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君后争胜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八章 君后争胜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雷世雄恍然地“哦”了一声,道:“好一个逐个击破之计。”
  端木芙道:“以我想来,此计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但须仗恃船大身坚,突然向快艇冲去,包管不须片刻工夫,就能把五艇全都撞沉。”
  雷世雄道:“果然如此。”
  端木芙道:“经过这一次试验之后,咱们再度施为,却又必有成功之望。”
  雷世雄道:“小姐的玄机,敝座实是无法测度。敢问何以第二次再追上去,却又可以成功呢?”
  端木芙道:“这些船师水手们经此一役,都深知其中利害得失,这时再由他们原班人马,操舟追赶,他们便将自动自发的同心协力,彼此配合,务必齐头并进,也不相距太远。如此,大庄主等自然可以有机会跃上大船了。”
  雷世雄道:“小姐深悉人心之微妙,晓得须以切身之痛,方能使他们自动配合,如水乳交融,结为一体。这等用心,果然深远渺茫,无法预测。不错,敌船之上有两个一流高手,如不是五艇齐进,到时众人一拥而上的话。单单是一、两只快艇追上,咱们的人一定无法跃上敌船。”
  所有的人都万分敬佩端木芙精密的头脑。要知众人初时都认为只要有一艘快艇追上,略一纠缠,余艇即可赶到,自然有人跃得上敌船。
  这样不须多久,所有的人都可以登上敌船无疑。却没想到敌船可以把快艇一一撞翻。从敌船每次转弯增速的情形来看,要撞翻五艘快艇,果真毫不困难。
  又过了一刻之久,但见五艘快艇已渐渐接近敌船,众人都兴奋地注视着这一幕。忽见五艇之中,有二艘如奇兵突出,超过所有的同伴,直迫敌船。
  说时迟,那时快,敌船蓦地来个大转弯,船头激起溅雪般的浪花,一下子就撞中了右侧一艘,那快艇登时四分五裂,碎成片片。紧接着第二艘也被撞碎,所有的水手船师都跳湖逃生。余下三艇倏然散开,却已来不及了,敌船闪转之际,灵便得有如一叶扁舟,眨眼工夫,又把这三艇都撞沉了。
  雷世雄的三支艇队赶上去时,虽然双方距离已缩短了不少。可是由于那一群最精良的船师水手必须救起,略一耽搁,才又恢复了原状。那些船师水手们听得还要再追,都磨拳擦掌,也了解大家不能散开的道理。雷世雄立刻出发,改以六艇追赶,由他自己亲率彭典等十二名高手,每艇二人,再度出击。
  六艇并进,乘风破浪,壮观异常,这一回有雷世雄坐镇,声势大不相同,那些船师水手们都格外卖力,速度竟不比第一次缓慢。
  崔阿伯在端木芙耳边轻轻道:“看来昏暮之时,定可追上敌船,然则罗公子和秦姑娘都要落网啦!”
  端木芙没有做声,崔阿伯又道:“小姐何必放了罗公子,又献计把他擒回?”
  端木芙笑一笑,道:“也许我想让秦霜波晓得我的厉害。”
  崔阿伯道:“老奴闻得老庄主曾经下令,一旦擒住罗公子,须得实时杀死,这等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对不对?”
  端木芙道:“人死不可复生,自然不可拿来开玩笑了。”
  崔阿伯道:“那么小姐竟然是不管罗公子的死活了?”
  端木芙道:“你为何对罗公子如此关心起来?咱们现在是独尊山庄这一边的人呀!”
  崔阿伯道:“老奴不知怎的,对罗公子和那秦姑娘颇为同情,况且咱们投入独尊山庄,为的是对付小姐的血海深仇,并不包括击溃翠华城在内啊!”
  端木芙道:“细数天下之间,能够有力量如此狠辣恶毒的谋害我全家的人,实在有限得很,翠华城亦是具有这等力量的门派帮会之一。”
  崔阿伯皱起霜眉,道:“照小姐这样说,连独尊山庄也在可疑之列了?”
  端木芙道:“十多年前,独尊山庄还在暗中招兵买马,不敢露出丝毫形迹,岂能去做这等惊世骇俗的大血案?”
