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情有独钟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九章 情有独钟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她举步向前走去,罗廷玉默默跟在后面。二人在静寂黑暗的旷野中,不快不慢地往前走。三更时分,他们已走了不少路。
  罗廷玉见她平静如常,真测不透她是不是已把刚才“君后之约”忘掉。但他本人却始终拂不掉心中的烦恼。
  忽见她停下脚步,举手遥指。当下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但见里许左右,似是有人家,漏出一线灯光。那灯光如此之黯淡,若在常人眼中,根本很难发现。
  二人运足眼力望一会,秦霜波道:“那一家大概不是人家。”
  既然不是人家,又是什么?罗廷玉登时明白她之所以不说出心中的猜测,一定是暗中考究他的目力。
  当下应道:“依在下看来,恐是一座庙宇。”
  秦霜波点点头,道:“不错,我一路上都留意着,直到现在才发现这座庙宇,大概会合我们之用。”
  罗廷玉讶道:“咱们要到那庙里去么?”
  秦霜波道:“是的,我们须得在神佛之前发个誓才行。”
  罗廷玉不禁暗自微笑一下,忖道:“这等事也须到神佛之前发誓,何其迂腐?”
  秦霜波领先走去,一面道:“公子可别在心中笑我不够洒脱,我们总得找个见证才行啊,你说是也不是?”
  罗廷玉忙应道:“是,是,姑娘爱怎么样都行。”
  秦霜波头也不回,道:“我们在神佛的像前,一同跪下发誓,不许违约,如果能找到香烛之物,更是妥当。”
  罗廷玉又应了一声“是”。她道:“你好像很听我的话嘛?”
  罗廷玉觉得难以作答,虽然他明知自己是源于负疚和感恩之心,所以事事听她,但这话如何能说?他一想起心中的负疚,便记起当日与她相逢之时,诗酒订交,却不说出自己的真正身份。这件事实在很对她不起,幸而她一直不曾提起,否则真是无地自容了。
  不久他们抵达那座庙宇,却是一间庵院,屋宇不多,庵门紧闭,但他们仍然可以见到围墙内那间佛堂透射出的黯淡灯光。
  秦霜波回头道:“也许还有沙门弟子在诵经礼佛吧,我们敲敲门可好?”
  罗廷玉道:“当然要叫门啦!”伸手拉起铜环,敲了几下,等了半晌,毫无动静。
  罗廷玉道:“假如我们只不过进去发个誓,便无须惊动庵中之人。”
  秦霜波掩口一笑,道:“难道我们越墙而入么?”
  罗廷玉道:“在下顾忌较少,待在下先进去开门。”
  他见秦霜波没有反对,当即纵身跃过围墙,把山门打开,秦霜波轻移莲步,走入庵内。二人穿过略显荒芜的院落,拾级走入佛堂之内,但见一盏琉璃灯高挂屋顶,发出黯黯的光线。
  佛像前的供桌上,铜炉中有几支香尚点燃着,冒起数缕淡淡的青烟,供桌前面的地上,放有四五个新的蒲团。二人过去,各取其一,准备垫在膝下。
  忽然间秦霜波无声无息地仆倒在蒲团上,却不是伏地跪拜,倒像是突然睡着了。
  罗廷玉微微一笑,好像是早已晓得必会如此,所以毫不惊讶。他挺立不动,只转首四下瞥了一眼,但见佛堂内毫无异状,屋角墙隅还可以见到有些蛛网和尘垢。
  过了一会,罗廷玉虎躯微微晃摇了一下,凌厉的目光也忽然黯淡下来,他“哼”了一声,举步走到秦霜波身边。
  他正要弯腰抱她,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冷笑。他立刻中止了任何动作,抬目向冷笑来路望去。只见三个白衣劲装的人,都拿着闪闪生光的长刀,拦门而立,这三人年纪都很轻,大概只有三十上下。
  罗廷玉一望而知,这三人都是霜衣队的后补好手,应当俱以“不”字排名,果然左边的一个说道:“在下赵不惧,这一个是李不行,那一个是张不定。”
  罗廷玉冷冷道:“知道了,你们有何打算,如若想立大功擒下本人,便进来动手。”
  赵不惧道:“老恩主曾经传谕我等,说罗少城主你勇冠三军,如若相逢,只可智取,不可力敌。”
  罗廷玉冷笑一声,道:“故此你们散布各处,各逞手段诡谋,是也不是?但这几根迷香还不易使我倒下呢!”
