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八章 剑气扬威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章 剑气扬威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秦霜波目光落在柱上,那儿有一个长方形的凹槽,槽内有三根精钢的扳手,只有五寸长,可是刚才此人开闭门户之时,却足见这些机关装设得十分巧妙。
  石柱凹槽内可以操纵三种消息埋伏,由于位置远距房间,可知定有特殊的理由,秦霜波再度运集精神的力量,贯注在对方身上,问道:“当中的钢支有何作用?”
  白衣大汉茫然道:“可以炸死由门口出来的人。”
  秦霜波接着问道:“第三根呢?”
  他道:“这一根扳下来,全房起火。”
  秦霜波双眼发出奇异的光芒,迫视着那个白衣大汉,问道:“他们给你什么命令?”
  白衣大汉道:“关闭房门。”
  秦霜波道:“没有别的指令了么?”
  他摇头道:“没有。”
  秦霜波“哼”了一声,暗运功力把声音传入房内,道:“詹夫人还躲在房内干什么?”
  詹夫人应声出来,面色煞白,凝视着石柱,她可瞧不见秦霜波的动作,是以生怕她扳动钢支,把她炸死。
  秦霜波伸手抓住一根钢支,往下一沉,“嘭”地大响一声,房间内冒出火焰,詹夫人急急跃到柱边,原来她生怕房内的火焰会引发了房门外的炸药,这柱后却是唯一的安全地方,不怕爆炸。
  大股火焰不住地从房中冒出,浓烟阵阵,霎时间四面出现了二十余名白衣大汉,詹先生也出现了,他吩咐手下们多弄点水灌救,那些手下们迅即提水救火,动作十分敏捷而不凌乱,更没有半点声音。
  詹先生走到柱后,赶走那白衣大汉,先向秦霜波施礼赔罪,道:“姑娘一定很难原谅敝庄了?”
  秦霜波道:“那也不见得。”
  她的答话大出詹先生意料之外,因此,他虽是准备好一番说辞,竟都派不上用场,还幸他极是老奸巨滑,心中不乱,迅即想了一下,道:“姑娘若肯原谅敝庄这一次无礼之举,自是天大喜讯。”
  秦霜波道:“也没有这么容易。”
  詹先生但觉她处处制占机先,动手时如此,连说话也是如此,而且说话也不多,只简简单单的一句,就足以使人疲于奔命的忙着应付,他审慎地道:“鄙人猜测不出姑娘话中玄机,还请明示?”
  他本是一教教主身份,对外从无如此低声下气地说话,甚至现在他也不是被秦霜波的来头,以及剑术欺压成这等模样,而是她的着着领先,使他心理上感到不是她的敌手而致。
  秦霜波很满意自己的成功,微微一笑,道:“今日之事,须由洪方负责,我要见一个管得住洪方之人说话。”
  詹先生招架不住,脱口道:“雷大爷不在此地。”
  秦霜波点点头,道:“那么叫洪方自己来吧!”
  詹先生道:“他也走啦,三爷自知无法交代,什么也不管就跑了。”
  他耸耸肩,作出无可奈何的姿势。
  秦霜波道:“他倒是自在得很,留下烂摊子让你们收拾,不过我听说雷世雄一向长驻此地,如何竟也不在?”
  詹先生不知对方到底探知多少秘密,因此答话时异常小心,含糊道:“他刚好昨天有事走开了。”
  秦霜波忖道:“假如雷世雄真的不在这儿,那一定是发生了极重大之事,才使他亲自出马处理,我且诈他一诈,便可以测验出雷世雄是到远处去抑是去得不远。”
  当下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在这儿耽上三五天,等他回来处理洪方之事,当然你们夫妇得陪着我,不许离开。”
  詹先生忙道:“雷大爷暂时不会回来,别教姑娘空等,更增罪孽。”
  秦霜波道:“没有关系,这是我自愿等的,怪不到你们身上,你们若然有事,便不要陪我吧,不过,我那两位朋友却须交还给我。”
  詹先生忙道:“贵友已抵达敝庄,正要奉告姑娘,假如姑娘肯瞧在贵友安然无恙份上,谅宥这一趟,鄙人无任感激。”
  他向后面的人打个招呼,立刻有人奔出院外。
  秦霜波道:“我向来不容易原谅别人的,定要等到雷世雄回来理论,你们有事尽管走,我也不怕洪方能怎样我。”
  她举步走出院子,耳中还听到詹先生说她爱在这儿住上多久都极表欢迎的话。
  现在,她已判断出两件事,一是雷世雄所往之处离此不远,大概是在附近一二百里的通都大邑,而且亦一定与最近传说武林人物将结集反抗独尊山庄之事有关,二是詹氏夫妇亦须赶去会合,所以一听自己不扣住他们,立刻表示欢迎留她在此地。
  如若不是她早一步说明任得詹氏夫妇走开,大概他会用罗、杨二人的性命来威胁自己,她禁不住默然忖道:“假如对方用罗文举和杨师道的性命威胁我,我会不会让步呢?奇了,我好像很关心他们的安危呢!”