  崔阿伯道:“翠华城清誉侠声,震动天下,怎会参与这等邪恶暴行,况且咱们南海世家近百年来,虽是已比不上翠华城的声势,但仍然深受天下高手尊崇,与翠华城更是只有恩而无仇。”
  端木芙作个手势,崔阿伯戛然住口。只听她轻轻道:“以后记着不可言及南海世家四字。”
  崔阿伯道:“小姐莫怪老奴饶舌,皆因小姐做事,往往教人莫测高深。撇开罗廷玉公子这一档事不说,单提小姐刚刚下的命令,老奴便大惑不解了。”
  端木芙目注遥波,随口道:“什么事使你不解?”
  崔阿伯道:“咱们投入独尊山庄,据小姐说,严老庄主已经晓得你的身份。既然如此,咱们目下在他势力范围之内,何须如此小心翼翼?”
  端木芙淡淡一笑,明眸中闪射出智慧的光芒,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无怪会迷惑不解。第一点我要解释的,就是严老庄主只是猜出我的身份来历而已,我可没有告诉他。因此,第二点便是他一定会顾虑多端,设法查探我们的对话和举动。”
  崔阿伯道:“他想证实咱们的来历?”
  端木芙摇头道:“不是。”
  崔阿伯不觉又泛起迷惑之色。
  端木芙已接口道:“他只想查明我们保持机密能达到何种地步,才作最后的决定。”
  崔阿伯“哦”了一声,但显然还是不懂。
  端木芙道:“要知严无畏乃是一代奸雄,等闲不会信任任何人。他明知我们既是这等身世,负有如许血恨,将来一定会闹出一场惊天动地之事。他倒不怕这一点,但假如我们言行不慎,被他手下查出了我们的底细。他根据这一点,将对我重新估计。认为我们的秘密既然能被他们部属查出,则我们的对头说不定也办得到。如此岂不是白白招惹强敌?而我们气候如此浅薄,估量也帮不了他什么大忙,这么一来,你猜他会怎样?”
  崔阿伯瞠目道:“老奴猜不出来。”
  端木芙道:“他纵然不赶走我们,亦决计不会畀予重任,此是毫无疑问的结果。”
  崔阿伯道:“就算小姐一点也没有料错,可是小姐别忘记了,对头们已发动阴谋手段来对付你了!换言之,这一号强敌他已惹上啦,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端木芙叹一口气,道:“你还是没弄懂我的意思,要知在这等情势之下,我们认为机密已经外泄,自无小心必要,但这才是大错特错的想法。因为严老庄主最主要的意思是掂一掂我们的份量。假如我们大意泄密,他便将不再重视我,也就不会出力支持我报仇了。”
  崔阿伯拂须苦笑一声,道:“想不到这一点点事,就包含这么大的学问在内。”
  他转眼向前面望去,又道:“以老奴瞧来,大约在昏暮之际,这六艘快艇定可追上罗公子的大船。”
  端木芙道:“那是绝无疑问的事。”
  崔阿伯道:“雷大庄主率领的十一高手,有六个水底功夫极是高明。假如在天黑以前追上了大船,则罗公子纵有秦姑娘之助,也难逃被擒之祸。”
  端木芙道:“你说得很对,换了任何人,也瞧得出这结果。”
  崔阿伯拿话撩拨,便是想探知她是不是当真要独尊山庄之人擒下罗廷玉,但她既不接口,倒也不便直接追问,只好默然不语。

×      ×      ×

  夕阳已被天际山影所掩,但满天霞彩,益形绚烂。当此之时,浩荡无涯的湖面上,归帆无数,景色美极。然而在双桅大船上的人全都无心欣赏,因为雷世雄这等十二高手,分乘六艇,已相距不远。
  舱门开处,大江帮帮主黄泽探头进来,只见秦霜波倚窗而坐,听到开门声,转头而视。面上一片宁恬,丝毫找不出紧张的神情,这一份修养,实是令人难以置信。
  黄泽惊佩之余,却也因而减去不少紧张神情,压低声音道:“秦姑娘,这一回咱们已无法利用钢制的船首,把敌艇一一撞沉了。”
  秦霜波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黄泽便又道:“在下并且认为敌艇上的十二个高手,定能冲上咱们的大船,展开一场激烈肉搏。”他停顿一下,又道:“敌方十二高手之中,一定有半数以上精通水上功夫,因此之故,在下及一众部属都变成自顾不暇,势难护卫罗公子和秦姑娘了。”
  秦霜波微微一笑,黄泽顿时感到心头宁恬异常,转眼向一角的罗廷玉望去,只见他面色红润,盘膝端坐,分明已完全恢复了。
  可是在这万顷水面上,罗廷玉纵然恢复了功力,有万人莫敌之威,但一旦掉在水中,那时还不是束手就擒么?
