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作者:金陵  来源:网络转载  更新时间:2019-05-09 12:28:22  评论:0 点击:

  日落了,晚霞满天,落日的余辉冲走了激动的场面,走的走,散的散,顷刻间,葛岭山空旷旷的,恢复原先的宁静气氛。唯独英雄——这位在奇年黑道比武大会上,夺冠的英雄——金翅银羽,并未走开,孤零零地徘徊在这沉寂的山顶上。
  月光,映着他的影子,长长地,他似有许多拂不掉的惆怅。
  一条白影,比箭还快,飘上葛岭山,立时英雄不单调了,葛岭山又不寂寞了。
  “哼,我知道你定被选上!”
  英雄微微一怔,抬目望去,一个纤巧的影子立在古树下,树影遮住她半边脸庞,但从轮廓上仍可以看出她是一个风姿卓绝的少女。
  他端详许久,终于说道:“姑娘,你是谁?”
  美人咬牙切齿地答道:“梅孤云,八年前,临江官船被袭沉没的事情,你大概早巳忘记了吧?”
  英雄闻言,脸色微变,道:“你就是那姓沈的女儿么?”
  美人恨恨说道:“亏你还记得!姑娘幸而不死,今番练成武艺,找你报雪前仇。”
  说着,白影一晃,身形快得令人咋舌,飘近英雄身前,她手上已多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宝剑,但见她银牙一咬,挥剑如虹,“刷”、“刷”、“刷”连三剑,迅雷般朝向金翅银羽全身要害攻进。
  英雄连退三步,喝道:“姑娘且住手!”
  美人恨之入骨,岂肯停手,反而出招更快,左掌右剑,攻势凌厉,立时掌风剑影幢幢,声威骇人。
  英雄攻出两掌,逼退美人半步,乘势说道:“当年袭击官家船只的并非本人所为,姑娘暂停,等本人把话说完再动手不迟!”
  美人恍如不闻,剑光暴闪,夹着一条窈窕的身影扑击过去,左掌一招“青云遮日”,右剑斜侧攻出“雷霆万钧”、 “天降神兵”、“群妖伏首”。
  金翅银羽见她一味狂攻不舍,不可理喻,只气得仰天狂笑道:“罢,罢,罢,姑娘不肯听我把话讲明,休怪我无礼了!”
  说话间攻出三掌,踢出四腿,全以浑厚刚猛见长。美人虽招数神妙,奈何吃了女子力弱的亏,一时之间,竟败象连连,娇喘吁吁,我见犹怜!
  她似神智已失,忘命地进逼,迫使金翅银羽使出真实功夫,蝴蝶般穿梭在掌影剑光中,左弹右指,巧遮妙躲,都未下煞着。
  忽然,急攻中的美人无故地呻吟一声,摇晃着靠在树上,胸部起伏地喘息不停,英雄怔住了,但听她圆睁着眼指着自己骂道:“英雄!狗贼!下流胚子……”
  闻言,金翅银羽一怔道:“哎,什么?姑娘你再说一遍。”
  忽见美人扑通一声,栽倒地上,美目紧闭成一条线,仿佛受了极重的内伤,他不禁更狐疑了,抚额自问道:“我伤了她么?没有呀!她为何如此?奇怪!”
  正想去扶持她,问明真象,目光瞬处,不由微吃一惊,只见新月朦胧下,一条修长的影子,伫立在树影下,一动不动,骤然望去,还当是鬼魅呢!
  金翅银羽定了定神,沉声喝道:“什么人?报上名来!”
  这人眨着闪闪发光的眼睛,一步十步地走了过来,冷声冷气地说道:“是你伤了她的么?”
  金翅银羽狐疑地道:“阁下贵姓,本人并无伤害她之意,不知怎地……”忽然,他像似想起什么似的,沉声说道:“如果是阁下所为,不妨直说,何必扯到梅某头上,梅某决不是宵小之徒所能被蒙骗的。”
  来人冷笑一声,走过去抱起美人,说道:“阁下信口雌黄,若在平日早该教训你了,此时急于医人,这笔帐暂挂在你的头上,告辞了!”
  金翅银羽脸色大变,的确,他武功已臻化境,何曾听过这种狂傲的话,是以气得连话都说不出。
  来人倨傲地笑了笑,缓步而去。
  金翅银羽怒喝一声:“朋友慢走,又何必只逞口舌之利,咱们何不见个真章再走不迟。”
  修长的人冷冷一笑,一手探人怀中摸出一个碗口大小,色泽晶莹,与金翅银羽胸前悬佩的英雄标志几乎大小一样的牌子,只是以玉琢成,看起来青蒙蒙光华映耀其间,游离不定,他高高晃了两晃,然后收了回去,哼道:“阁下不知道也差不多了,在下没空奉陪,先行一步。”
  金翅银羽竟被他摸出来的玉牌给愣住了,半晌才长笑道:“原来是你,哈哈哈哈,后会有期,咱们仍有较量之日。哈哈……”
  长笑之声划破长空,夜鸟惊动,群飞而起,这时,修长的人却走得无影无踪。
  他走了么?并未。
  他就在附近。
  他用火热的嘴紧吻着美人芬甜的樱唇,玉脸粉颈,瑶鼻……他疯狂地吻着,一双眼像猎犬一样闪烁着贪婪的光芒。
  他急急地解开美人的外衣,那诱人的曲线,他心快跳到口腔,一阵阵窒息得难过,他解开内衣,酥胸坦露……甚至于亵……一个玉雕般美丽的胴体毫无遮掩地层露在他的眼前。
  他轻轻抚摸,紧捏亲吮,肆意地玩弄着……
  美人仍昏迷不醒,她微微颤抖的身子,与被狂妄抚弄发出的自然的呻吟,她似乎正在做一场恶梦,挣扎而无力。
  渐渐地,修长的人呼吸更加急促,锐利的眸子射出两股兽性的火焰,他低语着:“白素秋!白素秋——我想死你了!你还忍心拒绝我么?……我要占有你,我要完全占有你。”
  最后,他再没有声音了,只是嘴唇翕动,他气喘如吼,忽然像一头猛虎似的,狂暴地吞噬着一头洁白的羔羊。他鼻孔内喷出两股热焰,一切俱被熔化了!
  重云遮住了新月,星儿也不见了。这正象征着一场暴风雨将要来临。快乐的种子常常会长出不幸的恶果,在这静悄悄的葛岭山腰,竟也埋伏了一场浩天的杀劫。

相关热词搜索:燕歌行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一章 寻死的少女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