  赵不惧道:“据在下听闻的传说,少城主竟是刀君的身份,在下甚愿在出手之前,请问一声是也不是?”
  罗廷玉沉吟一下,道:“你听谁说的?”
  赵不惧道:“敝庄都是这么说的。”
  罗廷玉道:“这件事恕难奉告,因为连自家也不知道,如何能够回答?好啦!你们的援兵要何时方能赶到?”
  赵不惧面色微变,李、张二人却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这叫做初生之犊不畏虎,他们虽是晓得罗廷玉厉害非常,但也很自恃自己的武功,总得要试过才甘心。如若换了老一辈的霜衣队,只怕连现身也不大敢,遑论出手拚命?
  罗廷玉又道:“赵不惧,你一方面发出信号,急招后援,一方面又想拖延时间,最好见到我自行倒下,任得你们缚走,对也不对?”
  赵不惧“哼”了一声,道:“是又怎样?”
  罗廷玉道:“那样你就大错特错了,要知我最初越墙而入,开启山门之时,便发觉院中荒芜,不似有人居住,加上门闩腐朽,更可证明我所疑不错,因此之故,一见炉中之香未熄,立刻闭住呼吸。”
  赵不惧道:“少城主这话未必可以全信,或者你有辟毒之法,才不畏迷香。”
  他想拖延时间,自然应得多说几句话。
  罗廷玉道:“我再举一些证据,例如这几支迷香,乃是刚刚点燃,才烧了一点儿,怎会无人应门?其次这佛堂内尘积网封,无人打扫,但这几个蒲团却是新的,焉有是理?”
  赵不惧道:“果然破绽甚多,但少城主何以不通知秦仙子,而任得她中了迷香昏倒,一旦动手,反而拖累了你?”
  罗廷玉道:“我自然考虑过这个问题,我有两个想法,一是以她的智慧,应当不会中了阴谋诡计,二是她纵然一时大意,但以她的功力,也能很快就回醒,此所以我和你们正是不谋而合,都想拖延时间。”
  赵不惧变色道:“原来如此。”
  话声中,首先跨入门内,李、张二人并肩紧跟,都持刀作势,准备出手。赵不惧没有立刻发难,又道:“但以在下想来,你们如能及早冲了出去,当必更有利,少城主何以迟迟不出手闯关呢?”
  罗廷玉道:“问得好,但我已见识过贵庄的弓箭手和使用火器的能手,想来必有三五名与你们在一起,如若冲出,只怕偶一不慎,误伤了秦姑娘。”
  他不必反问对方这个猜测对是不对,因为从他们的面色表情,已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了。
  事实上罗廷玉心中岂有不急之理,敌人的迷香功效如何,全无所知,万一十分厉害,而秦霜波功力虽高,但一时半刻不能回醒的话。则一方面她昏迷如故,牵掣着自己无法放手击敌,另一方面敌人却来了后援,岂不糟甚。因此之故。他突然考虑到立刻冲出去这个方法。
  虽说不易安然闯出,但总还有相当大的把握,总胜过逗留于此,让敌人布下重重罗网。但见赵、李、张三人忽然散开,各各相距三尺左右,齐齐跨步迫来,他们皆是挺刀直指,形成一股凌厉气势。
  罗廷玉岂敢小觑,也自蓄势待发,他的“血战宝刀”虽未出鞘,可是他功力绝强,心与刀合。因是之故,刀虽在鞘,却已有一股刀气潮卷疾涌而出,正面的赵不惧最先碰上,突然间停住前迫之势,身子不由得震抖一下。
  他已被刀气所慑,十成武功已消减了四成之多,紧接着李、张二人也被森寒的刀气所侵,自然而然地停下脚步。不过他们乃是被余波所及,远不似赵不惧那么吃亏。
  罗廷玉长笑一声,道:“赵不惧,看你似是三人之中的领袖人物,武功当必最强,本人如若一刀不能取你性命,今天便放过了你,决不伤你。”
  这一阵长笑和话声,铿锵有力,豪气迫人。赵不惧只觉全身冰冷,毛发皆竖。这一惊非同小可,暗念敌人还未出手,已有如许威势,则当他出刀攻到之时,焉还有力抵挡?