  黄泽最忧虑的正是这一点,忽听秦霜波平静的声音道:“黄帮主,敌人方面,有一个主要人物,存心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如若不然,这十二高手早在一个时辰以前,已跃登此船了。”
  黄泽茫然地点头,对她所说有人帮忙之事,不知信好抑或是不相信的好。
  秦霜波继续用恬淡的口吻道:“因此之故,贵帮的安全也不成问题,只要不让敌人当场抓住,事后但须暂时解散,潜隐一段时期便可。”
  黄泽道:“但目前的危机,如何解救?”
  秦霜波笑一笑,道:“贵帮的拿手绝技,谅必不止藉转弯以增速度这一项,我想知道你最脍炙同道口中的绝技是什么?”
  黄泽道:“在下可不敢自诩有什么绝技,只不过有两三种手法,是在下别出心裁研究出来,同道名家多半晓得,那就是身外化身的手法。此外尚有白雾迷江,异军突出等,俱是雕虫小技。”
  秦霜波不问内容,即道:“然则黄帮主若是施展这几种心法秘技,能不能拖延到天黑之时,遁出重围?”
  黄泽道:“在下如是使出这几种手法,独尊山庄便可确知必是在下帮助你们了。”
  秦霜波道:“假如帮主不急谋脱身,眼前就已难逃劫难了。”
  黄泽凝目寻思一下,才道:“姑娘这叫做一言惊醒梦中人,不错,假如首鼠两端,适足自误!好吧,在下这就尽力而为。”
  他迅即转身出去,发号施令,船上所有的水手都忙碌地准备一切。转眼间,敌方六条快艇迫得更近了,艇上的船师水手,无不精神振奋,更加卖力,速度有增无减。
  看看指顾间就可冲刺入两丈之内,若是相距不及两丈,艇上十二高手随时可以飞跃上船,便再也逃不掉了。但见双桅船的尾舵上,突然出现一个青衣飘拂的少女,肩插长剑,却又淡雅如仙,眉目如画。
  她明眸一转,在彭典面上略略停顿一下。彭典登时垂首,避开她的目光。
  她最后凝目瞧着雷世雄,说道:“雷大庄主穷追不舍,显然已立下决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她的话声并不高,可是却清清楚楚地传送到两丈外的快艇上。
  雷世雄从丹田中迫出声音,答道:“兄弟迫不得已,冒犯了,事后自当肉袒负荆。但目下如若要兄弟罢手,实是有所未能,还望仙子宽恕。”
  秦霜波沉吟一下,才道:“天色转眼便黑,其时雷大庄主也将徒呼荷荷,何不趁早鸣金收兵,留下一点情份,将来也好相见。”
  雷世雄仰天洪笑一声,道:“纵是天色已黑,兄弟也有扭转乾坤的决心!仙子之命,恕兄弟无法遵从。”
  秦霜波点点头,道:“雷大庄主好说了,你不肯罢手,亦是理所当然,我岂敢怨怪于你?我在退下以前,不得不声明一句,我现身说了这些话,绝无拖延时间的存心,还望雷大庄主相信斯言。”
  雷世雄洪亮地道:“秦仙子的话,兄弟句句深信不疑。”
  秦霜波遗憾地摇摇头,道:“如此多谢雷大庄主了,现在请你们尽力施为吧!”
  她退后数步,但仍然望得见那六艇。以是之故,谁也不敢奋身跃去,连雷世雄也自忖在这等形势之下,实在很难当得她凌厉一击。
  因此雷世雄大喝连声,催促部属增加速度。他的声音洪亮雄壮,凛凛生威,大是含蕴得有振奋军心士气的魔力。
  只见六艇齐冲,竟已堪堪窜入两丈以内。双桅大船上突然升起一阵鼓声,节奏分明。与鼓声升起的同时间,大船双侧各各出现了八支长桨,跟着鼓声节奏,齐整地挥划起来。大船速度陡增,但却非是急蹿疾冲。
  因此初时还不觉出怎样,可是那六艘快艇拚了命也无法再赶上一点儿,甚至越来越坠后了。天色渐暗,那六艘快艇距离大船由最近的两丈左右,变成四丈有多,如若情势继续不变,雷世雄欲不罢休也是不行的。
  哪知风力忽然减弱,李舵主大喜道:“咱们马上就赶上他们啦!”
