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七章 诗酒雅集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章 诗酒雅集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秦闲人在卷册中翻阅了一会,便曼声吟道:“中原此去欲如何,把酒闻君慷慨歌,道上霜寒逢白雁,马前木落见黄河。五陵烟雨秋虽尽,三辅风云气尚多。记得少年曾学剑,壮心犹自忆廉颇。”
  罗、杨二人瞠目相对,终于罗廷玉开口道:“想不到秦兄虽然体弱畏劳,却心雄气壮,名曰闲人,实则心在天下,可钦可佩。”
  秦闲人倾慕地睨他一眼,道:“文举兄言重了,但小弟却大有知己之感……”
  罗廷玉正要答话,忽然听到潘大的咳声,两下相距虽远,若是寻常之人,决计听不见,但对罗廷玉而言,却是一种暗号,他从咳声中已晓得有一个行迹可疑之人闯入来,心中大讶,忖道:“这会是谁呢?若是武林人物,决不肯参加这种酸溜溜文诌诌的雅集。”
  方在想时,一个人已登上岩面,呵呵笑道:“诸位雅兴真不浅,恕我打扰了。”声音清朗含威,再看他举步走来之时,大有龙行虎步之象,气势赫赫。但见来人也是个二十许少年,长眉入鬓,俊美非凡,配起他这等龙虎之姿,当真能令人一见难忘。
  罗廷玉大是倾心爱慕,连忙回礼,道:“兄台说那里话来,如蒙不弃……”话未说完,秦闲人接口道:“我替你们介绍一下,这一位是东吴罗文举兄和杨师道兄。”
  罗、杨二人都文诌诌地向英俊少年作了一揖,秦闲人接着又道:“这一位不速之客姓宗名旋,乃是一位文武全才的侠士。”
  罗、杨一听来人便是目下誉满天下的高手宗旋,心中都想向他多打量几眼,无奈这刻既已扮作读书士子,不便露出马脚,当下都客气地说了几句仰慕的话。
  宗旋笑道:“诸位兄台刚才似是谈得十分高兴,只不知谈些什么?”
  罗廷玉立即把刚才他们在时人诗卷中选诗言志之事说出,又道:“宗兄恰恰赶到,还请挑选其一,以竟全功。”
  宗旋点头道:“小弟自然也得邯郸学步,只要诸兄不见笑便好。”他随手翻动诗册,不久,便朗声吟道:“一市人皆笑,三军众尽惊,始知真国士,原不论群情……”
  秦、罗等人一听而知这一首五律乃是咏淮阴侯韩信之作。当初韩信受胯下之辱,无啖饭之地,市上之人,见者皆嗤,直到他登台拜将,率领三军,天下为之震惊,这原是极著名的典故,是以一听便知。他第三四句说的是世上之人大多不识英雄国士,因此观察一个人不能以群情而论,真正的国士,反而不为俗人所识。底下应该还有四句,但宗旋却不再诵读下去。
  罗廷玉道:“宗兄如若只选这四句,可见胸中大有积郁不平之气。”
  杨师道说道:“单就宗兄以国士自许这一点来说,胸襟气度自是不凡。”
  宗旋拱拱手,道:“小弟一时狂妄,胡乱找了几句来搪塞,诸兄盼勿见笑。”
  秦闲人道:“以我所知,宗兄大可当得国士二字,独惜小弟是红尘中的闲人,不能追随骥尾,做一番事业。”
  罗廷玉心中怦然而动,忖道:“他分明是说将要独善其身,不肯卷入江湖恩怨之中。”
  宗旋道:“秦兄胸罗万卷,学富五车,放眼天下,已无抗手之辈,如何就能自封为红尘闲人,不把天下苍生放在心上?”
  秦闲人笑道:“宗兄言重了,世间异人高士尽有,像我这种人,多一个少一个有何相干?”
  罗、杨二人装出不解之状,其实心中雪亮,明白之极。原来这个秦闲人就是从普陀山听潮阁出来的秦霜波,罗廷玉已接到情报,晓得她抵达此地,是以一整天都留心寻觅,果然被他找到,诗酒论交。他却没有想到宗旋也忽然出现,竟是如此俊美人品,而又文武全才,使他真恨不得露出本来面目,与他们肝胆相交。
  罗廷玉虽有此想,但却因秦霜波两次三番表示不欲过问江湖之事的态度,使他不敢贸然表露身份,免得秦霜波像躲避宗旋一样的躲避自己。他也十分想结交宗旋,可是这刻却顾虑到一件事,那便是宗旋适才的言语间,已隐隐流露出爱慕秦霜波之意,假使目下就表露身份,宗旋当必十分难堪,觉得他的秘密已泄漏出去,为了这一点顾虑,他也就暂时不表露身份。
  宗旋轻轻叹息一声,旋即恢复了原有的洒落旷朗,笑道:“小弟特地找寻秦兄,告诉你一件大事。”
  秦闲人道:“这一定是件十分重大之事了?”
