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赎票
 
作者:柳残阳  来源:本站首发  更新时间:2019-05-10 14:01:01  评论:0 点击:

  黑漆漆的天空,无星无月,黑漆漆的荒野,吹刮着那种叫人肌肤起栗的寒风,周遭是一片晕黯,一片模糊,仿若魅影般的枝摇草动,来到这里,便不疑神疑鬼也非得疑神疑鬼不可了。
  凤尾坡一一
  五辆双辔马车全静静的停在坡下,除了偶而有马匹的低嘶声及喷鼻声之外,再有的,就是那呼卷不息的风声了,光景萧煞得很。
  瑟缩在第一辆篷车前座上的田兆泰,勾着脖子,双手拢在袖口里,夜暗中,他的双目闪眨着极度惶恐与不安的波光,看上去有点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似是随时都会开溜的模样。
  司马照胆斜倚在车下轮边,神态却安然自若,毫无异状,他一点也不焦急,一点也不紧张,如非田兆泰明白司马照胆来此的立场及目的,可真要怀疑他这位草莽称雄的好友,是否只是等着看热闹,拍巴掌才驾临的了。
  后面四辆车上,第三辆的驭者是由大捕头孙可器代充,第四、第五车上,则是田兆泰费了好大力气方才雇到的两名车夫——那两位,也算是要钱不要命的角儿了。
  风打着呼啸在盘旋。
  哆嗦了一下,田兆泰上下牙床在轻轻磕击:“贤……弟……时辰……该到了……吧?”
  头巾的下角围绕着口鼻部位,司马照胆宛同也变成个半关蒙面的“老横”了。他抬头望了望天色,慢吞吞的道:“差不多了,且安心等着,田大哥,犯不上着急。”
  田兆泰也不知是害怕还是冷得慌,更抖个不停,但贤弟……他们……怎的……还不见来?”
  司马照胆也是双手互拢在袍袖里,耸耸肩,他道:“迟早都会来的,否则,他们玩这场把戏做什么?总归不会是吃饱了撑得无聊吧?”
  连连点头,田兆泰道:“说得也是,贤弟……”
  司马照胆不动声色的道:“据我想,九禽会的人大概早就在这附近安下埋伏了,我们何时抵达,来的是多少人,甚至在此处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开他们暗中的监视!”
  猛的一颤,困兆泰惶然四顾,惊惧的道:“真……真的?我怎么却看不到什么人影?”
  笑了笑,司马照胆道:“省点力气吧,田大哥,若能叫你察觉形踪,他们还算安的那门子暗桩?做这行买卖的行家,大多忘不了静、守、查、探,这四字真诀,若非到他们认为情况确实充疑了,是不会贸然出面接洽的,所以,请耐心等着,对方找我们容易,我们想找人家却难对上路呢……”
  缩了缩脑袋,田兆泰喃喃的又道:“这不是吊人胃口吗?荒郊野地,风寒露重,却叫我们苦等……”
  司马照胆道:“对方是防我们出花巧,活摆道,暗里弄鬼。”
  田兆泰愤愤的道:“我爹的命在他们手里,我敢弄什么鬼?再说,我们也是诚心诚意来赎人的……”
  司马照胆道:“九禽会的人可不相信你会这么顺从,其实,我们也确然不会这么顺从,我这不是就来对付他们了么?”
  急忙低“嘘”一声,田兆泰紧张的道:“小声点,万一叫他们听了去,我爹的一条性命可就危险了……”
  司马照胆安详的道:“你放宽怀,田大哥,他们要的是钱,不到逼不得已,断不会伤害老世伯,死人与活人,对他们而言,价值就完全不同了。”
  这种凄风寒夜,田兆泰居然在脑门子上沁出了冷汗,他喘息着道:“贤弟,我可是越等越心焦,五脏如焚啊……”
  司马照胆道:“就快了,田大哥,他们会知道我们并无其他图谋——至少,表面上我们是没有,看起来不是挺老实驯服的么?五个人,五辆车,满载金银,老远巴巴跑来奉献,纯像一副自认倒霉的架势,他们还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呢?”