  雷世雄发出一声暗号,六艇都立时准备妥当。转眼间已追到三丈左右,黑暗中仍然隐约可以见到敌船船影。
  六艇上突然火光大作,顿时使方圆五六丈内的湖面,明如白昼。这么一来,敌船就更加没有乘黑夜遁逃的机会了,但见六艇上十二高手,左手高举一只圆筒,筒口喷出大量炽白的火光。那玩艺儿有点像新年时燃放的花炮,但是特别光亮,并且看来可以点燃上一段时间。
  双桅大船在这等极度劣势之下,蓦然喷出数十股浓厚的白烟。晃眼间展布开来,有如天降大雾,视线完全受阻。大船急剧地转弯,快艇群死跟着前面一点点依稀船影,苦追不舍。
  但大船转了一匝之后,数十丈方圆之内,尽是浓厚白雾,迷漫笼罩,大有伸手不见五指之慨。
  六艘快艇借着彼此间的火光,才勉强见到,却已完全找不到敌船的踪迹了。现在轮到快艇群处于劣势了,因为敌船可以乘机调转头来,向有火光处硬撞,假如撞的地方恰好的话,真能一下子就撞翻了六艇。
  因此雷世雄断然下令,熄去照明火筒。六艇紧紧连结在一起,如若碰上敌船,十二高手便可以毫无顾忌的扑上去。
  但他也知道,这刻敌船多半已急急逃遁,隐没在夜幕之中。这太湖有四百余方里之广大,再也休想找到敌船影子了,他不得不承认失败,而己方却找不到负责受咎之人。

×      ×      ×

  在黑夜中,一叶小舟,由两名船师驾驶,向北迅疾进发。舟上还有两个乘客,一是罗廷玉,一是秦霜波。他们都默默无言,只有船头破水时的阵阵轻响,打破了岑寂。
  天色未明,小舟已停泊在岸边。罗、秦二人一跃上岸,脚踏实地,顿时感到形势已大不相同。这刻纵然有千军万马包围住他们,他们也绝无惧怕之心。
  他们在树下黑影中停下脚步,罗廷玉道:“在下这次得逃杀身之祸,全仗姑娘成全,咳!这叫在下如何才能图报万一?”
  秦霜波恬然道:“少城主若是提到什么恩德的话,我们就此别过,永不再见!”
  罗廷玉吃一惊,忙道:“好,好,在下不再说了。”
  秦霜波向他凝睇注视,她的目力自然不是常人可比,因是之故,虽在黑夜之中,仍然妨碍不了她。
  在她眼中,罗廷玉给她的印象又略有改变。以前的印象中,他是个文弱书生,以儒雅见长。但目下他既是翠华城少主,据说又是“刀君”复出,但觉他自然流露出一股豪气和凛凛雄威。
  这等气概,出自一个面如冠玉的俊美男子身上,便生出一种奇异的魔力,使她心波荡漾,那滋味无法表达诠释。
  但她很快就定下心神,徐徐道:“据端木姑娘的老仆告诉我说,罗公子竟是传说了数百年的‘刀君’,这个消息使我既惊讶又兴奋。”
  罗廷玉道:“在下只不过修习家传刀法,这一门刀法乃是先祖所传,世上之人,知者不少,那端木姑娘想是先所未睹,因见在下气势雄厉,便误以为乃是‘刀君’一脉。”
  秦霜波道:“公子此言未免太小觑端木姑娘了,她既能决胜于千里之外,连严无畏也倚畀甚深,礼敬非常。可见得她的才慧,决不在你我之下。因是之故,她的话决不能置疑……”
  罗廷玉道:“假如姑娘很相信她的话,那么姑娘即管把在下视为刀君。在姑娘面前,在下亦不须隐瞒,那就是在下果然能超越先人巢臼,极力向最上乘刀道迈进。如若有一日真能得窥大道,则或许与‘刀君’之号相去不远。但如以目前成就而论,实是未敢当得‘刀君’之尊称。”
  秦霜波同情地道:“好极了,我也有此同感。目前武林中人,因我是普陀山听潮阁弟子,便都拿我做‘剑后’看待呢!”