  他不知不觉向后一退,这一来自己乱了阵脚,使左右侧翼的李不行、张不定二人,无法援救。说时迟,那时快,但见罗廷玉宝刀出鞘,佛堂中精芒打闪,一现即隐,赵不惧屹立不动,罗廷玉也站在原处。
  张、李二人目瞪口呆,望住赵不惧。但见他胸口忽然出现血渍,很快就染红了一大块,紧接着那赵不惧低低一哼,“呯”一声跌倒在地上。原来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罗廷玉已攻了一刀,但进退之际,竟快得使人瞧不清楚。那李不行、张不定二人纵是性情再凶悍之人,在眼见这等情形之后,亦不能不胆战心惊,斗志全消。
  只因那赵不惧在他们三人当中,果然是领袖人物,不论是武功或智计,都比他们强胜。既然连他也在一招之中送了性命,李、张二人自忖比不上赵不惧,焉能不大大震恐,但见他们同时后退,大有逃命之意。
  罗廷玉一弯腰,已抱起了秦霜波,举步迫去,与对方这二人,仍然保持着七尺左右的距离。这样他们退出佛堂大门之时,他有把握增加速度,与他们同时冲出。则外面的火器硬箭便无法施放。
  即使这些人心狠手辣,根本不顾己方之人的生死,照样施放攻击。但有这李、张二人挡了那么一下头阵,他自信必有空隙可乘,得以逸出重围。
  张、李二人已退到门口,外面忽然有人沉声喝道:“没有用的东西,还不给我站住。”
  话声甚是强劲震耳,张、李二人如在梦魇中挣醒,忽地向两侧散开,挺刀作势。但见门口当中,出现两道人影,一高一矮。
  罗廷玉眼光到处,已认出来人敢情是严无畏贴身侍卫“阴阳二将”,顿时大为警惕,迅即跃退丈许,准备把秦霜波放下。阴将宣碧君依然宫装高髻,美丽的面庞上,流露出一股强悍狠毒之气,她冷冷的盯住罗廷玉,嘲声道:“罗公子小心啊,别把怀中的情人摔着了。”
  话中之意及语气间,大有醋意,她不提犹自可,这一提起,罗廷玉顿时感到怀中温香软玉。
  尤其是秦霜波她乃是何等身份,这一辈子休想能有人有搂抱她的机会,但目下她却软绵绵的在自己手臂里。登时一股异样的感觉,袭上心头。
  于是他没有把她放下,仍然用强有力的猿臂抱住她,右手提着宝刀,胸中豪情迸发,朗声一笑,道:“二位来的好快,想来这周围百里之地,已布下了重重罗网了。”
  徐刚道:“不错,罗公子如若识得时务,最好弃刀束手就缚,免伤和气。”
  宣碧君恨声道:“阿刚你跟他说这话是多余的,你看他把秦霜波抱得紧紧的,俨然以护花使者自居,即可知道他决不会弃刀认输了。”
  徐刚颔首道:“唔,果然是如此。”
  罗廷玉听他们这一说,左臂不知不觉的紧了一紧。
  只听宣碧君又以充满了妒意的声音道:“他和秦霜波二人,双双携手,半夜到佛前拈香膜拜,听起来当真香艳旖旎不过,阿刚你说是也不是?”
  徐刚道:“是啊!”
  其实他一点也不明白宣碧君这些话有何用意,只好信口敷衍。
  宣碧君身形微晃,已跨入佛堂之内,徐刚也紧紧跟上,与她并肩而立。
  罗廷玉深知这阴阳二将不但武功高强,更擅连手合击之术,是以不敢轻举妄动,总要等找到什么破绽,才好出手。再者那宣碧君曾经纵放他一次,虽然已约定将来须得放过严无畏一次作偿,但到底领了她的恩情。
  因此之故,宣碧君无论怎样讽刺嘲笑,他也绝不出言还击。双方对峙了片刻,外面传来三响掌声。
  宣碧君冷冷一笑,道:“这座佛堂,只有前后两道门户可供出入,现下已被我派人封死了,罗公子如若不信,不妨试上一试。”
  罗廷玉道:“此是必然之势,何须试过方信。”
  宣碧君道:“罗公子既然早已知道,何故不趁我手下部署未定之时,速速冲出,难道你自以为尚有负隅抗争之力么?”