  田兆泰微微地张嘴,道:“但愿他们是这样认为,那就谢天谢地了……”
  司马照胆沉声道:“田大哥,稍停对方现身以后,一切事情都由我及孙头儿处理应付,你只管听我招呼就行,不可失措慌张,徒增对方疑窦……”
  田兆泰忙道:“我知道,贤弟你放心好了。”
  司马照胆又正色道:“在这种情形之下,干他们这等买卖的人都会犯上过份敏感的毛病,稍有不对,便极易行动,引起当场流血,所以大哥你务须把持自己,莫要误了大事。”
  惴惴的,田兆泰道:“贤弟,你记得不要动手动得太早太快,总要给我时间,让我保着我爹走远点才行……”
  司马照胆颔首道:“不用你叮咛,田大哥,我自会斟酌,包管贤父子顺顺当当的出险。”
  田兆泰微宭的道:“我自己的安危倒不算什么,我是怕家父遭到牵累……”
  司马照胆道:“田大哥,我说话素来直爽,尤其对自己人更是不绕弯子——我说的是什么,内涵便表示什么,并没有皮里阳秋那一套,你别多心,实则你与老世伯留在这里也起不了作用,除开为我增加累赘,半点好处不带,所以二位还是早早避脱这个险地的好!”
  田兆泰正要说什么,黑黝黝的山坡上,在齐胫的野草簌簌摇晃中,就好像山精魅客一样,六条人影带着那等诡异妖幻的意味冒了出来一一宛若自黑夜里凝形,由草木的晃动里分化蜕变,但是,一点不错,那是六个人。
  司马照胆静静的道:“他们来了,田大哥!”
  又是一阵控制不住的颤抖,田兆泰舌头发直的问:“来……来了?在哪……哪里”
  司马照胆凝视着那六条缓缓移近的模糊人影,低沉的道:“就在山坡的左边,我们车前的方向。”
  田兆泰惊惧的聚集目光望了过去,好半晌,他才抖个不停的道:“是……果是有人来了……贤……贤弟……可是……绑掳我爹的……那干人?”
  点点头,司马照胆道:“错不了。”
  六个人便在第一辆篷车前的丈许处站定,五个人一字排开,立于前方的是一个体形纤弱瘦小的身影,现在,那人开了口:“田兆泰?”
  听声音尽管冷厉萧煞,却掩不住那股子清脆娇美的韵味,嗯,是个女人!
  这一刹,田兆泰早已紧张得分不清对方的性别了,他在车上连连拱手,也不管人家看得见看不见,口里抖抖索索的回应着:“好汉爷……我……不,在下就是田兆泰,在下业已在此恭候各位大驾多时了……在下可是按时辰来的,好汉爷,在下……”
  那女人冷峭的哼了哼:“少罗嗦,我们谅你也没有那个狗胆违抗!”
  田兆泰慌乱的道:“是,是,在下俱遵所命,一一办齐……”
  司马照胆伸手从车前座上扶下了身子已经发软的田兆泰,往前走了几步,这时,他已能看清楚站在面前的那个女人,那是一个长像冷艳得带点单薄的年轻女人,身材娇小细瘦,面容稍窄,颧骨略高,在不说话的时候,嘴唇总是紧紧抿着,那女人穿着一袭极其俏俐的灰色劲装,满头乌丝,也以灰色巾帕包起,一双眼睛亦正尖锐戒备的打量着司马照胆。
  往下扯了扯蒙住口鼻的红巾,司马照胆沉稳的道:“十五万两银子都已备齐,就在后面的五辆马车上,请问,人呢?”
  那女子盯着司马照胆,极不友善的问:“你是谁?”
  司马照胆好似早已料到对方会有此一问,他从容不迫的道:“我只是田兆泰的一个朋友,陪同他前来点交赎银而已。”
  那女人生硬的道:“就是这么简单?”
  司马照胆道:“就是这么简单。”
  朝前跨了一步,她道:“看来你也是道上混过几天的了?”
  司马照胆道:“不错,也混过几天。”
  那女子一扬眉,语调锋利:“报名!”
  司马照胆道:“王忠!”
  对方在嘴里把司马照胆杜撰的这个假名默念了几遍,显然,她并不知道江湖上有这么一号角色,而她也有这样的自信——举凡她未曾闻名的人物,便必定不成其为人物。
  于是她冷漠又不屑的撇撇唇角:“王忠?耳生得紧,你是那座山,那爿庙的神圣?”
  司马照胆不愠不怒,安详的道:“学过几天把式,替人跑跑腿,听听差,一不在帮,二不在派,也没倚附过什么靠山,所以半点名堂混不出来,姑娘不晓得我这号小角色,自不足怪。”
  两眼的光芒寒凛而锐利,仿佛两颗冰冷透澈的墨水晶,她注视着司马照胆,阴鸷的道:“你的形质似乎有股锐气,但我确知你没有什么大不了,朋友,是什么身份摆什么架势,如超逾了限度,只怕会吃不了,兜着走!”
