩卜外衫,抓起床头剑,摇摇不稳地挨到桌边,扶椅坐下。
  他暗贪自己太过幼稚,居然睁着眼受人摆布,余巧巧所解释毒酒的事根本全是假话。
  她们的目的何在?
  “走,趁还能动离开这里,可能她们已经猜出了自己的来历,如果栽了,将死不瞑目。”他打了一个冷哗,又想:“只怪自己太糊涂,为什么不时时提防碰上仇家……”
  剧烈的痛楚几乎使他倒下。
  “走,再迟可能就走不了,能否活下去大成问题,看来只有照娘的遗命去找天马侠。”
  小龙下决心,紧咬牙门,强撑着步出房门。
  “客官上哪儿去?”店小二站在房门口。
  “有事。”小龙脚步不停。
  “余姑娘盼咐要小的……”小二跟在后面。
  “我有要紧事非走不可,告诉……余姑娘,就说……我马上回来,要她……在房里等我别走。”
  横过院子,出店门。
  “客官,你好像……”小二紧跟不舍。
  “我会……回来,别……跟我。”小龙拼起力气回答,一步一踉跄向前走去。
  小二停了步,苦着脸望着小龙的背影缓缓向出镇方向移去。
  在闹市的一端,余巧巧已替小龙买好了衣衫,用袱布包了提在手里,朝客店走回。
  马之良迎面走来。
  “大妹子,我正要找你。”
  “你不是被铁脚缠住么?”
  “我好不容易摆脱了他,咦,你……怎么知道的?”马之良靠近些。
  “我听小龙那浪子说的,他说了江神庙的事。”
  “哦!他人呢?”
  “在店里。”
  “不对……”马之良像想到什么。
  “什么不对?”
  “昨晚在江神庙,我没见那小子现身,他怎么会知道?嗯!八成……他跟铁脚是同路人,两个人作对只是在演戏。”
  余巧巧默然,事实上她还是没摸清小龙的来路。
  “大妹子,你可得当心,别太任性误了大事。”马之良边说边向四下张望。
  “我会设法掏他的底。”
  “我只怕……”马之良奸意地笑了笑。
  “怕什么?”
  “怕你被他谜了心窍。”
  “放屁。”
  “好!算我放屁,你手里是什么?”
  “衣物。”余巧巧淡淡回答,停了停又道:“你认为铁脚可疑么?”
  “值得调查追根,我们不能忽略了他没用剑,也许他是故意瞒人耳目。”
  “唔。”
  “我现在去见负责人,晚上……我来找你。”
  “去吧。”余巧巧一心要回店,不想跟马之良多谈论,话出口她已挪步。
  马之良望着她的背影阴阴一笑。
  小龙清醒过来,眼前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楚,他感觉自己是躺在床上。
  他竭力从昏乱的思绪中去摸索,想自己回到清晰的现实。
  他隐约记起自己强忍痛苦离开客店,奔向野外,目的要去高府见天马侠,结果中途不支倒到。似乎有人来到身边,以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是不是又被余巧巧追上带回客店?
  他只是在想,不愿开口。
  视力恢复了些,床前有条人影,看不清面目。他努力振作,神志在复苏中。
  慢慢地,影像清晰起来,床前站着的是个老人,一个威严的老人,目光紧盯在他的脸上。
  再看房里的景象,布设考究,不是店房。
  这是什么地方?
  老人是谁?
  自己怎会到这里?
  一连串的疑问在心头涌升,他终于开了口。
  “这……是什么地方?”声音很孱弱。
  “总算清醒过来了,你叫什么名字?”老子反问,声音相当苍劲洪亮。
  “在下……叫……小龙。”
  “你怎会伤在毒剑之下?”
  “毒剑?”小龙惊叫起来,但声音不大,他的力气还没回复。
  “不错,是毒剑,稀有的毒,老夫不识毒,但存有最珍奇的解毒之药,可是解不了你中的毒,只能稳住毒势,你能清醒过来算是幸运了。”
  小龙在想:“江神庙那叫凤娇的女子使的居然是毒剑,怪不得那出声不现形的女人会自动离开,隔了那么长时间毒性才发作,定属慢性之毒,自己倒是错怪余巧巧了……”
  心念之中,出声道:“在下……怎么会到这里?是前辈救……”
  “你倒在路边,口里念着老夫的名号,所以被人送到这里来。”
  小龙大为激动,想不到这么巧被人送到自己本意要找的天马侠高前的府中来。
  “您……您……”小龙想坐起来,但仅只抬了抬头,又倒回枕上。
  “你别动,慢慢说。”天马侠抬了抬手。
  “高……伯父……”小龙的口唇在发抖。
  “什么?”天马侠两眼精芒毕射,说道:“你到底是谁?怎么称呼老夫作伯父?”
