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喋血战 断指换神驹
 
2020-08-04 10:31:29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雨后的夜空,仍然乌云覆罩着大地。
  幸好长安城毕竟是个很热闹的地方,尤其是现在已是上元佳节,大街小巷,处处都灯火通明,欢乐的气氛,充斥着整个城镇。
  但现在,越热闹的地方,龙城璧越不想逗留,他只想快一点找到唐竹权、司马血和卫空空。
  他没有找到他们。但到最后,他居然在一条不太繁盛的街道上,碰见了时九公!
  时九公是医谷中第一神医。
  卫空空曾受重伤,结果全凭时九公妙手回春,否则江湖上早已没有了卫空空这一号人物。
  时九公并不喜欢喝酒,但现在,龙城璧居然看见这个脾气猛烈而古怪的老人,左手捧着一块油煎饼,右手却拿着一瓶竹叶青咕嘟咕嘟的猛喝。
  他平时苍白的脸孔,现在已泛冒着酒醉时的红润颜色。
  时九公最后终于看见了龙城璧,他第一句话就问:“你现在才回来?”
  龙城璧道:“时老前辈,有什么不妥吗?”
  时九公怪眼一翻,道:“老夫有什么不妥?”
  龙城璧吓了一跳,这个老人家的脾气又发作了。
  “别误会,”龙城璧勉强一笑道:“时老前辈当然没有什么不妥,也许不妥的是晚辈而已。”
  时九公哼了一声,打量龙城璧一眼道:“你也没有什么不妥,不妥的是你的酒肉朋友。”
  “酒肉朋友?”这四个字,登时听得龙城璧一呆。
  “难道是唐竹权发生了什么意外?”
  “唐竹权没事,出了事的人,又是那个龟儿子卫空空!”时九公一面说,一面又把竹叶青喝个点滴不留。
  龙城璧心头一震,忙道:“卫空空他怎样了?”
  时九公好像已有八九分醉意,随手一抛,就把酒瓶摔个稀烂,然后才道:“你们这些年轻小伙子,随随便便就与别人结怨,简直不当老夫是老朋友,老夫也给你们连累了。”
  时九公说了一大堆说话,仍没有把卫空空的情况如何说出来。
  龙城璧忍不住又再问道:“卫空空有什么不妥之处?”
  时九公冷笑一声:“你放心好了,有我这个老人家在,他要死还不太容易!”
  龙城璧一怔:“他受伤了?”
  时九公点点头,道:“他挨了别人一记内家重掌,几乎连肺都给呕了出来。很严重!”
  “没有老夫医治,他死了八成。”时九公脸上的神态,似醉非醉,非醉亦似醉:“算他福大命大,经过老夫施用推天转地潜心大法之后,这条命总算保住了。”
  龙城璧松了一口气。
  时九公又道:“但在三个月之内,他绝不能喝酒。”
  龙城璧道:“这个自然,上次他受了重伤,伤癒之后半年都没有喝酒。”
  时九公一声轻咳,再道:“两个月之内,他绝不能与任何人交手,不能练习任何武功。”
  龙城璧一呆,沉吟半晌,忽道:“骑马大概总可以吧!”
  “骑马?”时九公瞪大一双铜铃般的怪眼:“他若在两个月之内骑马,老夫保证他立刻要骑进棺材里。”
  龙城璧一呆。
  时九公横扫了他一眼,冷笑道:“你若还算是他的朋友,最好就叫他暂时做个小乖乖,躺在床上休息两个月,否则后果必然不堪设想。”
  龙城璧眉头紧皱,道:“他在什么地方?”
  时九公叹了口气,道:“虽然他现在绝对不能喝酒,但他藏身之地,却是个很宽大的酒窑。”
  “酒窑?”
  “不错,是酒窑!”
  “难道是宝马别院的酒窖?”
  “错!”时九公冷哼一声:“别以为只有宝马别院才有酒窖。”
  龙城璧一怔。
  时九公忽然压低了嗓子,道:“你现在站着的这个地方,下面就是酒窖,说不定你已站在卫空空的头顶上!”