  一念及此,顿时大为警惕起来,因为她是向剑道至高无上境界迈进的人。她此生唯一的目的,便是达到剑道至高之境,成为真真正正的“剑后”,但若是心有所牵挂,便有如修道或向佛之士,倘有家室俗情绊碍,决计无法成功。
  她淡淡地道:“请贵庄派人把敝友送返金陵,我不要跟他们见面了。”
  她避不见面,当然是最好的方法,少见一次,印象就浅一点,这是一定不易之理,詹先生可就无法理解她的想法了,惊讶地应道:“姑娘爱怎么办都行。”
  他指一指前面的一道月洞门,又道:“贵友们就在那边,鄙人本要引领姑娘前往会晤他们的。”
  他停顿一下,又道:“假如姑娘你要放心不下,不妨在暗中瞧上一眼,敝庄随即派人送他们到金陵去。”
  秦霜波停下脚步,廊外的空地上种植着不少花卉,一丛茉莉有十余朵白花开放着,随风飘送来花香,她望着那丛茉莉,心中勾起了缥缈的思绪。
  她献身“剑道”之心,再也没有比近两三年更真诚热烈的了,事实上她自从被阁主挑中之后,便已决心抛弃俗世的一切,此生将独身至老,不要任何男人及儿女等,其后,她从独尊山庄麾下一个颇有地位之人口中,查出七杀杖严无畏曾经下过严令,不许属下得罪于她,这道命令几乎要属下对秦霜波逆来顺受。
  因此,她更深信自己一定可以达到“剑道”至高无上之境,严无畏为此而不敢跟自己结怨,她从阁主口中得知,严无畏和罗希羽皆是一代之雄,尤其这严无畏的机谋智慧更是当世无匹,是以他既然如此推崇自己,定必百分之百可以成功。
  她当然不晓得严无畏已把宗旋这一着棋子放在她身边,为了使宗旋成功,所以下此严令。
  那双修教主詹氏夫妇正是在严无畏这道命令之下,向她服输低头,全然不敢使用其它的阴谋手段,今日的一切经过,俱是洪方所为,詹先生在庄中地位虽高,却无法管束洪方,反而得听他的话行事,才有这种种事情发生,目下洪方亦当真拍拍屁股溜掉,他一向就是如此不负责任之人。
  秦霜波在遐思中回忆起自己的生平,她本是名门世家出身,母亲早亡,父亲是个风流淡泊的名士,日日饮酒赋诗,不求上进,家中别的人都瞧不起她父亲,认为他颓废放纵,毫无用处,但秦霜波却非常了解父亲是个性情中人,为了看不起世俗的虚伪贪鄙,所以以诗酒自娱,不与那些自命达练人情,懂得如何飞黄腾达之人往返。她的父亲也在她十三岁时殁世,幸而其时被听潮阁之主看中了,带她返普陀听潮阁学剑,直到今日。
  这一段生平似乎很简单,可是在她记忆之中却十分丰富,还有一种凄凉的韵味,例如她时时想到有一天她已成为剑后,她却没有父母替她高兴,此刻,她忽然感到有一件事非常重要,那就是她必须有人能分享她的悲哀和快乐。
  詹先生一声轻咳,这才使秦霜波回醒,她不假思索的道:“好,我去见见他们。”
  他们穿过数重屋宇,在一排寿字间隔的空隙,见到了罗廷玉和杨师道两人,他们分别坐在椅上,全无束缚或被点穴的痕迹,他们都现出纳闷烦恼之容,没有交谈,却不时互相安慰的对视几眼。
  秦霜波瞧了一会,便返到隔壁的房间内,向詹先生道:“你去带罗文举兄来见我。”
  詹先生道:“只带他一个人来?”