  宗旋道:“当然啦,否则岂敢有渎秦兄清听。”
  杨师道道:“两位兄台如是有私事要说,小弟等理当回避。”
  秦闲人摇摇手,道:“用不着回避,你们即使听去,也不会明白的。”
  宗旋道:“他们最好不明白,可就省去无穷烦恼了,小弟其实有两件事要告诉你,第一件是七杀杖严无畏当日与翠华城主罗希羽力拚之后,业已身负内伤,据说当时他连上船之时也无法自行走动,由雷世雄负他上船,这个消息如何?”
  秦闲人道:“应当如此才对,罗城主与他本是半斤八两,如是公平决斗,鹿死谁手,尚未可料。”
  宗旋讶道:“这么说来,严无畏当日与罗城主竟非是公平决斗么?”
  秦闲人道:“试想在那等城焚人亡的情形之下,方始拚斗,还算得是公平么?即使是宗兄你如此沉稳之士,身处其间,亦不免方寸大乱。”
  宗旋道:“这话有理,在下从未向秦兄请教过这个问题,既然谈起,那就不妨再说一说,敢问罗城主目下到底是生是死?”
  秦闲人沉吟一下,道:“他的尸体既然找不到,存亡无法逆料,但即使是活着,他的内伤一定比严无畏更重。”
  罗廷玉听到此处,几乎要晕倒,当下假借喝酒的姿势,掩饰面色的变化。他在千药岛中一心练刀,加上其后又得训练七十子弟兵,又须计划以后的行动细节,是以忙得简直没有时间想到父亲之事。在他的直觉之中,父亲一定战死在翠华城,如若尚存人世,当然会回到千药岛,但他们这么一说,罗希羽尸首无踪,竟可能还活着,这个消息真是作梦也没有想到。
  宗旋点点头,又道:“第二件事是,传闻已经死亡的衡山高手金银钩商阳竟又出现,但已变成了独尊山庄的人。”
  秦闲人沉吟一下,道:“宗兄提起这事,不知有何深意?”
  宗旋微微一笑,道:“昔年的高邮黑名单血案,独尊山庄五大帮派倾力齐出,当场杀死了华山乔一芝真人,云雾山双雄中的老大孟触,以及巫山八臂神猿崔毅。这三位乃是武林一流高手,其余丧生的名家高手亦达十四人之多。当日曾赴高邮的名家高手之中,除了飞鞭孔翔,洞庭李横行以及钱塘单大娘等寥寥几人之外,全都受了伤或是震慑而投降。这件事我们都亲历其境,回想起来,犹在目前,从此之后,独尊山庄号令直达天下各处,无人敢违。金银钩商阳乃是稍后才失踪的四高手之一,其它三位是青城青霞羽士,少林推山手关彤,五台癞僧晏明,我们一向都以为这四位乃是后来被杀,殊不料目下商阳居然出现,并且公开把衡山派降列于独尊山庄麾下。”
  秦闲人向罗、杨二人瞧了一瞧,但见他们有点发怔的样子,不觉一笑。宗旋又道:“小弟忽然想到,这些失踪而误传身亡的高手们,会不会被独尊山庄囚禁起来,设法迫他们归降?假如所料无差,我们便不能坐视,须得从速查明他们的下落,救他们出困才是。”
  秦闲人道:“宗兄说的很是,你可曾查出了端倪?”