  罗廷玉道:“以在下所知,那雷世雄对姑娘的剑道,备极爱慕,百般推崇,可见得姑娘的成就,纵或未肯自以为是‘剑后’,其实已相差有限了。”
  秦霜波道:“实不相瞒,我离‘剑后’的境界尚远。这一次入世遨游,便是因为上乘剑道微妙奥秘,骊珠难得,才有浪迹人间之举。”
  罗廷玉道:“原来如此,但世间人事纷扰,足以动心乱性。若论至高无上的剑道,岂可从尘俗中寻求?”
  秦霜波道:“敝阁闭关自守,已历无数世代,但仍然无有得窥大道之人。因是之故,敝阁阁主谕令小妹入世修行,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罗廷玉道:“假如姑娘的师门或身世中,牵涉到江湖恩怨,则姑娘在出手交锋中,当可体悟不少实际经验。但这仅是形而下的经验,似乎离至高无上的剑道更远了,只不知姑娘以为然否?”
  秦霜波道:“理论上正是如此,因此敝阁历代先贤,都不肯擅离普陀一步,这正是敝阁阁主毅然遣小妹下山之故了。”
  罗廷玉默然寻思,他也很热切希望能得有那么一天,摆脱了世间上一切恩仇,全心全意的去寻求至高无上的刀道。他隐隐感到江湖上的奔波,切骨的血恨,以及一些缠绵铭心的恩情,都是攀登峰巅的阻碍。
  可是秦霜波却反其道而行之,她在人间全无一点牵累,有静修隐参的机会,却反而投入烦恼无穷的凡尘之内。
  只听秦霜波道:“罗公子,你既然是‘刀君’人选,小妹亦忝属‘剑后’一脉,这次相遇,自然不可以碰巧目之,是也不是?”
  罗廷玉道:“姑娘说得不错。”
  秦霜波又道:“既然武林中历代以‘刀君’‘剑后’并称,小妹倒想知道,到底是‘刀君’高明些?抑是‘剑后’为先?”
  罗廷玉吃一惊,道:“姑娘这话敢是向在下挑战么?在下的烦恼已经够多的啦,正如黄台之瓜,何堪再摘?姑娘还是高抬贵手,放过在下吧!”
  秦霜波坚决地道:“不行!公子休想逃过我这一关!”
  罗廷玉心烦得简直想放声大哭,自然他决不至于真的大哭,只是说他具有这等心情而已,他暗暗忖道:“你一定要与我过不去,难道我真怕你不成?”当下说道:“在下有句真心话,非向姑娘吐露不可。”
  秦霜波道:“公子请说。”
  罗廷玉道:“在下向来不与女流争雄逐胜,这并不是在下瞧不起女流,而是在下实在硬不起这等心肠,这是原因之一。其次在下自问亏欠姑娘之情甚多,连报答也来不及,如何励志奋发,与姑娘争先呢?第三点,在下目前尚未得窥大道。根本无有斗胜争雄的资格。姑娘这话未免说得太早了。”
  秦霜波听了这话,全无不悦之色,徐徐道:“公子为人厚道热肠,大度容人,所以不想与女流相争。小妹可也不会那么俗气,拿了剑非迫着你动手不可。”
  罗廷玉透一口大气,道:“那就好了。”
  秦霜波道:“但我并非说放弃与你相争之念。”
  罗廷玉讶道:“在下实是参不透姑娘话中玄机?”
  秦霜波道:“我是用别种方式与你争逐,那就是我们二人各以无上境界为目标,瞧瞧谁能够先达到,谁就是得胜之人。”
  罗廷玉莞尔笑道:“其实这已是不争之实了。试想我们二人之中,有一个先证了大道,岂不是已经赢了,何须再说?”
  秦霜波淡淡一笑,道:“这正是你我迥不相侔之处,我虽是生性恬淡,鄙弃世俗。但立身处事,却喜欢用点智慧。但你却是照事论事,以诚待人,不喜欢玩弄手段。”
  罗廷玉略感迷惑,道:“就算是这样吧,难道与那相争之事也有关系么?”