  罗廷玉道:“负隅之斗,亦是势所必然之举,宣姑娘总不至于以为鄙人会掷刀就缚吧?”
  宣碧君道:“当然你不会掷刀就缚,但我们却想知道,你何故迟迟尚未出手,莫非在等候援兵么?”
  罗廷玉微微一笑,道:“鄙人从何召来援兵,宣姑娘别说笑了。”
  宣碧君道:“那么到底是什么缘故?”
  罗廷玉道:“如若姑娘一定要鄙人说出,那就只好坦白奉告,鄙人乃是希望你们的一方有别人赶到,代替了姑娘的位置。”
  他虽然没有说出为何生出此想,但宣碧君却不至于不懂。她面上的神情突然大见软化,轻轻的“哦”了一声。
  徐刚忽然插口道:“罗公子,你且把秦姑娘放下,咱们好好的放手拚一场。”
  罗廷玉颔首道:“徐兄的豪气大是使人佩服,鄙人自当遵命。”
  回头一看,走近供桌,正要把秦霜波放在地上,但突然大喝一声,宝刀宛如奔雷掣电般向供桌砍去。
  “喀嚓”一声暴响,那张长供桌分作两截,向左右掀开,底下竟有个白衣大汉,这刻业已爬伏地上,背后鲜血直冒。
  原来此人躲匿在供桌底下,罗廷玉要放下秦霜波之际,其实心中只有一念,那便是敌人会不会乘隙向她下手暗算?由此一念,他自然注意到布幔垂地的供桌底下,会不会有敌人藏匿的可能。
  照道理说,他和秦霜波早先在这佛前参拜,以他们二人的造诣,如若有人躲在底下,一定能觉察出来。是以他本来不必再行查看,但当他一注意到供桌底下之时,灵敏锐利的感觉立刻告诉他,那下面似是有人藏匿。
  罗廷玉当机立断,不管会不会有判断错误,一刀砍落,果然杀死了一个敌人,他霍地转回身子,仰天长笑一声,道:“原来这儿还有伏兵,鄙人对徐兄的评价,从此之后,须得重新衡量了。”
  宣碧君冷冷道:“罗公子,你如是识得时务之人,我劝你立刻弃刀投降,不然的话,我们便要施展毒手了。”
  罗廷玉道:“多谢姑娘垂注,再三的苦口劝说,但鄙人却是冥顽不灵的人,纵然化作飞灰,仍然坚执己意。”
  宣碧君咬咬牙,道:“好,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敝庄‘毒火神箭阵’的厉害。”
  她一挥手,李不行、张不定先自跃了出去。徐、宣二人这才缓缓后退。这刻如若罗廷玉迅即扑去,出手迫攻,自然可以来得及。但问题是这二人皆是一流高手,而罗廷玉却还抱着秦霜波,焉能得手?
  因此罗廷玉没有作这等无谓的攻击,虎目转动,看看可有脱身之法,但这座佛堂之内,只有前后二道门户,假如秦霜波及时回醒,还有闯出之望。如若等到阴阳二将都退了出去,发动她所说的“毒火神箭阵”,则秦霜波回醒与否,都没有什么用处了。
  眼看徐、宣二人一步步后退,已到了门坎边,秦霜波仍然不曾恢复神智。
  罗廷玉心中暗暗一叹,忖道:“想不到刀君剑后,今晚竟丧命于此!”