×      ×      ×

  酒窖!
  街道的下面,果然是一个很宽大的酒窖。
  时九公带着龙城璧在街道上绕了一个圈子,从一个毫不起眼的小饭馆后门,钻进了一条秘道。
  秘道有铁栅,里面还有几个灰衣汉子在把守着。
  他们一看见了时九公,立刻就问:“站在你背后的是什么人?”
  时九公嘿嘿一笑:“他姓龙。”
  “难道他就是雪刀浪子?”
  时九公点点头,冷笑道:“如果不是龙城璧,老夫又怎会带别人到这里来?”
  几个灰衣汉子立刻七手八脚的弄开了铁栅。
  时九公带着龙城璧走进去,只见里面堆放着数之不尽的大酒缸、小酒坛。
  就在这个时候,一堆大酒缸的后面,突然传出一阵懒洋洋的笑声。
  时九公的脸立刻紧绷绷的:“司马血,有什么好笑?”
  大酒缸后冒出了一张醉脸,这人果然就是杀手之王司马血。
  ——耽在这个酒窖里又有谁能不喝得天昏地暗呢?
  龙城璧也不禁问司马血:“你在笑什么?”
  司马血笑笑道:“酒很香。”
  时九公哼一声,道:“这里虽然很多酒,偏偏就少了竹叶青。”
  龙城璧道:“难道你只喝竹叶青?”
  时九公冷冷笑道:“老夫平时什么酒都喝,就是不喜欢喝竹叶青。”
  龙城璧一愕,道:“为什么今天忽然变了口味,放着这许多酒不喝,偏要喝竹叶青?”
  时九公白眼一翻,道:“就是因为这里没有竹叶青,所以老夫才要喝竹叶青,这是故意执拗,行不行?”
  龙城璧为之一阵苦笑。
  面对着时九公这种人,的确是很难对付。
  他忽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个老顽固——唐老人。
  唐老人是唐竹权的父亲,他的脾气与时九公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龙城璧宁愿与时九公在一起,也总比碰着了唐老人好得多。
  天下间唯一能令龙城璧头皮发炸的,也许就只有唐老人而已。
  司马血又笑了笑,一双朦胧醉眼直盯着时九公:“你不是很喜欢执拗的吗?这个酒窖不但没有竹叶青,连白干也没有,你为什么不去喝白干?”
  时九公怒吼道:“老子喜欢喝什么酒关你屁事!”
  龙城璧吓了一跳!这两个醉醺醺的人若打了起来,可不是一件容易收拾的事。
  幸好司马血不是真的喝醉,见时九公大动肝火,连忙堆下笑脸,说道:“对不起,晚辈得罪之处,还望包涵包涵……”
  龙城璧不禁莞尔一笑。平时,司马血并不太喜欢与别人开玩笑的,他杀人远比开玩笑多得多。
  时九公见司马血赔罪,也不为已甚,但仍然板起了脸孔:“卫空空和唐大胖子在什么地方?”
  他的话刚说完,酒缸堆有一人笑道:“卫空空在这里。”
  这句说话刚响起,龙城璧的心头就为之一震——好虚弱的声音。
  龙城璧立刻大步上前,只见一大堆酒缸后面,居然有一张不太狭窄的床。
  床上卧着一个脸色苍白的人——卫空空。
  卫空空一看见了龙城璧,就苦笑着说道:“这一次,我这条命又是时九公捡回来的。”
  时九公这时候也已经走过来,冷冰冰的说道:“老夫就算欠你九辈子的债,现在也该还清了。下次你再受伤,干脆一剑抹头,别再给老夫带来麻烦。”
  司马血心中有气,忍不住又顶撞一句:“你怕麻烦,该由你自己抹头才对!”
  时九公气得哇哇大叫,抡起拳头,就要打司马血。
  司马血从大酒缸后走出来之后,仍然不断地在发笑。
  时九公气得几乎想动手一拳打碎这张醉脸。
  但他的拳头刚抡起,立刻就听到一个粗豪的嗓子在叫道:“他妈的巴子,这一次大大不妙,气煞老子也!”
  龙城璧脸色一变,那是唐竹权的声音。
  唐竹权大呼大叫的时候,他仍在大铁栅之外,未曾走进地窖中。
  龙城璧忙走出外,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唐竹权看见了龙城璧,立刻道:“你去了哪里?可知道卫空空差点被人打死了吗?”
  龙城璧黯然道:“这个事我已知道了,现在又发生了什么事?”
  唐竹权叹息一声,道:“不醉神翁简天痴在金蹄堡里嚼舌自尽了!”
  龙城璧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时九公骤闻噩耗,瞪大眼睛大声道:“唐大胖子,这种玩笑可开不得!”
  唐竹权怒道:“死了就是死了,老子又没有害神经病,岂会开这种玩笑!”
  时九公连连跌足,长叹不已。
  龙城璧眉心一聚,问唐竹权:“你怎会知道简神翁在金蹄堡中嚼舌自尽?”
  唐竹权叹了口气,道:“简天痴早就在金蹄堡里布下了卧底,老子是从那个卧底方面知道这个消息的。”
  龙城璧目光一闪,道:“那个卧底可靠吗?”
  唐竹权道:“绝对可靠。”
  龙城璧道:“何以见得?”
  唐竹权道:“因为简天痴在金蹄堡里伏下的卧底,就是他的儿子简活。”
  龙城璧一怔:“简活?”
  唐竹权道:“不错,他叫简活,他在金蹄堡里,当然并不是用这个名字。”
  龙城璧叹了口气,道:“简神翁嚼舌自尽,目的只有一个。”
  司马血点头,道:“他不想被石九烧要挟,他仍然希望卫空空能策骑猴子马,为他的组织带来五万两黄金的财富。”
  龙城璧道:“简神翁这个组织并不弱小,不过,在经济方面,却与金蹄堡有一段距离。”
  司马血道:“江湖上的争斗,也和国与国的战争一样,在在需财,没有金钱的力量支持,任何一个团体都会垮台。”
  龙城璧皱了皱眉,道:“但卫空空现在身受重伤,又有谁可以策骑猴子马出赛呢?”
  唐竹权一拍胸膛大声道:“老子上阵又如何?”
  司马血笑了笑,道:“唐兄义勇可嘉,但你的体重不轻,猴子马又太瘦小,一旦把它压扁,反为不妙!”
  唐竹权鼓起了胖腮子,道:“既然如此,就由司马血代策猴子马出赛,替简天痴的组织赢取五万两黄金奖赏!”
  司马血仍然摇头。
  唐竹权怒道:“到这个时候还推三推四的,还算什么朋友?”
  司马血淡淡一笑,道:“这并非朋友不朋友的问题,而是骑术上的问题,我根本不行。”
  唐竹权道:“你的骑术总比老子好很多呀!”
  司马血道:“但还有一个人的骑术,远比在下优胜百倍。”
  唐竹权一怔:“那人是谁?”
  司马血一字一顿地道:“龙城璧!”