  她点点头,詹先生便出去了。一会儿,他领着罗廷玉进来,便悄然退出,还顺手掩住房门,他深知秦霜波之能,为了要使她相信自己的诚意,所以避得远远,不敢窃听。
  房内秦、罗二人默默相对,罗廷玉皱起眉头,等她开口,这刻在他眼前之人仍是男子装束,是以罗廷玉不须顾忌的笔直视看对方面庞,过了一会,秦霜波才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罗廷玉心头一震,忖道:“她的眼力居然如此高明?竟能识破我并非读书士子?”
  转念又想到这刻假如不坦白说出自己真正身份的话,将来总有机会碰头,那时就不大好办了,他苦笑一下,觉得有点气沮,因为他花了不少心机才做成这个假身份,殊不料一下就被识破,可见得尚有极大破绽。
  秦霜波察觉出他这一下苦笑乃是出自真心,便歉然道:“也许是我疑心太重了,刚才我在间格后面瞧看之时,无端端觉得你不是普通书生,然而这种想法未免太过无稽,如若你的出身来历有问题的话,独尊山庄焉能查不出来呢?”
  罗廷玉惊讶的望住她,心想原来我不是有破绽被她瞧出,而是她的感觉特别灵敏,生出疑心而已,一个人的感觉能够灵敏至此,可见得内功何等精深,灵台何等的空明澄澈了。
  他微微一笑,道:“闲人兄你又是什么人呢?”
  秦霜波道:“我不是坏人,但也算不上好人。”
  罗廷玉真心惊讶道:“既非坏人,自然就是好人了,闲人兄这话怎说?令小弟大是费解。”
  秦霜波道:“我只求独善其身,不理旁人之事,如此自私,岂能称为好人?当然,我也不干坏事,所以亦不是坏人,这个地方与我全无相干,只因你们受我连累,被此地之人劫走,我才到这儿来跟他们交涉,可惜此庄的主脑有事离开,否则我定要他亲自向你们赔罪。”
  罗廷玉道:“刚才领小弟进来的詹先生似是地位甚高,他不是主脑么?主脑是谁呢?”
  秦霜波道:“我说的那个主脑人物姓雷名世雄,地位比姓詹的更高,他一定是为了这一两日即将发生的一件大事而亲自出马,詹先生夫妇亦将赶去。”
  她忽然停口,自语道:“这等武林秘密之事,我为何要告诉你呢?”
  罗廷玉笑道:“一定是小弟表现出很有兴趣,所以你就一直往下说了,早先小弟还见过一个年纪很轻的人,姓洪名方,他的地位也很高。”
  他放低声音,又道:“但小弟却不喜欢他,这个人骄傲自大得很。”
  秦霜波道:“不错,但他居然想暗算我,却被我早一步识破,现下急忙逃走,不敢见到我。”
  罗廷玉寻思了一下,决定这刻把自己真正身份说出,当下道:“小弟有个下情,须得从实奉告。”
  话犹未毕,秦霜波摇手道:“别的话不要说了,我们刚才谈起洪方这个人,你必须小心才好,我相信他决不肯就此罢休,定会找个机会向你报复出气。”
  罗廷玉道:“我们可没有得罪他呀!”