  秦霜波道:“我现下就是在用手段,迫使我们尽快的成功,无论是你或我,都是值得欣慰之事啊!”
  罗廷玉慢慢道:“愚意却不敢完全赞同。”
  秦霜波不解道:“这却是什么缘故?”
  罗廷玉道:“在下从实说出,还望姑娘不要见怪才好。”
  秦霜波更感奇怪,道:“公子但说无妨,小妹怎会怪你呢?”
  罗廷玉道:“在下乃是想到一点,那便是进修这等大道,定须斩断世缘,无挂无虑才行。即使是任何亲朋的音容笑貌,也不可留存在心中。想到了这一点,在下就心烦意乱,难以自持了。”他虎目之中,射出无限柔情,在她面上流动转拂。
  秦霜波为之一怔,芳心大乱,许许多多被她从心版上抹去的印象,都泛现于心田脑海之中。
  她深知罗廷玉眼中的柔情,并非纯因忘不了自己而发。此是他感念起平生足以忆念的情事,每一宗每一件都令他难能割舍,是以化作无限柔情,并且吐露出心声。
  她淡恬的性情竟也突然沸腾骚乱起来,于是急急忙忙用力抑制。耳中却又听罗廷玉道:“别的人物事情在下不用说了,单以姑娘而论,要教在下全然不放在心上,那是决计办不到之事。”
  秦霜波更是意乱情迷,自制的堤防崩溃了一大半。
  罗廷玉轻叹一声,道:“姑娘一定怪责在下言语放肆,如若正是如此,姑娘即管责骂,在下决不敢生嗔起怨。”
  秦霜波心中叫一声:“我的老天啊!帮帮忙,别让他把我击败了。”
  她深深吸一口气,面色一沉,冷冷道:“罗公子你听着,你这些话虽然心本无他,但却足以妨碍我的修为!我如若无法自制,被你的仪容风度所迷,倾心爱慕,我这一生,自是休想得窥至高无上的剑道了……”
  她的话虽然涉及男女之情,甚至她已透露出有向罗廷玉倾心爱慕的可能。然而话中之意,却严肃之极。关涉之重大,也不仅仅是她个人的得失成败,而是牵涉到她师门的期望。
  罗廷玉瞠目道:“对不起,在下真太对不起你了,只不知姑娘可有让在下自悔改过的法子没有?”
  秦霜波道:“自然有啦!那就是你诚诚心心的答应我,与我比赛,瞧瞧谁先窥大道?赢的一方,实至名归,倒也不必有什么要求,但输的一方,却须加以薄惩。”
  罗廷玉肃然道:“在下完全赞同姑娘之意。”
  他这话一出,秦霜波忽然间感到芳心酸楚,柔肠欲断。只因她已知道她,此生唯一的可以爱人,也可以被爱的机会,已经消逝无踪了。有如春梦秋云,鸟迹鱼落,永无痕迹。纵令是得窥大道,红颜永驻,却也不可再得到爱情了。
  她深深的叹息一声,仰首望住夜空,那黑沉沉的一片,正如她的前途。虽然也有些星月微辉点缀,正如她得道之后,生涯之中亦有些起伏,激起一点欢欣喜慰之情。但哪里能与白昼之时,碧空万里,烈日高悬的情景可比呢?
  男女间的爱情,宛如太阳,发散出眩目的光辉,以及无穷无尽的热力,但秦霜波却永远失去这些,她的一生,只是漫漫长夜而已。但她为何不肯放弃她的努力?
  师门的期望,她自小便憧憬的梦想,难道比得上太阳一般的爱情么?