×      ×      ×

  正月十六,晨雾如乳,雾浓而白。
  金蹄堡中,石九烧目不转睛地,盯着一匹马。
  这一匹马的来头大极了,因为它就是天下第一良驹——血汗宝马。
  石九烧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双眉紧紧地锁着。
  无论从任何角度去看,它都是万中无一的千里宝马。可是,石九烧对于这一匹马,绝不满意。
  严连玉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得到这匹血汗宝马,而且还释放了珠玑山庄的薛三小姐。
  可是,他所换取得到的血汗宝马,竟无法在马王大赛中参加比赛。
  龙城璧既曾保证血汗宝马的健康绝对正常,何以它不能参加比赛?
  原因只有一个,马儿的健康状态,虽然正常,但它是雌马,而且是已经怀了孕的雌马!
  严连玉双手垂下,像一具石像般似的,站在石九烧的面前,连手指尖都没有动一下。
  石九烧脸色冰冷,他的目光,始终都集中在这匹已经怀孕的血汗宝马身上。
  连他自己都无法不承认,龙城璧没有说谎。
  这一匹马,的确是血汗宝马。
  这一匹马的健康绝对正常。
  可是,它却在这个时候怀了孕。
  一匹正在怀孕,腹大便便的马,又怎能参加马王大赛?
  石九烧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他连眼角都没有瞧严连玉一眼,只是冷冷的道:“这件事情弄到这个地步,你怎样向本座交待?”
  严连玉无言,他无法交待。
  石九烧又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你不妨策骑黑蟀去碰一碰运气。”
  严连玉道:“黑蟀虽然是好马,但又岂能与金蹄追风和猴子马相比?”
  石九烧冷冷的道:“难道你认为这匹怀孕的血汗宝马,能比黑蟀跑得更快?”
  严连玉道:“在下并非这个意思,但与其策骑黑蟀,何不干脆退出比赛?”
  石九烧冷哼一声:“你若不出赛,这一个马王大赛的宝座就必会落在梅桃李或卫空空之手。”
  严连玉道:“卫空空已经受了重伤,他在短期之内,又怎能出赛?”
  石九烧冷笑道:“卫空空虽然受伤,但猴子马仍在他的手上,如果本座所料不差,雪刀浪子龙城璧将会代策猴子马上阵,为‘简记’争夺五万两黄金的奖赏。”
  严连玉道:“这一笔奖赏若落在简记那伙人的手里,事情就不妙了。”
  “简记”就是简天痴的团体的代号,“简记”的势力如果日趋壮大,对于金蹄堡自然是一个严重的威胁。
  石九烧面色一沉,道:“你一定要策骑黑蟀出赛,在赛马场上把龙城璧杀个人仰马翻!”
  严连玉不再说话了。
  他已明白石九烧的意思……