  “小侄……姓武……”
  “姓武?”天马侠目芒更盛,像两道电炬。
  “是的,先父武世明……”小龙眸子里尽是痛苦和怨毒之色。
  “啊。”天马侠上前一步,抓住小龙一只手,老脸起了扭曲,说道:“想不到故人竟还有后。”眼里涌出泪光。
  “高伯父……”
  “武贤侄。”天马侠语音激颤:“二十年前,武白二家惨遭灭门之祸,传言已无活口。贤侄你……是如何逃过劫难的?”
  “……”小龙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记得老夫最后一次到太原看望武白二位贤弟,那时贤侄年纪还小……”
  “高伯父所见是家兄大龙……他也罹难了。”
  “哦!这么说……”
  “武白两家遭血劫时,小侄还在娘肚皮里,是劫后才出身的。”
  “那武弟妹……”
  “家母十年前辞世。”
  天马侠脸上的肌肉再起痉挛,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久久才悲声道:“老夫如果不找出当年血案真凶,怎能有脸见屈死者于地下。贤侄,这二十多年来,老夫并未片刻忘怀这桩血案,只是光凭传言,各人所说的都不一样,苦无正确的线索可循。令堂既是劫后幸免者,对当时情况,必然有些眉目?”
  小龙两眼瞪大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马侠年纪还不到七十,应该不至于昏馈,怎会语无伦次呢?难道……
  娘生前不止一次提起,而且说得很明白,血案发生之夜,天马侠正好来访,娘是他救出来的,他安顿了娘,再回现场,此后便没了下文。
  起初以为他已遭了不幸,事后打听,才知道他安居在风陵渡老家。
  天马侠高前,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人物,这种天大的事能健忘么?
  明朽保身,他不愿淌这场浑水是唯一的解释。
  什么侠义什么公理,全是欺人之谈。
  来错了,就是死也不能死在这里。
  小龙血脉贲贵张。
  “贤侄。”天马侠抑制住激动:“老夫先设法替你解毒,其余的慢慢再谈。”
  小龙没开口。
  “老夫再给你服一次辟毒丹,彻底稳住毒势……”说着,到桌边一只小玉瓶里倒出一粒豆大的丸子,另倒了杯开水,回床边,把那粒丸子硬塞到小龙嘴里,再扶起他的头:“喝口水,吞下去。”
  小龙本不想再接受对方的任何好处,似一想,毒势不稳住便无法离开,只好勉强吞下。
  “贤侄,你好好歇着,老夫现在立刻去拜访一位老友。他见多识广,也许能想得出解毒之方。”
  “……”小龙依然不开口,他无话可说,人整个浸在狂乱的情绪中。
  “噢!对了,老夫几乎忘了大事,这非常重要,贤侄是伤在何人的剑下?”
  “一个……不知名的异乡剑客。”小龙勉强回答,他不愿说出实情。
  “这……那个剑客什么形象?”
  “中年……很阴鸳的样子。”小龙随口回应。
  “好,慢慢再说。”天马侠伸手拍了拍小龙,一副长者慈样之态:“老夫在一个时辰之内回来。”
  “晤。”小龙本想说两句虚应故事的感激话,但个性生成,他说不出来。
  天马侠转身离去。
  小龙咬牙在想:“实在后悔不该来,为什么要因人成事?本来已决定自己的事自己解决,为什么没坚持到底呢?毒发不治是命该如此,非认不可。走!就是死也到别处去死。”
  不知是那里来的一股神奇之力,小龙翻身下床,虽然有些虚飘,但还能勉强行动。
  他先到窗边探视,外面是个花木扶疏的小庭院,有道角门,证实这边不是正院。
  如果从角门出去并不费事,也不会惊动别人。
  小龙整理了一下衣衫,拿起挂在床头的兵刃,轻轻拉开门,从边沿绕到角门。
  短短一段距离,他感到很吃力。
  闭上眼,略事喘息,然后伸手拨开门拴……
  喉头一紧,呼吸窒住,他被人揪住了后领。
  “嘿嘿嘿嘿,好小子,你到此地来做坏事可是瞎了眼。”声音粗莽,吐字不太清晰,像大舌头的人说话。
  “你是谁?”