  秦霜波道:“不错,但他迁怒你们,这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说的。”
  罗廷玉挺胸道:“小弟一点也不怕洪方,因为……”
  他正待解释其中之故,秦霜波又道:“看来我们暂时还不能分手,如果罗兄不嫌弃的话,我便与你们盘桓一些时候,等我见过雷世雄之后,方可无事。”
  罗廷玉两次三番想说明自己身份,都未能如愿,这刻本来有机会开口,但情势忽变,他暗自寻思道:“假如我表明身份,她势必放心与我分手,便不知何年何月才见到她了,当然我并非有什么不轨的动念,只不过想跟她交一交,而且尚可因她的关系而与宗旋接触。”
  他脑海中泛起宗旋的飒飒英姿,爱慕之心油然而生,顿时打消了表明身份之意,微笑道:“小弟想不到因此之故,竟能与兄台亲近些时,反倒不禁感激那洪方起来。”
  秦霜波心头一震,默默寻思自己到底是不是当真怕洪方对付他们,才这么做法?抑是她深心中很想时时见到他们,才找出这么一个题目?假如是后面的原因,则这个罗文举,便是自己修习上乘剑道的一大障碍了。
  她心绪大为紊乱,陷入沉思冥想,罗廷玉却盘算着另一件事,那便是雷世雄业已离庄他去,原因是为了武林一件大事,会不会是因为秦绍邀约了不少武林人物在金陵聚会之事?秦绍召集这一次聚会,极为谨慎小心,经过深思熟虑才选定了一张名单,这些人绝不可能泄露消息,但假如秦霜波知道的话,则独尊山庄查得出来亦不是奇事了。
  这一次金陵聚会乃是极重要的一个关键,最主要的是介绍罗廷玉与群雄见面,由此即可形成一支反抗独尊山庄的力量,在时机尚未成熟之前,罗廷玉踏入江湖的消息自然必须保持极高度的秘密,以免被对方重新部署,则前此费尽心力搜集来的消息便等于白费了。
  秦霜波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她道:“我们一齐去找杨师道兄,便可离开此地了。”
  罗廷玉忙道:“那我们走吧!”
  起身跟她出去,到厅中会见了杨师道,秦霜波略略解释了一下,詹先生夫妇随即出现,秦霜波向他们道:“我已改变主意,打算陪他们前往金陵,但这件事还未了结,过几日我会来找雷少庄主。”
  詹先生道:“鄙人定要把这话转告雷大爷,诸位上路打算乘舟抑是要马车?敝庄俱已准备妥当。”
  秦霜波道:“那就乘舟吧!文举兄师道兄意下如何?”
  罗、杨二人同声附和,当下一同步出庄外,走到码头上,但见一艘单桅快船已在候命出发,他们入舱坐好,随即解缆行驶。
  船舱中颇觉宽敞,收拾得十分干净,又有棋、琴、笔、砚以及茶具等物,秦霜波轻叹一声,道:“独尊山庄有这许多高明之士扶助,只怕很难溃败。”
  罗廷玉颇佩服她的见地,这是观微知着之术,但看人家准备得如此周到,便足见高明,由此可以推想得到独尊山庄之内,人才济济,自然不易击败。
  他当然不敢评论此事,诈作不解,取过棋盘,邀秦霜波对奕一局,他适才已觑个空把雷世雄离庄之事告知杨师道,因此,秦、罗二人对奕时,杨师道佯装观战,其实正在大动脑筋,研究这个弥足珍贵的消息。
  舟行江中,空气清新,蓬窗都已支起,可以望见两边江岸,景致甚佳,实是足以浏览观赏,但江上无数舟船中的过客,有几个人能够当真悠然赏玩这景色呢?
  有人轻叩舱蓬,接着在窗外出现一个人头,杨师道转眼望去,认得是舟人之一,便问道:“什么事?”