×      ×      ×

  万众瞩目,期待已久的马王大赛,终于举行了。
  这一天,阳光躲在云雾里,天空一片灰黯。
  数以万计的人群,黑压压的聚在长安城郊北六十里以外的草原上。
  比赛还有半个时辰才开始,但在这块辽阔的草原上,已经人声鼎沸,热闹到了极点。
  举办这一次赛马的是宝马别院,节目丰富,不但赛马,而且还邀请到不少武林高手,在赛马之前表演各门各派的武功。
  在一个巨大的擂台上,五行门的“神力土皇”欧照,正在表演举马。
  他竟然把一匹悍健的骏马,高高举起,而且马鞍之上,还有四个人在表演“叠罗汉”。
  在马鞍上的四人,是五行门的其他四位门主。
  这一手功夫,立刻博得轰然喝采。
  欧照面露得意之色,又再表演了几套功夫,才下擂台,坐在一张椅上,等待观看马王大赛。
  在起点前,观众简直挤得水泄不通,准备出赛的骏马,已经纷纷亮相。
  参加比赛的马,总共是十九匹,最受人瞩目的几匹马,包括了梅桃李的金蹄追风。
  反而龙城璧的猴子马,并不受人群重视,除了少数识马之士外,谁都不敢看好这匹又瘦又丑的怪马。
  猴子马一出场,有人惊叹。
  惊叹的只是极少数的人,而这些人对于相马之术,可谓极其到家,居然看出这匹是好马。
  但这些惊叹之声,却被那些无知的喝倒采声、讪笑声远远盖过。
  “这一匹究竟是马还是猴子?”
  “他妈的,这种骡不似骡,马不似马的怪物,居然也来参加马王大赛,真不自量力。”
  “据说这匹马叫猴子马,是一等一的千里良驹……”
  “这种马若还算是良驹,一条猪都可以参加马王大赛啦!”
  “骑这匹马的人是谁?”
  “好像是龙……龙什么璧似的。”
  “雪刀浪子龙城璧?”
  “不错,就是他。”
  人丛中有人赞叹,但也有人不断地冷笑。
  “龙城璧算是什么东西?这种人不修边幅,终日在醉乡之中,就算胯下的是天下第一良驹,也会跑个第十九回来。”
  “十九匹马出赛跑第十九?”
  “说不定还跑出个二十!”
  “怎会十九匹马出赛,他却会跑个二十?”
  “说不定中途跑出了一只猫,连猫都比他的马跑得更快!”
  但在另一个角落里,却有人冷冷的说道:“嘿嘿!”
  “这些人简直是猪!”
  “猴子马居然会跑不赢一只猫?真是胡说八道之至!”

相关热词搜索:宝马奇缘

上一篇:施展计中计 保存猴子马
下一篇:大赛斗骑术 醉酒显本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