  宗旋道:“独尊山庄分设天下各处,地方好像不少,但确实地点尚无人知,然而小弟却已查出一处地方,就在高邮附近。”
  秦闲人眼中闪动着奇异的神色,她本是听潮阁弟子,修习最上乘的剑道,因此不想卷入武林的恩仇漩涡之内,可是,有时候却由不得她不伸手管事。
  罗廷玉及杨师道两人虽是十分了解他们的对话,罗廷玉亦晓得独尊山庄在高邮的地点,这是贾心泉最近探听出来的,但他们却须得装出完全不懂的样子,茫然地望着宗、秦二人。
  秦霜波虽是改扮作书生,但她清华淡雅的气质仍然那般动人,越是超世绝俗之士,越是为之倾倒。因此,在罗廷玉与杨师道二人而言,罗廷玉较为倾心敬慕,而且有一点连宗旋也比不上罗廷玉,那就是秦霜波不想参与江湖是非恩怨的深意,只有罗廷玉最为了解,因为罗廷玉已得窥最上乘刀道的堂奥,亦一如秦霜波般,要向至高无上的境界迈进。罗廷玉因而感觉到俗世的是非恩怨,实在是他进修途中的一大障碍。是以别人会对秦霜波的态度产生种种想法,只有罗廷玉了悟她可能是为了至高无上的剑道,因而十分厌倦这些俗务。
  宗旋站起身,豪爽地干了一大觥,道:“今宵奉扰罗、杨两位兄台佳酿,不知何时方能答谢,殊觉汗颜。”
  罗廷玉讶道:“宗旋兄何出此言?莫非便要离开?”
  宗旋道:“正是,小弟俗务羁身,不得不走,文举兄不要见笑才是。”
  罗廷玉道:“今宵风清月明,灵山宝刹,尽足徘徊,宗旋兄定要再留一会。”
  秦霜波心中一惊,忖道:“江湖是非,武林恩怨,固然是阻碍我的进修,便这等诗酒之会,名山胜境,亦何尝不是心魔之一?”当即问道:“独尊山庄在高邮的什么地方?”
  宗旋低声告诉了她,也不再问她是否前去,先行告别,匆匆离开。他这等举动无形中表示出他心中的抑郁失意,秦霜波自然觉察出来,可是她心中不禁暗暗好笑,心想:“像罗文举、杨师道这两个读书士子,纵是长相极佳,卓尔不群,但若说到男女之情,他们还不能在自己芳心中留下任何印象。”
  她也没有怎样去理会宗旋的举动,跟罗、杨二人酬对了一阵,径自辞别。她向高处走去,晚间的山风吹掠起她的衣衫,诗酒之会,士林雅事,都被她抛在脑后。
  大约走了数丈,跃登一块高岩之上,她忽然停下脚步,仰首望着天空中的明月,冥想深思起来。宗旋的影子从她心中涌现,接着罗廷玉的面容也出现了,她骇然地想道:“我当真完全不把他们放在心上么?不对,这两年余以来,我极力要把宗旋的影子驱走,绝不在心版上留下任何痕迹,正如河流下面的岩石一般,虽然有落叶、泥沙以及种种物事随着河水在石上流过,但绝不留下丝毫痕迹。”
  最使她担心的是以前只有一个人的影子要驱逐,但现在却有两个。她日间碰见罗廷玉之时,芳心之中就起了一阵波动,当时令她感到很不快,因为她自问并非是平凡的女子,不该被任何男子在第一眼见到之时就挑动了心弦,因此,今晚她才会现身相见,她须得进一步认识这个男子,方能把他的影子驱掉。
  她虽然不是平凡的女子,然而她毕竟还是太年青了,今宵一会,结果令她心中多出一个人,并且由于她不知不觉中拿宗旋来跟罗廷玉比较,以致本来印象已经极淡了的宗旋,也重新活跃鲜明起来。她迷惘了许久,找寻不出有什么办法对付这两个男人的影子,不知不觉举步而行。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猛地发觉已回到栖霞寺中,此时万籁无声,纵是多愁善感的诗人们,也都睡了,她走了几步,突然发觉一个人张惶四瞧,两下一凑,她可就认出这人正是罗文举的仆从之一,只听他惊慌地道:“敝上和杨爷都不见了!”