  那人见秦霜波全神贯注在棋盘上,当下大声道:“有一艘快艇跟着咱们,形迹甚是可疑。”
  他的声音暗含内劲,令人有震耳之感,但秦霜波仍然拈子沉吟,似是完全不闻,舟人见她如此,只好缩回头继续操舟。
  这艘船上的舵工水手,皆是隶属独尊山庄,自然不比寻常卖气力的人,掌舵的是个三十余岁的汉子,相貌精干,动作迅捷有力,其余尚有四人,皆是壮汉,但都叫这掌舵的做“蔡老大”。蔡老大亲自向秦霜波报告而得不到结果之后,便向伙伴吩咐几句话,人人都暗作准备。
  船行速度突然减慢许多,在他们后面二十余丈的快艇渐渐迫近,艇上扯满了帆,船头船尾各有一人在挥桨催舟,是以舟行格外地迅速。这只快艇已跟踪了好多里路,本来远在数十丈以外,及至突然加快迫近之时,蔡老大才向秦霜波报告,现在蔡老大存心要瞧瞧快艇上有什么人物,特意使船速减低,这一来两下便加快接近。
  蔡老大利用一面镜子,注视着后面的快艇,相距七八丈远之时,便看出这艘快艇乃是私人之物,因为如若是做生意接运客货的快艇,他蔡老大无有认不得的。这一来蔡老大戒心顿增,立刻发出暗号,指示伙伴们如何应付,眨眼间快艇逼近,相距只有丈许,蔡老大便听到快艇上有人叱喝命他停航的声音,当下回头一瞧,快艇船首站着一个老者,须眉皆白,但双目神光灼灼,手中握着一件物事,一时瞧不出那是什么?蔡老大摇头道:“敝上须得赶路,不能耽搁。”
  那老者怒骂一声“混帐”,蔡老大竟不瞪眼发火,反而赔笑道:“老先生你别发火,你先说出你的姓名来意,待小的禀报过敝上,自然会有个交代。”
  这话说得既客气不过,而又有不少作用,首先他先站得住足跟,理在自己,一旦发生事故,秦霜波总不能不帮自己,其次,他尽可能查问对方来历,以便决定应付的态度。要知独尊山庄虽是称霸天下,可是隶属独尊山庄下面的少说也有三数万之多,这些底下之人当然不能藉势横行天下,总得依照他们的阶级身份以及行业而定出一些不可轻易招惹之人,例如蔡老大这艘单桅船,在长江虽说可以横行无忌。但这仅只是指在各码头那些身份差不多之人而言,并不是百无禁忌,假如他不问青红皂白,见人就欺,万一碰上了武林中名家高手,当场就宰了他,那时后台虽硬,也无法救得活他。
  是以例如蔡老大而言,这长江水道,就有七个禁忌,这七个禁忌或是个人,或是帮会,上头已嘱咐过他,假如碰上他们,最好客气一点,不要闹事,免得上面责怪下来,受到处分,又或是当场就会吃大亏,莫说是蔡老大,即使是地位高如五大帮派的首脑,也有禁忌,像秦霜波便是绝好之例,谁也不敢动她。
  其它如盘据豫、鄂的竹山寨寨主阎充,奉令不得开罪少林和武当两派;武胜堂堂主何旭,奉令不得开罪峨嵋派。总之,他们各人的地区之内,总有些人物或帮派不可轻易开罪,免得滋生难以收拾的大风波。
  且说艇上的老者冷冷一笑,道:“凭你也配问老夫的姓名?可教舱中之人爬出来。”
  蔡老大也报以冷笑,道:“很好,你等着瞧吧!”当即又从蓬窗探头望进去,但见秦、罗二人对奕如故,似乎是丝毫未闻到外面的声音。
  蔡老大说道:“诸位爷们可曾听见人家的说话?小的等着爷们的吩咐,好向人家回话。”
  罗廷玉一翻棋盘,道:“闲人兄,小弟修养功夫有限得很,实在做不到充耳不闻的地步。”
  杨师道赶紧接口道:“小弟也心烦意乱得很,难道说另外又有人跟我们过不去不成?我们自问没有得罪什么人呀?”
  秦霜波淡淡一笑,道:“我们在独尊山庄的船上,难道竟会碰到什么意外不成?”
  她的话其实就是答复蔡老大,蔡老大心中叫一声“好厉害”,晓得自家非出头应付不可了。
  这蔡老大本是十分精明干练之士,不但晓得无法邀秦霜波出头,更甚的是这条船纵是被敌人击沉,船上之人全都被杀,那秦霜波也不会出手干涉,是以目下必须小心应付,免得当场送了性命,这自然是由于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道理,可以想见一旦发生冲突,必是刀剑相交的场面。
  回到后梢,他这时与对方相距只有六七尺,他也就瞧清楚那个火气甚是爆烈的老者,手中原来是握着一条皮鞭,鞭子甚长,这刻曲迭起来,一齐握住。他拱拱手,道:“尊驾可曾听过独尊山庄这个字号么?”