  她的思想如轮转,如浪翻,一些人物的影子,掠过她的心头。像俊逸放宕的宗旋,豪雄大度的雷世雄,儒雅潇洒的彭典,都是她仅见的英雄豪杰之士,也差不多都匹配得上她。但这些人物,她都得完全忘却。
  自然最使他牵肠挂肚的是面前这个男子,他既英俊轩昂,而又深有儒雅风流之致。豪迈生威而又毫不粗犷。在武功上,他又是当世之间,唯一可以与她颉颃作对之人。而且他最大的特点是斗志坚毅强顽,却又热诚多情。
  她的思潮奔流不息,从前种种,今后种种,她以菩萨般的慧眼,竟已洞瞩无遗。
  罗廷玉默然不语,他虽然也有一份惆怅,但却不致达到悲感的地步。他望住这个风姿绰约,仪态万方的美女。但觉她一如云间仙子那般飘渺迷幻,使他无法生出占有之想。
  只听秦霜波叹完第十次气之后,才道:“败的一方,自然须得俯首称臣,因此我的主张,便是假如已分出了胜败,相见之时,败的一方定须行那臣下之礼,恭敬服从,遵令行事。特别是在人多之处,执礼越恭。但在分出胜负以前,我还建议我们彼此互呼姓名,最好让天下之人大多知道。这样等到一旦分出胜败,这臣下之礼,便更具意义了,你瞧这法子可好?”
  罗廷玉不由得目瞪口呆,良久无法作答。凭良心说,这等惩罚实在很和平不过,然而他却很奇怪她怎能想出这种主意?
  他自知目下凄惶奔走,全力复仇,对手又是独尊山庄这等强敌,自然辣手万分,动辄有败亡之祸。因此之故,他如何有时间进修大道。准此而论,他的落败几乎是必然之事了,更何况他不过是比先人多悟出七招刀法。虽然石碑上有“君临天下”之言,但这是不是“刀君”源流,还未可知。
  而她却是正正式式的剑后传人,上窥大道,只不过是迟早之事而已,这又是他必败的重要因素之一。他想象到自己屈膝称臣时,在众目所瞩的场面之中,将是何等屈辱之事?
  然而在目前的情势之下,他焉能拒绝秦霜波的挑战?无疑的,秦霜波乃是利用此一形势,磨砺她自家的雄心壮志,促使早日得到大成就。罗廷玉很明白她的用心,就是没有法子可以拒绝。
  自然除了恐怕落败之辱以外,还有一点也是十分重要的,那就是这“君后之争”的赌约一旦议定,他和她之间便即从此人天永隔,虽然近在咫尺,亦远比天涯。
  只因他们既然要上窥至道,定须割弃一切世情,尤其是他们二人之间,更不容情缘滋长。是以也就等如阴阳分界,人天阻隔了。
  罗廷玉一直对秦霜波念念不忘,印象至深。天地间异性相吸乃是不易之理,特别是他们的年龄才貌都旗鼓相当,罗廷玉生出好逑之心,实是人情之常。虽说他眼下为血海深仇而凄惶奔走,席不暇暖,但心中此情,却绝不因无暇而消淡。
  他在一刹那间想了很多很多,假如他是个放纵不羁的浪子,他就不会如此艰于决定了。那时他可以涎脸赖皮的向她死缠,说出心中的情意,可说不定她忽然软化,投入他的怀中。
  但罗廷玉自然不是这种人,他所要求的一切,尤其是涉及男女之情,他一定要水到渠成,纯出自然,决计不肯有丝毫勉强才行。
  目下他的一转念间,即将决定他们终身的命运。秦霜波见他迟迟不曾作答,领悟到他必是对自己大有情份,才会如此。因此之故,她芳心中有如倒翻了五味架,酸甜苦辣咸都齐全了。
  她暗暗想道:“他将如何回答我呢?是接受这个约定?抑是不接受?唉!我现在已开始向命运之神挑战!从种种迹象来看,命运是有意安排我和他邂逅相逢,再发展下去,可能我和他结为鸳盟而放弃了至高无上的剑道!古往今来,谁能毅然弃绝了这一切,谁能击破这进修之路上的障碍?”
  她摇摇头,又想道:“没有,恐怕还没有人办得到。虽然古往今来,无数的大智大慧之人,看破了世情,跳出红尘。但他们在跳出尘俗之时,必定遭遇到很有利的环境条件,才办得到。哪有似我这般,硬是与命运抗争。”
  她这个想法对与不对,谁也不会与她辩驳。但至少她的勇气,实是举世罕有匹俦。
  罗廷玉亦在叹息了好多声之后,才沉重地道:“姑娘既然如此看得起在下,焉敢不勉力奉陪。”
  一经决定,秦霜波反而立时恢复了平日的恬淡冷静,这个恼人的问题,起码暂时不会再困扰她了。她淡淡一笑,道:“好极了,我总算找到对手啦!”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