  秦霜波听闻这个消息,心中一惊,但表面上平静如常,道:“他们也许是踏月赏玩风景去了。”
  那仆从摇头道:“不会是这样,我们有三个人在附近找了好久……”
  秦霜波道:“你在这儿稍候片刻,我当有回讯给你。”她一转身迅即奔出寺外,身法之轻快迅疾,使那假扮仆从的潘大直瞧得目瞪口呆。
  秦霜波回到适才吟诗饮酒之处,细心一瞧,发觉一卷雅册丢弃在石隙间,她乃是十分聪颖细心之人,定神一想,晓得罗、杨二人必是碰到意外,否则这一卷诗册不会丢弃在石隙间,然则他们会碰上什么意外?她忖想一下,几乎马上就可以断定是独尊山庄之人所为。她晓得独尊山庄对自己十分忌惮,用尽全力钉梢着自己,同时对宗旋亦是如此,故而罗、杨二人突然失踪,当必与独尊山庄有关。
  大概是敌人眼见她和宗旋碰头,谈了不少话,所以要从罗、杨两人口中探问。他们对两条人命当然无所顾惜。可是若罗、杨两人为了倾慕自己,却送了性命的话,那真是天大的不幸,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袖手不理。她迅即回寺,吩咐潘大他们不必惊慌,可返金陵等候消息,然后自家就离开栖霞山,不循大路,一径翻山越岭,直扑高邮。

×      ×      ×

  翌日中午时分,她已抵达目的地,远远望去,但见一道河流旁边,矗立着一座庄院,四面俱植有树木,气势甚是雄壮。
  这座庄院占地颇大,屋宇甚多,最少可以容纳万人以上,但当然对方不会有那么多的人。
  她冷静地忖思一下,断定这座庄院之内定必还有古怪,最起码的是敌方利用屋宇地形掩护他们的核心地,使得一旦有敌人入侵的话,必须付出重大代价,方能攻到核心地带。
  她放开脚步,笔直向这座庄院走去,不久,已走近大门前,但见大门上的横匾题着“独尊山庄”四个金字,威势赫赫。
  门房内先出来一个雄伟大汉,穿着素色长衫,毫无凶悍之气,他打量一下这个年轻俊秀的佩剑书生,才道:“尊驾敢情是迷了道路?”
  秦霜波摇摇头,道:“我是特意登门拜访一位前辈的,却不晓得他是不是居住此间?”
  白衫大汉道:“只不知尊驾欲访之人是谁?”
  秦霜波道:“这位前辈姓严,严无畏,烦你进去通报一下吧!”
  白衫大汉面上泛起十分惊讶之容,却没有恶言驳斥,再度上上下下的打量她几眼,方道:“你贵姓大名?仙乡何处?在下好向上面通报。”
  秦霜波道:“我姓秦,来自普陀山听潮阁。”
  白衫大汉想必听过“听潮阁”之名,又或者是受过上头警诫,顿时泛起满面笑容,道:“原来是听潮阁的贵宾,请移驾客厅用茶,在下马上通报。”他侧身肃客,十分礼敬。
  秦霜波毫不迟疑,举步入内,走过一片大旷场,踏入一座宽敞华丽的厅堂之内,白衫大汉不知何时发出暗号,她才一坐下,便有侍僮奉上香茗。秦霜波打量茗碗,竟是十分精致的景德名瓷,茶香扑鼻,亦是上品。
  她从这白衫大汉以至茶叶都细加观察,至此,已得到一个大概的印象,那就是这七杀杖严无畏果然是绝世杰出的枭雄,雄才大略,而又极为缜密小心。单是这种种排场之讲究,以及每个手下的严格训练,便已大异于一般的黑道霸主了。
  白衫大汉迅即离开大厅,入内通报。
  秦霜波端坐不动,神情恬淡冲和,既没有半点不安,也没有丝毫寻衅生事的意思。她一路扑奔此地,走的既是快捷方式直路,同时又没有停歇过,自信当比劫走罗、杨的敌人们快得多,因此,那个白衫大汉全然猜测不透她忽然登门之举,露出了惊诧之色。在她看来,乃是正常的现象。
  她并且相信因为自己来得快,独尊山庄的首脑人物,多半会出来见面,她在世事上采取的手法,亦一如剑道,不发则已,一发必中。而且讲究的是擒贼擒王,处处抢制机先,务必掌握住主动反击之势。
  目下这种种措施,皆是合乎上乘剑道的原则,要知敌暗我明,在形势上她本来很难夺回主动之势,而且敌方还可以凭借地形,深藏不露,她不知得费多少气力方能找到敌方首脑,假如对方有意规避的话。
  故此,她决意抢先一步,而且正式求见,只要见到敌人主脑,一切都好办了。
  只片刻工夫,两个人一齐走入大厅,她抬目一望,但见来的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长得甚是秀气,女的亦风韵尚存,颇饶媚态。这一对夫妇她虽然从未见过,可是一望而知他们乃是独尊山庄底下五大帮派中,双修教的始祖詹先生夫妇。
  她含笑起身,道:“打扰了双修教主的清修,实感歉疚。”
  詹先生连忙道:“秦姑娘言重了,芳驾莅临,敝庄大大增辉,荣幸何如。”
  詹夫人道:“秦姑娘这一份气度,令人敬佩不已,无怪普陀山听潮阁名重天下,愚夫妇总算是开了眼界。”
  这对夫妇谈吐不俗,而且言之有物,非同泛泛。秦霜波大起警惕之心,微笑道:“詹夫人过奖了,我此来有一件要事奉商,虽是见不着严庄主及雷少庄主,但能得晤伉俪,也是一样。”
  詹先生道:“姑娘即管赐告,我等在此洗耳恭听。”
  秦霜波道:“我想请求教主立刻下令释放两个人,只不知贤伉俪能不能负此责任?”