  “二太爷。”
  “放手。”
  “不成,二太爷要揪你去听候主人发落。”
  小龙一听声口,就知道碰上了一个浑人。
  “在下是你主人的朋友。”
  “胡说,主人的朋友不会偷偷走后门,以为我二楞子傻,才不傻……”
  “高大侠在房里,要在下悄悄去替他办件事,不信你去问,在下在这里等你。”
  “你说的是真的了
  “要在下大声喊叫么?”
  “啊!不,不……”二楞子松了手:“别叫,主人生了气罚我三天不吃肉,我受不了。”
  小龙回过身,眼前站着的是个赤膊大汉,筋肉虬结,孔武有力的样子,就是有些楞头楞脑
  “二楞子,你看住门,在下回来敲门你才开,高大侠的机密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主人……真的在房里了
  “你自己去看。”
  “算了,主人脾气大,你……走吧。”二楞子替小龙开了门。
  小龙故作从容地走了出去。
  二楞子随即关上了门。
  怕被追及,小龙看了看地势,朝屋后的林子走去。入林不久,他发觉后面有人跟踪,不由大为紧张。他现在堪堪能勉强移动脚步,要动手应付情况可就免淡。他不敢回头,希望这只是错觉。
  身后嗒嗒的声音愈来愈清晰。
  到底是什么人?目的何在?
  突地,从声音他想到一个人,一颗心顿时抽紧,额上也甘了冷汗。
  嗒!嗒……”很有规津的声音
  小龙继续穿林而行,头脑开始晕眩,两条腿已不大听使唤,他快要走不动了。
  有毒在身,他意识到不久就会倒下。
  眼前发生了幻象,林木似乎在移动变换位置,老挡在前头,像是随时会撞上。
  他停了下来,再无法前进。
  要发生的必然会发生,逃避不了的,把心一横,开口道:“是铁脚么?”
  “不错。”
  “你想做什么了?”
  “打架。”
  小龙的心往下一沉,咬牙回转身。面前站着一个人,眼花行不真切,好久才看出是铁脚。
  “小子,你怎么了?”
  “没……什么。”小龙伸手扶住身边的树身,否则他就会倒下。
  “还能打架么?”
  “能。”小龙嘶声回答。
  “受伤不会是这样子,你小子得了急症。”
  “那不关你的书,出手好了。”
  “我吹口大气你就会倒,根本不必出手。”
  “那,你……就吹吧。”
  在这种情况之卜,只有一切听命,他不能求饶。
  “小子,我铁脚一向不打落水狗……”
  “你……才是狗。”
  “哈哈哈哈……”铁脚狂笑道:“小子,你既狂又狠,对你自己也一样狠。”
  小龙幌了两幌,眼前一片黑,什么也看不到了,但他仍硬挺住不让自己倒下。
  铁脚抓住小龙的手,摸了摸腕脉,口里咦了一声,出指在他身上一阵点截,然后从身上取出药丸,塞向小龙的嘴。
  小龙紧咬住牙不肯接纳。
  铁脚怪声道:“小子,张开嘴,吞下去。”
  小龙的嘴闭得更紧,他不愿接受他的人情。
  铁脚又道:“小子,你不吃就会死,如果你死了,我们这场架就永远没法打。”
  说也奇怪,经过铁脚这一阵点戳,小龙立刻感到力气在恢复,两眼的视线也清明了。望着面对面的怪脸,说不出心里那股子感受。
  铁脚放开手,后退两步。
  “小子,你怎么中的毒?”
  小龙不答。
  “你中的是天下第一奇毒,这种毒除了用毒者本人和我之外,没人能解。不是吓唬你,如果不是凑巧碰上我,你最多再能活半个时辰。”铁脚目芒连闪。
  “你为什么要替在下解毒?”
  “因为你很狂,我对你发生了兴趣。”
  “怕不是这意思肥?”
  “不管什么意思,让你能活下去总该不错。”
  “要是在下不接受呢?