  念头刚刚转完,徐、宣二人已退出了门外,“蓬蓬”两声,两团火光自前后门飞入,落在地上,发出熊熊的燃烧声音。这两团火光的作用乃是在于照明,并非向罗廷玉攻击,自然其中也含有示威的意味。
  宣碧君提高声音道:“罗公子,我一声令下,立时火龙喷溅,箭似飞蝗,你武功虽高,也无法逃得过化作飞灰之祸,何况还有秦姑娘牵累着你,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你如若肯服输就缚,可丢出宝刀,并且亲口告诉我一声。”
  罗廷玉本是把秦霜波半抱半挟地托在臂中,此时把血战宝刀迅快归鞘,肩头一耸,秦霜波软软的仰卧在他的双臂之中。他低头望住秦霜波,只见她娇靥恬美如常,不禁摇头长叹一声,大有诀别之意。罗廷玉的一举一动,屋外的人无不瞧得清清楚楚的。这是因为早先射入来的两团火光,兀自在地上熊熊直烧,照得佛堂中亮如白昼。
  宣碧君尖声喝道:“只要你罗公子肯弃刀投降,秦霜波她就不必死了,罗公子何乐而不为,难道定要连她也化为劫灰么?”
  她话声之中,忍不住流露出极强烈的妒恨意味,因此之故,这番话的劝说力量减弱了一半也不止。使人不由得想道:“她心存恨意,这话只怕是诱敌之计而已。”
  此时气氛紧张异常,但须罗廷玉说出一个“不”字,对方当即发动攻势。罗廷玉忽然双臂一收,把秦霜波抱紧,竟是二人成为一条直线地贴得紧紧,宛如一根油条。他紧接着向地面仆倒下去,在这匆促迅快的动作之中,罗廷玉居然还彷佛见到秦霜波长眉微微皱锁一下。好像受不了他这种热情亲密的搂抱。
  不过目下他却已没有时间多想或是追究,只见他背脊在上,秦霜波的后背向地,直仆下去。但秦霜波的后背尚未碰触到地面之时,罗廷玉脚尖一蹬,二人有如被绑在一块的两支箭,向前直射。
  但奇怪的是他们既非向前门直射去,亦非对着后门的方向,却是向近在咫尺的供桌下面疾射而去。那供桌已分作两截,掀向两侧。底下便是佛像莲座的墙基,他们用头颅向墙壁碰去,结果如何,不问可知。不用说也可知道,罗廷玉竟是决意趁敌人尚未发动之时,抱了秦霜波,一同以头撞壁,速求一死。
  但大门外的阴阳二将却无不大惊失色,齐齐纵身飞上屋顶,居然没有下令发动那毒火神箭阵。
  他们的大惊敢情另有原因,原来罗廷玉和秦霜波二人,不但没有碰在墙壁砖石之上,以致撞得头破血流。相反的,他们竟把墙边一些破幔断木碰开,墙脚根有一个大窟窿,他们像飞箭一般从这个墙洞射了出去。这个墙洞当然是那意欲暗算的霜衣队钻入的通道,说穿了并不稀奇,但一个人在当时形势如此急迫之下,不但想出了那儿有个窟窿,并且须得想出如何能迅快蹿出之法。又须得沉住气,望也不望一眼,免得泄露了心机,这种种难题,实在不易办得到。
  要知罗廷玉在危急之时,忽然想到这个被砍死于供桌之下的敌人,竟是从何进入的?假如是一早躲在桌下,则他断无当时不觉而到这时才察觉之理,由此可知,他一定是刚刚才躲进去,只等自己一放下秦霜波,他就可以用她来胁持自己了。既然是刚刚躲入去,必是从自己瞧不见的地方行动,最佳之法,莫如在墙根挖一个洞了。自然这个推论还须事实证明,假如他料错了,一头撞上去,头破脑裂的话,自亦非昏死不可!