  詹先生一惊,道:“那得看释放什么人了。”
  秦霜波道:“我们一桩桩的来,我所说的两人,乃是读书士子,一个姓罗名文举,一个姓杨名师道。他们在栖霞山上与我谈论诗文,恰好又碰上宗旋,宗旋想是晓得有人跟踪他,匆匆走开。我其后离去,不久,忽闻他们失踪之事,我便赶到此间。”
  詹先生皱眉道:“照姑娘所述的过程,并无有力证据指出定是敝庄之人下的手。”
  秦霜波微微一笑,撇开这个话题,道:“闻说贤伉俪双修参悟,武功别辟蹊径,今日幸晤,岂可错过,我大胆要向两位请教几招。”
  她潇洒地迈步向他们走去,离他们座位尚有六七步之远,便停下来,直到这刻,她的长剑仍未出鞘,可是已有一股凌厉剑气直迫对方,使他们不敢胡乱逃开,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正是上乘剑法中奇奥心法,不必掣剑摆开门户,便已抢制住主动之势。敌人稍有动作,她的剑受到感应,顿时如经天长虹般发出,詹先生夫妇乃是时下高手,如何能不知道厉害?
  但见他们纹风不动,危坐如故,詹先生道:“秦姑娘果然已得真传,听潮阁威名实是不虚,但愚夫妇仍然不能就此认输,当须领教个三招两式,方能心服。”
  秦霜波道:“那么两位请吧!”
  她这么一说,詹先生夫妇方敢起座,他们先取下头巾,露出一头白发,衬起他们俊秀的面容,显得甚是诡异古怪。詹氏夫妇起座后迅即分开两步,使敌人精神难以集中。
  詹先生道:“愚夫妇向来动手不用兵刃,但秦姑娘不比等闲人物,我们只好献丑了。”
  秦霜波意态闲雅,道:“承蒙你们两位看得起我,请亮出兵刃吧!”
  詹先生连击两下手掌,片刻间,一个英俊少年奔入来,右手提着一根钢杖,粗如鸭卵,份量极沉。另一只手则拿着一口长剑,剑鞘上镶满了名贵珠宝,华采熠耀,价值不菲。
  他径直走来,打算从秦霜波身边掠过,当他入厅之时,秦霜波曾经回头瞧了他一眼,这以后就没有再加注意。
  这个精壮英俊的少年奔到切近,突然目射凶光,炯炯地注视着她的背影,越走越近,他右手的钢杖已举将起来,随时可以砸落。
  詹氏夫妇瞧都不瞧来人一眼,令人感到来人只是个微不足道的人物,仅仅是送兵刃而来。
  秦霜波忽然向前跨出半步,娇躯微侧,欲转未转,后面的步声蓦地中止,似是被她这一下动作迫得如此,再也不能继续前奔。
  事实上确是如此,秦霜波乃是一直倾听着对方的步声,算准间距,方始有所动作。她虽然只移动了那么一点点,但却是极为上乘深奥的招数身法,目下前后两方皆在她剑势控制之中,任何一方稍有动作,她的剑立刻跃出剑鞘,闪电般攻出。
  假使后面的那个少年乃是武功平凡之士,势必继续前奔,那时节,秦霜波的长剑是否已透胸刺入,谁也不知道了,但他居然及时刹住脚步,可见得他也是内外兼修,得有上乘武功真传的高手。
  秦霜波尽管门户精严,异常警戒,但面色一如平常,说话时声音中没有半点异样,她道:“进来的这一位是严无畏前辈的什么人?”