  老者道:“放屁!老夫怎会没听过?”
  蔡老大道:“这就行啦,此船便是独尊山庄遣派,在下姓蔡,也隶属独尊山庄,尊驾高姓大名?”
  老者眼睛一瞪,道:“小子你太笨啦!老夫如若不知你们是独尊山庄手下,跟来作什么?”他一抖手,那条长鞭在头顶“呼呼”转了几匝,鞭身长达两丈,发出尖锐划空之声。他接着又暴声大笑道:“你先瞧瞧老夫长鞭的威力?”但见鞭影落处,“砰嘭”大响一声,后梢已崩了一大块,连舵击毁,无数木屑碎板,随波而去。
  蔡老大当他挥鞭之际,已取出一柄长刀护身,但对方鞭子划过身边之时,劲道之强,几乎能把他卷落江去,因此,敌鞭如若击向身上,那是决计无法抵挡。他本是极为狡猾之人,当下厉声大喝道:“老子跟你拚了!”猛地扑出,却见他欲起还坠,“噗通”一声,已钻入江中,原来他假装扑出,其实一下子栽入水中,使敌人措手不及,无法拿鞭子卷住自己。
  那老者也不由得一愣,顿足骂一声好狡猾的贼子,皮鞭一挥。把蓬舱顶击毁一大片,接着长鞭挟啸风之声,把一名水手拦腰卷住,丢上半空,那个水手发出痛呼之声,直上半空,这才坠落水中。紧接着,便是第二个水手惨叫之声,秦霜波眉头一皱,晃身从窗中钻出,飞落后梢。
  那艘快艇已堪堪碰到船尾,所以她和那老者相距只有数尺,她冷冷道:“你们有胆量收拾独尊山庄之人,这份胆气值得佩服,但若然光会对付那些无名小卒,便不算得是体面光采之事了。”
  老者愤然喝道:“你这是找死!”丢掉手中皮鞭,掣出长刀。秦霜波淡淡一笑,也取出长剑,她虽是当世高手,剑术精绝,但性情沉稳,从不轻敌,抱定了“搏狮用全力,搏兔亦用全力”的宗旨,大凡碰上要动手之时,不管敌人的身份如何,总要亮剑。她从对方掣刀之势,察看对方造诣有限,本不值得她出剑,但她习惯如此,也就随手取剑。
  老者探身一刀欲砍,迅快如电,功力深厚绝伦,秦霜波为之一惊,心想幸好自己没有轻视敌人,否则凭他这一刀,就可以完全抢制了机先,迫得自己难有取剑的机会。她同时又升起一个疑问,这个人到底是谁?他的刀法功力如此高明,自己纵然全力出剑相拚,也未必就能获胜,由此可知他绝不是泛泛无名之辈,然则他是谁?何以行事如此奇怪?她感到对方并非冲着独尊山庄,事实上似是冲着自己而来,正因如此,她才想不通其中古怪。
  她转念之际,已发剑封架,手法极为严密,蔡老大早在远处浮起来观看,这时大叫道:“老匹夫你到底是谁?”