  因此他此举实在冒险万分,不过幸而没有猜错,果然穿过了这个墙洞,而那一面却是另一间屋子,黑漆无光。但一望而知共有一门三窗之多。
  他一提丹田真气,身形由平射改为向上斜飞,飕一声,从左边的窗户穿出去,但见这外面是个露天院落。罗廷玉更不迟疑,脚尖一点地,腾身又起,掠过院墙,投入树影幢幢的黑夜之中,隐去身形。
  宣、徐二人虽然率有十余手下,人多势众,可是在这等黑夜之中,实在不敢乱闯,穷追敌人。万一罗廷玉突然出手偷袭,他们任何一个碰上了,都将当场惨死无疑。
  因此罗廷玉容容易易就远远离开这座庵庙,奔出十多里,才停下脚步,面前乃是一条溪流,水声潺潺。他剑眉紧紧皱起,低头望住双臂中的秦霜波,似乎对她的宁恬安详的睡态很是妒嫉。
  谁也想不到他此刻心中竟是有两个奇怪的念头正在交战,一时未能决定。甚至罗廷玉自家不敢多想该不该有这两个念头,原来一个念头竟是把她突然抛在水中,看她狼狈爬起来之态。另一个念头更是荒谬,竟然是想侵犯她,虽然仅只是低头吻她的朱唇,但如对秦霜波而论,实在是万分骇人听闻之事。因为若以普通女人来比较,几乎是如夺去她的贞操那般严重了。
  因此,这刻罗廷玉流露出很奇异的表情,凝目望住臂中的美女,心里禁不住想象出她等一会的样子,该是多么可笑。
  他迟疑了一会,这才下了决定,突然间低头,吻在她的柔软红润的唇上,双臂一收,把她抱得紧紧的。秦霜波顿时有了反应,她全身轻轻的不住地发抖,初时紧咬银牙,关垒森严,不许敌人偷袭。但只不过一刹那间,她不但弛防撤禁,门户大开,甚至连香舌也送了过去,显示出她已抵受不住这销魂之吻。此时真是无声胜有声,纵是想开口说话,亦是有所未能。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秦霜波突然猛烈地扭动身子,脱出了他的怀抱,直到现在,四片嘴唇总算分开了。她抓住身边一株树,急剧的喘息着,罗廷玉也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宛如泥塑木雕之人,动也不动。
  秦霜波的喘息渐渐平复,罗廷玉亦从昏沉中回醒了,他登时泛涌起无限歉疚悔恨之意。
  他默然忖道:“我实在不该这般侮辱她,虽然她一直装作被迷香熏倒,任得我独自对付那险恶的局势,此举不免使我怨恨,但纵是如此,我也不该那样对付她啊!”
  要知他这一吻,虽然带点报复意味地表示他深心中的爱慕,但从大处着眼,实是足以使他们一齐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使他们此生与“剑后刀君”绝缘。
  莫说他们很可能由于热情爆发,进一步好合而毁去了童贞,自是无法得窥上乘大道。即使退一步说,单单是这一吻,也足以使他们魔障丛生,心灵已无复澄明如昔时了。心灵既有了魔障,自然也不能修成大道,谁晓得要费多少气力,才能得超越这一道魔障,而成败却尚未可知。
  因此,罗廷玉在悔疚之余,可就想到秦霜波不知将用什么手段向自己报复,最佳之法,莫如出剑杀死了自己。如此这一层情丝魔障,不攻自消。
  秦霜波大概亦在考虑着这些问题,这从她剧烈变化的面色上可以瞧得出来,而从她的眼神中,又可知她芳心中的惊悸,尚未完全消退。
  良久,她深深的叹息一声,紧抓住树身的那只纤纤玉手,也松放了,并且轻轻一挥,似要驱散什么似的。
  罗廷玉突然连跨二步,迫近她身边,却没有说话。秦霜波抬目望去,忽然发觉竟已是曙光破晓,是以毫不费力地把他看得清清楚楚。
  但见他俊逸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那对朗如晨星的双眸,却毫不放松地紧紧盯住她。
  秦霜波一触及他的炯炯眼光,芳心最隐密深幽之处,便起了一阵悸动,而且一股投降的意念也涌上心头。
  假如她抵抗不住他的魅力,目下只好放弃了一切理想,投身他怀中,求他呵护爱怜。他的魅力是如此的强大,恐怕这世上很少女孩子,能抵抗得住而不倒向他的怀抱……
  秦霜波默默的望住他,自己感到老是在成败的边缘挣扎,直是摇摇欲坠,平生的遭遇中,从无这般危险的。她想起了心版中印着的一些人物的面容,但这刻全都如此淡漠模糊,除了一个宗旋之外,已想不起任何人了。
  她泛起一丝自怜的苦笑,想道:“假如我须得借重别人的力量来驱逐他的影子,则此举与抱薪救火何异,将来我还不是要降服在另一个人的力量之下么?”想到此处,更加自怜地深深叹息一声。
  罗廷玉一直没有开口,他完全是以赎罪的心情,等候她的处罚,因此凝视着她,等她判决。殊不料他如此的迫近注视,竟使得秦霜波手忙脚乱地极力抵抗他的魅力,根本无暇想到如何处罚他。
  他听到秦霜波连连叹息,可弄不大清楚这是什么缘故,但他很识趣地紧紧闭口,不发一言。
  秦霜波微微仰起头,姿势之美,无以复加,那长长披垂的秀发,在清新的晓风中轻轻飘拂不停。罗廷玉长长吁一口气,极力抑制住又要侵犯她的冲动。自然这儿所说的侵犯,不过是一吻或者只是拥抱一下而已。无论如何,她这股醉人的风姿,已深深的镌刻在他心中,只怕永远都没有法子磨灭了。
  他终于忍不住说道:“秦姑娘,我……”
  秦霜波娇美地摇摇头,道:“我不是秦姑娘。”
  罗廷玉叹一口气,道:“好吧,我叫你秦霜波就是,你可知道你这种姿势,实是风情万种么?”