  詹氏夫妇不禁流露出骇讶之容,至此他们方始深悉这位娴雅美貌的姑娘,实在智慧过人,灵警无比,任何时候都能抢制机先,料敌如神。
  那个精壮少年应道:“区区洪方,姑娘所提的人便是家师,区区在师门中排行第三。”
  他钢杖疾落,却只是封住门户,同时侧跃数尺。
  秦霜波既不拔剑,亦没有再移动,可是洪方这刻仍然感觉到对方的精神和剑气并未放松自己,这种奇异的感觉,他还是第一次尝到,心头大为震骇,不敢不运足全神严密防范。
  詹氏夫妇亦同样地感到剑气森森,笼罩着全身,心胆间不由自主地泛起寒意,这亦是他们平生罕有的经验,故此他们动也不敢妄动,须得等候这个少女表示意见始能有所动作。
  秦霜波道:“我虽是只瞧了洪少庄主你一眼,可是已觉察出你的气度大异常人,所以没有掉以轻心,果然没有瞧错了。”
  她说到这儿,话声略顿,然而她这番话的影响,却在洪方心中翻腾汹涌,久久未息。
  她既然认为洪方气度不凡,一望而知,洪方虽然也是狡黠阴险之士,但到底还是年轻男子,本能上对一个年纪匹配的女孩子自然会有某种反应。此所以他能全然不把属下之人的阿谀奉承放在心上,然而秦霜波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足以使他醺然欲醉。
  秦霜波又道:“我这就要跟詹教主动手了,洪少庄主打算当公证人?抑是出手助阵?”
  洪方毫不思索,应道:“当然是公证人。”
  秦霜波道:“好极了,那么你把兵器交给他们吧?”
  洪方乖乖的把长剑扔过去,陡然感到对方剑气已经消失,不再威胁着自己,于是也松弛下来,提杖走远一点。
  詹氏夫妇对洪方这等反应自然大为不满,但他们的地位还够不上教训洪方,只好蹩在心中。
  詹先生接过长剑,拽起长衫角,掖在腰间。詹夫人这时也从怀中掏出兵器,却是两条粉红色寻丈长的绸带,每条带上缀有十余枚小小金铃,这一取出,登时发出阵阵悦耳的铃响。她这一对带子称为“天女带”,每条带上的小金铃称为“摄魂铃”,乃是魔教异宝,具有迷乱心神的奇异魔力。
  秦霜波淡淡的扫瞥过她的奇异兵器,别人全然不能从她面上察看出任何意思,这正是她深不可测的地方,任何事情发生,她都只是轻描淡写地瞧上一眼就够了。
  詹先生长剑出鞘,闪射出森寒光华,显然又是一口上佳利剑,他抱剑道:“在姑娘面前使剑,犹如夫子门前卖文章,无奈积习已深,不能遽改。”
  秦霜波道:“詹先生言重了,剑道深不可测,门户无数,我也不过初学乍练,略窥门径而已。”
  她微微向前倾侧,阵阵剑气涌扑过去,虽是未曾出手,但已足以令敌人心惊胆战,忙着设法应付而不暇想到袭敌之举。
  她一举一动都含有深意,处处掌握住主动之势,这一点使得詹氏夫妇觉得最难应付,而外人却一点也瞧不出来,反而觉得她的对手太以张惶失措,好像已被骇破了胆子一般。
  詹夫人双臂一振,两条长带矫夭飞起,其中之一往身后掠过,“呯澎”连声响处,那一排几椅完全抛开老远。此举自然是腾出空间以便施展之意,但她双带方动,秦霜波已闪电般擎剑攻去,但见光华大盛,隐隐挟着风雷之势,直取詹夫人。
  她这一剑完全是气机感应之下,自然而然出的手,假使詹夫人一直不动,她可能也一直不向她进攻,正因此是自然而然发出的剑势,比之用心驾驭的剑式竟要凌厉上千百倍。
  詹夫人但觉剑气森厉,平生尚未遭遇过如此威猛的攻击,甚至已深信决计抵挡不住这石破天惊般的一击,可以说是斗志全消,猛地向后一仰身,平蹿出去。
  她虽是躲过了对方一剑,却把祸劫完全推到丈夫头上,秦霜波剑式一变,改攻詹先生,这一剑亦是自然不过之势,大凡锋锐之气一发,定须有对象可施,詹夫人本是第一个目标,忽然失去,当然转到詹先生身上。
  这一来,剑势更为凌厉森严,大有洞穿乾坤,刺透宇宙之概,莫说是詹先生,即使是昔年的七杀杖严无畏易身处地,也不敢封架她这一剑。当然若是严无畏与她对垒的话,便不会让她轻易发挥得出长剑的全部威力。
  詹先生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剑术如此高强,当下百忙中挥剑疾挑,一招“云封仙洞”身躯却向相反方向斜旋。他在这口长剑之上已有数十年功力,这一出手,果然凌厉之极。
  秦霜波虽是占尽了机先,但仍然被詹先生的长剑挑中了手中之剑,“锵”一声响处,人影倏分,詹先生已跃开了七八尺,喘息未定。
  他们虽然只交手一招,但俱是全身功力所聚,抵得上普通人的千百招。詹先生向以内功深厚见称,但这刻也不由得微微气喘,耗去极多的气力。他方站稳身子,但觉手中长剑一轻,一大截剑尖掉下去,落在地上,发出“呛啷啷”一阵清脆的响声。詹氏夫妇固是一阵骇然,洪方亦为之目瞪口呆,暗暗测度她刚才那一剑的威力到底有多么大?