  快艇的蓬下出现两人,连同摇橹的两个水手,一同跳入江中,似是要追擒蔡老大以及其它落水之人。
  那老者蓦地退开,左手去拾那条皮鞭,秦霜波一幌身已跃过去,剑气如虹,迫得他挥刀力拒,不暇拾鞭,秦霜波当然不肯让他拾鞭远攻,是以赶紧迫上去,殊不知她连连发剑之际,大船和快艇迅速分开,霎时间已远距六七丈。
  大船上本来还有两名水手,当大船迅速移动之时,他们晓得有人在船底推动,心知不妙,分头跃入江中,这一来大船上只剩下罗、杨二人。
  他们注视着这一场奇异的事情,都猜测不出原因,罗廷玉又瞧见那老者神妙的刀法,更是骇然。
  水中忽然出现了四人,纷纷跃上船,其中一个瘦子提刀站在舱口,冷冷道:“两位别动,保证没事。”其余的三人扯帆摇橹,驾舟疾驶,霎时与那快艇相距更远。
  秦霜波发觉大船漂开之后,心绪微乱,那老者立刻施展开来,挥刀反攻,竟迫得她不能不全力应付,无暇回顾。她万万想不到忽然遇到如此高明的敌手,真是骇异交集,心绪一直无法平静,因此,她的剑术上施展得出八成左右,加上她实在不敢随便杀死对方,存有留情之心,剑招上少了凌厉之气,自然又逊色得多。
  他们在快艇上激斗了数十招,秦霜波忽然悟出自己不能再存相让之心,否则说不定自己竟被毁于此人刀下,当即收摄心神,奋起斗志,渐渐增加威力。
  十招未过,她已使出全力,夺回了主动之势,剑剑进迫,那老者极力抵拒,瞧来尚可支撑一回,秦霜波忍不住道:“你到底是谁?这等刀法造诣,武林中恐怕很难找得到对手了。”
  老者闷声苦斗,竟不回答,秦霜波设法回顾,但见那艘单桅船已消失在茫茫大江之中,不知去向,船上的罗、杨两人不知被他们怎样了?此念一生,顿时泛起了杀机,目光透射出森冷之意。
  她手中之剑也发出一股杀气,凌厉至极,那老者蓦地一刀疾挑,手法奇奥无比,内力强绝,“锵”一声把她的长剑荡开,老者趁这一线空隙,向江上纵出,反手一刀,脱手向她激射,这一刀劲急无伦,功深力强,秦霜波虽是有心取他性命,但却不能不先挡他这一刀。
  那老者已疾坠入江,隐没在水中,连水泡都没有再起,秦霜波把敌刀击落江中,此时愕然瞪眼,极目四望,全无敌人踪影,这一场事变来得如此突然,亦消失得如此迅快,饶她这个素饶智计之人,也为之迷惘不已,全然弄不出半点头绪。
  摆在面前有三个大问题,一是这批人的身份?二是他们的真实目的?三是目下该怎么办?这批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这又有几种可能,一是他们根本就是独尊山庄之人,故意摆这个噱头,把罗、杨二人掳回去,二是这批人马是这次要到金陵聚会的武林高手,路经此处,恰好发现了独尊山庄的船只,顺便下手劫走,让独尊山庄伤伤脑筋,三是这批人马乃是独尊山庄另一些对头,对独尊山庄图谋已久,这次发现送人离庄,便突然下手。
  说到他们的目的,简单的只有两途,一是独尊山庄故弄玄虚,一是打击独尊山庄。但事实上,假如这批人知道船上的人是什么来历,而又不是独尊山庄故弄玄虚的话,这就值得寻味了。
  她目前当务之急,便是靠岸,先返独尊山庄查问,再作道理,反正敌人已经远逃,无法追赶,正在想时,数丈外有人游来,定睛一看,原来是蔡老大,接着又有两人泅来。
  不一会,这三人都登上快艇,蔡老大喘一口气,道:“咱们的船被他们劫走了,小的可瞧见是向镇江那边顺流而去的。”另外两个同声附和。
  秦霜波道:“他们没有在水底追击你们么?”
  蔡老大回说没有,其余两人也是如此,秦霜波忖道:“假如是独尊山庄故弄玄虚,定必有追袭他们之举,反正已伤了两人,若然再追袭他们,自然更能取信于我。殊不知正因对方不曾分出人手追袭他们,方可证明这批人马不是独尊山庄派遣的。”
  秦霜波的判断是对是错,自然得用事实证明,不过,在她而言,这刻却是认为这批人马并非独尊山庄弄鬼。
  她道:“我们先返庄,找到詹先生再说。”
  舟行之际,她独坐寻思,特别是那个老者的刀法,给她极深的印象。
  她细细追想动手时的始末,发觉那个老者最先是在抽刀之时,表示出他并非高手,使她几乎中计,其后刀招精奇,功力深厚之极,虽然仍旧落在下风,但他的造诣是否仅此而已?抑是还有些绝招未曾使出?例如他最后突围之时,那两记手法的功力更是高于他动手之时了。
  以这老者的功力造诣,一定是武林中声名赫赫之士,据她这两年来夤缘得见许多名家高手的武功,似乎全都比不上此人。她心中渐渐吃惊,忖道:“莫非他就是严无畏?雷世雄?抑是罗希羽或罗希羽的什么人?”
