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生死双剑 正文

第一章 设狡计,白娃骗大汉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更新时间:2019-06-11 13:39:14  评论:0 点击: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一首“枫桥夜泊”,是唐朝大诗人张继的名作,后世有好事者非议曰:不对,为什么呢?
  因为第一句“月落乌啼霜满天”有毛病,想霜之为物,依附大地万物而生,怎能在天上出现?因此应该改为“月落乌啼霜满地”才对。
  这自然是一干拘泥不化酸秀才的腐见,若真在枫桥镇边,运河之上,夜卧看天,待到明月隐没,繁星如倦极欲眠之时,天际出现的那一阵白蒙蒙、寒浸浸的东西,除“霜满天”三字以外,再无他法形容。张继此一首“枫桥夜泊”,所以能脍炙人口,妇孺皆知,也绝不是没有理由的呢!
  闲话休说,那枫桥镇在姑苏城城西,苏州城内城外,大小河道密布,几至于半里一河,河道四通八达,当地人以小舟为交通工具,一人一桨,便可来往。
  这时,正是诗中所写的“月落乌啼霜满天”那个时分,半夜三更,万籁俱绝,虽在江南,然而十一月天气,也是寒风刺骨,端的静寂到了极点,连渔火也不见一盏。
  但是,却有一阵“依呀”之声,从姑苏城阊门附近传出,接着,便见一艘小小的乌蓬船,亮着如鬼火般的一只灯笼,灯笼上写着一个“姜”字,徐徐向西摇来。那摇桨的,却是个大户人家婢女打扮的女人。
  那只小船一路向西而行,到快近枫桥镇时,那婢女打扮的人躬身进入船舱。
  耽搁了一会,再弯着身子出来,“扑”地一声,吹熄了那只灯笼,又轻轻地划起桨来。
  不一刻,已划过了枫桥镇约半里许,才停在岸边。那婢女从舱中取出了两只包袱,也看不清包的是什么东西,寻着石级,上岸而去。行不多久,已到了一个农家。
  那农家虽然只是几间茅舍,但却用竹子围出了一个亩许大的园子。
  园内有一株形状奇特的枫树,红叶已凋,只见树枝,在这晨光微熹之中,每一根树枝,皆显得如铁打就的一般,坚硬挺拔。
  园子之中,疏疏地摆了几十盆菊花,有的还开得甚盛,有的也已凋谢。
  那婢女模样的女子来到门前,径自推开竹子编出的矮门,发出“呀”地一声,走入了园子。
  她将怀中两个包袱,小心地放在门口,“笃笃笃”地敲起门来,神情似十分焦急。
  不一会,茅舍中亮起黄黄的灯光,一个苍老的声音沙哑地问道:“谁啊?天还没有亮呢!”那女人忙答道:“苏大妈,是我,小翠,小姐差我来的。”
  被称作苏大妈的像是知道此事甚急,忙落闩开门,放小翠进去,一面颤巍巍地又关了门。
  小翠抱起那两个包袱,走进茅舍中,又听得一个声音道:“老太婆,大清早谁来了?”
  小翠听了,似吓了一跳,苏大妈道:“老头子,你睡你的觉,是小姐差小翠来了,不干你事。”
  谁知老头子非但不睡,反倒披好衣服,端了油灯,走了出来,指着小翠手中的两个包袱道:“生下来了么?咦,怎么是两个?小姐可好?”
  小翠急步走入房中,苏老爹和苏大妈跟在后面,小翠将两个包袱放在床上,坐了下来,叹口气道:“唉,真想不到,竟是个双胞胎!两个都是女的。”
  苏大妈急忙走到床前,解开包袱,果然竟是两个婴儿,都睁着乌黑黑的眼睛,一点也不害怕地看着人啦。
  苏大妈不禁叫了出来,道:“啊呀,这个白白的怎么就和小姐小时候一模一样?咦,那个黑的怎么一点也不像小姐?小翠,谁是姐姐?”
  小翠道:“那黑的先生,小姐说,她从小吃你的奶大,到现在也只有你一个亲人,只有你能知道她的心事──”
  说到这里,苏大妈眼圈一红,不禁举起衣襟,抹了抹眼角,苏老爹也叹了一口气。
  小翠接着道:“小姐又说,这两个孩子不明不白地生了下来,万万不能给老爷知道。否则,不定要死多少人呢。十月怀胎,终是自己骨血,还望苏大妈小心照看。小姐又说,自己与这两个孩子虽然是母女,但是名份难定,眼看婚期已近,侯门一入……深如海,不知这一辈子,是否还能见得到她们呢!”