  秦霜波亭亭玉立,一如平常,她道:“詹教主可肯下达那个命令么?”
  詹先生定一定神,道:“姑娘剑术通神,鄙人极感佩服,至于贵友那件事,还须少庄主裁决。”
  秦霜波明知必有这个结论,所以一点也不诧异,转眼向洪方望去,说道:“贵庄劫走了我两个朋友,他们都是读书士子,与江湖全不关涉,我此来便是替他们向贵庄解释误会,请你们下令释放。”
  洪方颔首道:“区区已听到姑娘先前所说的话了,关于这件事,区区可以作主。”
  秦霜波微笑道:“这样最好,你既能作主,那就给我一个肯定答复吧!”
  洪方道:“首先区区得弄明白一件事,便是贵友们是否真被敝庄之人带走?如若不错,他们定会迅即送到此地,区区想恳请姑娘稍留玉步,等一等看有没有消息?假如已送到此间,区区大胆要求一事……”
  秦霜波淡淡道:“想不到你竟如此拖泥带水,不过你不妨说下去,让我听听你的意见。”
  近两三年来,几曾有人胆敢在洪方面前,如此放肆大胆地批评他?甚至连粗鲁一点的态度也从未被他见过,因此,秦霜波可算得上是极特殊的人物了。
  洪方道:“区区须得亲自问问贵友,大概三言两语,即可断定他们是否与江湖武林全不关涉,这一点要求合情合理,相信秦姑娘不致坚拒?”
  秦霜波道:“就这么办,但你们的态度得改变一下,人家都是正正经经的读书人,你们务必找个堂皇的理由解释这一宗事件。”
  她收起长剑,在洪方的殷勤招呼下落座,侍僮们送上茶点细果,空气顿时变得十分和缓融洽。
  詹氏夫妇陪着他们谈笑,表面上似是完全不把刚才之事放在心上,这一点使得秦霜波也十分佩服,一个人的修养到了这等地步,的确十分不易。
  詹夫人还带她入内洗盥一番,然后在另一座暖厅中,摆下酒席,只有他们四个人进食,秦霜波连夜奔驰,自然有点倦饿,所以她毫不客气,尽量休息。

×      ×      ×

  到了下午申牌时分,詹夫人亲自到卧房中把她叫起来,说道:“敝庄主早已接到消息,贵友们果然已送来此地,其时姑娘睡得正好,所以不敢惊动,但现在贵友们快到了,故此请姑娘起来准备跟他们见面。”
  秦霜波道:“我见不见他们都没关系,洪少庄主打算如何询问他们。”
  詹夫人道:“我们已预备好了,姑娘在邻室可以亲自见到和听到他们的一切动静。”
  秦霜波离开床铺,跟她出去,她第一次露出沉思的表情,似是在考虑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但由于她跟在詹夫人身后,所以对方并不曾发觉。
  他们走入一重院宇,詹夫人打开一道房门,说道:“我们在这儿就可以视听得到邻室的一切动静了。”
  说时,跨入房门之内,秦霜波也跟入去,举目一瞥,但见此室陈设华丽,床榻桌椅一应俱全,连梳妆台等物皆有,宽敞异常,里面还有一扇门。
  詹夫人说道:“里面的一间是盥洗的专设房间,相当新颖别致,一般的大户人家尽管有钱,却从来没有这等设备。”
  她含笑点点头,竟没有过去瞧瞧的意思,詹夫人又指着墙上的一幅帷幕,道:“等一会我们拉开帷幕,就可以见到邻室的一切动静了。”
  秦霜波道:“你们这个办法很好,我们就在这边瞧着吧!”