  原来她缜密细想之下,发觉那老者定是宇内寥寥有数的几个人之一。假如他已隐藏起真正的实力,则此人是严无畏或罗希羽也不稀奇,亦可能是雷世雄或罗家之人,除此之外,各家派的掌门人也或者有几个可以办得到,但他们决不会做出如此行径。
  要知假如不是功力相若的对手,实在很难冲得出她的剑圈,她想来想去,除了严无畏师徒,以及翠华城一两个人之外,便只有一个宗旋大概能冲得出自己剑圈,当然宗旋嫌疑最少,甚至是不可能的事,又假如以情理推测,严无畏也不会干这种事,罗希羽生死未卜,如若未死,亦绝不会做这等事。
  想到最后,最可疑之人便是雷世雄和洪方,不过洪方恐怕尚没有这等功力,只有雷世雄或者办得到,她从未见过雷世雄,所以他略一化装,自然瞧不出来,这回只要见到他,即可从他声音中听出一点线索。不过,假设这批人马是雷世雄率领的话,她便须得研究动机何在?难道罗、杨二人有被掳的价值?抑是用这个法子威胁自己?会不会利用此法使自己回到独尊山庄,然后他们再使用别的诡计?
  她突然吩咐蔡老大靠岸,她问明距独尊山庄尚有二十余里,便出手点住他们的穴道,言明半个时辰之后,自然解开。蔡老大三人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眼睁睁送她离开,秦霜波此举大有用意,因为假如对方查出自己乘船返庄,推算出时间,便加以部署安排,而她却忽然弃舟登岸,快了几倍抵达山庄,当可窥出一点端倪迹象无疑。

×      ×      ×

  她展开脚程,不久,便抵达独尊山庄,她一直入庄,不待门房通知,入庄之后,依据她所知的地势迅快查看,竟找不到詹氏夫妇。
  她搜查之时碰见不少人,但他们前次已见过她,晓得她是谁,因此都不敢拦阻,最后,她回到大厅中,一个四旬左右的人过来说话,秦霜波认得他便是本庄总管,地位甚高,姓吕名权,外号恶门神,在武林中声名极着,算得上是出色人物。
  吕权陪着笑脸,道:“秦姑娘何事忽然返莅敝庄?如有差遣,务祈赐告,在下定当尽力去办。”
  秦霜波道:“你领我到贵庄石牢瞧瞧。”
  她也不询问詹氏夫妇的下落,便即行提出查看石牢之意。
  恶门神吕权错愕了一下,道:“姑娘为何要查视敝庄石牢?”
  秦霜波玉手移到剑柄上,登时发出一股森厉剑气,笼罩住对方,她道:“闲话少说,你只须答复一句,可以抑或不可?”
  吕权是何等老练,深知自己只要答一句“不可”,登时便得血溅当场,只好应答道:“当然可以,请姑娘这边走。”
  这时那独尊山庄总管恶门神吕权在前面走,秦霜波在后面跟着,但他却感到后背阵阵森杀寒气迫来,使他不由得毛发尽竖,他的身份甚高,时时与奇人异士接触,本身武功亦极是高明,是以晓得这就是无坚不摧,无敌不克的剑气了,虽然目下相距尚有七八尺,但只要他弄点诡谋或是企图逃走,势必先死在她剑气之下。碰上了这等敌手,吕权也只好自认倒霉,好在这秦霜波乃是严无畏亲自下令不准得罪的,所以还不须顾虑到上头责罚这一层。
  不久,他们走入一间宽敞的大屋内,一踏入门坎之后,便有一阵阴森之气,使人不问而知,这处绝不是好地方,他们走过一道阴暗长廊,尽头处有个楼梯口,这道楼梯乃是向地底伸入。
  楼梯内蹿出一人,全身白色劲装,背插长刀,年纪只不过三十左右,但眼神极足,动作沉凝而又矫健,一望而知乃是内外兼修的高手。
  他向吕权躬身施了一礼,道:“属下奚午南参见总管。”
  吕权摆摆手,道:“罢了,后面那位就是听潮阁传人秦霜波姑娘。”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