  秦霜波道:“是又怎样呢?”她微微一笑,露出了编贝也似的皓齿,掀起红艳的樱唇,又别具风情,真能使人情迷意乱。
  直到这时,罗廷玉才发现她原来有双重人格,一是恬淡高逸,清丽如天上仙子,使人不敢仰视。另一种人格则是风情万种,娇柔美艳,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足以使天下男子心醉神驰,恨不得拥在怀中,细细呵护。
  罗廷玉想道:“此一发现绝非好事,这教我如何受得了呢,纵然今日再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但试问我能不魂牵梦萦朝暮忆念么?”他不但如此想,口中也道:“我一点也不必隐讳,你若是继续这般神态,我又要对不起你了。”
  秦霜波吃一惊,“啊”的叫一声,道:“万万不可!你得像个君子般守礼自持才行。”
  罗廷玉摊一摊双手,作出无可奈何的样子,道:“我极力要做守礼君子,但有时候事出无奈,非是自己所能控制,这叫做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说是也不是?”
  秦霜波叹口气,举手掠鬓,那姿势竟又是如此幽雅娇美,罗廷玉看得呆了,一味瞪眼发怔。
  秦霜波伸出玉手,托住他的下巴,轻轻推去,使他的面庞侧转,口中发出笑声,说道:“别这样子瞪着人家,你以为我是草木么?”
  这句话登时引起一股风暴,假如不是晓色已临,晨风清冷,使他们不踰越某一界限的话。只怕他们之间,不仅只于拥抱互吻而已。
  罗、秦二人心中明知这已经够可怕的了,情根一种,相思无穷,纵是圣贤豪杰,也无力勾消。换一句话说,他们这等经历,已减去若干年道行,尤其是将来修为之时,更是难以超越的魔障。
  秦霜波挣脱他双臂,跪在溪边,捧起清澈溪水,浇在面上,一阵冰凉传入心中,顿时神智清醒了许多。罗廷玉没有学她,只站着不动。秦霜波听不到他的动静,回头望去,但见他屹立如山,望着东方的晓色。他的面容既俊美而又严肃,修健的身躯,宽阔的双肩,一望而知能够担当起任何忧苦艰险。他肃穆地望住朝阳将现的东方,眼中露出深邃而难测的思想。
  使她感到他不但是个坚强的斗士,并且又是个哲人,似是正以敏锐活跃的思想,探索人生的奥秘。她看了一会,回头望向溪中,但见水面上现出她自家的倩影,那如画的眉目间,亦已恢复恬淡高逸的神情。
  她突然大澈大悟,但觉灵台之中,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清明空澄,不但没有丝毫烦恼,甚至连一丝云翳也没有。但秦霜波这种澈悟,与最上乘剑道无关。并非参透了剑道的玄奥,达到至高无上的境界。
  她只不过是生出有如禅宗所讲究的顿悟而已,那清冷的溪水,不但使她炙热的额头冷却,同时也冷却了她迷乱的灵智。使她忽然明白这种种的遭遇,都是命运之神在冥冥中的安排摆布,企图使她屈服就范。
  她早就下了决心向“命运”挑战,而现在命运之神派出罗廷玉为使者,撒出情网,看她如何挣得脱?自然这不能怪罗廷玉,事实上他亦是在不知不觉之中,与命运抗争,只不过方式与她的不同而已。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