  小翠一口气说完,想起小姐待自己的深情,也不禁扑簌簌地掉下泪来。
  停了一会,又从怀中取出两锭黄金,道:“这是小姐给我们的,叫我们快点搬家呢,老爹找的,不是在虎丘山下么,那正合她的意思,或许她想了起来,可以派个人来看看。”
  苏大妈又擦了擦眼泪,道:“小翠,这可委屈你了!”
  小翠摇了摇头,道:“我原是一个孤女,既蒙小姐收养,自然要粉身碎骨,报答小姐的。”
  耽搁了这些时候,天色已明,苏老爹先走出园子,又划了一只较为大一些的船来,苏大妈则忙着搬东西。
  他们两人叫嚷着要搬家也不是一天的事了,因此邻人们并不诧异,有好心的还帮着他们搬东西。小翠则早已抱了两个孩子,躲在小船中,因此并无人知道。
  日头还斜着,东西已搬得差不多了,苏老爹和苏大妈一起上了船,自己摇着,向东行去。
  三人见并无人前来盘问,全都松了一口气,小翠将小船系在大船之后,将两个孩子抱到大船上,熬了些米汤,一口一口地喂着。
  苏大妈望着孩子,又奇道:“啊,真个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看,一个娘肚子里生出来的,又是双胞胎,怎么一白一黑,一俊一丑,差得那么远?小翠,小姐帮她们取了名字没有?”
  小翠道:“没有,哪里还来得及取名字?”
  苏大妈说:“那就一个叫白娃,一个叫黑娃吧!”
  小翠也无甚异议,两只船一路行来,到虎丘山脚下才停,早又有热心人来看新邻居是什么样的人。
  小翠便装出弱不禁风,刚是产后的样子来。众人看她才生了双胞胎,便急着搬家,心中虽也奇怪,但那时民风淳朴,想过就算。
  于是,苏老爹、苏大妈、小翠和黑娃白娃就在虎丘山脚下的茉莉村住了下来。小翠权充黑娃白娃的妈,苏老爹和苏大妈算是祖父母,当下改了称呼不提。
  却说第二天夜晚,三更时分,枫桥镇苏老爹原来的屋子门,突然“砰”地一声,被一个身材高大,面蒙黑布的人踢开来。
  那人一将门踢开之后,便喝道:“有人么?”喝了一声,并无人回答,那人便闯了进去。
  不一会又转身走到隔壁,将隔壁人家的人从床上拖起,“刷”地一声,在背后掣出一柄明幌幌的鬼头刀,问道:“苏老头到哪儿去了?”
  隔壁那家原是老实的种田人,几曾见过这等阵仗?吓得话也讲不出来,结结巴巴半天,才道:“搬……搬……走了。”
  那人似吃了一惊,道:“这么快?搬到什么地方?”
  农夫道:“不……不知道。”
  那人“嗯”了一声,转身就走,只见黑影一闪,人便不见了,不知是神是鬼,吓得农夫不敢作声。
  呆了半天,刚想闩门睡觉,忽又听得一阵打门声,一个女人的声音叫道:“有人么?”
  那农夫不敢不开,开了门一看,却原来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天生丽质,惹人喜爱,心中刚一松,忽地看见小姑娘背后,竟斜插了一柄宝剑,便又发起抖来。
  小姑娘柔声道:“不要怕,我问你,刚才有一个又高又大的汉子来找过你么?”
  那农夫道:“有的,有的。”
  小姑娘又道:“你真的不知苏老头搬到哪里?”
  那农人心中奇怪,何以苏老爹在这儿住了多年,从来没有人来寻过他,今天一搬走,就有这么多不三不四的人寻来?
  心虽疑惑,但倒的确不知道他搬到了哪儿去,因此答道:“姑娘,真的不知。”
  那小姑娘笑道:“好,今晚的事,不要和别人提起,否则,只有祸事临头!”
  那农夫心中还在七上八落,小姑娘早已如一溜轻烟也似,不见踪影了。
  第二日,那农夫果然不敢将夜来发生的事对人谈起,自然也没有人知道,夜来曾有这一男一女两人来寻过苏老头儿。
  连苏老头儿自己也不知道,若不是搬家搬得早,到夜里便会生事。第三天,一夜平静无事。
  以后也未曾再见有人半夜来找苏老头儿,久而久之,那邻人也忘了。

相关热词搜索:生死双剑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恋情郎,魔女探消息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