  她淡淡地又瞧了房间四周一眼,问道:“这个房间是谁居住的?”
  詹夫人道:“这是贵客居室,平常并不使用。”
  秦霜波颔首道:“我猜想亦是本无人住,怪不得我总是感到不对劲,敢情这个房间大有问题,证据在此,詹夫人过来瞧瞧。”
  她指着那张红木妆台,话声中有一种使人不能不听从的力量。
  詹夫人移步过去瞧看,她一则无法抗拒对方的要求,二则自己亦颇想瞧瞧这张梳妆台有何破绽,所以被她察破。以詹夫人所知,这张梳妆台刚搬入来,从来无人使用过,不应有任何破绽才对。
  她走近瞧了一会,还看不出一点头绪,秦霜波伸手搭住台角,轻轻拉开两尺之远,道:“瞧,这底下全无痕迹,可知刚刚搬入来的。”
  原来大凡家具放置的时间稍久,纵是日日擦拭,但若然移开,地上仍会留下放置已久的痕迹。
  詹夫人道:“是呀,这只梳妆台是刚搬来的。”
  秦霜波道:“你也承认就好办了,你们敢是想留我在这儿居住么?”
  此言一出,詹夫人不禁面色微变。敢情除了她指穿了诡谋之外,还有一股森寒的剑气笼罩到身上,使她晓得对方已然生出杀机,若然暴起逃走的话,决计躲不过她一剑之危。
  秦霜波又冷冷道:“洪少庄主太不高明了,若然是你们夫妇主持大局,一定不肯这么做,对不对?”
  詹夫人连连点头,但眼中仍有畏怖之色,这是因为笼罩着她的剑气森寒无比,使她感觉到自己仍然是在死生一发的险境之中。
  秦霜波愠声道:“我念着敝阁阁主与严庄主有相当交情,是以两三年来都不肯对付你们独尊山庄,洪方今日这等作为,大概是想迫我作一抉择,不许我置身事外了。”
  詹夫人忙道:“秦姑娘切勿气恼至此,三爷决不会有这种意思,他……他实在是想找个机会多与姑娘接近。”
  秦霜波没有作声,心想:“这个妇人实在老练狡猾不过,竟把这种莫大的阴谋,往男女之情上面一推,以为这样就可以骗得过我,嘿!嘿!”她自从踏入江湖以来,不论碰到什么,都保持着心平气和,她一直用事实行动表示她的意见和情绪,决不当真忿恼,但只有今日之事,令她十分恼火。
  要知秦霜波虽然少有什么表现,尤其是在收敛锋芒这一方面十分成功,谁也瞧不出她其实机警绝伦,智谋过人。而且由于她全心浸淫在剑道之中,竟具有不少超人的能力,例如她的感觉,特别是对于危险、凶杀一类的事情,极是奇怪超凡。
  当她踏入这个房间之时,心灵上顿现警兆。使她立刻警惕于心,而便一直不让詹夫人离开她超过六尺,在这距离之内,她有把握能在任何情况之下一剑杀死她。
  然后,她便运慧眼观察这个房间,发觉墙壁特别的坚厚,房门那儿也有点特别,好像有一扇暗门,随时可以封锁着这个房间。此外,尚有好些古怪的装置,她猜想这些装设一定是她被困在房内之后,才用来对付她的。不但可以杀死她,恐怕还可以使她陷入昏迷。
  她举步走出房外,迅快而又毫无声响,目光一转,已见到右方一柱后有人急急藏起来,她不动声色的跃过去,落在柱侧,那后面果然有个白衣壮汉,背插长剑,他露出惊讶之容,望住这个清冷的美女。
  秦霜波道:“关闭门户!”
  说这话时,已集中了精神的力量,暗暗压迫对方。那白衣大汉面上露出茫然之色,伸手在柱上扳动一根钢支,房门上方突然坠下一扇铁板,毫无声响的把房门封死,白衣大汉做完之后,这才大吃一惊,连忙将钢支向上推起,“咔嚓”一声,那块铁板倏又升起,回复原状。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