  “一个人如果不愿意活下去,对这人世了无依恋,与然淮也没有办法。”铁脚斜眼望着小龙。
  “对人世了无依恋”这句话深深打动了小龙的心。他真的没有依恋么?不但有依恋,而且要坚强地活下去,他有大事未了,死了将不瞑目。
  “你对在下有什么目的?”
  “除了觉得好玩,什么目的也没有。”
  “在下有什么好玩?”
  “臭脾气,烂性格,很对我的胃口。”
  “好。”小龙深深一想,问道:“有条件么?”
  “有。”
  “什么条件?”
  “别跟那小骚孤狸来往。”
  小骚孤狸,指的当然是余巧巧。
  “哈哈哈……”小龙大笑起来,就在他张口大笑之际,铁脚手指轻弹,一粒药丸进入小龙的喉咙,笑声突然中止,药丸已下肚想吐也吐不出来。
  铁脚转身离开,行动迅捷,只一眨眼便没了影子。
  小龙窒在当场,他在想……
  铁脚追上自己,并非偶然,他真正的目的何在?他怎知道自己中了毒?
  他要自己断绝与余巧巧来往,难道对余巧巧有意?
  铁脚的药真灵,只这片刻工夫,小龙已感觉到一切回复如常,如果铁脚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这是笔大人情,小龙最怕的便是欠别人人情。
  毒势已尽,功力已复,他首先要做的是到江神庙,设法找飞风纱灯的主人和婢女风娇,这笔账非算不可,这是人命账,对方有意要他的命。
  他怕再碰到天马侠,故意绕道而行。
  路上,他在想:“天马侠故意不承认当年救娘的事,到底为了什么?是受了压力,还是有意置身事外?”
  这问题他想不透,但主意却打定了,要凭自己的力量了断这公案,绝不依赖任何助力。
  就近午刻,小龙来到了江神庙。
  他毫不踌躇地走了进去。
  庙里空荡荡地一片死寂,他停身在昨晚马之良被倒吊的丹桂树下,盘算着如何才能诱使对现身。
  照余巧巧的说法,飞凤纱灯是水仙宫的标志,没人敢招惹的一个门户。依情理而论;对方既在此地现身,窝巢必在附近不远。
  如果仔细搜索,定有蛛丝马迹可循。
  于是,他开始行动,兜圈子搜索每一寸地方。
  耗了将近半个时辰,他失望了,什么可疑的线索都没有。庙就是庙,不能隐藏任何事物的小庙。
  但他不死心,准备察看庙外。
  “咕。”一个女人的笑声突然传来。
  小龙心头一紧,把跨出门槛的脚收了回来。
  小龙定了定神,没回头,但已全神戒备,冷冷地开口道:“什么人?”
  “咕。”又是一声闷笑,听声音就在身后数尺之地。
  小龙缓缓转过身,一看,不由呆了一呆,眼前站着的,是个身着月白劲装的少女,长得很秀丽,一对大眼睛,秀丽中透肴刁蛮。
  这女子是什么来路?会是水仙宫的人么?
  “你丢了东西?”大眼睛少女开了口。
  “姑娘怎知在下丢了东西?”小龙随口反问。
  “我看你东找西觅,转过来,蹦过去,不是找东西是做什么?”
  “在下是在找东西。”
  “找什么?”
  “找一只死凤凰。”小龙故意试探。如果她是水仙宫的人,定会听得出话中之意。
  “什么,死凤凰?”少女的眼睛睁得更大更圆。
  “不错。”小龙眸子里隐现杀光:“她是活的,在下要她变成死的。”
  “是你把她变成死的?”少女的粉腮倏沉
  “对,她该死。”
  “因为她反抗?”
  “她太恶,攀卑鄙。”
  “她恶毒卑鄙?”大眼睛少女的脸色愈变愈难石,眸子里有一股令人心悸的杀机。
  小龙认定面对的大眼睛少女是水仙宫的弟子无疑,不然她不会听懂“死凤凰”这哑谜。
  “跟我走。”大眼睛少女抬了抬手。
  “好极了,在下当然会跟你走。”小龙冷冷一笑:“你即使不说这句话,在下也会跟定你。”
  大眼睛少女也冷笑一声,挪动脚步。
  小龙举步跟随,他在盘算,对方一定带自己进水仙宫无疑,看事应事,毒剑不能白挨。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