  笑笑,司马照胆道:“我只管陪着我的朋友来交银子赎人,既不愿与各位作对,又不敢稍露锋芒——实则亦无锋芒可露,姑娘你总不会仅因为看着我不顺眼而变了卦吧?”
  那女人习惯性的厉声叱道:“谅你也没有这个狗胆在此地生是非,九禽会的行动计划是任谁也搅不了的。”
  司马照胆面不改色的道:“这样说来,姑娘,仍然是依照各位的指示在这里‘银货两讫’的了?”
  冷冷一笑,她道:“银子够数就行,那老家伙在你们这里是一块宝,在我们看来却纯是个累赘,当然会把他交还你们!”
  司马照胆道:“但,人呢?”
  那女子不耐烦的道:“该交人的时候自会交人,一切的步骤都由我们来安排决定,你只管听招呼,多用耳朵少用嘴,我生平最憎烦絮絮不休之辈!”
  十五万两白花花的银子业已运到,却未见肉票出现,问两句,居然变成了絮絮不休,司马照胆不禁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但此时此刻,他只好闷着气沉默下来。
  暗地里,田兆泰不安的扯了扯司马照胆衣角,窒着嗓音道:“贤弟,我看情形有点不对……会不会……是个编局?财也要,命也要……”
  司马照胆故意提高了声音道:“你别瞎猜疑,田大哥,朝庭有法,江湖有道,任是捞哪一门的也都有行规,错不了,只等着接老太爷回去团聚吧!”
  冷嗤一声,那女子哼道:“朋友,不要冲着姑娘我来这段弦外之音,该怎么办,要怎么办,全凭我们作主,你说多了也是白搭,半点不管用!”
  司马照胆耐着性子道:“这位姑娘,不是我唠叨,如今满车满箱的银子都已运到,你们也出了面对上头,却尚不交票取银,净耗在这里不知是个什么道理?”
  微微昂脸,对方的双眸闪着冰寒的波光:“不用多久你就会明白了,朋友。”
  干咳一声,司马照胆堆起满脸的笑:“姑娘,贵九禽会的大当家单老大可好?”
  横了司马照胆一眼,女子道:“好不好关你啥事?”
  司马照胆笑道:“我只是在奇怪,今晚上的这桩买卖,单老大本人以及其他各位阿哥怎的未见出面?”
  那女人干脆的道:“小事情,用得着劳师动众?我来了已足可摆平。”
  司马照胆连连点头:“当然当然,姑娘女中英雄,不让须眉,正是足可独挡一面的人物,让我斗胆猜猜看,姑娘你大概是花孔雀易香莲易姑娘吧?”
  削薄的嘴唇抿了抿,对方道:“你不仅是‘猜”对的吧?”
  司马照胆哈哈笑道:“自是多少有点根据,以姑娘的冷艳,姑娘的雍容,姑娘的风韵来说,在在全和一只美丽多姿的孔雀相似,只差未曾一展那五彩缤纷的尾羽而已……”
  似是并不怎么欣赏这顶“禽帽子”,那女人——花孔雀易香莲淡淡的道:“朋友,你这张嘴巴,倒是能说会道,但恐怕是言不由衷吧,你猜对了我的身份,其依据大概并非你现在所说的这些!”
  当然不只是这些——司马照胆已经注意到排立在易香莲身后的那五名大汉中为首的一个,双手像捧祖宗牌位似的捧着一件东西——宛若一柄巨型的折扇,下窄上丰,头尾呈现着扩与收的巧致,它是金属所制,长有三尺,折叠在一起的骨片看不出是什么色彩,两侧背面的骨叶却是银光灿灿的,司马照胆曾经听人说过这玩意,它的名字不叫什么扇,乃是称为“孔雀屏”。
  这时,他背负双手,笑吟吟的道:“人说易姑娘艳似桃李,冷若冰霜,今晚一见,果然差不多少,甚至连几句赞言美词姑娘都要拒之千里,不肯接纳……”
  易香莲毫无表情的道:“你少来这一套,看你外表倒似严正,实则油腔滑调,轻佻虚浮,不是个上得了台盘的东西,我劝你还是免开尊口,乖乖帮你朋友办完了这趟差事按着脑袋回去,否则,讲多了失闪的机会就大啦!”
  一条人影就在此刻惊鸿也似地凌空掠到——那人不是从山坡掠来,也不是从其他任何方向掠来,竟然来自司马照胆与田兆泰方才所在的第一辆篷车上,司马照胆心里方自微怔,半空中,那人猝而翻了个内折的跟斗,轻若落叶般悄无声息的飘了下来。
  敢情又是个女的。

相关热词搜索:义劫

上一篇:第一章 慈航
下一篇:第三章 施计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